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修詩話總龜 (四部叢刊本)/前卷四十八

前卷四十七 增修詩話總龜 前卷四十八
宋 阮閱 編 景上海涵芬樓藏明嘉靖刊本
後集目録

增修詩話總龜卷之四十八

   鬼神門

余與魯直夀朋天啓㑹子伯時齋看詩卷皆仙鬼作或夢

 中所作也又記太平廣記中有人為鬼物所引入墟墓

 皆華屋洞戸忽為刼墓者所驚出遂失所見但云芫花

 半落松風晚清吾每愛此两句故附之書末

王著洛陽人也七歲能属文十四進士及第初依師𡨚勾

 縣張嘏東京應舉乆不知消息賃居相國寺東因出通

 衢忽遇張嘏遂邀茶肆叙闊至乃才蝴蝶詩最嘉云今

 夜君棲芳艸裏為傳消息到王孫嘏無言忽然不見著

 驚問郷人云卒已半年著自及第便歴華省至翰林

學士只及中年而終郡閣雅談

西川宰相高駢版築羅城日有守禦指揮使姜知古分得

 西南趙波塊即趙畚相公墳也知古𭈹令候䁱開之是

 夜有人黄衣束帶瘦骨長卓立于知古前曰趙相公使

 上書知古驚覧書末後有詩一首頃之鬼不見詩云我

昔勝君昔君今勝我今人生一世第何用苦相侵

保大中廣陵𥚃城隍因及古塜得石誌一所云日為箭𠔃

月為𠔃四時射人𠔃無窮但得天將明月花不𮗜人隨

流水空山川秀𠔃碧穹窿崇夫人墓𠔃直其中猿啼烏

嘯烟濛濛千年萬年松栢風或云李白詞南唐近事

甘露寺僧話吴王𭣣得浙右之明年夏中夜月瑩無雲

 長江如𦘕有僧持課俄數人自西軒領僕厮軰挈酒

 上江亭而止夣明月宰相遇坐定命酒羅列昊𥨸窺之

 思中夜禁行從何而至必是幽虚扵牕𨻶俯伏伺之東

 向一人衣南朝衣西向一人北虜衣北向一人衣縫掖

 衣指南向者設禮而坐東向一人衣朱衣霜簡清痩多

 髯飛杯之次東向者曰今日恣縱江南之㳺皆不乏風

 流矣僕嘗記公云何人種得西施花千古春風開不盡

 可謂越古超今矣酒至西虜服曰各述旦曩日臨危一

 言曰趙䑓能爲賦邢陽解獻書可惜西川水不救轍中

 魚次至縫掖舉白而歌曰偉㢤横海鱗壯矣垂天翼一

 旦失風水翻爲螻蟻食廵至東向云功遂侔昔人保退

 無智力旣渉太行險兹路信難渉次至朱衣乃高吟曰

 握裏龍蛇𥿄上鸞逡廵千幅不將難顧雲已徃羅𨼆耄

 更有何人逞筆端吟罷東樓晨鍾⿺辶䖏鳴僧户軋然而啓

 忽尔而散桂花叢談

秦太虚言寳應民有嫁娶㑹客者有客徑起出門(⿱艹石)醉甚

 將赴水者人急持之客曰有婦人以詩招我其詞云長

 橋直下有蘭舟破月衝烟任意逰金玉滿堂何所用争

 如年少去來休倉皇就之不知其為水也然客亦無他

 夜㑹說鬼與參寥參寥舉此𦕅為記之東坡詩話

唐丞相馬植弟固武威太守固弟西河太守二弟聞植罷

安南都護又除黔南不得意維舟峽中古寺前夜月如

晝見白衣人緩歩隄上吟曰栽竹爲筒作笛吹鳯凰池

 上鳯凰飛勞公更向黔南去即是陶鈞萬𩔖時歴歴可

 𦗟遣人尋訪已失之後黔南去再入爲大理卿遷刑部

侍𭅺判塩鐡遂大拜

大暦元年元載因早朝有人獻詩載令左右𭣣之候入中

 書看其人曰(⿱艹石)不能讀請自誦一篇曰城東城西舊行

 處城裏花飛柳如絮海燕㗸泥欲下來屋裏無人却飛

 去吟畢不見乃知其非人也載後敗家破妻𬒳

馮翊夏陽縣㩀大河有兾河清澈可鍳大和中縣尉趙生

 一夕與同軰聮歩望月扵兾泉上忽有人貌甚黒緑𫀆

 自泉中出徐吟曰夜月明皎皎緑波空悠悠生且驚其

 水溺明日生再逰兾水見廟中土偶人𬒳𫀆視之其

 貌乃昨日吟詩人也

元和中有陸橋家于丹陽居有池塘亭榭一夕有人叩門

 急視見一人儀狀秀逸自稱曰沈約聞公雅好詩故來

