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太祖高皇帝御製文集/卷17

 卷十六 大明太祖高皇帝御製文集
卷十七 祭文
卷十八 

中都告祭天地祝文编辑

  曰:「昔者政不綱,英雄並起,民不堪命,苦殃不可禁。荷蒙昊天上帝后土皇帝祗憫世民之艱苦,授命於臣,賜以文武,人多良能。八年以來,除民禍殃。臣蒙上帝后土之恩,文武之能,非臣善為。

  當大軍初渡大之時,臣每聽儒言,皆曰:『有天下者,非都中原不能控制姦頑。』既聽斯言,懷之不忘。

  忽爾上帝后土授命於臣,自洪武初,平定中原,臣急至汴梁,意在建都以安天下。及其至彼,民生凋敝,水陸轉運艱辛,恐勞民之至甚,遂議羣臣,人皆曰:『古鍾離可。』因此兩更郡名,今為鳯陽,於此建都。土木之工既興,役重傷人。當該有司疊生姦弊,愈覺尤甚。此臣之罪有不可免者。然今功將完成,戴罪謹告,惟上帝后土鑒之。」   

即位告祭文编辑

  維我中國人民之君,自運告終,帝命真人於沙漠,入中國為天下主。其君父子及孫,百有餘年,今運亦終。其天下土地人民豪傑分爭,惟臣,帝賜英賢李善長徐達等為臣之輔,遂有戡定:采石水寨蠻子海牙方山陸寨陳也先袁州歐祥江州陳友諒潭州王忠信新淦鄧明龍泉彭時中荆州姜珏濠州孫德崖廬州左君弼安豐劉福通贛州熊天瑞辰州周文貴永新周安萍鄉易華平江王世明沅州李勝蘇州張士誠慶元方國珍沂州王宣益都老保等處狂兵,息民於田里。今地周迴二萬里廣。諸臣下皆曰:「恐民無主,必欲推尊帝號。」臣不敢辭,亦不敢不告上帝皇袛,是用吳二年正月四日,於鍾山之陽,設壇備儀,昭告上帝皇祗,簡在帝心。尚饗!   

朝日祝文编辑

  混混之初,兩儀無象,神光未著。及穹壤既立,神光運行,照臨下土,萬象昭明,形影俱分,四時序而天地位,民物蒙恩,凡有國者咸修祀禮。

  今當仲春,式遵古典,致禮以祀。謹以玉帛牲齊,用伸祭告。尚饗!   

夕月祝文编辑

  陰之精,配陽之德,歷代相承,祭以秋夕。今也時已秋分,特備牲醴祭奠,伏惟神鑒。尚饗!   

周天星辰祝文编辑

  布列周天,各司舍度。光燭於下,人所瞻仰。今季秋之時,穹碧澄清,萬象輝輝。朕遵古典,躬伸禮祭,神其鑒之。尚饗!   

先聖三皇歷代帝王祝文编辑

  昔者奉天明命,相繼為君,代天理物,撫育黔黎。彝倫攸序,井井繩繩,至今承之,生民多福。思不忘而報,特祀以春秋。惟帝兮英靈來歆來格。尚饗!   

祭西嶽華山西鎮吴山文编辑

  維神磅礴西土,為是方之嶽、鎮。古昔帝王,必知神有所司,故載在祀典,為民祈福。

  今予統中國,兼撫四夷。前者為刹罕腦兒伯顔密邇中國,屢撫不服,告神用討,已行絶滅。自陜西迤北,民無兵禍之憂。

  但方今河州東南,西南吐蕃等,洮州三副使頴素子,雖以子入侍,於心將欲抗拒。朕心有所不安,特告神知,命將率兵前行進討。惟神鑒之。   

祭大河文编辑

  維神蜿蜒東注,故稱大。古昔帝王,必知神有所司,故載在祀典,為民祈福。

  今予統中國,兼撫四夷。前者為刹罕腦兒伯顔密邇中國,屢撫不服,告神用討,已行絶滅。自陜西迤北,民無兵禍之憂。      但方今河州東南,西南吐蕃等,洮州三副使頴素子,雖以子入侍,於心將欲抗拒。朕心有所不安,特告神知,命將率兵前行進討。惟神鑒之。

