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國朝文類 (四部叢刊本)/卷第十九

卷第十八 國朝文類 卷第十九
元 蘇天爵 編 景上海涵芬樓藏元刊本
卷第二十

國朝文𩔖卷第十九

 碑文

  國子學先聖廟碑     程鉅夫

皇慶二年

皇帝(⿱艹石)曰我元胤百聖之統建萬民之極誕受厥

命作之君師

世祖混一區宇亟脩文教  成宗建廟學

武宗追尊孔子所以崇化育材也朕纂丕圖監前

人成憲期厎于治可樹碑於廟詞臣文之臣鉅夫

拜手稽首奉詔言曰臣聞𮟏古之初惟民生厚風

氣漸靡聖人憂之越有庠序學校之制天下之治

胥此焉出中統二年以儒臣許衡爲國子祭酒選

朝臣子弟充弟子貟至元四年作都城畫地宫城

之東爲廟學基廿四年備置監學官元貞元年

立先聖廟乆未集大德三年春丞相臣哈刺哈孫

荅刺罕大懼無以祗徳意乃身任之飭五材鳩衆

工責成工部郎中臣賈馴心計指授晨夕匪懈工

師用勸十年秋廟成謀樹國子學御史臺臣復以

爲請制可至大元年冬學成廟度地頃之半殿四

阿崇尺六十有五廣倍之深視崇之尺加十焉配

享有位從祀有列重門脩廊齊廬庖庫爲楹四百

七十有八學在廟西地遜於廟者十之二中國子

監東西六舘自堂徂門環列鱗比通教飬之區爲

間百六十有七制加孔子大成之號祠以太牢輦

釋奠雅樂江南復戸四十𨽻之春秋二祀先期必

命大臣攝事皇帝御極陞先儒周敦頥程顥程頥

司馬光張載邵雍朱熹張栻吕祖謙許衡從祀廣

弟子貟三百進庶民子弟之俊秀相觀而善業精

行成者𡻕舉從政又詔天下三𡻕一大比興賢能

於是崇宇峻陛陳器服冕聖師巍然如在其上教

有業息有居親師樂友諸生各安其學咸曰大哉

天子之仁至哉相臣之賢工曹之勤其知政治之

本原矣臣𥨸謂天地至神非風雨霜露罔成其功

斯道至大非聖君賢相罔致其化人性至善非詩

書禮樂罔就其器列聖相承謂天下可以武定不

可以武治所以尊夫子建辟雍復科舉誠欲人人

𬒳服儒行爲天下國家用耳然則黎民於變時雍

顧不在兹乎於戲隆哉臣鉅夫謹拜手稽首而獻

頌曰

皇元受命誕惟作京以撫萬邦旣訖武功載修文

教登其俊良於穆宣聖垂範罔極首尊而彰曰爾

胄子弗典于學SKchar風四方學以聚之廪之餼之日

就月將大徳嗣服迺建孔廟迺經辟雍考制程財

審時相宜遹成厥功辟雍洋洋冕服皇皇羣士景

從聖道旣明渙號旣加我皇御天執道之中軌物

牖民翼翼乾乾帝學益弘庶政惟和我化用宣躋

祀儒師賔興羣材丕紹厥先相古盛時訐謨逺猶

罔不由賢天錫皇祖神聖文武以有萬國威何不

加令何不行何求不獲惟學是務惟材是育下民

𠃔迪越厥左右咸有一德以匡乃辟惟帝時憲惟

臣克念濟濟茂碩禮明樂備永作神主播頌無斁

  曲阜孔子廟碑      閻復

聖上嗣服之𥘉祗述祖考之成訓興學飬士嚴祀

先聖自曲阜始制詔(⿱艹石)曰孔子之道垂憲萬世有

國家者所當崇奉中外聞之咸曰大哉王言拭目

太平文明之治粤明年元貞改元先聖五十三代

孫密州尹治入朝璽書錫命中議大夫襲封衍聖

公月俸百千秩視四品孔氏世爵弗傳者乆至是

乃復申命有司制考辟雍作廟於京師由是四方

嚮風崇建廟學惟恐居後闕里祠宇燬于金季之

亂閣號奎文(⿱艹石)大中門闥存者無幾右轄嚴公忠

濟保魯甞假清臺頒暦錢佐營繕之費𡻕戊申始

復鄆國後寢以寓先聖顔孟十哲像至元丁卯

聖公治尹曲阜主祀事將圖起廢奎文杏壇齋㕔

黌舎即其舊而新之禮殿則未遑也國𥘉封建宗室

畫濟兖單三州爲魯國大長公主駙馬濟寧王分

地置濟寜緫管府属縣十六曲阜其一也濟寜守

臣按檀不華恭承詔㫖㑹府尹僚佐郷長者謀曰

方今

聖天子守成尚文此郷風化之源禮義之所從出爲

守臣者敢不對𫾻休命以廟役爲任首出泉幣萬

緡衆翕然助之傭二顧力市木於河輦石於山掄

材於野杗棟櫨桷楹礎之属悉具又得泗水渠堰

積石數百石堊稱是露階鉗砌咸足用焉郡政之

暇躬爲督視甄陶鍜冶丹艧髹漆以至工師廪(“㐭”換為“面”)

