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方等大集經/卷31

 

大方等大集經卷第三十一

北涼天竺三藏曇無讖譯

日密分中護法品第一

爾時世尊故在欲色二界中間大寶坊中。與大菩薩其數無量。為諸大眾說虛空目出息入息甘露門已默然而住。一切大眾亦復如是。各作是念。如來今日深知我心欲法無厭。必當降注甘露法雨。作是念已。合掌恭敬樂瞻如來。猶如篤病樂見良醫。處闇之者樂覩光明。如沒水者樂至彼岸。如受苦者樂得歸依。一切大眾亦復如是。是時眾中有一菩薩。名蓮華光功德大梵。已於無量無邊佛所。種諸功德善根增長。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不退轉。成就具足法緣之慈。從坐而起合掌恭敬。長跪白佛言。世尊。一切眾生心所緣處。無有邊際。駿速無形其性本淨。於諸有中無能障礙。欲得通達知真實故。精勤修集四無量心。因修集故獲得盡智。世尊。若使三界性本淨者。何故修集如是盡智。惟願如來為諸菩薩敷揚散說。令退轉者得不退故。摧滅無量煩惱界故。斷破無邊諸苦聚故。惟願如來。垂心憐愍說未曾聞。眾生聞是未曾聞已。度生死海摧折愛樹。何以故。一切煩惱愛為根本。惟願垂哀分別演說愛之過咎。如來能淨眾生六根。重願演說清淨法聚。佛言。善哉善哉。善男子。若有能行六波羅蜜。即能自知心所行處。是人終不念聲聞乘。雖復修行無量諸行未得其邊。亦不怖畏退墮聲聞辟支佛地。若諸菩薩不能修集四無量者。如是菩薩於菩提道則為有退。是名不得清淨六根。是名於法有貪有慳。如是名為行於他行不行自行。是名不能成就七財不能度脫一切眾生於生死海。是故我說如是行者。即是聲聞辟支佛行。我初演說四聖諦行。後復續說諸菩薩行。爾時一切大眾咸作是念。如來將欲說聲聞乘。不說大乘耶。將非如來不樂如是菩薩眾耶。如來不欲斷三寶種性耶。何故不說大乘妙法。為諸天人得信心故。未發菩提心者為發心故。已發心者得增長故。為諸眾生得信心故。如來若說大乘法者。無量眾生當得發起菩提之心。因得修行不共之法。成就具足法陀羅尼。善男子。聲聞乘者即是大乘。大乘者即聲聞乘。如是二乘無有差別。爾時眾中諸住十住諸菩薩等作如是言。世尊。我等已得無生法忍。我已能行如來十八不共法行。我已解了諸聲聞乘及以大乘。如是眾中無量眾生。不能得解小乘大乘。諸善男子。汝等當修不退禪定。時諸菩薩即便修入。入已或有身放光明猶一燈炬。如釋梵身光。如日月光。如三日光。如四日光。如八日光。如十日光。如億日光。如是遍照娑婆世界。是光能令無量眾生身心寂靜。在三惡者離諸苦惱。邪見之人遠離惡見。永離貪欲瞋恚癡怖飢渴等患。爾時此佛世界眾生。皆共供養佛法僧寶增長善法。爾時此佛世界。并及十方恒河沙等無量世界。若空不空及淨不淨光。悉遍照十方佛界。所有菩薩能行聖行菩提道者。於一念頃悉來聚集大寶坊中。頭面禮佛却坐一面。爾時世尊告聲聞眾。汝等比丘頗見如是善神足不。如是神足能壞一切惡魔境界及諸有處。能護法界。能行一切諸佛境界。分別聲聞辟支佛界。出勝一切所有神通。善男子。一切菩薩所以示現大神通者。為增眾生諸善根故。為不斷絕三寶性故。為未信者得信心故。為已信者得增長故。為令眾生受五樂故。為欲長養大乘法故。為令身得常樂我淨故。以如是等諸因緣故。示諸眾生如是神通。善男子。隨如是等菩薩行處。是中佛法即得增長。若現在未來久住不滅。所有眾生修立塔廟供養眾僧。求無盡身無苦惱身。所作供養。皆作生身法身。生身供養者即是塔像。法身供養者書寫讀誦十二部經。如是勝以七寶香華伎樂幡蓋瓔珞供養。善男子。我於爾時心亦受之。由如是施如是眾生具足當得三乘果報心不退轉。若諸眾生具造屋室及經行處。我即受用。