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编辑

先伯父鏡川公,好丹砂術,原亦期其養氣修性而已。至道學稍進,愈覺奮發有為。凡為此道之書,無不心愛而存之。間有刻本者,有手抄者,不一而足,皆平日之娛情者也。

辛未季春,忽臨大限,特囑先兄伯純曰:「吾素所好者,惟此數本道書。吾死,當為吾惜之。十年後,當有人來取,爾輩勿吝而不與。未至其期,勿輕而不修。此即吾之遺命也,幸毋忘!」僕雖在童稚,亦曾聞及斯言。

自先兄棄世之後,弟仲寬曬書,間有蟲蛀者,尚未之覺。適僕遇而見之,意欲重抄一過,為他日底本。事始行,友人劉君宣甫過訪,見書而問曰:「足下亦為理道耶?」僕告其意始意。渠曰:「佳哉!斯舉也。吾素亦喜此書,惜無為吾指謬者。今觀令伯舊本,皆摘要去繁,抽幽出顯之作,誠令我心悅神怡於不能自禁也。願惠假一抄,且願多抄一本,分足下勞,何如?僕本欲秘而不宣,因思伯父有言,有人來取,尚當如數奉交,況僅假去一抄,且多抄一本為贈,即何靳而不與?

此卷乃其抄者,今而後長保此書,謂非宣甫之助歟?即宣甫果成其學,謂非十年後之驗歟?我伯始之,我友成之,俾我坐而享之,可謂太易矣。爰筆其始末以識之。

枚皋張日章謹序

若有善男信女發善心,將此《道竅談》、《三車秘旨》二書刊刻行世,自身今生不能修煉,來世祖師孚佑帝君、善教真君務必多方點化,委曲開導,教其棄俗入道,出離苦海,超證仙階。若有人能讀二書,究竟細微,從是思維行持,二位祖師必定暗中提拔,不待來生。縱不能證大羅金仙,決定免其輪回之苦矣。有能印送此二書與學道人開明大路,免遭旁門魔道者,九祖生天,子孫世世不生惡淫之嗣矣。

枚皋張日章再識

第一章箴諸友書编辑

深宵打坐,清靜自然。繩床竹榻間,五更盤膝。坐已複起,悠然自得。乃即所得者挑燈書之,為諸友言曰:

夜來氣清,息調神住。如其調而調之,即不蹈夫頑空。如其住而住之,又不類夫執著。斯時也,不忘不助,若忘若存。寂寂惺惺,圓圓明明。水自然清,火自然生,神自然交,氣自然會,風自然正,車自然行,抽自然抽,進自然進,添自然添,退自然退。惟其神妙獨得,故爾操縱如心,昏沉自然去也,散亂自然歸也。能弗快活歟?

夫避燈而攢渴睡,吾不得而見也,在公等之自持也。搖幾而作醒狀,吾不敢與聞也,在公等之自信也。閉目而多思慮,吾不得而知也,在公等之自除也。當清夜而昏沉者,是不勤於此功。當清夜而散亂者,是不專於此功也。不勤、不專,是負祖師之厚望矣。

吾道至妙玄,犯此病者,尚其改旃。

第二章開關問答编辑

有友數人焉,問于團陽子曰:「足下談無,可謂清真淺顯,開入門之孔竅者也。但不識孫陶一派有云,開關展竅,當在築基之前者,而潛虛翁則以為古仙垂語,絕口不言,而今乃有之。又云蛇足不添,駿骨無價。大道之厄,斯人為之。若以開關展竅為可鄙者。君與同師,乞道其故也。團陽子曰:「籲!潛虛所言者,非鄙之也,蓋歎斯人不幸,而失其先天清靜,致令添此小術也。夫下德無為,不以察求。童子先天未破,可清養而得胎仙,不假還返,奚用通關?故以此為大道之厄。即太上所謂『大道廢,有仁義』之喟歎也。然吾儕以度人為功,其所流傳者,安得盡屬童真?則展竅開關,所以啟玄門而辟徑路,還元返本,所以資同類而補真身也。中年學道者,只要凝神有法,調息有度,陰蹺氣萌,攝入鼎內,勿忘勿助。後天氣生,再調再烹,真機自動。乘其動而引,不必著力開,而關自開;不必著力展,而竅自展。真氣一升於泥丸,於是而河車之路可通。要皆自然而然。乘乍動而靜之際,微微起火,逼過尾閭,逆流天穀。自然煉精化氣,灌注三宮。以後複得外來妙藥,擒制吾身之真氣,令其交凝,使不散亂。然後,相親相戀,如龍養珠,如雞抱卵,暖氣不絕,同落于黃庭之間,結為朱橘,乃曰「內丹」。則初候之功成,延年之妙得,全形之道備矣。」

友聞而喜曰:「微子言,蓋幾迷於嚮往也。吾儕雖不敏,請退而修之。」

第三章後天集解编辑

從古後天法程,只言築基、煉己二層。而陶存存先生又言:「修道之士,若不開關,遽言築基、煉己,乃是隔靴搔癢,無益於事。」於是以開關、築基、得藥、煉己四層,分為後天次序。吾恐人之多疑也,因作此以明之曰:古分二條者,後天之大端。今分四層者,後天之節次。以開關辟築基之路,以得藥助築基之需,以煉己了築基之事。四端仍然兩端,兩端仍然一端。古人云:「細微節目,非真師不能傳,非善人不敢道。」築基、煉己,雖非上乘丹法,而其中之節次,且更有不止于陶翁所云者。《參同》:「下德為之,其用不休。」夫不休,則見其節次之多也。所聞異詞,所見異詞,要在人之會通。而孫教鸞真人云:「修身之人。必先用鼎器以開關竅。」又曰:「鼎器者,靈父靈母也。」曷為以鼎器稱靈父靈母?蓋以生仙、生佛之父母,不同夫凡父凡母,故以靈父靈母名此後天鼎器也。靈父靈母,逆來交媾。凡父凡母,順去資生。逆來之法,始終不離者也。鼎器立,則神氣交,則積累厚。積累厚,則衝突健。衝突健,則關竅展。關竅展,則逆運之途辟,河車之路通矣。但運河車者,不與開關之事同。開關乃後天真氣。河車乃後天金水。功夫到河車一步,日日築基兩無分也,

潛虛曰:「迴圈灌注,久久純熟。氣滿三田,上下交泰。所謂常使氣沖關節透,自然精滿穀神存也。」吾常以後天之學名為養己,人能細覽愚言,究其包舉之節次,則延年保身之道得也。

養己者何也?《參同契》云:「內以養己,安靜虛無。」此後天之要言也。己,己性也,即元神也。內,內境也,即虛無也。虛無之內,常靜常安,安而後能慮,靜而後能應。

然欲靜其神,必須調息有度。一呼一吸,名曰一息。須順其自然,勿聽其自然。莊子曰:「真人之息以踵。」踵也者,相接不斷,綿綿若存也。氣徹湧泉,往來不絕。吾師云:「以內息踵外息,以外息踵內息,以息息踵息息。」此即以踵之妙也。內呼則外吸,內吸則外呼。內外兩息,反正相生。開合有度,卻有自然妙趣,不待強為。古人云:「若問築基下手,先明橐龠玄關。」知內息即知橐龠也。丹家云:「呼不出喉,吸歸於蒂。」言內息也。若口鼻呼吸,安能使之不出乎?

