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增修詩話總龜 (四部叢刊本)/前卷二十六

前卷二十五 增修詩話總龜 前卷二十六
宋 阮閱 編 景上海涵芬樓藏明嘉靖刊本
前卷二十七

増修詩話總龜卷之二十六

   𭔃贈門

吕文穆公𮐃正甞與温恭肅仲舒及一友人忘其姓名讀

書於洛陽龍門山誓不作狀元不仕及唱第文穆爲狀

 頭温巳不意然尚中甲科其友人隨拂衣歸𨼆後文穆

 大用 太宗問昔與誰友文穆即以歸𨼆者對遂以著

 作𭅺召不起故文穆罷相歸洛作詩贈之曰昔作儒生

 謁貢闈今提相印出黄扉九重鴛鷺醉中别萬里烟霄

逹了歸隣叟盡垂新白髪故人猶着舊麻衣洛陽謾說

 多才子自嘆遭逢似我稀故人盖指歸𨼆者也青箱雜記

梁周翰太宗朝爲舘職真宗即位除知制誥柳開贈詩曰

 九重城闕新天子萬卷詩書老舎人古今詩話

五代末濠梁人南楚材逰陳潁間潁守欲子妻之楚材巳

 娶薛氏以受潁守之恩遣人歸取琴書之屬似無還意

薛氏善書𦘕能屬文自對鑑圖其形并作詩𭔃之曰欲

 下丹青筆先拈玉鑑端己驚顔寂寞漸覺鬂凋殘淚眼

描將易愁腸寫出難恐君渾忘𨚫時展𦘕圖看楚材見

 而慚焉與之偕老唐宋遺史

韋應物為蘇州太守嘗有詩贈米嘉榮曰吹得凉州意外

聲舊人惟有米嘉榮近來年少欺前軰好染髭鬚學後

後生又嘗赴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州司馬杜鴻漸宴醉𪧐驛亭醒見二佳

 人在側驚而問之乃曰𭅺中席上與司空詩因令樂妓

 侍寢問記其詩否一妓強記乃誦之曰高髻雲鬟宫様

 粧春風一曲杜韋娘司空見慣渾閑事㫁盡蘇州刺史

 腸同前古今詩話劉夣得詩

唐末士子崔郊姑有婢端䴡郊𥨸愛之他日鬻婢扵㐮陽

 司空于頔得錢四十萬因寒食出遊婢見郊立扵栁隂

 下郊因作詩隨以贈之曰公子王孫逐後塵緑珠重淚

 滴羅巾侯門一入深如海從此蕭𭅺是路人疾郊者録

 詩以示頔頔召郊執其手曰詩公所作也四十萬小㢤

 何不早言因以婢贈之唐宋

雷徳遜有終父子二人並命為江南淮南漕王元之贈詩

 二首其一曰江南江北接王畿漕運㠶檣去似飛父子

 有才同冨國君王無事免宵衣屏除姦吏魂應䘮飬活

 疲民肉漸肥還有文塲受恩客望塵情抱倍依依其二

 曰當時豪氣壓朱雲老作皇家諌諍臣章䟽罷封無事

 日朝廷猶指直言人題詩野舘光泉石講易秋堂動鬼

 神𣗥寺下僚叨末路齋心猶祝秉洪鈞元之嘗出徳遜

 門下而徳遜深扵易酷扵詩也青箱雜記

樞宻邵公尭謂余詩似樂天一日閲相藍書肆得馮瀛王

 詩集歸公與余語曰子詩似樂天又愛馮集將來拈取

 箇豁逹李老慶暦中京師有人號豁逹李老每好吟詩而詞多鄙俚以此戯之遂皆大

 𥬇熈寜中余辟定武帥幕公自鄆附所作詩一軸并𭔃

 余詩曰流年真似隙中駒别后情懐懶更踈天上又頒

 新暦日床頭未答故人書殷勤羔鴈功曹檄狼籍盃盤

 上客魚好在仲宣家萬里從軍苦樂定何如

李文正昉吕正惠端同踐文舘後皆登台輔李贈吕詩曰

 憶昔僦居明徳坊官資俱是校書𭅺青衫共直昭文館

 白首同登政事堂佐國廟謨公巳展避賢榮路我猶妨

 主恩至重何時報老眼相㸔淚两行並同前

向文蕳敏中㓂忠愍凖二相同以太平興國五年登第後

 文簡秉鈞忠愍以使相守長安文蕳作詩𭔃忠愍忠愍

 酧之曰玉殿登科四十年當時僚友盡英賢歲寒惟

有公兼我白首猶持將相權唐宋遺史

劉昌言泉州人常侍陳洪進為幕客入朝為副樞嘗作

