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朝文類 (四部叢刊本)/卷第五十五

卷第五十四 國朝文類 卷第五十五
元 蘇天爵 編 景上海涵芬樓藏元刊本
卷第五十六

國朝文𩔖卷第五十五

 墓碣

  國子司業滕君墓碣銘   姚燧

觀漢諸碑凡門生爲師作者其文多稱在三之義

蓋本欒恭子民生於三父生師教君食惟其所在

爲言又列郡邑姓名字官人出㡬何錢於碑隂多

至百人或倍之令人每興今無古者篤於其師之

慨至大已酉燧長翰林之明年國史院編修官東

平蔡文淵狀其師國子司業滕君之行與門生許

質求表其阡以君之再入成均横經丈席者甞數

百人礱石所資一不偕人出二子獨加異乎古豈

不於在三足抜浮俗斯時耶君諱安上字仲禮其

先自洛徙中山不可推采其世考府君某隱德委

吏斗食自捐 --捐生君八年而不禄妣李夫人撫君誨

曰而性質開朗記識兼人且金名士趙燦離孫不

可以貧廢學感聖善言師西巖君克自砥礪勤心

聖學暨其長也尊聞行知如不足日私居自持衣

冠齊遫及出接物一誠以和郡無少長相謂不字

咸稱先生學積其躬道行其家化及其鄉府臣歸

髙薦名于朝勑教中山是府多士求親輝光謦欬

欲聞鼎鼎其來服縫掖者將半齊魯庭臣善其職

士有聞用以職民主禹城簿壓於爲監爲令與丞

刑或過中必揆以義馴馴上説不使黥𣵀妄加疑

盜廢棄永世仁譽旣章宣司所臨(⿱艹石)縣與州事有

未竟必檄徃治裁中情法守令憚之出將入迎(⿱艹石)

