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冊七 天下郡國利病書 冊八
清 顧炎武 撰 清 錢邦彥 撰坿錄 崑山圖書館藏稿本
冊九

松江府志

 田賦一

國朝賦額

松江財賦之郷田下下而賦上上近者軍興不息而國計單虗非

特小民枵腹攅眉即上官催征之時亦且含涕敲朴而不欲正視

之矣此豈得已而不已哉余為是獨詳賦額而先之以八故終之

両大害此賦之大綱SKchar也後之吏兹𡈽者幸賜詳覽焉

 查官田民田糧重之故

太祖高皇帝受命之𥘉𭣣天下田稅每畆起科止三升五升有三

合五合反輕於古昔井田之税此之謂民田國𥘉有因兵燹後遺

下𡈽田無主者有籍没張士誠者有籍没𡈽豪虐民得罪者此之

謂官田查得弘治十五年松江府民田止七十三萬二十八畒官

田有三百九十八萬五千六百畆則官田不更多于民田乎召民

耕種輸租于官此租額非糧額也小民送納各倉逺渉江湖極其

煩苦以致累年拖欠逃徙抛荒乃復轉賣官田於民間又将官田

租額攤作民田糧額雖有上中下三郷之别而總之賦極重不可

反矣松郡糧重始于此

 查力差銀差聴差之故

太祖洪武元年定法毎田一頃出丁夫一人三年置直𨽻應天均

工夫圖册每𡻕農隙其夫赴京供役每𡻕率用三十日遣歸田多

丁少者以佃人充夫其佃户出米一石資其費用非佃人而計畆

出夫者其資費每田一畆出米二升五合他如府州縣雜差亦如

之其後分力差銀差聴差三項係力差者計其代當工食之費量

為增减係銀差者計其扛觧交納之費加以贈耗又其後𣲖銀僱

役力差變為銀差而聴差并罷之矣𥘉弘治元年令各䖏編審均

徭但于均徭人户丁糧有力之家止編本等差役不許分外加增

若貧難下户逃亡絶户聴其空閒不許徴銀及額外濫設聴差等

項違者聴撫按等官紏察問罪此力差聴差銀差之所自始

 查絲綿折絹之故

吾松徧栽花稲不種桑不養蠶而𡻕賦農桑絲綿折絹若干載在

夏稅額中松民旣有細布粗布之觧京又有内號外號之織造則

絲綿折絹一項似乎可以奏蠲也查得金時之田制凡民户以多

植桑枣為勤少者必種其地十之三又少者必種其地十之一除

枯𥙷新使之不缺元太宗丙申年始行絲科之法每二户出絲一

斤并随路絲線顔色輸於官五户出絲一斤并随路絲線顔色輸

於本此金元之遺制而相沿猶未改也其有農桑絲綿折絹自此

 查馬草豆料之故

國𥘉光禄寺犧牲所御馬監并象馬牛羊房等草料俱於民間照

田糧科徴觧納官軍草料亦如之洪武二十五年以百姓供給艱

難令北平等處衛所官軍不知草束自采野草備用自後遂有秋

青草事例宣徳以来通命在京在外軍衛有司量𣲖軍夫采打置

塲𭣣納與民納草相兼支用而其因時制宜措備支給法亦不一

其黄黒豆等料即于稅糧内折徴不更載此馬草之徴所自始

 查一條鞭之故

徃時夏税秋粮及丁銀兵銀役銀貼役銀種種名色不一或分時

而徴或分額而徴上不勝其頭緒之碎煩下不勝其追呼之雜㳫

嘉靖四十年侍御龎公尚鵬按浙改作一條鞭法最稱簡便直

 捷但于平米上分本色米折色銀両項里排徴之于納户而縣官

 𣲖之于各色孰是起運孰是存留孰是額設孰是加編孰是宜後

 宜先孰是宜増宜減孰是朝廷曾赦而猶存如故孰是户漕撫按

 曽減而猶増如故其筭数在縣總那移亦在縣總而摘𤼵則在精

 明之縣大夫是法行之七八十十年矣此一條鞭之所自始

 查加𣲖從糧不從𤱔之故

 隆慶二年廵撫林(⿰氵閠)奏言江南諸郡乆已均粮民頗稱便惟松郡

 未均請乞暫設專官丈之吏部題原任本府同知鄭元韶陞湖廣

 按察司僉事領勅專管丈田均牽斗則丈得松江三縣上郷筭平

 米一石准共田二𤱔七分三厘九毫中郷平米一石准共田三畆

 一分二厘五毫下郷平米一石准共田三畆六分三厘凡有不時

 錢粮加𣲖俱照前周文襄所行則例無分上中下三郷一既論粮

加耗貧富適均官民両便此一定不易之法也若從平米上每石

加𣲖則所𣲖輕從田上毎𤱔加𣲖則所𣲖重今𨖚餉亦宜凖此俟

遼事平後并原𣲖除之盖粮額之輕重易見而田數之多寡難明

耳此加𣲖從糧不從畆之始

 查錢榖𤨏碎昜眩之故

賦額如海見者望洋况米之数則曰升曰合曰勺曰抄曰撮曰圭

曰粟曰顆曰粒銀之數則曰厘曰毫曰絲曰忽曰㣲曰纎曰沙曰

塵曰埃此項積之無𥙷于丘山而筭之甚眯于心目惛惛悶悶得

無為𮪜龍之睡乎龍睡而盗者攫其珠去矣前軰云銀至厘而止

米至合而止其下悉宜抺除之不然堕入奸人雲霧中可恨也此

糓混淆之所自始

 查青由之故

嘉靖三十七年奏准天下正賦户給青由先開田𤱔粮石仍分本

𮎛金花折銀使民周知輸納其一時加𣲖不得混入亦不分官員

舉監生員吏户人等一例均𣲖令給印信小票與民執照事畢停

止此青由之所自始

 田賦加増額数

洪武三年庚戍九月户部奏賞軍用布其數甚多請令浙西四府

秋粮内𭣣布三十萬疋 上曰松江乃産布之地止令一府輸納

以便其民餘徴米如故

七年甲寅五月 上以蘇松嘉湖四府租稅太重特令户部計其

 数如𤱔稅七斗五升者除其半以甦民力

十三年庚申三月 上曰民猶𣗳也𣗳利𡈽以生民利食以養民

 而盡其利猶種𣗳而去土也比年蘇松各郡之民困于重租而

 官不知恤其賦之重者宜悉減之於是舊額田畆科七斗五升

 至四斗四升者減十之二四斗三升至三斗六升者俱止徴三

 斗五以下仍舊自今年為始升通行改科

十七年甲子七月命蘇松嘉湖四府以黄金代輸今年田租

二十二年已巳夏四月朔命杭湖温台⿱⺾⿰𩵋禾松諸郡民無田者許令

 徃淮河迤南滁和等處就耕官給鈔户三十錠使備農具免其

 賦役三年

宜徳五年庚戍二月二十一日 勅減本府稅粮米麥豆菉共計

 三十萬二千八百八十五石一斗四升二合

勅諭各䖏舊額官田起科不一租糧旣重農民弗勝自今年為始

 毎田一畆舊額納粮自一斗四斗者各減十分之二自四斗一

 升至一石以上者各減十分之三永為定制欽此

八年癸丑廵撫侍郎周忱 奏定加耗折徴例洪武永楽中稅糧

 額重積欠數多每正粮一石徴平米至二石而猶不足忱至盡

 祛𪧐弊設法通融二年後逋欠悉完至是定例

 一加耗華亭縣有徴正粮每石徴平米一石七斗上海縣有徴正粮每石徴平米一石九斗凡夏稅麥豆絲綿户口食

    塩馬草義役軍需顔料逃絶積荒田粮起運脚耗悉於此支撥其後視嵗豊㐫及會計多寡或減或加率不出

    此数名臣録每石加六斗至五斗止

 一折徴金花銀一両一錢准平米四石六斗或四石四斗每兩加車脚鞘匭銀八厘

    濶合三梭布一疋准平米二石五斗或二石四斗至二石每疋加車脚舡錢米二斗或二斗六升 布疋長四

    丈濶二尺五寸舊例疋重三斤納者率以紗粗騐退忱奏不拘斤重止取長濶両端織紅紗以防盗剪至今行

    之 濶白綿布一疋凖平米一石或九斗八升每疋加車脚船錢米一斗或一斗二升俱照糧𣲖於重則官田

    俗名輕齎 白秔米糯米每一石准平米一石二斗照粮𣲖於輕則民田

十年乙夘七月壬辰儧運粮儲總兵官及各䖏廵撫等與廷臣會

 議軍民利益一松江府近因少米徴𭣣黄豆一萬石比運到京

 多有涇爛宜依時值改𭣣綿布觧京

正統四年已未奏准蘇松等府官民田地因水坍漲去䖏有司丈

 量漲出者給附近小民承種照民田例起科坍没者悉與開豁

 稅糧見㑹

五年庚申五月命直𨽻松江府華亭上海二縣今年折粮大三梭

 布五萬九千七百三十二疋免徴第徴中等三梭布二萬毎疋

 折粮二石其餘折徴濶白綿布以其民困災故也

景泰七年丙子八月廵撫蘇松都御史陳泰奏均賦額從之泰以

前此免租之詔恩未得均有富室田多輕額其重者多在貧下

 乃推廣調停之令以五升之田倍其賦而官田之重止取正額

 于是澤始均而賦額不損上下咸便富者亦不怨矣大政

 天順元年丁丑四月户部言八事内一欵云蘇松等府糧長納户

 人等送納糙白等粮乞勅内府供用庫等衙門如例一尖一平

 𭣣受及在外衙門一體遵守以恤民艱

 是𡻕廵撫右僉都御史李秉改定加耗例六斗以上田止徴正額五斗以上田毎石加一

 斗五升四斗以上田每石加三斗三斗以上田每石加六斗二升以上田每石加八斗一斗以上田毎石加一石五升五升以

 上田每石加一石一斗五升

 按此法據文而𮗚最為平均然聚數則之田於一户繇帖之中

 查筭寘註不勝其煩而里書之飛走不復可稽質矣不乆復舊

 盖知行之難也又按是時金花銀准米三石四斗三梭布准米

  一石五斗綿布准米七斗五升輕於此而重於彼亦未見其利

  也

 二年戊寅廵撫右副都御史崔恭復舊例

 華亭縣正粮一石徴平米一石七斗或减至五斗

  上海縣正粮一石徴平米一石九斗

 金花銀一両准平米三石四斗或三石八斗

 濶白三梭綿布一足准平米一石五斗或一石四斗

 濶白綿布一疋准平米七斗五升或八斗至七斗

 五年辛巳十二月停免直𨽻蘇州府松江府所屬今年𬒳災田地

 秋粮七萬九千七百八十餘石馬草四萬一千四百八十餘包

 是𡻕廵撫右副都御史劉孜 奏定召佃荒田例通計両縣積荒

 田四千七百餘頃召民開佃不論原額肥田𤱔稅米三斗瘠田

  二斗謂之官租仍與民約永不起科加耗

 按是時秋粮加耗華亭每石始七斗至四斗五升上海毎石始

 八斗五升至六斗金花銀一両𥘉准米三石八斗其後准四石

 至成化六年皆然又𡻕積餘米二十萬此荒蕪開關之效也

七年癸民六月命浙江布政司并直𨽻蘇松徽常四府以今年折

 銀秋粮一十二萬石𭣣買青紅紵絲一萬疋従中官林寛請也

成化四年戊子廵撫都御史邢宥括得業蕩毎畆徴平米三升

 每徴鈔六十文

二十二年丙午松江知府樊瑩以松江賦重役煩自周文㐮公後

 法在人亡弊蠧百出其大者運夫耗折稱貸積累權豪索債無

 虗𡻕而倉塲書乎侵盗害人虚文詭出移新蔽陳衆皆知之而

 未有以䖏乃請奏革民夫俾粮長專運而寛其綱用以SKchar之稅

 粮除常運本色外其餘應變昜者盡徴𭣣白銀見数支遣每銀

 一両随時估髙下或准平米二石或二石五斗部運者旣関係

 切身無敢浪費掌記之人又出無限無可蔽藏而白銀入官親

 輸又率有寛剰民懽趨之于是積年之弊十去八九而田野之

 間無復睢突呌呶之患考㝷文㐮立法𥘉意舉其偏弊而通融

 之以為經乆之計如清水郷竈丁草蕩以絶富人之兼併革𭣣

 粮囤户以潜消粮長之侵漁取布行人代粮輸布而聴其齎持

 𥝠貸以贍不足皆有惠利及民而公事又沛然以集廵撫使下

 其法于他府俾悉遵之見大政記

 華亭縣正粮一石加耗米三斗二升白銀一錢五分

 上海縣正粮一石加耗米三斗三升白銀二錢

弘治八年乙夘廵撫右副都御史朱瑄始定分郷論田加耗例

 華亭縣東郷每𤱔加耗斗一升中郷斗三升西郷斗五升後中

  郷畆加斗四升西郷加斗五升東郷又分沿海不沿海沿海畝

  加一斗不沿海加斗一升

  上海縣東卿畝加斗一升中郷斗三升西郷斗五升後又分東

  郷沿海畝加一斗不沿海加斗一升中郷畝加斗三升西郷斗

  六升

  金銀花自成化十四年至是每両准平米二石六斗

 十一年戊午廵撫右副都御史彭禮復論粮加耗加得業蕩平米

  為五升二合六勺

 十五年壬戌都御史彭禮定墾官民田地山池𡍼蕩四萬七千一

  百六十九頃八千畝三分六厘三毫四絲

  夏稅大麥七千六百一十三石六斗六升小麥八萬四千六百五十二石五斗二升七合絲一萬一十三両四錢三分三

    厘綿二千五百五十五両四錢玖分鈔壹萬六千四百六十六貫五百一十二文三分三厘

秋粮秔米六十三萬八千三百四十一石一斗六升糯米九百三十四石四斗九升四合赤米二十一萬七千八百八十

   八石二斗八升三合黄豆七萬三千四百一十一石四斗五升二合斑豆七千九百四十七石七斗二合菉豆二十

   七石三斗一升一合赤榖七百一十五石一斗二升一合

   以上弘治十五年華上二縣總数

又查户部會計弘治年間賦額田土官民共四萬七千一百五十

六頃六十一畝八分八厘比洪武原額減四千一百六十六頃

 二十八畝一分一厘

是𡻕都御史彭禮知府劉琬改定加耗例官田論粮加毎石徴平

 米一石六斗民田論田加耗每畝徴米一斗二升

十七年甲子同知史俊 奏定荒粮折銀例除坍江坍湖抄出海

塘積荒田糧係㮣縣包陪外其餘新逃抛荒田土毎粮一石折

徴銀二錢

正徳二年丁夘廵撫左副都御史艾𤩶重定論田加耗例

 華亭縣東郷毎畝加七升中郷加一斗西郷加一斗三升四年水災

 西郷熟田畝加至三斗大升次年三郷𤍠田並畝加一斗九升四合

 上海縣東郷每畝加七升中郷加一斗一升西郷加一斗四升

六年辛未廵撫右僉都御史張鳯復論粮加耗并銀布折徴舊例

 復舊規革弊便民案 據華亭縣耆民嚴泰等呈切照松江地方不滿二百里粮儲動盈百餘萬宣徳年間廵撫侍郎周文㐮

 公因時處置為民便益每秋粮一石加耗六斗七升金花銀一両准平米四石細布一疋准平米二石粗布一疋准平米一石

