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方等大集經/卷46

 

大方等大集經卷第四十六

高齊天竺三藏那連提耶舍譯

月藏分第十四月幢神呪品第一

如是我聞。一時佛在佉羅帝山牟尼諸仙所依住處。與大比丘眾有學無學六百萬人。於諸煩惱堅牢纏縛悉得解脫。唯勤方便求斷習氣。及諸菩薩摩訶薩眾。無量無邊不可算數不可稱計。悉得忍力化諸龍眾。說日藏經已。即時西方現大華雲。所謂優波羅華。波頭摩華。拘牟陀華。芬陀利華。阿提目多華。瞻波迦華。婆利師迦華。如是華雲悉皆來現。其華雲中現一半月。廣十由旬。於半月中復現真金重閣講堂。莊嚴微妙。其堂光明過百千萬億日月光明。其光悉照佉羅帝山。復現種種奇異華雲。所謂優波羅華。乃至婆利師迦華。其華光艶。照牟尼仙所依住處。七寶五柱重閣講堂。甚奇微妙。隱蔽日月光不能現。於其堂中復現半月。於半月中有於千葉青色蓮華。其華臺上復有世尊端坐說法。其光普照一切大眾。一一頭上皆現半月微妙天鬘。復雨種種寶種種華種種香。

爾時慧命大目揵連。見如是等神通變化生希有心。又知大眾心有所疑。從坐而起偏袒右肩右膝著地。合掌向佛。而說偈言。

 惟佛悉除諸煩惱  於盲冥中能覺悟

 為群生故閉惡趣  令諸眾生住善道

 惟佛降伏諸億魔  令諸外道失光顯

 調伏眾生住檀尸  枯涸眾生煩惱海

 八功德水令洗浴  以覺分寶濟眾生

 無量億眾入涅槃  能轉無上法輪寶

 一切所有諸龍眾  為瞋所使行諸惡

 渴愛所逼無有慈  惟佛能益令歸信

 四天下龍皆來集  一心歸於佛法僧

 盡諸業障及煩惱  皆護正法而安住

 於此復現妙華雲  中有半月光照曜

 一切現此半月鬘  今當欲有何佛事

 積此諸華如大山  雨諸香華及眾寶

 大眾覩瑞心有疑  當欲雨於何法雨

 此處微妙最第一  如此大眾皆依住

 於諸過佛修供養  是人師子如是來

爾時佛告大目揵連。西方有世界名月勝。佛號日月光。有月藏童真菩薩摩訶薩。將諸眷屬八十億那由他。百千菩薩摩訶薩。欲來向此。為欲見我禮拜供養。與大眾集說欲隨喜。又欲付囑諸天龍夜叉乾闥婆等。正法眼故。應時月藏菩薩摩訶薩。與其眷屬八十億那由他百千菩薩摩訶薩。從彼世界來至佛所。頭面禮足右遶三匝住立佛前。皆悉合掌一音說偈。

