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增廣註釋音辯唐柳先生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十二

卷第十一 增廣註釋音辯唐柳先生集 卷第十二
唐 柳宗元 撰 宋 童宗說 注釋 宋 張敦頤 音辯 宋 潘緯音義 景上海涵芬樓藏元刊本
卷第十三

増廣註釋音辯唐㧕先生集卷之十二

  表誌

   先侍御史府君神道表

嗚呼先君之墓仲父殿中君誌焉孤宗元不敢稱道先德然

而無以昭干外者用敢悉取仲父之所陳而繁其辭繁一本作繫

刻兹石表先君諱鎮字某六代祖諱慶後魏侍中平齊公五

代祖諱旦周中書侍郎濟隂公髙祖諱楷隋刺齊房蘭廓四

州曽伯祖諱奭施𨾏字子燕唐中書令曽祖諱子夏徐州長

史祖諱從𥙿滄州清池令皇考諱察躬湖州德清令丗德廉

孝颺于河滸童云颺音陽又餘亮切士之稱家風者歸焉先君之道得

詩之羣書之政易之直方大春秋之懲𭄿以植于内而文于

外垂聲當時天寳末經術髙第遇亂奉德清君夫人載家書

𨼆王屋山間行以求食間去深處以修業作避暑賦合羣從

弟子姓一本作姪按前漢田蚡傳跪起如子姓注姓生也同子礼(⿱艹石)已所生講春秋左氏易王

王弼所注易衎衎無倦以忘其憂德清君喜曰兹謂遯丗無悶

矣亂有間去声稍息也舉族如呉無以爲食先君獨乗驢無僮御

以出求仁者冀以給食甞經山澗水卒至卒与猝同流抵大壑得

以無苦𬒳濡塗以行無愠容觀者哀悼而致禮加焉季王父

六合君忤貴臣童云忤音誤逆也死於吏舎猶鞠其狀先君改服徒

行逾四千里告于上由是貸其問旣而以爲天子平大難發

大號且致太平人罹兵戎農去耒耜宜以時興太學𭄿耦耕

作三老五更議籍田書齋沐以獻道不果用授左衛率府兵

曹叅軍尚父汾陽王郭子居朔方備禮延望授左金吾衛倉

曹叅軍爲節度推官專掌書奏進大理評事以爲刑法者軍

旅之楨榦楨音斥候者邊鄙之視聽不可以不具作晉文公

三罪議左傳晋文公殺顚頡祁瞞舟之僑三人君子謂文公能用刑矣三罪而民服守邊論議事

確直𫝑不能容表爲晉州録事叅軍晉之守故將也少文而

悍酣SKchar殺戮吏莫敢與之爭先君獨抗以理無辜將死常以

身扞笞箠拒不受命守大怒投几折簀而無以奪焉以爲自

下䋲上其𫝑將殆作泉竭木摧詩終秉直以免於恥調長安

主簿居德清君之䘮哀有過而禮不逾爲士者咸服服旣除

常吏部命爲太常愽士常衮為吏部先君固曰有尊老孤弱在呉

願爲宣城令三辭而後𫉬徙爲宣城四年作閿郷令張云閿音聞又

音民珉弘農郷名潘云唐𨽻SKchar考績皆最吏人懷思立石頌德遷殿中侍

御史爲鄂岳沔都團練判官元戎大攘狡虜増地進律作夏

口破虜頌後數年登朝爲眞㑹宰相與憲府比周誣䧟正士

以校私讎貞元四年陜虢𮗚察使盧岳卒岳妻分貲不及妾子妾訴之中丞盧佋欲重妾罪侍御史穆賛不𦗟

佋与竇参其誣賛受金捕送獄有擊登聞鼓以聞于上上命先君揔三司以

聽理同上詔殿中侍御史柳鎮与刑部貟外𭅺李覿大理卿楊瑀爲三司覆治无之至則平反之反音

爲相者不敢恃威以濟欲爲長者不敢懷私以請間音閑謂盧佋為御史之長群𡨚獲

宥邪黨側目封章宻獻歸命天子遂莫敢言逾年卒中以他

中他仲切謂終爲所譛貶夔州司馬作鷹鸇詩居三年醜𩔖就殛

貞元八年竇参得罪拜侍御史制書曰守正爲心疾惡不懼先君捧

以流涕曰吾唯一子愛甚方謫去至藍田訣曰吾目無涕今