事大吏徴爲國子博士以其平昔自律爲先蚤作

晏休誨誘諄諄發䝉䟽疑立懦尅剛各因其才矯

拂扵善黨坐羣行齒而序之其極弗率有黜與扑

成均作則井然有條即升監丞再丞太常

世祖賔天成宗繼序圎丘請謚太室升祔凡厥禮

文酌古損今皆所訂稽元貞之元拜監察御史京

師地震上䟽曰君失其道責見於天其咎在内庭

竊干外政小人顯厠君子名實混淆刑賞僣差陽

爲隂乗致静者動宜兢兢祗畏側身修行反昔所

爲以盡弭之之道其說累數十百言反覆深切有

司不敢以聞君則曰吾不得於言者遂委印去反

𨵿其家著書自怡㝷起爲國子司業時巳疾矣顧

言其子治喪無用二氏以其年乙未夏六月廿有

五日卒年五十四塟府城東南崔丘里爲文一本

理義辭㫖暢逹不爲險譎非有禆世教者不言有

東菴𩔖藁十五卷故江西㢘訪使趙秉政板之行

丗矣又有易解洗心管見藏之家亦多乎哉其不

年者丗同哀之而文淵猶以不侍經筵職絲綸謀

廟堂爲憾嗚呼夫旣師成均官奉常歴臺諫而又

有德有言足矣奚必兼彼數者始爲至耶夫人李

氏貞順柔嘉姻里範焉後君八年卒子翊去尉東

明自致終喪亦足彰君刑家之自今尉元氏兄羽

有文行蚤世銘曰

孰不曰士于學始志迄用有成千百一二𠃔矣滕

君敏脩篤行鍾鼓衡門益大其聲勑起布衣于定

敦教祁祁縫掖來則來效再主禹城簿領勾稽不

枉刑墨仁聞日躋滿秩而招入爲胄監由博而丞

俊髦是範轉而奉常禮文斯綱或革而因酌損用

章遷拜御史爲帝耳目言責塞求龍鱗逆觸一不

見入納履而行反𨵿立言行後是程方徴司業年

過知命⿺辶䖏啓手足理也莫竟短者巳而其長斯存

何以貞之石有誄言

  河南道勸農副使白公墓碣銘 姚燧

彦隆始由太原徒行至河内致其父書魯齋先生

願游其門未有介也乃因吾友翰林侍讀髙凝得

操几杖主凝家二年而歸侍其親而先生亦召北

矣㝷由避宅左揆以集賢舘大學士祭酒國學教

貴胄乃奏召舊弟子散居四方者以故王梓自汴

韓思永蘇郁自大名耶律有尚自東平孫安與凝

燧燉自河内劉季倫吕端善劉安中自秦獨公自

太原十二人者皆驛致舘下三年吾儕或病告官

去而先生亦浩乎其歸乃奏有尚與公從仕郎國

子助教昔者貴胄友也一旦能横經下心事之爲

師属非其道聳是曹不可得其馴然北面俄侍

裕廟東宫公爲講鄭伯克叚于鄢巳講而出

裕廟語人曰是非空言意固有在也以國史院編

修從仕郎仍助教擢奉訓大夫監察御史發阿合

馬賊國諸不法彼顧誣公紏摘非實捕送刑部獄

引隣婦有色者教誣公甞竊徃來怒隣婦力明其

無有鞠之墮孕而事始白又紏鷹師西亰宣慰使

倒刺沙以已憾殺其幕僚凡是皆庸懦縮首危者

而峻風節者咸偉之出僉陜西漢中道提刑按察

司事燧亦爲其道副故得詳西土所爲其按歴皆

分險僻荒寒諸州南而褒鳯金洋北而綏麟葭丹

塗經龍門西河絶崖髙可去水百尺止通一𮪍必

遣導者先之有來𮪍使駐之寛所卒至則兩不可

班視燒棧猶車衢也如是之地皆周焉制度卒有

反者不即覺捕惟罪社長監郡與憲司麟州人告

隂濟民乗馬疾馳其識仇也問曰所懷何書濟民

紿以反書仇上變延安延安移文吾憲公又請徃

治之所牽連二百許人繼燭治之再旬是州小僻

無𥿄至覆舊案以書適近侍臣括馬其州館鄰墻

也聞獄吏呵問終暁得公姓名歎曰丗有克勉其

職如斯人者使人勞苦之曰吾見陛下當首聞公

竟白濟民無佗特杖其紿仇非宜言者公位憲諸

君下㑹王相府伯不花右丞勲臣子開省京兆特

異禮公其按臨諸司皆拱聽者改僉河南河北提

刑按察司事臺檄檢覈中興鈔庫中興故李夏都

𨽻隴右河西道憲令竟事始聽東任公又走沙莽

徃復近萬里半𡻕而歸與其副程思廉發數縣民

完堤以捍河水罷當暑賦民牛車轉粟入淇又改

僉燕南河北道提刑按察司事趣裝其考巳疾行

至衛而卒公與兄楹即藏衛西輝之蘇門周卜村

南原而其妣亦疾乃朝夕哀死事生即教授于輝

眀年燧召直翰林感其毁瘁骨見衣表弔哭之予

其徒數十人拜庭進退朋讓賔敬之道囂囂然先

生成法也爲嘆曰嗚呼燧亦先生弟子者何甞有

以善及人如是明年燧疾滿告歸鄧而故司農卿

侯爵託語彦隆或河南北農副制下必墨縗以出

丗議隘薄自便非時燧傭車過衛不可畱不得身

見爲書語其然聞方督課有績其妣亦卒附其考

墓竟以是謝所事以至元已丑秋八月三日年四

十六卒苫廬嗚呼學可以範丗行可以礪俗而巳

是哉夫人賈也以燧平昔善公録河南北道勸農

副使苟宗道埋辭求銘神道每一讀之一抆淚擲

