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天下郡國利病書 (四部叢刊本)/冊四十一

冊四十 天下郡國利病書 冊四十一
清 顧炎武 撰 清 錢邦彥 撰坿錄 崑山圖書館藏稿本
冊四十二

Page:Sibu Congkan Sanbian173-顧炎武-天下郡國利病書-50-41.djvu/2Page:Sibu Congkan Sanbian173-顧炎武-天下郡國利病書-50-41.djvu/3

韶州府

鎮三翁源之鎮曰三華在三華嶺下隆慶壬申南贑都御史李棠平諸㓂遂建鎮城以善後行臺在焉縣主

簿領英德之鎮曰清溪在淸溪巡司上成化中巡檢彭驥立小磚城周迴一百五十丈遇警入鎮地方頼之

年乆漸圯曰浛光在縣西一百里浛洭縣廢址洪武中置浛光廵司嵗乆傾圯正徳元年同知韓銑立為鎮城清遠懷集SKchar2

㓂至則居民㩀鎮以守

堡八曲江之堡曰上道曰白沙 曰SKchar舗 曰鮮溪 曰黃金

已上七堡俱防江𫟪多盗仁化之堡曰髙岡在縣東北十里長江曰石塘在縣西四十里石塘都

曰繁華在縣東五十里古下

營四十三曲江之营曰中堂曰蘇渡曰亂石曰魚樑曰磨刀曰白

茫曰簔衣曰黄茅曰烏石曰高橋曰小坑曰連環曰大嶺曰白土

在城南五十里虎榜山左曰濛𣿞在驛左五里曰官村仁化之营曰平安在縣東北五十里扶

曰𥂟石在縣東五十里扶溪都曰厚塘在縣東五十里扶溪都曰水西在縣北七十里康溪都㤙

乳源之营曰白花在縣北一百八十里瓦窰岡英德之营曰金皂口曰虎尾

清遠西山猺寇道出於此嘉靖中立今廢曰魚梁埠曰麻埠曰燕石在清泉都曰大廟

在𥠖峝营下正德八年通判何旵立三营前臨大江後通山峝最為要害山猺海㓂頼以保障曰殺鷄坑曰

流寨在懐義都近淸遠境今廢曰鹿子磯曰黄寨當清遠猺㓂出入之路嘉靖中立今 廢曰沙

口埠在三板灘下曰三板灘在清溪下曰望夫岡在縣東二十里曰石尾曰塘角

口巡司下正德三年憲吴廷舉立曰猺田在象岡都曰朱峒在大陂都並正德中通判莫相立

跌牛石嘉靖中立防東山猺寇今廢曰𥠖峒在塘角营下今移鎮隔江曰太平在懐義都今廢鬼

在縣西一里許今廢曰縣前在南山下曰波羅坑在白蕉舖下

寨六曲江之寨曰鷄冠在府城北十里曰古羊在城北五十里曰老龍在城北三十里

上窰在城西北三里乳源之寨曰天德在縣東十五里一名石門寨周迴石甃如城元義士鄧可賢率衆守

翁源之寨曰麻砂在縣東南五十里冝陽鄉一名撗石寨

關二乳源之関曰風門在風門山下曰小梅在縣西三十里地名馬頭相傳唐開元前上京通

隘三十一楽昌之隘曰黄土嶺在縣東三十里路通仁化境曰龍山口

東北三十里通桂陽縣曰銅鑼坪在縣東三十里曰象牙山曰塘口在縣西北一百五十里通宜章

曰九牛嶺在縣南五十里通乳源境仁化之隘曰風門凹曰赤石逕在縣西四

十里平山都曰七里逕在縣西六十里石塘都曰長江在縣北七十里扶溪都曰城口在縣北九

十里康溪都乳源之隘曰分水凹在縣南一百二十里曰平頭路通湖廣宜章鄉縣曰黄

金峒路呾宜章曰曰月坪杉木角路通陽山曰高車嶺在縣西北一百七十里

曰平在縣西梅花峝俱鄉民守禦翁源之隘曰桂丫山曰南北嶺去縣一百八十里長安

曰東桃嶺去縣一百二十里懷德鄉曰銀塲逕去縣一百五十里長安鄉曰冬SKchar嶺曰

佛子凹去縣一百二十里曰道姑巗曰甲子磜以上八隘俱近江西龍南

惠州河源南雄始興多賊故置曰梅花在長安鄉去縣一百二十里路通河源縣曰畫眉在長安鄉去縣

一百九十里路通龍南縣曰九曲去縣二十里抵曲江英德曰太平去縣七十里抵始興曲江英德之隘

曰㰖坑在甘棠下都

阬冶 銅岡銀塲在乳源縣溪都宋末廢元再啓釁民不勝苦復禁大富鉛塲在翁源縣東一百二

十里懐德都宋皇祐元年宋末鉛盡故廢大湖鉛塲在翁源縣西北四十里長安鄉宋皇佑置後以費大

利小遂廢開陽里鐡塲在翁源縣北九十里長安鄉宋皇佑置 後廢梯子嶺錫塲在英德淸泉都

苲嶺每採錫流水傷稼𠪱代隨開隨禁

南雄府

堡五保昌之堡曰脩仁 始興之堡曰界灘 曰斜潭 曰江口

 曰水口

隘二十保昌之隘曰平田凹 曰不勞石 曰南畒 曰葉田䓁

六口子 曰紅梅 曰北坑村子口 曰百歩 曰芋頭嶺 曰

趙坑口子 曰百順 曰林溪石閑塘源三口子 曰冬SKchar 曰

紅地村口子 始興之隘曰沙田 曰猪子狹 曰花腰石 曰

河溪廟 曰桂丫山 曰凉口 曰楊子坑

惠州府

鎮五 河源之鎮曰囬龍北四十里赤溪水口曰平地永順都漳溪長楽之鎮曰南

南九十里曰鑑興南五十里永安之鎮曰中鎮

堡一 河源之堡曰石城在古城嘉靖二十一年知縣劉錦立

營二十七 歸善之营曰蜆殻岡嘉靖三十年愽二縣民自建曰大星港口

曰西涌曰鬰頭曰盤貟曰乾溪曰碧甲愽羅之营曰

橘子舖曰南坑曰橋子頭三营地方俱界龍門第六七䓁屯嘉靖二十九年僉事尤瑛立以防流賊

曰㯽榔潭 海豐之营曰油坑在石塘曰河田曰赤岡與海豊惠来連

界南離海三十里北深山多盗成化八年曰射道山在縣南二十里嘉靖十一年曰湖東澳曰魚

尾澳 曰南沙 曰南竈曰長沙即麗江浦一名長沙港口在縣南八十里曰石

山曰大德曰大磨  和平之营曰東营東岳覩側曰南营南門外俱僉事施儒

曰西营西門曰北营北門曰中軍兵備道前俱僉事尤瑛脩建

寨十四  歸善之寨曰富沙圍縣東曠野數十里南臨江北阻金斗水元季土豪劉守正㩀之何真

引兵環而攻之数日乃克曰周徑郡城南延袤数十里中有SKchar田其外岡阜複崖壁峭立東口通麻庄南口出中峝

北口扺橫江西口接大嶺路皆險峻山石曲折下流澗水舊常屯兵于此以援郡城曰船澳

見故河源之寨曰三王南四里元末寇起何真於此禦之長楽之砦曰天柱縣南九十

里其上容千人曰高明南五十里洪武中立曰黃洞西南一百里 興 寕之寨曰茅岡東南二十

曰龍母西十曰楊塘西十五里曰留塘西十五里有水周環之曰和山在和山

曰羅英北二十里諸砦皆前後吏民𣗳栅拒敵之所然留塘和山其險可㩀曰武婆西河外二里許五代時縣嫗武

姓者團合鄉落築城自衞又稱武婆城

関三 河源之関曰紅硃関曰佛跡潭曰塔下三関在縣治南延袤五里今廢

隘四十七 河 源之隘曰南湖在縣逕之外近赤溪宋田曰中村在惠化上坪與龍南為界

曰古雲在大洲都二啚諸鎮隘有驚屯兵俻禦長楽之隘曰丹竹曰桔洞曰中溪

俱西賊淵藪溪洞阻深蹊徑岐錯安逺丹竹楼黄鄕堡賊巢隣勢相聮絡加之以冶鉄之卒䨇頭角上髙坑九莭狐䓁山烏合釀禍

邑南七十里猴子同漳宼入掲陽必由之詔安小叚之賊驀越饒平之小榕或由大埔之苦竹既入潮境奔潰肆出西北五花嶂九

連山数百里𮎰𭏟玄徑奸宄投竄其中 勅兵憲鎮于長楽設詰奸簿一員設十三都廵司于此以扼吉贑南侵設水口廵司于南

