圭齋文集 (四部叢刊本)/序

圭齋文集 序
元 歐陽玄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明成化刊黑口本
目録

歐陽公文集序

文辭與政化相為流通上而朝廷下而臣庶皆

資之以逹務是故祭饗郊廟則有祠祝播告寰

宇則有詔令胙土分茅則有冊命陳師鞠旅則

SKchar戒諌諍陳情則有章䟽紀功燿徳則有銘

頌吟詠鼓舞則有詩騷所以著其典章之懿叙

其聲名之實制其事為之變發其性情之正闔

闢化原推拓政本盖有不疾而速不行而至者

矣然必生扵光嶽氣完之時通乎天人精㣲之

藴窮乎厯代盛衰之故洞乎萬物榮悴之情覈

鬼神幽明之𧷤貫乎華夷離令之由舉其大

也則極乎天地語其小也則入夫芒秒而後聚

其精魄形諸篇翰渢渢乎泱泱乎誠不可尚巳

世有與扵斯者其惟大司徒楚國歐陽文公乎

公諱玄字原功潭之瀏陽人其先家廬𨹧與文

忠公脩同出扵安福令萬之後公㓜岐㠜十𡻕

䏻屬文逮弱冠下帷數年人莫見其面經史百

家靡不研究伊洛諸儒源委尤為淹貫遂擢延

祐乙卯進士第厯官四十餘年在朝之日殆四

之三三任成均而兩為祭酒六入翰林而三拜

承㫖盖當四海混一之時文物方盛纂脩實録

大典三史皆大制作兩知貢舉及讀卷官凡宗

廟朝廷雄文大𠕋頒示萬方制詔多出公手金

繒上尊之賜㡬無虗𡻕海内名山大川釋老之

宫王公墓隧之碑得公文辭以為榮片言隻字

流傳人間咸知寳愛文學徳行卓然名世羽儀

斯文黼黻治具公之功為最多君子評公之文

意雄而辤贍如黒雲四與雷電恍惚而雨雹颯

然交下可怖可愕及其雲散雨止長空萬里一

碧如洗可謂竒偉不凢者矣非見道篤而擇理

精其䏻致然乎嗚呼自宋迨元三四百年之間

文忠公以斯道倡之扵其先天下學士翕然而

宗之今我文公復倡之扵其後天下學士復翕

然而宗之雙璧相望照耀兩間何歐陽氏一宗

之多賢也不亦盛㢤初虞文靖公集助教成均

其父井齋先生汲方教授于潭見公文大驚手

封一帙𭔃文靖謂公他日必與之並駕齊驅由

是文靖薦公升朝聲譽赫赫然相埒卒符扵井

齋之言文靖之文巳盛行公薨二十四年其孫

佑持持公集二十四卷 --卷(⿵龹⿱一龴)来謂濂曰先文公之文

自擢第以来多至一百餘冊蔵于瀏陽里第皆

燬于兵此則在燕𠩄録自辛卯至丁酉七年之

間作爾間有見扵金石者随附入之子幸為文

叙之以傳濂也不敏自丱角時即知誦公之文

屢欲褁粮相従而不可得公甞見濂所著濳溪

集不賜鄙夷輙冠以雄文𠩄以期待者甚至第

以志念荒落學識迂踈不𠯁副公之望况敢冐

昩而序其文㢤雖然公文之在霄壤中上則為

徳星為慶雲下則為朱草為醴泉光景常新而

精神無𧇊亘萬古猶一日序之與否尚何暇論

㢤佑持字公輔問學精該論議英發無愧扵家

學者也金華宋濂撰

歐陽先生集序

歐陽先生集曰詩流者三卷曰鈆中者十卷 --卷(⿵龹⿱一龴)

驅煙者十五卷曰强學者十卷 --卷(⿵龹⿱一龴)曰述直者三卷

曰脞語者三卷其門人王師模所輯也𠩄輯者

止此作而未已者不止此先生扵書無不讀其

爲文豐蔚而不繁精宻而不晦者有典有則可

諷可誦無南方啁哳之音無朔土暴悍之氣惜

棄在草野不得與典謨訓誥之述作以黼黻皇

度然文関扵世教斯可傳矣不繫其人之𨼆顯

學貴扵知道知道斯可法矣不繫其書之繁簡

先生之可傳可法者固有在矣余獨恨不登先

生之堂従諸生之後而請益焉因王君請爲集

叙姑書以識予嚮慕之意後至元六年冬十有

一月朔掲傒斯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