息既調矣,又須凝神。凝神者,寂然不動,內照形軀也。但此凝神、調息,卻非兩橛功夫。調息則神歸,神歸則覺照,覺照則氣生,氣生則靜攝於內。金鼎日充,元黃交媾,真氣沖心,引至尾閭,一撞三關,牛女路開,銀河可挽。

然而養己之道,卻甚多矣。養己包調息,包凝神,包聚氣,包沖關,而更包築基煉己之事。上陽云:「寶精裕氣,養己也。對境忘情,煉己也。」養己為煉己之內助,煉己除養己之外緣。煉己而不養己,則丹基難成。養己而不煉己,則汞性難固。合而言之,養己與煉己,皆一道也。

然欲養我己汞,必用彼家真鉛,乃後天中之先天,後天中之金水,有氣無質時也。真鉛初生之始,鬱蒸乎兩腎之間,即起河車以煉,循尾閭而上天谷,傾甘露而歸黃庭,灑濯三宮,將鉛制汞。氣化液而退陰符,則流珠之不走也。液化氣而進陽火,則河車之又起矣。而且煉性修心,外除塵擾,大隱市廛,和光混俗,則身心兩定,內汞堅凝。然後求八兩先天,配我半斤之後天,而還丹可問也已。

第四章築基煉己编辑

築基、煉己之道,是二是一。然有小築基、大築基,外煉己、內煉己。人亦不可不知也。

小築基者何?攝元陽而入內鼎,胎息綿綿,然後生後天之藥,而行玉煉之功。此孫陶一派所謂築基既畢,乃敢得藥。內藥既凝,乃敢煉己者也。大築基者何?養靈珠而生外鉛,金水溶溶,勤行周天之妙,而完盡性之功。此《集解》一篇所謂以開關辟築基之路,以得藥助築基之需,以煉己了築基之事者也。

內煉己者,河車之事,玉液之功,即《參同契》「內以養己」之論也。外煉己者,萬象皆空,一塵不染,即古人對境忘情之旨也。要之,內煉是大築基,大築基即是養己。養己仍助內煉,內煉仍須外煉。一切丹經,三五錯綜,詞雖異而事則同。吾故曰:築基煉己,是一是二也。幸學者善為會之。

第五章養己煉己编辑

愚前有言,養己為煉己之內助,煉己除養己之外擾。蓋姑分言之,使人易曉,非謂其不相同也。然亦有不同者。外煉己,從對境煉之,實與內煉己不同,即與外養己不同。何也?外煉己者,煉己心而使之定。心定則身定,身定則色欲不能搖,財利不能眩。然後真汞能存,丹基可固。若夫內煉己,則又與內養己有相同也。丹經煉己者,烹汞成硃也。陶翁云:「煉己者,非徒空煉也。」上陽云:「修丹容易,煉己最難。」己者,己汞真火。必先煉此真火,降此真龍,從我驅用,使無奔蹶,然後可以制伏白虎,而得至寶之真金。是煉己原有功夫也。夫有功夫之煉己,即是內煉己,即是內養己也。內煉己者,將彼家之鉛,煉我家之汞也,使其相克相生也。內養己者亦用彼家之鉛,養我家之汞,使其相資相守也。故有相同之義云。

第六章養己煉己编辑

養己與煉己,功夫自是一串。養己者,寶精裕氣,即築基也。煉己者,對境忘情,即了性也。煉己必先養己,養己其煉己先資乎?夫以精氣為培養,己土益增其堅厚,基字所以從其土也,故築基即是養己。夫以情境為磨煉,己心益明而不死,性字所以從心也,故了性必先煉己。第養己雖要精氣,而精從內守,氣自外來。堅其守者必用己,候其來者必用己。

養己之道,又須安靜為功也。吾為養己者分出兩條:自養一條,相養一條。相養者,精氣也。自養者,安靜也。煉己者雖在情境,而情從內淡,境從外空。淡然自得者,己必有所樂。空然無累者,己必有所持。

煉己之道,又須動靜兼修也。吾為煉己者分出兩件:內煉一件,外煉一件。外煉者,和光混俗也。內煉者,烹汞成砂也。

偈曰:欲識修真正路,先行兩段功夫。發明養己煉己,使人好看仙書。《經》云:「內心宜活,外心宜死。」然欲活其內心,必須內以養己。然欲死其外心,必須外以煉己。此吾之所以發明內養己、外煉己也。

第七章後天次序编辑

初基以後天為妙用,然有可用之後天,即有不可用之後天。夫不可用之後天,並不得以後天名之。以其至陰至濁,不足道也。今悉從可用者依次言之:第一曰後天,第二曰後天中之先天,第三曰先天,第四曰先天中之先天。後天者,陰蹺之氣,生人之根,乍動為元精者也。學人敲竹喚來,入於內鼎,自然煉精化氣而開關竅。此氣沖五臟,薰百骸,縈繞脈絡,仍歸丹田。凝神調息,靜候動機。機動籟鳴,一縷直上,是為後天中之先天。采之以劍,調之以琴,運之以河車,封之于黃庭,此即玉液煉己之功也。久久純熟,身心牢固,然後入室臨爐,而求先天。這先天,乃是元始祖氣。先把真陰、真陽同類有情之物各重八兩立為爐鼎。假此爐鼎之真氣,設為法象,運動周星,誘彼先天出來,即刻擒之。不越半刻時辰,結成一粒,附在鼎中,是為鉛母,號曰外丹。

先天為之先天者,鉛中產陽,簾帷光透。采此至真之陽氣,擒伏己身之精氣,所謂「金來歸性初,乃得稱還丹」也。以後溫養固濟,日運陰符陽火。撫之育之,乃化為金液之質。吞歸五內,是名金液還丹。服食之後,結成聖胎。十月功完,陽神出現。五行難管,位號真仙矣。再圖向上,面壁九年,謂之煉神還虛。面壁者,且中如萬仞當前,紅塵不到,並非面壁枯坐也。九年者,九轉也。九轉功深,千百億化身也。

第八章內外二藥编辑

內藥者,了性之用。外藥者,了命之需。

學人盡性至命,必先修內藥以及外藥。這內藥是半斤汞,這外藥是八兩鉛。又必先采外藥以擒內藥。這外藥是腎中氣,這內藥是心中精。後天事畢於此矣。至於將性立命,必先資內藥以種外藥。這內藥是硃裏汞,這外藥是水中鉛。又必先修外藥以及內藥。這外藥是丹母氣,這內藥是聖人胎。先天事畢於斯矣。然要知內外兩用,何者為藥,何者為丹。內丹者,真汞也,己土也,歸於離之門,久則烹之為妙靈砂。外丹者,真鉛也,戊土也,藏於坎之戶,久則現為美金華。

欲結內丹者,必先以鉛制汞。此鉛非還丹之鉛,彼家之真火也。欲煉外丹者,必先以汞迎鉛。其鉛非結丹之鉛,先天之一氣也。故結丹與還丹不同。結者,凝也。取他家之氣,凝我家之氣。造化在後天鼎中,不離周天火候,乃可成功。還者,複也。采兌宮之金,複乾宮之金。造化在先天鼎中,須合同類陰陽,始得成就。結丹完內丹,還丹用外丹。內丹為陰丹,汞本陽中陰也。外丹為陽丹,鉛則陰中陽也。地元為外丹,濟施之功,皆切於人也。人元為內丹,性命之理,皆切於己也。

