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修詩話總龜 (四部叢刊本)/後卷四十九

後卷四十八 增修詩話總龜 後卷四十九
宋 阮閱 編 景上海涵芬樓藏明嘉靖刊本
後卷五十

集一百家詩話緫龜後集卷之四十九

  飲食門

唐御食紅綾餅餤爲上光化中放進士裴格盧延孫等二

十八人燕於曲江勅太官賜餅餤止二十八枚而巳延遜

後入蜀頗為蜀人所易嘗有詩云莫欺零落殘牙齒曾

吃紅綾餅餤来其爲當世所貴重如此酉陽雜爼載衾

冠家有䔥家餫飩𢈔家粽子韓約櫻桃饆饠又有胡突鱠

麞皮索餅之𩔗號為名食不至於甚侈而羙有餘亦紅綾

餅餤之𩔗也

晋史稱何劭驕奢簡貴衣裘服玩新故巨積食必盡四方

珍異一日之供以錢二萬爲限而曽所食而曽所食不

 過萬錢是劭之自奉侈於父也而劭贈張華詩乃云周

 旋我陋圃西瞻廣武廬旣貴不忘儉處約能存無鎮俗

 在簡約塞門焉足摹是以SKchar孔爲法以𬋩氏爲戒也審

能如是則史所書又如何㢤以史為正則邵所言誣矣

東坡擷菜詩云秋來霜露滿東园盧服生兒芥有孫我

與何曾同一飽不知何苦食鷄豚苟能如此則豈肯縦

嗜𣣔於口腹之間㢤

酉陽雜爼載鄭慤嘗於使君林避暑取蓮葉以簮刺其心

令與柄通其屈莖如𧰼鼻傳酒噏之名為碧筒盖取蓮

葉芳馨之氣雜於酒中爲可喜也故東坡詩云碧筩時

作象鼻湾白酒微帯荷心苦是巳大抵醪醴之妙籍外

而發其中則格髙而味竒如大宛之葡萄大官之挏馬

 皆藉他物以成者趙德麟以黄柑醸酒東坡嘗作洞庭

 春色賦遺之所謂命黄頭之千奴卷震澤而俱還坡亦

 以松明醸酒所謂味甘餘而小苦歎幽姿之獨髙二酒

 至今有用其法而爲之者至坡在黄州自作蜜酒惠州

自作桂酒皆一世而止盖出於一時之𭟼劇未必皆中

節度爾同上

酒之種多矣有以緑爲貴者白樂天所謂傾如竹葉盈樽

緑是也有以黄為貴者老杜所謂鵞兒黄似酒是也有

 以白為貴者樂天言玉液滿金巵是也有以碧爲貴者

老杜所謂重碧酣春酒是也有以紅爲貴者李賀所謂

小槽酒滴珍珠紅是也今閩廣間所醸酒謂之紅酒其

色殆𩔗臙脂酉陽雜爼載賈𤨿家蒼頭能别水常乗小

艇於黄河中以瓠匏接河源水以醸酒經𪧐色如綘名

爲崑崙觴是又紅酒之尤者也同上

張衡曰客賦醉言歸稱露未晞王式曰客SKchar𮪜駒主人SKchar

庸歸賓主之情可謂粲然者至李太白陶淵明則不然

各常爲詩曰我醉欲眠君且去雖曰任真之言然亦太無

主人之情矣司馬温公獨樂园飲云浩SKchar縦飲任天機

莫使𭭕娯與性違玉枕醉人従獨卧金羇倦客𦗟先

歸其亦二子之意也白樂招客飲云客告暮將歸主称

日未斜又命小青娥長跪謝貴客其視張衡王式尤

 有委曲相者然置酒送李漳州詩曰獨醉似無名借君

 作題目又何與招客飲之詩異乎東坡醉眠亭詩云醉

 中對客眠何害湏信陶潜未苦賢山谷云欲眠不遣客

 佳䖏更難忘如是則不失賓主之禮又有可以通我之

情是賓主之情兩得矣同上

賢者豹𨼆𭏟落固當和光同塵雖舎者争席何病而况於

 杯酒之間㢤陶淵明杜子羙皆一世偉人也毎田父索

 飲必使之畢其𭭕而盡開情而後去淵明詩云清晨聞

 叩門倒裳徃自開問子為誰歟田父有好懐壼漿逺見