若樹林華園講堂精舍。及供養我所有弟子。飲食臥具病藥房舍。我亦受用。若諸法師高座說法。我於是時亦至心聽。若施法師衣食臥具病藥房舍園林服乘田宅奴婢。我亦受之。是名法供養。如是之人能淨身心莊嚴身心。亦能莊嚴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能得無上微妙快樂。能一切物施一切人施一切時施。能一切果受一切人受一切時受。是名成就惠施之福。是人終不到三惡道得不墮法。如意所求不轉三乘。是人常得具足二種。所謂財法。所求之物隨意即得。常為十方諸佛所念。能壞一切魔之境界。若有信者以其所有奉施法師。若有破戒受如是物。乃至一葉一華一果。如是癡人。以是因緣得大不善報。現在即得四大惡果。一者惡名遠聞。二者所親師友悉皆遠離。三者得大重病苦惡而死。所謂死時不下飲食覩見惡色。以是因緣口不能語臥失糞穢。四者所有六物及餘財貨不至僧中。或為火燒惡賊所劫。後世復受四種惡報。所謂地獄餓鬼畜生。若得人身身無手足。若受餓鬼。無量歲中不見水漿不聞其名。受畜生身常食泥土。若得為人處在空土無三寶處五滓之世。盲無眼目常遇重病食諸糞穢。捨是身已還墮地獄。何以故。以受法師所得物故。是惡比丘能壞能滅能斷三寶。是故獲得如是惡果。爾時眾中有一大德比丘名伽耶迦葉。白佛言。世尊。如是人者可名人不。我今思惟非是人也。何以故。是人深為利養心故受持禁戒。故名非人。佛言。善哉善哉。迦葉。寧受地獄等身。終不受取如是等物。善男子。人身難得已得。佛法難遇已遇。禁戒難受已受。而不趣向聖行梵行。是名喪失大利益事。如是惡人。貪食心故受持禁戒非為法心。如是癡人以多聞力。及以國王大臣力故。受如是物。即便當得大惡業果。爾時頻婆娑羅王白佛言。世尊。出家之人受如是物得如是果。在家人受其罪云何。佛言大王。汝今不應問如是事。王言世尊。我修聖行終不受取如是等物。為未來世諸惡王等問如是事耳。佛言大王。我若宣說未來惡王所得果業。有不信者得大罪報。是故我今置之不說。王言世尊。惟願如來為未來世剎利婆羅門毘舍首陀有信敬者。奉持佛法守護法師及財物者。具分別說。佛言。善哉善哉。大王。若未來世諸惡王等。侵奪法師如是等物。當知是王現世獲得二十種惡。一者天不衛護。二者惡名遠聞。三者親友遠離。四者怨敵增長。五者財物損耗。六者心多散亂。七者身不具足。八者不得睡眠。九者常患飢饉。十者所服飲食變成惡毒。十一者民不愛敬。十二者隣國數侵。十三者所有眷屬不受其教。十四者祕密之事謀臣顯露。十五者所有財物水火侵奪。十六者常有重病。十七者湯藥不行。十八者醫藥不療。十九者漿水不下。二十者常念不淨。是名二十。捨是身已尋復當生阿鼻地獄一劫受苦。過是劫已得餓鬼身處大空野。不聞漿水飲食之名。諸根殘缺身不具足。無量歲中受大苦惱。受是果已生大海中受大獸身。無量由旬如大肉團。常為眾生之所唼食受大苦惱。若得人身生無佛處五滓之世。耳目不具。大王。未來惡王得如是等諸大惡報。王言世尊。我今寧受地獄之身。終不受是惡王身也。佛言大王。今以是法法師財物付囑汝等有信諸王。何以故。夫法師者。即是如來法身之藏。王言世尊。若諸剎利婆羅門毘舍首陀有能護持如是法財。其人當得何等功德。佛言大王。如是人者勝於一切聲聞緣覺。大王。譬如有人能斷一切十方眾生所有壽命奪其眼目截其手足。大王。如是人者所得罪報為多少耶。頻婆娑羅王默然不答。佛言大王。何故默然。王言世尊。是人所得惡業果報。不可稱量不可計數。世尊。若於一人造此惡業罪尚難計。況一切人。大王。若佛在世及滅度後。若有惡王剎利婆羅門毘舍首陀。侵奪法師如是等物。所得罪報分為百分。上所得罪不及其一。頻婆娑羅王言。世尊。如法治國是王難得。若不放逸則能護法。若放逸者則不能護。世尊。能護法者得何功德。