各有司存經始於大德二年之春属𡻕侵中止蕆

事於五年之秋不期月而告成殿矗重簷亢以層

基繚以脩廊大成有門七十二賢有廡泗沂二公

有位黼坐旣遷更塑鄆國像於後寢締構堅貞規

模壯麗大小以楹計者百二十有六貲用以緡計

者十萬有畸落成之旦逺近助祭者衣冠輻湊衆

庶瞻顒千禩祖庭頓還舊觀於是衍聖公治遣其

子曲阜令思誠奉表以聞且以廟碑爲請㑹選胄

子入學擢思誠國子監丞特敕中書賜田五千畒

以供粢盛復戸二十八以應洒掃仍下翰林書其

事于石臣復承命踧踖旣述興造始末竊惟聖人

之道與天地並聖人之祀與天地無極堯舜湯文

之君不作而道在洙泗立言垂教推明堯舜湯文

致治之由模範百王仁及天下後世願治之主莫

不宗之廟貌相望逹乎四海聖人之道固無係於

祀禮之隆殺夫尊其道而毖其祀盖治古之恒規

王政之所先也洪惟聖元神武造邦天兵傅汴戎

事方殷不忘存敬先聖之祀詔求五十一代孫衍

聖公元措歸魯裒集奉常禮樂於兵燼之餘燕翼

之謀肇於此矣

世祖聖徳神功文武皇帝仁霑義洽九域混同文

物煥然可觀内立國學外置郡邑學官而於先聖

之後尤所注意遴選師儒訓迪作成需賢以嗣封

爵兹志未究

皇上纉而成之故自紹膺景命以敦化厲俗爲先

務至於博施濟衆敷文來逺哀矜庶獄恵鮮鰥寡

由天縱之聖見於設施皆堯舜湯文之舉揆諸聖

經之言若合符契用能張皇教本光昭先業以致

魯國臣民思樂泮水如附靈臺(“士”換為“亠”)子來之衆至矣哉

觀文化下必世後仁之效豈特震曜一時寔宗社

無疆之福也銘曰

道之大原寔出于天天何言哉乃以聖傳傳道維

何唐虞三代儀範百王萬世永頼聖人之功與天

比隆聖人之祀垂之無窮皇元肇基撥亂右武天

兵趍汴周禮在魯烝哉丗皇載整乹綱始定終綏

遂臣萬方肅肅魯庭嗣封有典徳音孔昭聖謨丕

顯王者之作必世後仁繼序不忘成於孝孫遹觀

厥成是訓是則思樂泮水作廟翼翼如矢斯𣗥如

翬斯飛籩豆静嘉陟降有儀祀事孔嚴世爵以延

汛掃有戸粢盛有田聖政聿新希蹤治古僉曰皇

明登三咸五泰山巖巖聖祀綿綿與國無疆於萬

斯年

  襄陽廟學碑        姚燧

聖元爲制凡士其名而儒其服不糅之民而殊其籍

惟責田租商征自外身庸戸調皆復之無有所與

者將百年於此矣

世祖詔即闕里聚孔顔孟三族置官而教之以

俟其成德逹才者垂三紀焉是皆無聞歴古而獨

見之今者也陛下繼聖恢前皇之逺猷舉厥未修之

典封衍聖公屢下明詔還正貢莊學田俾完廟飬

老資廪(“㐭”換為“面”)師生其於世聖人之胄學聖人之徒覆毓

漸濡徳澤至矣府州縣邑爲之牧守令長者率以

作新廟學爲政務先而恐風行聖化之後也襄陽

宋之鄙城也金社既墟甞歸吾元由於忽棄不戌

故宋切築爲薊北門殆四十年

世祖徴兵天下不忍徼利一旦以閗吾民包峴漢

而城之視猶圈獸待其自斃五年迺下則其受大

兵也爲㝡乆城門闢矣廟學前大閫帥武臣因陋

就簡而爲之不稱神居𫝑宜改爲田之在郊籍旣