 吉祥無數劫  所修為眾生

 吉祥見眾生  生死苦所逼

 吉祥以檀施  大仙作饒益

 吉祥能行施  超越於人天

 吉祥護淨戒  眾生不能動

 吉祥令怒者  住於慈善心

 吉祥發勇進  度脫懈怠者

 吉祥離惡道  安置於善趣

 吉祥善修忍  容恕怒惡心

 吉祥希有事  是故悉歸依

 吉祥修諸禪  諸天生希有

 吉祥悉枯竭  眾生諸苦海

 吉祥熏修智  追迴惡道輪

 吉祥上菩提  到最難到處

 吉祥降魔眾  建立正法幢

 吉祥所轉者  最是正法輪

 吉祥愍異空  降伏諸外道

 吉祥降法雨  充足渴世間

 吉祥作明證  天人乾闥婆

 吉祥滿世界  我為最上師

 吉祥安四果  應受世供養

 吉祥令億眾  安住於涅槃

 吉祥久住時  法眼所建立

 吉祥久住世  世間無與等

 吉祥菩提果  眾所獲大利

 吉祥為眾生  宣說無上法

 吉祥以法水  洗浴諸眾生

 吉祥善能度  是諸天人等

 吉祥能顯現  無垢真妙法

 吉祥除眾生  所有諸煩惱

 吉祥諸僧眾  世間最第一

 吉祥善生世  能益於人天

 吉祥令四眾  明淨善光顯

 吉祥令四眾  全護戒律儀

 吉祥行檀捨  持戒及精進

 吉祥修忍禪  及以妙般若

 吉祥大梵王  娑婆世界主

 吉祥大魔王  諸欲自在王

 吉祥憍尸迦  輔佐諸眷屬

 吉祥諸天眾  及諸宮殿等

 吉祥毘沙門  及諸夜叉眾

 吉祥提頭賴  眷屬乾闥婆

 吉祥毘樓勒  并與鳩槃茶

 吉祥毘樓博  及諸龍軍眾

 吉祥日月天  星辰及諸宿

 吉祥大自在  兒及造界主

 吉祥風火神  及以地神等

 吉祥諸龍眾  及以阿修羅

 吉祥諸羅剎  及與緊那羅

 吉祥迦樓羅  摩睺羅伽等

 吉祥雨甘雨  行雨大神王

 吉祥護持國  一切人中王

 吉祥婆羅門  剎利毘舍陀

 吉祥所供養  最勝尊導師

 吉祥願聞者  真正無過法

 吉祥諸現未  供養三寶者

 吉祥一切眾  滅除諸煩惱

 吉祥諸眾生  同住於正法

 吉祥檀尸羅  精進之彼岸

 吉祥禪那度  忍辱波羅蜜

 吉祥諸一切  到彼智岸者

 吉祥令諸病  一切皆除愈

 吉祥皆休息  一切濁惡世

 吉祥諸眾生  願令悉解脫

 吉祥令一切  悉得諸無漏

 吉祥於大地  種子所生者

 吉祥諸禾稼  藥草樹林果

 吉祥彼一切  依時悉成熟

 吉祥勝地精  一切處充滿

 吉祥人精氣  一切皆安住

 吉祥法精氣  充滿一切眾

 吉祥皆休息  一切諸罪惡

 吉祥令眾生  而得勝菩提

 吉祥於諸法  自在到彼岸

 吉祥正法雨  普潤諸眾生

 吉祥諸眾生  悉度於三有

 吉祥令一切  悉證大涅槃

大德婆伽婆。我今欲說吉祥章句大力神呪。如是神呪過去諸仙之所宣說。建立守護善能增長吉祥之事。能除一切罪垢惡見。入諸善根增長大悲。以此呪句。悉能資益一切眾生。乃至一切麞鹿鳥獸所得聞者。令如是等心得安隱。離濁惡世一切諸障。眾生障法障如是等障皆悉休息。一切善根隨所觸法令得入心。念慧堅固名稱形色人所喜樂勇健無畏。於十善業道堅固安住。檀波羅蜜乃至般若波羅蜜。四念處乃至十八不共法堅固安住。大慈大悲大方便力一切種智乃至究竟無上涅槃堅固安住。除其造作五無間業誹謗正法毀呰賢聖斷常二見。唯除如是諸罪人等。是吉祥句。常為先聖建立加護。如此呪句。亦復能令諸天信受得入十善業道。亦令得入檀波羅蜜乃至般若波羅蜜。四念處乃至十八不共法。大慈大悲。大方便力。乃至一切種智無上涅槃。復能令彼諸魔眷屬悉得歸信。諸神龍王夜叉羅剎阿修羅乾闥婆緊那羅伽樓羅摩睺羅伽餓鬼毘舍闍。剎利婆羅門毘舍首陀。令入十善業道。檀波羅蜜乃至般若波羅蜜。大慈大悲大方便力。四念處乃至十八不共法。一切智一切種智無上涅槃惟除五逆誹謗正法毀呰賢聖。作是語已。而說呪曰。

