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朝文類 (四部叢刊本)/卷第六十九

卷第六十八 國朝文類 卷第六十九
元 蘇天爵 編 景上海涵芬樓藏元刊本
卷第七十

國朝文𩔖卷第六十九

 傳

  李伯淵竒節傳      曹居一

居一北渡河常欲作李伯淵傳既少暇且未詳其

事竊有待焉歳戊申夏卧病相州俄故人僧洞然

過客舎因語及曏壬辰之變之後之事始悉伯淵

誅崔立之所自盖惠安長老恩公有力焉初亰城

荒殘恩公徙居皇建院一日莫夜侍者入告曰有

戎衣腰金符者醉堕馬門外從者不能起㦯致㓂

吾得無累乎令視之識者謂緫帥李伯淵也使扶

詣方丈憇俟其醒語之曰當此大喪亂公何心嗜

酒如是生爲男子與其徒沉溺于亂世SKchar若立身

後不朽之榮名哉伯淵矍然若有契於𠂻者見于

色黎眀乃召同志黄慖元帥者相與拜恩而師焉

居無何徃詣恩屏人而言曰崔立狂竪乗國家傾

危天子播越輙敢叛亂乃尓吾欲誅之乆矣師謂

男子身後不朽之榮名其在是耶恩拒不可曰尓

⿺辶䖏出此速禍語殆非老僧所敢聞者伯淵泣且

誓恩察之誠也乃握手歎曰吾情亦不能匿矣公

知老僧故不去此禍亂之地否吾天地間一閑人

自相州遭遇宣宗荷國厚恩二十餘年矣圖報萬

一此何愛焉在吾教中有大報恩七篇是固當爲

者但患力微援寡事不濟耳今𦍒聞公舉非常之

事樹萬世之名使老僧朝見而夕死無憾合爪加

額曰惟以必中爲公賀未幾適驛使有相困者伯

淵因之入見崔立紿曰丞相避擾不岀則今日之

事有大不安者立欲岀心動乗堕輒欲囬伯淵厲

聲曰我軰兵家子偶堕馬又何恠焉因彊其行至

故英邸之西通衢中忽有人突出抗言曰屈事願

丞相與我作主且呼且前伍伯訶不止直詣立馬

首挽其鞚時伯淵驂右即㧞刃抱而刺之洞貫至

自中其左掌與之俱墜馬崔尚能語曰反爲賊奴

所先隨斃伯淵暨黄慖䓁五人實共其事乃大呼

曰所誅者此逆賊耳他人無與焉稍稍䑕竄蜂逝

帖如也遂磔崔立之尸祭于承天門下一軍哀號

聲動天地翼日奔宋㤙公在其行時甲午秋七月

也嗚呼金之亡也以忠義聞者不爲不多至于表

表獨見于後世者得三人焉壬辰正月陽翟軍潰

奉御完顔陳和尚死戰陣其罵敵不屈似顔杲卿

癸巳正月亰城不守同判睦親府烏古孫孛吉死

宗廟其守節自盡似北地王諶甲午正月蔡州䧟

右丞完顔仲德死社稷從殁者㡬千人彼敬翔之

死國田横之感士有不足方者太史公曰非死之

難處死爲難盖貴得其死所也來歙遇害光武賜

䇿曰憂國忘家忠孝彰著此三人者有之今夫伯

淵不𦍒不得在三人之列然可重者身非岀于素

宦世禄雖在軍伍中未甞爲國家所知況當易代

革命之後雖賁育之勇安所施而一旦蔑視䊳軀

手誅叛逆號祭亡社盡君臣之義竟不堕㓂讎孤

軍岀奔偉哉後世視之其亦三人之亞歟李姓伯

淵名也或云燕都寳坻縣人餘不可考姑載此竒

節以附野史之末云

  金同知沁南軍節度使事楊公傳 姚燧

金之季年天兵滋張庭臣專謀一力惴惴以不卒

保河外爲懼揵河之北緜地數千里信敵牧蒐其

中不敢認寸尺爲己舊時則有(⿱艹石)滄海河間恒山

遼陽易水平陽東莒𣈆陽上黨九公集創殘餓羸

之餘收其魂魄化悸爲果岀而用之㦯一二年或

四三年七公竟無事効相繼亡敗恒山聲言入援

踧踖不敢近亰師形渉擁衆自衛獨上黨不首鼠

