壽洪太母七十序

壽洪太母七十序
作者:袁宏道 明
本作品收錄於《瀟碧堂集/12

乙巳秋九月廿六日,孝廉弟宗中母洪太夫人七帙,族少長咸集,以次進觴。最後及小子宏,族先生命曰:「子禮官也,詞命子所顓,盍為一言以觴。」宏再拜謝不敏,乃曰:「凡木之婆然者,必也其根之堅實者也。是故百圍之幹,至於干雲薄霧,而其榮瘁消長,唯根焉是托,故根者母道也。今孝廉弟蓊然就榮,如花果之方萼,楩楠杞梓之用,將在異日,請以是觴。」族先生曰:「是佳喻也。然天下之為薦紳母者,皆可以若言誦。」

宏曰:「余家高祖而下,世不乏賢,而昌其年者多在母氏。屈指王父行,為兄若弟者凡十有幾,問其人慶曆相禪之初僅有存。而王母在堂上者,至今猶可數也。屈指大人行,為兄若弟者,凡四十有幾,問其人至今三之一存;而諸為母氏者,若干人也。故述袁氏者,張母德焉,請以是觴。」族先生曰:「小子善述,他日載譜牒,為賢媛盛事可也。雖然,是一門佳話也,為袁氏母者皆可以誦。」

宏曰:「余家族屬分三大支,而長最繁,凡三傳,而子若孫幾三千餘指,長居十之七八。今伯母之膝下,跪而稱觴者,子十有一人,孫三十有許人,鸞停鵠峙,瓊芬蕙列,又長支中最繁盛者,華封人之所稱,母蓋具有之,請以是觴。」族先生曰:「盛哉,抑報緣也。母之所以令不與,若更言之。」

宏曰:「母內政修飭,相夫子以道。往時宗人推伯為長,一切國課戶訟,受成議於伯所,母傾筐倒橐,咄啐治辦,宗人以是益親,聯絡支屬,如臂指之相使,是母之功在祖宗者也。伯既即世,家日益落,母攻苦茹酸,和丸課子,賢書既登,馴取上第,撫異母子如己出,皆有成立,是母之功在孫子者也。家雖酷貧,好施不厭,一粒一繈,與諸啼號者共,是母之功在鄉邑者也。三者家牒所譽也,國史所收也,請以是觴。」族先生啟齒曰:「小子之言,善而有征,斯實錄也。夫閨房之耀,非文不傳,小子識之,以俟異日編彤管者。」於是太母色喜,命諸孫子給賓從飲,飲極歡,酒行無算而退。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