多地夜他 栴達梨 栴達囉毘提 栴達囉磨咩 栴達囉婆婆犀 栴達囉跋帝 栴達囉不[口*梨] 栴達囉婆[口*兮] 栴達囉差帝[口*梨] 栴達囉闍移 栴達囉頞寄 栴達囉底[口*梨] 栴達囉[口*犮]咩 栴突嘍 栴達囉婆囉[口*兮] 栴達囉勿達[口*梨] 栴達囉婆地移 栴達囉婆咩 栴達囉佉祇 栴達囉因達[口*梨] 栴達囉惡差 栴達囉梨鞞 栴達囉簸利鞞 栴達囉跋簁 栴達囉悉帝 栴達囉簸鬀 栴達囉頞泥 栴達囉祇[口*梨] 栴達囉博差 栴達囉悉泥[口*兮] 栴達囉盧咩 栴達囉鳩閉 栴達囉娑閉 栴達囉受婆隸 栴達囉賓滯 栴達囉惡差 栴達囉藪帝 栴達囉伽泥 栴達囉什鞞 栴達囉悉鉢尸 栴達囉磨泥 栴達囉跋帝 迷底唎耶跋帝 迦嘍拏跋帝 薩底耶跋帝多鬀耶跋帝 差耶跋帝 扇多跋帝 底囉跋帝 栴達囉盧寄 藪婆呵

世尊。如此神呪。過去諸佛牟尼仙聖建立守護。如此神呪名月幢月。能令眾生悉得吉祥歸信三寶。滅除一切諸惡重罪。乃至逮得無上涅槃。月藏菩薩說是呪時。三千大千世界六種震動。依欲界色界一切眾生。皆大戰悚驚怖不安。于時諸天雨種種寶種種花種種香種種末香種種衣服種種臥具種種瓔珞。雨如是等種種物時。如是諸物互相掁觸。出於種種妙法音聲。謂三寶聲三律儀聲三解脫聲三明聲三學聲。離三界欲聲三種菩提聲。無常聲苦聲無我聲空聲。不悕望聲離喜聲無生聲。如體性聲實際聲。法界聲如如聲不去不來聲。無處不建立不退轉不行無窟宅無所依發精進聲。檀波羅蜜聲乃至般若波羅蜜聲。慈悲喜捨四念處乃至八聖道分聲。奢摩他毘婆舍那聲。四攝聲四無礙聲攝受正法聲因緣法聲護正法聲。如幻如夢如影如響如水中月。隨諸眾生應得度者而攝受之。厭離流轉出向空閑阿蘭若處。為他說者已自行之不相違背。悉皆如法堅固安住而求一切善根聲。十地聲無生忍聲。十八不共法聲一切種智聲。轉法輪聲。生死流轉令住八聖道不隨流轉聲。降伏四魔令入無餘涅槃聲。聞是聲已。此三千大千世界眾生及地獄眾生等。於彼一切諸眾生類。一一眾生皆以前身親善知識因緣力故。隨其差別所種善根。若檀若尸若修禪定。若於聲聞及緣覺乘發心起願。若於無上大菩提果發弘誓願。於彼眾生隨本所習。如前諸聲悉入其耳。隨其善根曾所修行造作業緣。皆能憶念此宿命事。愛重敬信佛法僧寶。速來歸依。彼眾生中自有業障悉得除盡。於彼命終。一時生天。及生人間。俱至佛所而坐聽法。如是畜生餓鬼亦悉來集。皆是先業。親善知識因緣力故。種善根故若檀若尸。乃至業障而得盡滅。其中亦有即身來至佛所聽法。亦有於彼命終生於天人來詣佛所聽受正法。如是人天悉來佛所。惟除魔王及諸眷屬。四阿修羅王并其眷屬。于時三千大千世界地平如掌。當於爾時。須彌山鐵圍山大鐵圍山黑山。是等諸山。大海樹林皆悉不現。惟除佉羅帝山。其山廣博如十四天下。於中人與非人間無空處。上方亦如十四天下。無量不可計無有邊際。於虛空中大眾充滿。為見佛故。禮拜供養故。成熟眾生。見大眾集為聽法故。而來集會。此三千大千世界。隨其所有宮殿舍宅林樹藥草。莖葉華果眾雜寶物。如是一切。皆悉變成半月而現於彼。一一半月之中。出是色光如千日月和合光明遍照三千大千佛土。如是色相廣大莊嚴。是時十方無邊佛土。一切皆現。於彼佛土。菩薩摩訶薩。釋天王。梵天王。及餘天王。龍王。夜叉王。緊那羅王。一切神王。承佛威神。得見此佛及大眾集。復見如是妙色光明。見已皆悉發意欲來。承佛神力。於一念頃即至佛所。禮拜供養至心聽法。