筆數年終不能叙其事去冬以史事又召入翰林

過輝夫人祈丗母夫人爲言持幣泣請且使其子

覃馬與游其門者庭拜燧還其幣曰吾無荅吾亡

友者以是佐刻石湏嗚呼非公仁義行家能使婦

人如是切切惟恐没其夫子一善可曰賢巳公諱

棟考天禄雖官而不顯居頥樂堂號頥樂先生唐

白居易家狀云白姓家太原者楚熊君孫勝白公

見殺於楚其子奔秦孫乙丙與裔孫起爲秦將封

武安君賜死杜郵始皇思其功封其子仲太原公

豈其苗裔耶銘曰

聞古五十年不稱夭公是不盈天道未暁學不篤

耶得譽先師道不行耶

裕廟甞知職不舉耶三憲著效力不本耶耕播之

教況冠獬角敢言人難彈射柄臣聽者毛寒猶枚

其外未及其内視親于喪觀婦于介靡一匪善靡

一可鿌非我友私月旦章章嗚呼白公耳孫猶令

其貫古松𡻕逺滋勁士不盛位而盛吾賢盛位者

衰盛賢日延有方其趺有剡其首碣石阡隅千祀

無朽

  河内李氏先德碣銘    姚燧

至大庚戍鄃王府長史兼經歴典食司與所部人

匠都府官李惟恭持其郷士席雲漢狀其祖潤文

玉使懷之利用庫日民調商征之入吏禄公須之

出不遺於受不僣於發如他人侵蠧以溢其家負

而責償罪没産者皆無之與交人以誠御下以寛

禮賢樂善者求表其阡燧曰管庫之官則古委吏

亦下士也所可筆者豈專由孫貴耶盖鄃王之考

初尚主

世祖再尚主 裕宗自稱𣈆王克用裔孫爲置守

冢數十户於鴈門禁民樵牧由分地在髙唐即是

進爵爲王世居静安黑水之陽爲廟以祠孔子元

貞始年表賀聖節獨書漢字庶其尊禮斯文者惟

恭今臣其子觀其所事者賢(⿱艹石)不可辭矧有大此

者懷之爲州

憲宗大封同姓初國

世祖于秦以户寡益封之至元之末以封其孫

順宗旣之國未至疾返 成廟賜名懐寜以王

今聖時方撫軍于北

皇太后儲皇徃居者二年則懷爲三聖龍潜之地

傳曰小國之君當大國之卿爲下士是邦者當宜

何哉則君善職管庫者有不必言矣卒以大德乙

巳三月十有八日年六十七垂絶猶念惟恭不置

曰吾平昔鍾愛是孫今逺宦數千里不及聞吾顧

言可憾也哉妣王後二年亦卒二子從鼎從信孫

則惟恭其長初由王府𭅺中羅忠國使懷聞其好

學慤有立志遂與偕北即壻其家進之於王王甚

禮之言無不從事必見咨妻卒賜楮緡二千五百

爲娶元氏子季惟寅銘曰

荀卿子言臂非長升髙而招所見彰斯(⿱艹石)可用爲

君方惟懷爲州河之陽實爲三聖淵龍郷其間下

士雖守藏或小大國君卿當其貴可參攀鱗翔況

復有孫翼賢王逺塞而近孔子堂仕優學以能自

彊何畏潜德無輝光

  故提刑趙公夫人楊君新阡碣銘 姚燧

維蔚州蜚孤趙氏系不可逺本繇今江西湖東道

肅政廉訪使秉政而上推得二丗祖崑金帥府評

事卒塟其郷二子珪瑨珪將萬夫戍蜚狐後遷刺

蠡州畱瑨在鄉守舎天馬南牧度形𫝑不支倡縣

民以城下之從太師國王徇地至蠡其刺猶城守

礮殺王悍將蕭大夫王恚欲阬城公請以身贖母

兄死王哀之併全蠡民以戰績每最進冀州元帥

虎符復推與其兄廷議多其悌讓改公冀州軍民

緫管别錫虎符入覲受知 睿宗承制監易州再

遷行省中都金平監中山府當 憲廟丗

丗祖方淵龍收召聞望之臣求治道之冝今者置

經略司于河之南宣撫司從宜府于陜之西行部

于秦都漕于衛東西二千里道不拾遺而邢則今

中書右丞相之祖封國政㢮民散最號弗治求潜

藩制官惟歳入其貢賦爲置安撫司後邢易爲順

德升州爲府乃以近故太師廣平王從祖脫兀妥

與公爲斷事官位安撫上公年盛強俾與開國勲

臣苗胄爲友則潜藩期任公者巳不小矣

世祖踐極制監真定路位緫管上俄遷順天路宣

慰使肇置四道提刑按察司以公使燕南河北轉

使河北河南累章請老不可年七十九始聽歸卒

年八十三以監中山有田朱固郷不返塟飛狐即

塋是郷堯封原亦昭時崇顯壽考人也夫人既同

享有其樂公當不恙亦以官植業順德盡析秉政

夫人從養及子貴食其禄以終年八十二不及公

才一年何壽考萃是一門哉因惟女子子天父天

夫者也父不能必子之貴能之者夫子焉耳而難

其全今之儲才將相係望海内者每在乎風紀之

官夫人以提刑使之妻而母廉訪使詩曰教誨爾

子式糓似之彼奕葉襲芳不隕丗德夫人之功亦

鮮儷哉古邦君之妻邦人曰小君禮士喪妾不得

匹其夫必曰君妻曰女君後丗封羊祜妻爲萬歳

郷君則令甲郡縣君之原可爲今不敢氏夫人而

君君之凡其不反塟中山即别塋順德李馬村(⿱艹石)

