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修詩話總龜 (四部叢刊本)/前卷八

前卷七 增修詩話總龜 前卷八
宋 阮閱 編 景上海涵芬樓藏明嘉靖刊本
前卷九

增修詩話總龜卷第八

   評論門

韋蘇州云誰知風雨夜復此對床眠最爲世所稱重而白

 樂天招張司業云能來同𪧐否聴此對床眠意亦相𩔖

 然不爲人知老杜云眼前無俗物多病也身輕而樂天

 有眼前無俗物身外即僧居之句世亦獨稱老杜直方詩話

梁簡文云早知半路應相失不(⿱艹石)從來本獨飛李義山云

 無事交渠更相失不及從來莫作雙而近時樂府亦云

 早知今日長相憶不及從來莫作𩀱此最爲詩之大患

樂天云哺歠眠糟瓮流涎見麯車杜甫有路逢麯車口流

 涎而張文潜有𭔃予詩云須看逺山相對蹙莫欺病齒

 惱衰翁自註云黄九謝人遺梅子詩有逺山對蹙之句

 乃知詩人取當時作者之語便以爲故事此無他以其

 人重也

舒王詩云投老歸來供奉班塵埃無復見鍾山何須更待

黄粱熟始信人間是夣間又云黄𥹭欲熟日流連謾道

春歸莫悵然蝴蝶豈能知夣事SKcharSKchar先墮晚花前又

 云客舎黄粱今始熟鳥殘紅柿昔分甘盖三用黄𥹭而

 意義皆妙

老杜對雪詩云有待至昏鴉乃引何遜城隂度塹黒昏鴉

 接翅歸之句余疑昏鴉亦常語何必引遜句後作絶句

 却云釣艇収緍盡昏鴉接翅歸

秦少㳺始作蔡州教授意謂朝夕便當入舘歩青雲之上

 故作東風解凍詩云更無舟楫碍從此百川通已而乆

 不召用作送張和叔云大梁豪英海故人滿青雲爲謝

 黄叔度𩯭毛今白紛謂山谷也說者以爲意氣之盛衰

 一何容易

舒王送呉仲庻待制守潭云自古楚有材𨤀醁多羙酒不

 知樽前客更待賈生否賈𧨏初爲河南呉公召置門下

 而謪死長沙其用事之精余以爲可詩法

余最愛蘇黄門送文潞公云遍閱後生真有道欲談前事

 恐無人盖潞公官爵年徳難爲形容非此两句不能優

 㳺而自見

張文潜病中作七言詩蘇黄門和之云長空鴈過疑來荅

 虚幌螢飛坐恐燒秦覯云文潜讀至此不樂余曰何也

覯云虚幌坐燒近於死病人所諱

歐陽文忠最愛林和靖云踈影横斜水清淺暗香浮動月

黄昏山谷以爲不(⿱艹石)雪後園林纔半𣗳水𫟪籬落忽横

枝余以爲其所愛者便是優劣𫆀此句扵前所稱真可

䖏伯仲耳而和靖又有詩云池水倒窺踈影動屋簷斜

 入一枝低

歐陽文忠送張至秘校歸莊詩云鳥聲梅店雨柳色野橋

春此茅店月板橋霜之意老杜云天𨶕象緯逼雲卧衣

裳冷舒王云當作天閱謂其可對雲卧也

古今人作昭君詞多矣余獨愛樂天一絶云漢使却回傳

 𭔃語黄金何日贖蛾眉君王若問妾顔色莫道不如宫

 裏時其意優㳺而不迫切樂天賦此時年甚少

李秉彛字徳叟寄詩一卷與李希聲云此余近所作希聲

 讀至朋也老無能淡如雲水僧爲之撫掌盖洪龜父名

 朋善作詩德叟欲資其名失於點勘故耳

老杜云何時一尊酒重與細論文而孟浩然亦有何時一

 尊酒重與李膺傾之句

唐張子容作巫山詩云巫嶺岧嶤天際重佳期夙昔願相

 從朝雲暮雨連天暗神女知來第幾峰近時晏叔原作

 樂府云慿君問取歸雲信今在巫山第㡬峰最爲人所

 稱恐出扵子容

李賀高軒過中有筆𥙷造化天無功之句余每撃節此詩

 人之所以多窮也老杜云文章憎命逹恐亦出此

陳無巳云石池隨䖏數逰魚余以爲不若李希聲云緑净

 隨時看上魚

邵尭夫詠牡丹云施朱施粉色俱好傾國傾城艶不同可

 謂言工殊無高致

張崏字子望作洛陽觀花云平生自是愛花人到處㝷芳

 不遇真秪道人間無正色今朝初見洛陽春盖托意邵