 下第詩落句云唯有夜來蝴蝶夣翩翩飛入刺桐花後

 為商丘記室王元之贈詩曰年來復落事堪嗟載筆商

 丘鬂欲華酒好未陪紅杏宴詩狂多憶刺桐花盖為是

 也同前

錢塘林逋處士有高節范文正公贈詩曰巢由不願仕堯

舜豈遺人風俗因公厚文章到老醇

張乖厓公為布衣時與陳希夷善因夜話謂希夷曰欲分

先生華山一半住得無希夷曰餘人不可先軰則可及

旦相别希夷以宣和中筆一枝白雲䑓墨一劑蜀牋一

角贈之公曰㑹得先生意驅某入閙處去曰珎重珎重

希夷送公回謂門弟子曰此人無情扵物逹則為公卿

 不逹則為帝王師公嘗感之後尹蜀過華隂𭔃希夷詩

 曰性愚不肯林泉住強要清時擬致君今日星馳劍南

 去回頭慚愧華山雲

曹脩司封守邵武以竹簟贈僧仁曉并惠小詩曰翆筠織

 簟𭔃禪齋午夜秋從枕底來(⿱艹石)也此時人問道寒天捲

 却暑天開並同前

孟賔于湖湘連上人少脩儒學好詩有百篇名金鰲集

 獻于李(⿱艹石)虚侍𭅺因採集中佳句可取者記之于書使

 賔于馳詣洛陽獻諸朝廷其譽藹然明年春與李昉同

 擢進士苐後事李後主為滏陽令因抵法當死會昉遷

 翰林學士聞在縲絏以詩𭔃賔子曰初携書劍别湘潭

金牓標名第十三昔日聲塵喧洛下近來詩價滿江南

長為邑令情終屈縱處𭅺曹志未甘莫學馮唐便休去

明君晚事未為慚主見其詩而宥之復官未㡬歸老連

 上號群峯叟吉守馬致恭以詩送其末章云今日還家

莫惆悵不同初上渡頭船江南野録雅言系述記吉守送賔于詩有全篇及賔于詩

李頻方干高第也登第後干𭔃詩曰弟子已攀桂先生猶

 卧雲鑑戒録

羅𨼆以諷刺之深久而不第劉賛贈之詩曰人皆言子屈

我獨以為非明主旣難謁青山何不歸年虚侵白鬂塵

 土汚麻衣自古迯名者至今名豈㣲𨼆見之遂起歸歟

 之興作五湖詩曰江頭日暖花又開江東行客思悠㢤

 高陽酒徒半凋落終南山色空崔嵬聖代也知無弃物

 侯門未必用非才一船明月一竿竹家在五湖歸去來

施肩吾贈邉將詩曰輕生奉國不為難戰苦身多舊箭瘢

 玉匣鎖龍鱗甲冷金鈴繫鶻羽毛寒皂貂擁出花當背

 白馬𮪍來月在鞍却恐犬戎臨虜塞柳營時把陣圖看

杜荀鶴苦扵詩有贈僧句云安禪不必須山水㓕得心頭

 火自消又云利門名路两何慿百歲風前短熖燈只恐

 為僧心不了為僧心了是輸僧

翁承賛唐末為諌議大夫使福州至劍浦縣見舊識僧亞

 齊贈詩云蕭蕭風雨建陽溪溪畔維舟見亞齊一軸新

 詩劍潭北十年舊識華山西吟魂㫺向江村老空性元

 知世路迷應𥬇乗軺青𤨏客此時無暇聴𤠔啼

唐陸希聲以𩀱鉤寫字法授僧𧦬光SKchar2光入長安為翰林

 供奉而希聲尚未達以詩𭔃𧦬光曰筆下龍蛇似有神

 天池雷雨變逡巡𭔃言昔日不龜手應念江湖洴澼人

 𧦬光感其言薦希聲後至宰相並同前

興國中潘(⿱艹石)冲罷桂林經南岳留鶴一𨾏與廖融贈詩一

章云峭格數年同野興一官纔罷共船歸稲梁少飼教

 長瘦羽翼無傷任逺飛側耳聴吟侵静燭㗸花作舞帶

 斜暉朝天萬里不將去留伴高人向釣磯(⿱艹石)冲到京授

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通理臨行復有詩𭔃融曰曾經别墅住行蹤春浪

 和烟撼釣筒共歩幽亭連石蘚𭔃眠静榻帶松風秋來

 頻夣岳雲白别后應添鶴頂紅又泛汴舟随汴水不堪

 南望思忡忡後至維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聞融與鶴相⿰糹⿱𢆶匹而亡(⿱艹石)冲感而

