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修詩話總龜 (四部叢刊本)/前卷四十一

前卷四十 增修詩話總龜 前卷四十一
宋 阮閱 編 景上海涵芬樓藏明嘉靖刊本
前卷四十二

增修詩話總龜卷之四十一

  送别門

劉綜學士出鎮并門两制舘閣皆以詩餞其行因進呈

 章聖深究詩雅時方競尚西崐体𬒋裂彫篆親以御

 筆選其平淡者得八聮句云夙駕都門曉凉風𫟍𣗳秋

 秋聲和暮角膏雨逐行軒置酒軍中樂聞笳塞上

 情錢惟演関揄漸落𫟪鴻度𭄿到劉𭅺酒十分寒垣

 古木含秋色祖帳行塵起夕陽汾水泠光摇昼㦸䝉

 山秋色鎻層樓河朔雪深思愛月并門春煖詠甘棠

 王貽永極目関河髙𠋣漢順風鵰鶚逺凌秋聖章謂

 綜曰并門唐時皆将相出領凢之官遣從事以題詠作

 寵其行多刻諸道宫佛寺纂集編聚乆不聞有是作也

 後綜冩為御選句圗立於晋祠古今詩話

王化基詩送梁𦔳曰文章換桂一枝秀清白傳家两弟貧

 人多誦之談𫟍

天祐中毗陵有慎氏本儒家女三史SKcharSKchar夫娶之数年無

 子因拾其過而出焉慎氏慨然登舟𭻍詩一章為别曰

 當時心事巳相関雨散雲飛一餉間便挂孤従此去

 不堪重過望夫山SKchar夫覧而愧乃㽞之唐宋遺史

唐如意中有女子七歳能詩則天命試之皆應聲而就其

 兄别之而去則天令作詩送兄曰别路人𥘉起离亭葉

 正飛所嗟人異鴈不作一行㱕

丞相劉沆與郷人尹鑑少同塲屋丞相旣大拜尹方以恩

 榜得官公以詩送還曰少年相欵老相逄鄉舉雖同遇

 不同我已位登三事後公方名列五刑中荣登莫計名

 髙下宦逹湏由善始終若到郷関人見問為言歸思满

 秋風並同上

内侍裴愈字益之作詩送魯秀才南逰詩云東呉山水家

 家月西椘江聲浦浦風又聞蝉云楊桞影踈秋霁兩梧

 桐葉墜夕陽天

唐子方以言事謫冝春監酒待制李師中作詩贈别曰孤

 忠自許衆不與獨立敢言人所難去國一身輕似葉髙

 名千古重扵山並㳺英俊顔何厚已死奸䛕骨尚寒天

 意若爲宗社計肯教夫子不生還倦逰録

徐鉉仕宦海州蒯亮爲録事叅軍多與徃還未幾亮受代

 徐餞之詩曰昔年聞有蒯先生二十年来道不行抵掌

 曽談天下事折腰尤忤俗人情老還上國風光簿貧裏

 歸装結束輕迁客臨流重惆悵晚風黄葉滿孤詩史

武元衡罷相出鎮西蜀栁公綽與裴度俱爲判官公綽先

 度入爲吏部𭅺中度有詩餞别云两人同日事征西今

 日公先捧紫泥

景祐末元昊叛夏鄭公出鎮長安梅昌言送詩云亞夫金

 皷従天落韓信旌旗背水陳是時士大夫詩甚多鄭公

 獨刻昌言詩于䂖

臨川楊智堅嗜學居貧妻厭其饘藿不足求离智堅以

 詩送之曰平生業在負琹詩頭上而今有二𢇁漁父尚

 知溪谷暗山妻不信岀身遲荆(⿰釒义)任意撩新鬂鵉鏡従

 他學𦘕眉今日便同行路客相逄正是下山時妻持詣

 州顔魯公為内使杖其妻而令嫁自後莫有弃其夫者

 雲溪友議

崔涯别其妻詩曰隴上流泉隴下分断腸鳴𠰸不堪聞姮

 娥一入宫中去巫峽千秋空白雲

申國長公主為尼掖庭随岀者二十餘人詔两禁送至寺

 賜齋傳㫖令各賦詩惟陳文僖公彭喬年詩尚有記者

 云盡出花鈿散宝津雲鬟齊剪向殘春因驚風燭難𭻍

 世遂作蓮池不染身貝葉乍翻疑軸錦𣑽音𥘉學誤梁

 塵従兹艶質成空後湘浦都無觧珮人都下好事者以

 鷓鴣天SKchar湘山録

朱昻字㪯之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歴清貴二十年晚為工部侍𭅺懇求㱕荆

 南踰年方允時方暑㤙㫖曲𭻍許秋凉始行呉淑贈

 行詩云漢殿夜凉𥘉閣筆渚宫秋晚得懸車錫宴玊津

 园中傳㫖令賦詩為送李維承旨云清朝納禄尤強健

 白首還家正太平陳文惠云部吏百御通爵里従兵千

 𮪍過荆門弟恊亦同時𨼆皆享眉壽謂之渚宫二踈

 古今詩話

武公幹常事蒯希逸十餘歳異常勤幹洎希逸擢第幹辭

 㱕以親在養父堅𭻍不住以詩送之其略云山險不曾

 离馬後酒醒長見在床前摭言

張乖崖在蜀州有録事叅軍老病㾱事公曰胡不歸明日

 叅軍求去且以詩㽞别其略云秋光都似宦情簿山色

 不如㱕興濃公驚曰同僚有詩人而吾不知𭻍而薦之

 元祐中老人守潁有路都曹者以小疾求致仕老人誦

 此詩以留之不可乃採前人之意作詩送之曰淮光釀

 山色先作㱕意濃恨無乖崖公一洗芥𦷾𦙄百斛明珠

張不疑帥鼎文莹徃謁後帥辰又謁之旣别慨然以二詩贈行