起運出兊官軍俸粮師生廩禄不缺尚有餘粮賑濟飢民弘治年間始于田上加耗分作三郷又分沿海不沿海等第不一粮

 書乗机紊乱作弊以致民遭其殃官受其累連年災傷疫癘飢饉相仍SKchar亡者衆存在者寡幸𮐃都堂大人撫臨整理粮法𭰹

 為民便呈乞裁處等因到縣本縣先為延訪民情以圖治安事㩀上海縣耆民朱禋等呈稱聞之父老各䖏田粮多在田上加

 耗惟吾松江則不可行有上中下三郷有肥薄瘦三等有升斗斛三科俱係先朝科上起粮因地立法非後人所可改易宣徳

 間廵撫周文㐮公 奏将東郷抛荒田土召民開墾三年之後止取原粮復 奏折徴金花銀粗細布一疋准平米一石于時

 起運不减今日倉庫有存留之富閭閻有賑濟之儲官不知劳民甚稱便其後知府樊公復念小民運粮之苦奏将綱用耗米

 折𭣣白銀每両准平米壹石五斗給與粮長令其自運官民両便至今頼之當時並是粮上加耗毎石不過六斗七斗而巳弘

 治七年本縣董知縣因與廵撫同郷更變粮法卻於田上加耗雖分三等東郷終是不平何也西郷雖是粮重每畝𡻕𭣣米或

 三石餘者有之中郷雖是粮輕每畝𡻕𭣣或一石五斗不足者有之(⿱艹石)濵海下田不過可種綿花五六十斤菉豆五六斗法旣

 不平日復多変或畝加八升九升或一斗或一斗七升四合頻年以来率無定例且如正徳四年何等災傷朝廷准荒六分三

 厘官司不與主張聴従粮長賣𣲖以致民心不服輸納不齊粮長又復瞞官𥝠𭣣入已所以因循至今拖欠若當時照依欽准

 事例𣲖與六分三厘小民安敢不典家賣産依期完納老民正不知先年何故金花銀准米四石布疋准米二石一斗卻乃錢

 粮反多金者金花銀不過一石九斗白銀不過一石七斗何故錢粮反少若曰輕粮多在小户不知大户亦有重額之田未見

 其害也只是以王道待天下自然平正若存大小户輕重田之心則前人立法之意全無而物之不齊之説亦徒然也田上加

 耗不可行也明矣據此案候在卷参看得松江一府大户多輕則之田小户多重則之賦論田加耗若便小民然斗則数多書

  手作弊雖精于筭者亦𬒳欺瞞况小民乎本縣巳将萬石一覧通行𤼵府議處正欲将金花銀每両准米四石細布一疋准米

  二石粗布一疋准米一石先儘下户及陪貱之粮有餘并将白銀以次分與中户又次及於上户務使貧富適均官民両便今

  嚴泰等又稱粮上加耗與民便益合准照粮徴𣲖相應為此仰抄案囬府着落當該官吏即行各縣掌印官今後𣲖徴錢粮俱

  照先年廵撫周尚書所行則例不分東西中三郷一㮣粮上加耗金花銀両布疋先儘重則官田毎銀一両折米四石粗布一

  疋折米一石細布一疋折米二石白銀一両随時定價其上中髙户俱𣲖與本色秔糯等米務使民心悅服而錢粮不至于有

  弊囯計充足而官府不至于有累仍翻刻告示𤼵鎮店郷村凡有人煙去䖏張掛曉諭知悉

  舊志顧文僖云按田賦𡻕有增減盖消長不齊理之所有然正

  徳五六二年粮額無改而户總及嵗報田数相去至三千一百

  二十七頃有竒殆不可暁至于官田四升以下民田二升以下

  科則獨見府總而民間亦未聞也此𩔗必有知者今並存之以

  備𠫵攷

 張之象云正徳五年本府論田加耗故輙減田土總額令每畝

 𣲖耗数多及官民依法徴納則所隠額田例輸耗米咸歸書筭

 賣與姦豪悉依是年東郷每畝加耗七升例計之該米二萬一

 千八百八十九石至正徳六年本府復論粮加耗故以田畝實

 数報官而别設法侵没盖事之易暁者也

嘉靖十六年丁酉太子太保禮部尚書顧𪔂臣奏為懇凟宸嚴明

 𩛙典憲以振舉軍國大計事該户部題財賦出於東南而⿱⺾⿰𩵋禾

 常鎮等府視他郡為尤重田粮定於版籍而欺隠𤂢𣲖等弊在

 今日為尤多盖官吏更代不常而里書飛詭益甚致小民税存

 而産去大户有田而無粮害及生民大SKchar囯計奉 㫖是便行

 撫按官著各該知府親詣州縣用心清查有虚應故事及延捱

遲誤的指實𠫵奏欽此

 松江知府黄潤議以八事定税粮一曰以原額稽其始二曰以

 事故除其虚三曰以分項别其異四曰以歸總正其實五曰以

 坐𣲖起其運六曰以運餘撥其存七曰以存餘考其積八曰以

 徴一定其則凡金花白銀粗細布價一例均攤各衙門正耗白

 粮石加㫪辦米二斗省去頭緒只作本折二項𣲖徴

二十五年丙午總理粮儲工部尚書李充嗣言蘇松常州嘉湖五

 府正徳年間以内府新添小火者五千三十二名𡻕用食粮各

 府增𣲖共二萬四千一百四十八石餘觧進供用庫及節年所

 𣲖南京酒醋局等衙門復不下数千通加耗共一十三萬七千

 餘石歳比不登小民重困乞勅該部查免户部題覆従嘉靖实録

𨺚慶二年戊辰廵撫右僉都御史林(⿰氵閠)奏言江南諸郡乆巳均粮

 民頗稱便惟松郡未均貧民受累勢不能堪請乞暫設專官丈

 田均粮以重國賦以蘇民困吏部題以原任本府同知轉貟外

 郎鄭元韶陞湖廣按察司僉事領勅専管華上二縣沿坵履

 逐一丈量均章斗則

三年巳巳僉事鄭元韶盡数清丈悉去官民召佃之名分作上中

 下三郷定額田有字圩號数冊有魚鱗歸户至今田額以是為

 凖

萬暦十年壬午黄冊遵奉明例以清丈均攤科則寳徴田粮入冊

 舊額田粮并鈔等項開豁

十九年辛夘東事各𢚩於三縣田地毎畝加編至三十三年後逓

 減

四十六年戊午加編𨖚餉銀候遼平即止四十六年户部劄付又

  加編兵工二部又坐𣲖天啟元年照徴

   十年編審里役之名

  經催一啚之役該年     總甲

  總催一區之役塘長

   五年編審糧役之数

  布觧 北運 𭣣兌 𭣣銀 南運 風汛觧户 鳯陽麥折

  觧户 南京蜜糖觧户 南京惜薪司運柴脚觧户 南京各

  部柴薪觧户 南京五城弓兵觧户 南京直堂觧户  南京

  國子監膳夫觧户 兩浙運司船塩觧户 織造府觧户

  軍噐庫子 斗給 水郷蕩價觧户 南觧 二六輕賫觧頭

   塩糧觧頭 南京公侯觧頭 徐州米折觧頭 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州米折

  觧頭 山東昌平等驛觧頭 鳯陽大店驛觧頭 河間府瀛

  海驛觧頭 徐州滁陽驛觧頭 南京農桑絲絹觧頭

  每縣轄保(⿱艹石)干保領區若干區領啚若干多寡不等每啚分十

  年為十甲每甲編審經催一名或獨充或二户三户朋充謂之

  里長亦謂排年輪甲年分専責催辦本啚人户本折銀米假如

  於第一甲甲年分承充經催先一年第十甲癸年分即為該年

  又先一年第九甲壬年分為總甲該年承應起夫濬河運泥𣗥

  刺等差使總甲主𬋩里中一應雜事當孔道去處承直官長水

  陸徃来其城内外坊廂啚分地方干係祗應煩難尤為喫𦂳經

  催輪年於八月中承役不拘啚分多少内㸃丁力尤勝者一人

  總一區催辦之事謂之領限總催如于第一甲甲年分㸃充總

  催後四年第四甲丁年分即為塘長每年遇有開河水利等役

  督率各啚該年勾當公務尤倍煩難

舊制每區設催辦粮長一名專管催徴本區銀米每年秋赴南京

関領勘合然役承役亦重典也舊謂之公務粮長其在本區啚催

辦人户則有零星窵逺之煩苦官豪擄宦則有上門守侵刁蹬之

煩苦民力旣巳告困編審又或不均郷宦田多貽累日甚𨺚慶

年始立官甲書册每册用知数人一名應完本折錢粮自赴比較

與總經催人役無涉該區啚所存田畝各啚應納銀米責在經催

一人其苦楽繇本啚人户之完欠而人户之完欠又係該啚田地

之髙下本年𭣣成之豊歉更有經催善良而人户奸頑者則任意

拖頼而累歸經催又有人户善良而經催奸巧者則𥝠侵入已托

名民欠錢粮不起皆由二弊是役也自今年十月開徴至明年十

月克限如数盡足尚有匝𡻕奔走之勞而民欠難完徃徃堕悮甚

有四五年尚未清楚者沿郷催辦則有跋涉之苦入城比限則有

SKchar2之苦完不如数又有血杖之苦田地抛荒又有拖欠之苦人

户逃亡有代賠之苦(⿱艹石)遇水旱㓙年錢粮無出舉一啚之困苦獨

萃于一人破身亡家賣妻鬻子累月窮年未能脫累故百畝以下

人户充此一役猶慮不堪若以零星數畝之户朋充未有不立斃

者也

 萬暦巳酉華亭聶公紹昌經催議 松郡之役莫苦于經催經

 催不過於一啚十排年之中挨次輪辦而一啚之錢粮起總盡

 責其身十日一限一身在郷催辦一身到縣應比所以近之有

 分身催比之難有上城下郭衙門押保之難有代人賠貱之難

 逺之有㡬年徴欠之難有十年查盤納罪之難是以承此役者

 身家多䘮總之大患有二一在拖欠一在侵欺染于經催為侵

 欺逋于民間為拖欠不問細民之完多完少而惟經催之是責

  則良者空自為良頑者落得為頑所以𫾣朴愈多而負課愈甚

  殊不知經催特輸役之人有何罪而代奸頑受此箠楚哉欲除

  拖欠惟在于明悉細户而欲除頑户侵欺其要在明摘欠户今

  細户之納與不納茫無查考而徒寄出納完欠之分數於總書

  櫃書之手任其糢糊出入種種奸弊即有神明莫能搜剔原頭

  總繇实徴細冊上下茫然納者不知其納侵者難䆒其侵縣官

  之神日疲而侵頼之害日熾今本職議欲於各區各啚立一實

  徴細户田粮冊每區總催開列啚總一冊一様二本一本𤼵總

  催𭣣執一本存縣𤼵柜上𭣣執此冊先開一區錢粮總数次開

  各啚錢粮總数即就一啚分為十限毎限總催于各啚名下開

  其完欠完者開其实数若干寫如数二字欠者開其实欠若干

  寫不如数三字又将人户田数照依虎頭䑕尾列其多者於前

 少者於後以慿比較其㸃拘頑户先拘其田粮最多者次及其

 田粮少者雖有先後決無倖免官甲囤户亦准此

  塘長

毎啚歳輪該年一名率作人夫恊力濬築有六七啚為一區者有

十餘啚為一區者區有該年數名該年之内經充領區總催即為

塘長專主督率各啚人夫輪脩本區水利今議定為役不出區之

法則該區人户各各自開其田邉河自築其田邉岸人人可以效

力且人人楽于用力亦可使人户就近赴工止出人力不輸銀米

百弊俱絶又必照田量𣲖如田百畝止可役十工至二十工止不

得紊亂成法以盡耗民力但使年年農畢舉行則區内工程自然

次第相及低郷無不築之岸髙郷無不濬之河水利脩而農事興

注十三

 塘長專主督率各啚人夫輪脩本啚水利但塘長之苦苦在撥調

 逺區其開河動經数十里工費動及数十金塘長𣲖之該年該年

 歛之人户今𡻕不巳而復明𡻕此河不已而復彼河有名無实劳

 費不貲若使差必出于正堂水衙不得𥝠撥役必出于本啚别區

 不得逺調則圩岸自脩而水旱無虞矣

  崇禎已巳華亭鄭公友玄塘長議 江南水利最関民命高則

  浚河低則築圩圩岸之工力甚省但督業主租户各治其田而

  事畢矣惟開浚所費甚鉅則泥頭利於包工頂名具呈駕言某

  河宜開一奉批行而該管書手為政矣槩縣塘長八十名受賄

  免差則應役者少役少而費益増此㸃差之弊也如百丈河十

  名役以九丈𣲖坐一名以九名𣲖分一丈一視賄之多寡為上

  下而愚者横𮐃重累此𣲖叚之弊也是外則泥頭恣意包攬不

 饜不巳其或塘長貧不能給督率啚民以應力作則催儧之委

 官督押之衙役肆行索勒費且無筭總計上下書役皂快以至

 委官泥頭諸人分途掊剋皆極其厭飫者而八十名塘長安能

 給之不得不分𣲖各甲各甲細户鬻田房鬻子女以應之猶以

 為未足也䆒之一年一度SKchar費如此而開浚何曾着尺寸之效

 直為若軰作生涯耳且塘長即縂催小塘即各甲排年終年奔

 馳催辦不暇而勞費横出較之應比更甚至或侵正項以奉若

 軰則版民生適以蠹國課也縣司雖非專管觸目恫胸能不曲

 為之計乎歴據里排呈議酌量可乆之法大牴令泥頭包工費

 給而工完始於水利实实有濟諺稱塘長為小充軍盖以興作

 必於冬時天寒凛冽而携鋤荷擔於百里数十里之外霜棲雪

 食以赴役其苦甚也人情如此縦嚴督力作必不能前徒虗費

 時日已耳何如盡委泥頭坐見其成之為便乎今議将一邑河

 漊関切利頼者本府親勘總計幾處分為五年次第浚築其致

 北營求以掩庇塘長者一㮣禁絶仍計本年浚河(⿱艹石)干丈應

 頭工費(⿱艹石)干除塘長实應修築本區外得若干名一照各區田

 若干名一照各區田若干畝應𣲖開浚河叚若干丈有傍近區

 分親願赴工者聴其自完此外或願納銀即令水利官喚集泥

 頭遵毎方一丈給銀三錢之例具認代工立冬塘長照畝出銀

 授之則泥頭不敢多索衙役不得勒詐書役不能上下其手而

 官無履野守督之煩民無赴工疲敝之苦法孰有便於此者其

 𣗥茨一項本屬公署等䖏𦂳需其費無幾亦𣲖定数區常川任

 之免其開浚每年給銀若干交看𬋩人役代其釘載則需索俱

 杜矣

  總甲

每啚嵗輪總甲一名專職譏防之亊争闘非常呈官䆒治盗賊𥨸

𤼵率衆捍禦而惟附郭者最稱煩苦

 粗細布觧户上上役

洪武三年庚戌九月户部奏賞軍用布其數甚多請令浙西四府

秋粮内𭣣布三十萬疋 上曰松江乃産布之地止令一府輸納

以便其民餘徴米如故實録

弘治十六年癸亥四月户部奉 㫖文武大臣及科道官議上𠯁

