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修詩話總龜 (四部叢刊本)/前卷十八

前卷十七 增修詩話總龜 前卷十八
宋 阮閱 編 景上海涵芬樓藏明嘉靖刊本
前卷十九

増修詩話總龜卷之十八        丙集

             舒 城 阮一閲 編

皇  明  宗  室  月 窓道 人 刋

             番 易程 珖 校

   紀實門

趙平叔客漣水軍郡守召置門下數年平叔以館職守漣

 水後守以所居為豹𨼆堂石曼卿有詩云熊非清渭逢

 何暮龍卧南陽去不還今郡守蔚然惟在立談間士大

 夫留詩甚多莫可偕者古今詩話

煬帝好食蛤忽有一蛤椎擊不破異之寘于几下一夜有

 光肉乃自脫有一佛二菩薩像悔之乃不食蛤段成式

 有詩云雖因雀變化不逐月𧇊SKchar縱有天中像神功詎

 可成又云相好全如𣑽端嚴秪為誰寜同蚌頑惡且與

 鷸相持

西洛上清宫混元后有呉生𦘕五聖杜甫詩云五聖聮龍

 衮千官列鴈行謂是也

刁約使契丹詩曰押燕移離畢看房賀䟦攴餞行三匹裂

 宻賜十𧴀狸皆紀實也移離畢官名如中國執政官賀

 䟦攴如執衣防閤匹裂■小木瞿以■色綾木為之如

 黄⿰氵𭝠𧴀狸形如䑕而大穴居食榖粱嗜肉狄人為珎膳

 味如豚肉而脆

川陜呼梢工篙手為三長老杜詩云長年三老歌聲裏白

 馬灘前白浪中

土氣有早晚天時有愆伏如平地三月花者深山四月方

 花樂天逰大林寺云人間四月芳菲盡山寺桃花始盛

 開同前

張乖厓鎮宛丘邸報王文正大拜不恱謂坐客曰朝廷肯

 用經綸康濟人乎余少以直節自誓束髪登用無两府

 心幕中杜夀𨺚曰固知公無两府意公曰吾胸中事爾

 安得知杜曰嘗見公柳詩云安得辭榮同范蠡緑絲和

 雨繫扁舟

雍陶知簡州自比謝宣城柳呉興賔至則挫辱投贄者少

 得見之馮道明下第請謁紿閽者曰與太守故舊及見

 呵責曰與公昧平生何故舊之有道明曰誦公詩得相

 見何隔平生遂吟雍詩曰立當青草人初見行近白蓮

 魚未知閉門客到常如病滿院花開未是貧江樓秋入

峽雨葉夜侵樓雍厚之

元和十一載李源公牓三十三人皆取寒素時詩曰元和

 天子丙申年三十三人同得仙𫀆似爛銀文似錦相將

 白日上青天

撫州有放生池禁採捕忽有乗小舟釣扵其上太守蔡大

 夫令人捕之釣者為詩曰投却長竿捲却絲手携簑笠

 獻新詩明知太守清如鏡不是漁人下釣時乃野人張

 項同前

薛能尚書鎮彭門時⿰氵専劉巨容周岌俱在麾下未數年⿰氵専

 領徐巨容鎮㐮岌領許俱假端揆故能詩舊將已為三

 僕射病身猶是六尚書

王拱辰守長安日𥘉禮上理SKchar口𭈹云人間合作大丞相

 天下猶呼小狀元梅摯知錢塘有一SKchar官撰禮上曲子

 云黄閤方開金𪔂調羮只待梅皆着題

孟賔于字國儀連州輔國郷人天福中自湖湘越京洛應

 舉逺人無援遂卜命於華山神珓有如一年乞一珓凢

 六擲得上上大吉每年下第有詩今略舉一聮用表其

 第一年云蟾宫空手下澤國更誰來二年云水國二親

 應探榜龍門三月又傷春三年云仙島却回空說夣清

 朝未逹自嫌身第四年云失意從他桃李春嵩陽經過

 歇行塵雲僧不見城中事問是今年第幾人五年云因

 逢日者教重應忍𬒳雲僧𭄿𨚫歸天福九年禮部侍𭅺

 符𮐃下及第果六舉後徃江南官至水部𭅺中致仕居

 吉州玉笥山復知豐城縣年七十餘卒郡閣雅談

煬帝時洛陽進合蔕迎輦花得之嵩山塢中人不知名採

 者異之因以名迎輦花濃艶芬馥或惹𬓛䄂移時不散

 嗅之令人不睡命寳兒持之𭈹司花女寳児姓𡊮長安

 進御車女年十五腰肢纎弱時詔虞世南草征遼徳音

 於側寳兒注視乆之煬帝謂世南曰舊傳飛燕可掌上

舞今得寳児方昭前事注目於卿卿才人可便嘲之世

