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夢溪筆談 (四部叢刊本)/卷二十五

卷二十四 夢溪筆談 卷二十五
宋 沈括 撰 張元濟 撰校勘記 景明刊本
卷二十六

夢溪筆談卷第二十五

        沈 括 存中

    雜誌二

宣州寧國縣多枳首蛇其長SKchar尺黒鱗白章兩

  首文彩同但一首逆鱗耳人家庭檻間動

  有數十同穴略如蛇蚓

太子中允𨵿杞曽提舉廣南西路常平倉行部

  邕管一吏人爲蟲所毒舉身潰爛有一醫

  言能治呼使視之曰此爲天蛇所螫疾已

  深不可爲也乃以藥𫝊其創有腫起處以

  鉗拔之有物如蛇凡取十餘條而疾不起

  又予家祖塋在錢塘西溪甞有一田家忽

  病⿸疒頼通身潰爛號呼欲絶西溪寺僧識之

  曰此天蛇毒耳非⿸疒頼也取木皮煑飲一㪷

  許令其恣飲𥘉日疾減半兩三日頓愈驗

  其木乃今之秦皮也然不知天蛇何物或

  云草間黄花蜘蛛是也人遭其螫仍爲露

  水所濡乃成此疾露渉者亦當戒也

天聖中侍御史知𮦀事章頻使遼死於虜中虜

  中無棺櫬轝至范陽方就殮自後遼人常

  造數⿰氵𭝠棺以銀飾之毎有使人入境則載

  以隨行至今爲例

景祐中党項首領趙德明卒其子元昊嗣立

  朝廷遣郎官楊吿入蕃弔祭吿至其國中

  元昊遷延遥立屢促之然後至前受 詔

  及拜起頋其左右曰先王大錯有國如此

  而乃臣屬於人旣而饗告于㕔其東屋後

  (⿱艹石)千百人鍜聲告隂知其有異志還朝祕

  不敢言未幾元昊果叛其徒遇乞先創造

  蕃書獨居一樓上累年方成至是獻之元

  昊乃改元制衣冠禮樂下令國中悉用蕃

  書胡禮自稱大夏 朝廷興師問罪彌歳

  虜之戰士益少而舊臣宿將如剛浪㖫遇

  野利軰多以事誅元昊九孤復奉表稱蕃

  朝廷因赦之許其自新元昊乃更稱兀卒

  曩宵慶暦中契丹舉兵討元昊元昊與之

  戰屢勝而契丹至者日益加衆元昊望之

  大駭曰何如此之衆也乃使人行成退數

  十里以避之契丹不許引兵壓西師陣元

  昊又爲之退舎如是者三凡退百餘里毎

  退必盡焚其草萊契丹之馬無所食因其

  退乃許平元昊遷延數日以老北師契丹

  馬益病亟數軍攻之大敗契丹于金肅城

  獲其僞乗輿器服子婿近臣數十人而還

  先是元昊後房生一子曰寗令受寗令者

  華言大王也其後又納𣳚臧訛哤之妹生

  諒祚而愛之寗令受之母恚忌欲除𣳚臧

  氏授戈于寗令受使圖之𡩋令受間入元

  昊之室卒與元昊遇遂刺之不殊而走諸

  大佐𣳚臧訛哤軰仆𡩋令梟之明日元昊

  死立諒祚而舅訛哤相之有梁氏者其先

  中國人爲訛哤子婦諒祚私焉日視事于

  國夜則從諸𣳚臧氏訛哤懟甚謀伏甲梁

  氏之宫須其入以殺之梁氏私以告諒祚

  乃使召訛哤執於内室𣳚臧强宗也子弟

  族人在外者八十餘人悉誅之夷其宗以

  梁氏爲妻又命其弟乞埋爲家相許其丗

  襲諒祚凶忍好爲SKchar治平中遂舉兵犯慶

  州大順城諒祚乗駱馬張黄屋自出督戰

  牌者彍弩射之中乃解圍去創甚馳入一

  佛祠有牧牛兒不得出懼伏佛座下見其

  脫鞾血涴于踝使人裹創舁載而去至其

  國死子秉常立而梁氏自主國事梁乞埋

  死其子移逋繼之謂之𣳚寗令𣳚寗令者

  華言天大王也秉常之丗執國政者有嵬

  名浪遇元昊之弟也最老於軍事以不附