以断漳汀入冦東西雖無官守東以四都隘西以大坪隘皆民兵戍之

和平之隘曰烏虎鎮東六十里弘治十五年立今廢曰東水西通翁源縣曰驢子

南抵龍南曰黄竹坑北抵龍南曰陽波曰三浙水東北八十里在岑岡龍南抵界嘉靖三十三年

曰𥠖頭鎮東一百二十里廣三圖三十四年立曰古鎮與陽波三隘曰三角山

曰髙車水正德五年立今廢曰九連山去縣一百里曰銀坑曰古楼坪在泉沙埔其逕

通掲陽興寕二縣及芙蓉梅林䓁隘曰榕𣗳七都水口地方上通梅林赤竹諸逕及歸善程鄉二縣曰平塘曰

董源塘曰大莂曰荺竹嶂去車塘隘十里以安遠興寕賊多出没正德十二年兵俻僉事顧應祥議立

曰曽田曰梅林在塘湖通海豐及本縣綿洋七輋逕黄沙䓁隘曰黄沙上通塘湖龍村下通黄流

渡左通海豊葵頭嶂右通中鎮大逕地方曰赤竹逕 曰隘頭嶺琴岡都地方通歸善上通九丫𣗳下通圍

曰滑石逕琴岡都通坡都下棉洋地方曰七輋逕曰分水凹其逕通揭陽潮陽海豐諸縣距

本縣棉洋留沙諸鄉十餘里通海林黄沙諸隘曰鵞䑕嶂琴江都上鎮通十三都巡司曰赤溪嶂通海

興寕之隘曰四都東四十五里曰大坪西北六十里金北西曰逕心東五十里乆廢

筠竹嶺西二十里曰水口東南四十里曰龍歸曰羅岡西北八十里乆廢附縣志議

邑界汀贑僻于郡東北隅山城孤立勢若懸危迤北九十里大望山盗界連九縣山高地廣盗賊奔竄於此官軍急難撲㓕

永安之隘曰觧沙逕琴江都上鎮𡊮田曰芙蓉逕琴江都上鎮通河源曰象鼻逕

都四曰火戴逕琴江都地名秋溪曰迯軍嶂曰中溪嶂曰大逕曰下逕曰

青草湖琴江都上鎮通河源藍能曰公坑琴江曰横排琴江

烽堠十八 歸善之烽堠曰大星嶺曰竹山嶺曰潭洲角曰西涌

嶺曰碧甲嶺以上平海所海豊之烽堠曰牛鼻曰麗江山曰麗江門曰

平安曰新逕曰小漠以上六䖏俱濵海地方海㓂出没之區曰甲子港曰青山曰娘

岡曰銀瓶山曰白沙湖曰大磨山曰東坑山俱捷勝所

海澳四 歸善之澳曰大星海平海曰淘娘山碧甲廵司對屬東莞大鵬所地方可

藏賊船数百艘嘉靖三十一年廵簡孫鏞請于海道填塞可守海豐之澳曰海豐所曰甲子門

潮州府

鎮五海陽之鎮曰北関在縣東南六十里潮陽之鎮曰興安在縣治三十里其曰

大場曰夏嶺曰新港以上俱在鮀江今廢

堡三海陽之堡曰潘田在縣西一百三十里饒平之堡曰竹林在宣化都大埔之

堡曰烏槎营在三河巡司


营四府营曰教塲軍在南門外揭陽之营曰獅子在霖田都程鄉之营曰北

在縣北門外平遠之营曰石鎮在縣治一百里

寨一曰柘林去府治一百三十里

隘五十六海陽之隘曰新関在龍溪都曰萬里橋在大和都曰湯田在豊政都

在歸仁都潮陽之隘曰北關在北曰河溪在縣北二十五里曰門闢在縣北六十里

曰河渡門在招𭣣村揭陽之隘曰桃山在縣曰官溪在縣曰藍田在縣

曰霖曰在縣西程鄉之隘曰上井在溪南都曰松源在柗源都曰馬頭在萬安三圖

曰腰古在義化都曰圓子曰山徑在石室都饒平之隘曰魚村曰小榕俱在縣東

曰九村曰嶺脚俱在縣東北曰黄崗曰黄山坑大埔之隘曰虎頭砂

在縣曰平砂在縣曰長窖在縣東南曰箭竹凹在縣曰大麻在縣西曰隂

那口在縣西曰鴉鵲坪在縣曰莒村在縣曰天門嶺在縣曰楓朗

曰白猴在縣東南惠來之隘曰武寕界潮曰大陂界海平遠之隘曰

石鎮村在縣西南曰九曲岃在石窟都曰崆頭障在縣西北曰俞田逕在縣東南普寕

之隘曰北関在北門右曰南関在學前右澄海之隘曰冠隴曰鮀浦曰南洋

曰烏汀背  論曰潮郡十縣皆阻山帶海而最為險害者程鄉

之徑饒平惠來澄海之澳港平遠之隘山峒葱鬰海濤噴薄或連

閩越或通廣惠瓊崖及外夷之屬號為水國最覇勝矣山川之氣

代有慿依故治則贒哲藉以興亂則鯨鯢藪之狐兎穴之其初漢

一大縣爾𠕂析而四又𠕂而七已又𠕂析而十行部典𨛦及防守

之員綬纍纍不絶豈非有愓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於歷年山海之氛民莫必其命耶邇

來自任公整飭兵戎兹土稍得息肩後至者儻亦有當暑戒寒之

思乎語曰不恃無亂恃在禦亂恃吾無以生亂深慮哉是可以長

兵防 兵署 鎮守SKchar兵府正統末黄蕭養亂設副總兵賊平裁革後以廣東界在江閩多警復設總

兵駐劄程鄉興寕嘉靖四十三年督撫侍𭅺吴桂芳奏移潮州駐劄南澳SKchar兵府萬暦三年提督尚書殷正茂奉部咨

㩀福建巡撫劉堯誨㑹題開設駐劄南澳信地以為聮守兩省門户𠫵将府原設後因設SKchar兵駐潮遂改惠潮陸路𠫵

將為惠潮把SKchar後總督御史李遷題復萬曆八年總督侍𭅺劉堯誨題革十一年總督侍𭅺郭應聘題復

礦冶 潮礦冶出海陽䓁五縣每年𦗟各縣啇民採山置冶每冶

一座𡻕納軍餉銀二十三兩前去𭣣礦煉鐡各山座數不等計通

共餉銀一千兩 海陽縣豊政都山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約二十座揭陽縣藍田山場

程鄉縣柗口山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約五六座大埔縣清遠洲山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約十平遠縣長

田義化山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約十餘座

鹽法 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潮鹽産於潮陽䓁四縣招収䓁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竈户鹽丁納課糧開埕漏晒塩𭣣積在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以待鹽啇到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敗賣不得船

 載出百里外即為私鹽有禁潮陽招𭣣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 饒平東界小江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 澄海西界小

 江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 惠來𨺚井場  𣙜鹽廣濟橋啇從本府管橋官領票到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収買運至橋門照依先納在庫