爾時月藏菩薩摩訶薩。以天寶末天花天香天鬘天衣。散於佛上。三遍散已右遶三匝。住立佛前合掌白言。大德婆伽婆。我有罪過。不及於此大眾集會。十方所有菩薩摩訶薩。於此悉集。我有因緣後來至此。大德婆伽婆。我在本國月勝世界。與諸眷屬七日之中入阿頗那迦定。從定起已。即問日月光如來。大德婆伽婆。徒眾眷屬今何所去。日月光佛。即答我言。善男子。東方去此過百千億佛世界已。次有世界。名曰娑婆。彼土有佛。號釋迦牟尼如來應供正遍知。住世說法未入涅槃。今於彼處大眾集會。十方諸佛國土所有菩薩摩訶薩。一切皆集於彼世界。為見釋迦牟尼佛禮拜供養聽大集經故。我眷屬亦復往彼。汝今亦可詣彼佛所禮拜供養說月幢月呪。以是因緣我來在後。是時月藏菩薩。而說偈言。

 惟佛獨是眾生父  於煩惱火而救拔

 我今謝過最勝佛  以我因緣後來故

 惟佛人天作大明  普照十方諸國土

 我今謝過佛法王  以我因緣後來故

 惟佛能示涅槃道  趣惡道者追令迴

 謝過牟尼大商主  以我因緣後來故

 惟佛世間大醫師  於失目者與法眼

 謝過最勝大醫王  以我因緣後來故

 惟佛能示諸船栰  令眾生度四疾河

 謝過人中最勝者  以我因緣後來故

 惟佛慈雲降法雨  洗眾生意煩惱垢

 謝過大聖勝法尊  以我因緣後來故

 唯佛一人於四流  能度眾生三有海

 謝過世尊實語者  以我因緣後來故

 惟佛開諸正法藏  以七聖財濟眾生

 謝過大勝法施主  以我因緣後來故

 惟佛能與眾生眼  於無明闇拔盲瞽

 我本端坐一三昧  阿頗那禪心安住

 我不見佛現神變  以我因緣後來故

佛言。善哉善哉。善男子。汝大精進能於七日入深禪定。如是妙定。是丈夫住處。是如來住處無上住處。善男子。汝及眷屬七日安住阿頗那迦禪。以是義故今悉成就。無量億那由他百千諸天龍王。夜叉阿修羅緊那羅人非人等。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除其業障。眾生障。法障禪障。煩惱障。覺分障。悉滅無餘。彼諸眾生。有得不忘菩提心三昧者。於無上道不退轉者。復有眾生。於一切佛法得大明忍。彼等眾生以此善根。不久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而成正覺。如是善男子。汝以七日入禪定故。一時能滅眾生大苦。令得成就大福德聚。善男子。若有眾生。惟依讀誦欲求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者。是人多憙著於世俗。以世俗故尚不得調己心煩惱。何能調伏他人煩惱。善男子善女人。樂著讀誦求菩提者。便有嫉妬求名利。富貴高心自是輕慢毀他。以自高故。尚不能得欲界善根。何況能得色無色界一切善根。又不能得聲聞菩提。何況能得辟支佛道及無上菩提。何以故。第一義諦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不與聲聞辟支佛共。是故非以世俗能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最勝善根大福德聚。善男子。譬如星火不能枯竭甚深大海。如是如是。善男子。不以世俗能竭自身煩惱大海。何能竭他眾生煩惱。善男子。譬如一人口所吹風。不能損壞世界大地。