大王。譬如有人能與如上眾生壽命眼目手足。是人得福寧為多不。世尊。能與一人命目手足。其福尚多。況爾所人。大王。若有護法所得功德分為百分。先所得福不及其一。王言世尊。若有受取一法師物。是得罪不。若有擁護一法師者。復得福不。大王。若有受取一法師物至五法師。護一法師及五法師。所得罪福正等無別。大王。若一廟寺若一村落。若一樹林住五法師。若鳴揵搥集四方僧。客僧集已次第賦給房舍飲食臥具醫藥。無悋惜心。初夜後夜讀誦講論。厭患生死專樂涅槃。不自讚身不訟彼短。少欲知足常樂讚歎。少欲知足勤心精進。志樂寂靜修於念定。憐愍眾生。大王。是名眾僧如法而住。護戒精進持佛密藏。讀誦書寫分別教詔。是名眾僧憐愍眾生利益眾生。能持如來十二部經。亦能奉持寂靜禁戒。具足慚愧賢聖功德。大王。是名眾僧大功德海。為天人師能大利益無量眾生。能斷一切眾生苦惱。能施一切眾生解脫。是五比丘猶名眾僧。何況無量。大王。若無量僧悉破禁戒。但令五人清淨如法。若有施者得福無量。不可稱量不可計數。何以故。以有護持佛法者故。憐愍一切諸眾生故。其心平等無二相故。王言世尊。破戒比丘可得處眾受信施不。大王。如王國內有一罪人未及擯駈。王若給施剎利婆羅門毘舍首陀。是人頗得受樂不耶。不也世尊。大王。破戒比丘亦復如是。雖在眾中受取信施不得安樂。何以故。破禁戒故。不如法故。大王。如是人者一切十方無量諸佛所不護念。雖名比丘不在僧數。何以故。入魔界故。持禁戒者即佛弟子。毀禁戒者即魔弟子。又持戒者即出世道。破禁戒者即入世道。我都不聽毀戒之人受人信施如葶藶子。何以故。是人遠離如來法故。王言世尊。言破戒者有何等相。可得知不。大王。有智能知。大王。若有不能恭敬三寶。不生信心無有慚愧。於師和尚耆老長宿同師同學不生恭敬。摧滅聖幢不修梵行。增長慳貪樂在居家。不能清淨口四種業。常修食心遠離法心。樂說世間無益之事。是名比丘初破戒相。未名具足毀禁戒也。若如是等受畜奴婢象馬牛羊駝驢雞猪乃至八種不淨之物。是名具足毀禁戒也。如是名為沙門中滓。沙門中曲。沙門中幻。沙門中賊。沙門中醉。沙門中旃陀羅也。如是比丘不應共住不共和合。不應共作九十九羯磨。是名喪失比丘事業墮在貪處。大王。寧與旃陀羅人而共同止。不與如是惡比丘住。何以故。如是比丘燒滅善根。斷三世善慈愍之心。是惡比丘。即是圊廁增生死法。即是人天諸惡種子。何以故。是人欺誑自他人天。如是比丘滅解脫燈能摧法幢。能涸法海破說法者。能誑施主破和合僧。若有惡王若剎利婆羅門毘舍首陀。擁護如是諸惡比丘。是王便當增三惡道。種殖天人諸惡種子。大王。若惡比丘呵罵責數如法住者。敬信諸王應當擯駈。若駈擯者王多得福。若王無信如法比丘不應與彼惡比丘住。如法比丘有智慧者。應先往王所作如是言。大王。今者能持法不。王若答言。大德。我能如法護持佛法。智者爾時便應默然。若彼大王有貪心者語比丘言。大德。是寺廟中多有大眾。我當云何為五比丘駈遣多人。智者聞已不應復往。便當捨去至寂靜處。王言世尊。若有惡王隨順如是惡比丘語。而是大地云何能載是王。從此過於無量恒河沙劫。終不能得復受人身。無量眾生得解脫已。是生猶故。未能得斷三惡道業。大王。若未來世有信諸王。若剎利婆羅門毘舍首陀。能護法師造立塔像。供養眾僧種種所須。治惡比丘為護法故能捨身命。寧護如法比丘一人。不護無量諸惡比丘。是王捨身生淨佛土常值三寶。不久當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大王。我今不聽一人受畜八不淨物。惟聽大眾得受畜用。大王。若有人能護持法者。當知是人乃是十方諸佛世尊大檀越也。護持大法。大王。僧物難掌。我今惟聽二人掌護。一者羅漢比丘具八解脫。二者須陀洹人。大王。除是二人更無有人掌護僧物。