失存民亦廢耕主吏去之無有知其在所不敢視

江南他州之有夙儲者其施力又若甚艱此前政

所以苟於其事者惟総管陳衍經度之巳而受更

令総管陳義謀之吏民曰明詔如是吾方表田募

民覬獲何時明日使是學媿徳他州則二千石爲

不職且受譴矣不衆爲之就緒無日吏此者割若

俸戸此者捐 --捐若財應者讙然辞出若一帥守兵家

亦勸赴功猶不𠯁用取餘公帑治之二年聖哲中

殿賢儒傍序門堂齋庖楹礎林立朔望春秋奠薦

講肄籩豆鍾鼓有踐與節人之戾止新視易聽起所

堕習而祗畏矣燧甞過之拜其下庭猶有可憾焉

者自唐開元配食顔子授曽子於諸子以𠯁十哲

前宋則躋孟子與顔氏並雖金百年未之或改後宋

則益以曾子子思進子張於曾子之舊故江之南

位十哲上亞聖人者四焉宋平北方學者安顔孟

而異曽思浙憲首請黜之當國之臣不然之也其

後一侯爲憲河南是時襄陽未入山南猶其𠩄莅

也不請而遂黜之由是是廟配止顔孟自今以觀

顔曽之於夫子同見而知伯魚前死則子思亦見

而知者惟孟子後百有餘𡻕爲聞而知子思學曽子

孟子學子思而得其道統之傳則曽思之功果不

優於孟氏乎顔子前死有聖人者存未甞爲書質

之於經事十九見賛夫子者𦆵一問仁與爲邦

焉一以修巳一以治人他皆見稱於夫子與不待

爲問而自謂之者也曽子述孝經大學子思作

中庸孟子則自著七篇之書學者頼之

至今爲書三子二子獨見黜是外其師而弟子是

尊於聞而知者仍祀不變而顧後所見

而知者焉或曰子記汴學巳譏立顔路曽

晳伯魚於序而㘴三子堂上今何云然燧曰嚮所

疑者以崇子而抑父弗安順於倫理非曰可併去

之也今江之南巳配享者可不請而黜則江之北有

有功曽思者可不請而配享乎燧故甞曰人臣有

見列而上之則可(⿱艹石)夫制度考文之事天子司之以

幸國家遑於稽古之事雖天下學禮之臣羣然議

之必得所當義者而後可也侯礱石求銘奉議大

夫山南江北道肅政廉訪副使馬公昫實分刺是

郡亦以侯甞懃宜(⿱艹石)可言燧曰嗚呼是豈可易

爲哉孟子稱智足以知聖人者SKchar我子貢有若

子貢有若則以爲自生民以來未有SKchar我則以爲

賢堯舜逺猶未曉言聖人之所由以然孔子語堯曰

蕩蕩乎民無能焉則賢堯舜者益難名矣然自孔

子没訖漢之世將八百年廟焉而不碑其見之金

石者孝桓元嘉許魯相瑛置百石吏領禮噐與孝

靈元興魯相晨奏依社稷出榖王家供禋祀二詔

魏曹植始碑之唐則作廟一州必碑㝡盛以衆就

其善言者韓愈氏䖏州栁宗元栁州道州曰自天

子至于郡邑通祀遍天下惟社稷與孔子又曰仲尼

之道與王化逺邇二帝三王無以侔大不敢一言

以賛其道無他盖聖人之道天也善言者繪工也

於山水草木鳥獸之爲物與人執事或可圖而肖

之以語繪天設色而得其髣髴萬一者古今人無

能爲者也故惟著其始媮而今完者以告夫後之

人銘曰

維襄形𫝑始終一地視時屯亨而爲險易昔焉畫

負而江山動天下兵五稔悖頑時匪無學士日

介胄以扞大刑遑事爼豆皇輿既邈壃南海涯顧