更有當知者,內丹為內藥,而金液還丹亦名內藥,因其造化在內也。外丹為外藥,而金丹亦名外藥,因其造化在外也。此大丹之兼乎內外者也。

又有須知者,外丹為外藥,乃有未成丹而稱為外藥者。大坎離交,河車轉運,化氣為液,下降黃房,亦名外藥,然未成丹也。內丹為內藥,乃有未成丹而稱為內藥者。築先天基,絳宮化液,流歸元海,液仍化氣,亦名內藥,然未成丹也。此清靜功之兼乎內外者也。丹藥分際,備載於此。為學者告。

第九章藥物相類编辑

先天、後天之學,其藥物層次,頗有相類者,特大小之不同耳。今舉相類者言之。後天坎離,所以築丹基。先天坎離,所以立丹基也。後天鉛汞,所以小結丹。先天鉛汞,所以大還丹。三年煉己,所以了其性。九年面壁,所以了其命。後天坎離者,元神、元氣交媾而築丹基,生小藥也。先天坎離者,真陰,真陽交媾而立丹基,生大藥也。後天鉛汞者,金鼎烹來生藥物,藥物即外鉛也。河車轉運制流珠,流珠即內汞也。鉛汞相拘,而小結丹矣。先天鉛汞者,同類陰陽成戊土,戊土即外鉛也。調停火候合己土,己土即內汞也。鉛汞相見,而大丹還矣。

小丹烹煉之時,腹裏醺醺如醉。複假周天子午,漸采漸凝,乃使鉛投汞伏,而成陰砂,大丹凝合之後,爐中赫赫長紅。複假外爐符火,勤增勤減,遂使鉛乾汞現,而成陽砂。煉己了性者,養陰砂也。內則寶精裕氣,外則對鏡忘情,斯能身心兩固耳。三年者,三月不違之意也。面壁了命者,養陽砂也。要使形神俱妙,真教粉碎虛空,斯能變化無窮耳。九年者,九轉大還之意也。

第十章三品互養编辑

《心印經》曰:「上藥三品,神與氣、精。」此修煉之至寶也。其間生生化化,互相資養,特為學者發明之。行逆修之道,則精化為氣,氣化為神也。行順修之道,則神生其氣、氣生其精也。問何以逆取?蓋自本元走漏,精、氣、神皆落於後天。不能求之於我,則必求之於彼。求之於彼,斯逆矣。精化氣者,此精在陰蹺,逆入紫府而煉之,乃化為氣。氣化神者,此氣在陽爐,逆入黃庭而煉之,乃化為神。夫此逆取之道雖從精始,而其順修之道,則從神始。二者有相需之妙,不相悖也。逆修元精,先要凝神。神凝則氣聚,氣聚則精生。蓋其神氣交媾,自然產出天精。此精乃天一之水,在坎為壬,一名母氣,又名外精。

學人以母氣培子氣,以外精補內精,是為同類施功。子氣者,心氣也。內精者,心精也。後天培養之學,自外入內,故必先修外藥,以反內藥也。又有神化精,精化氣之理。所謂絳宮化液,流歸元海,液仍化氣,後轉河車者是也。更有氣生精,精生神之理。所謂白雲上朝,甘露下降,抽出坎陽,去補離陰是也。

善夫!陶仙之言曰:「知內不知外,無以通關竅。收外不收內,無以固根源。」人能體此,則知精、氣、神互相資養之妙也。

第十一章煉功五關编辑

丹法以煉精、煉氣、煉神分為三關。然窮其修煉,實有不止於三者。層次不全,則有躐等之患也。今試論之。首關煉精,必用鼎器。合元黃以交媾,化金烏而上飛,則精化氣也。次關煉氣,必明子午。抽出坎中之陽,去補離中之陰,則氣化神也。化氣化神,築基與還丹皆有這樣法功,特其藥物爐鼎,大小不同耳。至於煉神之道,則有三關:一則煉神了性,一則煉神了命,一則煉神還虛。煉神了性者,玉液煉己之道也。鉛來伏汞,結成丹基。內有真火,綿綿不絕。外有子午抽添,漸采漸凝。則烹汞而成陰砂矣。煉神了命者,金液煉形之道也。鉛歸制汞,結就胎嬰。內有真火,赫赫長紅。外有陰陽置用,日增日減。則乾汞而成陽砂矣。煉神還虛者,更上一層,與道合真之事。移神上院,端拱冥心,直要與大虛同體,普照大千世界。如此是法身圓滿,舍利交光,分身應用,充周不窮。所謂子子孫孫,百千萬化。至此而應時立功,則身歸三清,道超九祖矣。

第十二章產藥層次编辑

藥物有三層:始則自無而出有,繼則自有而入無,終則由無而產有。

自無出有者,後天鉛火也。雖從外邊生來,然卻無形無質。無形無質,金氣初生之時也。自有入無者,送往西鄉也。雖從內邊種出,然卻至空至虛,坤家洞陽之境也。由無產有者,同吐兌方也。先天一氣,虛無中來。無形生妙形,無質生靈質。二候求之,四候合之,則金丹成,聖胎結,溫養畢,陽神現矣。學人不識自無出有與由無產有相懸萬萬,故為串述以告之。

第十三章藥物層次编辑

藥有三層,始則取外藥以制內藥,繼則由內藥以修外藥,終則食外藥以合內藥。取外藥以制內藥者,築基煉己之事也。此般外藥,乃是煉小藥,煉精化氣時也。由內藥以修外藥者,乾坤鼎器之事也。此般內藥,乃是真汞播精施種時也。食外藥以合內藥者,迎鉛制汞,將母見子之事也。此之外藥,乃是大藥。驟得之而大醉,永得之而長生。調和固濟,則為聖胎。溫養事畢,則為聖人。大丈夫功成名遂時也。

或問團陽曰:「上陽云:『內藥了性以結丹,外藥了命以還丹。』是學人當先修內藥以及外藥也。如何瑩蟾子又謂『學道必須從外藥起,然後及內藥』乎?」團陽曰:汝蓋以後天外藥與先天外藥同以外藥視之。豈知後天外藥,乃在癸先。先天外藥,則在癸後。名雖同,而實不同也。執文泥象,不得師訣者之通病耳。故為作三層串述以發明之。

第十四章丹砂二種编辑

了後天之學,將鉛制汞以成砂。此砂乃七返之寶,至清無瑕,小還丹是也。了先天之學,抽鉛添汞以成砂。此砂乃九轉之至寶,金光罩體,大還丹也。

第十五章神氣性命编辑

後天之道,神氣也。先天之道,性命也。性命、神氣,相似而實相懸,所以《入藥鏡》云:「是性命,非神氣。水鄉鉛,只一味。」此言甚可玩也。學人知此分際,當以神氣了後天,而以性命了先天。是何也?性所命者曰性命,兩件原是一件。此立命之心法也。《悟真》云:「異名同出少人知,兩者玄玄是要機。」蓋以命為異名,而以性為同出。以鉛為異名,而汞為同出。故水鄉鉛,只一味也。只一味者,一味鉛,本於一味汞也。

《道德經》云「無欲以觀其妙,有欲以觀其竅。」觀妙、觀竅,玄玄之機。人當至靜無欲以觀其妙,是乃定性之功。及乎時至機動。元始真一之氣自虛無來者,實有竅焉。夫兩者雖有異名,而皆本於太極,是其同出者也。於其無者以觀妙,己得一玄,於其有者而觀竅,又得一玄。玄之又玄,性在是而命在是也。

