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朝文類 (四部叢刊本)/卷第五十八

卷第五十七 國朝文類 卷第五十八
元 蘇天爵 編 景上海涵芬樓藏元刊本
卷第五十九

國朝文𩔖卷第五十八

 神道碑

  中書右丞相史公神道碑  王磐

房杜受帷幄之𭔃而不親汗馬之勞耿賈著鍾鼎

之勲而弗踐秉鈞之任豈不以將相殊器而軍國

異冝非仁勇兼備而才德兩全者未易當之歟丞

相史公弱冠從軍年未三十巳爲大將自

太祖大宗睿宗憲宗四朝每有征伐之事未甞不

在軍中身經百戰偉績豐功不可勝紀逮

今上御極置之相府授以政柄即從客間暇不動

聲色而紀綱法度粲然一新内立省部以杜絶政

出多門斜封墨𠡠之權外設六道宣撫司以削奪

郡縣官吏丗襲專擅之弊給百官俸禄使在官者

有以自贍而得保清廉之節禁賄賂請託使官吏

一心奉公而不敢爲徇情杜法之私又奏罷諸色

占役五十餘萬户均其賦稅以蘇民力天下欣然

咸有太平之望非所謂仁勇兼備而才德兩全者

能如是乎公諱天澤大興永清人曽大父成珪𨼆

德不耀父秉直是爲尚書府君生三子伯曰天倪

仲曰天安公其季也金大安癸酉歳國兵南下尚

書府君率郷里老㓜數千詣太師國王木花里軍

門降明年從國王攻北京下之王以國人烏也兒

爲都元帥府君爲行部尚書鎮守其地後五年武

仙以眞定降王又以天倪爲河北西路都元帥仙

副之駐眞定公年寖長身長八尺善𮪍射拳勇過

人署帳前軍緫領乙酉歳春都帥命公護送太夫

人還北京仍令過燕都市繒幣爲北覲需既行武

仙以真定叛都元帥𬒳害帥府經歴王縉追公及

燕公聞變即與縉議縉曰變起倉卒帥府軍無主

散出多在近郊公能廻轡南行即不招自至公慨

然曰兄弟之讎不共國假使無成義亦當徃況有

可成之道乎即出所賫市幣之金買兵仗甲胄載

之南行行至滿城已得兵士千餘戰馬七百遣監

軍李伯祐詣國王行帳言狀且乞濟師王命公紹

其兄職仍以𥬇乃䚟將兵三千爲助遂破走武仙

復取眞定後數月武仙又濳遣壯士入城匿大暦

寺夜斬𨵿爲内應仙入㨿城公倉卒率軍士數十

人夜踰城東出歩走稾城㑹諸城軍與𥬇乃䚟合

軍攻仙走之𥬇乃䚟怒民之從賊也驅萬餘人將

殺之公曰此皆吾民不幸爲賊驅脅何罪而殺之

不聽公力爭甚乆竟得全活公乃繕城隍立樓櫓

爲不可犯之計招集流散存䘏困窮披荆𣗥拾瓦

礫官府民居日益完葺歳荒食艱捐 --捐甘攻苦與衆

共之由是數年之間民生完實而兵力冨强勝於

他郡

太京即位公北覲朝廷方議選三萬户分統漢兵

公適至上素聞公名遂以眞定大名河間濟南東

平五路授公爲萬户壬辰歳

太宗由白波渡河疾趍陽翟與

睿宗相㑹破合答軍於三峰山命公略汴京以東

諸城公遂下太康柘縣瓦岡睢州復與大軍㑹軍

至歸徳衛州逹魯花赤撒𠮷思欲以其軍薄城而

營公曰此豈駐兵之地乎彼(⿱艹石)來犯難爲備矣不

聽會公以事之汴比還撒𠮷思全軍皆没戊午歳秋

憲宗南征明年駐釣魚山夏秋之交軍士多疾疫

方議班師宋將吕文德率戰艦千餘艘由嘉陵江

來上命它帥拒戰不能却詔公徃公命蒙古軍分

爲兩翼夾江注射公率水軍順流縱擊大破之奪

船數百艘追至重慶府乃還中綂元年

今上登極首召公問以治國安民之道公奏䟽以

對上嘉納之命公徃鄂渚撤江上軍旣回以公爲