  諸梁遷下治而死存者三人移逋以丗襲

  居長契次曰都羅馬尾又次曰關萌訛略

  知書私侍梁氏移逋萌訛皆以昵倖進唯

  馬尾粗有戰功然皆庸才秉常荒孱梁氏

  自主兵不以屬其子秉常不得志素慕中

  國有李青者本秦人亡虜中秉常昵之因

  說秉常以河南歸 朝廷其謀洩青爲梁

  氏所誅而秉常廢

古人論茶唯言陽羡顧渚天柱蒙頂之𩔖都未

  言建溪然唐人重串茶粘黒者則巳近乎

  建餅矣建茶皆喬木呉蜀淮南唯叢茭而

  巳品自居下建茶勝處曰郝源曽坑其間

  又岔根山頂二品尤勝李氏時号爲北苑

  置使領之

信州鈆山縣有苦泉流以爲澗挹其水熬之則

  成膽礬烹膽礬則成銅熬膽礬鐵釡乆之

  亦化爲銅水能爲銅物之變化固不可測

  按黄帝素問有天五行地五行土之氣在

  天爲溼土能生金石溼亦能生金石此其

  驗也又石穴中水所滴皆爲鍾乳殷孽春

  秋分時汲井泉則結石花大滷之下則生

  隂精石皆溼之所化也如木之氣在天爲

  風木能生火風亦能生火蓋五行之性也

古之節如今之虎符其用則有圭璋龍虎之别

  皆櫝將之英蕩是也漢人所持節乃古之

  族也予在漢東得一玉琥美玉而微紅酣

  酣如醉肌温潤明潔或云即玟瑰也古人

  有以爲幣者春官以白琥禮西方是也有

  以爲貨者左傳加以玉琥二是也有以爲

  瑞節者山國用虎節是也

國朝汴渠發京畿輔郡三十餘縣夫歳一浚祥

  符中閤門祗𠋫使臣謝德權領治京畿溝

  洫權借浚汴夫自尔後三歳一浚始令京

  畿民官皆兼溝洫河道以爲常職乆之治

  溝洫之工漸㢮邑官徒帶空名而汴渠有

  二十年不浚歳歳堙澱異時京師溝渠之

  水皆入汴舊尚書省都堂壁記云踈治八

  渠南入汴水是也自汴流堙澱京城東水

  門下至雍丘襄邑河底皆髙出堤外平地

  一丈二尺餘自汴堤下瞰民居如在深谷

  熈寧中議改䟽洛水入汴予甞因出使按

  行汴渠自京師上善門量至泗州淮口凢

  八百四十里一百三十歩地𫝑京師之地

  比泗州凢髙十九丈四尺八寸六分於京

  城東數里白渠中穿井至三丈方見舊底

  驗量地𫝑用水平望尺幹尺量之不能無

  小差汴渠堤外皆是出土故溝水令相通

  時爲一堰節其水𠋫水平其上漸淺涸則

  又爲一堰相齒如階陛乃量堰之上下水

  面相髙下之數㑹之乃得地𫝑髙下之實

唐風俗人在逺或閨門間則使人傳拜以爲敬

  本朝兩浙仍有此俗客至欲致敬于閨闥

  則立使人而拜之使人入見所禮乃再拜

  致命(⿱艹石)有中外則荅拜使人出復拜客客

  與之爲禮如賔主慶暦中王君貺使契丹

  宴君貺于混融江觀釣魚臨歸戎主置酒

  謂君貺曰南北修好歳乆恨不得親見南朝

  皇帝兄託卿爲傳一柸酒到 南朝乃自

  起酌酒容甚恭親授君貺舉柸又自鼓琵

  琶上南朝 皇帝千萬歳壽先是戎主之

  弟宗元爲燕王有全燕之衆乆畜異謀戎

  主恐其隂附 朝廷故特効恭順宗元後

  卒以稱亂誅

潘閬字逍遥咸平間有詩名與錢易許洞爲友

  狂放不覊甞爲詩曰散拽禪師來蹴踘亂

  拖遊女上鞦韆此其自序之實也後坐盧

  多遜黨亡命捕跡甚急閬乃變姓名僧服

  入中條山許洞宻贈之詩曰潘逍遥平生

  才氣如天髙𠋣天大𥬇無所懼天公嗔尔

  口呶呶罰敎臨老頭補衲歸中條我願中

  條山神鎮長在驅雷叱電依前趂出這老

  怪後㑹赦以四門助敎召之閬乃自歸送