而不知衣之濡也抑有當我哉作喜霽之歌副職持憲以正

經紀貞元九年宗元得進士第上問有司曰得無以朝士子

冐進者乎有司以聞上曰是故抗姧臣竇參者耶吾知其不

爲子求舉矣是𡻕五月十七日終于親仁里第享年五十五

七月某日葬于萬年縣栖鳯原後十一年宗元由御史爲尚

書郎天子行慶于下申命崇贈而有司草創頗緩㑹宗元得

罪遂寢不行太夫人范陽盧氏某官某之女實有全德爲九

族宗師用柔明勤儉以行其志用圖史箴誡以施其教故二

女之歸他姓咸爲表式太夫人旣授封河東縣太君㑹冊太

上皇后于興慶宫旣乃宗元貶秩爲永州司馬奉侍温清未

甞見憂元和元年五月十五日終于州之佛寺享年六十八

嗚呼宗元不謹先君之教以䧟大禍幸而緩于死旣不克成

先君之寵贈又無以寕大夫人之飲食天殛荐酷名在刑書

不得手開玄堂以奉安祔罪惡益大丗無所容尚顧嗣續不

敢即死支綴氣息以嚴邦刑大懼𥙊祀之無主以沗盛德敢

用特牲昭告神道號叫萬里以畢其辭云

   先君石表隂先友記

𡊮髙河南人以給事中敢諌爭貞直忠蹇舉無與比能使所

居官大再贈至禮部尚書

姜公輔爲内學士以竒䇿取相位好諌諍免後以罪貶爲復

州刺史卒

齊映南陽人爲相以文敏𩔰用

嚴郢河南人剛厲好殺號忠能爲京兆河南尹御史大夫善

舉職爲邪險構扇以貶死

元全柔河南人氣象甚偉好以德報怨恢然者也爲大官有

 土地入爲太子賔客

杜黄裳京兆人弘大人也善言體要爲相有牆仞不佞以謀

克蜀加司空出爲河中節度

劉公濟河間人厚寛碩大與物無忤音悟逆也爲渭北節度入爲

 工部尚書卒

楊氏兄弟者弘農人皆孝友有文章

憑由江南西道入爲散𮪍常侍

凝以兵部郎中卒

凌以大理評事卒最善文

穆氏兄弟者河南人皆強毅仁孝

賛爲御史中丞捍佞倖得貶後至宣池歙處置使卒

質爲尚書𭅺以侍御史内供奉卒最善文

皇甫政河南人有威儀由浙東廉使爲太子賔客

裴樞同郡人爲御史天子以𨼆罪誅吏樞頓首願白其狀以

故貶後爲尚書郎

李舟隴西人有文學俊辯髙志氣以尚書郎使危疑反側者

 再不辱命其道大顯𬒳䜛妬出爲刺史癈痼卒癈一本作發

李鄘江夏人果檢自負嶷然善爲官爲御史中丞京兆尹鳯

翔節度

梁肅安定人最能爲文一本最字下有号字以𥙷闕脩史侍皇太子卒

 贈禮部郎中

陳京泗上人始爲諌官数諌諍有内行文多詁訓爲給事中

 上方以爲相㑹惑疾自刃癈痼卒癈一六作發

韓㑹昌𥠖人善清言有文章名最髙然以故多謗至起居郎

 貶官卒 弟愈文益竒

許孟容呉人讀書爲文口辯爲給事中甞論事由太常少卿

 爲刑部侍郎

李覿隴西人行義甚脩至刑部郎中卒故與先君爲三司者

 也其大理者田楊瑀瑀無可言猶以獄直爲御史注見前神道表

宇文邈河南人有文謹慤人也爲御史中丞齪齪自守然以

 直免官復爲刺史卒

𡊮滋陳郡人善篆書文敏不競爲相出使辱命貶刺史復爲

義成軍節度卒

盧群范陽人雜博多所許與使反側之地呉少誠擅决司洧水漑田命群往詰

 之少誠聽命天子以爲任事爲義成軍節度卒

崔損清河人畏慎爲相無所發明然不害物天子獨愛幸以

損爲長者

鄭餘慶滎陽人再爲相始天下皆以爲長者及爲大官名益

 少今爲尚書河南尹無恙

鄭利用餘慶從父兄也真長者由大理少卿爲御史中丞復

 由中丞爲大理少卿

李益隴西姑臧人風流有文詞少有僻疾益多猜忌防閑妻妾過爲苛酷而有

 散灰扄戸之譚時人謂之妬癡以故不得用年老常望仕非其志復爲尚

書郎

王紓其弟紹太原人紹得幸德宗爲尚書在宰相之右今爲

