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般涅槃經 (三十六卷)/22

 卷第二十一 大般涅槃经
卷第二十二
卷第二十三 

大般涅槃經卷第二十二编辑

宋代沙門慧嚴等依泥洹經加之

光明遍照高貴德王菩薩品之四编辑

「復次,善男子!云何菩薩摩訶薩修大涅槃成就具足第二功德?「善男子!菩薩摩訶薩修大涅槃,昔所不得而今得之、昔所不見而今見之、昔所不聞而今聞之、昔所不到而今得到、昔所不知而今知之。

「云何名為昔所不得而今得之?所謂神通,昔所不得而今乃得。通有二種:一者、內,二者、外。所言外者,與外道共。內復有二:一者、二乘,二者、菩薩。菩薩修行《大涅槃經》所得神通,不與聲聞、辟支佛共。云何名為不與聲聞、辟支佛共?二乘所作神通變化,一心作一,不得眾多;菩薩不爾,於一心中則能具足現五趣身。所以者何?以得如是《大涅槃經》之勢力故。是則名為昔所不得而今得之。

「又復云何昔所不得而今得之?所謂身得自在、心得自在。何以故?一切凡夫所有身心不得自在,或心隨身、或身隨心。云何名為心隨於身?譬如醉人,酒在身中,爾時身動心亦隨動。亦如身懶,心亦隨懶。是則名為心隨於身。又如嬰兒,其身稚小,心亦隨小;大人身大,心亦隨大。又如有人身體麁澁,心常思念:『欲得膏油,潤漬令軟。』是則名為心隨於身。云何名為身隨於心?所謂去、來、坐、臥,修行施、戒、忍辱、精進。愁惱之人身則羸悴、歡喜之人身則肥鮮、恐怖之人身體戰動、專心聽法身則怡悅、悲泣之人涕淚橫流,是則名為身隨於心。菩薩不爾,於身心中俱得自在,是則名為昔所不得而今得之。

「復次,善男子!菩薩摩訶薩所現身相猶如微塵,以此微身悉能遍至無量無邊恒河沙等諸佛世界,無所障礙,而心常定,初不移動,是則名為心不隨身、是亦名為昔所不到而今能到。

「何故復名昔所不到而今能到?一切聲聞、辟支佛等所不能到,菩薩能到,是故名為昔所不到而今能到。一切聲聞、辟支佛等雖以神通,不能變身如細微塵,遍至無量恒河沙等諸佛世界。聲聞、緣覺身若動時,心亦隨動;菩薩不爾,心雖不動,身無不至。是名菩薩心不隨身。

「復次,善男子!菩薩化身猶如三千大千世界,以此大身入一塵身,其心爾時亦不隨小。聲聞、緣覺雖能化身令如三千大千世界,而不能以如此大身入微塵身。於此事中尚自不能,況能令心而不隨動?是名菩薩心不隨身。

「復次,善男子!菩薩摩訶薩以一音聲,能令三千大千世界眾生悉聞,心終不念:『令是音聲遍諸世界,使諸眾生昔所不聞而今得聞。』而是菩薩亦初不言:『我令眾生昔所不聞而今得聞。』菩薩若言:『因我說法令諸眾生不聞者聞。』當知是人終不能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何以故?眾生不聞、我為說者,如此之心是生死心,一切菩薩是心已盡。以是義故,菩薩摩訶薩所有身心不相隨逐。

「善男子!一切凡夫身心相隨。菩薩不爾,為化眾生故,雖現身小,心亦不小。何以故?諸菩薩等所有心性常廣大故。雖現大身,心亦不大。云何大身?身如三千大千世界。云何小心?行嬰兒行。以是義故,心不隨身。

「菩薩摩訶薩已於無量阿僧祇劫遠酒不飲而心亦動;心無悲苦,身亦流淚;實無恐怖,身亦戰慄。以是義故,當知菩薩身心自在,不相隨逐。菩薩摩訶薩唯現一身,而諸眾生各各見異。