國𥙿民十二事内一事曰戒掊克謂蘇松常䓁府𡻕觧折粮布疋

舊例送部㸔中送貯甲字庫備用弘治六年該庫以布疋不登原

様揀出姦人恐嚇觧户掲債賄嘱致費銀八九千両近奏准今後

該部看中送庫不必𠕂檢而該庫執奏布不及三觔𣣔得自揀不

知蘇松布精細而觔数不𠯁北方布粗厚而斤𢾗有餘自今蘇松

等䖏觧布至部揀中送庫不得𠕂揀以免觧户借銀賄嘱之弊奉

㫖更議以聞實錄

 萬暦庚戌華亭聶公紹昌布觧議 華亭布觧最為煩苦一縣

 額供三線細布二千四百五十餘疋每疋布價銀七錢鋪墊扛

 觧盤用銀一錢一分二線細布一萬三千四百五十餘疋每疋

 布價銀六錢鋪墊扛觧盤用銀一錢一分濶白線布四萬八千

 九百餘疋每疋布價銀三錢四分鋪墊扛價盤用銀九分自領

 銀投牙賃房聼騐印觧布袱油𥿄包索舟車関閘挂號銷批到

 京門单税鈔内相庫官吏書司房保識庫夫長随厨役見面後

 手擺飯茶果𡈽儀磕頭復求僱夫交納等頃每疋賠銀不止二

 三錢一經𨓆囬則重復觧進每疋有賠至五六錢者在本鄊先

  經㨂選騐印至京又且任意揀退百千浩費此真莫大之役如

  萬斤之擔必當委之萬斤SKchar力之人而近年乃僉㸃中人之家

  又不給銀单寒下户豈能賠買𫝑不得不賣田鬻産揭債買布

  挨到京邸及其交卸𫉬批則已吸SKchar及髓更無身家餘刺矣所

  以吴中一聞此役如赴死地𮐃徐撫臺奏請二線與粗布照價

  改折三線布以本色附𫀆船觧進而𥨊(“爿”換為“丬”)閣不行朝夜同惜今議

  於五逓年中編定此役以第一殷實巨冨田餘二千畆家累巨

  萬金者承之必不容𫝑家营脱必不使中户濫充編審既定每

  年騐係大戸正身决無包濫先給銀若干騐收布若干印貯庫

  中随即𤼵銀𠕂買騐𭣣既足給文發行即時并鋪墊銀給之定

  勒限期觧京批𢌞一面報本院知㑹户部以防其中途濡𣻉之

  弊庻㡬肩此役者可𫉬更生而布縷之征可以永永終事矣

  崇禎已已郡矦方公岳貢布觧議 布觧之受累無窮而約畧

  言之其病有四曰𤼵價之太遲也扣銀之太重也衙蠧之縦横

  而催批之太急也盖此役湏該縣大富者充之官視以為大富

  也吏胥門皂無不躭躭視為大富也曰夫夫畏官法而輕錢帛

  者欲以充公費而飽谿壑非若軰奚取焉於是有先買布後給

  銀之說而布觧困於是有每十扣一扣五之例而布觧困於是

  有頂區府快拴通縣快見面錢有例催領銀有例催買布有例

  催騐布催印布有例催晒布催布出境有例迨押布出境而安

  身路費又有例節節需索而布觧之膏血盡矣其印布也鋪堂

  有例茶房庫房有例書門皂快各有例不則踐踏及之布方出

  境而催批之檄相續不絶每一票至非数金相酬難禁其凌逼

  層層剥削而布觧之皮SKchar盡矣今議将觧户名下應納之粮餉

  盡数扣作布價餘則官給串单令觧户設櫃自𭣣則遲𤼵重扣

  之弊可除也官府多一票則小民多一累况大富如布觧尤

  小所視為魚SKchar者乎今議府縣催押之票一切已之但令觧户

  自具限狀某日有布可印違限責之夫亦何辭至夫騐布晒布

  之票與押令出境之役則又萬萬可省者毎春季起程者限以

  八箇月四月起程者限以十箇月五月起程者限以對年寛以

  時日而責其違限夫又何辭票旣省限旣寛皂快歛手矣而門

  内需索尚有意料之外者曰印𤼵之不速也侍従之太多也惟

  是随到随印随印随𤼵絶不留宿而一吏一門之外非挑布守

  布者不許與布近違則重創之明示以官府䕶惜觧役之意而

  赴院挂號上臺親為查問前𡚁未懲嚴提重䆒或亦蘇息積苦

  之一端也

  崇禎已已華亭鄭公友玄布觧議 舊例觧户四名領觧梭布

  一萬六千一百八十五疋棉布四萬八千九百三十五疋除價

  扛外又者墊貼銀両共銀三萬八百四十七兩零給役之費差

  亦贍舉然五年之内必竭数十大户之刀甚至破家而猶不得

  完者何也大户出名則人皆利之自領銀以至銷批之日在外

  在京等吏書而上極於内庫官監無名之費不可勝紀若改以

  官觧則奪其羶慕外費求革而内費亦省其十之七八以内外

  所省盡歸之正費則官觧無累然向来官觧不能竟亊者何故

  領買不得其人𭣣觧不得其法差委不得其官也今在城機户

  慣織官布者原自其人查布分别二線三線有每疋定價三錢

  八分或四錢者各增二分則機户不謂厲已也而任之矣機户

  旣定則分𣲖里排令各買二三十疋上納即算除白銀比簿之

  額且一二月之前以銀交機户報数在官巳免里排比責一二

  月之後仍嚴限機户交布其不如式者止責之機户則里排無

  受勒受賠之累亦不謂厲巳也而任之矣又何患領買之侵費

  乎里排納縣騐訖即同扛價墊貼一并觧府仍於扛價内毎年

  量扣百金修本縣及糧𠫊座船二𨾏以供運載而觧官監之直

  至河西務起岸登車亦即於扛價内扣銀僱車入京凡車每輛

  若干亦有舊例定數可比者即或水陸舟乘觧官不能不藉書

  快之照𬋩仍毎名重給工食恤之而現成銀布官自監守與書

  快無預又何患𭣣觧之乾沒乎觧官向為縣佐府幕所營盖不

  待布之起程而費巳不貲况衙役因之以騙剋其暗耗尤甚迨

  觧官到京欠納一以身家相狥而悔無及矣至今譚者哀之頃

  者新奉功令以官布責成白粮總部官帶觧蘇常各府向以佐

  貳官觧随即遵行松江因属民觧未即議更然年年縣奉總部

  催觧縂部入京亦年年𮐃部切責今果遵 㫖委粮𠫊幇觧其

  領買𭣣觧俱行縣料理計原編扛墊儘足(⿰氵閠)觧官之苦當不至

  力諉也又何患差委之營求乎夫差委與領觧𭣣買俱無可慮

  則官觧行而民觧可免即舊役分任白粮等觧則一邑之役盡

  輕矣豈徒為布觧一役而已𫆀乃郷紳持論則謂官觧羙法也

  行之數年而不継則仍為民累且曰審編必公道必殷實𤼵銀

  必早必完必永如給串自𭣣之新法為布役計身家計長乆無

  過此道矣縣司𠕂進布役而詢之各役亦謂身係大户徃役固

  冝但得役之不竭力不破家者即屬萬幸今給串𭣣銀法便役

  輕雖布觧甚苦亦甘之矣先據粮觧丘賢等條陳謂布役之苦

  衙門指詐弊竇無窮貂璫勒索谿壑難盈且不特此也買布而

  後領銀不免重揭子錢且買布印騐觧布𫉬批而價未領足即

  領亦必仗請托賄求所領又不得實無怪乎民間視之如蹈湯

  火也旣𮐃洞悉前弊布銀現給全給并衙門需索一應牌票雜

  費盡行禁革所省实多各役皆有起色矣顒望申詳将前項積

  弊嚴示禁約其自𭣣新法勒石永垂即是隂徳𥘉縣司蒞任之

  始查儘京𫟪金花完及五分即𣲖仁義禮智信五號銀櫃令布

  役自𭣣𭣣完具領吏書不令經手民納之而民𭣣之故放領营

  扣之弊徹底清𨤲此固法之甚便而可乆者今将官觧一議俟

  之後舉但嚴禁衙門需索雜費仍永行自𭣣之例則官布不為

  民病矣

   陳継儒議

  三線布細𫝑不容折濶白粗布濫惡稀踈北人最所厭棄若照

 原價三錢七分改折給散彼旣利於得銀銀又可以轉買啇布

 比之二線既堅且有餘利可落省出墊貼銀四千二百兩减去

 㑹計徴額此一舉兩得者也惟細布即𤼵現銀粗布将銀改折

 其不昜之定論乎

  北運白粮上上役

毎𡻕粮長領運上供白熟粳糯米及府部等衙門禄米实該正米

(⿱艹石)干石算加𡻕用白耗米毎石若十舂辦米每石(⿱艹石)干二項共該

米若干石准糙米(⿱艹石)干石華亭縣該糙米三萬六千三百石有竒

上海縣該糙米二萬三千八百石有竒青浦縣該糙米一萬三千

九百石有竒此項縣𣲖該保區啚該役自𭣣不煩𭣣兊出入又領

夫船車脚銀兩每石該銀若干華亭縣該銀二萬四千六百両有

竒上海縣一萬六千二百両有竒青浦縣九千五百両有竒此項

徴𭣣在櫃奉票支領是役也在家有𭣣貯舂辦之苦在途有風波

剥淺之苦到通州剥船繇閘車運到倉有SKchar損之苦交納有折耗

鋪勢歇家勒掯盤SKchar2守侯之苦又途遇軍船官船捱擠不前隔年

守凍之苦湏得家厚丁壮徃年熟慣水路人户充之議将熟區田

千畝内外者編此五年之内華亭應編北運一百四十名上海應

編九十名青浦應編五十名

 成化以前觧户上白粮及各物料户工二部委官同科道騐𭣣

 觧户不與内臣等見靣故軍較不得脅勒内臣不得多取小民

 亦不至𧇊害成化以後部官避嫌粮料不肯騐𭣣俱令小民運

 送内府而害不可勝言矣 糧長之害李康惠䟽之最詳曰家

 有千金之産當一年即有乞丐者矣家有壮丁十餘當一年即

 有絶户者矣民避粮役過於謫戍官府無如之何有毎歳一換

  之例有数十家朋當之條始也破一家数𡻕則沿郷無不破家

  者矣讀其言真堪流涕

  萬暦庚戍華亭聶公紹昌北運議 東南之役最險最危而又

  有極重極大之費者莫甚于北運有三千餘里之苦有洪閘淺

  溜之苦有經年隔𡻕之苦比之在郷諸役更險更逺正米外又

  有𥝠耗㫪辦每石約贈七斗車水脚等銀每石約貼八九錢其

  使用似𮗜充足而徃徃至于破家者何故盖其在郷則苦於漕

  軍之争兊候米侯銀之躭延船户水手之需索其在途則苦於

  漕船之壓阻漕軍之嚇詐関津官店之索稅其到京則又苦於

  車輦之狼籍盗𥨸歇家之積奸朋詐内璫之横肆攫取批廻之

  守候淹遲守凍之賠費百倍而尤最苦者曰銀米緩𤼵曰船幇

  開遲盖粮役不過中人之家豈有嬴餘自僱夫船自備蓬檣索

  纜專侍公家貼銀以為用而徃徃以錢糧不敷至於擔閣今本

  職先将北運粮長本户粮米免其兊漕儘数除作白粮外次将

  白粮正耗米與𭣣兊漕米拈䦰分𣲖必不使總書作弊專𣲖荒

  區荒啚有苦楽不均之患惟車水脚等銀常苦徴納不前或有

  遲悮不𤼵及旣觧銀至部運衙門又不全給半留上鞘以待中

  途徐給所以粮役延挨時日至三四月中乃始開幇甚有五月

  而開者夫五月正當山水盡𤼵泇河會通宜乗大水遄行之時

  而粮船方在江淮以南逗遛不進及逹泇閘水巳淺涸則安得

  而不遲延守凍哉今本職議請頒定限期規則務於十月即䦰

  𣲖白粮應𭣣區啚𣲖定即聴粮役及早舂辦決不許漕粮借兊

  而車脚水脚儘除本户白銀外其餘銀両自十二月至正月即

  盡数一頓與之必於十一月㫪辦十二月下粮完足至正月即

  擺幇二月即一齊開幇則三月抵淮四月入泇五月而過會通

  河六七月従衛河而直抵張灣刻期遄𤼵毋容違限至於途間

  當遵歴年具題欽定各船頭立一大牌明諭以漕粮係三軍之

  芻糗白粮係尚方之玉食並不許漕舡争壓白粮之前又不許

  漕船以腐爛船木故為挨擦以滋詐害有争壓詐害者衛官𠫵

  題漕軍重䆒又遵屡題免於途中留騐以妨嚴程則粮船可以

  如期而進而至於𣙜関官店當念 御用廪餼何乃困之以稅

  合請憲檄照會関稅衙不得索稅分毫永無SKchar累其抵京則又

  在風力倉塲部院痛革歇家之朋索内璫之多取批廻之乆稽

  而十月中各使竣役𫉬批以南則 御用得以及期粮役可以

  𥙷救亦東南一大利益也

  𭣣兊糧長上等役

每嵗闔府兊軍正耗米淮米衛倉米𨖚米行糧共該(⿱艹石)干石除官

甲書冊民甲囤户本名田粮常年例應自囤自兊外其各保區啚

民户田畝推𭣣不等大約𭣣兊粮長一名約兊漕粮一千二三百

石或千石是役也自本年十月至十二月有守侯交納之苦每名

約僱書筭斛手搬運㸔守人夫数名并借賃倉厫置買蘆蓆木板

食用諸費之苦自明年正月至三肆月有守侯交兊之苦又有旗

軍勒掯贈耗横索使用之苦又有頑户挿和粞榖水漿米多濕𤍠

在倉蒸黒之苦又有船錢擔錢之苦又有旗軍踼斛淋尖之苦但

𭣣支不出本郷比之北運不同今議官甲田九百畝編充一名囤

户慣役有千畝者亦𩔖編充五年之内華亭縣應編𭣣兊粮長三

百名上海應編一百九十名青浦應編二百十五名

宣徳六年辛亥十一月行在户部定官軍兊運民粮加耗則例先

是平江伯陳瑄言江南民運粮赴臨清等倉(⿱艹石)與官軍兊運加耗

與之民免劳苦得以務農軍亦少有嬴利命侍𭅺王佐徃淮安與

瑄等再議以為可行 上復命群臣議至是吏部尚書蹇義等議

奏其法寔便軍民加耗之例請每石湖廣八斗江西浙江七斗南

直𨽻六斗北直𨽻五斗民有運至淮安兊與軍運者止加四斗如

有兊運不盡令民運赴原定官倉交納不納兊者聴自運官軍𥙷

数不及仍於揚州衛所備倭官軍内摘撥其宣徳六年以前軍吿

漂流運納不足者不為常例許将粟米黄豆小麥抵斗於通州上

倉軍兊民糧請限本年終及次年正月完就出通関不許遷延妨

誤農業其路逺衛所就與本都司填給勘合從之

 萬暦庚戌華亭聶公紹昌𭣣兊議 𭣣兊之役不苦於𭣣之難

 苦于兊之難而其实兊之多費繇于𭣣之不精盖漕軍見米之

  不精也多勒贈耗以為利粮役因兊之多費也益挿穢雜以售

  欺所以一當交兊煩費蝟起有綱司話會有踼斛淋尖有網圏

  後手使用不可勝記風力官員欲為民必减贈耗即環擁SKchar

