壽聖禪寺功德記

壽聖禪寺功德記
作者:元好問 金朝
本作品收录于《元好問集/35》和《元遺山集/卷35

萬壽長老僧洪倪暨予皆河東人。今年夏,予來燕城,知師主壽聖也,將往過之。師遣侍者致參承云:「三四年以來,常欲走書幣太原,有請于吾子。幸今至矣,稅駕於我可乎?」予欣然從之。他日問所求,師曰:「無他,惟丐文以記寺事耳。」請具道所以然。

「蓋此寺即崇孝道場之佛位。崇孝在大定、明昌間堂宇百楹,食指以千記。義學諸師,迭主講席。神州天府非無聞刹,擬量人境,或自視缺然。自遭離兵變,城邑廢毀,仙佛所廬,僅有存者。崇孝佛位,掃地而盡,獨曹王所建舍利塔巋然而已。荊棘瓦礫,蛇鼯來舍,如是十數年無留盼者。有大檀越劉師彰之夫人鄭氏,篤於奉佛,憫福地之久廢也,願為興起之。且其伯男子有慶,孩幼喪明,誓徒佛陀以為歸宿。乃捐奩中物直百千金者,合報心寺提點僧潤,共為營度。潤資性堅忍,有立事之望。初起大殿,築室其旁,以為釋子棲息之地,此寺之初基也。歲丙午,禪律諸人猥以第一代見請,倪不敏,灑掃於此者十寒暑矣。今廊廡齋廚,下迨庫廄,粗有處所,而其大較出於鄭之喜舍、潤之力讚者為多。初,慶事廖休大士聰,聰為授記,有『根塵有礙,僧寶可依,挽回佛日,暗室生輝』之語。以倪觀之,豈廖休以鄭哀其子之廢,不暇他及,願力雖堅,法施未溥,故就其聲聞狹劣而言之耶!所以者何?我以大堅固力,起妙莊嚴聚,化杇壤而金碧,奮蟄戶而軿飛,煥若神明,頓還舊觀。於我法中,塔廟所在,即為有佛,望之而塵勞破,即之而智慧生,耳目見聞,方有是理。夫劫濁諸生,積為黑暗,叢林之所障蔽,如今以百千日熾盛光而照臨之,顧豈以一室生白而為究竟哉?況乎天雲借潤,展庭三請,昔而崇孝,今別為壽聖矣。鳳諾錫之美稱,龍光廓其遍照。上資神壇之護,中寓華封之祝。金輪四照,與天無極。豈惟佛子之所讚歎,乃至齋鼓粥魚,亦皆以一音演說,固可以著金石、垂永久。時節因緣,繄吾子是待。幸有以贊就之。」

予捧手曰:「有是哉!興建本未,當如師所請。若佛法,則師當為予說,而予不當為師說。異時有大居士,文章翰墨如竹溪黨公者出,必能以《華嚴偈》重宣此義云。」

師道行清實,臨事詳雅,初受具王山參枝足清和尚。聞萬松道價,裹糧千里,以巾侍自誓。松一見,即以座元處之。承事十五年,備極勞苦,他人無與比者。出世住萬壽,荒廢以久,無幾何為之一新之,戒大會雖出於國力,所以成勝緣者,師有力焉。

年月日,元某記。

PD-icon.svg 本金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