河南等路宣撫使是歳秋上北征又詔公兼江淮

經畧使二年春上北征還以公爲中書右丞相秋

九月從上北征冬十一月與阿里不哥㑹戰昔木

土上命丞相線眞指麾右軍公指麾左軍戰大捷

阿里不哥遁去三年春李璮隂結宋人以益都叛

率軍㨿濟南上命諸王合必赤緫諸道兵討之璮

兇𫝑甚張上繼命公徃公受命之日不至其家輕

騎奔赴至則亟築長圍樹木柵遏其侵軼使内外

不相聞凢四月城中食盡軍潰岀降生擒璮斬軍

門誅同惡數十人餘悉縱令歸家明日引軍東行

未至益都城中人巳開門迎降𥘉公將行上臨軒

授詔責公以專征之任俾諸將皆聽節度公自始

至還未甞以詔㫖示人其謙退慎宻如此入見

上慰勞公悉歸功諸將(⿱艹石)無一毫岀於巳者至元改

元加光禄大夫中書右丞相如故三年皇子燕王

領中書省兼樞宻使以公爲左丞相兼樞宻副使

六年上將有事於襄陽詔公與駙馬忽刺出徃賜

白金百笏楮幣萬緡公至則占要害地築三小堡

屯軍使彼内不能出外不得援蓄銳而守兵食有

餘七年公以疾還八年授開府儀同三司平章軍

國重事仍令右丞相安童諭公曰中書省尚書省

御史臺或一月或一旬遇有大事卿可商量小事

不必煩卿也十年宋將吕文煥以襄陽内附聖天

子慨然有掃清六合混一車書之意十一年秋以

公與右丞相伯顔領荆湖路行臺緫大軍自襄陽

水陸並進將由鄂渚渡江行至郢州公病不能進

還襄陽上聞亟遣近侍賫蒲萄酒賜公且諭之曰

卿自吾父祖以來躬擐甲胄跋履山川宣勤勞者

多矣勿以小疾暫阻行意便爲憂惱可且北歸善

自調護公歸至眞定上又遣其子杠與太醫馳徃

診視仍賜藥物公餌畢附奏曰臣大限有終死不

足惜但願天兵渡江慎毋殺虜是日薨春秋七十

有四實至元十二年二月七日也訃聞上震悼遣

近臣致奠賻白金二千五百兩贈太尉下太常考

行謚曰忠武以三月庚寅塟府城西原明年春二

月有㫖命臣磐製墓隧碑文臣甞論士君子抱負

才智出逢昌運君臣遇合取冨貴功名以自振耀

非難事也唯夫仁慈惠愛不吝不驕有以服人心

於冨貴功名之外者是可重也公以元勲碩德位

兼將相爲邦家之柱石爲宗社之蓍龜望重四朝

恩隆百辟其容貌循循和易未甞有一毫驕矜之

色見於顔間視冨貴功名歛然退避(⿱艹石)將有浼於

已者此其藴籍豈尋常淺狹之量所能窺測哉初

武仙之變公之兄都元帥𬒳害朝廷以公紹其職

後都帥之子稍長公奏言於朝曰臣遭家禍權兄

職以復讎恥爲姪尚㓜乆不敢言今姪年巳長願

得歸之上曰但聞爭官者多讓官者少卿之此舉

甚可嘉尚然朕自有官償之卿何可辭即日詔以

谷姪爲真定路緫管後數年公又乞致仕上問其

故公曰臣無大功報國今一子管民政一子掌兵

權臣復乆叨𭔃遇一門之内處三要職寵榮過分

必致咎殃臣敢昧死固請上曰卿奕丗忠勤有功

於國一門三職何足爲嫌不允國朝之制州府司

縣各置監臨官謂之逹魯花赤州府官徃徃不能

相下公獨一切莫與之較由是唯眞定一路事不

乖戾而民以寧李璮變後議者以諸侯權重爲言

公言於朝曰兵民之權不可并在一門家有一人

居官其餘冝悉罷遣行之請自臣家始史氏子弟

即日皆辤職而退

憲宗朝公爲河南經畧使朝廷遣阿藍答兒勾較

諸路財賦出入𧇊SKchar阿藍答兒性苛刻乗𫝑横𭧂

擅作威福官吏悉遭凌辱以公舊德獨見寛假公

進曰經畧使司我實主之是非功罪皆當問我今