 南應詔為絶句曰學𦘕鵶児丰未成垂肩大䄂太憨生

 縁憨却得君王惜長把花枝傍輦行帝恱龍舟鳯舸每

 舟擇妙䴡長白女子千人執雕檀金楫號殿脚女一日

 煬帝凭殿脚女呉綘仙肩喜柔䴡不與群軰齒愛綘仙

 善畫長眉將拜婕妤適早嫁萬邰故不克顧内謁者云

 古人云秀色(⿱艹石)可飱如綘仙真可樂飢矣因吟持楫篇

 賜之曰舊曲歌桃葉新粧艶落梅將身𠋣輕楫知是渡

 江來詔殿脚女千軰唱之越溪進耀花綾綾文突起有

 光彩越人乗樵風泛舟石㠶山下収野蠒繅絲女夜夣

 神人告云禹穴三千年一開所得蠒即江淹文集中壁

 魚所化絲織爲裳必有竒文織成果得所夣獨賜司花

 女洎綘仙蕭妃恚怒不懌由是稍稍不親幸煬帝嘗醉

 逰宫中偶戯宮婢羅羅畏妃不敢迎帝辭有程SKchar之疾

 不可薦寢帝嘲曰個人無頼是横波黛染龍顱簇小娥

 幸有留儂伴成夣不留儂住意如何煬帝徃徃為妖祟

 所惑逰雞䑓恍惚與陳后主相遇喚帝為殿下后主戴

 單紗皂幘綽䄂長𥚑緑錦純縁紫文方平履舞女數人

 即䴡華也以緑文測海蠡酌紅梁新醖𭄿帝飲因請䴡

 華舞玉𣗳后庭花䴡華辭以抛擲歲乆自井中出腰肢

 旅拒無復徃時再三索起終一曲后主詠十數篇煬帝

 不記獨愛小窓詩及𭔃侍児碧玉詩云午醉醒來晚無

 人夣自驚後二句詩史謂是唐人宋咸作夕陽如有意偏傍小窓明碧

 玉詩云離别腸應㫁相思骨合銷愁魂(⿱艹石)飛散慿仗一

 相招䴡華拜求帝一章辭以不能䴡華𥬇曰嘗聞此䖏

 不留儂自有留儂處安可言不能煬帝強為之操觚曰

 見面無多事聞名尔許時坐來生百媚實箇好相知䴡

 華赧然不懌后主問龍舟之逰樂乎始謂殿下致治堯

 舜之上今日復此逸逰人生各圖快樂𭧽時何見罪三

 十六封書使人至今怏怏煬帝叱之不見帝幸月觀清

 景晴明左右皆寢凭蕭妃肩說東宫時事適黄門映薔

 薇叢調宫婢衣朒薔薇吃吃聲𥬇帝望腰肢纎弱意望

 寳児披單衣亟擒乃雅娘蕭妃喟然不止帝曰徃年幸

 妥娘時情態正如此曾效劉孝綽為離億詩嘗念與妃

 記之否蕭妃即念云憶徃來待來剛不來卸粧仍索伴

 解珮更相催愽山思結夣沉水永成灰 -- 灰 憶起時投籖初

 報暁𬒳惹香黛殘枕𨼆金SKchar2裊𥬇觀上林春除却司辰

 鳥煬帝云日月遄邁今巳㡬年事矣大業拾遺

㐮王僣偽逼李拯為偽官拯嘗吟曰紫宸朝罷綴鴛鸞丹

 鳯樓前駐馬看惟有終南山色好晴明依舊滿長安拯

 終為亂兵所殺南部新書

裴皥官至禮部尚書放三榜四人拜相桑維翰竇正固張

 礪馬裔孫清㤗二年馬裔孫知貢舉𦆵放牓謝恩引諸

 生詣座主宅謁拜裴公以詩示云宦途最重是文衡天

 與愚夫著盛名三主禮闈年八十門生門下見門生未

 開宴裔孫登庸郡閣雅談

呉長文使虜詩云奚車一牛駕朝馬两人𮪍雜誌

昔執政有詩云躁因脩賀刺懶爲答空書又有省判者云

 省府舊例不答空書同前

文徳殿百官常朝之殿宰相奏事畢乃來押班常至日旰

 守堂卒好以厚朴湯飲朝士朝士有乆無差遣厭苦常

 朝者戯為詩曰立殘庭下梧桐影喫盡堦頭厚朴湯

 今詩話

李徳誠加司空守臨川湯文圭草麻徳誠濡毫之賂乆而

 未至以詩督之曰紫殿西頭月欲斜曾草臨川上相麻

 潤筆巳曾關奏謝更飛章句問張華時皆少之

馮延魯公出討閩中催督軍粮急於星火李建勲以詩𭔃

 之曰粟多未必全爲計師老須防有伏兵旣而福州之

 兵果爲越人所敗及歸遷司空累表乞致政自稱鍾山

 公詔授司徒不起學士湯恱致狀賀之建勲以詩答曰

 司空犹不作那敢作司徒幸有山公號如何不見呼先

 是宋齊丘自京口求退於青陽號九華先生未周朞一

 詔而起時論薄之建勲年徳未衰時望方𨺚重或有以

 比宋公者因爲詩曰桃花流水雖相似不學劉𭅺去又

 來南唐近事

化度寺内有無盡藏院京城捨施日漸崇盛武徳貞觀后