夫性者本乎天命,而命也本乎盡性。天以氣成物,而理亦賦焉。是由命以與人性,故曰天命之謂性也。人以理造物,而氣始生焉。是由性以立其命,故曰盡性以至命。

在天則理從氣出,在道則氣從理出。理從氣出者,以氣為重焉。此氣乃氤氳化醇之氣,人得此氣而生身,然後理有所寄,故此氣為可重也。氣從理出者,更以氣為重焉。此氣乃元始真一之氣,陰受陽光,而鉛種鉛中,又見一陽生,故此氣愈可重也。

金液還丹之道,非一鉛氣不能生成,識者寶之。

第十六章先天直指编辑

先天者,超乎後天之上,最初、最始,為本、為元,蓋一炁之尊稱也。但此先天之氣有三端,先天之名有二義。二義為何?先出於天者,一也。先原於天者,二也。先出於天者,比天更早,為生天生地之先天也。此氣包鴻濛之體,初名太無。天地未分,先有此氣。此其先出於天也。故曰先天。此一端也。先原於天者,從天而起,為生人、生物之先天。此氣含氤氳之象,潛形太虛。人物未產,先有此氣。此其先原於天也,亦曰先天。此二端也。至於生仙、生佛之先天,合前二義兼有之。此氣從虛無中來,稱太乙,金丹假此而後成,曰祖、曰始、曰含真,可與先出乎天,先原於天者,為三相類,故亦號為先天。此三端也。曆聖丹經,或謂生天、生地之先天,生人、生物之先天,無非比喻此生仙、生佛之先天而已。

或有問生天、生地者。團陽曰:這個先天,太極生之。《經》所謂「有物混成,先天地生。不知其名,強名曰道」是也。萬象之祖,兩大之宗,無體無形,無聲無臭。始則杳杳冥冥,五行不到。又複恍恍惚惚,一炁自然。至於清濁判,玄黃別,則乾坤定位,天地分彰矣。

又有問生人生物者。團陽曰:這個先天,天地主之。一而三,三而一。一者炁也,三者精、氣、神也。鼓鑄群生,不離三一。以言其精,為二五之精。以言其氣,為陰陽之氣。以言其神,為虛空之神。虛空之神,即與陰陽之氣相來往。二五之精,即與陰陽之氣共生成。其氣靈,靈故神。其氣妙,妙故精。上蟠下際者,氣也,而天地之精神在其內矣。人得此氣而受生,即為天元之氣。但此氣有清有濁,有剛有柔。得其剛者為男,得其柔者為女。得其清者為智,得其濁者為愚。父母未交以前,此氣存于于穆。父母施受之際,此氣降于厥初。迨其精血混融,胎元完具,而此氣已渾然在胞矣。此時無神,以氣為神。此時無精,以氣為精。氣肫而包固,即精也。然此乃元氣、元精、元神,為人受生之先天。童子逢師得訣,守此清修,亦可希無為天仙。又有真氣、真神、真精,為我修丹之先天者。學者不識真機,無從下手,何以覓其至寶?今夫先天者,見之不可用,用之不可見,乃丹士致虛守靜,借假修真,從無產有者也。斯時也,三二一之道,分合自然。神為不神之神,精為至精之精,氣為真一之氣,三也。不神之神,神乎其神,龍性是也;至精之精,精而又精,虎精是也。二也。至於真一之氣,乃是了命真鉛,即合龍虎情性,打成一片,號為丹母者也,一也。得此真一而餌之,三屍五賊皆逃遁,六六宮中儘是春。夫豈受生之氣、精、神所可同哉?又豈後天之氣、精、神所敢跂哉?後天者,呼吸之氣、思慮之神、交感之精,三物可聞可見,可測可推,生身以後之用也,故曰後天。夫人在胞胎時,只有一點元氣,並無呼吸之氣。及至十月胎全,脫離母腹,遂假口鼻之竅,外納天地之和,此呼吸氣之所以由來也。於是而思慮之神,亦緣此氣而進。借家為寓,奪舍而居。此神乃曆劫輪回種子,生時先來,死時先去,棄舊圖新,毫無休息者。赤子下地而先哭,蓋亦默著其輪回之苦也。迨其撫養漸成,識神用事,情欲纏擾,元氣日亡,並使呼吸之氣刻無停息,亦何慘也!更有後天之精者,生不帶來,死不帶去,只因身中元氣漸充漸滿,推而至於十五歲後,陽極陰生,陰長陽消,遂令渾淪之氣,化為交感之情。交感者,有交有感則有精,無交無感亦無精。此精乃欲念所逼,氣血所化者也。更有夢感、夢交而遺其精者,必是氣血不固,腎竅難留也。此交感之精也。吾願學道之士,只取先天,不取後天,則上藥可得矣。即或築基煉己,不敢驟尋極品,亦必煉元精而化元氣,煉元氣而產真鉛,以為後天之先天,以足半斤之後天,則亦可求此無上之先天也。

第十七章神氣精論编辑

《心印經》:「上藥三品,神與氣精。」此修丹之妙物也。願其最上者,元神、元氣與元精,真精、真氣與真神。元者何?先天也。真者何?亦先天也。先天之元,生於皇降,童子之天元是也。先天之真,成于大道。我輩之人元是也。不得天元而修之,必也人元乎?

或問:「天元者,天地以陰陽五行化生人物,氣以成形,而理亦賦焉。生人之氣,元氣也。父母未交以前,此氣存于于穆。父母施受之際,此氣降于厥初。儒所謂天生蒸民,有物有則。蓋指此也。此氣甚靈,靈則有神,神即為元神。此氣甚清,清則至精,精即為元精。胚胎未生之前,其中止有元氣,而無後天呼吸之氣。及至十月形全,宛存口鼻,乃隨阿母之呼吸,外納天地之太和。並使輪回陰神,緣此呼吸而進。則後天之神氣兩全,即時哇然墮地也。幸而口不能言,目不能笑,無知無識,元氣渾淪,不慮不思,陰神無用。元氣以元神得以相資而養,迨至二八之年,神完氣足,陽極陰生,遂變出後天交感之精,而欲火蓬蓬,陰神肆志矣。故童真上德,有緣遇師,即將天元之體,清淨修持,可作無為天仙。若等後天用事,則先天退位矣。

或者謂天元之易修如此,何不舉童子而入山證果,即童子而即神仙乎?曰:善哉問!天地生人,所以立天之道,行天之德。故當內守成真者,不妨外出成人,以廣大其造化。否則仙道雖盛,人道必微也。故于順生人之後,重與逆生仙之方。此人元大道,所以曲成萬物而不遺,範圍天地而不過者也。只要人識得這精、氣、神耳。

或問:「元神與真神若何?」曰:元神者,渾渾噩噩。真神者,朗朗明明。一隱混沌而無光,一經鍛練而有用。儒以靜安能慮得,釋以行深大般若,道以泰定生智慧。此真神是圓知圓識。故童子猶有清修,凡夫必加靜煉,乃克企乎至人之真神也。

或又問:「元精與真精若何?」曰:元精在我家,真精在彼家。其在我家者,絳宮渾然之氣,積久而生靈液者是也。其在彼家者,華池壯盛之氣,《悟真》所稱首經者是也。八月十五,金氣足而水潮生,正合二分真信。學人識得此精,一口吸來,霎時天仙有分,非凡物也。