  信州安置仍不懲艾復爲埽市舞詞曰出

  砒霜價錢可贏得撥灰 -- 灰 兼弄火暢殺我以

  此爲士人不齒放弃終身

江湖間唯畏大風冬月風作有漸船行可以爲

  備唯盛夏風起于顧盼間徃徃罹難曽聞

  江國賈人有一術可免此患大凢夏月風

  景須作于午後欲行船者五鼓𥘉起視星

  月明㓗四際至地皆無雲氣便可行至於

  已時即止如此無復與暴風遇矣國子博

  士李元規云平生遊江湖未甞遇風用此

  術

予使虜至古契丹界大薊茇如車蓋中國無此

  大者其地名薊恐其因此也如揚州冝楊

  荆州冝荆之𩔖荆或爲楚楚亦荆木之别

 名也

刀約使契丹戯爲四句詩曰押燕移離畢看房

 賀跋支餞行三匹裂宻賜十𧴀貍皆紀實

 也移離畢官名如中國執政官賀跋支如

  執衣防閤匹裂小木罌以色綾木爲之如

  黄漆𧴀貍形如䑕而大穴居食果糓SKchar

  狄人爲珎膳味如㹠子而脆

丗傳江西人好訟有一書名鄧思賢皆訟牒法

  也其始則敎以侮文侮文不可得則欺誣

  以取之欺誣不可得則求其罪劫之蓋思

  賢人名也人傳其術遂以之名書村校中

  徃徃以授生徒

蔡君謨甞書小吴牋云李及知杭州市白集一

  部乃爲終身之恨此君殊清節可爲丗戒

  張乖崖鎮蜀當遨逰時士女環左右終三年

  未甞回顧此君殊重厚可以爲薄夫之檢

  押此帖今在張乖崖之孫堯夫家予以謂

  買書而爲終身之恨近於過激苟其性如

  此亦可尚也

陳文忠爲樞宻一日日欲𣳚時忽有中人宣召

  旣入右掖已昏黒遂引入禁中屈曲行甚

  乆時見有簾幃燈燭皆莫知何處已而到

   小殿殿前有兩花檻已有數人先至皆

  立廷中殿上垂簾蠟燭十餘炬而已相繼

  而至者凢七人中使乃奏班齊唯記文忠

  丁謂杜鎬三人其四人忘之杜鎬時尚爲

  舘職良乆 乗輿自宫中出燈燭亦不過

  數十而已宴具甚盛卷簾令不拜𦫵殿就

  坐 御座設于席東設文忠之坐于席西

  如常人賔主之位堯叟等皆惶恐不敢就

  位 上宣喻不已堯叟懇陳自古未有君

  臣齊列之禮至于再三 上作色曰本爲

  天下太平 朝廷無事思與卿等共樂之

  (⿱艹石)如此何如就外朝開宴今日只是宫中

  供辦未甞命有司亦不召中書輔臣以卿

  等機宻及文館職任侍臣無嫌且欲促坐

  語𥬇不須多辭堯叟等皆趨下稱謝 上

  急止之曰此等禮數且皆置之堯叟悚慄

  危坐 上語𥬇極歡酒五六行膳具中各

  岀兩絳囊置群臣之前皆大珠也 上曰

  時和歳豐中外康冨恨不得與卿等日夕

  相㑹太平難遇此物助卿等燕集之費群

  臣欲起謝 上云且坐更有如是酒三行

  皆有所賜悉良金重寳酒罷已四鼔時人

  謂之 天子請客文忠之子述古得於文

  忠頗能道其詳此畧記其一二耳

關中無螃蠏元豐中予在陜西聞秦州人家收

  得一乾蠏土人怖其形狀以爲怪物每人

  家有病瘧者則借去掛門戸上徃徃遂差

  不但人不識鬼亦不識也

丞相陳秀公治第于潤州極爲閎壯池館綿亘

  數百歩宅成公已疾甚唯肩輿一登西樓

  而已人謂之三不得居不得修不得賣不

  得

福建劇賊廖恩聚徒千餘人剽掠市邑殺害將

 吏江浙爲之騷然後經赦宥乃率其徒首

  降 朝廷𥙷恩右班殿直赴三班院𠋫差

  遣時坐恩黜免者數十人一時在銓班叙

  録其脚色皆理私罪或公罪獨恩脚色稱

  出身以來並無公私過犯

曹翰圍江州三年城將陷 太宗嘉其盡節於

