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墨寶堂記(或題作《張君寶墨堂記》)

墨寶堂記
(或題作《張君寶墨堂記》)
作者:蘇軾 北宋
本作品收錄於:《東坡全集‎

世人之所共嗜者,美飲食,華衣服,好聲色而已。
有人焉,自以為高而笑之,彈琴弈棋,蓄古法書圖畫,客至,出而誇觀之,自以為至矣。
則又有笑之者曰:古之人所以自表見於後世者,以有言語文章也,是惡足好?而豪傑之士,又相與笑之。
以為士當以功名聞於世,若乃施之空言,而不見於行事,此不得已者之所為也。
而其所謂功名者,自知效一官,等而上之,至於伊、呂、稷、契之所營,劉、貢、湯、武之所爭,極矣。
而或者猶未免乎笑,曰:是區區者曾何足言,而許由辭之以為難,孔丘知之以為博。
由此言之,世之相笑,豈有既乎?

士方志於其所欲得,雖小物,有棄軀忘親而馳之者。
故有好書而不得其法,則拊心嘔血幾死而僅存,至於剖冢斫棺而求之。
是豈有聲色臭味足以移人哉。
方其樂之也,雖其口不能自言,而況他人乎!人特以己之不好,笑人之好,則過矣。

毗陵人張君希元,家世好書,所蓄古今人遺跡至多,盡刻諸石,築室而藏之,屬余為記。
余蜀人也。
蜀之諺曰:「學書者紙費,學醫者人費。」此言雖小,可以喻大。
世有好功名者,以其未試之學,而驟出之於政,其費人豈特醫者之比乎?今張君以兼人之能,而位不稱其才,優遊終歲,無所役其心智,則以書自娛。
然以余觀之,君豈久閑者,蓄極而通,必將大發之於政。
君知政之費人也甚於醫,則願以余之所言者為鑒。

PD-icon.svg 本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