謀去𭕒提孤軍闢府馬武根窟潞澤沁輝懐孟衛

七州之心終始北捍者十二年最名純臣戯下激

義多節死聲跡著者襄垣銅鞮襄垣懸府五百里

鞮襄垣又百里府控十餘壁皆阻山爲守獨襄

垣居易地受敵西北東三道之鋒府議非得緜上

招撫使顯守不可牢即版顯移緜衆徃始顯部將

有楊公者與顯同里用武略聞顯戰每求副徃連

以勞得官至是從守襄垣籍其部衆𦆵一旅合縣

民得千人敵嫌梗已未甞渉旬月不一至公開門

延之晝止其驅夜斫其營凢戰禦事朝荷夕集不

以勞顯若此者五年其後塹夷城穿如蠭室石積

其下者四望各盡一射人心轉一不綫髮揺敵以

爲難稍引不逼㑹從顯從上黨公再復潞州皆再

有勞詔進顯銀青榮禄大夫沁州節度使元帥左

監行元帥府事公懐逺大將軍同知沁南軍節

度使事時縣官調用特怯其待戰勞一賚以官地

多入敵懐數告身無所上㮣遥領故仍治襄垣公

一日請顯曰以今形勢襄垣今年跌眀年保無馬

武願分部曲百人立鞮以緩兵衝顯𠃔以便版

公以前官行鞮令公至治柵北磧處艱危中且

朞年聲呼牒招山逋谷竄稍出集附敵悉衆攻公

行夜至隘樓禠衣止宿其上中敵偵刺未殊猶張

空拳摶數人以僨顯聞𡘜曰鎩吾翼矣眀年顯死

又眀年上黨公釋師飬安亰城一實公言公代人

諱閏少孤鞠於姊之夫禹家即今榮禄顯也始顯

以募兵戍郡遷戍潞改孟戰有勞調臨洮司録臨

洮尤深地戰又有勞遷招撫緜上取上黨節度公

一從行死事之年生二十有九後如于年子仁風

謂燧冝傳庶他日職舘者得渉筆以承金史之漏

云仁風歴懐邢洛三治中有善政

  烈婦胡氏傳       王惲

劉平妻胡氏濵州渤海縣秦臺郷田家子至尢庚

午平挈胡洎二子南戌𬃷陽垂至宿沙河岸夜半

有虎突來咥平左曵之而去胡即抽刀前追可

十許歩及之徑刺虎劃腸而出斃焉趣呼夫猶生

曰可忍死去此若他虎復來柰何委裝車遂扶傷

携㓜渉水而西黎眀及季陽堡訴於戍長趙侯爲

捄藥之軍中聚觀哀平之不幸咤胡之勇烈也信

𪧐平以傷死趙移其事上聞得復役終身嘻胡柔

懦者也非不懼獸之殘酷正以援夫之氣激於衷

知有夫而不知有虎也平雖死其志烈言言方之

太山SKchar婦何壯毅哉

  何長者傳        胡長孺

何長者敬德無字或號之爲孤巖善人上海縣浦

東民家子樸謹不妄頋語善積蓄㑹計事呉郡張

瑄行舶筦庫不十年贏羡莫可勝數一髮不以自

私瑄父子方𠋣之重而敬德棄去矣杭呉眀越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

楚與幽薊萊宻遼鮮俱岸大海固舟航可通相傳

朐山海門水中流積淮淤江沙其長無際浮海者

以竿料淺深此淺生角故曰料角眀不可度越云

淮江入海之交多洲號爲沙呉濵海處皆與沙相

望其民頗與沙民同俗𩔖剽輕悍急而狡宋季年

羣亡頼子相聚乗舟鈔掠海上朱清與瑄㝡爲雄

長隂部曲曹伍之當時海濵沙民冨家以爲苦崇

明鎭特甚清甞傭楊氏夜殺楊氏盜妻子貨財去

若捕急輙引舟東行三日夜得沙門島又東北過

髙句麗水口見文登夷維諸山又北見燕山與碣

石徃來若風與鬼影跡不可得稍怠則復來亡慮

十五六返私念南北海道此固逕且不逢淺角識

之廷議兵方興請事招懐奏可清瑄即日來以吏

部侍郎左選七資最下一等授之令部其徒属爲

防海民義𨽻提刑節制水軍江南旣内属二人者