「復次,善男子!云何菩薩摩訶薩修大涅槃,昔所不聞而今得聞?菩薩摩訶薩先取聲相,所謂象聲、馬聲、車聲、人聲、貝、鼓、簫、笛、歌、哭等聲,而修習之。以修習故,能聞無量三千大千世界所有地獄音聲。復轉修習,得異耳根,異於聲聞、緣覺天耳。何以故?二乘所得清淨耳根,若依初禪淨妙四大,唯聞初禪,不聞二禪,乃至四禪亦復如是;雖可一時得聞三千大千世界所有音聲,而不能聞無量無邊恒河沙等世界音聲。以是義故,菩薩所得異於聲聞、緣覺耳根。以是異故,昔所不聞而今得聞。

「雖聞音聲而心初無聞聲之相,不作有相、常相、樂相、我相、淨相、主相、依相、作相、因相、定相、果相。以是義故,諸菩薩等昔所不聞而今得聞。」

爾時,光明遍照高貴德王菩薩摩訶薩言:「若佛所說:不作定相、不作果相,是義不然。何以故?如來先說:『若人聞是《大涅槃經》一句、一字,必定得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如來於今云何復言無定、無果?若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即是定相、即是果相,云何而言無定、無果?聞惡聲故,則生惡心;生惡心故,則至三塗。若至三塗則是定果,云何而言無定、無果?」

爾時,如來讚言:「善哉,善哉。善男子!能作是問。若使諸佛說諸音聲有定果相者,則非諸佛世尊之相,是魔王相、生死之相、遠涅槃相。何以故?一切諸佛凡所演說無定果相。善男子!譬如刀中照人面像,竪則見長、橫則見廣。若有定相,云何而得竪則見長、橫則見廣?以是義故,諸佛世尊凡所演說無定果相。

「善男子!夫涅槃者,實非聲果。若使涅槃是聲果者,當知涅槃非是常法。善男子!譬如世間從因生法,有因則有果、無因則無果。因無常故,果亦無常。所以者何?因亦作果,果亦作因。以是義故,一切諸法無有定相。若使涅槃從因生者,因無常故,果亦無常。而是涅槃不從因生,體非是果,是故為常。善男子!以是義故,涅槃之體無定、無果。

「善男子!夫涅槃者,亦可言定、亦可言果。云何為定?一切諸佛所有涅槃常、樂、我、淨,是故為定。無生、老、壞,是故為定。一闡提等犯四重禁、誹謗方等、作五逆罪,捨除本心。必定得故,是故為定。

「善男子!如汝所言若人聞我說《大涅槃》一字、一句,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者,汝於是義猶未解了。汝當諦聽,吾當為汝更分別之。善男子!若有善男子、善女人聞《大涅槃》一字、一句,不作字相、不作句相、不作聞相、不作佛相、不作說相,如是義者名無相相。以無相相故,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善男子!如汝所言聞惡聲故至三塗者,是義不然。何以故?非以惡聲而至三塗,當知是果乃是惡心。所以者何?有善男子、善女人等雖聞惡聲,心不生惡,是故當知非因惡聲生三趣中。而諸眾生因煩惱結惡心滋多生三惡趣,非因惡聲。若聲有定相,諸有聞者一切悉應生於惡心。或有生者、有不生者,是故當知聲無定相。以無定故,雖復因之,不生惡心。」

「世尊!聲若無定,云何菩薩昔所不聞而今得聞?」

「善男子!聲無定相,昔所不聞,令諸菩薩而今得聞。以是義故,我作是說:『昔所不聞而今得聞。』

「善男子!云何昔所不見而今得見?善男子!菩薩摩訶薩修大涅槃微妙經典,先取明相,所謂日、月、星宿、[這-言+(序-予+手)]燎、燈燭、珠火之明、藥草等光。以修習故,得異眼根,異於聲聞、緣覺所得。云何為異?二乘所得清淨天眼,若依欲界四大眼根不見初禪;若依初禪,不見上地,乃至自眼猶不能見;若欲多見,極至三千大千世界。菩薩摩訶薩不修天眼,見妙色身悉是骨相,雖見他方恒河沙等世界色相,不作色相、不作常相、有相、物相、名字等相,作因緣相、不作見相,不言是眼微妙淨相,唯見因緣、非因緣相。云何因緣?色是眼緣。若使是色非因緣者,一切凡夫不應生於見色之相。以是義故,色名因緣。非因緣者,菩薩摩訶薩雖復見色,不作色相,是故非緣。以是義故,菩薩所得清淨天眼異於聲聞、緣覺所得。以是異故,一時遍見十方世界現在諸佛,是名菩薩昔所不見而今得見。