 奉謁旣而呼左右曰召青箱來有一児年可十歲約曰

 此吾子也欲使紹吾學故名青箱然亦能詩從吾與范

僕射過䑓城曾作感舊詩令諷之曰六代舊山川興王

㡬百年䌓華今寂寞朝市昔喧闐夜月琉璃水春風柳

色天傷時爲懐古垂涙國門前忽不見

唐燕士晋昌人𨼆于九華晚歩山下見一白衣少年閒歩

 自(⿱艹石)曰澗水潺湲聲不絶溪壠茫茫野花𤼵自來自去

 人不知歸時長對空山月歸問里人曰是呉氏子善詩

 卒僅數年矣

錢起寓𪧐驛舎聞窓外有人曰曲終人不見江上數峰青

 起怪之十年後就試座主李時試湘靈鼓瑟詩落句意

 乆不屬遂以此一聮續之乃中魁選詩全篇云善鼓雲

 和瑟常聞帝子靈馮夷空自舞楚客不堪𦗟雅調悽金

 石清音發杳冥蒼梧來暮怨白芷動芳馨流水傳湘浦

 悲風過洞庭曲終人不見江上數峰青

劉山甫隨侍官扵嶺外北歸泊舟洞庭登㟁見有北方毗

 沙門天王廟祠因謁之見廟宇頽圯乃題云壞墻風雨

 㡬經春艸色SKchar庭一𫝶塵自是神仙無感應盛衰何得

 却由人是夜夣神責曰我南岳神也汝何相侮俄而風

濤大作舟㡬覆悔謝徹去詩牌乃止古今詩話

長安中秋望夜有人聞鬼吟曰六街皷歇行人絶九衢茫

茫空有月又聞有和者云九衢生何勞勞長安土盡槐

根高俗云務本西門是鬼市或風雨暝晦皆聞其喧聚

 之南部新書

開元中有幽州衙校姓張妻孔氏生五子而卒後娶李氏

 妬悍狠戾虐遇五子鞭捶不其甚苦哭扵孔氏之墳母

 忽於塜中出撫其子悲慟乆之因以白布巾題詩贈張

曰不分成故人泣涕每SKchar巾死生今有隔相見永無因

盒裏殘粧粉留將與後人黄泉無用處浪作塜中塵有

 意憐男女無情亦任君欲知腸㫁處眀月照孤墳五子

 得詩以呈其父其父訴扵連帥連帥上聞李氏流嶺南

建𨺚初有人行扵巴峽夜泊舟扵江涘忽有人諷詠曰秋

 逕填黄葉懸崕露艸根猿聲一呌㫁客旅數重魂其音

苦切激昻而悲如是通宵九吟百遍𥘉疑舟行秀士也

 及曉訪之其所泊㟁殊無舟舸但空山䆳林溪谷絶幽

 尔㳂㟁尋訪數處有二脚迹長二尺許

荆南復州門街東有劉氏舊宅宇舎横㫁敝壊鮮有人居

 梁太保震有逺房弟伯升秀才請居之貴其幽致而肄

業旣憇馭月餘辰夕甚安一日晝寝夢魘乆之方寤乃

 曰⿺辶商夣一女子緑裙紅䄂自東街而來泣而呼曰聴妾

 幽恨之句詩曰卜得上峽日秋江風浪多巴陵一夜雨

腸㫁木蘭歌梁因稱嘆而覺竟無他說說後集

鬼仙詩曰仙人未必便仙去還在人間人不知手把白鬚

 從两鹿相逢却問姓名誰又云江上檣竿一百尺山中

樓䑓十二重山僧樓上望江上指㸃檣竿𥬇殺儂又云

爺娘送我青楓根不記青楓幾回落當時手刺身上衣

今日爲灰 -- 灰 不堪着又曰酒盡君莫沽壺傾我當𤼵城市

SKchar塵還山弄明月又云浦口潮來𥘉渺漫蓮舟溶𣻌

采花灘芳心不愜空歸去㑹得潮平更折看又曰忽然

湖上片雲飛不覺舟中雨濺衣折得荷花渾忘却空將

荷葉盖頭歸又曰寒花白露裏亂山明月中是夕苦吟

 罷寒燭與君同

黄魯直登荆州亭柱間有詞曰簾捲曲欄獨𠋣銀屏暮天

 無際淚眼不曾晴家在呉頭楚尾數點雪花亂委撲漉

 沙鷗驚起詩句欲成時没入蒼烟叢裏魯直曰似為予

 𤼵筆𫝑𩔖女子又有淚眼不曾晴句即鬼也是夕有女

 子絶艶見夣扵魯直曰我家豫章附舟墮水死于此登

 亭感而作不意公能辨之魯直覺曰此必呉城小龍女

 事同前

   佞媚門

陳瑄太師任西川有愛SKchar徐氏郫城令之女也令欲求彭

 牧以紅絹數寸作二十八字遣其妻𥝠示其女曰深宫

 冨貴事風流莫忘生身老骨頭因與太師𭭕𥬇處為吾

