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修詩話總龜 (四部叢刊本)/前卷二十

前卷十九 增修詩話總龜 前卷二十
宋 阮閱 編 景上海涵芬樓藏明嘉靖刊本
前卷二十一

增修詩話總龜卷之二十

   詠物門

王承之云 太祖一夕翫月命學士盧多遜曰可以作詩

 多遜曰請用何韻 太祖曰用児字韻多遜奏詩曰太

 液池邉月上時好風吹動萬年枝誰家玉匣新開鑑露

 出清光些子兒王直方詩話

王文康公性質重厚嘗作詩曰𬃷花至小能成實桑葉雖

 粗觧吐絲堪𥬇牡丹如斗大不成一事又空枝青箱雜記

方干詠擊甌詩曰白噐敲來曲調成腕頭匀細自輕清隨

 風摇曵有餘韻測水淺深多汎聲春漏丁當相次發寒

 蟬計㑹一時鳴從今巳得佳声出衆樂無由更擅名

李正白江南人不仕𭈹處士善嘲詠曲盡其妙詠刺蝟云

 行似針毡動卧(⿱艹石)粟毬圓莫欺如此大誰敢便行拳嘗

 謁一貴公子不甚禮𠫊有一格子屏風題其上曰道格

 何曾格言糊又不糊渾身總是眼還解識人無詠狗蚤

 云與虱都來不較多襮挑筋斗太嘍囉忽然𬋩着一籃

 子有甚心情那你何詠月云當𡍼當𡍼見蕪湖蕪湖見

 八月十五夜一似没柄扇建師晦之子得誠罷𬋩㳂江

 水軍掌禁衞頗患拘束方宴客正白在坐食蠏得誠顧

 正白曰請詠之正白曰蟬眼龜形脚似蛛未曾正面向

 人趍如今飣上盤筵上得似江湖亂走無衆客皆咲詠

 罌粟子云倒排𩀱陸子希挿碧牙籌旣似犧牛乳又如

 鈴馬兠皷槌并瀑箭直是有來由談苑

汝陽溪穆清叔因寒食縱歩郊外㑹數年少同飲松梨花

 下以香輪莫輾青青破留與愁人一醉眠各賦梨花詩

清叔得愁字詩曰共飲梨花下梨花挿滿頭清香來玉

𣗳白蟻泛金甌粧靚青娥妬光凝粉蝶羞年年寒食夜

 吟繞不勝愁衆客閣筆雲齋廣録

大庚嶺上有佛塔廟徃來題詩多矣有婦人題云妾㓜年

侍父任英州司㓂旣代歸父以大𢈔本有梅嶺之名而

 反無梅遂植三十株于道之右因題詩于壁今隨夫之

 任端溪復至此寺前詩巳汚漫矣因再書之云英江今

 日掌刑回上得梅山不見梅輟俸買將三十本清香留

 與雪中開好事者因以夾道植梅矣倦㳺録

劉昭禹聞蟬詩云一雨一番晴山林冷落青莫侵殘日噪

 正在異郷𦗟孤舘𪧐漳浦扁舟離洞庭年年當此際那

免鬂凋零雅言雜載

李建樞詠月云昨夜圓非今夜圓𨚫疑圓䖏减嬋娟一年

 十二度圓缺能得㡬多時少年抒情集

謝邈謝人惠琴材云風撼桐絲帶月明羽人乗醉截秋聲

 七絃妙制饒仙品三尺良材稱道情池小未聞春浪泛

岳低猶欠暮雲生何妨乞與元中術臨化無妨SKchar上横

 謝僧𭔃拄杖云峭壁猿啼採處深一枝竒異出孤岑感

 師千里𭔃來意𤼵我片雲歸去心窓外冷敲簷凍折溪

邉閑㸃戯魚沉他年必藉相携力蹇歩猶能返故林

劉希夷聞砧云秋天瑟瑟夜漫漫月白天清玉露寒始向