 堯夫尭夫和云造化從來不負人萬般紅紫見功真滿

 城車馬空撩亂未必逢春盡得春豈非欲使之有所行

 耳

邵尭夫集平生所作爲十卷𭈹曰撃壌冨丞相作詩題其

 後云𥠖民於變似尭時便字尭夫徳可知更覧新詩名

 撃壌先生全道略無遺爲偉人所重如此

郭功父少時喜誦文忠公詩一日過聖俞聖俞曰近得永

 叔書云作廬山高詩送劉同年効杜牧晚晴賦自以為

 得意恨未見此詩功父誦之聖俞撃節歎賞曰使吾更

 學作詩三十年不能道其中一句功父再誦不覺心醉

 遂置酒又再誦數行凡誦十數遍不交一言而罷明日

 聖俞贈功父詩曰一誦廬山髙萬景不可藏設如古𦘕

 師極意未能忘或云不及忘

癸未正月三日徐師川胡少汲謝夷季林子仁潘邠老呉

 君𥙿饒次守楊信祖呉迪吉見過㑹飲於賦歸堂亦可

爲一時之盛潘一作詩歴數其人云胡子雲中白鶴林

生初發芙蓉呉十九成雅奏饒三百錬竒鋒南州復見

 髙士東山行起謝公信祖真成徳祖立之無愧行中呉

生可共南郡老夫寜附石崇閒雅巳傾重客說談仍得

 王戎冠盖城南高㑹山隂未掃餘風客散日衘西壁主

 人不道尊空徐師川軰皆言此詩殊不工又六字無人

曾如此作想爲五言亦可遂去一字句皆可讀至老夫

 附石崇坐客無不大𥬇

劉咸臨醉中嘗作詩話數十篇旣醒書四句於後曰坐井

 而觀天遂亦作天論客問天方圓低頭慙客問盖悔其

 率爾也

參寥云舊有一詩𭔃少㳺少游和云樓閣過朝雨參差動

 霽光衣冠分禁路雲氣繞宫墻亂絮迷春闊嫣花困日

 長平康何處是十里帶垂楊孫莘老讀此詩至末句這

 小子又賤相𤼵也少㳺後編淮海集遂改云經旬率酒

 伴猶未厭長楊

宗室士SKchar2字明𤼵喜作詩與𦘕嘗爲高軒過圖張嘉甫題

 云顧長康善𦘕而不能詩杜子羙善作詩而不能𦘕從

 容二子之間者王右丞也(⿱艹石)明發盖右丞之季孟云晁

 無咎亦題云嘉甫謂顧長康善𦘕而不能詩杜子羙能

 詩而不能𦘕明發兼此二勝可在摩詰季孟間余以𦘕

 及詩信嘉甫之知言晁以道見之謂余能𦘕而不能詩

 乃可以爲病豈有能詩而必又能𦘕𫆀夏雲多竒峰乃

長康句謂不能詩可乎嘉甫旣易於立論而無咎又便

 抑之大抵皆讀書少之過

洪龜父有詩云胡生𦘕山水烟雨山更好鴻鴈書逺汀馬

牛風雨草潘邠老愛其第二句余愛其第三句山谷愛

其第四句徐師川愛其第三第四句逺汀後又改爲逺

 空余云向上一句莫是公未有所得否何衆人之皆不

 好也龜父大𥬇

劉壯輿云歐陽公自謂吾畏慕不可及者聖俞子羙及贈

 詩云文㑹忝予盟詩壇推子將又曰維持於文章㤗山

 一浮塵旣曰郊死不為島聖俞𤼵其藏又曰堪𥬇區區

 郊與島螢飛露𣺯凝秋草是其自謂不如者乃所以過

 之也

歐陽公云李白云落日欲沒峴山西倒着接䍦花下迷㐮

 陽小児齊拍手大家争唱白銅鞮此常言也至於清風

 明月不用一錢買玉山自倒非人推然後見太白之横

 放所以警動千古者顧不在於此乎甫之於白得其一

 節而精強過之余以爲以此警動之耳

田承君云歐陽公晚年最喜陳知默詩至云修方且欲學

 之陳詩不多見承君但見其两聮云平地風烟橫白鳥

 半山雲木卷蒼藤雲埋山麓藏秋雨葉脫林梢帶晚風

張文潜作虎圖詩云煩君衛吾寝振此蓬蓽陋坐令盗肉

 䑕不敢窺白晝潘邠老云却是猫児詩

文潜作輸麥行有云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頭雨乾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他白老稚相呼打新麥

 半歸倉廪(“㐭”換為“面”)半輸王免教縣吏相煎逼輸王乃老農語(⿱艹石)