或有問:「元氣與真氣如何?」曰:元氣者,童子得之于天,所謂成形之氣,隨年加長者也。若夫真氣則不然。先天元始之祖,自虛無內生來,要得真師口訣,先設乾坤鼎器,調和真龍、真虎,打合真陰、真陽。半個時辰,結為鉛母。鉛中產陽,乃為真氣。故天以元氣生人物,而道以真氣生仙佛。人元煉氣之法,有奪天地造化者,非容易也。

或聞團陽子人元煉氣奪天地造化之論,遂起問天元與人元若何。團陽曰:居,吾語汝。天命之謂性,理從氣出,天元也。盡性以至命,氣從理出,人元也。上德無為,不以察求,清靜之功也,曰天元。下德為之,其用不休,返還之道也,曰人元。上德之士,得天甚厚,然猶有清靜修持。必將元氣、元神煉為至清至虛,化為正等正覺,乃克盡乎天元之理。是天元非上德現成之事也。其以上德為天元者,以其故我無虧,自與天元相近耳。下德之士,得人最多,故先有還返妙諦。必將陰丹陽丹,打成一團、一片,煉入太無、太虛,乃克全乎人元之道。是人元非下德現成之體也。其以下德為人元者,以其自他有耀,故號人元之術耳。上德本體,性命雙賦。下德妙用,性命雙全。而要以一氣為陶鑄,是故人得元始真一之氣以成仙,即如天施陰陽、五行之氣以成人。丹道所以奪天地之造化者,以天道同也。

第十八章精氣神再論编辑

上德之體,精、氣、神皆稱為元,蓋得於天者甚厚,不必求之彼家也,故曰天元。下德之事,精、氣、神皆名曰真,蓋取於人者甚多,不能求之我家也,故曰人元。然此人元下手,亦有采元之妙諦,求元之秘機。是故以人還天者,采元精而補元氣,煉元氣而養元神,煉元神以成真神,則後天之事畢矣。即真神以生真氣,即真氣以求真精,奪真精以成真鉛,則先天之事畢矣。到得返本還元,抱元守一,直與上德之事大相同也。

修下德而不造無為之境,抱上德而不究無為之玄。皆不能服食天元,位證天仙也。

第十九章性命順逆编辑

性命之理,有順有逆。順成之性命得之天,以一兼二。逆成之性命造乎人,以一合二。以一兼二者,即氣以賦理,氣理合而性命渾全。以一合二者,舉水以滅火,水火交,而性命長在。天命之謂性,命中有性焉,順成也。孟子以形色謂天性,蓋其所命者,有是形,即有是性。良知良能,皆於所命之形體寄之。盡性以至命,性中造命焉,逆成也。至人以神火種命寶,蓋其所性者,有是神,乃有是命。于感于召,皆於所性之神光為之。今而知上德清靜,守其順成之道,而結仙胎,即天以全人也。並可知下德返還,修其逆成之道,而結聖胎,又盡人而合天也。學道者其知之。

第二十章玄關一竅编辑

玄關一竅,自虛無中生。不居於五臟六腑,肢體間無論也。

今以其名而言:此關為玄妙機關,故曰玄關。此竅為萬法歸一之地,有獨無對,故曰一竅。一言以備之曰:中是也。中在上下之中,亦不在上下之中,有死、有活故也。何謂死?以黃庭、炁穴、丹田為此中,就是死的。何謂活?以凝神聚炁,現出此中,就是活的。以死的論,就叫做黃庭、炁穴、丹田。以活的論,乃算做玄關一竅。故曰:自虛無中生。真機直露。得者秘之。

第二十一章玄關再說编辑

玄關者,神氣交媾之靈光。初見玄關,明滅無定。初入玄關,惝惚無憑。以其神氣乍合,未能固結也。到得交抱純熟,死心不離,始識玄關之中,人我皆忘,鬼神莫測,渾渾純純,兀兀騰騰。此中玄妙,變化萬端,不可名狀。無怪其名之多也,各人所見不同。各因所見而字,各就所用而號。古仙師秘而不言,都要摩頂受戒,乃有傳述。即有所諭,不過曰非心、非腎而己。吾謂其並非黃庭、炁穴、丹田也。今再說破,識者秘之。

第二十二章兩孔穴法编辑

丹家有一穴,一穴有兩孔。空其中,而竅其兩端,故稱為兩孔穴。師所傳「口對口,竅對竅」者,即此境界也。為任督交合之地,陰陽交會之所,烏兔往來之鄉。一穴兩孔,其中有作為之法,此法最玄玄也。

《參同》曰:「上閉則稱有,下閉則稱無。無者以奉上,上有神德居。此兩孔穴法,金氣亦相須。」斯數語者,即盡為之之法也。上下者,天地也。閉者,冥合也。有無者,妙竅也。稱者,名狀也。一上一下,皆藏於此穴之間。若有、若無,鹹在乎此穴之內。當其致虛守靜,天地冥合之時,有以觀其妙。妙有之物,不可名而可名,故稱有。所謂「窈冥有精,其中有信者」也。無以觀其竅,虛無之竅,可狀而不可狀,故稱無。所謂其中有物歸無物者也。無者以奉上,非是空空回復,乃是先天真鉛。老子所謂「無狀之狀,無象之象。迎之不見其首,隨之不見其後」者也。丹法以無奉上,即是將無還有。其所謂奉者,是誰敬奉?是誰相奉?神德恭居,其氣自還,還即奉也,只怕上無神德耳。上即黃庭之上,德即謙柔之德。《契》所謂「反者道之驗,弱者德之柄」也。致虛用道,求鉛用德。德有為,而道無為,不可不知其法也。

兩孔者,玄牝之門也,為金丹化生之所。人于一穴兩孔中,知行追攝之法,則兩門皆開。夫而後金來歸性,可稱還丹也。故曰「金氣亦相須」云云。相須者,相須此攝法也。

第二十三章玄牝根基编辑

修玄之士,無論大丹、小丹,均宜靜養穀神,立其根本。

穀神者,先天虛靈之稱,吾人元性是也。養於何處?玄牝尚焉。上陽云:「玄牝乃二物,若無此二物。又安有萬物哉?」蓋以玄,天也。牝,地也。已見《易》之首卦矣。可知玄牝一竅,實為生生化化之源。入道者,可不尋此生化之源哉?夫此生化之源,即是玄牝之竅也。

或引老君之言曰:「穀神不死,是謂玄牝。」若又以谷神為玄化者,何也?答曰:假虛無之玄牝,養虛無之穀神,故以穀神之名名玄牝。此因用所名之義。而且更有說者:《金丹四百字》云:「此竅非凡竅,乾坤共合成。名為神炁穴,內有坎離精。」則玄牝不但養神,而並以養氣也。今夫神氣交而玄牝現,故當凝神聚氣,二物交融,乃能結成乾坤圈子。此其中有顛倒之用焉,何則?自上凝下者,神也。以其玄天之尊體,而行牝地之卑躬,則上下交泰,氣神和合也。《道德經》云:「天下之交,天下之牝」。蓋此竅當中,故曰天下之交,中有柔道,故曰天下之牝。言牝道,而玄道亦在內,故曰玄牝。玄牝者,一乾、一坤,一剛、一柔也。不如是,則神健氣健,反相敵而反相離。故謂以男下女,以神下氣,顛倒相俱,陰陽相媾,斯神與氣會,而根基立焉。否則神自神而氣自氣,氣自氣而神自神。神不得氣,則無補神之物也。氣不歸神,則無養神之用也。欲令元神長在,其可得乎?而且神住絳宮,則絳宮為布政之明堂,知識見聞皆擾之,惟凝于黃庭,而後聲籟絕,念慮除,此亦不無清養也。故《悟真》云:「要得穀神長不死,須憑玄牝立根基。真精既返黃金室,一顆明珠永不離。」穀神者,至虛至靈之汞性。真精者,至清至嫩之鉛情。根基者,以汞迎鉛,造就金丹之地也。黃金室,黃房也。以其為還金之地,故曰黃金室。金鉛木汞交並,方成一顆明珠。明珠者,一顆金丹,大如黍珠也。金來歸性初,乃得稱還丹。一得永得,故曰永不離也。嘗謂紫陽此詩,直明千古真訣,先天後天皆宜之。愚所解者,先天也。即以後天論,亦須先求玄牝,乃可築基其丹基焉。蓋穀神憑此而立,則真精亦憑此而返。以玄牝養穀神,以穀神養真精。神得精而培元,精得神而化氣。《參同》云:「內以養己,安靜虛無。」又曰:「性主處內,立置鄞鄂。」可知修身之要,必先以靜養谷神作根基矣。