爲土中𬓛帶安施猶爲名城于漢之域惟廟弊軋

不稱瞻式帝𡚒文教誕誥優優于學湏才如穫仰

耰是邦承流其陳兩侯衍也經畫義逮成績桓桓

新宫實教所基嗟哉襄士挑逹何爲聖人遺言具

在方𠕋口誦心惟奚異親炙朝趍斯庭夕休斯廬

亦奚以間闕里即居行見接武賔興成德作之君

師實帝之力刻詩麗牲用示無極

  大興府學孔子廟碑    馬祖常

昔我 太祖皇帝受命造邦金人孫于汴

太祖即以全燕開大藩府制臨中夏維時巳有定

都之志矣故

太宗皇帝首詔國子通華言廼俾貴臣子弟十八

人先入就學城新刳于兵學官攝於老氏之徒迨

世祖皇帝教命下始正儒師復學官廟事孔子歸

壖垣四侵地勒石具文作新士子至元二十四年

既城今都立國子學位於國左又因故廟爲京學

京師雜五方俗尹治日不給廟之墻屋弊壊將壓

以毀講席之堂粗完泰定三年今大尹曹侯上視

廟貌祠位皆不如制割梢入爲寮寀倡然後大家

冨人合貲以聚財者有焉釋子方士分食以庀徒

者有焉施施于于咸樂相成延兩廡五十有二楹

締構塗飾工良物辦象從祀諸賢百有五人妥靈

惟肖威儀有容又懇請于朝得廪餼弟子貟百人

受學于師復其身不勞以事於是天下首善之教

興焉廟肇自唐咸通中至遼金燕爲都邑故甞用

天子學制選舉升造與南國角立亦一時之盛也

太宗皇帝當雲雷經綸之世聖訓諄切以徳賞喻

父師以檟椘懲子弟飢焉粟肉渇焉酒醴力焉僕

使恩義甚備其飬賢勸善之誠固巳髙出於百王

之上矣

世祖皇帝立極作則人文昭明登用儒臣躬親講

學故當時勲賢之裔以及宿衛之臣罔不以揖譲爼

豆之爲懿顓䝉昬庸之爲恥也而三代國學黨序

遂庠家塾之䓁秩然羅列於上下才學經術用世

之士踵武而出暨

仁宗皇帝賔興大比四方舉進士凡登賢書䇿名

禮部者京師屢倍於外郡非列聖仁涵義揉百年

之禮樂文物推而致之歟燕自虞夏爲武衛之服

召公之化尚矣昭王築臺以徠賢士鄒衍樂毅劇

辛至有稱於世韓嬰以詩易爲一家師孔頴逹博

綜五經卓然庶㡬醇儒今多士㳺歌在庭摳衣在

廟將見魯鄒之羙矣若嬰頴逹冝所不道矧衍毅

辛之徒哉夫儒者之學詩書六藝之文以至施天

下之道無有二也後世教不明家異人殊各溺於

所習以相詆訾由上之教無以一之嗟夫古者小

學大學之師弟子之傳皆本於道徳仁義之實著

於詩書六藝之文非有教有授則不敢以傳也傳

焉而尨雜不經則上有刑也是故風淳而氣同由

上之教有以一之也而王國多士逢文明之㑹肄

業有學學有師春秋祀其先聖先師者又有廟有

位入有食以處出有貴於衆所以報稱列聖教化

之德而應賢侯承宣之志者必SKchar而起矣提舉學

事崔居中教授賈良弼正張禎録司視以狀請曰

廟之事成前尹馬思忽實能始之今尹曹偉實能

終之經歴王孝祖薛讓警廵監院兀都瞞使李權

且能考工於下也余旣爲言正兖郕沂鄒四公配

食東郷位其來請遂爲銘詩不辭詩曰

皇元有赫奄受大國于月之𩨳于日之域京邑翼

翼莫不來極子誕敷文德新都有嵯辟雍峩峩𤪌