「以是異故,能見微塵,聲聞、緣覺所不能見。以是異故,雖見自眼,初無見相。見無常相、見凡夫身三十六物不淨充滿,如於掌中觀阿摩勒菓。以是義故,昔所不見而今得見。

「若見眾生所有色相,則知其人大小乘根。一觸衣故,亦知是人善惡諸根差別之相。以是義故,昔所不知而今得知。以一見故。昔所不知而今得知。以此知故,昔所不見而今得見。

「復次,善男子!云何菩薩昔所不知而今得知?菩薩摩訶薩雖知凡夫貪、恚、癡心,初不作心及心數相,不作眾生及以物相,修第一義畢竟空相。何以故?一切菩薩常善修習空性相故。以修空故,昔所不知而今得知。云何為知?知無有我、無有我所,知諸眾生皆有佛性。以佛性故,一闡提等捨離本心,悉當得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如此皆是聲聞、緣覺所不能知,菩薩能知。以是義故,昔所不知而今得知。

「復次,善男子!云何昔所不知而今得知?菩薩摩訶薩修大涅槃微妙經典,念過去世一切眾生所生種姓、父母、兄弟、妻子、眷屬、知識、怨憎,於一念中得殊異智,異於聲聞、緣覺智慧。云何為異?聲聞、緣覺所有智慧,念過去世所有眾生種姓、父母乃至怨憎,而作種姓至怨憎相。菩薩不爾,雖念過去種姓、父母乃至怨憎,終不生於種姓、父母、怨憎等相,常作法相、空寂之相。是名菩薩昔所不知而今得知。

「復次,善男子!云何昔所不知而今得知?菩薩摩訶薩修大涅槃微妙經典得他心智,異於聲聞、緣覺所得。云何為異?聲聞、緣覺以一念智知人心時,則不能知地獄、畜生、餓鬼、天心。菩薩不爾,於一念中遍知六趣眾生之心。是名菩薩昔所不知而今得知。

「復次,善男子!復有異知。菩薩摩訶薩於一心中知須陀洹初心,次第至十六心,以是義故,昔所不知而今得知。是為菩薩修大涅槃具足成就第二功德。

「復次,善男子!云何菩薩摩訶薩修大涅槃成就具足第三功德?善男子!菩薩摩訶薩修大涅槃捨慈得慈,得慈之時不從因緣。云何名為捨慈得慈?善男子!慈,名世諦。菩薩摩訶薩捨世諦慈得第一義慈,第一義慈不從緣得。

「復次,云何捨慈得慈?慈若可捨,名凡夫慈;慈若可得,即名菩薩無緣之慈。捨一闡提慈、犯重禁慈、謗方等慈、作五逆慈,得憐愍慈、得如來慈、世尊之慈、無因緣慈。

「云何復名捨慈得慈?捨黃門慈、無根、二根、女人之慈、屠膾、獵師、畜養雞猪如是等慈,亦捨聲聞、辟支佛慈,得諸菩薩無緣之慈。不見己慈、不見他慈,不見持戒、不見破戒。雖自見悲,不見眾生;雖有苦受,不見受者。何以故?以修第一真實義故。是名菩薩修《大涅槃》成就具足第三功德。

「復次,善男子!云何菩薩摩訶薩修大涅槃成就具足第四功德?善男子!菩薩摩訶薩修大涅槃成就具足第四功德,有十種事。何等為十?一者、根深難可傾拔,二者、自身生決定想,三者、不觀福田及非福田,四者、修淨佛土,五者、滅除有餘,六者、斷除業緣,七者、修清淨身,八者、了知諸緣,九者、離諸怨敵,十者、斷除二邊。

「云何根深難可傾拔?所言根者,名不放逸。不放逸者,為是何根?所謂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根。善男子!一切諸佛諸善根本皆不放逸;不放逸故,諸餘善根展轉增長;以能增長諸善根故,於諸善中最為殊勝。