 徐泗節度紓有斈術魯直魯愚鈍也爲尚書郎

路泌河南人以尚書郎使西戎留戎中度今巳年八十餘旣

 和戎十五年不得歸無爲言者

虞當㑹稽人爲郭尚父從事終沔州刺史以信聞

賈弇古函長樂人善士也爲校書郎卒

弟全至御史中丞

趙需天水人哻哻童云字當作哻况羽切商之冠名礼記檀弓下萹曰殷人哻而𥙊於趙需儒士无意

 義今按栁文段太尉逸亊狀云太尉爲人姁姁常低首拱手姁火羽切亊出呂氏春秋云哻哻然相楽也今云趙需

 哻哻儒士也宜當作哻虽諸韵云冠名恐亦自有訓和姁楽易義儒士也有名至兵部郎

中卒

張式南陽人

張莒常山人

張惟儉宣城當塗人皆善言謔式至河南尹莒鄧州刺史惟

儉和州刺吏

奚陟江都人柔敏至吏部侍郎丗謂陟善宦然其智足自處

 也

盧景亮𣵠人有志義多所激發爲諌官奏書如水赴壑坐貶

 廢弃甚乆至順宗時爲尚書郎升中書舎人卒

楊於陵弘農人善吏敏秀者也爲中書舎人京兆尹

張因某人㪯詔䇿爲長安尉願去官爲道士甚有名以其弟

 回降封州曰吾老矣必死回也哭而行遂死封州

髙郢渤海人有文章規矩自立者不干貴幸以太常爲相罷

居尚書

唐次北海人有文章斈行義甚髙以尚書郎出爲刺史屏弃

 永貞中召以爲中書舎人道病去長安七十里死傳舎

苗拯上黨人有斈術峭直以諌議大夫漏泄省中語貶萬州

柳氏兄弟者先君族兄弟也最大并字百存爲文斈至御史

病瞽遂廢次中庸中行皆名有文咸爲官早死

柳登柳冕者族子也自其父芳善文史與冕並居集賢書府

 冕文斈益健頗躁自吏部郎中出爲刺史至福建廉使卒

 登晚仕至尚書郎祕書少監

薛丹同郡人至尚書郎

呂牧東平人由尚書郎刺澤州卒

崔稹清河人至檢校郎官子羣爲右𥙷闕贈給事中

房啓河南人善清言由萬年令爲容州經畧

于申河南人至尚書郎

常仲𡦗河南人今爲諫議大夫

蘇弁武功人好聚書至三萬卷與先君通書以户部侍𭅺貶

復爲刺史

崔芃蒲紅博陵人善言名理爲御史尚書郎

鄭元均滎陽人強抗少所推譲然以此多怨因不得位一本位作仕

辛惲隴西人有史學

韓衡昌𥠖人善士

陳衆甫梓潼人髙志氣

薛伯髙同郡人好讀書號爲長者後至尚書卒

張宣力清河人儒善後表其名去力但爲宣自元均至宣力

 皆没没無顯仕者

孤宗元曰先君之所與友凡天下善士舉集焉信譲而大顯

道愽而無雜今之丗言交者以爲端敢悉書所尤厚者附兹

石以銘于背如右東坡云栁子厚記其先友六十七人於其墓碑之隂考之於傳卓然知名者蓋二十

人邵太史云子厚欲著其父虽不𩔰所交游皆天下善士列其姓名官爵因附見其所長可也反從而譏病之何也

   故殿中侍御史柳公墓表爲㑹葬人作

貞元十二年二月庚寅葬我殿中侍御史河東柳公於萬

年縣之少陵原公諱某字某邑居於虞郷曽王父某官王父

某官皇考某官奕丗餘慶叢而未稔濟德流祉其後宜大秀

而不實爲善者惑嗚呼哀哉惟公敦柔峻清恪愼端莊進止

威儀動有𢘆常英風超倫孤厲貞方居室孝悌與人信譲當

職強毅游刃立断自少眈斈頗工爲文旣窮日力又継以夜

郷里推擇敦迫上道乃與計偕來游京師𮗚藝靈䑓貢文有

司射䇿合程遂冠首科休有令問羣士羡慕居数年授河南

府文斈教勵生徒選擇貢士選一本作撰音息轉切擇也儒黨相賀庶人

𮗚禮秩滿渭北節度延爲叅佐緫齊軍政甚𫉬能稱加太常

寺恊律郎旣䘮主帥罷歸私室方將脫遺紛埃退與道俱冲

漠保神優柔𨽻儒四方聞風交馳鵠書載筆乗軺童云音姚使者所乗

又曰小車乃作叅謀出入朔方陪佐戎車遷大理評事又加章綬