第二十四章中字直指编辑

《道德經》云:「多言數窮,不如守中。」識得這中,即是聖賢仙佛種子。否則修道無地,一舉足而即落魔坑。

中者何?玄關是也。《參同》云:「運移不失中」,「浮游守規中。」皆指此也。陶仙云,「中非四維上下之中,儒曰喜、怒、哀、樂之未發;道曰念頭不動處為玄牝;釋曰不思善、不思惡,正憑麼時,那個是本來面目,乃是真中也。」中境妙自養己凝神,入室還丹,以至脫胎神化,無不在是。故初入道者,即要識得這中,乃有登進之路。

在昔文始天尊問道於太上曰:「修身至要,載在何章?」太上曰:「在於深根固蒂,守中抱一而已。」今即其言試述之。

學人下手之初,務要牢持筋骨,力戰睡魔,塞兌垂簾,離諸妄想,迴光返照乎三穴。三穴者,黃庭、炁海、丹田也。然雖返照三穴,又要不執意於三穴,亦不馳意於三穴。夫而後神安其內,息任天然,渾乎俱忘,杳無朕兆。《經》所謂「無欲觀其妙」者,正此時也。致虛守靜之際,神凝氣合之時,不意有一境忽從規中化出,其大無外,其小無內,則玄關現象矣。《經》所謂「有欲以觀其竅」者,又此時也。

再考之《契》云:「上閉則稱有,下閉則稱無。」竊謂此「上、下」二字。都在中字之裏潛藏。陰陽來往於其內,坎離升降於其間,合上下而入乎其中矣。是故上者而下閉,則管括微密,太虛之中,元氣獨運,故無,此亦觀妙之旨也。下者而上閉,則隱藏未見。然杳冥有精,其中有信,故稱有欲,盡存乎玄微之間。是故玄關一竅,有稱為有無妙竅者,有稱為上下釜者,有稱為陰陽鼎者,有稱為神氣穴者,皆由此也,皆統於一中而已矣。

師評曰:「學道、學道,先要得妙。不得其妙,難窺其竅,欲窺其竅,還須聞道。」某與團陽,間觀一笑。

第二十五章藥物直陳编辑

藥物者何?上陽云:「此藥自物中來故也。」夫藥有小藥、大藥,道分先天、後天。後天則小藥,結丹用之。先天則大藥,還丹用之。後天則無形無質而實有,先天則有體有用而實無。後天真鉛,棄癸取壬,陰中藏陽,以無生有也。《悟真》曰:「三元八卦豈離壬?」三元者,精、氣、神之三元也。壬為天一所生,居子之先,為一陽之元。蓋壬癸皆居坎北,水屬陰,壬水則陰中之陽,癸水則陰中之陰。又,壬癸為幹,亥子為支,欲求真鉛者,必以天干為准,地支次之,天先乎地也。要之。壬也者,只是個最初之義,無思無慮之始,動而仍靜之先。子則有知、有覺之時,靜而向動之際也。癸陰不用,而亥未脫陰,亦不用也。求小藥之法,在此時也。先天則不然,產在坤,種在乾,以有生無,以我求彼。蓋乾金入坤,曰坤中金。坤實成坎,曰水中金。坎居北方,兌在西方為鄰,故寄居於兌可也。不求於乾者,乾方播種也。不求於坤者,坤方含元也。不求於坎者,坎雖有陽,尚藏于水,未露氣機也。直求於兌者,鉛中產陽,已現其金。喻初三日,月出庚方也。故以坎水為川源,兌金為藥物,非真有乾坤坎兌列吾身中也。無非是以有生無,以我求彼焉耳。我運一點陰火之精,種在彼家之內,遂生鉛中之陽。陽氣一動,採取歸來,又種在我家胚胎宮裏,而成真人。《悟真》云:「依他坤位生成體,種在乾家交感宮」是也。種在乾之種,是初播種。種在乾家之種,是養育也。崔、張二翁複起,當以愚解為然也。種鉛得鉛,其機如此。但其種鉛之法,須要在丁、壬先後之間,然後得震、兌代行之效。

吾師口訣,並識於此。內外二藥之真機,今已直露。得吾言者,三生有幸,勿輕褻視之。

第二十六章鉛汞的辨编辑

心中之神曰汞性,心中之精曰汞液。收汞性于黃庭,凝汞液於紫府,是為龍汞,是曰真汞,是號內丹,是名陰丹,稱後天半斤子也。

身中之氣曰鉛精,身中之精曰鉛華。察鉛精于坎宮。采鉛華於兌戶,是為虎鉛,是曰真鉛,是號外丹,是名陽丹,是稱先天八兩母也。

第二十七章鼎器直說编辑

丹法以乾坤為鼎器,以坎離為藥物。取坎填離,金始還焉。蓋坤形六段,其體本虛。地勢極陰之中,有一陽來複。乾形三連,其體皆實,天勢盛陽之內,有一陰乍生。天地間,實者不能容物,而虛者能受。故假坤之虛以藏其實,而以乾之實先投其虛。

法功如此,又要知金之轉移,乃能分藥之老嫩。蓋自先天乾金,隱居坤位,此時陰中含陽,雖似坎中有一,而水底潛形,秘而未露。迨至水中金現,有如兌西月出,方為可用之金。而采以一符之頃,此正有氣無質之時也。取於兌,猶之取於坎。產於兌,猶之產於坤。然非乾父之精光,不能產此大藥也。饒他為主,我反為賓。欲他上浮,我卻下沉。賓主浮沉,皆在鼎中作用,然後知鼎器之設,妙在乎空耳。

陶真人云:「鼎器之中,本來無物。二七之期,感觸乾父精光,而陽氣始動。乾鼎中,亦本來無物。採取之時,吸受坤母陽鉛,而金丹始凝。皆是劈空造作出來。其曰鼎器者,不過假此以作盛物之器也。」其言最妙,故識於此。

第二十八章乾坤離坎编辑

先天是乾坤,後天是坎離。然先天有乾坤,兼有坎離。後天有坎離,複有乾坤。其故何也?