  張拳犯上而莫誰何其在旗軍則利歸旗甲不過恣一時之浪

  費及至兊米入船中途浥爛反累運官掲債賠𥙷回衛之日累

  小軍扣除月糧以抵京債此不平之在軍者也其在粮長諸用

  不貲常至賣産鬻業盡蕩其家其在國用則軍粮之所交于京

  通諸倉者皆濫惡不堪積乆盡腐而其病又在于國矣然軍之

  所以得為民害者又皆繇傍倉奸棍紏引漕軍大開詐局漕軍

  利奸棍以為腹心奸棍利漕軍以為SKchar槖互相勾引花街閙市

  浪擲金錢未及交兊漕軍地頭之費已百孔千瘡專待多勒贈

  耗以償所用于是倉棍輸情指㸃曰某某是粮役渠魁一賂此

  人即為多耗多用之倡而兊軍之費始騷然煩重而不可以禁

  止今幸撫按漕臺刻列告示嚴行禁戢(⿱艹石)納户米旣乾㓗不得

  耗贈之外多勒升合違者一體責治悉遵漕運議单每百止加

  濕(⿰氵閠)米三石五斗或外𠕂加三石五斗而止又嚴申漕規止許

  一旗一軍到倉交兊其綱司話會踼斛淋尖網圏後手之𩔗一

  切禁約通完之日即催䟎開幇前去如此則漕粟乾㓗軍無腐

  壊累賠之苦漕令嚴粛倉無講兊喧SKchar之虞

  陳⿰糹⿱𢆶匹儒查𭣣兊事宜 𭣣兊者糙粮也謂粮長𭣣之於倉而兊

  之於軍也統計松江府華上青三縣兊運米二十萬三千石改

  兊米二萬九千九百五十石改兊粮運納通州倉每石正粮外

  加耗米三斗 兊運粮亦運納通州倉或撥京或撥𫟪京粮繇

  内河六閘盤剥然後到京為此毎石正粮外加耗米四斗𫟪

  又入泓船剥至鞏華城宻雲然後到𫟪為此毎石正粮外加耗

  米四斗已上二項此正耗也每臨兊時又於每百石正耗粮米

  外加㡬擔名曰濕(⿰氵閠)以𥙷沿途蒸折之数此又耗外之耗也正

  耗(⿱艹石)干淮撫𣲖之外加濕(⿰氵閠)若干府縣主之

  一某衛所粮船一𨾏僉㸃旗甲一名運軍九名運軍撑駕旗甲

  總管每人一月口粮八斗毎名共十二箇月共九石六斗縣官

  給衛官衛官給各軍編入會計皆於彼䖏地方支領於華上青

  無干如松江所官軍𣲖運别䖏則於松江三縣支領行月二粮

  亦與彼䖏無干

  一查得淮撫議单一欵毎年漕粮俱限十月開倉十二月報完

  粮船限三月終過淮四月終過洪近因漕政乆廢萬暦四十年

  又立漕单開兊之期船到水次大州縣限十日小州縣限五日

  兊完不兊完者責在有司兊完之後即限過淮日期江南限二

  十日漕院坐京口催督運船運官有能如期過淮者淮撫印給

  薦票一張或奨票一張統候粮完如期奨薦如有司無粮軍衛

  無船督粮司道及府州縣掌印管粮官并領運把總指揮千百

  户各罰俸半年此題准事例也漕䂓雖SKchar或以空船未来或以

  遏勒耗贈遂至躭延日乆蹉過漕期運官無所藉口揑稱倉厫

  無米米色粗惡又揑稱有司故意抑軍毫不加耗觸怒各臺希

  脫已罪故某衛所空船以某日到水次當報也某衛所船到而

  衛所官未到當報也某船某日兊完當報也某船兊完開幇或

  未開幇當報也如此十日一報則運官無所容其譛而府縣之

  賢勞者自然有薦而無罰矣

  一濕(⿰氵閠)之外又有所謂綱司話會此向来套名盖𭣣兊粮長與

  旗軍𥝠相授受每米一石出銀二三分以充酒飯之費此府縣

  雖知而不問者也但向有傍倉積棍名曰倉老䑕慣在就中刁

  唆攛掇為強軍之向導細作先期訪出此等積棍分調監侯粮

  船開完乃始釋放昔年毛司理掌印常行之矣 徃年𭣣兊稱

  中役僅費百金四五年来費及五六百金以至破家者一年六

  十名𭣣兊豈堪破六十家之産乎此無他舊𣲖太多每倉𭣣米

  一千七百石故耳粮長承役修倉磚瓦蘆蓆楞木有費僱募斛

  手有費僱募倉書有費工食有費使用有費自十月至五六月

  費已無經而納户尚多掛欠𭣣米如此其難也已而漕船旣到

  縣總倉棍暗通漕卒正耗之外嚇詐多端明加踼斛淋尖隂講

  綱司話會每百石米增十擔外每一石銀增一錢外稍不遂意

  凌虐粮長侵侮縣官不滿其欲不巳兊米又如此其難也至於

  大保大區借改折之名倩人代杖延挨不肯納粮直待旗軍催

  兊比較通関之時於是有折銀减價使之不得不𭣣者名曰搶

  收有先賖粮若干方納粮若干使之不得不賖者名曰賖串若

  不搶不賖且并其搶𭣣賖串之銀米而俱無之矣𣲖額米缺一

  石粮長自賠一石缺百石粮長自賠百石米價日踴賠價日多

  米不能賠而借債鬻産賣男鬻女随之矣雖欲不破家亡身得

  乎若使本區𭣣本區行區運法𣲖額旣不至隔區窵保頑户不

  至舊口荒區奸民又不至望觀搶𭣣賖串此亦清弊竇之一䇿

  也又聞之運軍與淮上漕書搆同揀择用賄𣲖船𣲖江北淮泗

  之船至江南四郡之内撫道不得弹壓則氣必定咆哮徃返二

  千餘程則官弁反多違限何如常鎮⿱⺾⿰𩵋禾松自相更調以近附近

  視以逺調近者果孰便孰不便𫆀此特在撫按倉漕一斟酌間

  而𭣣兊受福不淺矣

   𭣣銀總催中等役

 毎嵗編𭣣銀總催重至四千両起輕至一二百両止或獨名或朋

 名以次分𣲖字號在櫃𭣣納金花有傾銷滴𥙷之苦收時有僱募

 書筭食用盤SKchar2之苦有比簿號串印串之苦有衙門人役火耗常

 例之苦觧放有折耗等候之苦每𭣣銀一千両徃年費銀五十餘

 両今漸至有百金者矣五年之内華亭應編收銀總催四百五十

 名上海應編二百四十名青浦應編一百九十名

  萬暦庚戍華亭聶公紹昌收銀議 今之𭣣銀即昔之長𭣣昔

  年長𭣣之濫觴在管月買辦舉公家承應上司餽送交際一切

  浩費盡責其人所以蕩析人家百無一存者於是乃以大𭣣改

  而為小𭣣大𭣣二三萬小𭣣自一千至四千而止然查近年𭣣

  銀者不過一二百畝或三四百畝之家猶是中户豈勝蝟費徃

  時相沿積弊如傾銷滴𥙷觧放𧇊折書筭衙役種種需索又有

  僱募櫃書僦寓盤用所以一千必費銀四五十両豈是中人所

  堪更有衙役𭣄納逼减天平而積猾櫃書尤慣包𭣄磨洗官串

  詭𤼵附𭣣那東掩西莫可䆒詰旣𭣄此而包彼必移後以餙前

  接踵朋奸動侵千百本職洞悉此弊已痛革附𭣣且議SKchar禁積

  年櫃書掗身包𭣄務使櫃𭣣皆正身的名亦不許占定櫃口聴

  粮長自令所親秤𭣣登記竟用櫃書寫串算数仍湏役人自择

  具結報名於官以便查弊䆒治然𭣣銀所最苦者尤在於𭣣放

  不速動淹𡻕月今議請頒定𭣣放之法必置京𫟪及各項上供

  𦂳要者于前而其餘次急者稍緩觧放者以次開列不得任意

  先後且十櫃多少均放苦楽適調一班所𭣣即儘数放去𭣣盡

  放絶總撒相同然後及次班則無存櫃積侵之弊亦無乆候盤

  用之苦又以櫃𣲖啚一定不移如㮣縣六百三十里舊設甲乙

  等十櫃每櫃𣲖定六十三啚使𭣣納不得混淆𭣣之既齊放之

  亦速一班交一班一季交一季如金花銀例應傾銷滴𥙷其完

  觧原分四季亦照銀均𣲖自無此盈彼詘之患又嚴革衙門騷

  SKchar又頒定法馬不時查較以絶弊源則承此役者竣事速而不

  以擔延浪費𥙷納均而不以畸重向隅𭣣觧一而不賠償滋累

  雜用免而不追呼剥削庻幾中户之家不代巨富之累所禆于

  國計出入者亦不小小也

  崇禎已巳華亭鄭公友玄𭣣銀議 𭣣銀一役較運觧之費頗

  省如募書工食及𤼵串𥿄張等項直以顧氏貼銀一項辦之足

  矣第𭣣銀兊觧則輕重有等最重者無過金花今每千額𣲖三

 百両前後適均至於銀匠觧官必當堂兊𤼵期無苛期其他散

 兊最稱便宜亦以傾錠多少𠫵𣲖不縦總書上下其手自無偏

 累之嘆且挨定班次随𭣣随放使之早竣歸寕尤稱省便且毎

 年額銀二十五萬除逋欠及對支外止編𭣣催二十萬合五年

 計之則以百萬為率盡大户而役之常難取盈今除北運布觧

 約四五萬両𣲖櫃自𭣣計五年可省二十餘萬即以之加輕於

 七十餘萬之役則人人輕省是亦暗消役累之法也凡此苦心

 調停永絶流弊似宜相守無更者

  南運中等役

毎嵗領運南京光禄寺及會同舘白米神楽觀糙米此項縣𣲖區

啚自行𭣣貯不涉𭣣兊又領盤用銀両此項徴𭣣在櫃奉票支領

是役也脚力足用觧米従容人不甚苦之今議於布觧一名相兼

 一名以輕𥙷重每名編田三百畝南運之役均矣五年之内華亭

 應編南運二十名上海應編十名青浦應編五名

   里役

 今制以里長老人主一里之事如宋之里正𦒿長以粮長督一區

 賦稅以塘長修理田圍䟽決河道其餘雜役並於均徭㸃

  里長一萬四千三百五十人俱従黄冊編定𡻕輪一千四百三

  十五人為見役其餘為排年

  老人一千四百三十五人選髙年有行止者充

  糧長二百九人選丁粮相應有行止者充

  塘長二百九人

  隆慶三年分立官甲以老人督催之

  先是民間稱官户有田在啚上門守候刁蹬煩難頗爲里長之累至是

 議分官民爲二甲在民甲經催主之在官甲每户知數人一名應完本

 折錢糧自赴比較仍以老人督催而老人一役各有頂首不復於區啚

 㸃差矣

宣徳六年三月廵撫侍郎周忱言柗江府華亭上

海二縣其東瀕海地高止産黄豆得両有収其西

近湖地低堪種禾稲宜両少洪武間秋糧折収綿

布永樂間俱今納米今遠運艱難乞仍折収綿布

黄豆又上海縣舊有吴淞江年乆湮塞昔尚書

夏原吉等按視以為不可䟽浚止開范家洴闊一十

三丈通水溉田因潮汐徃來衝块八十餘丈淪没官

民田四十餘頃計糧一千八百二十餘石少民困扵賠納

又華亭上海舊有官田税糧二萬七千九百餘石俱

是古額科糧太重乞依民田起科庶徴収易𡨚上

命行在户部㑹官議於是太子太師郭資尚書胡

濙等議奏華亭上海地有高卑時有旱澇収成

不一宜折収綿布起運京庫餘折黄豆存留本處

軍倉備用官民田淪没者請再行踏勘上海縣大户

凡有多餘田畆請分撥与民耕種以補常數其欲减

宦田古額依民田科収縁自洪武中至今冊籍已定

徴輸有常忱欲變亂成法沽名要譽請罪之上

曰忱職專糧事此亦其所當言朝議以為不可

則止何為遽欲罪之卿等大臣必欲塞言路乎忱

不可罪餘如所議

杜宗桓上廵撫侍𭅺周忱書 五季錢氏稅兩浙之田每畆三斗宋興均

兩浙田每畆一斗元入中國定天下田稅上田每畆稅三升中田二升半

下田二升水田五升至於我大祖高皇帝受命之𥘉𭣣天下田税每畆三

升五升有三合五今者於是天下之民咸得其所獨蘇松二府之民蓋因

賦重而流移失所者多矣今之糧重去處每里有逃去一半上下者請言

其故國𥘉籍没土豪田租有因爲張氏義兵而籍入者有因虐民得罪而

籍入者有司不體聖心將籍入田地一依租額起糧每畆四五斗七八斗

至一石以上民病自此而生何也田未没入之時小民於土豪處還租朝

往暮囘而已後變租稅為官糧乃於各倉送納運涉江湖動經歳月有二

三石納一石者有四五石納一石者有遇風波盗賊者以致累年拖欠不

足愚按宋革亭一縣卽今松江一府當紹熈時秋苗止十一萬二千三百

餘石景定中賈似道買民田以爲公田益糧一十五萬八千二百餘石宋

 未官民田地税糧共四十二萬二千八百餘石量加圓斛元𥘉田梲比宋

 尤輕至大徳間没入朱清張瑄田土後至元間又籍入朱國珍管明等田

 一府稅糧八十萬石迨至季年張士誠又併諸撥屬財賦府與夫營圍沙

 職僧道站役等田糧至洪武以來一府稅糧共一百二十餘萬石租旣太

 重民不能堪於是皇上憐民重困屢降徳音將天下係官田旭糧額遞減

 三分二分外松江一府稅糧尚不下一百二萬九千餘石愚歷觀往古自

 有田稅以來未有(⿱艹石)是之重者也以農夫蠶婦凍而織餒而耕供稅不足

 則賣兒鬻女又不足然後不得已而逃以致民俗日耗田地荒蕪錢糧年

 年拖欠向𫎇恩赦自永樂十三年至十九年七年之間所免稅糧不下數

 百萬石永樂二十年宣徳三年又復七年拖欠折𭣣輕齎亦不下數百

 萬石折𭣣之後兩奉詔書敕諭自宣德七年以前拖欠糧草鹽糧屯㮔子

 粒稅絲攤課鈔悉皆停徴前後一十八年間蠲免折收停徴至不可筭

由此觀之徒有重稅之名殊無重稅之實願閣下轉逹皇上稽古稅法斟

酌取舍以宜於今者而稅之輕其重額使民如期輪納此則朝廷有輕稅

之名有徵稅之實

𨺚慶二年廵撫右僉都御史林(⿰氵閠) 奏言江南諸郡乆已均粮民頗稱便

惟柗郡未均貧民受累𫝑不能堪請乞暫設專官丈田均粮以重 國賦

以蘇民困吏部題以原任本府同知新轉員外𭅺鄭元韶陞湖廣桉察司

僉事領 勅專𬋩華上二縣沿坵履畆逐一丈量均牽斗則

先年田粮毎畆重至四石輕至六合殆千餘則冨家通同書手造作姦弊或有田無粮或不耕而食𡻕徴難完公𥝠困竭至是田地悉入册籍科則

纔抬餘等徴𭣣易完官民両便知縣張嵿建議以官户立官甲米自兑軍銀自赴比不累催役尤為良法可議者纔二事 一各鄉田土租利畧同

偶報低薄即减粮三分之一 一各鄉池河與積水河一般養魚上鄉池河每畆科米二斗玖升五合積水河僅科米五升 議者咸謂宜陞低薄

粮同全熟而以池河積水河粮均為一則