弁之瑳濟爾象犧鍧爾弦歌新宫則那舊廟如之

何 皇帝在御百度咸(⿱艹石)海輸維柟河浮厥柏是

尋是斵虞庠嶽嶽式光我上國玄聖儀儀玄紞龍

衣衎我先師旣右享之采茆于池薦此明犧用介

我蕃𨤲蕃𨤲伊何彼羙多士克明克𩔖克諒厥事

以登膴仕以媚于天子有鏗華鐘路鼓逢逢言燕

于公有翼有顒多士旣同天府是庸維曹侯之功

曹侯誾誾廼承廼宣御劇廼専虞庠連連王士安

安祗國維賢天子萬年

  光州孔子新廟碑     馬祖常

光州旣新作孔子廟乃以圖來徴文於州人馬祖

常曰爾先子爲政於此州州有學以教人有田以

飬士有廟以事先聖先師矣今乆圮不治廟四出

無垣登降無階肖象之設五禾之服不彰妥靈之

位不嚴配侑之序不飾室屋欂櫨周廡重門及籩

豆禮噐之𩔖一切弊舊取具假備𡻕春秋釋奠官

及属師及弟子致齋無次某䓁一二人辱守兹土

割其稍入合民之錢粟筏木陶瓦木材陶良以錢

庀工以粟傭力丹漆黝堊鋈錮施色之物皆集作

於天暦二年七月九日成於至順元年八月十有

八日凡廟位象設稱乎南面而爲王者之居昔之

不治者今皆治矣昔之無有者今皆有矣爾先子

爲政於此州爾又以文名于時爾宜爲文告來者

庶謹之而毋毀也祖常三爲典禮之官習於先王

之禮而學於聖人之徒陳跡徃轍不敢煩州人之

聽獨以我朝有道之世告吾州人始

憲宗皇帝都和寧遣國子二十人就學今都之南

城孔子廟旁㫖意訓誨刻載廟中

世祖皇帝潜王邸召學士王鶚因幄中設主陳爼

豆觀𥙊孔子儀

武宗皇帝詔天下(⿱艹石)曰世甞知尊孔子矣而皆未

至也其進封至聖文宣王孔子爲大成至聖文宣

王今

皇帝正位 制(⿱艹石)曰孔子大聖推本父母未極褒

崇父叔梁紇可封啓聖王母顔氏可封啓聖王夫

人命以璽書告闕里廟庭猗歟盛哉夫天下旣冨

而教興焉興教必於學學必有所師師莫若聖聖

(⿱艹石)孔子則廟而事之者學者宜莫先焉且旣冨

而教雖三王之治未有不冨而能教者吾州介江

淮之交生殖甚寡然少長安於朴俗衣服飲食給

於田蠺弋釣之力工商給於粗完男女㛰嫁飬生

送死質而有節其人巳幾於淳厚故易冨而易教

弗如他州之人必待厚蔵而後冨近刑而後教也

是以見其州大夫賢欲有所興起於善而又應之

之速也如此誣天下以難治者豈君子哉國家以

文化成四海考郡縣之績當以吾州爲首焉兹序

其實而又繫之以詩俾州人謌新廟之成而不忘

州大夫之德也詩曰

於穆聖師降我新廟几筵維飾象設維肖四瞻周

廟載基載築雅雅鱗鱗靈御之肅靈御之肅衣裳

我人俾不爲羣而即於倫埏埴萬𩔖同仁於天匪

言莫宣匪文莫傳六藝百家咸質於經我維受之

日化於成

大帝在位翕以敷施考妣啓聖而追王之四海作

則文明式昭我州易教作廟維喬楩柟梓栢弗雕

而斵陶瓦髹漆施色丹渥麗牲在門春秋蠲吉官

属師徒端弁以入其容鏘鏘其神洋洋牖兹顓𫎇

闇而日章淮巘諸谷㑹流爲潢南薄其郛州名爲

光光在百城瘠土寡殖維人易教衣食耕織則旣

衣食又學爲士學士有師先聖是祠州侯德勸我