大方等大集經日密分中四方菩薩集品第二之一

爾時世尊為頻婆娑羅王說是法已。東方有國名曰無量。彼中有佛名五功德。常說妙法教化眾生。有一菩薩名曰日密。至心聽法仰瞻虛空。見有無量無邊菩薩從東方來趣向西方即白佛言。世尊。我見東方無量菩薩趣向西方。以何因緣。捨淨妙國趣向穢土。善男子。西方過此無量無邊恒河沙等諸佛世界。彼有世界名曰娑婆。五滓具足弊惡眾生充滿其土。釋迦如來於中宣說三乘之法。為欲增長佛正法故。為不斷絕三寶種故。為破魔界竪法幢故。為法久住不滅盡故。彼佛世界有無量佛無量菩薩。宣說寶髻陀羅尼法。既說法已。釋迦如來復說三乘四無礙智四種梵行及四攝法。無量眾生聞是法時心無疲厭。樂甘露故。以彼如來本願力故。四方無量諸佛菩薩悉集其土。佛說法時諸菩薩眾悉入禪定。既入定已身放光明。如一燈炬至億日光。善男子。若欲護法可從定起詣娑婆世界。善男子。彼佛世界所有眾生。煩惱堅牢繫縛深重。其形醜穢多起憍慢。惡口兩舌遠離實語。其實愚癡現智慧相。多起慳貪現捨離相。多有諂曲現質直相。心多濁亂現清淨相。多有嫉妬現柔軟相。樂離別人現和合相。多起邪見現正見相。彼國眾人隨女人語。以隨語故斷絕善根增三惡道。善男子。汝今頗能為我作使至彼國不。我欲與欲。令彼如來善說法要。所言欲者。謂真陀羅尼。是陀羅尼成就具足無量功德。能斷欲貪。色無色貪憍慢我慢一切取貪。一切五蓋。一切我見斷見。戒取見取見常見。眾生見。士夫見。作者見。受者見。人見天見。色見聲見香見味見觸見。四大見。出見生見。滅見住見。是名隨如真忍。是陀羅尼能真實知色乃至識眼乃至意陰入界諸入。解脫法界無上妙樂。善男子。彼界眾生如生聾生盲生啞貪欲狂醉。是故與欲。隨如真實陀羅尼法一切法藏不可思議諸法之門。能壞一切諸魔伴黨及魔境界。善男子。是陀羅尼亦能調伏一切魔眾。能怖一切諸惡毒龍。能使惡鬼生知足想。能化一切阿修羅眾。能調一切大金翅鳥怖緊那羅。令諸羅剎剎利婆羅門毘舍首陀生於敬信。能壞一切貪女身者。令多聞者生愛樂心。習禪之人心得寂靜。善療一切諸惡重病。能除一切國土惡相。所謂惡賊惡鳥惡獸惡風惡雨惡寒惡熱。善男子。若有人能誦如是陀羅尼者。則能得見無量諸佛。善男子。汝持是呪至彼國土。向彼四眾具足宣說。爾時世尊即說是陀羅尼。

