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共“八七”會議上的發言

在中共“八七”會議上的發言
作者:罗亦农
1927年8月7日
一九二七年大革命失败后,为总结大革命失败的经验教训,确定党在新的历史时期的工作方针,八月七日,中共中央在汉口召开了紧急会议。会上,共产国际代表罗明纳兹和中央常委代表瞿秋白分别作了报告。这是罗亦农在讨论共产国际代表报告时的发言。本文据《八七中央紧急会议记录》刊印。

  中央對於各種運動無一堅定的策略。我時常有這樣一個感覺:中國共產黨無一堅決奪取政權的決心,我意黨的機會主義根本出發於此。第五次大會以前黨對大資產階級估量太高,大會時對小資產階級估量得太高,所以對國民黨看得太高。黨不注意奪取政權的武裝,上海、湖南都是半途而廢,這是非常錯誤的。所以我看中國共產黨是革命的作客者,不是革命的主人。中國共產黨需要有不郎基主義的精神,在國際的正確指導之下來工作。大家都說國際是無錯誤的,我要公開的批評國際:國際的政治指導不成問題,是對的,但在技術工作問題非常之壞。既認中國革命非常重要,但同時又派魏金斯基、羅易來指導,他們都是無俄國革命經驗的。魏金斯基在一九一七年以後才加入黨,我們在上海要暴動時他要反對,並且不幫助。至於羅易,誰也知道是國際犯了左派理論幼稚病的人,這種人如何能指導中國的革命。國際的決議是好的,但派來的人不好,使人不滿意。這是國際要負責任的。聽說這次國際代表很有革命的經驗,我們自然滿意,並希望國際代表能將此點轉告國際。此外我還有一點意見,在告同誌書中應加一點:指出過去黨是不能爭鬥的,這是在組織上的錯誤。還有一問題,即是黨的指導的問題。五次大會時還是一些元老來指導,這是大錯的。湖南代表及其他同誌說:要將群眾意識來作黨的指導和要吸收工人來作領導,這是很對的。

PD-icon.svg 这部作品在1928年1月1日以前出版,其作者1928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