 時享歲貢納王勤王之𩔖其語古矣

秦少㳺晚出左掖門有詩云金雀觚稜轉夕暉飄飄宫葉

 墮秋衣出門塵漲如黄霧始覺身從天上歸識者以爲

 少㳺作一黄本校勘而衒耀如此必不逺到

洪駒父見陳無巳小放歌行云不惜捲簾通一顧怕君着

 眼未分明此爲竒語盖通字未嘗有人道余曰子豈不

 記老杜云簾户每冝通乳燕𫆀

舒王有云却憶金明池上路紅裙争看緑衣𭅺歐公謂舒

 王曰謹愿者亦復爲之𫆀

趙徳有詩云冥冥小雨不成泥參寥言冥冥之雨却是作

 泥者不(⿱艹石)霏霏也以道以爲然

荆公嘗作一絶題張文昌詩後云蘇州司業詩名老樂府

 皆言妙入神看似㝷常最竒崛成如容易却艱辛文昌

 平生所得荆公两句言盡

詩云壁門金𨶕𠋣天開五見宫花落石槐明日扁舟滄海

 去却將雲氣望蓬萊此劉貢父詩也自舘中出知曹州

 時作舊云雲表荆公改作雲氣又云五見宫花落石槐

 此作詩法也

王中至召至舘中試罷作一絶題於壁云古木森森白玉

堂長年來此試文章日斜奏賦長楊罷閑拂塵埃看𦘕

墻舊云奏罷長楊賦亦荆公所改

石守道作三豪詩謂曼卿豪於詩永叔豪於文杜默豪扵

歌故詩云師雄二十二筆距猛如鷹玉川月蝕句意欲

 相慿陵而歐公亦有詩云南山有鳴鳯其音和自清鳴

 於有道國出則天下平杜默東土秀能吟鳯凰聲作詩

幾百篇長歌仍短行杜默濮州人師雄其字謂豪扵歌

者有送守道六子詩云聖人門前大䖝及推倒楊朱墨

 翟扶起仲尼周公之句默詩謂之豪者豈在是𫆀余嘗

 得師雄全集觀之餘作皆不及此

陳無已有𭔃⿱目兆以道詩云子較東方生自視何益損人言

 不當價一錢萬金産其後無巳又賦高軒過云滕王蛺

 蝶江都馬一𥿄千金不當價以道云陳三两度不當價

司空表聖自論其詩以爲得味外味如緑𣗳連村暗黄花

 入麥稀此句最善又云棋聲花院閉幡影石壇高吾嘗

 獨逰五老峰白䳽觀松隂滿庭不見一人惟聞琴磬之

 音然後知此句之工但恨其寒儉有僧態(⿱艹石)子羙詩云

 暗飛螢自照水𪧐鳥相呼四更山吐月殘夜水明樓則

 才力冨徤過表聖逺甚

柳儀曹詩有樂樂中有憂妙絶古今然老杜云王侯與

 螻蟻同盡隨丘墟儀曹何憂之深也

有人云陳無巳閉門十日雨即是退之長安閉門三日雪

 余以爲作詩者容有意思相犯亦不必爲病但不可太

 甚耳並同前

古有早行詩云主人燈下別羸馬月中行又王若云旅人

 心自急公子夣犹迷惟江東逸人王舉衮詩曰高空有

 月千門閉大道無人獨自行最爲絶唱青𤨏集

范文正有採茶歌天下共傳蔡君謨謂希文公歌膾炙人