婆移婆蛇波利婆呤(一)婆醯婆訶波利婆呤(二)卑利癡比卑利癡波利婆呤(三)阿脾阿婆波利婆呤(四)汦祇汦闍波利婆呤(五)摩呤摩羅波利婆呤(六)呿岐却伽波利婆呤(七)阿路翅阿路迦波利婆呤(八)哆咩哆(九)摩波利婆呤(十)思呤思羅波利婆呤(十一)伽咩伽摩波利婆呤(十二)阿步[(口*皮)/女]阿步婆波利婆呤(十三)羅摩(十四)羅摩(十五)羅摩(十六)羅咩(十七)羅摩(十八)邏羅(十九)邏羅(二十)邏羅(二十一)摩比挫若那(二十二)復多其醯復多其力摩波利婆呤(二十三)遮[颱-台+利]其力醯遮[颱-台+利]其力摩波利婆呤(二十四)輸路多其力醯輸路多其力摩波利婆呤(二十五)其浪那其力醯其浪那其力摩波利婆呤(二十六)時貺其力醯時貺其浪摩波利婆呤(二十七)迦蛇其力醯迦蛇其力摩波利婆呤(二十八)摩那其力醯摩那其力摩波利婆呤(二十九)撥陀其力醯撥陀其力摩波利婆呤(三十)脾陀那其力醯脾陀那其力摩波利婆呤(三十一)窒囊其力醯窒囊其力摩波利婆呤(三十二)優波陀其力醯優波陀其力摩波利婆呤(三十三)婆婆其力醯婆婆其力摩波利婆呤(三十四)闍提其力醯闍提其力摩波利婆呤(三十五)闍邏摩那羅其力醯闍邏摩那羅其力摩波利婆呤(三十六)[口*(或-口+(一/口))]呿薩多波其力醯[口*(或-口+(一/口))]呿薩多波其力摩波利婆呤(三十七)阿邏波邏膇闍其力醯阿邏波邏膇闍其力摩波利婆呤(三十八)阿拔多(三十九)比跋多寫(四十)阿婆邏牟波摩薩寫比伽(四十一)比尼跋多(四十二)阿陀利也賴咩(四十三)散比伽扇提(四十四)莎呵(四十五)

爾時日密菩薩摩訶薩白佛言。世尊。我能向彼宣說是呪。但於彼土生怖畏想。何以故。如來向者為我宣說。彼土眾生多諸弊惡。猶如生聾生盲生啞隨女人意。世尊。若有隨順女人意者。當知是人永斷善根。佛言。善男子。汝今不為現利後利。當為饒益一切眾生。但往宣說勿生疑慮。善男子。汝非彼土維摩詰耶。何故生怖。日密菩薩默然不對。善男子。何故默然。日密言。世尊。彼維摩詰即我身也。世尊。我於彼土現白衣像。為諸眾生宣說法要。或時示現婆羅門像。或剎利像。或毘舍像。或首陀像。自在天像。或帝釋像。或梵天像。或龍王像。阿修羅王像。迦樓羅王像。緊那羅王像。辟支佛像。聲聞像。長者像。女人像。童男像。童女像。畜生像。餓鬼像。地獄像。為調眾生故。是時眾中有諸菩薩其數八萬。同一三昧出入共俱。復有無量無邊菩薩。其心掉動至心繫念。欲得親近親見禮拜釋迦如來及諸大眾。并欲聽受微妙大典。如是大眾皆共同心欲往彼界。我為是輩欲說大事。何以故。是等大眾其心未定。若往彼界或生顛倒近惡知識。爾時彼佛告日密言。善男子。汝今不應生怖畏想。何以故。我今當施汝等菩薩。不共法行。無想行。調伏行。解脫行。分別生死行。不斷三寶行。大慈大悲行。一切智解脫行。破壞四魔惡邪論行。盡智無生智行。畢竟入涅槃行。是名蓮華陀羅尼。令諸菩薩不樂三界。證無相解脫門。入無行解脫門。善男子。若有信者能至心聽是蓮華持。是人能薄一切貪欲一切煩惱。捨身七世常得生天識知宿命。雖處欲界不為欲污常樂出家。一切人天樂與供養。善男子。若有人能至心七日及聽是持者。終不墮墜三惡道中。善男子。若有人天聽是持者。遠離欲法修集禪定。若有人能於王剎利婆羅門毘舍首陀耳中。宣說是陀羅尼。聞者尋發出家之心。若有女人能至心聽是陀羅尼受持讀誦。即轉女身得男子身。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無有退轉。乃至證得大般涅槃。終不更受女人之身。除自發願。善男子。若有人以是總持呪餘藥草。持塗鼓貝若打若吹。若有聞者邪見蠱道諸弊惡病無能加之。善男子。是陀羅尼成就如是無量福德。爾時世尊即說是陀羅尼句。

