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語 (四庫全書本)

國語 卷一

  御製讀齊語
  小白反扵齊鮑叔進夷吾中鉤懐舊恨宥用猶是夫譎辭請諸魯施伯何妨乎一如鮑叔料施伯果進謀殺而授之屍炙輠安用諸使者復致辭欲生得戮屠乃使束縛予將以返歸途比至齊國境三浴三釁塗施伯謀誠髙再請情見初胡乃生予之終為魯國憂齊使又奚誰智如鮑叔徒倉卒為詭談生還敬仲俱戰國尚機變紀載强半誣善㢤子輿言盡信不如無









  欽定四庫全書     史部五
  國語         雜史𩔖
  提要
  等謹案國語二十一卷吳韋昭注昭字𢎞嗣雲陽人官至中書僕射三國志作韋曜裴松之注謂為司馬昭諱也國語出自何人説者不一然終以漢人所説為近古所記之事與左𫝊俱迄智伯之亡時代亦復相合中有與左𫝊不符者猶新序説苑同出劉向而時復牴牾葢古人著書各據所見之舊文疑以存疑不似後人輕改也漢志作二十一篇其諸家所注隋志虞翻唐固本皆二十一卷王肅本二十二卷賈逵本二十卷互有增減葢偶然分併非有異同惟昭所注本隋志作二十二卷唐志作二十卷而此本首尾完具實二十一卷諸家所𫝊南北宋版無不相同知隋志誤一字唐志脱一字也前有昭自序稱兼采鄭衆賈逵虞翻唐固之注今攷所引鄭説虞説寥寥數條惟賈唐二家援据駁正為多序又稱凡所發正三百七事今考注文之中昭自立義者周語凡服數一條國子一條虢文公一條常棣一條鄭武莊一條仲任一條叔妘一條鄭伯南也一條請隧一條凟姓一條楚子入陳一條晉成公一條共工一條大錢一條無射一條魯語朝聘一條刻桷一條命祀一條郊禘一條祖文宗武一條官寮一條齊語凡二十一鄉一條士鄉十五一條良人一條使海于有蔽一條八百乗一條反胙一條大路龍旂一條晉語凡伯氏一條不懼不得一條聚居異情一條貞之無報一條轅田一條二十五宗一條少典一條十月一條嬴氏一條觀狀一條三徳一條上軍一條蒲城伯一條三軍一條錞于一條吕錡佐上軍一條新軍一條韓無忌一條女樂一條張老一條鄭語凡十數一條億事一條奉景襄一條楚語聲子一條懿戒一條武丁作書一條屏攝一條呉語官帥一條錞于一條自𠜲一條王總百執事一條兄弟之國一條來告一條向檐一條越語乗車一條宰嚭一條徳虐一條解骨一條重祿一條不過六七十事合以所正訛字衍文錯簡亦不足三百七事之數其𫝊寫有誤以六十為三百歟崇文總目作三百十事又七事轉訛也錢曾讀書敏求記謂周語昔我先世后稷句天聖本先下有王字左右免胄而下句天聖本下下有拜字今本皆脱去然所引注曰云云與此本絶不相同又不知何説也此本為衍聖公孔𫝊鐸所刋如魯語公父文伯飲酒一章注中此堵父詞四字當在將使鼈長句下而誤入遂出二字下小小舛訛亦所不免然較諸坊本則頗為精善自鄭衆解詁以下諸書並亡國語注存于今者惟昭為最古黄震日鈔嘗稱其簡潔而先儒舊訓亦徃徃散見其中如朱子注論語無所取材毛竒齡詆其訓材為裁不見經𫝊改從鄭康成桴材之説而不知鄭語計億事材兆物句昭注曰計算也材裁也已有此訓然則竒齡失之眉睫間矣此亦見其多資攷証也乾隆四十四年五月恭校上
  總纂官紀昀陸錫熊孫士毅
  總 校 官陸 費 墀




  自序
  昔孔子發憤於舊史垂法於素王左丘明因聖言以攄意託王義以流藻其淵源深大沈懿雅麗可謂命世之才博物善作者也其明識高遠雅思未盡故復采録前世穆王以來下迄魯悼知伯之誅邦國成敗嘉言善語隂陽律吕天時人事逆順之數以為國語其文不主於經故號曰外𫝊所以包羅天地探測禍福發起幽微章表善惡者昭然甚明實與經藝並陳非特諸子之倫也遭秦之亂幽而復光賈生史遷頗綜述焉及劉光祿於漢成世始更考校是正疑繆至於章帝鄭大司農為之訓注解疑釋滯昭晣可觀至於細碎有所闕畧侍中賈君敷而衍之其所發明大義畧舉為已憭矣然於文間時有遺忘建安黄武之間故侍御史會稽虞君尚書僕射丹陽唐君皆英才碩儒洽聞之士也采摭所見因賈為主而損益之觀其辭義信多善者然所註釋猶有異同昭以末學淺闇寡聞階數君之成訓思事義之是非愚心頗有所覺今諸家並行是非相貿雖聰明疏達識機之士知所去就然淺聞初學猶或未能袪過切不自料復為之解因賈君之精實采虞唐之信善亦以所覺增潤補綴參之以五經檢之以内𫝊以世本考其流以爾雅齊其訓去非要存事實凡所發正三百七事又諸家紛錯載述為煩是以時有所見庶幾頗近事情裁有補益猶恐人之多言未詳其故欲世覽者必察之也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5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