先天是乾坤者,童真元陽未破,內具乾象而陽固,外具坤象而陰固,故名先天乾坤也。後天是坎離者,中歲元陽已走,坤包乾陽而坎成,乾包坤陰而離成,故名後天坎離也。

先天有乾坤,兼有坎離者,蓋以乾坤為鼎器,坎離為藥物也。後天有坎離,複有乾坤者,蓋以者坎離為妙用,還乾坤之本體也。更有當知者:後天煉己之物,以名先天坎離,言其取坎填離,得成玉液還丹也。先天還元之物,亦名先天坎離,言其取坎化離,得生金液還丹也。先天後天之取坎,皆名先天,特有他家來,我家種之別耳。

愚按:先天乾坤即是天元藥物,猶後天坎離乃是人元藥物也。童子得訣逢師,坐守乾坤而成道。至落於後天,則乾坤更名鼎器也。

第二十九章采煉妙用编辑

采煉者,采彼家陽鉛,煉我家子珠之氣也。陽鉛即地魄,以其藏于外邊至陰之中,故曰地魄。煉己時得之,則可以制我汞性,而使之成砂。《悟真》云:「但將地魄擒砂汞」,只要人會采會煉耳。云何采?采以不采之采。云何煉?煉以不煉之煉。何謂不采之采?龍閑虎靜,守雌不雄。建子之月,其氣始升,神即隨其升而逆入鼎內,就便引來,所謂不采之采也。何謂不煉之煉?彼在我家,即藥是火,相融之久,其陰自化。陽即因之而長,積在爐中,自然運化,故曰不煉之煉也。但其間須要凝神以待,乃能采之。調息以守,乃能煉之。精盡化氣,腹內充實,而內丹可結矣。

第三十章河車細旨编辑

河車者,得藥運行之要旨,非存想搬運之法。乃子午進退,陰陽合閉,內外升降,天地自然之火候也。

自築基以來,金鼎充足以後,調內息,凝內神。神息相依,風火交合,忽然而靈芽吐萌,氣機生動,吾即起河車以煉之,使之自下往後,由督脈進,逆流天穀,而返中宮,此得藥當行之事也。惜後不得真傳,多落存想搬運,空空往來,有何益哉?只緣妙悟少人,故仙師難說耳。今吾試言之:其妙在意守於內,神馭於外。然自有此說,而疑者紛紛矣。蓋以真神即真意,如何兩處分身?主內複主外,安得獨充二役?此疑之必然者也。抑知神守內庭,只貴凝,而不貴運,運則必用乎意也。周天之妙,外運逸,而內掌勞,故內掌必以意當之。譬之於人也,身坐燈前,影現壁上,身動而影亦動也。語發室中,聲流牆外,語出而聲亦出也。意也者,即如神之身與語。神也者,即如意之影與聲。未有不相見、不相聞者也。故以意籌其內,而其神自運於外,是二仍是一,運內即運外,不要管著它,自然兩相知也。何則?真意居中,調遣呼吸,以內應外,此本知有內者也。然而真意流行,穿關過頂,又有隱隱相知者。是神乎?是意乎?此神還即此意乎?伍真人云:「有兩相知之微意」,蓋即此也。吾不知神與意之何以化體分身也,又不知神與意之何以裏應外合也,即以不知為真知而已。吾只伏吾意而調吾內,這裏氣動,那裏氣升。這裏風行,那裏風送。這裏是意,那裏是神。是神、是意,分而不分。只覺守內者會理家事,馭外者即上天門,不知其何以有此兩相知之微意也。玄乎、玄乎,泛仙槎,遊銀漢,朝碧落,歸黃庭,機暢神流,快活極矣。日日迴圈,朝朝來往,氣沖百節,灌注三宮,則所得之藥,方不致閒散無用,而真氣愈多矣。籲!世人昧卻河車旨,搬運勞勞枉費心。不把真傳詳細說,饒君到處去摹尋。

第三十一章真心論编辑

金丹之道,貴得真神、真氣、真精,而後能成造化。然不用其真心,亦不能得此真精、真氣、真神也。真心者,識念未起之前,人欲未交之會,陰氣未染之萌也。

修身妙道,全在定靜中下手。學人煉己未純,惟有此著功夫,稍能濟事。兵家所謂出其不意,攻其無備時也。當心地偶清之際,吾則閉塞三寶,凝神調息。內想不出,外想不入。此時欲念未發,有功即效。乘識神之未用,而可以見其真神矣。乘濁氣之未擾,而可以養其真氣矣。乘淫精之未播,而可以待其真精矣。一心專向,致虛極而守靜篤,並可以認其玄關矣。此性命雙修之第一義也。真心之用,豈不妙哉?

如待有事物交接、人我應酬、笑言飲食之念,觸動心機,而乃從而克制之,則內心浮動,雜念已生,吾止之而即止,幸也。苟或止之而複起,麾之而來,愈逐愈多,如逢強敵,閉目作天人之戰,撫衷為糜爛之場,心敗矣。可奈何?

大抵初基之上,比不得塵緣久淡、對境忘情之人。頓悟虛空者,固稱上智。漸悟了性者,亦非下流。學人只覓真心下手,雖煉己未到,亦可覓靜入門,總要遇而勿失耳。其真心,或在平旦,或在晚間,或散于十二時中,自領之而自取之可也。

是說也,其名似創,而實未創,且有便於初學之流,亦與前古丹經融通不悖。苟如此漸造之,時時守其真,日日抱其真,無時無日,不見其真。由其漸而及其常,久久純靜,則並舉煉己之功而亦包之矣,不更大歟?然則心地偶清明時,正是一派好功課、好光陰、好境界,願人以一刻千金珍重視之也。

第三十二章心神直說编辑

心為一身之主人,神為三品之上藥。惟心與神,是二是一,不可不辨也。

老君曰:「夫人神好清,而心擾之。人心好靜,而欲牽之。故常遣其欲,而心自靜。澄其心,而神自清,」陸潛虛曰:「調息之法,自調心始。凝神之法,自調息始。」此聖賢仙佛之梯航,吾人入德之路也。下手學道者,必須攝念歸靜,行、住、坐、臥,皆在腔子裏,則守靜始能篤也。蓋有念為妄心,無念為真心,人能收念於平日,而還其所止之地,乃能專心于臨時,而堅其入定之基。聖人云:「知止而後有定,定而後能靜」是也。心之靜者,息亦易調。心愈細,而息愈微也。息調則神歸,於是而再安其神,凝於氣穴之中。夫心也,而又曰神。何也?蓋心在絳宮,動以紛之則為念,靜以收之則為心。即靜心而返乎神室,則為神。神也者,無思、無慮,無為之中無不為,無用之中藏大用,此所謂三品之大藥也。凝神之際,務要與息相依,毋以神逐息,毋以神運息。逐息則神散,運息則神搖。只要息息動盪,任其天然,隨其自然,斯其神愈覺凝然。迨至靜極而動,是神之得乎氣機。是氣初破鴻濛,寂然不動,感而遂通。修道之士,乃如是有為也哉。

第三十三章神息妙用编辑

神者,火也。息者,風也。欲識風火玄機,須將神息安頓。神貴含光默默,息憑真氣綿綿。但安其神,不逐於息。有如爐中聚火,箱管抽風,風自扇而火愈紅,火愈紅而金自化。可見是風來助火,並不是火去追風矣。但其中尚有機竅,欲令風箱之氣專篤而吹,必使風管逼爐,使它從消息中度去,乃能煽起爐焰,火色重青。學人凝神聚氣,即是火熔金,息向坎中吹,又即是引管逼爐,助風追火之勢也。爐中火發,陽光騰騰。此時神即是氣,氣即是藥。猶之火煉鐵紅,紅鐵亦火。瓊琯翁所謂「火即藥、藥即火」者,此也。火藥交融,金丹立就。若使息不內吹,徒向喉鼻中播弄,即是管不逼爐矣。不可笑乎?

