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亞細亞主義與新亞細亞主義

大亞細亞主義與新亞細亞主義
作者:李大釗 1919年

1919年1月1日

日本近來有一班人,倡大亞細亞主義,我們亞細亞人聽見這個名辭,卻很擔心。倡這個主義的人有建部遁吾、大光谷瑞、德富蘇峰、小寺謙吉等。我們須要把他們所倡的大亞細亞主義認識得清清楚楚,然後再下判斷,再加批評。

第一,須知「大亞細亞主義」是併吞中國主義的隱語。中國的運命,全靠著列強均勢,才能維持,這也不必諱言。日本若想獨吞,非先排去這些均等的勢力不可。想來想去,想出這個名辭。表面上只是同文同種的親熱話,實際上卻有一種獨吞獨咽的意思在話裡包藏。

第二,須知「大亞細亞主義」是大日本主義的變名。就是日本人要藉亞細亞孟羅主義一句話,擋歐、美人的駕,不令他們在東方擴張勢力。在亞細亞的民族,都聽日本人指揮,亞細亞的問題,都由日本人解決,日本作亞細亞的盟主,亞細亞是日本人的舞台。到那時亞細亞不是歐、美人的亞細亞,也不是亞細亞人的亞細亞,簡直就是日本人的亞細亞。這樣看來,這「大亞細亞主義」不是平和的主義,是侵略的主義;不是民族自決主義,是吞併弱小民族的帝國主義;不是亞細亞的民主主義,是日本的軍國主義;不是適應世界組織的組織,乃是破壞世界組織的一個種子。

我們實在念同種同文的關係,不能不說幾句話,奉勸鄰邦的明達。此次歐洲戰爭,牽動了全世界,殺人殺了好幾年,不是就因為這個「大……主義」嗎?你倡大斯拉夫主義,我就倡大日爾曼主義,你倡大亞細亞主義,我就倡大歐羅巴主義。人之欲大,誰不如我,這樣倡起來,那還得了,結局必是戰爭紛起,來爭這一個「大」 字。到頭來這個「大……主義」不是死於兩大之俱傷,就是敗在眾小的互助,那德國就是一個絕好的教訓了。試想日本人倡這個主義,亞洲境內的弱國、小國,那個甘心,那歐、美的列強,那個願意;必至內啟同洲的爭,外召世界的忌,豈不是自殺政策嗎?

若說這個主義,是歐、美人蔑視黃人的反響,那麼何不再看一看這回平和會議的結果呢?如果歐、美人不說理,想拿我東方的民族作犧牲,我們再聯合起抵拒他們不遲。如果那排斥亞細亞的問題,還是沒有正當的解決,還是不與平等的待遇,那真是亞細亞人的共同問題,應該合我們亞人的全力來解決。為爭公理起了戰爭,也在所不惜呢。不從此著想,妄倡「大亞細亞主義」,實在是危險的很。這個危險,不僅足以危害日本,並且可以危害亞細亞一切民族,危害全世界的平和。防止這種危險的責任,不僅在日本以外的東亞民族,凡世界上的人類,就連日本的真正善良的國民也都該負一份的。

看世界大勢,美洲將來必成一個美洲聯邦,歐洲必成一個歐洲聯邦,我們亞洲也應該成一個相類的組織,這都是世界聯邦的基礎。亞細亞人應該共倡一種新亞細亞主義以代日本一部分人所倡的「大亞細亞主義」。這種新亞細亞主義,與浮田和民氏所說的也不相同,浮田和民主張拿中、日聯盟作基礎,維持現狀;我們主張拿民族解放作基礎,根本改造。凡是亞細亞的民族,被人吞併的都該解放,實行民族自決主義,然後結成一個大聯合,與歐、美的聯合鼎足而立,共同完成世界的聯邦,益進人類的幸福。

1919年1月1日

《國民雜誌》第1卷第2號

署名:李大釗


PD-icon.svg 这部作品在1925年1月1日以前出版,其作者1927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