遣功臣等祭五嶽列鎮四海四瀆文编辑

  荷上天后土之眷命,蒙神之效靈,以致平羣雄、息禍亂,君主黔黎於華夏,統控蠻夷,於今十年,中國康寧。

  然於神之祀,若以上古之君言之,則君為民而禱,載有春祈秋報之禮。於斯之祀,有望於神而祭者,有狩於所在而燎瘞者。

  今予自建國以來,十年于兹。

  國為新造,民為初安,是不得親臨所在而祀神也。特遣開國功臣,道士以如予行,奉犧牲、祝帛於祠下,以報效靈。自今以後,歳以仲秋,詣詞致祭,惟神鑒之。尚饗!   

遣功臣等祭北鎮醫無閭山文编辑

  荷上天后土之眷命,蒙神之效靈,以致平羣雄、息禍亂,君主黔黎於華夏,統控蠻夷,於今十年,中國康寧。

  然於神之祀,若以上古之君言之,則君為民而禱,載有春祈秋報之禮。於斯之祀,有望於神而祭者,有狩於所在而燎瘞者。

  今予自建國以來,十年于兹。每望祭神於京師,未遂詣祠而祀。予當親至近郊而望祀,奈國為新造,民為初安,是不得親臨所在而祀神也。特遣開國功臣,道士以如予行,奉犧牲、祝帛於近郊,設壇以報效靈。自今以後,歳以仲秋,遣官代祭,惟神鑒之。尚饗!   

奉迎社稷祝文编辑

  曩者建國之初,立神壇於此,其宫殿城垣,一切完備。後因工匠厭鎮百端,於心弗寧,復命工興造宫室,亦已完備。於社稷之思,想必有厭。故將神壇建於午門之右。工既完成,理合奉迎安祭。謹告。神其鑒之,尚饗!   

奉安社稷祝文编辑

  古人之祀神也,載之於,其議禮紛然,莫可知其的。前代神壇兩居,共一壝而處,於理非宜。以古人言之:大社,五土之神;大稷,五穀之神。五土發生也,五穀因之而茂焉,當一壇而祭。理應特選今月初一日,奉二神於此,合壇共祀。以仁祖淳皇帝配神作主,永為後世法。神其鑒之,尚饗!   

合祭天地文编辑

  曩者建國之初,遵依古制,祀以南北之郊,御諱 周旋,九年以來,見古人之意,固誠於禮,未為然也。且人君者,父天母地,其仰瞻覆載,無不恩也。及其祀也,則有南北之壇,終不會祀。以人事度之,為子之道,致父母異處,安為孝乎!

  今也,大壇鼎建未完,朝堂新造已備。時當冬至,謹合祀於殿庭。自今已後,每歳合祀於春時,永為定禮。以皇考仁祖淳皇帝配神。惟上帝皇祗鑒之。尚饗!   

告廟配享祝文编辑

  曩者建國之初,遵依古制,祀昊天上帝后土皇地祗於南北之郊,御諱 周旋,九年以來,見古人之意,固誠於禮,未為然也。且人君者,父天母地,其仰瞻覆載,無不恩也。及其祀也,則有南北之壇,終不會祀。以人事度之,為子之道,致父母異處,安為孝乎!

  今也,大壇鼎建未完,朝堂新造已備。時當冬至,謹合祀上帝皇祗於殿庭。自今已後,每歳合祀春時,永為定禮。謹請皇考配神,伏惟鑒之。謹告。   

祭岷山天女洮水諸神文编辑

  神鍾靈秀,機莫人知。然而福善禍淫,以教人聰明正直之為也。

  朕命將指揮聶緯等率兵守禦是方,是方乃神所居之處,兵既臨此,就命聶緯等代朕會神以祀神,其無私。尚饗!   

祭城隍蔣廟文编辑

  朕起寒微,荷上天后土眷顧,百神效靈,君主中國

  曩者平强暴、息禍亂,每頼戰騎以長驅。邇來禍亂已平,必備多騎以禦侮,所以設太僕寺,統羣牧監,繁馬於郊。今年選馬四千有三百上槽。俄生疾流傳,甚為朕患。且朕立京於是方,專陽道而治生民也。神靈是方,專隂道而察不德也。朕有所為,不得不告。今馬有疾,故告神知。神其有知,祐我羣牧。尚饗!   