「善男子!如諸跡中,象跡為上;不放逸法亦復如是,於諸善法最為殊勝。善男子!如諸明中,日光為最;不放逸法亦復如是,於諸善法最為殊勝。

善男子!如諸王中,轉輪聖王為最第一;不放逸法亦復如是,於諸善法為最第一。善男子!如諸流中,四河為最;不放逸法亦復如是,於諸善法為上為最。善男子!如諸山中,須彌山王為最第一;不放逸法亦復如是,於諸善法為最第一。善男子!如水生花中,青蓮為最;不放逸法亦復如是,於諸善法為最、為上。善男子!如陸生花中,婆利師花為最、為上;不放逸法亦復如是,於諸善法為最、為上。善男子!如諸獸中,師子為最;不放逸法亦復如是,於諸善法為最、為上。善男子!如飛鳥中,金翅鳥王為最、為上;不放逸法亦復如是,於諸善法為最、為上。善男子!如大身中,羅睺阿修羅王為最、為上;不放逸法亦復如是,於諸善法為最、為上。善男子!如一切眾生,若二足、四足、多足、無足中,如來為最;不放逸法亦復如是,於善法中為最、為上。善男子!如諸眾中,佛僧為上;不放逸法亦復如是,於善法中為最、為上。善男子!如佛法中,大涅槃法為最、為上;不放逸法亦復如是,於諸善法為最、為上。善男子!以是義故,不放逸根深固難拔。云何不放逸故而得增長?所謂信根、戒根、施根、慧根、忍根、聞根、進根、念根、定根、善知識根,如是諸根,不放逸故而得增長。以增長故,深固難拔。以是義故,名為菩薩摩訶薩修大涅槃根深難拔。

「云何於身作決定想?於自身所生決定心:『我今此身於未來世定當為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器。心亦如是,不作狹小、不作變易,不作聲聞、辟支佛心、不作魔心及自樂心、樂生死心,常為眾生求慈悲心。』是名菩薩於自身中生決定心:『我於來世當為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器。』以是義故,菩薩摩訶薩修大涅槃於自身中生決定想。

「云何菩薩不觀福田及非福田?云何福田?外道、持戒、上至諸佛,是名福田。若有念言:『如是等輩是真福田。』當知是心則為狹劣。菩薩摩訶薩悉觀一切無量眾生無非福田。何以故?以善修習異念處故。有異念處善修習者,觀諸眾生無有持戒及以毀戒,常觀諸佛世尊所說:施雖四種,俱得淨報。何等為四?一者、施主清淨,受者不淨;二者、施主不淨,受者清淨;三者、施受俱淨;四者、二俱不淨。云何施淨,受者不淨?施主具有戒、聞、智慧,知有惠施及以果報;受者破戒、專著邪見,無施、無報。是名施淨受者不淨。云何名為受者清淨,施主不淨?施主破戒、專著邪見,言無惠施及以果報;受者持戒、多聞、智慧,知有惠施及施果報。是名施主不淨,受者清淨。云何名為施受俱淨?施者、受者俱有持戒、多聞、智慧,知有惠施及施果報,是名施受二俱清淨。云何名為二俱不淨?施者、受者破戒、邪見,言無有施及施果報。若如是者,云何復言得淨果報?以無施、無報故,名為淨。

「善男子!若有不見施及施報,當知是人不名破戒、專著邪見。若依聲聞言不見施及施果報,是則名為破戒、邪見。若依如是《大涅槃經》,不見惠施及施果報,是則名為持戒、正見。菩薩摩訶薩有異念處,以修習故,不見眾生持戒、破戒、施者、受者及施果報,是故得名持戒、正見。以是義故,菩薩摩訶薩不觀福田及非福田。

「云何名為淨佛國土?菩薩摩訶薩修大涅槃微妙經典,為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度眾生故,離殺害心。『以此善根願與一切眾生共之,願諸眾生得壽命長、有大勢力、獲大神通。』以是誓願因緣力故,於未來世成佛之時,國土所有一切眾生得壽命長、有大勢力、獲大神通。