從宰相入見授金符千户時方輓漕東南供亰師

運河溢淺不容大舟不能百里五十里輙爲堰瀦

水又絶江淮遡泗水呂梁彭城古稱險處㑹通河

未鑿東阿茌平道中車運三百里轉輸艱而縻費

重二人者建言海漕事試之良便省上方注意嚮

之初年不過百萬石後乃至三百萬二人者父子

致位宰相弟姪甥壻皆大官田園宅舘徧天下庫

蔵倉𢈔相望巨艘大舶帆交蕃夷中輿𮪍塞隘門

巷故與敬德等夷皆佩於莬金符爲萬户千户累

爵積貲氣意自得敬德方布衣𬞞食汲汲以施貧

賑乏爲事勸瑄父子母嗜進厚蔵以速禍菑雖不

能盡用其言頗亦損捨今江南北二人夫婦父人

施錢處徃徃而在二人者既滿SKchar父子同時夷SKchar

殆盡没貲産縣官黨與家破禁錮而敬德固無一

毫髪累會杭傅氏施天水院橋東地廣袤十餘畒

敬德即建天澤院爲大釡鬲炊調食羮豊潔芳SKchar

延方外士行而欲休倦而欲息者常五六十人大

徳十一年大飢鉅僧方清㸑散徒敬德素履爲人

信重資施倍多他時來者益衆無意拒色厭官爲

設糜仙林寺中飢民殍者不爲衰止敬德請杭好

善有材智人凌郭楊李僧道心性澄六七人又擇

飢民得強壯者四五十人借菩堤寺作粥夜鬻置

大甕中明旦飢民以至先後爲次列堂廡下或溢

出門外道上相嚮坐虗其前以行粥約各持噐來

食無持則假與兩夫羿一人執礿挹以注噐中食

巳以次去日鬻米七八石至十石始六月三日止八

月十三日凡七十日飢民無死寺側近與徃來道

上民食粥忿争𡚒臂大呼毆擊人敬德詣其前亟

拜争者愧悔請後不復乃止明年春敬德請破衣

集諸好善人收聚遺骼枯骴數十萬具語在破衣

傳中夏爲粥如昨歳始五月朔日踰三十六日敬

德死年五十七後十八日所餘錢米亦盡遂止緇

素咸曰胡不延長者至中壽今窮人無所頼矣天

澤院不復納雲水僧饑疫棄尸如山乆莫爲掩云

沈子南者苕中故相裔孫甞爲義烏丞至元十三

年兵自義烏作執之如甌得不死歸客杭猶存妻

二女貧甚薪水傭僦急則如敬德告必得粟錢帛

布比十年不厭嘗謂予上海有善人者憐而乞我

袐其人既而假子家僮負米問之則敬德也可不

謂長者哉

胡先生曰故老言宋嘉熈四年歳行庚子大飢趙

恱道尹臨安府發廪(“㐭”換為“面”)勸分恐弗暨奪民死中而生

之初恱道無子飬南外宗室子孟傳一夕夢之帝

所嚴衛如大朝㑹儀既謁賛道之陞由阼階端笏

屏息抑首僂躬不敢仰視帝告曰與懽汝無子捄

荒功多賜汝子九人趨下再拜稽首庭中寤以告

家巳而生八子與孟傳而九臧應星父記於書當

時湖州作糜食飢人麋脫釡猶沸湧噐中人急得

糜食巳輙仆死百歩間飢未至死食糜者百無一

生婺州顧籜米作糉熟而寒之約飢民旦由東門

入與之屨使之北門賦糭西門飲以藥復至東門

給錢米出𪧐逆旅舎與爲買薪蘇旦洗沐廣舎不

過棲十人明日復然竟去無一人死長者夜作粥

貯大甕中盖懲湖州事也有意哉

  陳孝子傳        胡長孺

孝子氏陳名斗龍字南仲五世大父詢避宋靖康

亂繇許徙家杭昌化縣猶號潁城散人以自表大

父景純大母阮年髙宋故事郊𥙊眀堂禋祀東朝

廷上夀咸詔賜髙年爵民歳百太學生郷貢進士

父母九十皆得九品官封告授大父迪功郎大母

孺人父天澤澤民治詩應寳祐三年臨安府舉取

元朴下第六名文解甞従葉公采學葉學李公方

子李學徽國文公澤民既屢試尚書禮部不中度

