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朝文類 (四部叢刊本)/卷第四十七

卷第四十六 國朝文類 卷第四十七
元 蘇天爵 編 景上海涵芬樓藏元刊本
卷第四十八

國朝文𩔖卷第四十七

䇿問

  㑹試䇿問         馬祖常

聖王之設官也俾在位之臣咸稱厥職以亮天工

者其法不越乎選舉而巳皇元稽古立制用賢使

能叙進差等成法具在夫事乆将弊亦有可變通

者乎入官者日滋月積循名責實有不勝其煩然

選舉乖方則𤸄官病民SKchar術得以無二者之失乎

命風紀擇可爲守令者善矣然必求於資歴相當

足以盡撫字之才乎漢丗公卿二千石皆得辟舉

可施於今乎課績良法也今以五事備責守令徃

徃虚文考功可復乎州郡牧守限於品秩闕貟者

衆漢唐以來權行守試激厲奬借之道獨不宜於

今乎諸君子衰爲舉首各悉其說

  廷試䇿問        王士熈

朕聞帝王之相承質文之迭興尚矣夫治在正俗

致俗之丕變必在上之人有以作而興起之則四

海之内其應如響也史氏之言曰夏之政忠忠之

敝小人以野故殷人承之以敬敬之敝小人以鬼

故周人承之以文文之敝小人以僿於乎三代善

政所以紹五帝之烈垂百丗之範其爲之綱紀樞

機者豈不在兹乎繼是而後不遑論也洪惟我

太祖皇帝龍興朔土

丗祖皇帝奄宅方夏制度文爲著之令甲深仁厚

澤涵煦黎庶其一民俗而定民志者具舉矣淳厖

正直之風篤實博大之教兹非忠乎上下等威截

然而不可犯郊廟朝廷粲然而有儀兹非敬與文

乎然必審所從也夫三代不可及巳其所謂敝者

果何在乎今欲氣感而聲隨風移而俗易必從一

以爲定乎必擇三者之盛而棄其敝乎此朕所以

切于正俗者也子大夫績學明經其於古今之宜

政事之要方将推以待用其悉心以對毋忽

  大都郷試䇿問      孛术魯翀

朝廷者綱紀所綜而風化所由宣京師者郡縣所

望而民物所由阜以上逹下者禮樂政刑也事孰

大焉以下奉上者士農工商也業孰廣焉事振於

上萬方治𧰼以之昭明業修於下萬丗邦本於是

鞏固生民以來天下國家莫之能易也夫禮天地

之節也三代損益雖可槩見叔孫之儀後丗因之

開元之禮通典載之宋金雖未定其書禮之記録

者國有大議廟堂諏詢宸宁斷制必采而用之其

於事天享帝之爲敬君臣父子夫婦之爲綱孝友

睦婣任恤之爲教果盡古昔之道適時措之宜乎

樂天地之和也瞽宗制氏失傳雅益趨俗近古有

爲之君知方之士思復古制而竟未能一其或有

作不能無憾沿襲至今署兩大樂律吕果脗合乎

治忽果關繫乎政以德德本於天法制禁令政之