第三十四章神息再論编辑

息靜則神歸,凝神之法,固賴調息。神定則息住,調息之法,亦賴乎凝神也。蓋其存神於虛,則內息方有。所以息戀神而住,神依息而留。神息兩平,若存若亡,不知神之為息,息之為神也。風得火而煽,火得風而灼。相維相系,又不知風之為火,火之為風也。功夫純熟,真有不可以文字形容者。

第三十五章氣息妙用编辑

曹元君云:「我與諸君說端的,命蒂從來在真息。」以真息為命蒂,何也?蓋吾人以後天之呼吸配先天之呼吸,而先天之呼吸乃是身中真氣,被息引動,悠悠來往。斯時也,是息動耶?是氣動耶?息動氣亦動,兩不分明。息中有氣也,故曰真息氤氳。氣中有息也,故曰真息橐龠。真息動而真氣生,真氣來而命蒂生。複命之根,養命之源,護命之寶,誠在乎真息而已。

第三十六章神意妙用编辑

神貴凝,《契》所謂「安靜虛無,內照形軀」是也。神非意,所謂「內照玄關,必用真意」是也。吾聞沖虛云:「真意者,虛無中之正覺。」潛虛云「灌注上下,必以元神斡運乎其間。」元神之斡運,即元神之正覺。不得謂元神即真意也。自有體用之殊耳。蓋杳冥無為,靜中宰運者神。從容大雅,理事不亂者意。故神為丹君,意為丹使也。神與意,實有體用之分。既分體用,則二也。用因乎體,故又可以一物視之。

但有進說者:欲培真意,須養元氣。真意從靜極而生,乃克成吾之妙用。道所謂常應常靜,儒所謂安而後能慮,釋所謂定中生慧也。

第三十七章神意再論编辑

垂簾打坐之初,神意有不必分者。至於動靜交作,則神意分焉。有時當以神守中宮,而或以意代之,不可也。如致虛、守靜、觀其複,當其臨爐之會是也。有時當以意守中宮,而或以神將之,不可也。如擒鉛、制汞、掌天罡,作媒合之際是也。何者?神則無為,而意則有為也。神則無為無不為,意則有為有以為。神為意之神,意以神為真元,神主靜也。意為神之意,神以意為正覺,意能動也。欲養元神,須以無念為主,而後能無為無不為。上陽注《參同》云:「真人潛深淵,無念以應之。浮游守規中,無念以使之。呼吸相含育,無念以致之。三姓既會合,無念以入之。」無念之用,尚不止此也。欲動真意,須以煉己為先,而後能有為、有以為。潛虛《就正篇》云:「煉己求鉛,以己迎之。收火入鼎,以己送之。烹煉沐浴,以己守之。溫養脫胎,以己成之。」己土之妙,亦不止此也。

神哉、意哉,直貫金丹之始終,須臾不可離也。其他尚有妙用處,總在學人自參,吾特集諸說以啟其端焉。

第三十八章共爭不朽之論编辑

古人有言:「太上立德,次立功,次立言。」三者俱不朽。夫存不朽之神者,道也。而三者亦不朽,以其為道之助也。仁慈之德為道體,謙柔之德為道用。普濟之功為道體,修養之功為道用。至於言,則功德之記,而載道之文也。故能共爭不朽云。今夫朽則凡,不朽則聖。

人之所以能爭不朽者,以其無所爭,亦以其有所爭。無所爭,則後其身而反先矣,柔其志而克剛矣。有所爭,則男子之鬚眉,丈夫之氣骨,英雄之果敢,豪傑之猛烈。不與人爭一時,直與人爭萬古。孔子曰:「當仁不讓于師。」師正恐其不能爭,空自頹於無勇也。先儒云:「平旦之氣,清夜之神,直與聖賢無異,人能即此而充之,雖孔顏不遜也。」釋乘云:「能仁寂默,何異釋伽?般若行深,何殊自在?」道書云:「瞿曇不從地湧,鐘呂豈自天來?」此皆以道為爭,而不必讓於前者。志士勉乎哉!千真萬聖,原不忌人之共爭夫道也。

第三十九章功成名遂身退論编辑

《道德經》曰:「功成名遂身退,天之道。」愚以為天之道即人之道,亦即修身之道也。天以生成暢遂為功名,時行物育,天道於焉退移,藏身冬令。此天道也。人以盡忠為功名,功成勇退,名遂身藏,英雄所以從赤松子遊也。又以全孝為功名,志體交養,其功也。宗族交稱,其名氣。父母百年,人子事畢,退身保命,此人道也。丹士以致虛守靜為無功之功,杳冥恍惚為無名之名,至於返還功成,聖胎名遂,退身祖竅,抱一還虛,此修丹之道也。通德類情,識者思之。

第四十章仙佛同修說编辑

性命雙修,此本成仙、作佛、為聖之大旨。或謂佛修性、仙修命、儒治世,分門別戶,蓋不深究其宗旨也。

愚按:佛重性,而其中實有教外別傳。非不有命也,特秘言耳。其重性功者,蓋欲人從性立命,能使性量恢宏,照十方而無邊無際也。仙重命,而其中亦有教內真傳。非不言性也,特約言耳。其重命學者,蓋欲人即命了性,能使命根永固,曆萬劫而無盡無窮也。若使性功圓滿,外無立命之修,則真性難存,終屬空寂,又何能法周沙界乎?若使命功周到,內無盡性之修,則真命雖守,徒保色身,又何能神通三界乎?惟佛有教外別傳,則從性立命,極樂之地,益見空明。唯仙有教內真傳,則盡命了性,而大羅之天,益見超脫。是仙也、佛也、聖也,此雙修而非單修者也。故釋伽到禪定時,而有貫頂穿膝之效。迦葉談真實義,而有倒卻刹竿之奇。試思于意云何?呂祖云:「單修性兮不修命,此是修行第一病。」紫陽云:「饒君了悟真如性,不免拋身卻入身。何如更兼修大藥,頓超無漏作真人。」略舉一隅,可以類推也。

至於行深般若,五蘊皆空。丹熟大還,十年面壁。六十耳順、七十從心。夫而後性命雙了,同登空超之境,而仙、佛、聖皆成也。故達摩初祖了道歌云:「三家法一般,莫作兩樣看。性命要雙修,乾坤不朽爛。」人又何必是非哉?

且更有說者:三教嗣續,皆不能知。知此必不互相抵牾。只索各盡其道,以歸於道也。今設一大道主人于此,為三教說法曰:夫三教者,吾道之三柱。分而為三,合而為一者也。道不能分,無變化,道不能合,無統宗。是故以三柱立其極。釋道言性默言命,仙道傳命默傳性。儒道則以擔荷世法為切。言性難聞,言命又罕,並性命而默修之。遂使三家後裔,各就祖派,分為專門。掀天震地,講起是非,開出無邊境界。佛攻道,則有翻空出奇之妙想。道攻佛,則有踏實指陳的神思。儒攻佛與道,則有翻瀾不窮的文章,流竅不休的耍子。而豈知皆道之分也。道既分三,其中豈無枝流之不同?邪正之不類者?奈何不思其本,而談其末也。

夫以性兼命為一脈,以命兼性為一脈,渾乎性命為一脈。此三脈皆道脈也。及其還無,一也。偈曰:吹了明燈頑耍子,誰知打著自家人。吾言若有相攻者,又是飛花點汝身。

  ↑返回頂部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