如是善男子。不以世俗能得成就大慈大悲。善男子。譬如藕絲不能秤動須彌山王。如是善男子。不以世俗能自滿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智。何能令他得第一義。如是善男子。能成就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智者。非世俗也。何者是第一義。所謂修造一切福事。若修福者。亦當數數熏修身心。若修身者。則能修心。能修心者。則能修慧。若能修身心修慧。如是之人則能速滿六波羅蜜。能以四事攝諸眾生。成熟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成等正覺。不以世俗也。於世俗中。復有眾生計斷常二見者非第一義。復有眾生。於世俗中。我見邊見亦非第一義。復有眾生。於其世俗。求現世樂及後世樂。亦非第一義。而我不見更有一法。能盡業障乃至煩惱障。一日一夜令無量億那由他百千眾生。悉得敬信佛法僧寶。成熟安住無上大乘。若有禪士。雖復持戒。不能具足。禪法不周。未得三昧。是人於禪。若坐若行。初夜後夜。得與禪定相應而住。則能除斷無量業障。能令多億那由他百千眾生。悉得歸信。成熟菩提種種善根福德之聚。況具持戒。得真法三昧諸陀羅尼忍。得四梵住宴坐寂定。於七日中。所得福德。不可思議不可為喻。何況能除眾生障煩惱障等。盡滅無餘。乃至成熟無量眾生。向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亦能積集無量福聚。又能滿足六波羅蜜。何以故。是修禪者。若行若坐除諸障法令心清淨。於一切行。捨攀緣想。是檀波羅蜜。於捨攀緣想。常不休息。是尸波羅蜜。於諸境界不生瘡疣。是羼提波羅蜜。不捨於離。是毘梨耶波羅蜜。於諸事中心不放縱。是禪波羅蜜。諸法體性無生樂忍。是般若波羅蜜。復次若於境界不起擾濁。是檀波羅蜜。若於境界無有瘡疣。是尸波羅蜜。若於境界不能染污。是羼提波羅蜜。若於境界無有動轉。是毘梨耶波羅蜜。若於境界無有計念。是禪波羅蜜若於境界一向清淨行。是般若波羅蜜。復次於諸陰捨。是檀波羅蜜。於諸陰不計念。是尸波羅蜜。於諸陰求無我想。是羼提波羅蜜。於諸陰起怨家想。是毘梨耶波羅蜜。於諸陰不令熾然。是禪波羅蜜。於諸陰畢竟棄捨。是般若波羅蜜。復次於諸界捨。是檀波羅蜜。於諸界不擾濁。是尸波羅蜜。於諸界捨因緣。是羼提波羅蜜。於諸界數數棄捨。是毘梨耶波羅蜜。於諸界不起發。是禪波羅蜜。於諸界如幻想。是般若波羅蜜。復次菩薩於諸眾生。起於慈心。是檀波羅蜜。於諸眾生心無憎愛。是尸波羅蜜。於諸眾生。起於悲想。是羼提波羅蜜。於諸眾生起救濟想。是毘梨耶波羅蜜。於諸眾生。以喜攝想。是禪波羅蜜。於諸眾生。不作彼此吾我等想。是般若波羅蜜。復次菩薩。於諸眾生。以法施之。不生二想。是檀波羅蜜。於諸眾生柔和愛語。是尸波羅蜜。於諸眾生。不起諸惡。是羼提波羅蜜。於諸眾生愛語不退。是毘梨耶波羅蜜。於諸眾生。利益憐愍。是禪波羅蜜。於諸眾生。同行其法。是般若波羅蜜。復次菩薩。安置眾生於諸善處。是檀波羅蜜。於一切法。而不依倚。是尸波羅蜜。於一切法。以一道入。是羼提波羅蜜。於一切法及一切難。無擾濁想。是毘梨耶波羅蜜。於一切法。而不分別。是禪波羅蜜。能以一字。入一切法。為眾生說。是般若波羅蜜。