不同穴記稱合塟非古也因求之吾家嶲州都督

文獻公開元宰相考也塟陜之峽石百官咸㑹焉

及妣夫人劉卒則塟萬安山萬安嵩髙西趾去峽

石二百里耳以唐相之貴月入俸錢三千緍有力

不足於至哉則不合祔者亦從古也今秉政斯兆

未必始亦由此燧以其於古有徴爲發之夫人生

三男二女男秉政秉彛秉𠂻女適焦簡周某孫男

女九人秉政又曰吾他日亦域是甞聞諸師古人

不諱死惟不趨取死之途今之人鼎鼎焉惟死途

之趨復苦諱死亦惑哉如師之言則秉政不徇流

俗語身後事於其生亦庻幾古逹者也銘曰

襄國所直趙南魏北其西太行冀方四塞求田惟

良宜莫如襄衍沃平平千里其疆生家其間没即

斯瘞奚取日者風水焉𭰖孰陪平原如阜而尊左

之右之昭婦穆孫天厚其門旣壽旣祉流澤淵淵

未艾來只丗生顯人如夫如子

  故金甄官署令魏府君墓碣銘 姚燧

燧還呉中過廣𨹧日今嘉議大夫行臺御史中丞

初請曰吾祖靖肅公顧言以吾曾祖甄官署令即

死所藏亂離失其處他日必虚爲丘先塋石載其

事無使吾先人魂遊徬徉無所於歸而一善之或

遺也子義爲銘隨又遣其少子可亨挐舟廣𨹧五

千里追之襄陽不及返而及之鄂授其考所輯家

塾記曰掇是事銘嗚呼確哉逺而勞焉廼本之曰

魏氏繇唐相知古子林刺朔州子孫居桑乾桑乾

爲今弘之順聖遼有延恕者生中奉大夫守成中

奉生通奉大夫餘慶通奉生兠荅館酒使子貞兠

荅實生甄官署令君諱𠃔元改德元字信之甄官

生進士特賜及第笏特賜生思㢘即記家塾者思

㢘生初初生翰林修撰必復可系者是九丗其大

于金繇兠荅弟資德大夫參知政事柱國鉅鹿郡

開國公子平相世宗致治𨺚平祖考中奉通奉再

丗官皆以公貴贈兠荅及子隴右令景元甄官與

逸其諱一人再丗官皆以公貴廕君始監順聖酒

改弘州酒使鄧州榷使抽稅設防有方與冝平不

增歛姦無走匿額有贏籌民不苛之入副堂厨庫

又爲使改文繡上林兩署令同知易州入令裁縫

署改令甄官署以卒年六十三官止廣威將軍夫

人髙氏七男笏珫瑜𤦺玠璠玉𤦺太中大夫行部

侍郎玠朝列大夫延安司獄璠翰林修撰今謚靖

肅公與特賜皆以眀經進士官珫懷逺大將軍耀

州庫使瑜監豐利酒皆廕官玉進士未禄卒二女

一歸同知荆州節度使事秦德羙一歸其郷右姓

孫氏君究心本富計田疇第舎牛馬雜樹直可爲

錢千者五萬𡻕入粟爲石者三萬𡻕抽五十一爲

七子求師取友須令節休旬大集衣冠令枚誦所

業覈其進惰巳則鴈序立前侍飲前修聲輝耳目

漸涵化淪其心繇是成德逹才多萃其門章宗甚

嬖李妃夫人視妃母王姑也數召通籍禁中不可

後從秋獵易州君方除道橋諸水復召曰吾思與

(⿱艹石)晜第語乆矣終不能一致今行之所在是而夫

子倅是便且時也無終見避之深夫人以君出不

敢專行俾子瑜請之亦不可曰是家膏也親將汚

人人有爲不善者不畏取戾府縣惟憚君知兵興

下令急甚敢有舎奴婢亡命不告者辠及其鄰人

猶利其傭輕私役之覺則殺以滅迹或致大獄君

時鄉居聞有出入非常者召問得情嚴其錮防書

致其主歸之約示薄威以懲其再無殘其生終不

語其主以𫉬之誰舎所也比卒免家僮乆故者民

之作詩與斯丗訣沐浴冠衣揆日而逝君之孝友

天得非學其使堂厨以鉅鹿公子叔元未仕曰大

臣子故屯其膏澤不見及耶三求推所居官縣官

以故事無有不可又恤其無子以靖肅後之靖肅

又無子顧言後初則甄官子孫丗丗圖報鉅鹿者

何如也其家塾自序曰繇吾季曽鉅鹿輔政兹降

修仁潔義可謂曰乆仕之逹者列品而九不過中

中天嗇爲報將待夫後之人耶最初之仕外僉提

刑司事爲副爲使入爲監察御史治書侍御史侍

御史御史中丞三十年間風憲之官無不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歴司

清議者猶太有期曰將不巳是於今嗚呼自序君