罪及諸人而不問我豈能自安乎由是餘人𫎇頼

得釋者甚衆兵火之餘民間生理貧弱徃徃從西

北賈人借貸周歳輙出倍息謂之羊羔利稍積數

年則鬻妻賣子不能盡償公奏乞令民間負債出

息至倍則止上從之遂爲定法初公至歸德遇蒙

古官驅俘𫉬數人出城將殺之内一俘氣貌異常

公問汝爲何人曰我金近侍局官也曰汝識李正

臣乎曰我即是也公出槖中金贖之遣𮪍送歸眞

定軍回署萬户府參謀幕府畱務無大小一以委

之又甞有河南流寓人王顯之來謁公一見問其

姓名郷里即畱置門下署萬户參議行軍事務無

大小一以委之兩人信任之專雖父兄子弟莫之

敢間由是眞定治效髙視他郡四方諸侯取之爲

法者兩人之力爲多公平生喜資治通鑑每公務

之暇即取讀之有不解則以問人必解而後巳雖

公務逺適亦恒以數𠕋自隨每舉一事輙能推究

始終折𠂻是非雖老師宿儒有不及者公夫人石

氏李氏納合氏抺撚氏皆先公卒子男八人曰格

榮禄大夫湖廣行中書省平章政事曰樟眞定順

天兩路新軍萬户曰棣嘉議大夫衛輝路緫管曰

杠資德大夫湖廣行中書省右丞曰杞嘉議大夫

淮東道肅政廉訪使曰梓奉議大夫澧州路同知

曰楷奉訓大夫南陽府同知曰彬資德大夫中書

左丞女七人皆適名族男孫十六女孫十三銘曰

維開府公沈毅厖鴻超然異禀間氣所鍾累朝尚

武公在戎旅把握韜鈐指麾𧴀虎一旦崇文正笏

垂紳從容廊廟百度維新省部既立事權歸一監

司出臨專擅自息禄足代耕吏保公清包苴不行

獄無欹傾謨恊宸意事合群情黔黎呼舞思見太

平太平非難既立其址譬如爲山要有終始役指

駢羅覆簣孔多積之歳月寧不嵯峨公属櫜鞬十

甞八九其在鈞衡蹔而非乆蹔而非乆又復不專

同堂合議嗜好竒偏公心順恭𠃔叶天聦紀綱卒

立天子之功波濤險𡾟舟楫是依風雨震驚夏屋

帡幪丗治時清尚可無公險𡾟震驚非公孰寧忠

義肝腸中令汾陽小心慎兢相國玄齡公今云亡

孰佐時康宸𠂻簡在百丗難忘豐碑堂堂松栢生

光有不知者視此銘章

  中書左丞張公神道碑   李謙

丗祖皇帝始居潛邸招集天下英俊訪問治道一

時賢士大夫雲合輻湊爭進所聞迨中統至元之

間布列臺閣分任岳牧蔚爲一代名臣者不可勝

紀至其愛君憂國忠勤匪懈好善疾惡始終不橈

(⿱艹石)時政之臧否生民之利病知之無不言言之無

不盡曽不以用舎進退累其心者公一人而巳公

諱文謙字仲謙姓張氏世爲邢州沙河人曽祖珪

祖宇皆濳德不仕考英邢州軍資庫使曽祖妣秦

氏祖妣常氏妣劉氏公㓜聦敏讀書善記誦自入

小學與太保劉公秉忠同研席年相(⿱艹石)志相得其

後太保祝髮爲僧先侍

丗祖於濳邸薦公才可用歳丁未驛召北上入見

占對稱㫖擢置侍從之列命司王府教令牋奏日

見信任邢初分𨽻勲臣二千户爲食邑歳遣人更

監牧𩔖皆不知撫治加之頻歳軍興郡當驛傳

衝要徴需百出民不堪命㑹郡人赴愬王府公與

太保實爲先容合辭言於

丗祖曰今民生困敝莫邢爲甚捄焚拯溺冝不可

緩盍擇人徃治要其成效俾四方諸侯取法於我

則天下均受賜矣

丗祖從之命近臣脱兀脱故劉尚書肅李侍郎簡

偕徃三人者同心爲治黜出貪暴剗除𪧐敝不期

月流亡者復益户十倍於是

丗祖益重儒士任之以政蓋自公發之辛亥

憲宗皇帝踐祚丗祖以太弟日侍宸扆所言率賜

俞允公暨太保數條具時務所當先者爲

丗祖言皆奏可施行之是後大駕所臨(⿱艹石)大理(⿱艹石)