 餉銀每啇半名上塩船一隻毎隻九艙每艙二十八吊每吊一百五十斤實秤塩一萬斤對納餉銀七両四錢一分六毫秤加塩一

 斤即為挾帶七倍行罰掣放上橋另領户部引目照住三河發賣  鹽  餉天順以前𡻕徴三百餘兩厯成化弘治正

 德間知府談倫奏 准鹽利代納南澳虗粮遂增至四千兩𠪱嘉𨺚間又増至一萬八千二百八十八兩九錢萬曆十三年又添増

 閠月餉五百八兩十四年因布政追徴塩鈔遂增鈔啇十名徴銀二千六百一十二兩抵納海陽䓁縣户口塩鈔銀十六年又増埠

 頭菜塩餉銀一千両通計共餉銀二萬二千三百九十六两九錢橋商原額七十名萬曆十四年增鈔商十名代納通府塩

 鈔本年内又増啇二十名足一百之数每𡻕納餉上鹽分為六大班至二十年改為四大班分為四十小班每小班一名納餉銀五

 十六兩上塩三萬七千八百斤一嵗共納餉銀二百二十四兩上塩十萬六千斤領引四十三道毎引帶塩一千七百五十斤萬曆

 十年以前先納餉後賣塩近年以來餉增路塞今年納餉明年賣塩啇始稱困餉期一至有以数金貼人代納者

行塩地方廣啇從塩法道領引到招収䓁場照引㡬道買塩若干白海運至南雄踰嶺接賣淮商從西関而下直抵三姑

灘謂之南塩橋商領給軍門大票到東界䓁埸買塩聼管橋官掣秤上橋領户部引目至三河接賣汀商踰嶺𬨨贑州袁臨䓁府瑞

金㑹昌石城等七縣從東関而下謂之汀塩二路合賣自正德四年起各定地方嘉靖四十五年廣商侵賣𬨨界潮塩路塞𨺚慶二

年又開至萬曆十一年復塞路塞餉増是以十四年以後尚有積餉在庫一萬五千零兩而未上塩者啇民之困至此極矣

埠頭菜鹽橋下海陽等七縣埠頭先因啇外奸民告餉二千兩後被勢侵其餉逋負萬曆十六年察院蔡夢說革去一半

尚存一千兩責令橋商販納每季納二百五十兩每小班納二十五兩餉通百商匀納塩輪二十商領示鎮埠𤼵賣

龍川和平塩餉橋上餉塩運至長楽縣𬨨青溪嶺食入龍川和平二縣原無另餉萬曆十八年因廣商射利告納餉

爭賣惠潮道從二縣民議願食潮塩断令潮商代納又増餉銀二百一十一両六錢八分𡻕夏冬二季追觧

衙塩道府縣儒學并諸職衙門所用細塩從百啇上橋班數抽銀販塩煎送𡻕用銀八十兩在正餉之外

冒起宗陽電山海信防圖説

陽電地方北枕山南靣海東接廣肇西通雷亷葢嶺西二郡之咽喉也

水陸迂廻不下二千里粤稽祖制神電一衞以及陽江海朗𩀱魚寕川

四所皆附于邊海又設新興陽春信宜高州石城五所皆附於邊山水

陸犬牙相制有司泛中恊守亦一尉一史之意㦲而泄泄至今日僅存

其名矣試言陸信北自新興捻村兵營接藍坑營交界起東自恩平官

逕接新會信界起厯琅營而西抵石城之髙嶺營與富亷接界止

郊洞遼曠叢隂莾薄計程一千二百餘里設有恩平陽電高州吴川肆

兵營分布信防㨿險扼吭此則陸信之大略也以水信言之東則自廣

海寨芒州接界起西至白鴿寨州交界止汪洋瀚海宼盗出没計汛

凡八百里設有海朗𩀱魚限門蓮頭肆水寨劄船分守扼要哨防此則

海防之大略也葢海廣則隙多地廣則險衆也近年兵額日縮餉額日

虧船額日减軍額日缺雖規制如𥘉而迹類象人塗馬所謂指臂使而

首尾應者則茫乎未之講也

  肇屬山海圖説

肇屬自新興而下彌望𮎰巒𤎆炊寥落北自稔村兵營起至石井營而

抵恩平縣則百三十里東自官来逕至靖東營而抵恩平則八十里地

當新會新寕之交山賊肆出標掠非嚴兵防禦地方無安枕之期若馬

岡倉歩開平等處肩寕會而枕封慶尤索稱逋逃數邑錯壤𡈽孽竊

發雖開平屯額設官兵七十餘名而去縣治則九十里矣議者謂恩陽

守𬾨秋冬應移劄于恩平豈無見㢤繇平南營而東至蓮塘稍涉而南

至長寕凡百二十里而抵陽江縣自縣而南三十里則有海殷寨啇賈

輻輳㕓市星羅越港門而歴銃城是為北津撫民此𠩄謂大要害也自

寨而東二十里則有海朗所去陽江僅五十里有警呼吸可通第所城

孤懸積弁與猾民作奸扞網幾如南陽之不可問非嚴約束之令無以

破海上接濟之囮也繇陽江西門歸善營歴麻橋黄桐蚺蛇楽安髙嶺

平望而西上太墟則為陽電兵營矣由太𭏟至儒峝則為電白縣界矣

由儒峝轉折而東上五十里又為陽江之𩀱魚寨而所城在焉去陽江

一百七十里去電白八十餘里卒有緩急能一呼而即至㢤是在當事

者萬分毖飭務令營寨合防軍兵夾䕶庶陸可穪平壤而環海可恃為

長城矣

  海朗寨所圖説

按海朗兵冊現在官兵計百五十四貟名𢧐船一十二𨾏東接廣海西

界𩀱魚楼船組練雄㩀上㳺屹然一天塹㢤第本港内通陽江陽春䓁

䖏商賈輳集奸宄易生港中雖設有鏡城城設有銃臺三座港門津要

