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修詩話總龜 (四部叢刊本)/前卷三十一

前卷三十 增修詩話總龜 前卷三十一
宋 阮閱 編 景上海涵芬樓藏明嘉靖刊本
前卷三十二

增修詩話總龜卷 --卷(⿵龹⿱一龴)之三十一

   詩䜟門

太祖采𦗟至明逺邉事纎悉必知有間者西蜀還問劍外

 有何事間者曰但聞城郭滿城誦朱山長苦𤍠詩曰煩

 暑鬱蒸無所避凉風清冷㡬時來曰此蜀人思我來取

 也古今詩話

僞蜀每歲除日諸宫門各給桃符書元亨利貞四字時昶

 子善書札取本宫䇿勲府書云天垂餘慶地接長春乾

 德中伐蜀明年蜀降二月以兵部侍𭅺吕餘慶知軍府

 事以䇿勲府爲治所太祖聖節號長春此天垂地接

 之兆也

辛夤遜仕僞蜀孟昶爲學士王師將致討之前歲除昶令

 學士作詩两句寫桃符上夤遜題曰新年納餘慶嘉節

 𭈹長春明年蜀亡吕餘慶以叅知政事知益州長春乃

 太祖誕聖節名也談𫟍二說不同故两存之

梁沙門寳誌銅牌多䜟未來事云有一真人在兾川開口

 張弓在右邉子子孫孫萬萬年江南李璟其子曰弘兾

 呉越錢鏐諸子皆連弘字期以應之而真宗諱正當之

江南將亡數年前昇元寺殿基掘得石記視之詩也辭曰

若問江南事江南事不慿抱雞升寳位走犬出金陵子

建居南極安仁秉夜燈東陵嬌小女𮪍虎渡河氷王師

 甲戌渡江李煜以丁酉年生曹彬爲大將列柵城南乃

 子建也潘羙為副將城䧟恐有伏兵命卒縱火乃安仁

 也錢俶以戊寅年入朝盡獻浙西之地𮪍虎之謂也

誌公嘗𦘕鹿負按走山中又云两角女子緑衣裳却背太

 行趍君王一止之月必消亡後禄山亂盖两角即鹿緑

 即禄女子即安字太行即山名一止之月果正月敗亡

 唐宋遺史

翰林蘇公紳嘗題潤州金山一聮云僧依玉鑑光中住人

 在金鼇背上行乃榮入玉堂之兆巳而果然位止内相

 亦詩之䜟也青箱雜記

李昪徐温飬子冐徐姓名知誥為昇州刺史爲童謡詩曰

 東海鯉魚飛上天後乃⿰糹⿱𢆶匹

江南李覯召試制科嘗作詩曰人言落日是天涯望㫁天

 涯不見家巳恨碧山相掩映碧山更被暮雲遮觀此詩

有重障碍意恐時命不偶果如其言

孟東野下第詩曰棄置復棄置情如刀劍傷又再下第詩

 曰两度長安陌空將泪見花其後登第詩曰昔日齷齪

 不足嗟今朝曠蕩思無涯春風得意馬蹄疾一日看盡

長安花進取得失盖亦常事而東野噐宇不宏偶下第

則情隕穫如傷刀劍以至下淚旣登科則志意充溢一

 日之間花即看盡何其速邪後授溧陽尉卒

㓂萊公方貴時送人使嶺南嘗作詩云到海止十里過山

 應萬重及貶雷州吏呈圖經問去海㡬里吏曰十里是

 則南遷之禍巳見於詩也

張乖厓公守陳日嘗逰趙氏西園詩曰方信承平無事乆

 淮南閑殺老尚書後一年捐館亦詩之䜟

蘇緘字宣甫性忠義喜功名皇祐中知英州儂賊作過以

 守禦功換館職㝷坐事貶房州司馬嘉祐中復官知越

 州諸曁縣余與之同僚嘗贈詩曰燕頷將軍欲白頭昔

 年忠勇動南州心如鐵石老不挫功在桑榆晚可收十

 八年再知邕𬋩交趾叛攻城戰没朝廷憫之贈奉國軍

 節度使謚忠勇則忠勇之謚巳見於余詩矣

許州臨頴人成銳應制科嘗以詩三篇獻丞相王文惠野

 菊云綵檻應無分春風不借恩野花云馨香雖有艶栽

 植未逢人公謂辭雖綺靡未有登科意别有贈裴員外

 詩云凭高看漸逺更上最高樓公曰再舉合踐高第果

 符其言其能品藻如此

李璟逰后湖賞蓮花作詩曰蓼花蘸水火不㓕水鳥驚魚

 銀梭投滿目荷花千萬頃紅碧相雜敷清流孫武巳斬