朱裳銀印宗黨有耀𫞐略宻勿潜機埋照完彼亭堡時其講

教實從我謀隣國是傚改度支判官轉大理司直出納府庫

頒給軍食下無讎歛力驗黔首休息月校𡻕㑹古外莫不如

畫庫豐財羨童云延面切餘也制成計得又遷殿中侍御史度支營

田副使分閫之𭔃叅制其半柔以仁撫剛以義斷戎臣坐嘯

公堂無事朝廷延首方待以位旣而禄不及伐氷伐擊也礼記大斈伐

氷之家謂卿大夫䘮𥙊得用氷者政不𫉬專逹周礼天官小事則專逹謂得自上奏章以其年

正月九日遇疾終於私舘享年五十嗚呼痛哉奔𩦸騁力中

塗踠足踠烏卧於阮二切足跌也髙鴻輕舉在雲墜翼凡我所知哀慟無

極本道節度尚書朗寕王張公張献震悼涕慕不任于懷臨

遣牙將試殿中監李輔忠監備凶禮𮚐賻甚厚童云𮚐抚鳯切贈死曰𮚐

賻符遇切𦔳也行軍司馬侍御史韋重規等匍匐救助事用無闕丹

旐素車歸于上京撰期定宅撰息轉切潘云湏兖切選擇也莫有愆素左傳云不

愆於故友諸生宗人外姻號慟㑹葬哀禮咸申克窆玄堂⿱穴之

驗切葬下棺也掩坎廣輪礼記憻弓廣輪掩㼅其髙可𨼆也廣古曠切輪從也從子容切顧盻無依

徘徊増哀願勒休聲延垂後賢於是汝南周公巢等相與琢

石書德用圖不朽文曰

抱元淳禀粹和旣強毅又柔嘉登儀曹耀文章司學徒儒風

揚自渭北佐朔方佐一本作來戎政閑黔首康冠惠文柱後惠文法吏之冠

謂爲御史垂衣裳才不施天茫茫刋樂石石可作磬者篆遺德一本作芳

休烈垂憲則於萬年長無極

   故叔父殿中侍御史府君墓版

柳氏之先自黄帝及周魯其著者無駭以字爲展氏禽以食

菜爲柳姓厥後昌大丗家河東嗚呼公諱某字某曽王父朝

請大夫徐州長史諱子夏遺貞白之操表儀宗門王父朝請

大夫滄州清池令諱從𥙿垂博𥙿之道啓佑後胤皇考湖州

德清令諱察躬弘孝悌之德振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家聲惟公端莊無謟徽柔

有𥙿峻而能容介而能群其在閨門也動合大和皆由順正

愷悌雍睦莫有間言間去故宗黨歌之其在公門也釋囬措

囬邪也見札器篇造次秉直事不失當舉無秕政秕音庇見國語故官府

誦之用沖退徑盡之志以弘正友道信稱於外焉用柔和愽

愛之道以視遇孤弱仁著於内焉此公修已之大經也自進

士登髙第調受河南府文學秩滿渭北節度使論惟明辟爲

從事受太常寺恊律郎元戎即丗罷職家食無何朔方節度

使張獻甫辟署叅謀受大理評事賜緋魚袋改度支判官轉

大理司直遷殿中侍御史加度支營田副使此公從政之大

略也旣佐戎事實司中府匪頒有制周礼匪頒注匪分也㑹計明白嗚

呼分閫委政繄公而成務朝右虚位待公而周事宗門期公

而光大姻黨仰公而振耀貞元十二年𡻕在景子唐諱丙字以景字代

正月九日壬寅遇𭧂疾終于私舘享年五十痛矣夫人呉郡

陸氏洎仲弟綜季弟續冢姪某等抱孤即位牽率備禮祗奉

裳惟歸于京師以某年二月二十八日庚寅安厝於萬年縣

之少陵原禮也公有男一人始六年矣在髫知孝髫音迢小兒垂髮

𫩜𫩜涕洟凡我宗戚撫視増慟嗚呼哀哉𥘉公元兄即子厚之父

以純深之行端直之德名聞於天下官至侍御史持斧登朝

憲章肅清常以先公之神未克遷祔不正席不𠂀味及撰日

定期而昊天不弔志奪禮廢貞元九年鎮卒公實敬承遺志行有日

矣而閔凶荐及不克終事則我宗族之痛恨其有旣乎旣尽

惟公盡敬於孝飬致毀於居憂表正宗姓𮗚示他族故宗人

咸曰孝如方輿公八丗祖才輿公諱僧習以孝德聞修詞以藻德振文而導