 松中縈素練閑來機上製齊紈又落花云洛水城東桃

 李花飛來飛去落誰家洛陽女児惜顔色行逢花落長

 歎惜題御柳云花蕚樓前𥘉種時羙人樓上逞腰肢如

 今抛擲長街裏露染如啼欲恨誰

曾庻㡬吉州人一𤠔詩甚切云孤猿鎻檻歲年深放出城

 南百丈林緑水任從聮臂飲青山不用㫁腸吟雅言雜載

李烈祖為徐温飬子年九𡻕詠燈詩云主人(⿱艹石)也勤挑撥

 敢向尊前不盡心温歎賞遂不以常児遇之詩史

惜竹詩獨陳亞少卿最佳詩曰出檻亦不剪從教長瘦叢

 年年到朱夏葉葉是清風古今詩話

李義山逰長安投𪧐旅店⿺辶商㑹客因召與坐不知為義山

 也酒酣客賦木蘭花詩衆皆誇示義山后成詩曰洞庭

 波冷曉侵雲日日征㠶送逺人㡬度木蘭舟上望不知

 花是此船身坐客大驚詢之方知是義山古今詩話零陵総記載木

 蘭花詩是陸龜𮐃所作

錢大初惜劍詩曰得自𡊮公手屠姦血未乾玉龍乗夜泣

 秋水帶霜寒願對英雄舞羞教婦女看太平無處用撫

 匣泪汍瀾盆池云一撮浮萍盖蛙黽不知容得卧龍無

吕文靖公守宦海陵西溪手植牡丹一本有詩刻石後范

 文正亦官此題云陽和不擇地海角亦逢春憶得上林

 色相看如故人後以二公有詩題者亦多而花大為人

 所愛重歲乆繁茂覆地數丈毎春花開數百朶為海陵

 竒觀

陳標詠葵花詩云能共牡丹争㡬許得人嫌處只縁多

咸陽郭氏冨室也有蒼頭曰捧劍詠牡丹云一種芳菲出

 後庭却輸桃李得佳名誰能為向天公說從此移根近

 太清

白樂天𥘉到杭州令訪牡丹會開元寺惠澄近自都下得

 之時花𥘉開徐凝自冨春來謁公先題牡丹云唯有數

 包紅幞在含芳只待舍人來

裴誠𭅺中與舉子温岐為友好作歌曲周徳華乃劉香女

 女子善歌楊柳詞有以温裴歌詞令徳華唱則音韻𠩄

 陳爲浮艶之羙徳華終不取二公恨焉𠩄唱者七八篇

 乃近日名流之詞滕邁𭅺中云三條陌上拂金覊萬里

 橋邉映酒旗近日令人腸㫁處不堪將向笛中吹賀知

 章秘監云碧玉粧成一樹高萬條垂下緑絲絛不知細

 葉誰裁出二月春風是剪刀楊巨源員外云江邉楊柳

 麴塵絲立馬慿君剪一枝惟有春風最應惜殷勤更向

 手中吹劉禹錫尚書云春江一曲柳千條二十年前舊

 板橋曾與羙人橋上别恨無消息至今朝韓琮舎人云

 枝𨶜SKchar腰葉𨶜眉春來無處不如絲㶚陵原上多離别

 多少長條拂地垂又云梁苑隋堤事巳空萬條猶舞舊

春風那堪更想千年後誰見飛花入漢宫雲溪子曰有

 艶歌行非爲桑間濮上之音也偕以雪月松竹雜詠楊

 㧕作者雖多鮮見其妙杜牧之云巫娥廟裏低含雨宋

 玉門前斜帶風滕𭅺中云陶令門前惹接䍦亞夫營裏

 拂朱旗不言楊柳最佳古今詩話鑑戒録載賀知章事不同謂韓琮詩乃韓渥詩

幽薊數州自石晉賂戎後懐中華不巳有使北者見燕京

 傳舎𦘕墨鴉甚精旁題詩曰星稀月明夜皆欲向南飛

僧居寜毘陵人妙工𦘕艸蟲嘗見水墨艸蟲有長四五寸