漢鄂公皆扈行

丗祖皇帝即位首拜中書左丞與平章政事王文

統共政建立綱紀講明利疚以安國便民爲務詔

令一出天下有太平之望文統素忌克謀謨之際

屢相可否積不能平公⿺辶䖏求出詔以本職行大名

等路宣撫司事且有後命曰第徃行詔卿比行謂

文統言天下生民罷瘵日乆歳屬大旱(⿱艹石)不量蠲

稅賦將無以慰來蘇之望文統以爲

丗祖新即大位國家經費爲數不貲且素無積儲

何所供億公曰百姓足君孰與不足俟時和歳豐

取之未晚也竟蠲常賦十之四商酒稅額十之二

下車宣布德意百姓歡欣鼓舞思見德化之成明

年春入朝還居政府始立左右部分司綜務鉅細

畢舉公之力居多三年阿合馬領中書左右部緫

司財賦每事欲專輙奏聞不𨵿白省府詔廷議之

公昌言曰分制財用古有是理不𨵿預中書無是

理也且財賦一事耳(⿱艹石)中書不敢詰天子將親莅

之乎

丗祖曰仲謙言是也阿合馬語遂塞至元改元秋

詔公行省事中興羌俗素鄙野事無統紀公求蜀

士爲人僕𨽻者得五六人援恩例理而出之俾通

明吏教以案牘旬月之間樞機品式粗(⿱艹石)可觀羌

人始遣子弟讀書土俗爲之一變又䟽唐來漢延

二渠溉田十萬餘頃民迄今頼之三年還朝諸𫝑

家告有户數千當役属爲私奴朝議乆不決公言

奴與良法當以乙未户帳爲斷(⿱艹石)已籍爲奴或奴

之而未占籍者歸𫝑家可也自餘皆國家良民必

無爲奴之理其議遂定至今守以爲法五年春淄

川妖人曰胡王者作亂惑衆逮繫百餘人事聞

丗祖命中書省議公謂愚民無知爲所誑誘殺首

惡三數人足矣右丞相安童是其言命公與斷事

官普化莅決於濟南旣至尸三人於市餘並釋去

人以爲死而復生七年拜大司農卿立諸道勸農

司廵行勸課敦本業抑游末設庠序崇孝弟不數

年功效昭著野無曠土栽植之利遍天下奏開籍

田𥙊先農先蠶皆自公始尋又奏立國子學以魯

齋許公衡爲祭酒選貴胄子弟教養之所成就人

材爲多巳而分布省寺臺閣徃徃蔚爲時望逹於

從政皆出公始終左右之力阿合馬當國榷民鐵

爲農器厚其直以配民剏立宣慰司行户部於東

平大名不與民事惟印楮幣是務諸路轉運司怙

𫝑作威害民干政莫敢誰何公屢於

丗祖前極論其害詔從公言皆罷之彼怒其沮巳

數欲中傷頼

丗祖眷知有素計不得行十三年拜御史中丞時

阿合馬威權日熾恣爲不法慮臺憲發其姦奏罷

諸道提刑案察司以撼内臺居數日公奏復之自

知爲姦臣所忌不辭去未巳也亟請避位明年拜

昭文館大學士領太史院事初

丗祖以大明暦歳乆寖差詔魯齋許公太史令王

恂同知太史院事郭守敬測驗改正命公董其事

故有是拜暦成賜名曰授時頒行天下十九年拜

樞宻副使首議肅兵政汰冗貟選練將士而優恤

