國朝宫史 (四庫全書本)/卷01

國朝宫史 卷一 卷二

  欽定四庫全書
  國朝宫史卷一
  訓諭
  記有之王言如絲其出如綸王言如綸其出如綍明乎由小及大自邇暨逺古帝王發號施令敷之則為政治載之則為典謨固莫不四方仰之萬世傳之也至於深嚴䆳密之地左右史所未能記者稽諸曩牒畧矣無聞詩周南為王化所基顧闗睢麟趾諸篇類皆宫中頌揚歸美之詞而當日所以端本善則垂訓於寢門以内者亦罕有述焉我
  朝内政修明垂裕奕葉
  世祖章皇帝親政之初即創立戒詞笵金樹則鑒前代
  之已事昭家法於無窮仰惟
  聖祖
  世宗繼承光顯紹庭陟降之際崇訓聿彰我
  皇上懋修化原肅勤内治
  臨御以來飭紀釐工體國經野凡灼微鑒逺之謨惇大久長之計炳著於出納傳宣者固已薄海内外咸奉
  皇極之敷言乃敎本乎身化行自近即起居之地𥊍御之人其所職司不過灑掃使令之役而晨興夙寤諄誡所及雖纎悉而必謹亦嚬笑之皆嚴禁侍謹輯而識之臣等恭與編纂備載成帙然後知我
  國家
  聖
  聖相承言成官禮嚴宫府以昭肅清範禮法以辨等秩明賞罰以示勸勉崇節儉以戒踰越不遺於一人不懈於一事誠邁古而端齊治之源垂典以立訓行之準也夫敬拜手稽首錄
  世祖訓諭為一卷
  聖祖訓諭為一卷
  世宗訓諭為一卷
  皇上訓諭為一卷
  訓諭一
  世祖章皇帝諭㫖
  順治十年六月二十九日
  諭内院朕稽考古制唐虞夏商未用寺人自周以來始具其職所司者不過閽闥灑掃使令之役未嘗干預外事秦漢以後諸君不能防患乃委以事權加之爵祿典兵干政流禍無窮豈其君盡闇哉緣此輩小忠小信足以固結主心日近日親易致潛持朝政且其伯叔弟姪宗族親戚實繁有徒結納縉紳闗通郡縣朋比夤緣作奸受賄窺探喜怒以張威福當宮庭䆳密深居燕閒稍露端倪輙為假托或欲言而故黙或借公以行私顛倒賢姦混淆邪正依附者巧致雲霄迕抗者謀沉淵穽雖有英毅之主不覺墮其術中權既旁移變多中發歴觀覆轍可為鑑戒但宫禁役使此輩勢難盡革朕酌古因時量為設置首為乾清宫執事次為司禮監御用監内官監司設監尚膳監尚衣監尚寶監御馬監惜薪司鐘鼓司直殿局兵仗局滿洲近臣與寺人兼用各衙門官品雖有髙下寺人不過四品凡係内員非奉差遣不許擅出皇城職司之外不許干涉一事不許招引外人不許交結外官不許使弟姪親戚暗相交結不許假弟姪等人名色置買田産因而把持官府擾害民人其在外官貟亦不許與内官互相交結如有内外交結者同官覺舉院部察奏科道糾參審實一併正法防禁既嚴庶革前𡚁仍明諭中外以見朕酌用寺人之意内院即傳諭該衙門遵行著刋刻滿漢字告示自王以下及官吏軍民人等咸宜知悉
  順治十二年六月
  命工部立内十三衙門鐵敕
  諭曰中官之設雖自古不廢然任使失宜遂貽禍亂近如明朝王振汪直曹吉祥劉瑾魏忠賢等專擅威權干預朝政開厰緝事枉殺無辜出鎮典兵流毒邊境甚至謀為不軌陷害忠良煽引黨類稱功頌徳以致國事日非覆敗相尋足為鑑戒朕今裁定内官衙門及員數執掌法制甚明以後但有犯法干政竊權納賄囑托内外衙門交結滿漢官員越分擅奏外事上言官吏賢否者即行凌遲處死定不姑貸特立鐵板世世遵守
  順治十五年三月
  上諭吏部曰内監吳良輔等交通内外官員作弊納賄罪狀顯著研審情真有王之綱王秉乾結交通賄請托營私良輔等已經供出即行逮問其餘行賄鑽營有見獲名帖書柬者有餽送金銀幣帛者若俱按跡窮究株連甚衆姑從寛免如此情弊朕已洞悉勿謂姦𡚁隱宻竊幸朕不及知嗣後務須痛改前非各供厥職凡交通請托行賄營求諸弊悉宜斷絶如仍蹈前轍作姦犯法者必從重治罪













  國朝宫史卷一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