志以爲理化之始莫尊乎堯作堯祠頌以爲述德之作不忘

於祖作始祖碑以爲紀廣大之志叙正直之節不嫌於親作

元兄侍御史府君墓誌其餘諷詠比興皆合于古故宗人咸

曰文如呉興守呉興守栁惲以文章𩔰當官貞固確乎不拔持議端方

直而不苛故宗人咸曰正如衛太史太史栁莊事見檀弓率性廉介懷

貞抱潔嗣家風之清白紹遺訓於儒素故宗人咸曰清如魯

士師士師諱禽栁下惠也兼備四德具體而㣲公之謂矣小子常以無

兄弟移其睦於朋友少孤移其孝於叔父天將窮我而奪其

志故罔極之痛仍集焉朴魯甚騃語駭不能文字敢用書宗

人之辭以致其直故質而俚輟哭紀事哀不能文故叙而終

   故弘農令柳府君墳前石表辭

少陵原柳氏之大墓唐貞元十九年某月日孤某奉其先府

君洎夫人之䘮祔于其位由新墓而南(⿱艹石)干歩曰髙祖王父

蘭州府君諱某字某之墓又東(⿱艹石)干歩曰曾祖王父邠州府

君諱某之墓西(⿱艹石)于歩曰祖某王父司議郎府君諱某之墓

咸異兆而相望昭穆之有位序壤樹之有豐殺所介切減也壞樹出檀弓

篇謂封壌種樹皆如律令府君諱某字某由父任爲太廟齋𭅺更許

昌陽武伊闕華原尉王屋丞汝隂令爲弘農二年推其誠心

𥙿于其人闢土生糓(⿱艹石)有天相之道衣食給足故人不札夭

上声札病也教厲明具故俗不爭奪遂以洽于大和事理克彰刺

史盧𣏌加禮褒旌考績絶尤推君之政風于下邑命爲吏部

尚書郎𢈔河南受命黜陟狀君理績殊異宜升天朝帝有歎

焉方圗優昇命用不長年五十五建中二年某月日卒于官

以其素廉家之蓄不足以充凶事遂殯于是邑仍㑹危難至

于今乃克返葬孤某甞爲黔州録事叅軍今無禄仕而志不

敢緩𥘉公娶司農少卿京兆韋山之孫涇陽主簿廻智之女

德容温良大暦二年某月日卒于越而假葬焉孤某徒行自

越舉夫人之䘮至于SKchar舉弘農君之䘮咸至于墓窆焉窆音砭悲

驗切葬下棺旣窆立石表于墳前示後之人以無忘孝敬嗚呼丗

有難仕于外而葬其族者希矣孝子之心有待駟馬五鼎而

卒不至者焉(⿱艹石)今之殺衣黜食殺所介切寒妻子飢僕御終身由

之而志益不SKchar爲旅人徒跣萬里跣蘇典切以厄困終事孝之難

者歟五十而慕者舜也禄千鍾而悲者曾子也聖且賢難之

(⿱艹石)是今之人有由其道者得不立於丗乎

   志從父弟宗直殯

從父弟宗直生剛健好氣自字曰正夫聞人善立以爲已師

聞惡(⿱艹石)已讎見佞色謟𥬇者不忍與坐語善操觚牘觚音孤竹簡牘

音讀木板得師法甚備融液屈折竒峭愽麗知之者以爲工作文

辭淡泊尚古謹聲律切事𩔖譔漢書文章爲四十卷童云譔雛恋雛

免二切述也通作撰歌謡言議纎悉備具連累貫統好文者以爲功讀

書不廢蚤夜以專故得上氣病臚脹奔逆張云臚凌如切音閭皮也一日傳也

脹知亮切腹大也廣韵注腹前曰臚毎作害寢食難俯仰時少間又執業以興

呻痛咏言雜莫能知兄宗元得謗於朝力能累兄弟爲進士

凡業成十一年年三十三不舉藝益工病益牢元和十年

元始得召爲柳州刺史七月南來從余道加瘧寒數日良巳

又從謁雨雷塘神所柳州有山兩崖雷水出焉蓄崖中日雷塘能出雲雨変見有光昌黎集有雷塘

𥙊雨還戯靈泉上洋洋而歸而一本作也絶句卧至旦呼之無聞就

視形神離矣嗚呼天實析余之形殘余之生使是子也能無

成是月二十四日出殯城西北(⿱艹石)于尺死七日矣俟吾歸與

之俱志其殯





増廣註釋音辯唐柳先生集卷之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