條目也施無所本足以帥其下乎刑弼教教宗於

禮鈇龯鞭扑刑之不得巳也用無所宗足以戢其

亂乎民於下者士也農也工也商也士俊造之藪

也将相百執事之階也今飬士法加詳取士路加

闢而士習益陋士氣益卑豈學非所用用非所學

乎其何道以礪之農衣食之原也上有司農之政

下有勸農之臣墾令雖嚴而汗萊間於圻甸占籍

可考而㳺惰萃於都城況其逺者乎其何法以治

之工利器之府也竒功熾而奪稼穡之務苦窳售

而耗庫廪之儲其何方以正之商懋遷之資也鈔

法乆𮥠農末交病市擾不測有無俱艱徼倖者公

私相欺折閱者上下莫愬其何術以平之

聖天子踐阼科舉舊章再布明詔京府開試光被

徳音諸君子需貢輦下經濟首有望焉之八者本

末精粗討論有素請著於說

  郷試䇿問         宋本

趙宋立國三百餘年遼金二氏與之終始其君臣

媺惡其俗化隆汚其政事號令征伐禮樂之得失

皆冝傳諸不朽爲鑒将來然當丗史官記傳叢雜

不可盡信虞初稗官之書又不足徴昔晉書成於

貞觀唐史作於慶暦蓋筆削之公必待後丗賢君

臣而始定

聖天子方以人文化天下廷議將併纂三氏之書

爲不刋之典左氏史遷之體裁何所法凡例正朔

之予奪何以辨諸君子其悉著于篇用備采擇

  郷試䇿問        歐陽玄

誦唐風者慕堯之遺俗歌豳雅者念周之初基載

籍可稽也國家龍興朔方渾厚之風雄武之氣所

以度越百王奄有四海者也當是時國人忠君親

上之誠一出天性旣而髙昌親附乾竺大夏諸國

景從域葱嶺民流沙碣石以北祁連以西皆𨽻職

方收其豪傑而用之亦旣尊尚國人之習而服被

其風矣承平旣久散處宇内名爵之所砥礪才諝

之所滋演捷出百家未有紀極雖風氣大開文治

加盛埶有然者然而黜浮而崇雅去漓而還淳豈

無其道歟親筆札者兼弓矢之藝飫膏𥹭者知稼

穡之難其教當何先歟别氏族以明本原同風俗

以表歸㑹其政有當講者歟才諝旣培養矣名爵

旣錫子矣其所以圖報稱者以何事歟願悉以對

 㑹試䇿問        歐陽玄

蓋聞三代以來經國之制至于今而不朽者未有

盛於九府圜法者也國初楮幣量時度冝歳乆變

通埶所必至粤(⿱艹石)稽古歴山荘山之鑄先王荒政

民無捐 --捐瘠将使錢楮通行矧兹時與事㑹然而輕

重之則歛散之方可以行之永乆者必有良法矣

伊欲重不至於病鈔法輕不至於費國資歛可以

益於公散可以便於私以至廣鼓鑄之所而不滋

僞盡坑治之利而不厲民平貿易之價而不偏均

逺近之用而不滯新不至貽将來之弊舊不至𮥠

前代之成官有典守而不冗於設貟銅有中買而

不煩於立禁肉好之詣精銖兩之適等逺物畢來

而舶無逸出之患私藏盡發而人無告許之虞(⿱艹石)