祭嶽鎮海瀆鐘山大江旗纛文编辑

  曩者兵爭已久,老幼艱辛,少壯奔逼,苦哉甚矣。當是時,賢愚思治,感動昊穹,於是上帝好生,授民以福,命予平禍亂,育蒸黎。予無己能,多賴百神效靈。今者禍亂已平,十有一年矣。惟西戎有密邇邊陲者,洮州戎冦肆侮,年年未曾出師問罪。今特命西平侯沐英、僉都督藍玉王弼等等率兵進討,兵行,會神以告,神其鑒知。尚饗!   

皇伯考啟欑祝文编辑

  惟伯考同我父皇之父母一氣由來,推源及派,敢不尊崇。

  曩者天下大亂,人無紀律,兵禍流行,非獨人世不安,在黄壤之下者,亦不能靜居,所以伯考之神魂,子孫之靈魄,皆陰宅於此,因兵為人所發。朕本無知,惟使臣言其的。方知伯考於是焉。

  伯考已絶嗣矣。朕本猶子,故展微衷,特擇地以改葬之,選於今日起離舊塋。謹遣齎牲醴以告,惟伯考鑒之。尚饗!   

祭元幼主文编辑

  嗚呼!生、死、廢、興,非一時之偶然,乃天地之定數也。所以大聖賢者,於斯四事,若或有一臨之,皆不以為色難。葢謂知天命之必然,是所以生順天地之命,雖死亦無後恨,此所以知天命而不惑也。

  且君之祖宗,昔起寒微於沙漠。當是時,天下巨富而為民主者,兵强地廣,又非一人而已。皆不能平君寒微之祖,以致葺戈整戎,彎弧執矢,横行天下,八蠻九夷盡皆歸之,此所以天命也。

  延及君之父子,正當垂衣以享承平之福,何期盜生,華夏羣雄,以致君之父子號令杳然,終不能平之。此人事歟,天道歟?

  朕起寒微,托身緇流,朝暮起居,不過侣影而已。安有三軍六師以威天下?豈料應圖䜟,有天命,衆會雲從,代君家而主民。

  曩者君主沙漠,朕主中國,因君與羣臣固執天命不移,特以彼是我非,是有鄰邦之好不修。我不敢以使多進。邇來聞君長往,念昔有之孫,安忍不弔!行人至奠以牲醴,惟英靈不昧。尚饗!  

祭隴西王李貞文编辑

  嗚呼哀哉!骨肉之親。

  昔者朕居時,生理艱辛。皇考妣甚為憂戚,惟姊孝專心,爾能同之,故有資助,雖歉不荒。然而數年之後,皇考妣長往,姊亦棄世,但只爾我共生人間。忽天更運,寰宇兵爭。當是時,爾我各天一方,消息莫聞。彼此不知,保命何期?天地祖宗眷佑,朕膺圖䜟,撫羣英。爾能有知,㩦兒來棲,此為骨肉之親也。

  朕嘗思之,平日寒微,親戚寡少,獨存爾我。但願長生,不期一疾既臨,倐然去世。嗚呼哀哉!痛切於心。然生死之道,世人之常。今也,子封公爵,孫有官稱,甚哉昌乎!爾其有知,尚饗!   

祭衞國公鄧愈文编辑

  昔者爾父兄起兵於承平,因兵及疾,相繼而亡,獨爾幼存。方長,纔結髮之時而又從兵,十八歳而至於滁陽。十有九歳,朕率渡來,因爾剛柔相濟,朕撫練為將,以致調守諸郡。爾善能馭士撫民,不作非為,已歷八州矣。當羣雄角逐之時,雌雄未定之秋,朝夕患難相保,爾亦多煩。為斯德合前勞,朕法哲王之制,爾遂為名世之臣,乃有衞國之爵。其於人臣,可謂功成名遂矣。

  前者為西戎肆侮,命爾率衆往征,已行殄滅其黨,景張國威,特命爾班師復命。何期中不測之疾,中道而逝,不復復命矣,使朕不覺哀哉痛哉!又何望也?