 方便覔彭州人皆鄙之鑑戒録

鎮楊州請章孝標賦春雪孝標作詩曰六出花飛處處飄

 粘囱拂砌上寒條朱門到曉難SKchar尺盡是三軍喜氣消

唐李嶠少負才華參知政事封鄭國公長夀中則天鑄八

稜銅柱題曰大周萬國述徳天樞紀革命之功貶皇家

 之德天柱下置鐵山翁師子琪璘圍遶武三思為文朝

 士獻詩不可勝紀惟嶠詩冠絶當時曰轍迹光西崦勲

庸紀北燕如何萬國㑹諷德九門前灼灼臨黄道迢迢

 入紫烟仙盤正下露高柱欲乗天山𩔖叢雲起珠疑大

火懸聲流塵作刼業固海成田聖澤傾堯酒薫風入

 舜絃忻逢下生日還遇上皇年后憲司𤼵附㑹韋庶人

 左授滁州别駕大唐新語

   琢句門

唐僧多佳句其琢句法比物以意而不指言一物謂之𧰼

 外句如無可上人詩曰𦗟雨寒更盡開門落葉深是落

葉比雨聲也又曰㣲陽下喬木逺燒入秋山是㣲陽比

逺燒也用事琢句妙在言其用而不言其名耳此法唯

 荆公山谷東坡知之荆公曰含風鴨緑鱗鱗起弄日鵞

黄裊裊垂此言水柳之用而不言水柳之名坡别子由

 曰猶勝相逢不相識形容變盡語音存此用事而不言

其名山谷曰管城子無食肉相孔方兄有絶交書又曰

 語言少異無阿堵氷雪相看有此君又曰眼看人情如

 格五心知世事等朝三格五是融法也後漢注云常置

 人扵險處然句中眼者世尤不能解王荆公欲新政作

 雪詩曰𫝑合便疑包地盡功成終欲放春回農家不念

豐年瑞只欲青雲萬里開

韓魏公罷政判北京作園中行詩曰風定曉枝蝴蝶亂雨

 匀春圃桔橰閑意趣所至多見扵SKchar

歐陽文忠公喜士爲天下第一好誦孔北海座上客常滿

尊中酒不空之句

范文正公清嚴而喜論兵好誦兵衛森𦘕㦸燕寢凝清

 香之句

李師中送唐介謪官詩曰去國一身輕似葉高名千古重

 如山並㳺英俊顔何厚已死姦䛕骨尚寒已而聞介趂

 月首上任大悔乃以書索詩唐公𥬇曰吾正不用此無

 對屬落韻詩送還李乃悟一身千古非恊對與荆公措

東坡逰羅浮詩曰潜鱗有飢蛟掉尾取渇虎我來方醉後

 濯足𦕅戯侮想見海上超放之𩔖然蛟疑不能掉尾雪

裏芭蕉也

王榮老渡觀江風作不得濟父老曰公篋中畜竒物此江

 神極靈獻之當得濟榮老有玉麈尾端石硯宣包幛獻

 之皆不驗有魯直草書扇頭子題韋應物詩曰獨憐

 幽草澗𫟪生上有黄𪇾深樹鳴春潮帶雨晚來急野

 渡無人舟自横取視儻恍之𫝑曰我猶不識鬼識之乎

 以獻之香火未𭣣天水相照如鏡南風徐來㠶一飽而

 濟余謂神必元祐仙客不然何SKchar之深也

李白詩曰昔日芙蓉花今為㫁腸草以色事他人能得㡬

 時好陶弘景仙方注曰㫁腸草不可食其花羙好名芙

蓉花

柳子厚詩曰漁翁夜傍西巖𪧐曉汲清湘𤉷楚竹烟消

 日出不見人欵乃一聲山水緑回看天際下中流巖上

 無心雲相逐東坡評詩云以竒趣為宗反常合道為趣

熟味之此詩有竒𧼈其尾两句雖不必亦可欵乃

相呼聲相應冷齋夜話

杜牧華清宫詩云長安西望綉成堆山頂千門次第開一

 𮪍紅塵妃子𥬇無人知道荔枝來尤膾炙人口㨿唐記

 明皇常以十月幸𮪜山至春即還宫是未嘗六月在驪

 山也然荔枝盛暑方熟詞意雖羙而失事實

唐人題西山寺云㡬夜碍新月半江無夕陽或謂冠絶古

今以其盡得西山之景趣也金山寺題者甚多而絶

少佳句唯𣗳影中流見鍾聲两㟁聞又天多剰得月地

 少不生塵最為人傳誦要亦未為至工(⿱艹石)用扵落星寺

有何不可乎熈寜中介甫有句云天末海門横北固烟

中沙岸似西興尤為中的遯齋閒覧

增修詩話總龜卷之四十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