是者何以各臻于善歟諸君子學古而通今苟有

以𥙿國而庇民者其悉心以對無隠

  鄉試䇿問        黃溍

三代法制見於經者惟周官一書大綱小紀詳略

相因其言人事悉矣然稽之尚書王制孟子之書

有不能盡同者何歟或以爲周公致太平之迹或

以爲六國隂謀之書果何所折衷歟周衰諸侯惡

其害巳而皆去其籍是書何以獨存歟漢除挾書

之律是書最後出而冬官亡矣時以考工記足之

或者排其非是考工有記果出於誰歟或又謂三

百六十之属巳散見於五官冬官果未嘗亡歟國

家以經術取士而是書不列科目豈以劉歆蘇綽

王安石軰用之而不驗歟抑他有可議者歟厥今

朝廷内建六曹蓋古六官之遺意豈其成法固在

所取歟抑猶有可舉而行者歟諸君子爲有用之

學冝熟講之矣願聞其說

 啓

  謝嚴東平賜馬啓     康曄

微勞亡有敢及三命之榮小巳奚堪遽冐千金之

賞所賜厚矣何愧如之伏念曄材素無良器非致

逺徒勉厲駑之志莫成率𩦸之功無所取哉確然

大耳詩書廢棄難追韓愈之飛黃鄉里歸來亦乏

少㳺之𣢾叚敢忘代勞之駿足孰憐負俗之陳人

賁然來思念不到此兹蓋伏遇相公秉鞭作牧如

馭臨民名髙齊駟之無稱德大魯駉之有頌小者

大者縶之維之雖病顙之駒謂何飾矣至泛駕之

馬亦在馭焉不圗衰朽之蹤曲𬒳閑馳之惠自矜

光寵𫉬免徒行敢曰據鞍效馬伏波之矍鑠恐其

嚲鞚有杜工部之損傷感佩良深染濡奚罄

  謝解啓         閻復

芹宮角藝初無黃絹之辭藻鑑垂光誤中青錢之

選名非情稱感與愧并切惟辭賦之淵源是乃古

詩之糟粕荀氏子發明其大槩宋大夫鼓舞乎後

塵英華秀發則洛陽少年文彩風流則臨卬詞客

自兹以徃作者寖多摛章繪句者徃徃有之操𥿄

染翰者滔滔皆是(⿱艹石)孫綽擅聲金之美子雲韜吐

鳳之竒二班父子卓冠一時陸家弟兄獨歩當丗

莫不振金石鏗鏘之調窮霧縠組麗之文大而仁

義諷諭之至言細而鳥獸草木之多識禁踰侈則

有東京西京之作辨時事則有呉都蜀都之編或

上林以諷其畋逰或甘泉以述其郊祀升堂入室

然未窺孔氏之門墻宣德通情亦庶㡬風人之㫖

趣何此源流之降演爲科舉之文一變唐宋尚餘

作者之典刑百變遼金無復舊家之風骨拘之以

聲律之調暢撿之以對偶之重輕以窘邊幅爲謹

嚴以粘皮骨爲親切描題畫影但知一字之工夫

抺東塗西不𮗜六經之破碎習非成是以變爲常

事馳驟者輙謂之荒唐務雄贍者例云乎唱呌雖

子建𮌎中之八斗不得騁其才雖少陵筆陣之千

軍無以施其勇然有司之獲選亦壯夫所不爲何

承平歴丗而來莫之敢指蓋僥倖一第之外孰知

其他必待權衡至公之流庶展琴瑟更張之手伏

惟提學郎中先生儒林冠冕學海宗盟憫斯文重

厄於秦灰 -- 灰 賛東國復修乎泮水甄陶後進殿最於

春秋二季之間鑑視前車洗滌乎埸屋百年之弊

俾削拘攣之態庶還麗則之風格雖守而必文辭

之可觀辭雖尚而亦義理之爲主加程文律度於

古今骨格之内取古今氣艶於程文規矩之中自

非卓爾不羣之才SKchar起褎然舉首之選如復者青

衿小子白面書生學淺鮮而不根氣葳㽔而易涸

文慚七歩才愧八义僅知弄筆以作文未免㝷章

而摘句五音中度敢論擲地之宫商八表神逰安

有凌雲之氣象辨作戰蝸之两角尚慚窺豹之一

班鼯䑕之窮顧将柰何黔驢之技蓋止此耳豈意

不以菲葑之下體遽仐穅粃以先揚敢不益礪操

脩重鞭鄙鈍進而不已雄以當前庶取百中之功

負千金之顧銘心鶚路謝九秋桂子之風刮眼

龍門看三月桃花之浪

 上梁文

  廣寒殿上梁文       徐丗隆

析木星𨇠臨士馬雄彊之地瓊華仙島營

帝王逰豫之宫蓋因前代規模便有内都氣象金