民豈忘之

  真定路宣聖廟碑     孛术魯翀

𥘉鎮州置真定路以中山冀晉趙深蠡府一州五

土地人民奉我

睿宗仁聖景襄皇帝顯懿莊聖皇后湯沐首務立

學飬士當是時也

世祖聖德神功文武皇帝淵潜朔庭聞鎮之學緩

未即叙龍集丁未勑有司勿怠其事於是以金粟

岡廟址崇殿廡闢黌舎太原元好問有記越十有

四年庚申

世皇即祚都燕統一八表置憲肅郡府鎮憲為諸

道之冠庠序闕略必憲人府人胥議興治至元暨

今雖屢加葺猶有未備至順𨐌未憲暨府議倡集

楮幣三萬市物傭工募𭛠自殿之廡自廡之門新

其屋楹三十有二棟宇軒楯拱挾環合左右翔峙

作杏壇于殿之北神厨于廟之東自廟徂學門垣

梐枑循序森立瓦墁締築堅麗於舊先是府尹馬

思忽巳基未構而去政人遷易者十餘年尹張猛

台倅和則平治中和𠃔升繼至憲使妥歡提其綱

賔佐韓復理其目始克有濟其年夏告成壬申春

府遣吏李明善介徴士贍思狀來請志其績翀甞

貳憲燕南義不容譲稽宋蔡京遷學陸佃記略曰

真定雖塞北有江南之勝江南豪傑特起如臨川

王公與孟軻相上下真定𥘉未有聞噫是何言之

恠也真定者冀州東垣堯舊封也昔帝堯以帝嚳

子侯恒山之唐自唐侯即天子位徙山之西號陶

唐氏太行東西境數千里皆帝之圻真定固神明

之宅也孔子經法於易則遡伏羲以本無言書則

始唐虞以道政事詩則采殷周以正性情春秋則

黜五覇以嚴名分禮樂升降以鑑窪窿天人之道

至矣廼曰惟天爲大惟堯則之唐韓愈謂堯以道

𫝊舜禹湯文武周公孔子孟軻盖孔氏立教如帝

典微言如三謨帝堯孔子位不同而同聖王安石

背道迷經𫎇君誤國京佃傾黨滋熾世益大壊河

南程氏兄弟承先聖之緒捄之終頼其言道不墜

地建安朱氏師則兩程裒輯遺言貫通折𠂻以悟

百世先正許文正公見其書神感明㑹相我

世皇同符堯舜世道人心翕然大正洙泗淵源日

月昭朗今神聖繼興世日趍治鎮股肱郡也帝堯

之思在焉朝廷之化先焉崇事先聖所以教也鎮

士知所郷徃下學上逹尊經慎藝何德不進何業

不修何邪不鑑何古不及憲牧之輔治教縉紳之

報君父於是乎在廼賦詩以慰鎮人士曰

太行之山滹池之水孰古與羙陶唐之里滹池之

滸太行之所孰今與伍皇祖之土恒山嶙嶙滹水

沄沄昊天生民思堯之仁滹水湯湯恒山蒼蒼帝

堯相望於赫

世皇始鎮之府時未忘武維士與女澤沐時雨龍

徳出潜萬方既瞻春熈秋嚴自北而南皇風斯扇

時雍於變視彼侯甸恒鎮之先大殿周廡先聖之

宇乆未今覩誰敢予侮有廟有庭有戸有扃肅肅

其凝昭昭其靈新是鎮學式對恒嶽惟士也確順

我先覺求門於牆求室於堂伊洛考亭使我不盲

惟聖之玄惟王之素圜冠方屨天地之度侃侃誾

誾夭夭申申如目之眴如躬之親旣儼旣翼臨汝

明德以賔皇國方州是則鎮人聚喜歸功憲紀憲

人曰止其誰敢爾顒望神京稽首奉揚配天無疆

天子之光


國朝文𩔖卷第十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