 口有少未完盖公才氣豪傑失於少思希文曰何以言

 之謨曰昔茶句云黄金碾畔緑塵飛碧玉甌中翠濤起

 今茶之絶品其色貴白翠緑乃茶之下者耳希文曰君

善鍳茶者也此中吾語之病也公意如何君謨曰欲革

 公詩二字非敢有加焉公曰革何字君謨曰翠綠二字

 可云黄金碾畔玉塵飛碧玊甌中素濤起希文曰善又

 見君謨之精茶希文之伏於義

濮州杜默當年目之爲三豪謂黙豪於歌石守道赴詔作

 太學直講默作大字歌送之今舉其豪句云仁義途中

 馳騁詩書府裏從容頭角驚殺嘏蠏學海波中老龍爪

 距逐出狐兎聖人門前大䖝推倒楊朱墨翟扶起仲尼

 周公一條路出甕口幾程身在雲中水浸山影倒碧春

着花梢半紅因此歌得在三豪之列又上永叔詩云一

 片靈䑓掛明月萬丈詞熖飛長虹乞取一杓鳯池水活

 取乆旱泥蟠龍其豪例皆此𩔖並同前

薛許州能以詩道爲巳任還劉徳仁卷有詩云百首如一

 首卷𥘉如卷終譏劉不能變態陸希聲之比北夣𤨏言

蜀沙門僧爾鳥慕李白歌鄙賈島蹇澁乃自諷其詞云

 鯨目光燒半海紅鰲頭浪蹙掀天白而云我不能致思

 扵藩蘺蹄涔之間人咸服之仍精於周易佛經為歌行

 掩之賈島嘗爲僧洛陽令不許僧午後出寺賈有詩云

 不如牛與羊猶得日暮歸詩思遲澁杼軸方得■如鳥

 從井口出人自岳陽來乃經年方遂偶句

開元中有儒士登鍾南山得句云野逈雲根闊山高樹影

 長𥝠心自負吟諷之際忽聞空中語云未(⿱艹石)天河雖有

 浪月桂不聞香儒士不勝喜以爲已有歸誇於僧智潜

掩鼻咲曰臭氣可掬何足多也儒士驚SKchar⿺辶䖏以實告自

 此又𭈹爲鑑文大師有浮漚篇行於世零陵総記

盧延遜詩淺近人多咲之惟呉融獨重其作盛稱於時且

 云此公不㝷常後必垂名延遜詩至今傳之亦有絶好

者𪧐東林云两三條霓欲為雨七八箇星猶在天旅舎

 言懷云名𥿄毛生五門下家僮骨立六街中贈元上人

 云髙僧觧語牙無水老鶴能飛骨有風蜀路云雲間聞

 鐸騾䭾去雪裏殘骸虎拽來懷江上云餓猫臨䑕穴饞

 犬䑛魚砧𭔃人云吟成一箇字撚㫁數莖髭又云𣗳上

 諮諏批頰鳥窓間壁駁叩頭䖝余在翰林嘗召對上舉

 廷遜詩云臂鷹徤卒懸氊㡌𮪍馬佳人卷𦘕衫雖淺近

 亦自成一體談苑

東坡嘗與人書言味王摩詰之詩詩中有𦘕𮗚摩詰之𦘕

 𦘕中有詩云藍田白石出玉𨵿紅葉稀山路元無雨空

 翠濕人衣此東坡詩非摩詰也詩史

吾詩云日日出東門歩歩東城逰城門抱𨵿卒恠我此何

 求我亦無所求駕言冩我憂章子厚謂嵾寥曰前歩而