似可資控守但港外無臺可振勢既孤懸由港門而越銳城即北津撫

民環居其地此軰鷹眼未化梟氣猶存每以繒艚出海捕魚為生若邀

刦若接濟若勾引未可信其必無也况乎土宄敢于扞網旗軍串青袗

子復従而翼之㢤今恊總許三才任事方新應申嚴𭈹令凡漁舟出入

朝徃暮返不許遨逰逗留致開釁際此為捄時之第一要著若本寨去

縣城三十里去所城二十里𠩄去縣城則五十餘里所軍弱不能攴而

鋴軍少有可用一值汛期督𤼵海朗陸哨官兵為之犄角庶幾孤懸者

不至為孤注耳

  𩀱魚寨所圖説

雙魚寨設有寨城一座内置発汛公晉及寨署哨捕兵房守險之制亦

云宻矣兵船一十二𨾏官兵四百四十四員名左哨派守雙魚港内通

𩀱魚所城港門両山對峙鏡臺三座復有東山官兵㨿險而賊未敢䘚

犯也去寨八里則有𩀱魚所城離陽江縣一百七十里離電白縣九十

餘里聲援遮曠實為邊海孤城外洋勢難遥控覺察責在瞭軍每𡻕春

汛除督發雙魚一哨官兵外又例調東西両山各營兵協守所城并一

帶海岸若冬汛則止𩀱魚一哨虗應故事矣右哨派守豐頭港與海朗

寨接界港内通織箐𭏟五餘里則至太平驛防奸緝盗未可刻踈况龍

高山夙𭈹盗藪山勢延綿路通雙魚信海奸宄窺伺踈防常駕客船藏

盗出入相應嚴飭海朗會哨分防毋以一港為秦越可也

  高屬山海圖説

自儒垌分界電邑錯壤于是有陽電營官兵接防自大墟歴麻緦等營

皆地當要衝時聞刦掠歴營而西至夏藍及麻西營凡一百二十里而

抵電白縣南有蓮頭海面在焉港門遼䦚非他處可比也自電城西出

烏石歴䈥竹夾呉川之那蓬等營南至上廓凡一百五十里而抵吳川

縣去縣南二十五里則為限寨港門設有銃臺新營設有戍䘚乃吳川

一哨官兵為之分防也本港内通芷𦫼及梅禄墟皆盗賊豕𦊅之區又

自電城之烏石歴苦藤營西至平崗北入高州菜營而抵髙州府城

乃陽電官兵信地一百三十里也髙州而北由狂邏營至淋水營凡八

十里抵信冝縣則與廣西之博白陸川為界與猺獠襍居笑駕馭隄防

惟以不踈不擾為善䇿焉高州而南自漎田厯樟木等營接陽電兵防

而西入化州再厯兵營而至髙嶺凡一百三十里西抵石城縣深菁叢

林𧲣虎窟穴非申嚴斥堠不免西賊之衝突自此西下三十里為太安

中火又西去五十里為横山堡皆雷州交錯之地地方互相諉缷每致

踈虞若西北之亷州三了那網等䖏以至息安堡官橋紅嶺一带地方

原有高州官兵一哨守之近日又移劄石城遏入犯之西賊笑統而論

之髙郡南控滄⿰氵𡨋負叢菁故大小放雞蓮頭赤水限門海陵皆高凉

之唇歯其新興恩平石城信冝陽春諸邑則髙凉之門户也

  𨔷頭寨港圖説

蓮頭港近在電白縣城之南設有銃臺三座戰船一十七𨾏官兵分防

信海東接雙魚西界限門二百餘里左哨則山厚港為信右哨則以赤

水港為信各分領兵船五𨾏而把總官則領兵船七𨾏劄守蓮頭三港

之中葢以蓮頭港門遼𣺌無可㨿也然銃臺雖設僅可䖍張聲勢無能

及遠况港外海洋如大小黄埕鷄山愽賀青洲皆環對城南𭈹海洋之

最險者議者謂築樁塞港效往故事庶𬾨電城一重之藩籬是矣然

而水深港闊未易用力且言之易行之難行于有事之日易行于無事

之日難為目前計惟應練舟師習水𢧐勤哨探嚴汛防多積糗粮使𡈽

兵不敢私家客兵不敢登岸更整𬾨快艦遇賊必追有警必應何難禠

小醜么麽之𩲸㢤今點騐大船止存陸𭈹一𨾏七𭈹二隻其餘盡改八

號艟艚小船笑原其將大改小之意亦欲以櫓楫代風濤㨗于追給耳

此可𧢲勝于裏海波平浪静之䖏非可施于汪洋萬頃長年䄂手之䖏

也且本寨凡有突犯必係廣料聮䑸大船楼棚髙至二三丈艟艚卑小

𫝑不及三之一能仰面而擊之㢤至于海船火器莫𬨨班鳩銃而現在

所存者僅一十四門尚不及海雙二寨一船之器計非增造五六十門

不可議者欲扣本寨官兵之粮以備料價鍼頭削鐵不堪令賊聞也再

查本寨官捕兵原額四百四十員名而懸額不𥙷虚伍充數者居其半

即見伍捕兵皆捕魚土人雖習慣不畏風波而窮餒不堪鼓屬且暮夜

歸家擅離汛守誅之不可勝誅今欲一兵得一兵之實用非募廣肇習

水之客兵不可也若夫岸賊則有窝主海賊則慿接濟在電白海濵如

蓮頭白蕉南海山厚等村之民專以捕魚為業中有一等奸民凡遇有

賊在海便輕身投入詐穪被擄使家屬告案假為勒贖張夲公然多運

酒糈與賊交通使官兵不敢盤詰教猱升木導虎為倀勾連盤固習為

固然恐非五日京兆所能徹底破除也敢以告後之君子

  限門寨海港圖説

限門之要害兩嶼夾峙厥口水淺屈曲為蜒必俟潮漲舟始放轉𢾗回

而後進嶼寨防官兵共四百四十貟名𢧐船一十七隻以八隻派守本