思陀摩提(一)比路迦摩提(二)伊梨翅汦利蓰(三)流遮修流遮(四)佛提比佛提(五)摩訶佛提(六)溫摩提溫摩多波羅提蓰陀濘(七)羅伽婆羅迦陀羅波利提蓰陀濘(八)頻豆頻豆摩提(九)至吒至吒波羅提蓰陀濘(十)遏翅戰陀豆(十一)呵呵至置(十二)呵多尼咩(十三)呵多迦摩比岐(十四)比摩多佛題(十五)呵多蛇其攡(十六)呵多比三摩其攡(十七)呵多三牟陀闍脾(十八)呵多比摩多邏祇(十九)呵多希醯(二十)呵多遮知(二十一)呵多達波羅闍(二十二)呵多婆休羅闍(二十三)呵多婆闍摩提(二十四)呵多留伽摩提(二十五)呵多烏伽賴咩(二十六)呵多陀摩密提(二十七)呵多薩婆優波陀那(二十八)若若若(二十九)比闍若若(三十)比婆闍若若(三十一)婆邏末力伽若若(三十二)伊沙安兜邏伽豆[口*企](三十三)莎呵(三十四)

爾時世尊告日密菩薩言。善男子。是蓮華持能斷四流。汝當至心受持是持向彼世界。何以故。彼佛世界有百億魔眾。能壞眾生所有善法。善男子。汝等若誦是陀羅尼。則不為彼惡魔所侵。爾時日密。與無量億諸菩薩俱。無數人天白佛言。世尊。如來智慧不可思議。我等昔來初未曾聞是陀羅尼。爾時彼佛世界女人八萬四千。聞是持已。尋轉女身得男子形。時彼佛以瞻婆華鬘。告日密言。善男子。汝持此鬘并陀羅尼。往娑婆世界。供養彼佛釋迦牟尼。爾時日密從彼如來默然而受。是時會中八萬菩薩俱白佛言。世尊。我等亦欲往彼世界。佛言。善男子。善哉善哉。汝等若往一切當現梵天之像。爾時大眾即便化為梵天之身。往娑婆界釋迦如來所。到已即於此娑婆界雨瞻婆華。頭面禮敬釋迦如來。右遶三匝即坐一面。時佛故為頻婆娑羅王。宣說法行。