  均役全書序      王思任

此靑浦縣清田均役之書也靑浦小縣耳割蕐

上之瘠土僅僅聚石成城鑿城通氣民賦與蕐

上相頡頏而大役倍爲繁苦往年僉大役皆從

訪報中來訪則不必其實而報則不必其公不

公不實則𬒳役之家無不立破者三吳官戸不

當役於是有田之人盡寄官戸逃險負嵎而役

無所得之所得之者其貧弱也不則其愚蒙也

貧弱漸亾愚蒙漸詐則𫝑且至於無田無役不

特當役者苦而編役者尤更苦徐大中丞日是

誠苦然而何必苦也有田當役則義而忠論田

編役則公而實於是有清田均役之議 上疏

報可遂下檄清詭寄禁花分使有司得便宜行

事某偶以遷謫之餘始移至邑倉卒計無所出

因靜而思曰清田如併銀均役如市貨有銀則

有貨矣然詭寄不須清花分必難禁也何者官

甲有優免之限則限外皆當役之田是不須清

也唯是趙析爲錢張分與李何從而知之因立

花分之禁始而懸賞罰許首告弔賣契而自願

併田者十之一旣而對累年實徵查一旦亾去

田屬何人賣在何日駁處數豪姓而自願併田

者十之五旣而出示將所報之田數盡行刻冊

廣貼鄉城許受分者不還而知情者年年得以

挾之且終身不敢怨一人而自願併田者十之

九於是得田一十六萬八十八畒私自喜日銀

旣併矣貨足市矣然而貨有貴賤銀有功苦不

可一槩而論於是乎將田爲折筭法以齊其荒

熟將役爲兼搭法以等其重輕而又計五年之

役見勞者與之居後方勞過者與之居中可勞

而未勞者與之居前爲輪息法以養其氣力請

託不可關白不行併田在於私署所以防吏書

審役在於公所所以合億兆田多一畒者不得

抑之而後田少一畒者不得提之而前以算子

爲畫一之法以帳簿爲剖萬之本於是田二千

五百畒當細布解一千二百畒當秋糧總書一

千畒當北運八百畒當公侯輕齎解四百畒當

風汛三百畒當水鄕蕩價鳳陽等倉解二百五

十畒當𭣣銀一千二百畒當農桑絲絹解及𭣣

兌南運一百二十畒當柴薪解父老子弟各不

相爭俱欣欣然有喜色相告也日往年無田有

役今役必以田公矣往年田少役重今諭田而

役公矣往年荒田空多者當役今役皆熟田公

矣往年五年三四役今五年一役三年一役公

矣往年五十畒當大役今七十畒以下俱高枕

帖席而不知所謂役公矣詳允之日田歌社舞

街頌巷懽以爲建縣以來無有今日似若令有

力焉者不知大中丞主持 廟謨破群囂而任

獨怨斟酌調停叮嚀告戒之際有非小民之所

得知者令不過奉行文亾害耳然小民卽以此

功大中丞大中丞亦不必受何者損有餘以𥙷

不足天之道也物壞極而後有事政之經也以

天之道還政之經亦時𫝑不得不然耳易日有

事而後可大可大則願可乆故旣壽之於石而

又刻之于書以告來兹庶乎知靑浦縣清田均

役之顚末云

上農多以牛耕無牛犁者以刀耕其制如鋤而四齒謂之鐡搭人日耕一

畆率十人當一牛灌田以水車卽古桔橰之制而巧過之其制以板爲槽

長二㝷有奇廣尺三寸至五寸深五寸許傍夾以欄楯中斵木為鶴膝施

楗以聯之屈伸廻旋用持輻以運水輻之度取槽足以容諸楯之半各施

木以隔之其下取輻可以運曰戢輻以竹破而兩之施其上以行輻無此

則輻陷而不行槽前後各施軸前長而後短各施操以關輻前軸之兩端

爲撥人以足運之軸運則輻轉而水升前之安軸者曰眠牛其後附于楯

曰鹿耳椓杙于眠牛之兩旁施横木以為憑而運車曰車桁高郷之車深

八寸廣七寸曰水龍凡一車用三人至六人日灌田二十畆有不用人而

以牛運者其制媯大槃如車輪而大周施牙以運軸而轉之力省而倍功

有并牛不用而以風運者其制如牛車施帆于輪乗風旋轉田器之巧極

于是然不可常用大風起亦敗車

天啓三年八月十八日應天廵撫周起元廵按潘

  為舊額守把僅止九員添設新銜已逾

四倍謹循兵部選法宜通額缺宜定之䟽仰

遵 俞㫖酌量定額事

 計開

廵撫㮒營新設守備一員 廵撫中軍新設

旂鼓守備一員 劉河逰撃標下新設把總

一員 蘇柗道標下新設中軍守備一員太

倉陸營新設守備一員 金山陸營新設把

總一員 常鎮道標下新設中軍守備一員

常州府陸營新設把總一員 鎮江府新設

逰撃一員 鎮江府陸營新設把總一員 永

生洲參将營標下新設中軍把總一員

 以上一十一缺俱議添設

蘇州府陸營新設把總一員 太湖營新設把

總一員蘇州水營新設把總一員 吴淞竒兵

營新設把總一員 吴江新設把總一員嘉

定新設把總一員南匯新設把總一員寳山

新設把總一員柗江陸營新設把總一員 柗

江水營新設把總一員 青村新設把總一

員 青浦新設把總一員上海新設把總一

員 江隂新設把總一員 靖江新設把總一

員 孟河新設把總一員 常州水營新設

把總一員 宜興新設把總一員無錫水陸

營新設把總一員 魏村新設把總一員 鎮

江廵江營新設把總一員 丹陽新設把總一

 以上二十二缺俱應裁去添設仍舊總練

 通計原設參㳺三員守把九員今議添設

 㳺撃一員守把十員共二十三員

   寨有五

白茆寨在常熟縣東北九十里海口天順五年鎮守都指揮使翁紹宗奏置每

 春夏蘇州衛分委指揮一員千户二員百戸四員領軍士四百餘人至此操

 練備倭置船四艘廵哨官軍俱至秋末還衛

劉家港寨今稱水寨在劉家港海口即婁江也去崑山縣東七十里與嘉定接

 境河北岸元置分鎮萬户府至正𥘉又於江南北岸各立萬户府共三衙

國朝罷萬户府置廵檢司三每司設弓兵百名又立𤇺堠六正統初金山有警

 侍𭅺周忱都指揮翁紹宗議此為吴地喉𬓛乃設蘇州衛分委指揮一員千

 户二員百户四員領軍士五百人海船八艘廵哨備倭又開教塲操練悉如

 白茆制注十四

青浦寨二在嘉定縣東南四十五里八都青浦洪武十九年鎮海衛指揮朱永

 建堡城高一丈六尺廣二丈五尺周廻一百八十歩鎮海衛分委指揮一員

 千户二員百户四員領軍士四百人守僃一與前堡對峙洪武三十年太倉

 衛指揮劉源奏建令太倉衛撥官軍守僃如前正統𥘉翁紹宗遣太倉官軍

 守崇明遂委鎮海衛官軍兼管

水寨在崇明沿海本䖏千户所委千百戸領軍士一千人管駕船出海廵哨

   營有二

長沙營在崇明縣東北四十五里海中為土堡一内設煙墩一座上為二鋪戍

 卒二十名膫望分委千戸一員百户二員軍士二百人駐劄守僃

明威坊營在崇明縣治西明威坊内太倉衛分委指揮一員千户二員百戸四

 員領軍士四百人駕俻倭船十艘守備又小船十馬八十四正統八年翁紹

 宗奏置

   墩臺有二百三十四𨽻廵檢司者各繋其下

崇明縣沿海共七十一䖏環東南北海岸毎䖏相距二里築土壘高五丈周圍

 二十丈上建屋一間軍士五人𥯤五束晝夜守望正統初翁紹宗置

 煙墩在崇明縣其制大畧同前圍四十丈沿海八座

   上港    南海    曽姚港    張家港

   下界㳌港  大套    清潭港

  西沙十座盧志作東沙

   下樁港   東滑    鍾家窊    出水套

   鰕港    水竇港   南大港    陳八港

   沈㜑浜   潭子港

    廵簡司有二十九

 呉塔廵簡司在齊門外蠡口舊在呉塔移此管閶門下塘山塘并婁齊二門外

 陳墓廵簡司在陳湖東管葑門外獨野大姚至陸直浦已上屬長洲縣

 木瀆廵簡司在縣西二十七里木瀆鎮管閶胥盤三門外木瀆横塘新郭三鎮

 横金廵簡司在縣西南四十二里横金村𬋩二都三都并沿太湖地

 角頭廵簡司在縣西南八十五里洞庭西山上𬋩洞庭西山

 東山廵簡司在洞庭東山成化中廵撫王恕奏置管洞庭東山已上屬呉縣

 石浦廵簡司在縣東南四十里㳌川卿七保石浦鎮宋祥符間設

 國朝洪武間於真如𮗚署事二十二年廵簡舒琇始建景泰二年移置千墩浦

  口煙墩十一座

   石浦口   夏駕口   陸巷涇   唐梨涇   新塘口

  張浦口   刁㜑舎   太直港口  諸天浦口  潭港口

   千墩浦

 巴城廵簡司在縣西十五里朱塘郷三保高墟村洪武三年置今徙置真義村

 煙墩十二座

  状元涇   綽墩   圓村     真義    夏尖

  景村   黄巷    李長墳   新村   嚴家橋

  俞港村  徐公橋已上崑山縣

白茆廵簡司在縣東北九十里抵海洪武初置煙墩十一座

  白茆港口 新河   北港    金涇   唐浦

  舊衙前  𩀱浜   义塘     長亳   芝塘

  河舎

黄泗浦廵簡司在縣西北八十里抵揚子江煙墩九座

  顧沙港  黄泗浦港西 洋抝   新荘港  奚浦港

  西洋浦  黄港    小陳浦  黄泗浦港東

福山港廵簡司在縣北四十里北抵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子江東抵海煙墩十座

  墅橋   新婦    陳浦   福山港口 頂山

  龍王廟  曹橋廟   曲塘    興福   興塘涇盧作新塘

 許浦港廵簡司在縣東北七十里北抵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子江東抵海煙墩十五座

   青墩   大弘   衙後   耿涇   九里

   尚墅   陶舎   丁涇塘  𩀱廟   四义

   低𭐏   徐巷盧作 十 里程  勝法   海洋塘已上常熟縣

 長橋廵簡司在縣東二里松陵驛東管三都東西二十三都二十五都

 簡村廵簡司在縣東南十五里充浦管一都二都四都十九都

 因瀆廵簡司在縣東南一百里呉漊村管五都六都七都八都

 震澤廵簡司在縣東南八十五里震澤鎮管九都十都十二都十三都

 平望廵簡司在縣東南四十五里平望鎮管十八都二十都二十一都二十二都二十四都

 汾湖廵簡司在縣東北四十五里蘆墟村管二十八都二十九都

 同里廵簡司在縣東北十五里同里鎮管二十六都二十七都

 爛谿廵簡司在縣東南九十里嚴墓村管十四都十五都十六都十七都已上吳江縣

顧逕廵簡司在縣東三十里煙墩四座

  月浦   爛倉   顧徑溝盧作經港  五  岳塘

吳塘廵簡司在縣西南三十六里煙墩九座

  青岡   黄泥涇  外岡   城西   石門岡

  馬陸   馮家橋  黄渡   沙岡

江灣廵簡司在縣東南六十里煙墩一十七座

  沙浦    湯字圩  吕字圩  生字圩  南翔

  周家浜裏 周家浜外 衣有字圩 致字圩  東濳字圩

  中濳字圩 西濳字圩 大塲   胡陸湾  江湾

  五聖廟  秦家店巳上嘉定縣

茜涇廵簡司在州東北四十五里湖川郷即宋楊林寨吳元年改煙墩五座

  七浦塘  花浦口   謝家塘  楊林塘  大赦口

唐茜涇港口廵簡司在州東北五十四里新安鄉即崑山鎮廵簡司洪武七年

 設成化間遷置東花浦口煙墩十二座

   日字圩  向字圩  露字圩  新塘   職字圩

  空字圩  風塘   上杜   寒字圩  同字圩

  吳字圩  李字圩

劉家港廵簡司在州東七十里煙墩六座

  楊家橋  薛市門  小錢門  二十三都 二十五都

  二十六都

甘草廵簡司在州東七十里東抵海煙墩四座

  黄浜    唐茜涇  錢涇   陸鳴涇已上太倉州

西沙廵簡司在西八十里煙墩十三座

  南沙   薛家港  茆五港  第八港  第九港

  界溝港   水洪港   道堂港   陳子中港

 秦墳港   川洪港   石家浜   第三小桐板

三沙廵簡司在縣北五十里煙墩七座

 長敢    徐公浜   清水浜   北新河

  新港    北白滑   已上崇明縣

  信地

水營中哨專守劉河海口譏察海船出入左哨𣲖守川港防海南至施翹港一

 里北至牛角尖十五里東至大海右哨𣲖守七丫港防海南至劉河三十里

陸營前左二哨嘗日本營操練有警聴調左哨分守六公填東至海口五里西

 至本塡地十里北至甘草司界十二里南至茜涇界十八里後哨分守牛角

 尖東至海口五十歩西至海口六家行五里南至川沙港三里北至劉河十

 里

 都啚以正疆界州治割三縣𫟪幅都啚字圩淆雜相SKchar至今有一都而止一里

  多至十二里者一啚正一圩多至五十九圩者有圩號彼此雷同有疉三四

 字者有一字以東西南北分或新舊分者有用猥俚字者凡此眥弊藪也當

 乗銷圩時立法清丈其稠宻之區規以三千畝踈曠者不踰四千畝聨啚為

 都坊廂城郷挨序鱗次計原編都啚相均足額都亦不踰十里其各圩字號

 自一都起至二十九都始東南終西北炤千字文挨編母重複則舉一字即

 知為某都田覧者膫然輪編排年炤啚中土著編本啚當差不足方摘隣啚

 又不足察城居之業田於啚者其官軍居塜學田宫田各就本色别編字號

 斯為良法

嘉靖三十二年九月倭夷入㓂逺近震恐莫敢對敵明年三月由崑山直