其知子哉矧必復於靖肅公克丗其官可大可乆

與亨學行嶷嶷可述銘曰

反覆觀先民吁可哀積充報銜身期後來門令容

駟馬堂三槐必貴於天者如取懷惟中奉亦然祥

用獄至鉅鹿再傳旣鉤軸官不私其子甄官承承

三遜其季叩莫譍又仁厥乏祀修撰繩官以祀比

言祀則大以今修撰孫後者再小宗既顛蕃大宗

頼藏偶失故所魂依依招之從先墓來如歸膴膴

桑乾原終天地碣孰華其文大史燧

 翰林修撰致仕董先生墓碣銘 元眀善

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州緫管王君結余友也馹過其家中山授余崔

肋教詠狀曰此結師也𦍒公銘俾諸孤刻之墓神

道是不没吾師矣余以義不得辭諸緫管則取其

狀讀之曰先生姓董氏諱朴字太初隱居五十年

壽八十五以卒甞爲陜西道按察司檢法太史院

主事俱去之集賢院臣奏其賢特授翰林修撰承

務郎同知制誥兼國史院編修官致仕先生之學

蓋眀理爲本篤行爲要最其所至則文雅安恬者

也其教人也善因其才而究其噐故千里間化之

學者不之字號曰龍岡先生先生朔州人曽大父

遷邢著户版大父資禄妣韓父彦成妣李農焉先

生頴異過人學於樂舜咨劉道濟遂以儒顯娶張

生三子一女先先生卒二十七年長子慶雲次子

慶元慶𨺚女適張德禄孫男四曰壽寧祖寧叔寧

蘭寧孫女二曽孫男三曰長孫昶孫澤孫曽孫女

三先生卒之歳爲延祐丙辰月爲辛卯日爲乙亥

塟之日爲巳丑其兆在唐山之陽云夫含光藴秀

蹈髙遵素惟潔身之士乃能行之惟有道之朝乃

能容之跡其臨莅銘之也宜辭曰

龍岡之支淵淵以池種蓮于兹面我茅茨池水之

清比其風靈蓮花之馨配其德徴猗嗟後生于考

于評仰止斯銘千載而鳴

  監察御史韓君墓碣銘   張養浩

君韓姓諱克昌字勵夫汴之太康人其上丗逺不

能系大父贇隱德不耀父椿官至淇水廵檢君甫

冠以孝廉辟吏河南陜西二憲司㝷登SKchar刑部歴

(⿱艹石)省論事据正不橈所至表表有聞後刑部缺

主事衆咸属或謂資淺執政曰用人耳遂授君其

操履益確甞有兄弟五人爲盜或論爲強於法皆

死君閱其牘愀然曰弟從兄者也今(⿱艹石)是不幾族

乎乃議最㓜弟減死上之省可其讞闔部嘆服其

他指迷趣緩稽舊蔽新凡所當爲靡遺餘力時長

官有媢其顓者君曰上領其槩下任其繁此自通

制余何顓然以疾屢在告衆史軫其憊不煩以細

惟重辟則正是焉乆之懼事壅職㢮舉浙西廉訪

司經歴丁某自代用是改承務郎太常大樂署令

甫上拜監察御史進儒林郎雖力疾就職未甞辭

避難建言如皇子師友非人起居注不舉其職

覈徽政成桉言國庠學規省官節財審令愼罰數

事皆剴切時務爲慮深逺未幾河東憲司有下劘

上者臺臣爲失風憲體奏君即治以訊慨然趣行

或以疾止之君曰御史與散貟不同吾心視常人

亦異況死生命定頋可以微恙使吾有不職罪耶

乃決意徃囬及半途病果劇以延祐元年八月二

十九日卒官于威州陘山驛春秋四十又三訃至

公卿大夫士無不悼惜娶董氏一子元善從仕郎

濟州判官君性端介峻儀宇讀書務措諸實用論

議踔厲臨政稜稜有風望外(⿱艹石)自用而理所折𠂻

則舎巳從人如弗及故不知者頗以爲狷余爲右

司都事時君SKchar省以甞共事故知之爲深嗚呼惜

其年位不究而止乎此也雖然湛盧豪曹不必陸

剸象兕而後知其利肅霜要褭不必路極九有而

後知其良古人韞竒櫃異囿於小官而不獲伸者

何限遽曰其才巳是可乎哉此余所以噐君之賢

而又軫其施不廣且悼夫大勲不及書也然有其

具而未盡其用則有非我所能必者庸何傷哉庸

何傷哉是爲銘

  吏部貟外郎鄭君墓碣銘  虞集

鄭君諱大中字義甫早學於郷校稍長推擇𥙷中

書户部令史歴詹事SKchar史出官登仕𭅺納綿緫管

府經歴

仁宗皇帝在東宫時甞因事得見

仁宗偉其人目左右問其姓名是時