 曰憶昔荆門屡過従當時心巳意SKchar鴻渚宫禅伯唐斉

 巳淮甸詩豪宋惠崇老格踈閑松𠋣(⿰氵閠)清談潇洒坐生

 風使君不見髙僧事莫把名叅𠆸術中又云碧嶂孤

 苒苒㱕觧携情緒異嘗時餘生𡻕月能多少此别應

 問後期玉壷清話

狄焕送人逰卲云春江正𣺌𣺌送别两依依𤇆裏掉将逺

 渡頭人未㱕漁家侵叠浪島𣗳挂殘暉况入湖湘路那

 堪花乱飛雅言系述

元豊三年蘇子由謫官筠州張安道口占一絶送之云因

 嗟萍梗才名客自歎匏𤓰老病身一榻従兹還𠋣壁不

 知重掃是何人巳而涕下東坡云安道平生未嘗出涕

 向人王崇拯字拯之與先君同在熈河先君自熈河入

京相别扵中𡍼送先君云渭城楊栁巳青青強住行人

 听渭城不問使車㱕路逺且従墫酒滿杯傾相逄洮塞休

 兵後此去秦州照眼明若立螭頭借前箸且教充囯事

 春耕先君誦扵昊卿丞相縁此知名扵朝庭

洪駒父有詩送余赴官河内末云眼中人物東西盡肺病

 京華故倦㳺潘邠老每誦而喜之李希声亦有詩送余

 云散盡平生眼中客煖風晴日閉門居可以相上下也

 是時紹聖改元之二月並王直方詩話

李群玊好吹笙常使家僮吹之又善急就草性喜食鵞及

 授校書卽東㱕故里盧肇送詩云妙吹應諧鳯工書定

 得鵞南部新書

乾祐三年宣政殿試賢良方正直言極諌科下一十人登科

 其後牛僧孺等四人皆相次拜相先是白居易在翰

 林日為考覆官其後僧孺罷相出鎮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州居易在洛中

 有詩送曰北闕上東京風光十六程坐移丞相閣春入

廣陵城紅斾擁双節白髭無一莖万人周路看百吏立班

 迎閫外君珍重樽前我亦荣何湏身自得将相是門生

 卓異記

㒒去𡻕錢塘十六年而又来㽞二年乃去平生自斍出處

老少相似樂天雖才名相逺而安分寡求亦庶㡬焉二

 月六日来别南北山惠净上人以天竺醜石見贈乃作

 絶句三首以全樂天之好曰當年衫髩两青青強說

重臨刷别情衰𩬊只今無可白故應相對話来生其二

 曰出處依希似樂天敢将衰杇校前賢便従洛社休

官去犹有閑居二十年其三曰在郡依前六百日山中

 不記㡬囬来還将天竺一峰去欲把雲根到處栽紀詩

唐節度使薛嵩有人献小鬟十三歳左右手俱有紋𨼆若

紅線因號為紅線十九年方辭嵩去不可𭻍乃餞别請坐

客冷潮陽作詩曰采菱SKchar罷木蘭舟送客魂消百尺樓

還似洛妃乗霧去碧雲無際水長流

江淮間有妓徐月英作詩送人曰惆悵人間萬事違两人

同去一人㱕生憎平望亭前月忍照鴛鴦相背飛

𮧯相皐昔逰江夏止扵姜使君之館姜氏子𠛼宝有小

青衣曰玊簘才十歳常令侍𮧯姜入関家属不行𮧯乃

易居頭陀寺荆宝遣玊簘往来年稍長乃與𮧯𭭕後為

 㢘使陳常侍發遣㱕舟人趣行乃以書别荆宝荆宝與

 玊簘同至相約曰逺不踰六七年當取玊簘㱕因𭻍玊

簘指環一枚并詩曰黄雀啣来巳數春别時㽞解贈佳

 人長江不見双魚至為遣相思夣入秦

李訥尚書夜登越城樓聞SKchar曰鴈門山上鴈𥘉飛其声激切

公召至乃去籍之妓盛小叢也梁園供奉南不嫌女甥

所唱者乃不嫌昔所授也崔元範自幕府拜侍御史

餞扵鑑湖光𠋫亭命小叢SKchar餞坐客各賦詩送之李尚

書曰綉衣奔命去情多南國佳人歛翠娥曽向教坊

听國樂為公重唱盛叢SKchar崔御史曰羊公𭻍宴峴山亭

 洛浦髙SKchar午夜清獨向拍䑓爲老使可怜林木响餘聲

 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判官曰燕趙能SKchar有幾人落花囬雪似含嚬聲随衘

 史西歸去誰伴文翁過九春彦升曰蓮府𦂯爲緑水賔

 忽乗𩣭馬入咸秦爲公唱作西河調日暮偏傷去住人

 盧業支使曰何郎戴豸别賢侯更吐SKchar珠宴𢈔樓莫道

 江南不同醉即陪舟楫上京㳺舉子髙湘曰謝安春渚

 餞名卿千里仁風一扇清SKchar黛惨時方酩酊不知公子

 重飛觥盧溵處士曰烏䑓上客紫髯公共捧天書静鑑

 中桃葉不湏SKchar白䇡𫆀溪日暮起樵風崔下句云獨向

 柏䑓爲老吏皆曰御史即其任也何老扵柏䑓衆請改之

 崔曰某但止扵此任寕望九迁乎是年秋鞫獄譙中而

卒是終扵柏䑓之任也並古今詩話

刘夢得送人下第詩云今此卜行日髙堂應夢㱕莫将和

氏泪滴向老菜衣又有詩云新詩一聮出白𩬊数莖生

抒情







詩話總龜卷之四十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