「復次,善男子!菩薩摩訶薩修大涅槃微妙經典,為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度眾生故,離偷盜心。『以此善根願與一切眾生共之,願諸佛國土地所有純是七寶,眾生富足,所欲自恣。』以此誓願因緣力故,於未來世成佛之時所得國土純是七寶,眾生富足,所欲自恣。

「復次,善男子!菩薩摩訶薩修大涅槃微妙經典,為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度眾生故,離婬欲心。『以此善根願與一切眾生共之,願諸佛土所有眾生無有貪欲、瞋恚、癡心,亦無飢、渴、苦惱之患。』以是誓願因緣力故,於未來世成佛之時,國土眾生遠離貪婬、瞋恚、癡心,一切無有飢、渴、苦惱。

「復次,善男子!菩薩摩訶薩修大涅槃微妙經典,為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度眾生故,離妄語心。『以此善根願與一切眾生共之,願諸佛土常有茂林、花菓、香樹,所有眾生得妙音聲。』以是誓願因緣力故,於未來世成佛之時,所有國土常有茂林、花菓、香樹,其中眾生悉得清淨上妙音聲。

「復次,善男子!菩薩摩訶薩修大涅槃微妙經典,為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度眾生故,遠離兩舌。『以此善根願與一切眾生共之,願諸佛土所有眾生常共和合,講說正法。』以是誓願因緣力故,成佛之時,國土所有一切眾生悉共和合,講論法要。

「復次,善男子!菩薩摩訶薩修大涅槃微妙經典,為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度眾生故,遠離惡口。『以此善根願與一切眾生共之,願諸佛土地平如掌,無有石沙、荊蕀、惡刺,所有眾生其心平等。』以是誓願因緣力故,於未來世成佛之時,所得國土地平如掌,無有石沙、荊蕀、惡刺,所有眾生其心平等。

「復次,善男子!菩薩摩訶薩修大涅槃微妙經典,為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度眾生故,離無義語。『以此善根願與一切眾生共之,願諸佛土所有眾生無有苦惱。』以是誓願因緣力故,於未來世成佛之時,國土所有一切眾生無有苦惱。

「復次,善男子!菩薩摩訶薩修大涅槃微妙經典,為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度眾生故,遠離貪、嫉。『以此善根願與一切眾生共之,願諸佛土一切眾生無有貪、嫉、惱害、邪見。』以此誓願因緣力故,於未來世成佛之時,國土所有一切眾生悉無貪、嫉、惱害、邪見。

「復次,善男子!菩薩摩訶薩修大涅槃微妙經典,為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度眾生故,遠離惱害。『以此善根願與一切眾生共之,願諸佛土所有眾生悉共修習大慈大悲,得一子地。』以是誓願因緣力故,於未來世成佛之時,世界所有一切眾生悉共修習大慈大悲,得一子地。

「復次,善男子!菩薩摩訶薩修大涅槃微妙經典,為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度眾生故,遠離邪見。『以此善根願與一切眾生共之,願諸佛土所有眾生悉得摩訶般若波羅蜜。』以是誓願因緣力故,於未來世成佛之時,世界眾生悉得受持摩訶般若波羅蜜。

「是名菩薩修淨佛土。

「云何菩薩摩訶薩滅除有餘?有餘有三:一者、煩惱餘報,二者、餘業,三者、餘有。

「善男子!云何名為煩惱餘報?若有眾生習近貪欲,是報熟故,墮於地獄。從地獄出,受畜生身,所謂鴿、雀、鴛鴦、鸚鵡、耆婆耆婆、舍利伽鳥、青雀、魚、鼈、獼猴、麞鹿。若得人身,受黃門形、女人、二根、無根、婬女。若得出家,犯初重戒。是名餘報。

「復次,善男子!若有眾生以殷重心習近瞋恚,是報熟故,墮於地獄。從地獄出,受畜生身,所謂毒蛇——具四種毒,見毒、觸毒、齧毒、噓毒——師子、虎、狼、熊、羆、猫、狸、鷹、鷂之屬。若得人身,具足十六諸惡律儀。若得出家,犯第二重戒。是名餘報。

「復次,善男子!若有修習愚癡之人,是報熟時,墮於地獄。從地獄出,受畜生身,所謂象、猪、牛、羊、水牛、蚤、虱、蚊、虻、蟻子等形。若得人身,聾、盲、瘖啞、癃殘、背僂,諸根不具,不能受法。若得出家,諸根闇鈍,憙犯重戒,乃至卑賤。是名餘報。