爾時南方過一由旬滿城沙數諸佛世界。有一世界名袈裟幢。其中眾生具足五滓。其土有佛名山王如來應供正遍知明行足善逝世間解無上士調御丈夫天人師佛世尊。今現在為諸眾生宣說法要。彼佛世界有一菩薩名香象王。仰瞻虛空。見無量菩薩從南方來趣向北方。見已白佛言。世尊。如是菩薩摩訶薩等何因緣故。從南方來趣於北方。佛言。善男子。北方過一由旬城沙世界。有國名娑婆。釋迦如來在中宣說大集妙典分別三乘。為不斷絕三寶種故不斷法行。破魔界故竪法幢。故一切十方諸佛世尊。悉於彼土宣說敷演寶幢陀羅尼。說已各各還本住處。釋迦牟尼。為諸菩薩及聲聞眾宣說法要。善男子。汝等頗欲詣彼世界聽受法不。我今亦欲與彼佛。欲所謂斷業陀羅尼隨順空門。斷於色貪憍慢慢慢我慢。乃至為得盡智無生智故。爾時世尊即說此陀羅尼句。

豆幕提(一)豆幕提(二)奧叉豆幕提(三)波羅婆裟豆幕提(四)薩婆阿迦舍豆摩(五)阿鞞呿伽(六)鞞咩多呿伽(七)阿鞞叉呿伽(八)阿婆慕阿却伽(九)阿那若却伽(十)脾也佛提却伽(十一)婆路遮却伽(十二)式[口*仚]却伽(十三)比堤彌邏却伽(十四)烏數摩却伽(十五)烏羅却伽(十六)阿叉却伽(十七)蛇婆摩那却伽(十八)溼波却伽蛇婆比若那却伽(十九)遮颼陀兜却伽(二十)蛇婆摩那比若那陀兜却伽(二十一)卑利癡比陀兜却伽(二十二)蛇婆比若那陀兜却伽(二十三)折挫利蜜兜波那却伽(二十四)蛇婆阿脾陀尼迦却伽(二十五)豆呿却伽(二十六)蛇婆末力却伽(二十七)比婆娑那(二十八)阿比叉婆(二十九)阿婆那那(三十)比那那(三十一)婆牟陀那那(三十二)薩婆迦邏那那(三十三)薩婆散哆那比具波那那(三十四)阿冀之那那(三十五)叉婆(三十六)叉婆(三十七)伊利(三十八)蜜利(三十九)伊伊利(四十)伊伊蘭彌利(四十一)莎呵(四十二)

爾時世尊。告香象王菩薩言。善男子。是名隨空三昧陀羅尼也。永斷一切欲貪色貪及無色貪。乃至斷除一切煩惱。善男子。汝當一心受持讀誦是陀羅尼。往彼世界教化眾生。香象王菩薩言。世尊。我已至心受誦是持。今欲往彼然生畏想。何以故。我曾從佛聞彼世界眾生弊惡多貪瞋癡。時山王佛。告香象王言。善男子。汝常化作婆羅門像教化眾生。或摩醯首羅像或帝釋像。或那羅延像或鬼像。天像龍像阿修羅像。轉輪王像。婆羅門剎利毘舍首陀像。大臣長者像。聲聞像男女等像。教化眾生。云何方言於彼世界生怖畏耶。善男子。我當施汝大法行法一切智慧。能知諸行破四魔行。能調一切眾生行。能喜一切眾生行。不斷三寶行。能調一切惡龍行。能壞一切眾生惡業行。大慈大悲行。破三惡道行。救眾生行。破惡見行。能壞女業行。一切法無盡行。能破一切慳貪行。能得一切三昧神通行。能令眾生歡喜行。乃至能得菩提道行。善男子。若有眾生聞是等行。當知是人能得破壞恒河沙等惡業因緣。斷絕三障。惟除五逆謗方等經毀呰聖人。善男子。若有人能信心聽受如是等行。是人隨意獲得三乘。不離十方諸佛菩薩阿羅漢等。常淨三業隨眾生意。當知是人能一切捨乃至頭目。一切諸惡不能加害。是人若行尸波羅蜜。得具忍戒聖所樂戒。聖所念戒。大寂靜戒。調伏梵釋四天王戒。調伏婆羅門剎利毘舍首陀戒。是人終不自讚己身毀呰他身。心常呵責世中利養。臥安悟安身無病苦。易得飲食。一切眾生之所樂見。是人臨死則得覩見諸佛菩薩。諸佛讚言。善哉善哉。善男子。善持禁戒精進無懈。當生我國。我能令汝住十住位。既見佛已心生歡喜。以是因緣。捨身則得往生淨國。位階十住乃至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是人若行毘梨耶波羅蜜。成就大力身心無病。健行布施戒波羅蜜。人天龍鬼阿修羅等悉來供養禮拜是人。乃至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是人若行羼提波羅蜜時得法緣忍。不覺不見一切眾生。是人若為一切眾生之所割剝。終不生於一念惡心。乃至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常為人天之所供養。是人若行禪波羅蜜。獲得法緣禪定解脫。十方諸佛無時不念。乃至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常為人天之所供養。是人若行般若波羅蜜時。常為諸佛菩薩所護。樂於寂靜調伏心界。了了通達一切法界。心無疑閡。人天不能沮壞其心。乃至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常為人天之所供養。善男子。受是行已。往娑婆世界不應生怖。善男子。若淨世界所擯之人悉在彼土。所謂五逆謗方等經毀呰聖人犯四重禁。如是人等多共污辱。娑婆世界釋迦如來。本願因緣於彼現身。善男子。若彼世界所有惡人聞是行已。七年之中修慈悲心。離口四過修集六念善男子。是人復當淨自洗浴著鮮潔衣。向於東方至心作禮。誦如是等行陀羅尼。乃至七年所有諸惡皆悉除滅。若有女人能如是行。即轉女身得男子身。乃至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爾時世尊即說此陀羅尼。