 者題云居寜酔筆雖大失真然筆力遒勁可愛梅聖俞

 詩云草蟲SKchar⿰酉⿱衣十筆得正熟

張文懿家有春江釣叟圖上有李煜漁父詞二首其一曰

 浪花有意千里雪桃花無言一隊春一壺酒一竿鱗世

 上如儂有㡬人其二曰一棹春風一葉舟一輪蠒縷一

 輕鉤花滿渚酒滿甌萬須波中得自由

相國于兢善𦘕牡丹㓜年從學見牡丹盛開乃落筆倣之

 不浹旬奪真有人贈詩曰看時人出澁展處蝶争來有

 全本折枝圖傳於世

白樂天以詩名與元㣲之同時𭈹元白詩詞多比圖𦘕如

 重屏圖自唐迄今傳焉乃樂天⿰酉⿱衣十眠詩也詩曰放杯書

 案上枕臂火爐前老愛㝷思睡慵便取次眠妻教缷烏

 帽婢與展青氊便是屏風様何勞𦘕古賢且詩之所以

 能盡人情物態者非筆端有口未易到也詩家以𦘕為

 無聲詩誠哉是言

德宗西幸有二馬一𭈹神智驄一𭈹如意騮進退緩急皆

 如其意因謂之功臣乗幸諸𫟍馭者進瑞鞭因語近臣

 曰昔者西幸有二驄謂之二絶今得此鞭可謂三絶因

 吟韓翊詩曰鴛鴦赭白齒新齊晚日花開放碧蹄玉勒

 乍回𥘉噴沫金鞭欲下不成嘶並古今詩話

狄煥字子炎唐相國梁公之後𭔃於南岳以林泉自⿺辶商

 柳云天南與天北此䖏影婆娑翠色折不盡離情生更

 多雨餘籠㶚岸烟瞑夾隋河自有佳名在秦松⿰糹⿱𢆶匹得麽

 雅言系述

崔魯慕杜牧之為詩尤能詠物如梅花云強半瘦因前夜

 雪數枝愁向晚來天又曰𥘉開已入雕梁𦘕未落先愁

 玉笛吹山鵲曰一番春雨吹巢冷半朶山花咽觜香又

 曰雲生柱礎降龍地露洗林巒放鶴天蓮花曰何人解

 把無塵䄂盛取殘香盡日憐此頗形迹摭言

蘇子瞻李伯時為栁仲逺作松石圖仲逺取杜子羙松根

 胡僧憇寂寞龎眉皓首無住着偏袒右肩露𩀱脚葉裏

 松子僧前落之語復求伯時𦘕此四句目為憇寂圖子

 由題云東坡自作蒼蒼石留取長松待伯時只有両人

 嫌未足兼𭣣前世杜陵詩百斛明珠

子瞻歸自道塲何山遇大風雨因憇耘老溪亭命官奴秉

 燭捧硯冩風雨竹一枝題詩云更將掀舞𫝑把燭書風

 篠羙人爲破顔恰似腰肢嫋

劉仲㡬餞飲東坡中觴聞笙簫聲杳杳在雲霄間抑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

 返粗中音節徐而察之則出於𩀱瓶水火相搏自然吟

 嘯食湏乃巳坐客驚歎請作瓶笙詩以記云孤松唫風

 細泠泠獨蠒長繅女媧笙陋㢤石𪔂逢彌明蚯蚓竅作

 蒼蠅聲瓶中宫商自相賡招文無SKchar亦無成東坡醉熟

 呼不醒但云作勞吾耳鳴並同前

湖口人李正臣蓄異石九峰玲瓏宛轉(⿱艹石)窓𣠄然予欲以

 百金置之與仇池石爲偶方南遷未暇也名之曰壺中

 九華以詩識云我家岷蜀最高峰一作清溪電轉失雲峯夣裏猶

 驚翠掃空五嶺莫愁千嶂外九華今在一壺中天池水

 落層層見一作石泉影落涓涓滴玉女牕明處處通念我仇池太

