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朝宫史 (四庫全書本)/卷29

卷二十八 國朝宫史 卷二十九 卷三十

  欽定四庫全書
  國朝宫史卷二十九
  書籍八
  儀象
  御製律厯淵源一部
  聖祖仁皇帝指授臣工編纂排日進呈
  親定成書區為三部互相表裏一曰厯象考成為編二曰揆天察紀明時正度二曰律吕正義為編三曰正律審音和聲定樂協均度曲三曰數理精藴為編二曰立綱明體分條致用凡一百卷雍正二年校刋
  世宗憲皇帝御製序 粤稽前古堯有羲和之咨舜有后⿳䒑⿲止自匕⿱儿夂 -- 夔之命周有商高之訪逮及歴代史書莫不志律厯備數度用以敬天授民格神和人行於邦國而周於鄉閭典至重也我
  皇考聖祖仁皇帝生知好學天縱多能萬㡬之暇留心律厯算法積數十年博考繁賾搜抉奥㣲㕘伍錯綜一以貫之爰
  指授莊親王等率同詞臣於大内䝉養齋編纂毎日進呈
  親加改正彚輯成書總一百卷名為律厯淵源凡為三部區其編次一曰厯象考成其編有二上編曰揆天察紀論本體之象以明理也下編曰明時正度密致用之術列立成之表以著法也一曰律吕正義其編有三上編曰正律審音所以定尺考度求律本也下編曰和聲定樂所以因律制器審八音也續編曰協均度曲所以窮五聲二變相和相應之源也一曰數理精蘊其編有二上編曰立綱明體所以解周髀探河洛闡㡬何明比例下編曰分條致用以線面體括九章極於借衰割圜求體變化於比例規比例數借根方諸法葢表數備矣洪惟我國家聲靈逺屆文軌大同自極西歐羅巴諸國専精世業各獻其技於閶闔之下典籍圖表燦然畢具我
  皇考兼綜而裁定之故凡古法之嵗久失傳擇焉而不精與西洋之侏𠌯詰屈語焉而不詳者咸皆條理分明本末昭晰其精當詳悉雖専門名家莫能窺萬一所謂惟聖者能之豈不信歟夫理與數合符而不離得其數則理不外焉此圖書所以開易範之先也以線體例絲管之别以弧角求經緯之度若此類者皆數法之精而律厯之要斯在故三書相為表裏齊七政正五音而必通乎九章之義所由試之而不忒用之而有效也書成纂修諸臣請序而𫝊之恭惟
  聖學高深豈易鑽仰顧朕夙承
  庭訓於此書之大指㣲義
  提命殷勤嵗月斯久尊其所聞敬効一詞之贊葢是書也豈惟
  皇考手澤之存實稽古準今集其大成高出前代垂千萬世不易之法將欲協時正日同律度量衡求之是書則可以建天地而不悖俟聖人而不惑矣
  御定星厯考原一部
  聖祖仁皇帝特命監臣纂輯
  親定成書曰象數本要為目二十有六曰年神方位為目四十曰月事吉神為目七十有四曰月事凶神為目九十曰時日總類為目五十有五曰用事宜忌為目五十有七
  御纂歴代三元甲子編年萬年書一部
  聖祖仁皇帝命監臣纂輯
  親定成書首列歴代三元甲子編年始黄帝六十一年
  上元甲子次為萬年書始
  大清天命九年甲子次第續編通為一冊
  欽定律吕正義後編一部
  皇上考定大樂器數音節一遵
  聖祖仁皇帝欽定律吕正義之法復
  命纂輯後編
  親定成書首列諸樂凡五曰祭祀曰朝㑹曰宴饗曰
  導迎曰
  行幸次為樂考凡四曰樂器曰樂制曰樂章曰度量權衡次為樂問三十五篇以申明其旨凡一百二十卷乾隆十一年校刋迨西域底平
  功成治定鎛鐘特磬大備宫懸囘樂凱歌聿彰偉績並續登簡冊以垂永久
  皇上御製序
  皇祖聖祖仁皇帝建中和之極通聲氣之元欽定律厯淵源一書審推歩以明象緯研數理以備成法至律吕正義凡所以定尺考度制器審音與夫五聲二變應和之原析其精㣲區其訛舛古樂之大義明而千古有定論今樂之至理具而千古有正聲誠所謂惟
  聖人能之者顧七政授時九章布算至今遵循罔斁而律吕尚未暇施行太常之司和聲之署習其器而不能究其所以然遂并其所習者而失之襲謬承訛不協不度篇章音節非重為釐正不可和碩莊親王親承
  皇祖指授貫徹樂義尚書張照研窮律本博習往訓因命協同考正朕親加釐定為器為音為宫為調聲之高下節奏之長短分刌而節比之合則仍其故不合則易其辭更其調或出自臣工撰述或出自㡬暇親裁必考義理之原究制作之本夫而後
  