抵青陽港知縣楊芷以飛艦斷其上流勿令西過復命兵快誘戰斬首十

八級既又戰于陳湖生擒二酋自是呉人始有𨷖志五月賊衆九十二人

由烏鎮突入爛溪趨平望欲迫縣城芷令沿塘舉火賦疑有備奔錢田我

邑水兵及嘉湖兵圍之賊困三日自分必死是夜大雨因各𭣣兵賊乗間

奪湖州兵船屠戮甚惨芷知賊未可以力碎乃令射書賊營諭以禍福賊

亦欵答譯其文云不敢相犯夜列幟賊見燒營由𥠖里走泖湖六月十一

日賊犯石湖當事者以勢不格利其西走芷獨駕小舟率兵出𤓰涇港邀

戰時湖水枯澁賊列伍逆上芷以鈎攅摶之斬首十六級馳入城明日賊

至夾浦橋轉至三里橋登岸焚掠停舟顧公祠下舟皆重載逼縣城㑹増

築城工匠兵夫蟻集賊度不能攻乃燒倉厫連掠民財而去居民婦女

恐怖有自溺死者十三日至八斥十四日至平望所過焚掠甚衆芷率哨

兵躡其後斬首六級十二月賊自柘林抵王江涇㝷入爛溪至平望焚掠

而返三四十年正月賊䧟崇徳掠五百餘舟從南潯經梅堰至平望六里

橋兵備參政任環伏沙兵将撃之僧兵洩其機沙兵𬒳害及溺死者甚衆

芷督兵船分列于橋之東西蕩中夾攻斬首十五級飛礟擊死者二十餘

人賊所掠財寳亡失殆盡會新城雨裂城隍廟災恐賊棄舟窺城乃遶朱

家橋據盛墩以扼之賊夜遁復屯柘林四月二十六日賊復從嘉興至唐

家湖湖水洶湧賊不能渡芷又引兵阻戰賊駭奔平望奪舟横渡芷令泅

水者鑿其舟而自屯兵截盛墩㫁其堤并布釘板于水底賊不敢渡會幕

府調遣宣慰彭藎臣率兵二千來援我兵勢合與賊戰于平望藎臣為先

鋒斬賊首百餘級轉𢧐至楊家橋斬首三千餘級藎臣𬒳創死我兵乗之

生擒一賊斬首十八級逺近稱快皆謂盛墩捍禦之力居多故更其名曰

勝墩先是新城西北隅裂可四五丈賊勢方張士民駭愕爭欲棄城去守

城推官何全勸縉紳出石恊修而以寺丞吳淓督之一夕告竣人心始安

六月七日賊在杭州掠官船載輜重而北由烏鎮經爛溪抵平望十四日

芷督水兵與賊戰斬首三十六級生擒四人十五日夜由黎里出汾湖遁

去二十三日賊由福山港突至郡城婁門擁入接待寺奪火噐而去官兵

追至閶門賊入太湖泊洞庭山下芷復於湖中率兵防禦是夜賊復由楓

橋經婁門還福山八月十五日賊衆五十餘人自南京而下掠十七州縣

至滸墅鈔関十七日由楓橋直抵滅渡橋屯陳家莊官軍畢集賊計窮迫

十九日夜過五龍橋不知所出⿺辶商有一人為之鄉導遂入行春橋屯跨塘

橋徐文奎家時與我邑僅隔一水日夜憂其突至幸官軍追之急轉至木

瀆僉事董邦政追及于荷花池賊SKchar亂自殺官軍乗機殄滅之三十五年

七月零賊五六十人突至牧犢潭掠吴知府莊又至汾湖掠葉主事家一

鹿及傷人一臂而去遂掠周荘抵平湖九月賊屯沈亨家二十五日督察

 趙侍𭅺文華總督胡侍𭅺宗憲合兵進勦宿㓂悉平

嘉靖三十六年廵按御史尚維持䟽畧 柗江形𫝑吳淞所在北金山衞

在南而青南貫于其中柘林去金山為近而賊在柘林于府為逼稍南則

嘉興所屬為必犯之路川沙去海口為近而賊在川沙于上海為逼稍北

則蘇州所屬為必犯之路故川柘二城于今為亟 詔可


廵撫海瑞革募兵䟽 題為復兵制以省冗費安地方事自古聖賢論兵

止是言教之坐作進退之方教之親上死長之義自此之外無他道也以

故寓兵于農田獵講武我 祖宗𥘉設旗軍継後復設民壮即古遺意為

之不知起自何時流𡚁至今專行召募夫本地兵今人呼為主兵自他方

募呼客兵亦既明知其有主客之别矣名曰主人未有不顧其家者賔客

忽然來忽然去視今所主之家固𫝊舎也其長其上其将領部率傅舎中

主人也一朝一夕可以使之親之於平時可以使之死之於有事乎出力

以飬軍出力以養民壮加之餉兵今告病矣賦歛于民日増日重害在百

姓之身未足言也二三十年以來閩廣浙直之變大抵生自募兵召之則

為兵散兵則為賊再有召募又不過即此前日之賊應之徃徃來來外援

内間當事諸臣亦非盡暗其莫可測度之心不之知也為是小民偷逸成

習一僉為兵載𡍼怨讟驅之守戰事有難為之者轉之召募苟應目前不

溝之 祖宗之𥘉不設為今日之法則誠誤矣處中秉鈞軸者亦不以其

所為之為誤此一誤也関係地方非小誤也臣奉 命廵撫江南披閲册

籍募兵于千于萬不可謂無禦侮人矣然不求之本家之主而資之他方

之客二心之人入我堂室有兵之SKchar過於無兵臣已行各行省𤼵厚給路

費囬籍一應関要原把守地方僉軍旗民壮頂𥙷家自為守人自為𢧐責

之彼地居民保甲保長夫平時無養兵之用則一時所費犒賞行粮無多

事也倉榖可給𥿄贖銀可支其先年蘇松嘗鎮軍餉及應天等府恊濟銀

每年計該銀一十八萬九千四百二十八両四錢四分九厘七毫四絲六

微三纎一沙并徽州府恊濟近給本地方用充兵費計每年一萬一千六

百一十八両四錢六分八厘民以為厲有損于民而無絲毫𥙷益者合無候

 命下之日自隆慶三年起一併停免永不徴𣲖剪絶禍亂之萌一紓餉兵

之困此民之幸一方之利亦國家之利也然臣所言者係是江南事𫝑通

之天下事當改行今亦如是臣籍瓊山縣親見南廣兵事年四十八官歷福建

浙江南直𨽻等䖏正當㓂亂時節聞之識聴道路未有不稱募兵貽

害地方亦未有不稱養兵之費有損無益者人心同然祖宗當復伏望

皇上勅下該部凡臣所言及其他地方事體𩔗臣所言一併覆議速與施行

若謂俟我兵練成然後漸去召募二十年前曽有此議迄今未有練成一

兵未見去一應募一言截断而事定矣事定而 祖宗之制千載一日矣

支吾之説臣不敢為 皇上道亦不願該部復作此等議論也

職方攷鏡 蘇松爲畿輔望郡瀕于大海自吳淞江口以南黄浦以東海

壖數百里一望平坦皆賊徑道往故不能禦之于海致倭深入二府一州

九縣之地無不創其殘禍慘矣今達議松江之有海塘而無海口者則自

上海之川沙南滙華亭之青村柘林乃賊所據爲巢宜各設陸兵把總屯

守之而金山界于柘林乍浦之間尤爲浙直要衝特設總兵以綂領又添

逰兵把總專駐金山往來廵哨所以北衛松江而西援乍浦也至于蘇州

之沿海多港口者則自嘉定之吳淞所太倉之劉家河常熟之福山港凡

賊舟可入者各設本兵把總堵截之而崇明孤懸海中九爲賊所必經之

處特設叅將以爲領袖又添逰兵把總二員分駐竺泊營前二沙往來㑹

哨所以廵視海洋而警報港口也内外夾持水陸兼僃上可以禦賊于外

洋下可廵哨而相守亦旣精且密矣但調募客兵不如練土著之兵可馴

習而有常官造戰船不如僱民造私船反堅乆而省費是在當事者酌行

 之而已

 海防志曰青柘南川逹于寶山延袤二百五十餘里一望平陸隨處可登

 其川沙窪水深丈餘翁家港雖淺然潮漲卽可泊岸二港最深危急各該

 信地雖設兵往來廵哨第恐風雨晦㝠之時廵兵各歸信地而二處港口

 萬一有警誤事匪輕舊䂓南滙撥兵五十名委官一員帶領專守川沙窪

 青村撥兵五十名委官一員帶領專守翁家港俱聽委官約束委官聽該

 總約束遇警馳報各路官兵令勦每年春汛依期選撥汛畢歇班

 李家洪孤懸海口東至寶山六里東北至呉淞所一十二里此口間隔在

 寳山呉淞所之中兩難照顧賊若乗潮突入不移時直抵上海城下豈可

 不豫爲之地近議大汛時呉淞所撥兵一枝哨守如遇有警聽總鎭提兵

 勦截而寶山兵亦星馳夾擊庶幾得䇿矣

 翁港離羊山僅隔一水之遥㠀彛望港門為便昔年倭從此登岸故議兵

 防守今海沙泛磧人呼爲滙觜益稱險地募浙兵五十名委官一員綂練

 守之

 川沙當年山一帶水勢瀠𭰁亦昔年倭所從登因據川沙爲巢萬曆十九

 年又倭䑸特犯故議復窪兵一百委官一員綂練守之

 清窪深闊内可泊船連年海盗于此登刼應如昔年特造南北厰川沙寳

 山撥兵上海嘉定出餉以守之

 李洪萬曆中海潮衝成大口吳淞之險移於是矣題設沙船五十𨾏未㡬

 改調别用

 海防之䇿有二曰禦海洋曰固海岸何謂禦海洋會哨陳錢分哨馬磧大

 衢羊山遏賊要衝是也何謂固海岸修復備倭舊制循塘拒守不容登泊

 是也總督胡宗憲云防海之制謂之防海必宜防之于海斷乎以禦寇羊

 山爲上䇿其言是也蓋蘇松事體與福浙不侔夫倭船之來必由下八山

 分䑸(⿱艹石)東南風猛則向馬蹟西南行過韭山以犯閩粤(⿱艹石)正東風猛則向

 大衢西行過烏沙門以犯浙江若東北風猛則向殿前羊山過淡水門以

 犯蘇松羊山在金山之東大七小七之外呉淞江順帆不過一潮而已其

 爲賊之要衝雖與馬蹟大衢相(⿱艹石)而淡水門捕黄魚一笷乃天設此以爲

 蘇松屏捍豈可謂逺洋備禦之難而以羊山與馬蹟大衢例論哉蓋淡水

 門者産黄魚之淵藪每歲孟夏潮大𫝑魚則推魚至塗漁船子此時出洋

 撈取計寧台温大小船以萬計蘇松沙船以數百計小滿前後凡三度浹

 旬之間𫉬利不知幾萬金故海中常防刧奪海漁船必自募乆慣出海之

 人以格𨷖則勇敢以器械則鋒利以風濤則便習其時適當春天之時其

 處則又倭犯蘇松必經之處賊至羊山見遍海皆船而其來舟星散而行

 以漸而至孤𫝑SKchar奪必逺而他之敢復近岸乎不募兵而兵强不費糧而

 糧足不俟查督而自無躱閃之弊三利存焉此在他處皆無而惟蘇松洋

有之豈非天生自然之利也哉或問約束之法奈何曰邇來漁船出洋輔

以兵船相須而行恊力而戰取甘結給旗票謹盤詰驗出入船囘之日當

道委官抽稅以助軍餉此法必不可行也何也漁船專欲覓利兵船專司

擊賊其志不侔其力不恊况所稅能幾何而欲分其所有也哉(⿱艹石)莫兵船

專于把港勿用出洋但令願捕魚者籍名于官立首領編旗甲保以耆民

示以盟約如殺賊而有功也照例陞賞永採捕若縱賊近岸則一體坐

罪永不許其出洋凡漁利與所𫉬賊資悉以𢌿之如此則漁人皆以禦倭

爲已責感恩畏罪捨死直前豈不愈于專督兵船邪然吾郡所設松江海

防又與蘇州不同松江有海塘而無海港其設備也以陸兵爲主蘇州有

海港而無海塘其設備也以水兵爲主何謂有海塘而無海港蓋松江之

海起于獨山而迄於小湯窪迢迢二百四十八里皆有䕶塘爲之限隔高

厚如城别無港以可以通海䕶塘之内外相夾皆水也在内者謂之運鹽

 河又謂之横港在外者謂之塹濠又謂之䕶塘溝昔人所以築此塘者爲

 捍鹽潮恐其害苗也明𥘉用爲金湯以備倭患設衛所墩堡于塹濠之外

 倭至則捍禦于海岸灘塗不容登泊萬一不支則踰塹而守倭進不得攻

 退無所掠䕶塘之功用豈小小哉邇年塹濠多湮䕶塘海岸合爲一片寇

 至卽聚于䕶塘而運鹽河之内水田狹塍難於屯禦爲今之計必須浚治

 塹塘丕復衛所墩堡之法選陸委知兵叅將精練于平時遇汛則分布信

 地協守互援無容登岸則松江海防庶幾其無誤乎

 禦海洋之說有言當泊舟于外洋山㠀分乍浦之船以守海上羊山蘇州

 之船以守馬蹟定海之船以守大衢則三山品峙哨守連聯可扼來寇者

 總督胡宗憲也有言文臣不下海則將領畏避潮險不肯出洋合無春汛

 時令蘇松兵備暫住崇明寧紹兵備暫住舟山而總兵官嘗居海中嚴督

 㑹哨者中丞唐順之也有言聚船于馬蹟山以爲諸路水軍老營仍于羊

山設水營以扼賊入乍浦川沙窪由呉淞江口入蘇松之路于大衢山設

水營以遏賊入寕波温台之路專設海上總兵特造出海大艦如古拏飛

艦飛虎艦戈船樓船將軍之制仍大申出洋之令修復大晴風災八槳等

般以便行使者尚書馬坤也有言守海者必先設險于險之外守之所謂

海戰之重兵必治戰船僃火攻而謹斥堠迎撃于沿海之上賊未泊岸則

爲夾水而陣以遮擊之賊旣登岸則當隨其賊艘所泊之處而直搗之是

謂海上格𨷖之兵副使茅坤也但海中無風之時絕少一有風色卽白日

陰霾且𩗗風時作全軍往往覆没雖以元世祖之威伯顔之勇艨衝千里

皆爲魚鼈則海戰亦未易言也故鄭若曾云哨賊千遠洋而不常厥居擊

賊于近洋而勿使近岸兩言頗爲知要

海中以風潮爲主水操之法欲進則進欲退則退欲轉折則轉折囘翔如

飛横風𨷖風皆能調戧者惟沙船也其次則蒼艟之𩔖帆櫓兼用亦可操

 演(⿱艹石)廣船福船皆不設櫓所恃者帆耳其船重大順風而往逆風卽不可

 回乗潮而往送潮卽不可囘進退轉折皆非所便也將欲操之於内港歟

 則又港形甚狹潮勢甚迅兵船操者甚多大船順風其迅如矢向前衝繋

 舟遇卽碎故㫁㫁不可行惟募柁工得人奪上風施火器迎而犁或或尾

 而追或合而圍或横而衝總副叅遊注意遴選賞罰則可耳

 松郡稱水鄉邊則大海腹則泖浦尤不可不習水操法然古今論操法戰

 法皆詳于陸地而略于江海以風潮爲主分合進退難也勝之之法惟有

 𨷖船力不𨷖人力如遇賊舟之小者則以吾大舟犁而沉之遇賊舟之大

 者則使調戧奪上風用火器以攻之當前衝敵者一舟之人皆賞觀望不

 應援者一舟之人皆戮其賞其戮尤以督哨之人與舵工爲重每船必設

 舵二副以備不虞每舵工必設二三人以防損失此戰之之法也其在平

 日置船于陸地上集水兵演而教之兵械火器如何而設施金鼓旗幟如

 何而照㑹前後左右如何而列哨饑飽勞逸如何而更代晝夜風如何而

 防守山㠀沙磧如何而𭣣泊號令約束如何而轉報習之于平陸用之于

 江海此操之之法也

 奚杖蟾云海中有風時多無風時少舟易散而難且逐潮𫝑而行(⿱艹石)