 孤絶百金歸買小玲瓏玉局遺文

SKchar之喜談禪而倦逰山山中筍出戯語SKchar之同去叅玉版

 和尚去來乃作此句云叢林真百丈法嗣有横枝不怕

 石頭路來參玉版師𦕅慿栢𣗳子與問籜龍児瓦礫猶

 能說此君那不知同前

西南地温少雪余及壯年止一二年見之自退居天國溪

 堂山深氣嚴隂嶺叢薄無冬而不雪每一賞翫必命諸

 子賦詩為樂旣而蹈襲剽掠不免渉前人餘意因戯取

 聲色氣味冨貴𫝑力數字离為八章止四句以代一日

 之謔且知余之好不在於世俗𠩄争而在扵雪也仍倣

 歐陽公體不以塩玉鶴鷺為比不使皓白潔素等字聲

 石泉凍合竹無風夜色沉沉萬境空試問静中閑側耳

 隔SKchar撩亂撲春蟲色閑来披𣰉學王恭姑射群仙邂逅

 逄只為肌膚酷相似遶庭無䖏覔行踪氣半夜欺凌范

 叔𫀆更兼風力𦔳威豪地爐火煖猶無奈SKchar得山村酒

 價髙味児童亀手握輕明漸碾槍旗入鼎烹擬欲為人

 修水記惠山彔冷醸泉清富天工呈瑞足人心平地

 聞一尺深此為豐年報消息滿田何止萬黄金貴海風

 吹浪去無邉倐忽凝為萬頃田五月京塵渴人肺不知

 價直幾多錢𫝑髙下斜横薄又濃破窓踈戶若相攻莫

 言造物渾無意好醜都来失舊容力萬石千鈞積累成

 未應忽此一毫輕寒松瘦竹水清劲昨夜分明聞折聲

 玉局文

歐陽文忠守潁日因小雪會飲聚星堂賦詩約不得用玉

 月梨梅練紫白舞鵝鶴等事歐公篇畧云脱遺前言𥬇

 塵襍搜索萬象窺⿰氵𡨋⿰氵𡨋自後四十餘年莫有継音元祜

六年東坡在潁因禱雪于張龍公𫉬應遂復舉前令篇

末云汝南先賢有故事醉翁詩話誰能説當時號令(⿱艹石)

聼取白𢧐不許持寸鉄王直方詩話

山谷有蕨芽已作小児奉之句張閣云此忍人也時閣方

為河内推官而道判葛繁最喜蔬食誦經故閣亦斷葷

 而有此語同前

荆公作相苑中有石榴一叢枝葉甚茂止發一花題詩云

 濃緑萬枝紅一㸃動人春色不須多

荆公過東坡見案上有石研甚愛賞因曰當集句賦之唱

 曰巧匠斵山骨沉吟乆之不能成因命駕去

臘梅山谷𥘉見之作二絶一云金蓓銷春寒惱人香未展

 須無桃李紅風味極不淺一云體熏山麝臍色染薔薇

 露披拂不SKchar懐時有暗香度縁此臘梅盛於京師然交

 㳺間亦有不甚喜之者余嘗作解嘲云紛紛紅紫雖無

 韻映帶園林却要渠要或作見誰遺一枝香最勝故應

 有客謂何如

高致虚云東坡言過温泉壁上見詩云直待衆生總無垢

我方清冷混常流問人云可遵作因作一絶云石龍有

 口口無根自在流泉誰吐吞(⿱艹石)信衆生本無垢此泉何

 處覔寒温可遵縁此知名后來京師每有賔客必出數

 十篇讀者無不絶倒並同前







增修詩話總龜卷之二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