港上接蓮頭下至隄門港口東西錯置銃臺四座内通芷𦫼呉川縣城

以及梅禄𭏟埠并化州髙州一带港門離縣治僅三十里每嵗三四間

閩艚販糴數百人如風雨之驟至人非土著奸偽易滋司是港者塞萌

杜漸視之如敵至可也右哨領船僅九𨾏派防新門接連白鴿寨信海

北港去吴川縣九十里内通石城之梁家灘奸宄不時竊𤼵外海尤極

汪洋該哨一官尤冝慎選可令闒冗之庸材鑚營之積猾充之㢤大都

本寨㨿限門之險扼銃城之要大㓂未易窺犯絶内港導引察外海情

形是在淂人而已笑

  石城所山海圖説

本所𨽻石城縣治洪武年間奉調雷州䘙後千户所官軍鎮守以邑在

山峒間猺獠編垊錯壤襍居且使節絡繹啇賈徴逐為四郡之通衢故

也城之北雉堞遶建于山巔東百里抵化州西百里抵楽安所南七十

里抵遂溪北一百二十里扺廣西之慱白縣東北九十里扺陸川縣東

南一百五十里抵呉川縣西北一百五十里抵廣西之舊林曹村西北

百餘里抵楽民所所雖附縣官軍以隔屬相推諉刁疲散漫城守空虗

故西賊時時突擾截禦罔聞查東北六十里有曰三合堡者地接博白

陸川之邊界猺狼盗賊更畨騷動曾設官兵防守旋𣸪掣回遂致乗瑕

擣虗𡻕無寕日非仍復堡兵無以杜鴟張也其正西六十里曰横山堡

當亷路之衝䆳谷叢林迯亡恃為渊海又西一百二十里曰吴浦墩近

慱白縣之邊界狼猺逼處地方土賊搆之出刦此皆西隅原守之險要

亦有原守之軍兵覈實而整頓之則石城之卦畛固矣此外若東南之

梁家灘壤連遂溪啇船灣泊縣西之凌禄司近枕珠池尤㓺盗横𩥦之

地因並及之

  寕川所山海圖説

寕川所即附寕川縣東南瀕海西北負山縣城南去二十五里有限門

海港有沙SKchar兩行自外逹内凡二十餘里賊若舍舟登岸歩抵芷𦫼距

縣所僅五里許耳縣之有墟曰梅禄生歯盈萬米穀魚塩板木SKchar具等

皆丘聚于此漳人駕白艚春來秋去以貨昜米動以千百計故此墟之

當庶甲于西嶺乎盗賊之垂涎而嵅圖入犯也計本所見在旗軍屯駐

郭内者僅二百八十餘名鶉形鵠状何足為有無惟合限門為截禦聮

海港之偵廵水陸交防寕民恊力耽耽者庶有惮乎

  信冝所山防圖説

信冝所附縣同城設居萬山逼近羅旁界連西粤鬰林北流等州縣穿

溪絡谷居雜狼猺叢林宻箐之間奸徒伏焉旗軍僅三百餘披破甲持

白挺弱不堪守無問戰矣故近日屡創西賊營兵之力居多按正統九

年間曽設有狼兵五百九十餘名給官田米伍百七十餘石以餉之居

以資捍圉行以應徵調未嘗不資一臂今迯亡故絶僅存者皆亡命之

流孽耳間存真狼一二説者又有非我族類之虞然使撫綏駕馭淂其道

詎狼心之終不可化㢤儻更於懐郷北流之界特設精兵一枝北鞏信

宜之籓䘙西壯石城之聲授外絶狼猺之窺伺内杜奸宄之勾結是在

縣所文武恊力共圖之耳

  海朗𩀱魚蓮頭限門四寨圖説

水汛東自廣海寨起西至白鴿寨界止合計四寨為程共八百餘里没

海置戍雖穪鶴列而所守者不徒在險而在要焉四寨情形業各指其

概矣今更合而論之電白𨔷頭為最衝吴川限門次之陽江海朗次之

𩀱魚又次之信地中惟島嶼山灣賊船潜泊如上自海朗則有娘澳大

澳海陵戙船澳若𩀱魚蓮頭則有獨州青洲大小黄埕放鷄山下而限

門則有新門三合窝硐洲廣州灣等處皆可劄船賊每寄椗其中窺伺

貨艘徃來即為掩襲剽掠之事以故陽電特設一𠫵将居中調度儻不

時申嚴各寨把哨務令兵不離汛更選𬾨堅整快船數隻多設摃椇銃

SKchar精選慣歴波濤善揺㯭諳放鏡之目兵共五六十名一遇賊警即飛

駕出洋衝鋒追截而各兵船復合力夾攻之賊未有不披靡就擒者固

卦疆以安堂奥其在亷勇之将領乎

  恩平陽電髙州吳川四營圖説

六信四營官兵分防兩郡要隘通計一千二百餘里法曰分無所不分

則𬾨無所不寡今每營多者一隊少者止三四各以之當隼撃豕𦊅之

賊來不能禦去不能追徐徐蹣跚(⿰足冊)其後而已矣然一二小醜在在有之

又未可以噎廢食也今查恩平之東如蜆岡官來逕一帶北如田心樓

逕一带俱與新會新寕錯壤賊以羅漢山為窟穴官兵不敢越界窮追

相應詳請督府分撥標下精勇官兵百名屯劄東路之要地𬨨有警报

扼截歸巢追兵夾追一鼓成擒笑其在陽電之大墟麻緦等營一𢃄路

通陽春百足大山盗賊潜踪伏刦寔由逕口其聚衆紏党則圑劄龍高

山其假牧牛為名入山褁糧接濟者則附近之𡈽人也此應責成陽江

縣嚴行保甲杜塞盗萌而又于太平等䖏屯兵百名北可扼百足山逕

之出入南可㫁龍高山之屯聚矣此外如分營置防戢小醜而張聲援