其家曾未及施而一疾不起薨於京師私第之正

寢實二十年三月壬申也享年六十有七階至資

政大夫

今上皇帝御極追念舊德特敕有司議頒恤典贈

光禄大夫大司徒謚忠宣公夫人劉氏封襄國夫

人夫人前邢州節度使劉侯之女姿淑善事姑至

孝衣製必躬親之公旣貴顯夫人常服不過縑素

子女雖甚鍾愛每飯𬞞食服𥙷綴之衣常語人曰

童心易以驕縱當預之以儉克宋之初詔頒廷臣

白金器皿輙遣分遺親族尤喜周䘏孤貧恭勤逮

下僮僕皆感恩惠迨公之薨家無餘貲曰吾家素

尚清白有書數匱傳之子孫萬金不博也其治家

教子之賢𩔖此襄國生二子長曰晏初侍

𥙿宗於東宫爲府正司丞

丗祖思功臣子孫選充刑部郎中遷吏部郎中大

司農丞元貞改元

今上時時召見命講經史特授集賢侍讀學士叅

議樞宻院事陞集賢學士嘉議大夫樞宻院判官

次曰杲武備寺丞女五人長適知深州事許善慶

次適侍衞親軍副都指揮使董士亨次適祕書少

監劉廙次適集賢照磨李吉次適典瑞大監董士

恭公先娶李氏早卒生一女適主簿喬淵側室一

子曰昇一女適劉槃𥘉大理之役我師至其城下

國主髙祥拒命殺我信使一夕遁去

丗祖怒欲屠之公言人曰殺使拒命者其國主耳

非民之罪

丗祖從之特免殺掠所活者無筭漢鄂之役王師

方啓行公數言王者之兵有征無戰當一視同仁

不可嗜殺

丗祖曰保爲卿等守此言旣入宋境諸將分道並

進各遣儒士相其役禁戢軍士毋肆殺戮毋焚燒

廬舎所𫉬生口悉縱遣之其後混一之功卒本於

不可嗜殺等數語信乎仁人之言其利博哉公爲

人謙恭篤實外和内剛其好賢樂善出於天性人

有寸美必極口稱道遭際以來毎以薦逹士𩔖爲

己任或曰人心不同豈能盡識一有失當得無累

乎公曰人才何甞累己第患鍳裁未明有遺才耳

且人臣以薦賢爲職豈得避纖芥之嫌而負國蔽

善一時聞人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歴中外者多公所舉然未甞有德

色平居慈祥樂易與人交不立厓岸及當官論事

守正不𠋣毅然有不可犯之色又勇於爲苟一事

可行一善可舉如梗茹在胷必欲快吐而後巳若

農事若鈔法謂生民之重本有國之大計尤拳拳

焉樂聞巳過僚屬或相規勸雖其言甚切自敵以

下宜若不能堪者公每優容之過亦隨改不少吝

晚歳篤於義理之學摳衣魯齋求是正之有自得之

趣無他嗜好惟聚書數萬卷而巳身居寵貴自奉

(⿱艹石)寒士門無閽𨽻客至倒屣出迎惟恐不及人以

是多之謙晚至京師朝廷時有㑹議甞忝從先生

長者後及見直言正色不畏强禦今巳矣(⿱艹石)公者

豈可復得哉銘曰

泰道方隆萬物棣通乾龍將翔滃其雲從維我皇