䑓南峙玉泉西流北𬓛山勢眞龍虎之區東帶海

濤盡魚鹽之國控河朔上流之上居今日中原之

中是宜均貢賦于四方定龜鼎於億載況朝覲必

有接見之所凡宫室本非逸樂而爲恭惟

皇帝陛下功塞兩間德光五葉明俊德以親九族

脩文德而來逺人以至治不丗出之英姿舉累朝

未暇行之令典旣嚴先廟當備行宫念人疲飛輓

而尚未全蘇雖躬在暴露而不自爲苦逮至干戈

之載戢始令棟宇之量修壯未央而襲秦風鄙蕭

相重威之設葺九成而損陏制慕唐皇去泰之心

即廣寒之廢基應清署之故事敬㳙榖旦爰舉栢

梁敢陳工誦之言庸代子來之詠

抛梁東海外三韓向化風鴨緑江頭無戰伐盡銷

金甲事春農

抛梁南惠雨仁風洗瘴嵐千羽兩階苗自格篚包

不數洞庭柑

抛梁西鐡嶺兵閑大白低聞道上都朝㑹日降王

侍子到來齊

抛梁北天道北旋昌水德周天列𪧐象臣民萬歳

千秋拱宸極

抛梁上雲馭霓旌擁仙仗長春白鶴自天來特爲

吾皇降靈貺

抛梁下輦路春風促龍駕都人莫訝晚廽鑾秋郊

恐損如雲稼

伏願上梁之後 一人有慶萬壽無疆地儀厚配於

長秋天位普臨於諸夏青宫朱邸曄曄相輝玉葉

金枝綿綿不絶鸞䑓鳯閣咸登柱石之臣象郡雞

林永作藩維之守國無橈棟民悉奠居延及魚鳥

之微生亦遂池䑓之同樂

  太廟上梁文       王磐

聖人作事仰憲百王都邑成規要傳萬丗越皇居

之肇建必宗廟以爲先是故舜紹堯基歸格於藝

祖之室周成洛邑烝祭於文王之宫典𠕋相傳古

今一制 今皇帝仁涵動值孝奉神眀飮食菲薄

而豐腆於粢盛衣服純素而鮮華於黻冕講求故

事太常之禮樂一新圖任舊人漢官之威儀漸復

敬擇𠮷地爰立太宫百堵皆興千楹並列堅桫文

梓半出於江南巨栢長松并來於山北共勸樂趨

之役咸成不日之功因舉脩梁輙伸善頌

抛梁東瀚海無波舟楫通行見新羅兼日本共來

助𥙊賀新宫

抛梁西西域重開路不迷碧瑱明珠駞滿背香犀

藥草似長堤

抛梁南楚風輕脆尚虚談供祭包茅宜早貢莫誇

天險恃江潭

抛梁北萬勇不能當一德龍沙戰土漲天潢舞干

未乆苗來格

抛梁上綿蕞新儀參法𧰼禮文隆殺相時宜魯國

两生何太彊

抛梁下天開有道扶宗社列聖相承四紀餘于今

𥘉覩文明化

伏願上梁之後干戈罕用爼豆常陳長朱草於齋

除産靈芝於廟柱烝嘗禴祀保百丗之宗祧朝覲

㑹同來萬方之玉帛各安環堵室同作太平人

 東宫正殿上梁文    盧摯

玉𠕋金文旣正重離之位桂宫蘭殿載新洊震之

居蓋将别冢嫡以繫人心所以敞儲闈而貳宸極

恭惟

皇帝陛下統垂萬丗德冠百王以不丗之英姿修

曠古之墜典頃因定鼎爰用正朝固非逸豫之期

率皆社稷之計每穆然思隆萬丗之本其必也能

聳四方之觀廼眷春宫式崇丕構敬惟 皇太子

殿下温文日就岐嶷生知趨朝回馳道之車侍幄

辨南陽之牘然不有師賔接見之所則何以示軌

範不有衛率環列之所則何以明等威於是少府

獻圖冬官督役顧僦盡出内帑經費不煩大農萃

楩柟豫章之材罄般輸梓匠之技規模素定斤築

隆施繡桷華榱拱星辰於閶闔飛橋複道接雲氣

於蓬萊允叶龜謀共扶虹棟敢申善頌以相歡謡

抛梁東太液滄波與海通玉殿問安僊仗曉鬱葱

浮動廣寒宫

抛梁西京觀巍峩太白低少海旌旗葱嶺捷至今

威信徹羗氏

抛梁南天䇿元勲自可參鈆槧小才蕭統軰癡兒

官事竟何堪

抛梁北勿謂天高人叵測居卿半夜望前星輝耀

晶熒拱辰極

抛梁上萬國歡欣覩明两金相玉𥙿德無疵主鬯

承祧神自享

抛梁下翼翼青宫崇廣厦横經問道重師儒卻笑

瀛洲非大雅

伏願抛梁之後殿下端居鶴禁誕荷鴻休得保傅

(⿱艹石)二踈有賔客如四皓問安視膳克盡兩宫之懽