「復次,善男子!若有修習憍慢之人,是報熟時,墮於地獄。從地獄出,受畜生身,所謂糞蟲、駝、驢、犬、馬。若生人中,受奴婢身、貧窮、乞匃。或得出家,常為眾生之所輕賤,破第四戒。是名餘報。

「如是等名煩惱餘報。如是餘報,菩薩摩訶薩以能修習大涅槃故,悉得除滅。

「云何餘業?謂一切凡夫業、一切聲聞業、須陀洹人受七有業、斯陀含人受二有業、阿那含人受色有業,是名餘業。如是餘業,菩薩摩訶薩以能修習大涅槃故,悉得斷除。

「云何餘有?阿羅漢得阿羅漢果、辟支佛得辟支佛果,無業、無結而轉二果,是名餘有。

「如是三種有餘之法,菩薩摩訶薩修習大乘大涅槃經故得滅除,是名菩薩摩訶薩滅除有餘。

「云何菩薩修清淨身?菩薩摩訶薩修不殺戒有五種心,謂下、中、上、上中、上上;乃至正見亦復如是。是五十心名初發心。具足決定成五十心,是名滿足。如是百心名百福德,具足百福成於一相。如是展轉具足成就三十二相,名清淨身。所以復修八十種好,世有眾生事八十神。何等八十?十二日、十二大天、五大星、北斗、馬天、行道天、婆羅墮跋闍天、功德天、二十八宿、地天、風天、水天、火天、梵天、樓陀天、因提天、拘摩羅天、八臂天、摩醯首羅天、半闍羅天、鬼子母天、四天王天、造書天、婆藪天,是名八十。為此眾生修八十好以自莊嚴,是名菩薩清淨之身。何以故?是八十天,一切眾生之所信伏。是故,菩薩修八十好其身不動,令彼眾生隨其所信各各得見。見已宗敬,各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以是義故,菩薩摩訶薩修於淨身。

「善男子!譬如有人欲請大王,要當莊嚴所有舍宅,極令清淨,辦具種種百味餚饍,然後王乃就其所請。菩薩摩訶薩亦復如是,欲請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法輪王故,先當修身,極令清淨,無上法王乃當處之。以是義故,菩薩摩訶薩要當修於清淨之身。

「善男子!譬如有人欲服甘露,先當淨身;菩薩摩訶薩亦復如是,欲服無上甘露法味——般若波羅蜜——要當先以八十種好清淨其身。善男子!譬如妙好金銀寶器盛之淨水,中、表俱淨;菩薩摩訶薩其身清淨亦復如是,盛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水,中、表俱淨。善男子!如波羅捺素白之衣易受染色。何以故?性白淨故。菩薩摩訶薩亦復如是,以身淨故,疾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以是義故,菩薩摩訶薩修於淨身。

「云何菩薩摩訶薩了知諸緣?菩薩摩訶薩不見色相、不見色緣、不見色體、不見色生、不見色滅、不見一相、不見異相、不見見者、不見相貌、不見受者。何以故?了因緣故。如色,一切法亦如是,是名菩薩了知諸緣。

「云何菩薩壞諸怨敵?一切煩惱是菩薩怨,菩薩摩訶薩常遠離故,是名菩薩壞諸怨敵。五住菩薩視諸煩惱不名為怨。所以者何?因煩惱故,菩薩有生;以有生故,故能展轉教化眾生。以是義故,不名為怨。何等為怨?所謂誹謗方等經者。菩薩隨生,不畏地獄、畜生、餓鬼,唯畏如是謗方等者。一切菩薩有八種魔名為怨家,遠是八魔名離怨家。是名菩薩離諸怨敵。