呉宫女琉璃池上佳人頭識者謂雖佳句然宫中有佳

 人頭非吉也摭遺

廖獻䖏士衡山人有詩云雲穿搗藥屋雪壓釣魚船因

 自解曰屋破而雲穿其中無人也船爲雪壓無用也後

 六十日果卒

余安道自番禺詔赴闕過韶陽逰龍光寺詩云暫離人

 世界且至佛家郷議者謂非吉兆果卒扵秦淮亭下嘗

 有日者謂曰到秦地當有災果如其言

蘇子羙滄浪亭觀魚詩云自嗟不及逰魚樂虚作人間半

 世人非吉意也又有云山蟬帶響穿踈户野蔓蟠青入

 破窓雖佳句然窓破野蔓蟠其中似無人居矣子羙竟

 卒於謪籍

王䖏厚字元羙益州華陽縣人甞遇一老僧論浮世苦空

 事登第後出郭徘徊古陌軫懐長吟曰誰言今古事難

 窮大抵榮枯總是空筭得生前隨夢蝶争如雲外指冥

 鴻暗添雪色眉根白旋落花光臉上紅惆悵荒原懶回

 首暮林蕭索起悲風及暮還家心疾而卒洞㣲志

楊貴妃嘗以假髻為首飾而好服黄裙天寳末童謡曰義

 髻抛河裏黄裙逐水流明皇雜録

李遐周有道術居元都觀嘗題詩數千言皆記明皇廵幸

 西蜀及禄山僣𥨸之事時人皆不之悟詩曰燕市人皆

 去禄山以薊門之事而來也凾關馬不歸哥舒翰敗潼

 關也可憐山下鬼嵬也環子繫羅衣貴妃小字玉環及

 馬嵬之死高力士以羅衣縊焉

崔曙嘗作明堂火珠詩其中有佳句曰夜來𩀱月滿曙後

 一星孤為文士推服崔旣夭殁有一女名星而無男子

 當時異之

季煜暮𡻕乗醉書扵牖云萬古到頭歸一死醉郷葬地有

 高原醒而見之大悔不乆謝世翰府名談

邵拙字拙之鴈門人好學博通經史水曹𭅺趙慶有詩贈

 之曰邁古文章金鸑鷟出群行止玉麒麟仕宦不逹而

卒有詩傳於時其間有云萬國不得雨孤雲犹在山此

 其應歟江南野録

何昌陵宰廬陵郡有衙將楊克儉能媚州牧而移其𫞐昌

 齡以兄事之嘗逰其池舘貽其詩曰經旬因雨不重來

 門有蛛絲徑有苔再向白蓮亭上望不知花木為誰開

 未㡬克儉連延範貸死而刑其家破焉議者以為其詩

 之䜟也

賈島嘗為病蟬詩曰病蟬飛不得向我掌中行折翼猶能

搏酸音尚極清露華應在腹塵㸃悮侵睛黄雀并烏鳥

 俱懐害爾情議者謂無摶風之意果爲禮闈所斥

淳化中崇文院直攎絶高處有人題两句云秋風送炎去

 庭木葉齊落是年立秋日宋炎罷來年立秋葉齊黜

張退傳年七十八除夜有詩云八十光隂有二年烟蘿門

 戸喜開𨵿近來無柰山中相頻𭔃書來許綴班后四年

 而薨乃八十二之䜟也此答陳文惠之詩詩史

沈詢夜宴僚友SKchar著辭令曰莫打南來鴈從他向北飛打

時𩀱打取莫遣两分離是夕爲奴歸秦所殺夫妻並死

張忠定少年逰華山謁陳圖南遂欲𨼆華山謂圖南曰欲

 就分先生山半住可否圖南曰他人即不可如公者吾

 當分半山相奉然公方有宦職未可釋此其𫝑如家人

 張筵笙歌𪔂沸忽庖中火起待公救之豈可不赴贈之

 詩曰自吴入蜀是㝷常歌舞筵中救火忙乞得金陵飬

 閑散也須多謝𩯭邉瘡始皆不諭后忠定更鎮杭益晚

 年𤼵瘡於腦不瘥乞金陵悉如其詩大中祥符七年

 卯七月二十日終古今詩話

滕倪善詩宗人滕𭅺中守吉州徃謁之㑹秋試告别為詩

 云秋風江上别旌旗故國無家淚欲垂千里未知投足

 地前程應是𦗟猿啼誤攻文字身空老却返漁樵計巳

 遲羽翼凋零歸不得丹青無路接差池守得詩云此生

 不與子相見别後卒於旅邸SKchar又有詩云白髪不知容

 相國也同閒客滿頭生又題鷺鷥障子云映水有深意

 見人無懼心同前









増修詩話総龜卷之三十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