  廟所陳朝㑹燕饗所奏律吕各得其宜歌奏不淆其序八音克諧無相奪倫矣爰詮次成編俾垂永久更㕘稽前代因革損益之異為樂器考樂制考樂章考度量權衡考以備律吕之條貫復推闡為樂問三十五篇以申明其旨趣於是而
  聖祖之所為審音定樂制器協均者一一施諸實用自漢魏以迄元明是非得失之故瞭然可述名之曰後編者實以徵
  皇祖天縦聖神通極造化千古作者無能出其範圍亦
  無能窺其涯涘至於繼述
  先緒則在我後人益亹焉而弗敢忘
  欽定儀象考成後編一部
  聖祖仁皇帝用監臣南懷仁言改造六儀輯靈臺儀象志乾隆九年監臣戴進賢等奏請重修
  命廷臣編輯儀象考成凡三十卷以
  御製璣衡撫辰儀説冠於簡首乾隆二十一年校刋皇上御製序 上古占天之事詳於虞典書稱在璿璣玉衡以齊七政後世渾天諸儀所為權輿也歴代以來遞推迭究益就精密所𫝊六合三辰四遊儀之制本朝初年猶用之我
  皇祖聖祖仁皇帝奉若天道研極理數嘗用監臣南懷仁言改造六儀輯靈臺儀象志所司奉以測騐其用法簡當如定周天度數為三百六十周日刻數為九十有六分黄赤道以備儀制減地平環以清儀象創制精密尤有非前代所及者顧星辰循黄道行毎七十年差一度黄赤二道之相距亦數十年差一分所當隨時釐訂以期脗合而六儀之改創也占𠉀雖精體制究未協於古赤道一儀又無遊環以應合天度志載星象亦間有漏略躐次者我
  皇祖精明歩天定時之道使用六儀度至今必早有以
  隨時更正矣予小子法
  祖敬
  天雖切於衷而推測協紀之方實未夙習兹因監臣之請按六儀新法㕘渾儀舊式制為璣衡撫辰儀繪圖著説以裨測𠉀并考天官家諸星紀數之闕者補之序之紊者正之勒為一書名曰儀象考成縱予斯之未信期允當之可循由是儀器正天象著而推算之法大備夫制器尚象以前民用莫不當求其至精至密矧其為授時所本熈績所關尤不容有杪忽差者折衷損益彰往察來以要諸盡善奉時修紀之道敢弗慎諸至乃基命宥密所為夙夜孜孜監於成憲者又自有在是為序
  御製協紀辨方書一部
  皇上以陰陽選擇諸書授時利用宜有定則
  特命正譌訂謬編輯成書釐為十二門曰本原二卷曰義例六卷曰立成曰宜忌曰用事各一卷曰公規二卷曰年表六卷曰月表十二卷曰日表一卷曰利用二卷曰附録曰辨譌各一卷凡三十六卷乾隆六年校刋
  皇上御製序 粤昔帝堯命羲和敬授人時厥民知析因夷隩之節後聖有作推而彌廣至於外事用剛日内事用柔日此皆載之經典百王不易者也厥後濫觴日以訛謬術士皆以吉凶禍福之説震驚朕師不可方物如禇少孫補史記所稱彼家云吉此家云凶彼家云小吉此家云大凶茫乎不知其畔岸漢武以來已如聚訟而荀悦王充輩斥為理之所無棄而勿論者也雖然天以日月行四時人奉天而時若嚮明而治嚮晦而息后王君公所以奉若天道也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羣黎百姓所以奉若天道也否則不能晨夜不夙則莫詩人議焉人之所知也然則舉大事動大衆協乎五紀辨乎五方以順天地之性豈無寸分節解以推極其至精至㣲之理者歟其支離䝉昧拘牽謬悠之説乃術士之過而非可因噎而廢食者也欽天監舊有選擇通書刻於康熈二十二年其書成於星官之手因訛襲謬見之施行往往舉矛刺盾
  皇祖聖祖仁皇帝知其荒率不可以訓曽纂為星厯考原一書刋刻頒行而未將監本改正葢以待夫後人
  聖人之心慎而又慎如此也以諭監臣監臣曰通書之謬允宜改正朕因其請謂及今猶有莊親王等數人曽經
  皇祖指授稍明此理使此時不加訂正恐後此益復無可任使爰命編輯成書頒布天下較之舊本謬説少除然俗所久沿則亦不能盡去便民用也命名曰協紀辨方書夫協紀辨方者敬天之紀敬地之方也一作止一語默天地實式臨之况其大乎如曰如是則吉如是則凶如是則福如是則禍則明者所弗道也雖然敬不敬之間吉凶禍福隨之矣是為序
  欽定天文正義一部
  皇上以天文家推占舊説率多附㑹
  特簡儒臣編纂正義
  親定成書自天體日月星辰象占推歩之道皆備各
  系以圖凡八十卷
  萬年書一部
  萬年書為時憲書之綱領首列年神立成次詳鋪註條例以四時分冊以十二月分卷前列月事公規次以六十日甲子分列日建吉神凶神並列
  御書用事民書用事及不宜用事於每日之下凡十
  二卷









  國朝宫史卷二十九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7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