善男子。如是菩薩摩訶薩。以此第一義甚深法要。能滿六波羅蜜。非世俗也。如是如是。善男子。諸菩薩摩訶薩等。第一義諦善巧方便。皆以此法自為為他。勤修令滿六波羅蜜。速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而成正覺。如是十方現在諸餘世界。所有菩薩摩訶薩等。第一義諦善巧方便。一切皆悉以此道法。速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而成正覺。當來十方無量阿僧祇諸佛世界。諸菩薩摩訶薩等。皆悉勤修如是甚深第一義諦善巧方便。修六波羅蜜。能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而成正覺。非世俗也。彼諸菩薩摩訶薩。為法眼久住紹三寶種使不斷絕。勤求修學。為一切眾生。執大明炬而作照明。令其止息煩惱道苦道。與其慧眼。令度一切三有流轉。安置無上菩提之道。彼等於聖法默然。初夜後夜捨得相應。善能出生三昧正受。與三解脫門相應而住。善男子。汝今七日於阿頗那迦禪而入定故。成熟無量諸眾生故。是故勸汝及諸善男女等。若現在世未來世末世。於我法中初夜後夜常與於捨相應而住。以正法眼而作照明。紹隆三寶使不斷故。為成熟眾生故。勤修如是第一義諦。為滿六波羅蜜勤修而住。佛告一切諸天人眾龍神夜叉。應當養育供給是人。衣服飲食臥具湯藥隨其所須盡給與之。亦當守護除其災橫。離諸凶衰殃惡疾病悉令除滅。何以故。與禪相應者是我真子。從佛口生從法化生。若有施主天龍夜叉。能於現世及未來世與捨相應。以第一義諦為滿六波羅蜜故。為除眾生諸煩惱道及苦道故。法眼久住紹三寶種使不斷故。汝等施主天龍夜叉皆應護養。并與衣服飲食臥具病瘦湯藥。隨其所須盡給與之。亦應勸請及以讚歎。以彼施主天龍夜叉持我正法。為欲令我法眼久住。紹三寶種使不斷故。如是等輩是我真子。從佛口生從法化生故。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及餘清信士。若善男子善女人。以第一義乃至求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者。及養護者。我以彼等寄付於汝。彌勒為首及以賢劫諸菩薩等。當以四事攝受勸化。授其禁戒。復令住於四無量心。四禪四無色定。大方便力。大慈大悲。乃至十八不共法。當復授與無上道記。

爾時。彌勒菩薩摩訶薩以為上首。及與賢劫諸菩薩等白佛言。世尊。如是如是。大德婆伽婆。我當護念彼諸眾生。乃至與其授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記。若現在世。及未來世。乃至法住。是諸施主。作大明者。亦當與授無上道記。天龍夜叉揵闥婆等。於阿蘭若處靜默修行。求第一義者。信樂受持供養供給。衣服臥具乃至湯藥。隨所須者。爾時世尊欲重明此義。而說偈言。