元肇開五葉群賢彚征翼扶大業公由縫掖徵詣

公車平昔所聞逢時樂攄大理之行武昌之役頼

公一言民免鋒鏑中統之治至元之隆公居政府

匡輔有功饕餮擅權害民蠧國奮義直前發其姦

慝如炭與氷則不可同退居散地不忘公忠見善

必聞有謀斯告聖恩天大愧無以報舉賢逹能初

非市恩一時桃李盡在公門農桑學校相繼具舉

冨庶而教先後有序澤民夙心經國逺圖天不假

年有銜莫祛公今巳矣公猶不死事業卓然載之

信史

  翰林侍讀學士郝公神道碑 盧摯

公諱經字伯常郝氏自潞徙澤之陵川始公八丗

祖祚曽祖昇祖天挺父思温既殁其徒相與號静

直處士有三男子公其長子也八丗祖而下皆同

居業儒不仕以淑其里堨休滀慶廼發於公壬辰

之變静直君流寓燕趙間公年十餘歳沈塞静重

狀貌SKchar竒精敏有志趣盡力子職及其爲學晝或

忘餔通昔詰旦衣服危坐諷誦不輟劬勩如此凢

五六年剞劂捖摩磊砢而直廉𣓨而輝涵積揉累

日殊月異擷芳雋SKchar充而足之泝源洙泗以肩周

程雷風斯文陶冶當丗慨然以爲己任山峙川駛

天遊神遇屹乎莫移浩乎莫禦變化不可測矣既

冠順天道左副元帥賈公輔一見待以國士萬户

張蔡公柔館公帥府張賈子弟皆從質學海内名

諸侯聞伯常之風者莫不飭使介走書幣庶㡬屈

爲賔友公一謝絶

丗祖在潛邸羅SKchar異儁挹其聞遣使者一再起公

旣奉清問上稽唐虞下迨湯武所以仁義天下者

緩頰以談粲(⿱艹石)所陳也帝喜踰所聞凝聽忘倦且

俾書所欲言者條數十餘事皆援据古義劘切時

病及踐祚更化用公之言居多歳已未

憲宗自將伐宋建益上流

丗祖緫東師跨荆鄂公建議大槩以謂彼無釁可

乗未見其利唯修德以應天心發政以慰人望簡

賢以尊將相惇族以壮基圗撫殊俗制列鎮以防

窺𥨸結盟保境興文治飭武事育英材恤罷氓以

培殖元氣藏器於身俟時而動則宋可圖矣帝偉

公所論以爲江淮荆湖南北等路宣撫副使然𫝑

不中止遂絶江圍鄂守將賈似道駴遽請和屬

憲廟昇遐王師言還明年

丗祖即皇帝位詔公以翰林侍讀學士使宋號使

曰國信錫金虎符公方踰淮邊將李璮輙濳師侵

宋兩淮制置使李庭芝寓書于公衊以欵兵館畱

真州籍爲口實公答書弭兵息民通好兩國實出

聖𠂻日喻邊將戢戌守圉以契和議衆所聞知今

啓釁自璮一旦律以違詔將無所逃罪此何與使

人事也公復上書宋主移文其執政論辨古今南

北戰和利害甚悉皆不報顧窮極變詐以撼公之

志知其終不可怵於恑數也揵鐍館所塹垣栫𣗥

驛吏訶閽夜士鳴柝防閑挫抑獄犴之嚴不啻如

此介佐而下乆於囚覊戚嗟尤怨無復生意公語

之曰郷顧望不前將命之責一入宋境死生進退