「云何菩薩遠離二邊?言二邊者,謂二十五有及愛煩惱。菩薩常離二十五有及愛煩惱,是名菩薩遠離二邊。

「是名菩薩摩訶薩修大涅槃具足成就第四功德。」

爾時,光明遍照高貴德王菩薩摩訶薩言:「如佛所說:『若有菩薩修大涅槃,悉作如是十事功德。』如來何故唯修九事,不修淨土?」

佛言:「善男子!我於往昔亦常具修如是十事,一切菩薩及諸如來無有不修是十事者。若使世界不淨充滿,諸佛世尊於中出者,無有是處。善男子!汝今莫謂諸佛出興不淨世界,當知是心不善、狹劣。汝今當知:我實不出閻浮提界。譬如有人說言:『此界獨有日、月,他方世界無有日、月。』如是之言無有義理。若有菩薩發如是言:『此佛世界穢惡不淨,他方佛土清淨莊嚴。』亦復如是。

「善男子!西方去此娑婆世界度三十二恒河沙等諸佛國土,彼有世界名曰無勝。彼土何故名曰無勝?其土所有莊嚴之事皆悉平等,無有差別,猶如西方安樂世界、亦如東方滿月世界。我於彼土出現於世,為化眾生故於此界閻浮提中現轉法輪。非但我身獨於此中現轉法輪,一切諸佛亦於此中而轉法輪。以是義故,諸佛世尊非不修行如是十事。

「善男子!慈氏菩薩以誓願故,當來之世令此世界清淨莊嚴。以是義故,一切諸佛所有世界無不嚴淨。

「復次,善男子!云何菩薩摩訶薩修大涅槃微妙經典具足成就第五功德?善男子!菩薩摩訶薩修大涅槃具足成就第五功德,有五事果。何等為五?一者、諸根完具,二者、不生邊地,三者、諸天愛念,四者、常為天、魔、沙門、剎利、婆羅門等之所恭敬,五者、得宿命智。菩薩以是《大涅槃經》因緣力故,具足如是五事功德。」

光明遍照高貴德王菩薩言:「如佛所說:『若有善男子、善女人修於布施則得具成五事功德。』今云何言因《大涅槃》得是五事?」

佛言:「善哉,善哉。善男子!如是之事其義各異,今當為汝分別解說。

「施得五事:不定、不常、不淨、不勝、不異,非無漏,不能利益、安樂、憐愍一切眾生。若依如是《大涅槃經》所得五事,是定、是常、是淨、是勝、是異,是無漏,則能利益、安樂、憐愍一切眾生。善男子!夫布施者,得離飢渴;《大涅槃經》能令眾生悉得遠離二十五有、渴愛之病。布施因緣令生死相續;《大涅槃經》能令生死斷、不相續。因布施故,受凡夫法;因大涅槃得作菩薩。布施因緣能斷一切貧窮苦惱;《大涅槃經》能斷一切貧善法者。布施因緣有分、有果;因大涅槃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無分、無果。是名菩薩摩訶薩修大涅槃微妙經典具足成就第五功德。

「善男子!云何菩薩修大涅槃微妙經典具足成就第六功德?菩薩摩訶薩修大涅槃得金剛三昧,安住是中悉能破散一切諸法,見一切法皆是無常、皆是動相、恐怖因緣、病苦劫盜,念念滅壞,無有真實,一切皆是魔之境界,無可見相。菩薩摩訶薩住是三昧,雖施眾生,乃至不見一眾生實。為眾生故,精勤修習尸波羅蜜,乃至修習般若波羅蜜亦復如是。菩薩若見有一眾生,不能畢竟具足成就檀波羅蜜乃至具足般若波羅蜜。

「善男子!譬如金剛,所擬之處無不碎壞,而是金剛無有折損。金剛三昧亦復如是,所擬之法無不碎壞,而是三昧無有折損。善男子!如諸寶中,金剛最勝。菩薩所得金剛三昧亦復如是,於諸三昧為最第一。何以故?菩薩摩訶薩修是三昧,一切三昧悉來歸屬。善男子!如諸小王悉來歸屬轉輪聖王。一切三昧亦復如是,悉來歸屬金剛三昧。善男子!譬如有人為國怨讎,人所厭患,有人殺之,一切世人無不稱讚是人功德。金剛三昧亦復如是,菩薩修習能壞一切眾生怨敵,是故常為一切三昧之所宗敬。善男子!譬如有人,其力盛壯,人無當者,復更有人力能伏之,當知是人世所稱美。金剛三昧亦復如是,力能摧伏難伏之法,以是義故,一切三昧悉來歸屬。善男子!譬如有人在大海浴,當知是人已用諸河泉池之水。菩薩摩訶薩亦復如是,修習如是金剛三昧,當知已為修習諸餘一切三昧。善男子!如香山中有一泉水名阿耨達,其泉具足八味之水,有人飲之無諸病苦。金剛三昧亦復如是,具八正道,菩薩修習,斷諸煩惱、瘡疣、重病。善男子!如人供養摩醯首羅,當知是人已為供養一切諸天。金剛三昧亦復如是,有人修習,當知已為修習一切諸餘三昧。