  所事遣使喻翰城下日拒命之人盡赦之

  使人至獨木渡大風數日不可濟及風定

  而濟則翰巳屠江州無遺𩔖適一日矣唐

  吏部尚書張嘉福奉使河北逆韋之亂有

  勅處斬尋遣使人赦之使人馬上昬睡遲

  行一驛比至巳斬訖與此相𩔖得非有命

  歟

慶暦中河北大水 仁宗憂形于色有走馬承

  受公事使臣到闕即時召對問河北水灾

  何如使臣對曰懐山襄陵又問百姓如何

  對曰如喪考妣 上黙然旣退即 詔閤

  門今後武臣上殿奏事並須直說不得過

  爲文飾至今閤門有此條遇有合奏事人

  即預先告示

予奉使按邊始爲木圖寫其止川道路其𥘉徧

  履山川旋以麵糊木屑寫其形勢於木案

  上未㡬寒凍木屑不可爲又鎔蠟爲之皆

  欲其輕易賷故也至官所則以木刻上之

  上召輔臣同觀乃 詔邊州皆爲木圖藏

  於内府

蜀中劇賊李順䧟劒南兩川關右震動 朝廷

  以爲憂後王師破賊梟李順收復兩川書

  功行賞了無間言至景祐中有人告李順

  尚在廣州巡檢使臣陳文璉捕得之乃真

  李順也年已七十餘推驗明白囚赴闕覆

  按皆實 朝廷以平蜀將士功賞巳行不

  欲暴其事但斬順賞文璉二官仍閤門祗

  𠋫文璉泉州人康定中老歸泉州予尚識

  之文璉家有李順案欵本末甚詳順本味

  江王小博之妻弟始王小博反于蜀中不

  能撫其徒衆乃共推順爲主順𥘉起悉召

  郷里冨人大姓令具其家所有財粟據其

  生齒足用之外一切調發大賑貧乏録用

  材能存撫良善號令嚴明所至一無所犯

  時兩蜀大饑旬日之間歸之者數萬人所

  向州縣開門延納傳檄所至無復完壘及

  敗人尚懐之故順得脫去三十餘年乃始

  就戮

交趾乃漢唐交州故地五代離亂吴文昌始據

  安南稍侵交廣之地其後文昌爲丁璉所

  殺復有其地 國朝開寳六年璉𥘉歸附

  授靜海軍節度使八年封交趾郡王景德

  元年土人𥠖威殺璉自立三年威死安南

  大亂乆無酋長其後國人共立閩人李公

  藴爲主天聖七年公藴死子德政立嘉祐

  六年德政死子日尊立自公藴據安南始

  爲邊患屢將兵入宼至日尊乃僣稱法天

  應運崇仁至道慶成龍祥英武睿文尊德

  聖神皇帝尊公藴爲太祖神武皇帝國号

  大越熙寧元年僞改元寳象次年又改神

  武日尊死子乾德立以宦人李尚吉與其

  母黎氏号鷰鸞太妃同主國事熙寧八年

  舉兵陷邕欽廉三州九年遣宣徽使郭仲

  通天章閣待制趙公才討之拔廣源州擒

  酋領劉紀焚甲峒破机郎決里至冨良江

  尚吉遣王子洪真率衆來拒大敗之斬洪

  真衆殱于江上乹德乃降是時乹德方十

  歳事皆制于尚吉廣源州者本邕州覊縻

  天聖七年首領儂存福歸附補存福邕州

  衛職轉運使章頻罷遣之不受其地存福

  乃與其子智髙東掠籠州有之七源存福

  因其SKchar殺其兄率土人劉川以七源州歸

  存福慶暦八年智髙自領廣源州漸吞滅

  右江田州一路蠻峒皇祐元年邕州人殿

  中丞昌協奏乞招收智髙不報廣源州孤

  立無所歸交趾覘其𨻶襲取存福以歸智

  髙據州不肯下反欲圖交趾不克爲交人

  所攻智髙出奔右江文村具金函表𭠘邕

  州乞歸朝廷邕州陳拱拒不納明年智髙

  與其匹盧豹𥠖貌黄仲卿廖通等拔横山

  寨入宼陷邕州入二廣及智髙敗走盧豹

  等收其餘衆歸劉紀下廣河至熈寧二年