仁宗愛尚文學常不次擢拔材儁於衆人之中人

亦率更名所居業以自傅㑹驟得顯用者甚衆而

君略不少自衒鬻才得爲中書SKchar掌選調陞吏部

主事以廉敏爲丞相噐重而君丁内艱去國服闋

除東平路推官終更又除嘉興路推官甫召爲吏

部貟外郎官奉政大夫且嚮用出調廣東官於江

西歸至京師以疾卒泰定二年七月二十一日也

享年五十五公材行過人視當丗顯用者未見其

遽相逺數寘省部要地皆不得乆又常以文書爲

職業事無專制獨爲推官時東平属縣東阿誣民

爲盜者獄具矣理出之壽張童子以杖爲戯誤中

人死縣論以殺人之罪君持不可刑部是其議山

東大水民多徙死檄君賑給者多全活嘉興浙大

郡獄尤夥君決遣之數月廼至無事憲府以其狀

薦之其治績可推見者如此娶何氏封眞定縣君

三子重承事郎太常禮儀院太祝量野未仕三女

皆㓜重爲國子生時與今史官蘇天爵爲同舎而

集爲博士故其塟君於眞定之三家原也以天爵

所述狀來請銘按君之先丗本契丹貴族石抹氏

後改從漢言曰蕭氏者是也有仕金爲謀克謀克

者金人之言謂帥百夫則冠以謀克爲官名云貞

祐南遷以其兵戍洛正大庚寅國朝兵至戰死其

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氏亦以兵死而其子顯七𡻕矣爲千戸鄭公

所得鄭異其資不兄以歸與妻霍夫人鞠育之千

户公竟無子而殁遂以爲子因姓鄭氏而母事霍

夫人終身有恩禮是爲君之考以君貴贈奉政大

夫樞宻院判官驍𮪍尉眞定縣子妣尹氏贈眞定

縣君而君又有兄大章中順大夫濟南萊蕪鐡冶

提舉與君齊名而皆不究其用具書之俾後丗知

鄭氏有以石抹氏改者自眞定諱顯者始其銘曰

氏族之興氣禪體承似續祠烝匪信SKchar徴維鄭有

良吏維遼是自銜德懷誼不敢叙其紀爰著因始

俾永詒孫子

  國子助教李先生墓碣銘  虞集

東明李先生爲國子助教時集後至與先生爲同

官先生所居齋諸生多年長豪俊之士先生朝夕

授之經𢢽欵有程方重純篤授業者知以質行爲

貴集少先生十餘歳甞觀其不可及以自勵方是

時故平章政事髙公昉故翰林學士元公明善皆

先生郷里雅敬先生而髙氏又與先生家連婣二

公赫然用事于朝先生歳時徃來之外未甞有所

私謁處士張子素好立竒行自表樹匏冠布衣刾

口言天下事常傲視一坐人亦少先生數歳先生

以郷里待之甚勤至子素益加敬愛甞從駕上都

分教諸生之在宿衛者比還中道驛吏告乏馬以

牛車進先生食巳攝衣升車無一言驛吏更相誚

以爲不當靳長者而從者亦愧服先生居成均五

六年有傳其子好文所著古文數十篇至京師故

御史中丞張公養浩與元公皆以文學自任一見

驚異即列薦之于朝先生慨然曰斯文之事屬諸

吾兒可也至治末集自江南召還則先生巳去丗

而好文登進士第歴史舘奉常復得爲同朝集見

其深靖有學未甞不歎先生之有子焉好文來言

於集曰昔先君子之在朝也招撫府君之墓得姚

文公爲之銘鄆城府君之墓得閻文康公爲之銘

先君子殁而諸老盡矣同居成均者惟子在焉敢

請銘集誠不敢附二公之後而與先生父子厚善

其敢辭按李氏丗居單州諱訪金義軍提控生子

聚金亡徙大名之東眀大帥阿术魯版授軍民招

撫使生庭玉鄆城令先生其第三子也諱鳯字翔

卿㓜嗜學休沐不廢從郷先生孫曼慶學詩乆之

曼慶謂先生曰詩吾無以加子矣其爲義理之學

乎先生乃屏絶金末律賦舊習而究伊洛之遺書

寒暑不懈甞䰞鬻未孰而臨卷有得不知釡之焦

也初從太史氏測景陽城畱居嵩潁間讀書三年

而後歸爲郡學録鄆城病還東明逺近學者從之

常以百數稍遷廣平學正大德丙午始除國子助

教在官兩考餘有司以常格除臨胊主簿到官未

乆即去之延祐丁巳八月己酉終於家年六十有

四以好文貴贈從仕郎郊祀署丞加贈奉議大夫