舍羅那脾蛇(一)式叉脾蛇(二)蜜提脾蛇(三)波羅呵那脾蛇(四)律提脾蛇(五)因提利蛇脾蛇(六)婆羅脾蛇(七)蒲澄伽脾蛇(八)三摩提脾蛇(九)陀羅尼脾蛇(十)叉提脾蛇(十一)長那脾蛇(十二)阿留波脾蛇(十三)阿尼闍脾蛇(十四)末力伽脾蛇(十五)阿邲若脾蛇(十六)波羅提散比陀脾蛇(十七)復彌脾蛇(十八)邲陀脾蛇(十九)摩訶咩羅脾蛇(二十)摩訶伽留那脾蛇(二十一)卑利癡比脾蛇(二十二)薩埵脾蛇(二十三)陀摩脾蛇(二十四)多摩脾蛇(二十五)阿路迦脾蛇(二十六)波羅提婆娑脾蛇(二十七)波羅提首六迦脾蛇(二十八)伽伽那脾蛇(二十九)摩留多脾蛇(三十)首若咃脾蛇(三十一)波羅提多脾蛇(三十二)阿尼蜜多脾蛇(三十三)具沙脾蛇(三十四)靳遮那蛇(三十五)阿比婆娑(三十六)阿[少/兔]那(三十七)阿[少/兔]那(三十八)阿婆訶遮遮(三十九)遮遮羅比牟(四十)叉蛇比牟(四十一)阿摩脾蛇比牟(四十二)阿三牟陀遮羅比牟(四十三)車陀比比牟(四十四)阿迦舍比牟(四十五)蒲波舍摩比牟(四十六)阿那婆娑比牟(四十七)阿訶訶比牟(四十八)阿羅波邏比牟(四十九)郁波舍摩娑利羅比牟(五十)莎呵(五十一)

爾時。香象王菩薩白佛言。世尊。我當受持讀寫大行陀羅尼已往娑婆世界。是時彼土多有無量菩薩摩訶薩。俱從定起共白佛言。世尊。我亦欲往娑婆世界覲見禮拜釋迦如來。聽受諮啟大集經典。佛言。善哉善哉。善男子。欲往隨意今正是時。善男子。汝等可化作帝釋像。時香象王菩薩摩訶薩及其大眾悉皆變身為帝釋像。俱共發來詣娑婆界到已即於娑婆世界雨散諸香。所謂牛頭栴檀匈堅鞭香。多摩羅拔沈水諸香多伽羅香。以用供養釋迦如來。爾時香象王菩薩。與其大眾從空而下。頭面禮佛右遶三匝。却坐一面。

大方等大集經卷第三十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