次而髙州營次而吴川營棊布已周母容置喙

  神電衞所官軍圖説

國𥘉開郡設衞立縣置所合陸海而犬牙相制有深意存焉豕平日久

軍䘙廢弛至于今而敝壊極关查神電一䘙原額其軍四千八百餘名

僅六百六十有五高州陽江䓁所每所一千一百SKchar二百名僅各存一

百五十SKchar二百餘最多者亦不𬨨三百莫可䆒詰矣今以邊海伍䘙所

言之海朗𩀱魚偏守一隅防禦情形已載二寨圖説至于神電陽江寕

川皆附縣城頃閱陽江所軍鶉衣百結無異乞兒神電衞皆豪右𮎛光

名存寔缺甚則子衿攬買粮米印官莫敢誰何嗷嗷窮䘚𡻕無粒糈充

腹上下欺䝉三尺不按可謂非吾軰之咎乎其附山伍所若新興尚當

要道若髙州猶近郡城或可恃以無恐他如陽春周城之一所設居萬

 山中去電白且三百餘里天臺等䖏𡈽宄嘯聚每從百𠯁山逕口出入

 肆行刦據一遇官兵即走入百足内兎脫矣其出而𭈹召則皆圑劄于

 陽春之龍高山中也陽春雖設官兵一哨哨官轄于有司不受營将調

 度相應請撥肇標勁兵五十名扼駐太平聞警即由㨗SKchar疾趨至百足

 SKchar口則賊之歸路絕矣以上衞所皆附山邊海嶺表要區當事者極力

 整刷何難漸奏籹寕而前人推之後人今日俟之明日可為長太息也

   北津撫民恊總圖説

 北津即今海朗寨港也先年海賊許恩受撫因令揷住港口海岸且耕

 且漁復給其子許應舉以恊總名色責以統馭撫民恊守北津原議逓

 年将自造料船并漁船共十隻目兵二百名徃守戙船澳海靣口粮以

 出汛日起攴𭣣汛日止此澳孤懸大海中係𩀱魚寨信地賊船每抛劄

其中故以習慣之撫民守之適來撫民官亦久不到汛海賊有無之情

形亦無一字具報浸成故事矣但撫民一枝善鳥銃出八蛟宫蜃宅若

平地今冝申嚴責成令之𬾨船練兵出洋守汛不時偵報一遵受撫之

初議不則治以弛防梗令之罪無少貸野心狼子庶不至以萬頃為三

窟矣

正統六年九月廣東陽江守禦千户所奏本所上中下三坊隘所在海嶼中待有倭寇難

於飛報乞於肇慶府陽江縣那貢壽文二都設渡船以備警急從之

髙州府

营十一茂名之营三曰𤍠水在縣東一百里曰平鋪曰沙田在縣東六十里電白

之营曰龍門在德善鄉化州之营曰箬葉曰水車石城之营曰馬鞍

曰髙樓在縣曰兩家灘在縣東南海澳曰龜子曰青平

堡九茂名之堡曰舊電曰在平山巡司電白之堡曰獅子在德善鄉曰三橋

即那夏驛信宜之堡曰嶺底在縣東六十里曰忠堂在縣東九十里化州之堡曰梁家

在州東一百九十里石城之堡曰横山在縣西四十里曰三合在縣東北五十里

隘四茂名之隘曰桃垌閘 電白之隘曰蕉林在德善鄉曰陀埇曰三

乂閘

廉州府

 諸峝 曰貼浪在貼浪都思牙村宋黄令鑑為峝長或傳馬援征交阯時有黄萬定者青州人從征有功留守邉境

 其後子孫分守七峝至宋俱為長官司元世祖以峝長黄世華討賊功賜牌印至 國朝洪武𥘉始𭣣之仍為峝長云

 曰時羅在時羅都宋峝長黄令岳曰如昔在如昔都思勒村宋黄令德為峝長宣德間為交夷所䧟峝長移居那⿱⺾⿰𩵋禾

 曰慱是在如昔都丫葛村宋黄令欽為峝長宣德間峝長黄建與澌凛峝長黄金廣鑑山峝長黄子嬌古森峝長黄寛

 叛降交夷嘉靖二十一年莫登庸納欵乃歸曰澌凛在貼浪都澌凛村宋黄令謝為峝長𨺚慶五年有趙元璧者廣西上

 思州人狡猾惑衆襲殺峝長並㩀慱是古森鑑山四峝知州李時英𫉬元璧誅之而其子良臣仍㨿其地訓練精兵六百餘人願捍

 邉境知州董廷欽招撫時蓋萬曆二十年也二十二年交阯鄭柗犯邉良臣與𢧐大敗之獻俘兩院給以冠𢃄然良臣𭧂酷不能

 衆既死土酋黄錫誘交人皆背䓁率衆攻峝擄良臣妻子知州王世守請兵誅錫䓁四峝始定今議以哨官防守其地不復任峝長

 曰鑑山在如昔都羅浮村宋黄令宣為峝長曰古森在貼浪都宋黄令祚為峝長曰時休近管界巡

 司漢光武時有禢純旺者亦從馬援征交阯賊平留守邕欽界永楽間時羅峝長以事革去旺孫貴成始移守時羅其地今屬有司

营三十一合浦之营曰北营在城北濠外曰新寮在府東北五十里清和鄉通廣西雲蘆六

湖蕉林䓁䖏成化間建土城曰山口在永安所城外與慱白化州石城兼界曰清頭去永安城五十里

陸湖在府東北曰黄逕去府四十里在大洸港曰木港在府北三十里後設丹竹营今改為舖

曰城隍去府治三百里今改永平巡司以上廢欽州之营曰黄土即舊防城营在時羅都交阯兼界州

廢知州董廷欽復建改今名曰黃觀在新立鄉曰墰瓦即舊總捕营在州東北二百里曰龍門

曰平銀在州東三十里曰濟時在州東七十里曰大暮水在州北三十里以上存曰羅浮