 猛潮平則以風爲主潮勇風㣲則以潮爲主風潮皆逆則回船向後而行

 風潮順則一㵼千里每日所行程途之數與東南朔南方向皆不可料敵

 船亦然故吾行若千里敵亦行若千里愈追愈遠愈求戰而愈不得况兵

 船分行大海𣺌⿱⺾⿰氵亾有與我相望而見者有不可望見者昏黑之夜起火爲

 號則隱隱見之然亦不能辨其爲賊船與我兵船也有時遇賊欲戰而吾

 同哨離違則勢孤有時隣哨相近敵舟又遠難于攻擊有時我兵遇合敵

 舟亦近可以戰矣而風或大作舟在浪漕中低昻起伏方欲仰而攻敵瞬

 眼之間吾舟忽擡高一二丈敵舟反在下矣船出浪漕之時船首向天落

漕時船尾向天兵士竚立且難况戰乎亦有風不甚猛而怒濤爲虐兩舟

相撃卽碎亦不敢戰惟是舵工巧妙能戰上風撞碎賊舟或乗風火攻或

揚友沙以迷賊目方得勝𫝑所患者一舟衝前而餘舟不至或一哨接戰

而餘舟木至或十哨接戰而餘哨不援方其戰時或兵四散遠望麾旗而

招之弗顧也張號以呼之弗聽也戰敗則終不禁戰勝則聚而分功及責

之則托諸風帆不便今又皆傳海戰利用火箭與銃砲弓弩殆非也火箭

惟㣲風可用若無風則帆不可焚風急則火亦反熄皆無益也鋴砲弓矢

因舟蕩瀑𤼵去無堆皆虚擲于浪中鎗鈀之𩔖亦無用惟䥔鎗鈎鎗撓鈎

三件舟在上風者以撓鈎鈎住下風之舟以鈎鎗鈎扯賊人之足以鏢鎗

鏢射賊人之身胥爲有用之器

武經總要曰凡水戰以船艦大小爲等勝八多少皆以米爲准一人不過

重米二石帆櫓輕便爲上金鼓旗幡爲進退之節其戰則有樓船𨷖艦走

舸海鶻其濳襲則有艨艟逰舸其器則有拍竿爲其用順流以撃之諸軍

視大將之旗旗前亞聞鼓進則旗立聞金則止旗偃則還(⿱艹石)先鋒逰奕等

船爲賊所圍以須外援則視大將赤旗向賊㸃則進每㸃一船進旗亞不

舉則戰船徐退旗向内㸃㸃一船退(⿱艹石)張疑兵則于浦海廣設旌旗檣

帆以惑之此其大略也

逰艇無女墻舷上漿船左右隨艇子大小長短四尺一牀計㑹進止囘軍

轉陳其疾如風虞侯用之夫拍竿者施于大船之上每艦作五層樓高百

尺置六拍竿竝高五十尺戰士八百人旗幟加于上每迎戰敵船若逼則

𤼵拍竿當者船舫俱碎

艨艟以生牛革當戰船背左右開製掉空矢石不能敗前後左右有弩窻

矛穴敵近則施放不用大船務在捷速乗人之不備

樓船船上建樓三重列女墻戰𨷖樹幡幟開弩窻矛穴外以氈革禦火製

 砲檑石鐡汁狀如小叠其長者步可以奔車馳馬若遇𭧂風則人力不能

 制不甚便于用然施之水軍不可不傋以張形𫝑

 走舸船舩上立女牆棹夫多戰卒皆選用勇力精鋭者𠑽之往返如飛鷗

 棄人所不及金鼓旌旗在上

 鬬艦船舷上設女牆可蔽半身牆下開棹孔船内五尺又建柵與女牆齊

 柵上又建女牆重列戰士上無覆背前後左右竪牙旗金鼓

 海鶻船形頭低尾高前大後小如鶻之形船上左右置浮板形如鶻翼翅

 肋其船雖風濤怒張而無側傾覆背左右以生牛皮爲城牙旗金鼓如常

 法

  巳上俱古制

 福船高大如樓可容百人其底小其上闊皆䕶板䕶以茅竹𥪡立女垣其

 帆桅二其中爲四層最下層不可居惟實土石以防輕飄之患第二層爲

兵士寢息之所地樞隱之須從上躡梯而下第三層左右各設水門置水

樞乃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帆炊㸑之處也其前後各設木錠繫以棕纜下椗起椗皆于此層

用力最上一層如露臺須從第三層穴梯而上兩傍板翼如欄人𠋣之以

攻敵矢石火砲皆俯瞰而𤼵賊又難于仰攻誠海戰之利也 戚⿰糹⿱𢆶匹光曰

福船乗風下壓如車碾螳螂𨷖船力不𨷖人力每每取勝(⿱艹石)使賊船相等

未必濟也且喫水一丈二尺惟利大洋不然多膠于淺無風不可使是以

賊舟一入裏海沿淺而行則福舟無用矣故又有海滄之設

廣船視福船尤大其堅緻亦逺過之蓋廣船以鐡力所造福船不過松杉

之𩔖而已二船在海若相衝擊福船卽碎不能當鐵力之堅也故倭船亦

畏之但廣船難調不如調福船爲便易廣船若壞須用鐡力木脩理難乎

⿰糹⿱𢆶匹且其制下窄上寛狀如兩翼在裏海則穩在外洋則動搖此廣船之

利弊也

黄魚船非以禦寇也每年四月出洋時各郡魚船大小以萬計人力則整

肅器械則犀利唐公順之捧敕視師納軍門每府魚船若干輔以兵船若

千相須而行恊力而戰取甘結給旗票謹盤詰驗出入船四之日該府差

官𭣣稅于軍餉大有助焉黄魚出處惟淡水門在羊山之西兩山相峙如

門故曰門羊山在金山東南大七小七之外今漁船出海皆在松漴缺口

孟夏取魚時繁盛如臣鎭然亦須候潮潮大𫝑急則推魚至塗否則無有

蓋月出潮長月没潮落月直潮平月斜潮退此利素爲沙船所占夫羊山

淡水洋乃倭奴入㓂必經之道黄魚出時乃春汛倭至不先不後之期此

殆天意有在假手于山沙精悍之人出捍吾邊鄙柔脆之民焉天時地利

人力三者兼得亦東吳禦冦之一策也

沙船沙民生長海濱習知水性出入風浪履險若平但此船惟便于北洋

而不便於南洋亦僅可以恊守各港出哨小洋而不可以出大洋雖能接

戰而上無壅蔽火器矢石何以禦之不如鷹船兩頭俱尖不辨首尾進退

如飛其傍皆茅竹板密釘如福船傍板之狀竹間設窻可以出鏡箭窻之

内艙之外可以隱人盪漿必先用此衝敵入賊隊中賊技不能施而後沙

船隨後而進短兵相接戰無不勝鷹船沙船乃相須之器也

王在𣈆𩔖述云福船之小者爲草撇船今名哨船又爲海滄船今名冬船

其再小者爲蒼山船卑隘于廣福船而闊于沙船用之衝敵頗便温人呼

爲蒼山鐵船賊船入裏海我大福海滄不能入必用蒼船追之又可撈取

首級近又改蒼山船制爲艟𦪞船比蒼船稍大比海滄較小而無立壁得

其中制艟𦪞之稍次者爲鐡頭船首尾皆闊帆櫓竝用深淺俱便人呼爲

鐡頭以其堅而有用也閩人將草撇蒼船改造鳥船式如草撇兩傍有櫓

六枝尾後惟稍櫓二技不畏風濤行使便捷往來南北海洋福草蒼⿰舟曾

無出其右溫州有⿰舟曾艚船亦不如鳥船之疾速可與沙唬船竝駕焉唬船

 頭尖稍鋭艙闊漿多風順揚帆風息盪漿喫水惟止三尺慣走遠洋體式

 低小雖無衝犂之𫝑進退殊㨗可僃追逐之需閩浙有叭喇唬船兵夫坐

 向後而棹漿其疾如飛有風竪桅用布帆槳斜向後准作偏柁亦能破浪

 甚便追逐哨探倭號曰輄帆蓋懼之也輪船式如唬船而與唬船竝速開

 浪船式如鳥船而比鳥船差小

 兵船之能任重者爲蜈蚣般東南彝用以駕佛狼鋴鋴重千斤小者亦百

 五十斤萬稚川曰蜈蚣之SKchar能逼蛇彝之制為是故與

 殻哨船爲溫州捕魚船綱梭船乃魚船之最小者魚船于諸船中制至小

 材至簡工至約而其用爲至重以之出海每載三人一人執布帆一人執

 漿一人執鳥嘴銃布帆輕㨗無墊没之虞易進易退隨波上下敵船瞭望

 所不及是以近年賴之取勝擒賊者多其力焉

 國朝設両浙都轉運塩使司於杭州設柗江分司於府境下沙鎮以同知

 或副使一員莅之統新舊八塲二十七團竈户分給柴蕩工本鈔督辦塩

 課其竈户附近能煎塩者曰濵海居逺不能煎塩者曰水鄉水鄉例出柴

 滷價錢貼雇濵海竈丁煎辦其後鈔法変更柴價又為總催尅取濵海塩

 丁日就貧困正統六年廵撫侍𭅺周忱乃以水鄉竈户應納粮六萬餘石

 盡留本府支用節其運耗置贍塩倉分貯各塲SKchar三萬六千餘石用以賑

 贍塩丁及𥙷逃亡闕課所貼柴價亦貯之各倉官為支給又選殷實竈丁

 為十排年總催其次為頭目輪年應當有消乏者依前選替當時便之

 成化二十二年知府樊瑩議以水鄉折塩米均入該縣粮耗項下帶徴白

 銀徑送運司交納原撥草蕩價仍與各塲徴觧其納米竈户還入民伍當

 差 弘治十一年御史藍章復僉水鄉户𥙷濵海竈丁

 國子生沈淮塩政奏䟽畧一查給工本洪武中毎竈一丁給與工本鈔

二貫六十文以備噐用以給口食當時鈔一貫可易米二石竈丁之SKchar𥙿

可知矣自鈔法廢弛所謂工本者名存實亡不與之本而取其利世未有

是理也臣𮗚沿海沙地及水深長蕩舊制畆稅鈔六十文𥨸意所給工本

盖此鈔也今諸蕩不復徴鈔已改𭣣平米三升或五升官既可以米而易

鈔竈獨不可改鈔而給米乎乞查改徴蕩米照依原定鈔貫筭給竈户以

充工本則噐用備口食周民感 聖㤙樂輸無怨而所以取之者亦有名

矣二勘草蕩灰 -- 灰 塲舊法竈户皆有附近草蕩以供煎塩柴薪約計所𭣣價

直可抵今一丁塩課之半其後塲司以竈丁屢易不復撥與俱為總催豪

右侵占樵割或開墾成田𭣣利入已仍於各竈名下徴𭣣全丁額塩夫既

無工本又無柴薪使竈丁白撰輸塩立法𥘉意豈若是𫆀又聞各塲竈户

多無灰 -- 灰 塲徃徃入租于人始得攤矖夫灰 -- 灰 塲者産塩根本之地與草蕩皆

竈丁之命脉也乞委所司追取宣徳正統以來草蕩舊数踏勘明白照丁

 撥派明立界限以防侵奪竈户無灰 -- 灰 塲者官為䖏置給與無使重納𥝠租

 夫有米以為之工本有蕩以給其柴薪而攤塲又無租稅之累如此而流

 亡不歸塩課不充則亦無是理也三分别濵海水鄉濵海竈户謂之滷丁

 男婦悉諳煎曬𠋣以為生雖勞不得辭矣其水鄉逺在二三十里之外原

 因濵海丁闕僉以𥙷之然業非素習強而使之終無益于事也以是舊例

 水鄉每丁貼𦔳滷丁米六石或四石代與辦塩毎𡻕滷丁到鄉陸續𭣣取

 雖云貼米錢米雜物無所不受出者不覺其難収者各得其用甚良法也

 其後塩司定立千百長名役令𭣣水鄉塩價騷SKchar百端侵漁無藝而人始

 不堪逃亡相屬矣知府樊瑩憫其若此請以塩價均入秋粮帶徴起觧原

 撥蕩價亦與各塲徴𭣣於是塩課不虧逃亡復業後因濵海竈丁消耗復

 用水鄉僉𥙷強者百方規避而免弱者萬種受侵而逃雖有𥙷竈之名殊

 無辦塩之實訪得沿海居民原非竈籍而𥝠自煎塩者徃徃有之乞 敕

 所司今後滷丁有逃亡者即以此等居民僉𥙷或犯徒罪𤼵充竈丁比之

 重役水鄉有名無實相去逺矣四停止折徴 國家開設塩司固為𫟪

 然惠養元元之意亦在其中非專於求利也成化間因各塲無塩給客毎

 引折與銀三錢比之中納其利十倍廵塩御史林誠以為歸利于商孰若

 歸利于國奏将竈丁塩課一半徴銀觧京一半存塲給客両浙塩政自

 此而大壊矣夫竈日以煎為業不徴塩而徴銀塩非𥝠鬻何自而得銀哉

 塩既以𥝠鬻而得銀則興販之徒不召而集且将無以禁之况𥘉給價銀

 非皆本色故衣弊噐盡以折充每引三錢皆其名耳今乃實徴本色又且

 非時竈丁貧者或先事而逃催目在者率併為陪納𡻕消月磨無慮十减

 六七矣欲利反害無甚於此伏乞 特敕運司自正徳元年為始停止銀

 両照舊徴塩則竈丁𫎇惠養之仁而𥝠販之徒亦無所藉口矣五禁革賣

 引凡支塩引目不許中途增價轉賣此舊例也近𡻕商人不利関支而利

於售賣以中塩原無名也則駕之曰合本以賣引明有禁也則諉之曰分

撥所賣之引無関支者又許買𥙷連結牙行公為興販夫引既非其本名

塩又不由倉領不謂之𥝠販而何又有豪猾之人假託𫞐𫝑支領之際任

自為主或併包夾帶𥝠塩或落價折准庫物官吏疊其聲威催目受其凌

虐控愬無所含怨百端乞自今凡遇開中委御史一員專察凡監臨官吏

詭名及𫝑要之人冒禁上納者許令䆒問商人則令供報子姪或兄弟在

官以便盤詰有仍前𥝠賣及假託者依法問罪塩貨入官其所中納係存

積者支與見塩係常股者亦急與催辦無令乆候以啓倖心六存恤竈丁

夫刮沙汲海炙日熬波天下之工役未有如竈户之勞者蓬首墨肌灰 -- 灰 卧

糠食天下之人未有如竈户之窮者加之有司與塩司分為両家塩司曰

吾之竈也知督塩課而已有司曰吾之民也知徴賦税而已其督塩課者

雖百方箠楚縶女囚男有司不問也其徴賦税者雖百端取索賣婦鬻子

 塩司不知也彼竈户者何辜于天何罪于官而獨罹此極乎况濵海土地

 𩔗多沙SKchar比之水鄉沃𡈽太半不侔府之税粮論粮加耗而不以田盖爲

 此也近𡻕有司不原𥘉意㮣與水鄉同加耗米至㸃均徭亦不分肥SKchar

 例出銀查得浙江錢塘縣竈户施安海寕縣灶户徐淮清等各告廵撫都

 御史彭韶李嗣致䝉聼理将竈丁全户正粮並折金花銀両錢塘海寕與

 華亭上海同一浙西地也乞 勅所司比照二縣事例将濵海竈丁量爲

 存恤訪求先年侍𭅺周忱事例設法賑濟其餘一應雜泛差徭悉與除免

 庻㡬瀕海窮民無他係累得以畢力事功雖勞不怨矣