 後駕何其上下紛紛也僕聞之曰吾以氣為輪以神爲

 馬何曾上下乎參寥曰東坡文過有理似孫子荆曰枕

 流欲洗其耳東坡詩話

山谷作漁父詞清新 䴡聞其得意自言以水光山色替

 却玊肌  乃真得漁父家然纔出新婦磯又入女児

 浦此漁父無乃大瀾浪也百斛明珠

文與可嘗云老僧墨竹一𣲖近在彭城吾竹雖不及石似

過之此一卷公案不可無山谷下一句山谷因次其韻云

東坡雖是湖州𣲖竹石風流過一時前世𦘕師今姓李

 不妨還作輞川詩或言東坡不曾目伯時爲前身𦘕師

 俗人不便是語病伯時一丘一壑風流未减古人誰當

 作此痴計東坡此語是真相知又作二詩云秋山風雨

 石骨瘦法窟寂寥僧定時李侯有句不肯吐淡墨冩作

無聲詩龍眠不似虎頭痴妙筆無機可並馳蘇仙呪墨

作石竹應觧種花聞此詩

石曼卿詠紅梅云認桃無緑葉辨杏有青枝東坡云詩老

 不知梅格在更看緑葉與青枝荆公云北人𥘉未識渾

作杏花看又能盡紅梅之妙處也有單葉梅千葉梅臘

梅故余作四梅詩直方詩話

山谷見東坡和淵明飲酒詩讀至前山正可數後𮪍且勿

 驅云此老未死在

山谷嘗謂余曰凡作賦要須以宋玉賈𧨏相如子雲爲師

格略依放其歩驟乃有古風老杜詠呉生𦘕云𦘕手看

前軰呉生逺擅塲盖古人扵能事不獨求誇前軰要須

前軰中擅塲耳

東坡言淵明云但恐多謬誤君當恕醉人此未醉時說(⿱艹石)

 醉何暇憂悮哉然世人言醉時是醒時此語最名言

荆公始爲集句多至數十韻徃徃對偶親切盖以其誦古

 人詩多或坐中率然而成始可爲貴其後多有人傚之

 者但取數部詩集諸家之善耳故東坡次韻孔毅夫集

 句見贈云羡君戯集他人詩指呼市人如使児天𫟪

 鵠不易得便令作對隨家雞退之驚𥬇子羙泣問君乆

 假何時歸世間好事世人共明月自滿千家墀

山谷云謝師厚方其爲女擇對見山谷詩曰吾得婿如是

 足矣庭堅欲求之然庭堅之詩卒從謝公得句法故山

 谷有詩曰自徃見謝公論詩得濠梁

文忠公盤車圖詩云古𦘕𦘕意不𦘕形梅詩詠物無盡情

忘形得意知者寡不若見詩如見𦘕東坡作韓幹𦘕馬

圖詩云韓生𦘕馬真是馬蘇子作詩如見𦘕世無伯樂

 亦無韓此詩此𦘕誰當看又云論𦘕以形似見與児童

鄰君看賦詩者定知非詩人詩𦘕本一律天工與清新

 又云少陵翰墨無形𦘕韓幹丹青不語詩此𦘕此詩今

 已矣人間駑驥謾争馳余每誦數過殆以爲法並同前





增修詩話總龜卷之八        甲集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