「善男子!若有菩薩安住如是金剛三昧,見一切法無有障礙,如於掌中觀阿摩勒果。菩薩雖復得如是見,終不作想:『見一切法。』

「善男子!譬如有人坐四衢道,見諸眾生來、去、坐、臥。金剛三昧亦復如是,見一切法生、滅、出、沒。善男子!譬如高山,有人登之,遠望諸方皆悉明了。金剛定山亦復如是,菩薩登之,遠望諸法無不明了。善男子!譬如春月,天降甘雨,其渧微緻,間無空處,明眼之人見之明了。菩薩亦爾,得金剛定清淨之目,遠見東方所有世界——其中或有國土成、壞——一切皆見,明了無障,乃至十方亦復如是。善男子!如由乾陀山七日並出,其山所有樹木、叢林一切燒盡。菩薩修習金剛三昧亦復如是,所有一切煩惱叢林即時消滅。善男子!譬如金剛,雖能摧破一切有物,終不生念:『我能摧破。』金剛三昧亦復如是,菩薩修已,能破煩惱,終不生念:『我能壞結。』善男子!譬如大地能持萬物,終不生念:『我力能持。』火亦不念:

『我能燒物。』水亦不念:『我能潤漬。』風亦不念:『我能動物。』空亦不念:『我能容受。』涅槃亦復不生念言:『我令眾生而得滅度。』金剛三昧亦復如是,雖能滅除一切煩惱,而初無心言:『我能滅。』

「若有菩薩安住如是金剛三昧,於一念中變身如佛,其數無量,遍滿十方恒河沙等諸佛世界。而是菩薩雖作是化,其心初無憍慢之想。何以故?菩薩常念:『誰有是定,能作是化?唯有菩薩安住如是金剛三昧乃能作耳。』

「菩薩摩訶薩安住如是金剛三昧,於一念中遍到十方恒河沙等諸佛世界,還其本處。雖有是力,亦不念言:『我能如是。』何以故?以是三昧因緣力故。

「菩薩摩訶薩安住如是金剛三昧,於一念中能斷十方恒河沙等世界眾生所有煩惱,而心初無斷諸眾生煩惱之想。何以故?以是三昧因緣力故。

「菩薩住是金剛三昧,以一音聲有所演說,一切眾生各隨種類而得解了;示現一色,一切眾生各各皆見種種色相;安住一處,身不移易,能令眾生隨其方面各各而見;演說一法,若界、若入,一切眾生各隨本解而得聞之。

「菩薩安住如是三昧,雖見眾生而心初無眾生之相、雖見男女無男女相、雖見色法無有色相乃至見識亦無識相、雖見晝夜無晝夜相、雖見一切無一切相、雖見一切煩惱諸結亦無一切煩惱之相、見八聖道無聖道相、雖見菩提無菩提相、見於涅槃無涅槃相。何以故?善男子!一切諸法本無相故。菩薩以是三昧力故,見一切法如本無相。

「何故名為金剛三昧?善男子!譬如金剛,若在日中,色則不定。金剛三昧亦復如是,在於大眾色亦不定,是故名為金剛三昧。善男子!譬如金剛,一切世人不能評價。金剛三昧亦復如是,所有功德一切人天不能評量,是故復名金剛三昧。善男子!譬如貧人,得金剛寶則得遠離貧窮、困苦、惡鬼、邪毒。菩薩摩訶薩亦復如是,得是三昧則能遠離煩惱、諸苦、諸魔、邪毒,是故復名金剛三昧。是名菩薩修大涅槃具足成就第六功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