圓嶠內篇/后天串述文終經

三車秘旨 后天串述文終經
作者:李涵虛 清
循途录
本作品收錄於《圓嶠內篇

予著《道德》、《黃庭》、《大洞》、《無根》諸注,皆言先天之用,而非初學法門也。夫行遠自邇,登高自卑。若不明後天次序,譬諸世上功名,未舉茂才、孝廉,空想進士、翰林也。因作《後天串述》一篇,為入門之路焉。

一、收心。二、尋氣。三、凝神。四、展竅。五、開關。六、築基。七、得藥。八、結丹。九、煉己。

太上有言,貴以賤為本,高以下為基。後天資補,賤下之道也。賤也者,師所謂“說著醜”也。下也者,《經》所謂“下而取”也。培養丹基,純以精氣為寶。其行法功也,要先收心入內,以中為極,以和為則,以神為體(定),以意為用(慧)。

尋氣在陰蹺為先,中是活活潑潑,不見不聞之處。和是專氣致柔,抱神以靜之功。定中生慧,坐照如初。媾元精而生元氣,展竅開關不難也。元精者,陰蹺一脈,逐日生人之氣也。學人採取元精,必尋氣之活動處,而以靜合之。此之謂神氣交。神氣交,則男女媾精,真種化生。真種者,後天鼎之真氣也。後天鼎者,即元神、元炁交合之所也,故名靈父、靈母。

此氣從鼎中煉出,即宜凝其神,柔其意,以柔制剛,自然入我內鼎。和之、調之、鍛之、煉之,潛伏于丹田之中,呼吸乎虛無之內,是名命蒂,又號胎息。

忽然而內鼎之間,沖出一物,跳跳躍躍,噓噓噴噴,直由沖脈上至心府,即展竅時也,俟其衝突有力時,乃變神為意,引出尾閭,一撞三關,飛上泥丸,即開關也。

關竅既開,乃行養己之功,而談築基之道。築基者,采彼氣血,補我精神。精神雖壯,又恐動搖,於是以壬鉛制之,壬鉛者,二氣媾而生者也。

原夫坎宮之氣,地氣也。離宮之氣,天氣也。天地交合之時,混混沌沌,氤氤氳氳,結為虛無窟子。虛無窟中旋產一氣,即以此氣為壬鉛,此得鉛時也。

鉛之體有氣無質,以故清而上浮。至昆侖時,要以目光上視,神氣相息於頂中。凝住一時,陽極陰生,始以舌倒抵上齶,鼻息要勻,抵齶久之,乃有美津降下,寒泉滴滴。雖不甚多,然一吞下重樓,以意送回黃庭。卻又奇怪,發聲如澎湃一般,始知天上甘露,原不可多得也。降入黃庭,結為內丹。

以後則在欲絕欲,在塵出塵,對境忘精,煉鉛伏汞,趕退三屍、五賊,銷磨六欲、七情。骨氣俱是金精,肌膚皆成玉質。則內發天機,外合人事,毋意、毋必,毋固、毋我。積功累德,煉氣養神,物來事至,心境自放光明。即景會心,慧劍劈開塵障。功修人間,名稱天上。且食天祿,享壽無窮。此時抱璞守貞,防危慮險,天人合發,萬化定基,精神永固,一氣還虛,此煉己之功完備矣。

入門者必先收心、尋氣、凝神、展竅、開關、築基、得藥、結丹、煉己,此九層功夫,乃為入道之門。

既已入門,陰陽歸一,無往不復。窮理盡性以至於命,自有為而入無為,由勉強而抵自然,未有金丹不成者矣。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