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報孫會宗書
作者:楊惲 西汉
本作品收錄於《漢書/卷066#楊敞》和《昭明文選/卷41#報孫會宗書》以及《古文觀止#卷六 漢文

↑《漢書卷六十六
↑《古文觀止卷六
↑《文選卷第四十一

既失爵位家居,治產業,起室宅,以財自娛。歲餘,其友人安定太守西河孫會宗,知略士也,與書,諫戒之。為言大臣廢退,當闔門惶懼,為可憐之意;不當治產業,通賓客,有稱譽。宰相子,少顯朝廷,一朝以晻昧,語言見廢,內懷不服。報會宗書曰:材朽行穢,文質無所底;幸賴先人餘業,得備宿衞。遭遇時變,以獲爵位;終非其任,卒與禍會。足下哀其愚蒙,賜書教督以所不及,殷勤甚厚。然竊恨足下不深惟其終始,而猥隨俗之毀譽也。言鄙陋之愚心,若逆指而文過。默而息乎,恐違孔氏各言爾志之義。故敢略陳其愚,唯君子察焉!家方隆盛時,乘朱輪者十人,位在列卿,爵為通侯,總領從官,與聞政事,曾不能以此時有所建明,以宣德化;又不能與羣僚同心并力,陪輔朝廷之遺忘,已負竊位素餐之責久矣。懷祿貪勢,不能自退,遭遇變故,橫被口語,身幽北闕,妻子滿獄。當此之時,自以夷滅,不足以塞責;豈意得全首領,復奉先人之邱墓乎?伏惟聖主之恩,不可勝量。君子游道,樂以忘憂;小人全軀,說以忘罪;竊自思念,過已大矣!行已虧矣!長為農夫以沒世矣!是故身率妻子,戮力耕桑,灌園治產,以給公上,不意當復用此為譏議也。

夫人情所不能止者,聖人弗禁;故君父至尊親,送其終也,有時而既。臣之得罪,已三年矣。田家作苦,歲時伏臘,烹羊炰羔,斗酒自勞。家本也,能為聲。婦,女也,雅善鼓瑟。奴婢歌者數人,酒後耳熱,仰天拊缶而呼烏烏。其詩曰:『田彼南山,蕪穢不治,種一頃豆,落而為萁。人生行樂耳,須富貴何時!』是日也,拂衣而喜,奮褎低昂,頓足起舞,誠淫荒無度,不知其不可也。幸有餘祿,方糴賤販貴,逐什一之利。此賈豎之事,汙辱之處,親行之。下流之人,衆毀所歸,不寒而栗;雖雅知者,猶隨風而靡,尚何稱譽之有?董生不云乎:『明明求仁義,常恐不能化民者,卿大夫意也;明明求財利,常恐困乏者,庶人之事也。』故道不同,不相為謀;今子尚安得以卿大夫之制而責僕哉?

西河土,文侯所興,有段干木田子方之遺風,漂然皆有節概,知去就之分。頃者,足下離舊土,臨安定安定山谷之间,昆戎舊壤,子弟貪鄙,豈習俗之移人哉?於今迺睹子之志矣。方當盛之隆,願勉旃!毋多談。」

註釋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