太常禮儀院判官驍𮪍尉追封東明縣子夫人王

氏故太醫使康懿公安禮之從子也通經史善相

其夫教其子以有成初封冝人加封東明縣太君

就養京師安貧而篤於禮至順二年十月甲子卒

年七十有七子一人好文也女適王思柔孫三人

洙浚潞女孫二人皆㓜好文奉母喪還東明將以

三年三月丁酉合塟先生夫人于黄頭里之先塋

先生雅好巖壑而所居逺於山得竒石積諸齋前

以爲山日對之吟諷先生著書甚多而不甚存藁

所存者有詩數百篇曰西林集西林者先生所居

也銘曰

先生之容鬰乎山岳之蒼蒼先生之懷浩乎河海

之泱泱用丗不多歛而歸藏子以文興于先有光

我表西林來者不忘

  征行百户劉君墓碣銘   馬祖常

趙郡蘇天爵述其外大父劉君行實乞銘於馬祖

常曰先妣武功郡君昔安樂時念其父不忘懼其

善不傳而名遂泯泯也甞以語天爵迨先妣棄丗

外大父終不得銘天爵𫎇慈母之教誨粗有樹立

於時圗所以繼親之志者天爵其可不勉祖常曰

孰無親乎孝於親之身者尚矣矧又能思廣其親

之志乎乃爲之序而銘之序曰劉君諱成字立甫

貌魁岸竒偉讀書渉大義不事章句𡻕壬子國家

初籍民田襄鄧間君與其兄俱在行中兄弟勤穡

事每代兄作勞田官稱之乆之從伐襄陽先登授

百夫長甞率數十𮪍略武當宋邏兵四合屢突圍

出皆不勝或欲降君殺馬爲食居數日不降宋人

疑其有誘各引去衆服其勇丞相伯顔將大軍渡

鄂州江命别將阿里海涯率萬户張興祖軍分狥

湖廣地君復與其兄從破羅飛文才喻周隆黄必

逹張虎諸軍薄靜江兄中瘴毒死君扶其柩而北

塟既襄事輙屏迹田野課僮種樹畜牧耕桑衣食

以自給於湖南遇兵俘一儒生黎姓用金購之曰

此儒生不善力役歸我我將俾爲弟子師果同歸

教諸子於鄉餘所全活者衆此儒生其一也享年

八十有四以延祐三年正月十又二日卒葬眞定

平樂原先考萬户府君之兆考諱義起行伍元帥史

天倪辟署權黒軍萬户㑹副將武仙殺元帥叛即

從元帥弟丞相夭澤擊走仙轉戰兩河平金有功

妣夫人孟氏夫人董氏前君廿六年卒子二人曰

㝢曰海孫二人曰允中曰弘中女一人故中憲大

夫嶺北行中書省左右司郎中蘇志道之夫人追

封武功郡君今奎章閣授經郎天爵之母也女孫

四人一適奉訓大夫萬盈倉使李恕一適張林一

適侯誾其一㓜也丗本歴城人金季山東河朔兵

興賊雜蹂菹醢其民獨眞定城完君之考因占籍

焉而今爲眞定人者自其考始郎中蘇志道年少

曰君識其爲令噐以女歸之後其甥天爵又以文

學進有官于朝孝而能成母之志俾其外氏之官

閥丗次刻於金石者竟頼其力焉銘也無愧銘曰

振振劉姓考室眞定挺身兠鍪而官弗崇雖則弗

崇勇也匪躬斬馬啖卒出金購士其謀則懿其惠

則侈其迪其啓以多孫子女實命婦副笄封君出

甥維彦日肆於文克表外氏纉兹勞功刻詩墓門

維以亢宗

  監黄池稅務王君墓碣銘  馬祖常

玉君元父既殁之十一年其子國史院編修官沂

茹哀請於馬祖常曰子與予同登進士第又同官

于朝先人生丗以迄于卒其行誼無愧而終齟齬

以不合於時者子能知之其宜掲以傳後者子宜

爲文沂之述諸狀者子宜加詳焉按王氏出SKchar

周畢公髙裔孫萬事𣈆更十丗得列爲諸侯滅於

秦子孫徙雲中地今之弘州六丗祖遼户部侍郎

山甫始著於家諜子三人曰元節宻州觀察判官

生詡金左司貟外郎以文學稱蓋丗閥逺矣曾祖

諱銳金尚書户部貟外郎祖諱國綱金監察御史

使河中詰緫帥完顔仲德戰敗死節考諱振艱𨵿

轉徙占籍眞定力學底行起家至江南淛西道提

刑按察司經歴配丁氏有子三人長諱宗禮季諱

宗義皆早丗仲即君諱某㓜自知問學侍經歴君

居浚都爲士子經師尤長於詳謌試浚都文學SKchar

辟江東道宣慰司令史㑹使專恣他吏恐䛕弗敢

仰視君每以義持之属歳澇饑群無頼起績溪盜

SKchar相蔓民不輯寧宣慰司遣君覆視還請蠲徭發