游清獻公爲相趙忠惠公爲尹葉公爲宰以行能

上之招致弗就築室百丈谿上講所學時太皇太

后籍未下郡縣内附徽獨不奉詔盜作婺源境上

聲動旁近縣澤民挈妻與子廬深險處以避一歳

所病山中斗龍才十三巳能奉飲劑廢眠忘食禱

神請減己年延父弗效母盛也尋亦病死斗龍䖏

䘮毀廬墓哭聲哀切感動行路人有羣鴈集其上

飛鳴三日夜鄉里謂鴈靈有知將塟澤民門人士

相與私謚澤民文節參政文公及翁題墓上曰文

節先生後斗龍娶妻有四子女郷先生孫公朝瑞

以温州路儒學提舉言斗龍侍病服喪廬墓時事

移提學得推擇爲宗晦書院山長將之甌斗龍之

妻之父之甥盛沖告斗龍曰若母王産(⿱艹石)未一歳

歸錢唐聞其家在清湖中斗龍大驚且𡘜即日與

婦訣具裝行曰必與母俱歸(⿱艹石)弗能得何歸爲𥘉

澤民以妻無子也以幣如錢唐求宜子者得王清

湖斗龍生未周晬王歳期適滿遂去吴越俗以女

事人期𡻕歸父母或三五七歳有子女尚不𦗟畱

惴惴恐失後聘鬻幣物女固不得自制此禮所謂

妾母嫡子它子以爲庶母衆母諸母如是而去者

或欲比之棄黜以義斷子不得母薄乎此論也豈

甞得罪於其父哉長孺之妻之父徐公道隆伯謙

甫母微亦杭人産巳去歸既長求之百方弗得議

用六十歳時母生己日始爲齊衰三年及是歳之

元日以大理卿直寳章閣提㸃浙西路刑獄公事

死呉興之難巳天下(⿱艹石)是者固不少使其季丗政

敎脩眀如乾道淳熈時風厚俗美男義女貞又安

得是則其遂不克振可知也斗龍至清湖訪求母

家及其故時比鄰渉二三十年又經亂離固無在

者矣逢白髮媪於其䖏揖而問焉告曰我知之我

家與(⿱艹石)母比屋我與(⿱艹石)母爲兒時作伴侶嬉逰相

好若母自昌化歸無幾時與我言當徃江東已而

泣下我方盛年不識其語之爲悽楚也亦弗問何

州有間兩夫舁若母竹轎西去又折以北與若母

鄰者百十家獨老身在斗龍謹識之即入江東又

濟江踰淮復還饒徽信廣德寜國徃來數郡間六

年一夕舎永豐縣禮賢鎭之逆旅氏逆旅人恠斗

龍數過問焉告之故且使偵之其人驚曰吾主人

小婦王自言家清湖今王老矣豈(⿱艹石)母耶走施氏

告良乆出詢斗龍父時門巷兒名歳甫去老婦人

哭出斗龍𡘜前拜母子未嘗相見而自知其爲子

爲母也施氏曰若母無子女我家以母還斗龍畱

三日奉母歸竟如其言母歸之歳夏四月徽盜作

溢出昌化境上殺人掠子女奪畜産貨財張甚斗

龍爲廬百丈山身自負母婦擁後未至山廬路逢

盜數百人斗龍置母夷䖏稽首曰壯士斗龍㓜不

知母去壯長聞母在江東行求母六年母歸未百

十日即相遭於此斗龍(⿱艹石)請夫婦甞死母老誰當

養母者盜咨磋相約違去且語徒勿更至此山驚

母傷孝子心里中人家頗頼之以免斗龍甞蒔甘

𤓰圃中秋暮母病渇甚思食𤓰而非𤓰時斗龍視

空蔓中芃芃然披之異根合莖並蒂兩實者二摘

以奉啖即日渇巳疾平眀年圃之天羅𤓰如甘𤓰

者亦二王至今兹尚安健也斗龍作百丈谿書院

祠三君子侑以澤民將延師敎里子弟學又以百

丈源山地五百畒爲義山郷鄰饑𡻕𣃁葛蕨根續

食死以塟逹魯花赤阿思蘭取縣學郷鄰之言及

祁陽縣尹章君碩所移事狀㢘之而核銳請旌表

斗龍知歳惡民飢官賦食旁午自請無用是妨荒

政盖其意不欲人知去年斗龍來錢唐將從長孺

問學與之語誠可以爲孝弟忠信者心欲爲之傳

以風厲人子属其縣士孫夀國録始末以來且曰