 按府志竈丁消耗盖有其由蕃息招徠亦必有道如前代黄葉諸公及此

 䟽所陳是已今不務存撫但知僉選僉選未㡬又復消耗此固塩司之失

 然有司不與講䆒本末遇有僉𥙷即議均陪夫海之塩猶田之粟也塩課

 之不充𥙷之以粟農田之無𡻕海豈能知之必若亭户消亡則塩當絶矣

而海民之食利自如官課雖𧇊而𥝠家之興販猶昔也以此質之塩司其

有説乎且事當探本謀當慮後柗田税重極矣又加以海孰能當之此則

長民者所當留意

下砂塲下砂二塲三塲今為下砂塲下砂干塲下沙三塲三塩課司額管

竈户一萬五千七百六十二丁每丁辦塩二引二百七十二斤三両二錢

𡻕辦塩四萬二千二百四十九引六十一斤十三両五錢每引四百斤今

折銀陸錢為銀二萬五千三百四十九両六錢三分四厘四毫舊志詳載工本鈔数

考會典及府志洪武十七年定兩浙塩工本鈔毎引二貫五百文𡻕遣監生運給宣徳五年罷遣監生令於官庫関領毎引猶支一貫三塩課司支

鈔八千四百四十三定四貰二百五十丈成化四年府境科鈔蕩改徴米遂無以給竈户正徳元年監生沈淮 奏乞即以改徴蕩米給充工本䟽

雖入志事竟不行該管田地灘蕩志册所載懸殊實因田地連接民産易為𨼆蔽

灘蕩並無塍岸難以丈量冊籍頃畆俱是隨意揑冩以應官司督責若論

原有𡈽地十𦆵開報一二自前元時附近大家徃徃據為𥝠業至於 國

 朝舊習猶存如下沙三塲九團冨家占塘外灘漡者自 國𥘉至弘冶末並無賦役正徳年間始遥認下沙場下沙二傷蕩價銀五百

 二十六両四錢三分為影蔽計嘉靖二十三年大使李鳯悉𭣣塘外灘漡分給本團百催而令均納遥認蕩價割據富家大抵失業而不能違盖以

 官地理當還官立法至公人心自服也若九團熟地及各團灘蕩今猶仍舊𥨸據富家占地萬畆不納一粒米而

 莫能究詰貧弱不取寸草𡻕輸重課而無所控訴由是竈户分為二等留

 塲納課者曰濵海流移逺去者曰水鄉

 水鄉竈户凡六千六百七十六丁每丁折納米四石該米二萬六千七百

 四石貼濵海丁代為辦課總催刻取有一丁出米八石至十石或出銀五両至六両

 成化二十二年知府樊瑩查濵海餘丁一千八百七十六丁𥙷水鄉缺額

 餘無可𥙷四千八百丁 奏行丨廵撫都御史彭 劄放為民原折納米

 悉與除免額辦塩課該銀七千七百一十九両八錢四分若以旬日覈實

 田𡈽計丁均扣𭣣其租利完納課銀當餘太半而為沿海占地富家所誤

 僅扣蕩地八百七十八頃九十二畆六分九厘每畆㮣徴草價銀五分計

銀四千六百三十二両四錢一厘三毫九絲一忽五微謂之水鄉蕩價

𧇊銀三千八十七両四錢三分八厘六毫八忽五微則加本縣秋粮耗米

包𥙷謂之水鄉塩價原扣水鄉丁蕩俱在縣境納粮民田之東各塲辦

課竈地之西外不近海内不傍江𡻕種花稲豆麥無異負郭膏SKchar府縣塩

司兩不編差東海士民視為仙境徴價之後又不曽坼裂為河䧟沒為湖

正徳三年沿海富家忽言水鄉蕩價内白𡍼無徴銀一千五百六十両四

錢一厘四絲一忽五㣲負累陪納據所言銀数計所謂白𡍼該二萬九千五百三十畆八分當時甚易按覈

為此軰誑誤割民間已入黄冊科鈔蕩一百三十二頃七十七畆一分四

厘每畆改徴銀八分𥙷銀一千六十二両二錢五分一厘二毫四絲一忽

五徴鄉俗謂之恤錢蕩縣塲文移亦稱水鄉蕩此外不敷銀四百九十八両一錢四分九厘八

毫再加縣粮耗米包𥙷謂之白𡍼蕩價 自是水鄉丁蕩止徴銀三千七

十二両三毫五絲縣境士民𡻕代三塲𥙷納塩課銀四千六百四十七

両捌錢三分九厘六毫五絲而為華亭境内浦東等四塲包𥙷者又不與

焉 此海上富家占塩司地逐竈户入水鄉而令縣民包𥙷之大畧也

濵海竈大丁一萬九百六十二丁額辦塩課該銀一萬七千六百二十九

両七錢九分四厘四毫俱從各塲徴觧運司至弘治間改僉小丁今編總

催八百名管小丁三萬八千五百丁入賦役册蕩地灘塲二千二百九十

三頃七十四畆三分三厘三毫二絲又七千七百四十四弓四尺八寸計

丁分撥以辦額課此官司文移之説也若道其實則掛册竈丁十無二三

見在而見在者亦不至塲已百餘年凡稱辦課免均徭者皆本管總催及

造册書手之田本户未常聞也各塲𡻕辦塩課俱是總催各以所𬋩田地

灘蕩召附近貧民耕樵曬煎𭣣其租銀納塲觧送運司運司以銀轉觧京

庫及給引商引商以銀還向曬煎貧民買塩運掣但各催納銀畧同所分

土地不惟羙惡懸殊而頃畆多少亦異分地多而又美者完課猶餘百金

分地少而又惡者賣男鬻女以填足或地雖同而有民田多者冐免徭銀

浮於塩課窮無田者𡻕輸二十金不𫉬免毫厘故貧催多逃每五年一編

𥙷凡承役者凘滅 -- 濊 ?無遺當𥙷役者聞風先去此濵海竈丁消耗而催役常

缺課銀常𧇊之大畧也

竈丁消耗縣民受害固由富家𥨸據塩司田𡈽若歷年官司莫能清理亦

由貧催欲分富家世業以致此軰聞有言 者即走馬會黨計産合財五

六百金日可集以賄吏書吏書爲之心醉以 士夫士夫爲之遊說以

購姦猾姦猾爲之告SKchar查勘申詳動經𡻕月言者力竭而事在高閣矣合

無悉聴此軰世爲永業但計畆依官地起科以足額銀則富家不湏阻撓

貧催咸得减課 誠欲清理湏正經界先年府縣塩司丈量田𡈽中間常

𨼆数里今幸民田再經丈量圗册具在畧加覈即難影蔽宜令各塲SKchar

督各催限三日内于民田竈地及各圑甲界上每百步築一墩以正大界

 灘塲草蕩悉照熟地立尺許塍岸以為小界乃自民田以至海涯依法編

 號丈量近嘗量者亦湏覆丈傋造魚鱗圖册分别田蕩灘塲照依官地起

 科不過両旬圖冊完備總計該徴銀数踰於課額即通融均减若不及数

 即通融均加至不可加乃令縣𥙷即海濵總催咸無賠費竈丁不湏避役

 先令縣加桹耗及割鈔蕩以𥙷塩價蕩價并近年又多𥙷銀共四千六百

 八十六両悉當停止𭣣還縣徴秋粮加耗米可减九千三百七十二石熟

 田每畆减六合零 若因陋就簡以完課安竈在設法編催盖今塩課出

 於總催催有逃缺課即𧇊失故每五年一為僉𥙷而竈丁漸盡查得縣境

 三塲額編總催八百名𨺚慶三年量見各塲熟地三百三十七頃萬曆十

 四年縣𣲖均徭竈丁得免民間熟田二千四百五十三頃若督各塲或計

 該塲量見竈地或計各户SKchar免民田以均差役則催難逃而課常足濵海

 竈丁可無消耗矣

 兩浙都轉運鹽使司分司舊在下沙鎭宋建元中置明正綂二年遷於新

 塲北領鹽課司八

 浦東塲鹽課司在華亭縣七保宋置内分六圑

 袁涌塲鹽課司在華亭縣十四保舊名哀部宋置内分五團

 青村塲鹽課司在華亭縣十五保宋置内分四團

 下沙塲鹽課司在上海縣下沙鎮宋置明正綂五年都御史朱與言奏

  分爲三本塲内分五團二塲鹽課司在上海縣十九保内分三團三塲鹽課司在上

 海縣十七保内分三團

 清浦塲鹽課司在蘇州府嘉定縣八都明永樂六年内分三團

  天賜塲鹽課司在蘇州府崇明縣宋置塲不分團聽分逐便煎煑以其有涉海之險也凡各塲竈户有

 犯應配役者率遷調於此云

元葉知本請減鹽價䟽 臣聞漢宣帝詔曰鹽民之食而價或貴衆庶重

困其減天下鹽價漢時鹽價遠不可詳臣以爲必輕於唐也唐之鹽價天

寳至徳間斗鹽十錢是兩文銅錢一斤自祿山叛亂天下兵興蕭宗命第

五琦轉運江淮財賦始變鹽法斗鹽增作一百一十是二十二文一斤至

德急于衆斂相盧杞用陳少游加賦于民斗鹽增至二百七十召天下之

民怨啓朱泚之亂階此則陳少游之罪也順宗𥘉立卽滅鹽價憲宗又

大貴不過五十文一斤宋之鹽價比唐尤賤斤鹽八文貴至四十七文而

止唐宋用兵仰鹽供給其價不得不貴今天下一繞四海息兵無宿師轉

餉之費萬邦貢賦俱入王府無用度不足之憂而爲政者但思今日增鹽

額明日増鹽價必欲困竭江南之民財斵喪國家之根本臣不知其用心

何如也歸附之𥘉鹽價中綂鈔十二貫一引該錢三十文一斤至元十五

年𥘉定鹽額兩浙運司歳辦作二十二萬引當年辦至中綂鈔二萬四千

八百六十餘定至元二十四年桑哥作相滅里虚檯鹽額作四十五萬引

包辦以此諛罔朝廷營求運使此時兩浙人民尚冨滅里到任肆其威虗

止辦得三十四萬八千餘引得中綂鈔一十一萬八百七十餘定次年𫎇

都省明見滅里虚誕奏減一十萬引定作三十五萬引爲額以鹽價言之

自十二貫爲始一次增作十五貫第二次増作二十五貫第三次増作一

定則是歲辦三十五萬定矣唐時江淮鹽課四十萬緡代宗用劉晏善於

經理𥘉年二百萬緡至大曆年間歳得六百萬緡當時天下租賦歳入一

千二百萬緡而鹽利居半六百萬緡準今一萬二千定也除淮鹽一百萬

引外臣只以浙鹽言之已𭣣唐時三倍之利比德宗時一嵗租賦已有九

百萬定之多至此亦可止矣大徳年間又增鹽額十萬引又増鹽價十五

至大四年又增鹽價十貫續又增二十五貫通作一百貫一引是官價

二百五十文一斤也較之唐宋最重之價增多四倍民何以堪價旣取二

百五十文一斤官豪商賈乗時射利積塌待價又取五百文一斤市間店

肆又徼三分之利故民特一貫之鈔得鹽一斤賤亦不下八百瀕海小民

猶且食淡深山窮谷無鹽可知陛下登極聰明睿智遠覽古今天下臣民

想望至治臣意前日聚斂之臣所爲害民之政陛下必能革除以結人心

邦本也皇慶二年忽又增兩浙鹽額十萬引差撥灶户害及附塲百里

外之民怨忿亡身者有之延禧二年又増鹽價每引一定臣不意陛下以

聖明之君而左右大臣猶行此剝民之政也使臣遇徳宗盧杞之時臣不

敢言今陛下聖學高明獨不能如漢宣帝乎此臣所以惓惓有言臣願陛

下痛減鹽價使天下之民皆無食淡之苦然後選任運官設檢校所限官

豪買引復附塲百里賣鹽另置留鹽局以便海㠀小民均撥攤塲柴蕩以

SKchar恤新撥灶丁如此處置皆太平快活條貫也願陛下注意行之勿爲聚

斂之臣所誤

正徳三年沿海富家言水鄉蕩價内白塗銀無徴遂割民間已入黄册科

鈔分補不足再加縣糧耗米包補謂之白塗蕩價自是民户歳代各塲𥙷

納鹽課矣

𨺚慶三年丈田均糧富家將水鄉蕩或報為科糧民田以絕竈户之告分

或指爲濱海丁蕩以拒縣人之丈量俱該塲姦人受賄而除富家之額也

按林御史商人折支例顧文僖言每引折與銀三錢似未詳也弘治元年

令浙西鹽課折銀七錢者減為六錢又弘治二年令兩浙水鄉竈户每引

銀六錢嘉靖中中丞周用亦言松江分司每引折銀六錢一半解部一半

給商然則給商三錢而解部者復三錢乎一引也旣取於商中復取子丁

課言利亦已悉矣沈淮所以深病之歟

按萬曆季年猶有給商之課則成弘改給折色以足商人引額法尚在也

天啓而後無所謂給商者商人引納官取其稅如𣙜關然迨執引買鹽與

竈丁相市聊别於私販而已

嘉靖十四年兩浙每正鹽一引連包重二百五十斤原定四錢者減作三

錢五分餘鹽通融二百斤爲一引屬嘉興批驗所者引五錢

按引四百斤者正也自大引改爲小引於是一引分爲二引引二百斤矣

迨餘鹽亦入引額而正引稍益斤數以SKchar商故有連包索二百五十斤之

(⿱艹石)兩淮有每引五百五十斤者正餘鹽俱入數又不同於兩浙也

陳志云鹽取精于日成形于火䨙両沙淡乆隂沙濕不能成鹽價亦時踊

其産鹽之地自寶山至九團謂之窮海水不成鹽鱗介亦鮮自川沙至一

團水鹹可煑亦有海錯惟南𤁋沙嘴及四團尤饒按濱海鹽塲每塲畆許

用削刀平沙如灰 -- 灰 鋪匀擔水澆晒晡後用板推夾成一長埂以防夜雨明

晨翻開仍晒如前漸成鹽花盛夏二日秋冬四日晒力方足嚴冬西壮風

殊勝日晒也倘將成而値乆雨則復無用矣先此築土圏如壘名曰槖旁

鑿一井以竹筒濳通之俟沙力旣足乃取短木鋪槖底胃以稻草與灰 -- 灰 然

後聚塲沙置槖上再覆以稻草與灰 -- 灰 挑水潑之使水由竹筒滲入井中是

曰滴鹵驗鹵之法以石蓮肉投入浮者爲真其雜以水者味薄不堪煮石

蓮亦沉矣煎法一竈四鑊首鑊近火未鑊近突以次遞𤍠運至大鑊取惜

薪也煎週日而始成鹽煎時鑊上撈起者曰僗鹽白而乾潔鹽之上者每

鹵二大鑊俗呼一盪得鹽可二百觔犬較鹽之盈縮繫乎雨暘貴賤視乎

薪價近者内蕩旣皆成田而海薪復絕况商紀頓貧各竈鹽壅爲力勞而

𫉬又寡煮海之民始瘁矣另有甃磚作塲以沙鋪之澆以滴鹵晒于烈日

中一日可以成鹽瑩如水晶謂之晒鹽價倍于常惟盛夏有之不能多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