在防城外一百一十里河洲村曰思勒在防城外九十里初以河洲营去州治遠餽運悉由夷界又於江平地界設思勒包

冲二营各相應援包冲先廢後軍兵因事逃散復廢思勒曰上扶龍在貼浪都通十萬大山接廣西交阯

曰白皮在白皮村曰方家在方家村曰烟通在𤇆通嶺通龍門海口曰溢坑在烏雷嶺北近

曰陸眼在永楽鄉以上俱廢靈山之营曰那暮在縣南二百里慱峩鄉曰丹竹在縣南一

百七十里上安業鄉曰山心在縣北二十里宋㤗鄉曰管根在縣西一百二十里下甲鄉以上俱存曰格木

在縣西一百里今改為公舘曰譚家在縣東十五里上武安鄉曰羊角在縣西南二百三十里上殳鄉圑

去縣一百九十里西鄉中寕都舊調官軍防守遷西鄉巡簡司于此正德間廢巡檢司亦遷還舊所以上俱廢

堡二𤫊山之堡曰石𨺚在合浦𤫊山二縣兼界曰洪崖在縣北三十里

関三合浦之関曰東関在府東北今改名條風欽州之関曰天板在州西六十里

漁洪在州西北三十里 隘 四合浦之隘曰新寮府城東五十里今廢欽州之隘曰

那蘇在如昔都接交夷界如昔峝長黄鳯陽居此曰稔均在那蘇南相去七里隘外即交阯大海曰那𨺚

在那蘇東相去十餘里隘外即交阯大海有小徑奸民通夷由此路 墩 十五合浦之墩曰山口

東北一百四十里山口舖旁曰平鴨在府東北一百里平鴨舖旁今廢曰珠塲在府東南七十里珠塲港口

龍潭在府南四十里龍潭寨曰高德在府西南三十里高德港口曰獨江在府南一十里獨江村

曰安寕在府南十里近山村曰西塲在府西五十里葛麻山西塲寨曰冠頭在府西南五十里冠頭嶺

欽州之墩曰茶山在州東南十里茶山嶺曰青鳩在州西南十里木蘭村旁曰金竹

三十里在金竹村有水可通交阯曰大鹿在州南大海中西近交阯界曰小鹿在大鹿墩下曰羅墩

在州南 黄土营與交阯永安州分界 堠 十二合浦之堠曰川江在府東南八十里川江村

曰隴村在府東南七十里隴村寨前曰白沙在府南五十里白沙寨曰豐城在永安城西海旁一

里豊城寨前曰白望在永安城西一里白望村今廢曰丹兠在永安城東北五里今廢曰英羅在永安城

東十里吳羅寨前曰武刀在府南四十里武刀村曰飲馬在府西南四十里飲馬村曰珠塲曰獨

江曰西塲俱見

珠池 珠池七曰青鶯曰楊梅曰烏坭曰白沙曰平江曰㫁望曰

海渚俱在冠頭嶺外大海中上下相去約一百八十三里守池巡司一曰珠塲寨十七曰烏

 兎曰淩祿曰英羅曰蕭村曰井村曰對逹曰豊城曰黄坭曰川江

 曰隴村曰調埠曰珠塲曰白沙曰武刀曰龍潭曰古里曰西塲

  珠考南越志珠有九品大五分以上至一寸八分分為八品有光彩一邉水平似覆釡鋃名璫珠璫珠之次為走珠走珠

  之次為滑珠滑珠之次為官兩珠兩珠之次為税珠稅珠之次苻珠○徐衷南方草木状凡採珠常三月用五牲祈禱若

  祠𥙊有失則風攪海水或有大魚在蚌左石自蚌珠長三寸半在漲海中其一寸三分其光色一旁小平形似覆釜為苐一璫

  珠凡三品其十寸三分雖有光色形不圓正為苐二滑珠凡三品○萬震南州異物志合浦有民善逰採珠兒年十餘便教入

  水求珠官禁民採巧盗者蹲水底剖蚌得好珠吞之而出○雜記珠池居海中蛋人没而得蚌剖珠蓋蛋丁皆居海艇中採珠

  以大船環池以石懸大絙别以小䋲繫諸蛋腰没水取珠氣迫則撼䋲繩動船人𮗜乃絞取人縁大絙上前志所載如此聞永

  楽初尚沒水取人多塟沙魚腹或止䋲繫手足存耳因議以鐵為耙取之所得尚少最後所得今法木柱板口兩角墜石用本

  地山麻䋲絞作兠如 囊状䋲繫船兩旁惟乗風行舟兠重則蚌滿取法無踰此矣注十一

亷州府志永楽七年夏四月交趾萬寕賊㓂欽州廵海都指揮

李珪討平之交趾賊阮瑶舡至欽州如洪村焚刼居民及長墽林墟二廵司𪠘舎寨栅殆盡珪奉命以楼舡百艘提兵

萬人自廣達雷而至遣官軍追及交趾萬寕縣海上破之𫉬舡二十七艘俘𫉬賊首范牙阮邊及家属男女一百六十人送京師誅

之 八年冬十二月倭賊䧟亷州府學教授王翰死之十四年

夏五月庚戌增置欽州驛逓交趾總兵官英國公張輔言自廣東欽州天涯驛經猫尾港至涌淪佛淘

從萬寕縣扺交趾多繇水路陸行止二百九十一里比丘温故路近七驛宜設水馬逓轉以便徃來從之設欽州防城佛淘二水驛

寕越涌淪二逓運所佛淘巡簡司靈山縣龍門安遷二馬驛安河格水二逓運所改天涯水驛為水馬驛 宣 德二年

冬十二月棄交趾布政司欽州澌凛峝長黄金廣䓁以四峝叛附

安南自交趾郡縣後簡定陳季擴陳月湖相継倡亂皆英囯公討平之永楽十六年土巡簡黎利叛宣德二年詭求立陳氏後

遣使詔諭令具實陳氏子孫以聞即与册封如洪武舊制而總兵官王通遂率三司府縣官吏還交趾用是後淪於夷矣 欽州時