 又為一絶云南岳僧來共歎吁風亭月榭巳荒蕪先生

去世未十日留伴高吟鶴亦徂融卒未乆潘有泉陵之

命經𨼆居有詩哭云天䘮我良知無言𩀱淚垂惟求相

見夣永絶𭔃來詩應有異人吊從茲雅道衰春風古原

 上新塚艸離離雅言雜載

杜羔妻劉氏善為詩羔累舉不第將至家妻即先𭔃詩曰

良人的的有竒才何事年年𬒳放回如今妾面羞君面

君到來時近夜來羔見詩即時回去㝷登第妻又𭔃詩

 云長安此去無多地欎欎葱葱佳氣浮良人得意正年

 正年少今夜醉眠何處樓南部新書

張介以命術逰公卿門寓居錢塘西湖上嘗自京師南歸

 士大夫率為詩贈之吕許公王沂公時方執政亦皆有

詩夏鄭公留守南京為詩⿰糹⿱𢆶匹二公曰上公詩筆千金重

逋客歸裝一舸輕莫到青山更招𨼆且留明哲為蒼生

鄭谷雪詩云亂飄僧舎茶烟𣺯宻洒歌樓酒力㣲江上晚

來堪𦘕處漁人披得一簑歸有叚賛善善𦘕因采其詩

 為圖曲盡瀟洒之意持以贈谷谷為詩以謝之云賛善

 賢相後家藏名𦘕多留心扵繪素得意在烟波屬興同

 吟詠功成更琢磨愛余風雪句幽絶寫漁簑古今詩話

歐陽价攻傳神楊次公贈之詩曰國手曾煩寫㡬回無人

 彷彿醉顔開青銅鑑裏㝷常見不謂今從筆下來奉職

 劉祕亦贈詩曰筆妙今為第一人心期造化奪天真精

 神形骨從來一移入青縑推两身古今詩話

唐相鄭棨贈老僧詩曰日照西山雪老僧門未開凍瓶粘

 柱礎𪧐火𨼆爐灰 -- 灰 童子病歸去鹿麑寒入來自云此詩

 可以衡稱重輕不偏也嘗有人問相國近有新詩否曰

詩在㶚橋風雪中驢子上此中安可得之同前

王定保唐光化三年李渥侍𭅺下及苐呉子華侍𭅺臠為

 壻子華即世定保南逰湖湘無北歸意呉假緇服自長

安來明日訪其良人白於馬武穆王令引見定保扵定

林寺呉隔簾誚之曰先侍𭅺重先軰以名行俾妾侍箕

箒侍𭅺没慮先軰以妾改適是以不逺千里來明侍𭅺

之志定保不勝慚赧致書武穆乞爲壻吴確乎不㧞定

保爲盟畢世不婚矣呉歸呉中外家沈彬有詩贈定保

 云仙桂曾攀第一枝薄逰湘水阻佳期臯橋巳失齊眉

願蕭寺行逢落髪師廢苑露寒蘭寂寞丹山雪㫁鳯參

差聞公巳有平生約謝絶女蘿依兎絲定保後爲馬不

禮奔五羊依劉氏官至卿郡閣雅談

賈島爲普州司倉方干𭔃詩曰亂山重復叠何路見先生

豈料多才者空垂不第名閑曹曾得醉薄俸亦勝畊莫

問爲詩苦年年芳草生鑑戒録

稷山驛吏王金作吏五十六年稱有道術徃來多贈篇什

 李義山有詩贈云過客不須詢歲代唯書乙亥與時人

令狐綯自湖州刺史拜翰林學士因夜召對坐從容語及

 文宗大稱之由是眷遇有加未㡬拜相因郊禋侍祠還

 趙嘏贈詩云鶚在卿雲氷在壺代天才業共訏謨榮同

 伊陟傳朱戸秀比王商入𦘕圖昨夜星辰廻劍履前年

 風月落江湖自湖州入相𦂯二年不知機務時多暇猶許詩家屬

 和無詩史

李賛皇頗開寒素之路及南遷或人贈詩曰八百孤寒齊

 下淚一時南望李崕州

徐鉉謫居舒州贈彭芮云賈生去國巳三年短褐閒吟翫

 水邊終日野雲生砌下有時京信到門前無人與和投

 湘賦愧子來浮訪戴船醉裏新詩好歸去莫随騷客賦

林泉並同前

陳文惠尭佐退居鄭下張退𫝊知西京以姚黄魏紫及酒

惠文惠答詩曰有花無酒頭慵舉有酒無花眼倦開正

 向西園念蕭索洛陽花酒一時來雲齋廣録






増修詩話總龜卷之二十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