 錢帛金玉積聚不可勝計常使名僧監藏爲等分一分

 供天下伽藍脩理之用一分施天下飢餓一分充舊供

 無遮之會城中士女奔走捨施争次不得至暮収𫉬亦

 鉅萬有大車載錢帛捨了弃去不知姓名者多矣藏内

 物天下寺院許容來取供給亦不可勝數不阻貞觀年

 中有裴元智戒行修謹宛是修行高人入寺洒掃十年

 有餘寺中觀其行無玷缺使之守藏不覺𬒳盗去黄金

 極多將去不可知數寺衆見潜走去後不還衆僧驚異

 遂於元智寢房内看壁上有詩四句曰將肉遣狼守置

 骨向狗頭自非阿羅漢焉能免得偷后莫知所之武后

 遂移藏東都福光寺日乆錢物漸耗却移歸舊寺至開

 元九年發散錢帛於京師諸寺二京靈異小録

僕在呉興逰諸寺卿詩曰㣲雨止還作小窓幽更研盆山

 不見日草木自蒼然非至呉越不見此景百斛明珠

舊讀蘇子羙六和寺詩云沿橋待金鯽竟日獨遲留𥘉不

 喻此語及倅錢塘乃知寺後池中有此魚如金色復逰

 池上投餅餌乆之略出不食后入不可見自子羙作詩

 至今四十年已有遲留之語苟非難進易退而不妄食

 安能如此夀𫆀同前

京師風物繁富士大夫牽扵事役良辰羙景罕宴逰之樂

 其詩至有賣花檐上看桃李拍酒樓前𦗟管絃之句

 堂閑話

張喬九華人咸通末取京兆府解李建州時為京兆府叅

 軍主試同時有許棠及喬俞坦之劇燕任濤吳罕張蠙

 周繇鄭谷李栖逺温憲李昌符謂之十哲其年府試月

 中桂詩喬擅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詩曰與月長洪濛扶踈萬古同根非生

 下土葉不墜秋風每向圓時足還隨缺䖏空影高群木

 外香滿一輪中未種丹霄日應虚白兎宫何當隨羽化

 細得問元功其年以許棠在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屋多年為薦首喬許坦

 之在許下薛能尚書深知以詩唁二子云何事盡參差

 惜㢤吾子詩日令銷此道天亦負明時有路當重振無

 門即不知何當見尭日重與啜澆漓摭言

僕𥘉入廬山山谷竒秀平生所未見殆應接不暇遂𤼵意

 不作詩巳而見山中僧俗皆言蘇子瞻來矣不覺作一

 絶云芒鞵青竹杖自挂百錢逰可恠深山裏人人識故

 侯既自悔前言之謬又作两絶云青山(⿱艹石)無素偃蹇不

 相親要識廬山面他年是故人又云自昔懐清賞神逰

 杳靄間如今不是夣真箇在廬山是日有以陳令舉廬

 山記見𭔃者且行且讀見其中云徐凝李白之詩不覺

 失𥬇旋入開先寺僧求詩因作一絶云帝遣銀河一𣲖

 垂古來惟有謪仙辭飛流濺沫知多少不為徐凝洗惡

 詩徃來南北山十餘日以為勝絶不可勝談擇其尤

 莫如漱玉亭三峽橋故作此二詩最後與總老逰西林

 作一絶云横㸔成嶺側成峰到處㸔山了不同不識廬

 山真面目只縁身在此山中余廬山詩盡於此百斛明珠

余在𡵨下見秦州進一馬𩦲如牛項垂胡側立顛倒毛生

 肉端蕃人云此肉𩦲馬也乃知鄧公騘馬行云肉駿碨

 礧連錢動當作肉𩦲

唐人煎茶用薑故薛能詩云塩損添常戒薑冝着更誇㩀

 此則又有用塩者矣近世有用此二物者輙大𥬇之然

 茶之中等者用薑煎信佳塩則不可

安定郡王以黄柑醸酒謂之洞庭春色色香味三絶以餉

 其猶子徳麟徳麟以飲予為作詩醉后信筆頗有沓拖

 風氣云去年洞庭秋香霧長噀手于今洞庭春玉色疑

 非酒賢王文字飲醉筆龍蛇走旣醉念君醒逺餉為我

 夀瓶開香浮坐盞凸光照牖方傾安仁醽潘岳賦云披黄苞以授甘

 傾縹瓷以酌醽莫遣公逺嗅要當名字竒未可論升斗應呼釣

 詩鉤亦𭈹掃愁箒君知葡萄惡正是嫫母醜須君灔海

 盃澆我談天口並同前








增修詩話總龜卷之十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