  然生死之道,世人之常。壽之短長,亦未生之先有定。丈夫至此,生無非為之作,乃有福禄之榮,雖逝也,亦何恨哉?今也,子已長成,名將愈昌。爾其有知,尚饗!   

祭王恭文编辑

  始自乙未年間,吾渡太平,以爾入吾門而為壻。後爾長成,吾有不勝之喜。為疆宇日廣,軍民繁衆,於是内托姻親,外假股肱,使率兵以鎮名郡而當方面。何期爾父子皆不保榮貴而務贓私,容逋逃而隠有罪,致是失托姻親之望,絶無股肱之能!故發所司,以取所作之由,於是免官,發同庶人。

  居未幾何,有人來報,爾因疾而長往。然爾雖身死,於國無功,於親失托,可謂自恨矣。今也三年服終,特令人以牲醴致祭。爾其有知,尚饗!   

祭義惠侯劉繼祖及妻夫人婁氏文编辑

  昔朕皇考妣薨逝,賴爾惠朕葬地,遂得安於陰宅。念爾之德難忘,特封爾為義惠侯及妻婁氏為夫人。遣官齎誥命,贈爾夫婦,仍以牲醴致祭。靈其有知,尚饗!   

祭僉都督丘廣文编辑

  朕起兵右,相從者衆,老成者多。獨爾方結髮之時,荷戈戎行,膽壯而氣剛,凡摧堅撫順,爾皆有功。今天下大定,正當貴身榮家,樂太平之福,何期年未髙而忽疾,杳然長逝。

  嗚呼!生死之道,世人之常。爾雖早亡,功名昭著。丈夫至此,必無憾矣。爾其有知,尚饗!   

祭安南國王陳煓文编辑

  上古受胙方隅者,一王綱而無二,所以固封疆,遣逋逃,却有罪,睦鄰邦而恤鰥寡。故得二者之歡心,以事先人。

  爾為民上,於安南失固,封疆未審,曾侮於鰥寡,而乃至占城。有是此果逼迫人而若此歟?彼占城無禮致徂征而若是歟?

  使者來告,爾歿海濱。朕不覺痛心。嗚呼!一言可以興邦,一言可以喪邦。其陪臣之佐奚用!其道有此耶?嗚呼!顛而不扶,危而不持,焉用彼相?然雖云爾亡,邦家無虞。特遣使奠祭。爾其有知,尚饗!   

祭安東縣沐陽縣鬼火暮繁文编辑

  幽有鬼神,朕嘗信之不惑。然陰陽之道,昧在陽。非君為民而祀之於當祀者,餘不鬼神之祝;為人臣而官守方隅,如之,所以為民也;若庶民,捨祖宗而他祀,則非宜也。君臣不為民而祀,亦非也。

  且在陰者,非嶽鎮海瀆山川,載在祀典之神。承上帝后土之命,福善而禍淫,則神不人見,所以神之為人也若在,神之為禍善而福惡者,則非聰明正直也。朕思惟神鑒人,雖毫釐莫可濳偽,以其神去來無迹,出入無時,故鑒知必精,獨人不測於神。

  今洪武十一年四月十四日,永嘉侯差百户來奏:安東縣沐陽縣地方民人暮驚,謂野有夜持炬者數百,或成列,或星散,巡檢逐之無有,擊之有應。朕不敢聽而匿,特差人致牲醴,會爾鬼神於現形所在論問之。

  夫中原之地,因有失政,生民塗炭者多,死者非一而已。故絶宗覆嗣者有之,生離父母妻子而懸於隂陽者有之。爾持炬者,莫不五姓無主孤魂,而欲祭若此歟?正為懸隔父母妻子而有此歟?乃無罪而遭殺,寃未伸而致是歟?莫不有司怠恭而怒之忿歟?朕切問爾持炬者四事,果屬何耶?若是有為而至。

  朕自即位以來,凡前王載在祀典者,各有時而奠,他不敢妄。於正直鬼神之禮,未嘗缺焉。爾持炬者,禍應禍而福應福,勿妄為民害,自招天憲。故兹勅問,想宜知悉。

 卷十六 ↑返回頂部 卷十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