 於此世間一日出  無量億華悉開敷

 如佛一人出世間  眾生所怖福華現

 若欲速得十勝力  及度堅固誑煩惱

 復欲速得最勝定  靜默獨住阿蘭若

 欲得人天信敬受  及除心之煩惱渴

 欲斷於心苦重擔  安心聖道奢摩他

 若欲排却諸惡難  及諸功德自莊嚴

 於諸苦海欲自度  應當安心妙菩提

 若欲得彼七法財  及欲得於方便忍

 欲為眾生說妙法  常當樂住阿蘭若

 六根常與三昧合  應當寂住阿蘭若

 少欲頭陀善知足  此人能入賢聖道

 若能速捨五欲樂  得五力故滅煩惱

 若於五道度眾生  自捨過惡住三昧

 若欲得於四無量  及得無礙四辯才

 欲得四禪彼岸處  是人應修第一義

 若欲速知於三有  欲知諸法苦無常

 及知諸行性相空  應當樂住阿蘭若

 若欲速知二種法  毘婆舍那奢摩他

 及欲速知有為過  要當住於菩提心

 獨住閑靜不放逸  便能疾捨於世諦

 以精進求第一義  能速捨離諸惡道

 若欲枯竭膿血海  及欲枯竭煩惱海

 若欲速竭三有海  常與聖種心相應

 若欲成熟眾生海  若欲滿諸大願海

 若欲得知生死際  如救頭燃處閑靜

 欲知本生及居處  久遠微細所從來

 以諸方便樂閑靜  攝心於彼得三昧

 若欲遊戲禪定海  若欲覺悟神通海

 若欲度於渴愛海  若欲得於天中最

 若欲得飲正法海  若欲見於莊嚴土

 若欲見於諸佛海  欲問甚深諸義海

 欲得如是勝功德  及欲速得勝菩提

 當離眾惱住蘭若  以此得道亦不難

 若人百億諸佛所  於多歲數常供養

 若能七日在蘭若  攝根得定福多彼

 若人讀誦千億法  及解妙義如佛說

 若於七日住蘭若  三昧福聚轉多彼

 若人多歲營僧事  更不造作餘種業

 若人七日住蘭若  其人福聚多於彼

 為眾說法解深義  於多年歲無餘業

 若能七日心住寂  其福德聚不可數

 若人營造多佛塔  伽藍田業給施僧

 若能七日在蘭若  其福轉多勝於彼

 閑靜無為佛境界  於彼能得淨菩提

 若人謗彼住禪者  是名毀謗諸如來

 若人破塔多百千  及以焚燒百千寺

 若有毀謗住禪者  其罪甚多過於彼

 若有供養住禪者  飲食衣服及湯藥

 是人消滅無量罪  亦不墮於三惡道

 是故我今普告汝  欲成佛道常在禪

 若不能住阿蘭若  應當供養於彼人

 若能住禪不放逸  則能速滿於六度

 欲求大明菩提道  以此方便疾能到

 欲求菩提住寂靜  當捨一切諸緣業

 及離煩惱捨諸樂  則能速到檀彼岸

 若捨境界陰界入  及捨貪瞋愚癡過

 棄諸煩惱修善業  以此能到檀彼岸

 當以慈悲念眾生  息諸分別不自是

 常能憐愍諸眾生  即滿尸羅波羅蜜

 勤捨罪業修諸禪  亦當捨諸陰界入

 愛諸方便常求禪  除障到於精進岸

 境界不動不味著  為捨因緣修悲喜

 一道清淨不移動  以此得滿忍辱度

 於境界中不念慮  離疾不樂得於喜

 諸法離掉無分別  不染不愁是為捨

 陰界如幻無起作  相續修行不斷絕

 善修了知如是法  以此得滿般若度

 故我今告一切眾  若有欲除諸罪業

 求忍三昧陀羅尼  當知如是住寂靜

 若欲超越聲聞乘  及欲超越緣覺乘

 又欲疾得勝佛地  應當速住阿蘭若

 若心攝住阿蘭若  以此即是供諸佛

 於是能捨一切罪  是則能滿於六度

 當得作佛三有最  能轉清淨正法輪

 枯竭眾生諸惡趣  度脫眾生三有海

 當捨惡見諸緣事  常發最勝菩提心

 應當速向蘭若處  於彼當成如是德

爾時世尊。說此經時。諸會大眾聞是甚深第一義禪。有於過去善修集者九萬二千人。得無生法忍。七十億那由他百千眾生。得種種三昧諸陀羅尼及無生忍。八萬一千人得授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記。如恒河沙等眾生未發無上菩提心者。悉皆發心。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得不退轉。

大集經卷第四十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