縣人之所願得也遂定次其言如右

胡先生曰陳嬀姓有虞氏苗裔周興配胡公以元

女大姫而國之陳紹重華祀爲王室三恪及其亡

也子孫用國爲氏自秦漢來陳氏孝弟忠信立名

當時而著見後世如太丘長軰𩔖何可一二數孝

子固其後也潙汭遺風餘響猶有在者哉

  史母程氏傳       𡊮桷

嗚呼余甞得三卯録讀之蜀禍之慘誠忍言也夫

朱禩孫之死而復生也蜀民就死率五十人爲一

聚以刀悉刺之廼積其尸至莫疑不死復刺之禩

孫尸積於下莫刺者偶不及尸血淋漓入禩孫口

夜半始蘇匍匐入林薄匿他所後出蜀爲樞宻使

嘗袒示人未甞不泣下賀靖權成都録城中骸骨

一百四十萬城外者不計嗚呼推是考盖可悲也

蜀眉州史氏由唐吏部侍郎儼從僖宗𦍒蜀因家

焉其先墓在青神將二十丗宋丗號名族其出蜀

也今唯居湖州一房讀其遺事益悲之史母程夫

人蘇文忠公之母之族也夫人將携其家下峽江

以橐金腰SKchar2之兵暴至伏林莽與鄰嫗謀曰輸金

果可生吾兒無資不復能出蜀史宗誠無噍𩔖矣

縱得生旦夕兵復至亦決死均死死以全史兒誠

不恨嫗見身死爲吾出腰中金告兒使速走湏㬰

兵果執母謝以實亡金遂遇害翼日嫗語于鄰告

史氏兒兒甫十三從草野得尸如其言窆以歸且

亟圖其象識曰史光母年五十有四嘉熈二年十

月二十七日申時死兵難兒遂東南來占籍湖州

刻意自𡚒以右科爲淛東兵馬鈐轄鈐轄生子圭

文嘉定儒學敎授嘉定生子台孫介喜孫台孫儒

術通吏文復有子㡬人而史氏繇嘉熈至于今且

四傳矣噫蜀繇秦帝入中夏至于宋凡一千五百

餘年文物大盛絶不知有兵革一旦掃削殆盡迄

今百餘年遺𭏟敗𣗥郡縣降廢㡬半可哀也巳可

哀也巳

賛曰婦人内徳不出門房中歌廢𢧐國而下俱不

幸以著非得已也諱莫甚於死従容反復烈士猶

難之况士女乎歐陽公傳断臂婦人以愧馮道夫

人以死傳宗承平世澤於是乎見作史者烏得廢

  李莭婦傳        掲傒斯

李莭婦者姓馮氏名淑安字靜君大名人山東㢘

訪使時之孫湖州錄事汝弼之女山隂令東平李

如忠之繼室也如忠初娶𫎇古氏生子任數嵗而

卒繼室以馮氏生子任一𡻕而寡有遺腹子父没

兩月乃生名之曰伏訃至東平李及𫎇古之族相

率至山隂盡取其貲及其子任以去馮乃賣SKchar2

質衣服權厝二喪于山隂蕺山下獨携二子廬扵

墓時年始二十二唯布衣𬞞食羸形苦莭躬織紝

爲女師以自給居二十餘年教二子皆成學遂迁

二䘮反塟汶上邑人王毅以中書平章政事在告

爲親臨其䘮而銘其墓齊魯之人聞之莫不嗟咨

歎息有為泣下者李及𫎇古之族皆大愧悔羞見

馮母子馮視子任反出已子上中書叅知政事王

士熈侍御史馬祖常禮部尚書孛术魯翀翰林學

士呉澂集賢學士𡊮桷奎章閣侍書學士虞集國

司業李端太常博士栁貫軰爭為文章盛夸道之

山東浙東羣有司交上其事于

朝請褒異焉其子仕伏事母極孝皆SKchar大府有㢘

直聲而好學不倦

史氏曰李之𥘉喪也其族及其妻之屬能扶其二䘮

携其母子返乎汶水之上而撫存之其義孰加焉

乃不逺二千里而来直利其財也當時亦豈𣣔挟

其數嵗之子以去惡其無名耳以二族之人生長鄒

魯之邦乃不如一寡婦人哀哉馮氏其亦早有家

敎乎

國朝文𩔖卷第六十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