  豹等歸順未幾復叛從紀至大軍南征郭

  帥遣别將燕逹下廣源乃始得紀以廣源

  爲順州甲峒者交趾大聚落主者甲承貴

 娶李公藴之女改姓甲氏承貴之子紹泰

  又娶德政之女其子景隆娶日尊之女丗

 爲婚姻最爲邊患自天聖五年承貴破太

  平寨殺寨主李緒嘉祐五年紹泰又殺永

  平寨主李德用屢侵邊境至熙寧大舉乃

  討平之收𨽻机郎縣

太祖朝常戒禁兵之衣長不得過膝買魚肉及

  酒入營門者皆有罪又制更戍之法欲其

 習山川勞苦遠妻孥懐土之戀兼外戍之

  日多在營之日少人人少子而衣食易足

  又京師衛兵請粮者營在城東者即令赴

  城西倉在城西者令赴城東倉仍不許傭

  僦車脚皆須自負甞親登右掖門觀之蓋

  使之勞力制其驕惰故士卒衣食無外慕

  安辛苦而易使

青堂羌本吐蕃別族唐末蕃將尚恐𤍠作亂率

  衆歸中國境内離散國𥘉有胡僧立遵者

  乗亂挾其主籛逋之子唃厮囉東據宗竒

  邈川城唃厮囉人号瑕薩籛逋者胡言賛

  普也唃厮華言佛也囉華言男也自稱佛

  男猶中國之稱天子也立遵姓李氏唃厮

  囉立立遵與邈川首領温音温逋相之有

  漢隴西南安金城三郡之地東西二千餘

  里宗哥邈川即所謂三河間也祥符九年

  立遵與唃厮囉引衆十萬宼邊入古渭州

  知秦州曹瑋攻敗之立遵歸乃死唃厮囉

  妻李氏立遵之女也生二子曰瞎氊磨氊

  角立遵死唃厮囉更取喬氏生子董氊取

  契丹之女爲婦李氏失寵去爲尼二子亦

  去其父瞎氊居河州磨氊角居邈川唃厮

  囉徃來居青堂城趙元昊叛命以兵遮厮

  囉遂與中國絶屯田貟外郎劉渙獻議通

  唃厮囉乃使渙出古渭州循末邦山至河

  州國門寺絶河踰廓州至青堂見唃厮囉

  授以爵命自此復通磨氊角死唃厮囉復

  取邈川城收磨氊角妻子質於結羅城唃

  厮囉死子董氊立 朝廷復授以爵命瞎

  氊有子木征木征者華言龍頭也以其唃

  厮囉嫡孫昆弟行最長故謂之頭龍羌人

  語倒謂之頭龍瞎氊死青堂首領瞎藥雞

  羅及胡僧鹿尊共立之移居滔山董氊之

  甥瞎征伏羌蕃部李鉞星之子也與木征

  不協其舅李篤氊挾瞎征居結古野河瞎

  征數與篤氊及沈千族首領常尹丹波合

  兵攻木征木征去居安郷城有巴欺温者

  唃氏族子先居結羅城其後稍強董氊河

  南之城遂三分巴欺温木征居洮河澗瞎

  征居結河董氊獨有河北之地熈寧五年

  秋王子醇引兵始岀路骨山拔香子城平

  河州又岀馬藺州擒木征母弟結呉叱破

  洮州木征之弟已氊角降盡得河南熈河

  洮岷疊宕六州之地自臨江寨至安郷城

  東西一千餘里降蕃戸三十餘萬帳明年

  瞎木征降置熈河路

范文正常言史稱諸葛亮能用度外人用人者

  寞不欲盡天下之才常患近已之好惡而

  不自知也能用度外人然後能周大事

元豐中夏戎之母梁氏遣將引兵卒至保安軍

  順寧寨圍之數重時寨兵至少人心危懼

  有倡姥李氏得梁氏隂事甚詳乃掀衣登

  陴抗聲罵之盡發其私虜人皆掩耳併力

  射之莫能中李氏言愈醜虜人度李終不

  可得恐且得罪遂託以他事中夜解去鷄

  鳴狗盜皆有所用信有之

宋宣獻愽學喜藏異書皆手自校讎常謂校書

  如埽塵一面埽一面生故有一書每三四

  校猶有脫繆




夢溪筆談卷第二十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