廪(“㐭”換為“面”)以賙甿隷盜遂息進將仕郎宣城縣簿縣比歳

供玉面貍四十畢罘不獲則轉購他邑糜貲毒民

君至請悉罷貢姦民有詭逃田賦者歳取償里胥

吏循格不究君一正其籍乃建孔子廟築壇崇社

春秋飭其牲噐以與邑人行事川有梁田有溝道

有寓望吏徒有畏而弗肆民知有政而趨功監

郡守爭爲皷譽江淛行省属録寧國太平二郡囚

又属覈考江隂錢糓他州縣訟累歳不決者多以

属君所試悉有能聲江隂盜有枉爲脅訹者吏黨

按之旣誣服巳君反覆得其情爲具獄白行省事

上中書移刑部刑部𠃔君議遭脅訹者得免死南

𨹧縣僧以貲雄持縣短長堰溪水溉私田霖潦水

溢則漂没崩蕩邑人訴於縣吏懼莫能施行君詣

視毀之老㓜至撫手拜慰且曰君出一鄉於魚⿱觧虫

矣未幾擢江浙行中書省SKchar曹無畱事適淛西廉

問官與君素同里少持氣不相下頗嫉君君又不

自詘以希合乃風㫖豪梗羅織君以是坐誣免不

辨起除瑞州平準庫使不就改仁和鹽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司丞又

不就家居數歳又改除平江行用庫使州縣趣曰

君所與游盡一時知名大夫士咸燭君𡨚而君終

不自訟就使終不赴孰與君直乎忍是一徃而無

變君素守以流於物將推歴君之迹當不誣矣寧

無爲君采於有司也君不𫉬巳就官乆之自免歸

階前資遷承事郎監黄池務稅以至治三年五月

十三日終于家享年六十有七以某年月日塟於

某州某里之原娶把氏頴州判官時之女男三人

澄沂洙女一人適浙東廉訪使侍其同朝之子通

孫男二遷善崇善孫女二人皆㓜君甫冠即自立

勤苦爲文章履其身以莊儉亦未甞過爲崖機其

官業行巳之略一皆自信不妄計進取少頋時人

之所爲而亦以此稱之然亦以此嫉之至大間甞

爲書言任人别邪正養民重守令法不可輕更令

不可輕出期少施於朝廷而書不果上執政聞君

名私使人致款欲官之錢監君知不足與共事卒

謝去後果敗而君益畜其學以老不克用鉅公聞

人累薦君才冝理劇文學宜舘職皆不報屏居錢

唐詩書尊爼詠謌息偃泊然無豪髪丗俗慮撫育

孤子妷誠愛天至而急人之窮奬人之善汲汲

焉猶負𪧐諾而抱隱痛皆他人所難而君爲之不

知爲有德尤人之所難也其所著有政要書十二

篇陶詩注三卷詩一卷嗚呼天興之變國土厖裂

焚剽翦薙不百年而金之名家善士之子孫遺子

不數户矣初御史君以直節死人惜其未能大用

於時夫固知經歴君之起王氏也經歴君位不配

其德以殁干今凡幾年而承事君又斥不用君子

悼曰不幸然孰知後丗之將昌且乆歟今沂以進

士入官有古學方嚮於用而克濟其美於未艾豈

其碩大光顯又將在兹歟是宜爲銘銘所以使後

丗爲善者不怠也銘曰

冕弗媟也玉有玦也一擯不用有子晳也彪炳而

文立其嵲也載善於銘行安轍也

  處士甄君墓碣銘     宋本

應奉翰林文字眞定蘇天爵伯脩父持所著處士

甄君行狀求銘其墓曰君郷之先達諱昌祖字茂

先師侍其先生軸交秋磵王公惲俾天爵狀以謁

銘子者其子恒志也銘曰

舜胄氏甄代遐邈君丗有繋逺益略茂先昌祖字

諱錯無極徙恒遂地著曽祖公亮德潜爍祖讓事

金刺嵩洛考用致位民部幕妣劉繼王淑相(⿱艹石)

讀六經得大約母王滫瀡老致樂築亭訪山在負

郭木石與居隱操襮師軸友惲敬不謔言倍行過

期救藥經史傳集浩以博重屋丌𠕋示尊閣修名

皭然日孔炤蜀憲聘SKchar以養却戊申月正體魄落

歳六十二瘞諸佫儷代之王賢以嬳胤恒𥙷吏𣈆

臬擢女章孌𠔃死未妁子子克敏齒踰弱王侯不

事斯道卓幹母之蠱子職恪懿君學易恊準矱顧

親小禄辭不諾惟古逸遺名不鑠頼士載辭傳磊

硌抑本兹銘不巳作誰之言者蘇天爵




國朝文𩔖卷第五十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