聽其在彼守節不屈盡其在我者豈能不忠不義

以辱中州士大夫乎但公等不幸須忍死以待揆

之天時人事宋祚殆不逺矣衆服其言亦皆自振

至元十一年右丞相伯顔奉辭南伐江漢名城

望風郷附

丗祖命禮部尚書詰宋執行人之故遂以禮歸公

聞嬰疾在塗醫問絡繹既至錫燕路朝以張異睠

隱其瘁於廑事也詔治疾於家病遂殆不起以聞

天子悼焉官其子采麟奉訓大夫起家知林州初

公之使宋也内則時相王文統忌公重望排置異

國隂屬邊將違詔侵宋沮撓使事欲以欵兵假手

害公外則宋權臣似道竊郤敵爲功取宰相畏公

露其丐盟幸免之跡遂主議覊畱舉國皆知其非

似道不恤也公拘真館十有六年去國未㡬而文

統伏誅甫歸國宋探誤國之罪似道殛宋隨以滅

然則懐姦怙寵傾䧟善良雖暫(⿱艹石)得計機發禍敗

曽不旋踵抑宋有亡徴公與阨會其患難不渝始

終名節僒一時而亨百丗者初非不幸也公歸以

十二年四月卒以是年七月乙酉春秋五十有三

是月丁酉權厝保定府西静直君墓次公㓜至孝

撫諸弟極厚待宗族䟽近如一篤友樂施德於巳

者雖細惠必報然偉特方嚴風岸陗立衆不可攀

薰良蕕姦題帖無貸故用丗之志適際可爲巳墮

竒擯既處幽所日以立言載道爲務撰續後漢書

絀丕儕權還統章武以正夀史之失著易春秋外傳

太極演原古録通鑑書法玉衡貞觀刪注三子一

王雅行人志各數十卷公於辤以理爲主雄渾有

氣文集(⿱艹石)干卷傳于丗嗚呼功於斯術者不既多

乎捐 --捐累適已又何其勤也公娶張氏淑明祗修嫓

德君子後公卒子男三人二早卒一采麟也以文

學行治櫂寘侍從今爲集賢直學士朝列大夫女

子二人皆巳嫁孫二人皆㓜其孤采麟謀徙公之

厝兆孟州河陽縣某郷某里卜恊則次公生平事

來謂摯曰先子塟有日墓隧之碑宜得銘得銘非

信後詒逺者銘猶無刻也夫子宜銘摯惟侍讀公

以宗儒文雄有勞烈於國叙徳暴庸莫詳史氏其

堅毅忠壯抱負不可揜者名聲昭徹雖走卒牧竪

深閨婦人皆能道公姓字與𣳚丗無聞者異信後

詒逺何待墓刻然固不可無銘也銘曰

鍾氣之竒惟志是持緒道之微而才可爲振轂鄒

SKchar乗濂伊獵徳游藝載驅載馳孰濬其瀦孰植

其滋孰芬其𧀮孰喣孰吹有實其居賔吾能戯聖

濳于藩髦選無遺𥚑曵冠巍憲言祁祁躍淵天飛

鱗公雲逵廼睠南顧廼休王師廼命鴻碩柔逺淮

夷夷速其顚公凛乎危削槧操觚榮觀幽覊刪述

昈分名義昭垂薄言還歸昔壯今耆胡不康寧胡

不期頥胡不三事爲國蓍龜清廟宗彞不既厥施

輿論嗟嘻烝烝嗣慶圗永孝思刻文墓碑以顯詩



國朝文𩔖卷第五十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