監國撫軍大慰兆民之望

  尚書省上梁文       閻復

龍蟠虎踞近依天闕之九重鳥革翬飛肇啓文昌

之八座昭風雲之慶㑹聳華夏之具瞻麟鳯來㳺

燕雀相賀欽惟

聖朝罄天張宇亘地開封混六合以爲家攬羣英

而入彀周卿有六以冡宰統百官唐省分三曰尚

書緫庻務喉古典樞機之宻股肱資輔佐之良惟

政事之有堂寔熈朝之盛典再㳙𠮷地爰築新墓

輦來落落之竒材構出潭潭之仙府左帶鳯池之

水右瞻鰲冠之峯聽雞有便於趍朝待漏不煩于

他所三槐論道端居上相之尊一筆爲霖廣作蒼

生之福𠃔恊龜䇿共舉虹梁博採歡謠庸申善頌

抛梁東日出扶桑化景融盡道今年春澤好安排

歌酒慶年豐

抛梁南解愠風清澍雨甘萬項黃雲登夏麥千村

白雪簇春蠺

抛梁西月窟無塵太白低九曲河清蛟蜃逺萬年

枝穩鳳鸞棲

抛梁北至牒交歡懷聖德草芳騏𩦸附龍鱗沙遥

鶺鴒攀鳯翼

抛梁上調元上應璿璣象輔德常依紫極垣洗兵

更挽銀河浪

抛梁下發政施仁自鰥寡甄陶萬𩔖入洪鈞廕

八荒開廣厦

伏願上梁之後三辰即序庶政惟和邦畿符鼎足

之安輔相恊棟隆之𠮷二十四考休誇中令之賢

材萬八千年共祝 天皇之聖夀

  九先生祠上梁文     薛友諒

道行天地之間固存消長丗乏聖賢之出孰與綱

維欲開我後人必須先覺者濂溪先生圖立太極

學契聖功發四端萬善之原扶三綱五常之教幸

親傳之明道而復授以伊川況康節之同時有横

渠之行軰文正挺生於涑水南軒迭起於漢川在

吕太史豈曰小知至朱晦庵始爲大備歷乎千載

寔惟九人視漢唐訓詁之徒尚陪從祀接孔孟湮

微之統當有叢祠爰即州庠載嚴像設兾篤信好

學之士啓見賢思齊之心縱有避秦人必願受㕓

而岀於變離騷國須捨所學而從助舉脩梁恭陳

善頌

抛梁東人在光風霽月中爲報僊源來學者精思

力踐是豪雄

抛梁西先哲從㳺記鄠郿樂地一言良有悟更能

談易撤臯比

抛梁南春染沅江一帶藍時不再來如逝水亟将

伊洛學窮探

抛梁北斯文復振無楊墨集成今說考亭功畢竟

是傳來魯國

抛梁上天根月窟閑來徃欲将妙理向詩㝷靜著

工夫讀擊壤

抛梁下朝家咫尺求儒雅致君堯舜看成規通鑑

一編無右者

伏願上梁之後師儒軰出理學大明廣性命道徳

之傳賛禮樂文明之治掲兹盛典化及遐方

  大次殿上梁文       宋本

太室奉先肹蠁之情斯在齋庭設次敬共之念彌

興于以爲中嚴外辦之需于以構上棟下宇之壯

配天其澤不日告成共惟

皇帝陛下先祖是皇神明其德議禮盡致曲之道

享親極如在之誠玉瓉黃流躬莅四時之祭龍衮

玄冕力還三代之儀且聖人垂遷坐之規斯明主

制齋心之地度閟宫之宻邇掄良梓以經營䋲直

準平騞考工之斤斧芒寒色正烱清廟之星辰陟

降彤庭徃來黃道凡所以如聲音笑貌在其上皆

以其思居處志意於此中適糓旦之載㳙致柏梁

之對舉爰歌六偉用相羣工

抛梁東淑氣扶輿九廟中獻歳發春當禴𥙊太平

天子𪧐齋宫

抛梁西 天子秋甞執鎭圭眀發有懷常不寐萬

幾思慮一時齊

抛梁南祠祭淵衷神所監登降周旋無過舉禮官

遷秩聖恩覃

抛梁北大烝歳祭騂牛一 聖君方寸儘神通先

正千秋常配食

抛梁上三后在天時陟降風馬雲輿恍惚中神靈

只爲多儀享

抛梁下 天子孝思天下化𣡡金秬黍與菁茅錫

貢紛紛走諸夏

伏願上梁之後宗祏鼎安本支益茂黼珽謹彌文

於燕翼搢紳執彞器而駿奔二丗穆一丗昭永配

明禋於文祖三年祫四年禘載隆純嘏於神孫泰

山四維

天子萬壽



國朝文𩔖卷第四十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