 候疑我與時乖老杜詩云田翁逼杜曰邀我嘗春酒呌

 婦開大瓶盆中為吾取二公皆有位者也於田父何拒

焉至於田父有一世皆尚同願君汨其泥之說則姑守陶

 之介久客惜人情如何拒隣叟則何妨杜之通乎陽秋

復齋漫録云唐李敬方𭭕醉詩云不向花前醉花應觧𥬇

 人只因連夜雨又過一年春日日無窮事區區有限身

若非盃酒裏何以𭔃天真杜子羙絶句云二月巳破三

月漸老逢春能㡬逥莫思身外無窮事且盡生前有限

盃二詩雖相縁而杜則尤其工者也世所𫝊相逢不飲

空歸去洞口𣑯芲也𥬇人之句盖出於方敬

詩說隽永云福州嶺蛤蠣號西施舌極甘脆其出時天氣

正𤍠不可致逺吕居仁有詩云海上凢魚不識名百年

生命一杯羮無端更號西施舌重與児曹起妄情

藝𫟍雌黄云河豚所附本草云味甘温日華子云有毒予

 按倦㳺雜録云河䐁魚有大毒肝與卵人食之必死暮

 春栁花飛此魚能大肥江淮人以時為珍更相贈遺腐

 其SKchar雜蔞荻芽瀹而爲羮或不甚熟亦能害人𡻕有

 𬒳毒而死者南人嗜之不巳故聖俞詩春洲生荻芽春

 岸飛楊花河䐁當此時貴不数魚鰕而其後又云炮𤋎

苟失所轉喉為莫𫆀如此則其毒可知本草以爲無毒

悞矣或云河䐁子不可食其大纔一粟浸之經𪧐如弹

丸人有中其毒者以水調炒槐花末及龍腦皆可觧予

嘗見其漁者說其所取之由曰河䐁盛氣善怒毎伏水

 底必設網於上故以物就而觸之彼将奮怒而上遂爲

所𫉬呉人珍之以其腹SKchar為西施乳予嘗𭟼作絶句云

蔞蒿短短荻芽肥正是河豚欲上時甘羙逺勝西子乳

呉王當日未曽知雖然甚羙必甚𢙣河䐁味之羙也呉

 人嗜之以䘮其軀西施色之羙也呉王好之以亡其國兹

可以爲來者之戒

 噐用門

舒王作前元豊行云倒持龍骨掛屋 後元豊行云龍骨

長乾掛梁梠龍骨水車也是𡻕豊稔故龍骨掛而不用

又有𭔃楊徳詩云遥聞青秧底復作龜兆拆脩脩雨龍

骨豈得長掛壁是𡻕亢旱反前詠爾東坡亦有水車詩

 云翻翻聮聮衘尾鴉犖犖确确蛻角蛇分畦翠浪走雲

陣刺緑針抽稻芽天公不念老農泣喚取阿香推雷車

 言水車之利不及雷車所霑者廣矣䂬溪

張景陽七命有浮三翼泛中沚之句故詩家多以三翼爲

 輕舟如梁元帝日華三翼舸元微之光隂三翼過是也

按越絶書伍子胥水戰兵法内經曰大翼一艘廣一丈

 五尺二寸長十丈中翼一艘廣一丈三尺五寸長五丈

 大尺小翼一艘廣一丈二尺長九丈所謂三翼者皆巨

 戰船也用爲輕舟悞矣

苕溪漁𨼆曰蘇叔黨過賦䑕鬚筆云太倉失陳紅狡穴得

 餘腐旣興丞相歎又發廷尉怒磔SKchar餧餓猫分髯雜

 霜兎挿架刀槊徤落𥿄龍蛇𩥦物利易未詰時來即

 所遇穿墉何卑㣲託此得佳譽其歩驟氣格殊有父風

 之𩔗也

復齋漫録云東坡論子厚詩盛時一失貴反賤𣑯笙葵

 扇安可常不知𣑯笙爲何物偶閱方言簟宋魏之間謂

 之笙乃悟𣑯笙以𣑯竹爲簟也余按唐萬年尉叚公路

 北戸録云瓊州出紅藤簞方言謂之笙或曰籧篨亦曰

 行唐沈約奏彈歙令仲文秀恣横云令吏輸六尺笙四

十領何東坡忘此邪苕溪漁𨼆曰劉夢得詩香風蕙塵

尾月露濡𣑯笙


百家詩話緫龜後集卷之四十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