羅貼浪如昔郡七峝北連左右両江南接交趾宋元置峝長轄峝丁以保守疆境元時黄世華䓁殺賊有功始授以金牌印信𠑽七

峝長官子孫世襲 国𥘉廖永忠取廣東郡縣皆投欵上印綬仍給新印七峝以蕞爾不復給印且革去長官止称峝長以故諸酋

各懐觖望至是金廣䓁以澌凛羅浮古森葛原䓁四峝一十九村二百七十户叛附安南黎氏封SKchar畧使經畧同知僉事䓁官仍世

守其土以属萬寕州 正 統五年秋九月廵按御史朱鑑奉 璽書率都布

按三司官至欽州掲榜招叛民黄金廣黄寛黄子嬌黄建䓁不至

乃還 景泰二年夏四月山猺㓂亷州府六月十三日夜黄屋山

賊黄公龎䧟欽州公龎鬰林州人三年賊掠石康 天順三年秋八月

流賊㓂靈山縣僉事林錦都指揮歐磐畫䇿平之時廣西八寨諸巢賊紏合渡江

攻䧟城池擄掠人畜占耕石𨺚堡民田𫝑甚猖獗民盡急迯散錦与磐畫䇿弭之 詔 禁欽廉啇人毋得

與安南交通先因𫉬安南盗珠賊范貟䓁有勑問安南国王安南囬奏迤東瀕海村人潜与欽亷賈客交通盗汆珠池

已行懲治本䖏頭目勑出榜禁約欽亷瀕海啇販之人不許潜与安南交通仍令廉州府衞廵視遇賊盗珠務捕擒𫉬䆒問奏請𤼵

 五 年蠻賊流刼㢘州府知府饒秉鑑禦之大敗其衆是時廣西賊流

刼聚衆一千五百餘徒掠百劳大埇䓁村先期秉鑑令所属州縣編立火夫委官督領以待至是率民兵前後斬𫉬七百餘級

六年春二月流賊㓂石康知縣羅紳使其子鑑率民兵出𢧐敗之

 三月流賊復掠石康東堂鄉羅鑑率兵追之𢧐於倒木嶺遇害

時賊衆兵少鑑以矢盡為賊所害 冬 十二月賊䧟永安城 廣西龍山賊㓂𤫊

山太學生擅昭擊之𢧐敗遇害 成化元年秋八月乙𫑗大藤賊

分㓂䧟廉州僉都御史韓雍遣将削平之 三年冬十月流賊䧟

石康知縣羅紳死之十一月賊犯𤫊山把SKchar滕漢督兵追之奪囘

石康縣印 七年以石康縣併入合浦時知府林錦具奏裁革 十 六年僉

事林錦征八寨諸賊寨賊自天順以來負固行刼錦奏調官軍征之知府劉烜撫之分住永平諸山 正

德三年寨賊黄師苟稱㓂僉事鄧㮣討平之自知府劉烜安撫之後八寨餘黨時為民

害㮣以三府檄調兵討之賊皆奔竄命SKchar旗王英千户陳容以招撫誘之凢摛六十餘人至是稍戢 七 年賊首廖

公廣㓂𤫊山合浦僉事李志剛誘而擒之公廣以八寨餘黨居永平寨占耕民田不輸賦

税日益作孽志剛聞軍門以計擒之 八 年秋八月安南入㓂欽州百户謝惠帥

兵徃禦敗於淡水灣死之時官軍僅滿百而賊兵多於我惠不量彼已遂敗没免者四五人上状當路匿

不以 十 一年冬十月交賊㓂西塩塲指揮范鎧擊敗之 十四

年秋八月交賊入㓂舟至方家港欽州千户趙瑾撃敗之 嘉靖

十年冬十二月賊刼𤫊山縣庫監生莫如勤率兵擒之先是八年之間刼庫

者四未有得賊要領者至是踰城而入殺廵捕百户邵經及民兵七人攻開長春門而去如勤率軍快尾之至永淳縣𫉬賊杜徳勝

䓁五人鞫岀黨𩔗送軍門斬之 十 六年夏安南黎太陽黄父命黄父郡來奔

時莫登庸内亂十九年春命兵部尚書毛伯温咸寕侯𬽦鸞如廣陳議

處安南冬安南莫登庸䧏納之十一月初三日登庸素衣繋組率小目耆士䓁各以尺帛東頭

赴鎮南関投欽遥望 龍亭恐懼制伏脱履跣足北面五拜三叩頭畢隨向軍門𠕂拜時布政楊銓祀儥𠫵政蕭曉張岳翁萬逹副

使鄭宗古僉事許路總兵張純𠫵將李荣都指揮石泫䓁諭 朝廷恩威暫令待罪還国登庸遣親侄莫文明舊臣許三省䓁二十

八人奉表入 朝願請正朔去僣號歸欽州四峝侵地伯温納䧏奏聞 詔從之 二 十一年夏六月

收復四峝民歸籍二十六年安南夷裔莫正中莫文明莫福山

率其家属百餘人來奔登庸䓁奔欽州投訴觧赴軍門提督侍𭅺張岳奏𤼵韶州肇慶清逺安住給米有差

 二十七年冬十月安南叛賊范子儀范子流䓁率衆㓂欽州百

户許鎮與𢧐於龍門港死之命都指揮俞大猷督兵勦之伏誅

子流率舟師擁衆至欽州詐稱宏瀷己卒以迎莫正中嗣位為名圍城刼聚殺傷官兵提督侍𭅺歐陽必進請改福建指揮俞大猷

於廣東都司督調漢達土兵一萬禦之生擒范子流俘斬一千一百名級子儀乗風遯走既而宏瀷擒斬之亟首軍門  四

十年春三月海㓂至大石屯登岸逼近郊知府熊琦率官兵禦之

賊乗潮走四十四年冬海㓂呉平刼畧入廉州界𠫵将湯克寛

都指揮傅應嘉率舟師追之 四十五年春二月師次龍門追及

於交趾破之 萬曆四年海北兵備趙可懐上水利議未果行

曰亷州轄州一縣二東一百餘里即廣西慱白地挿入合浦之間廣東開建縣雖属肇實梧之接壤臣以開建冝轄扵梧而慱白冝

割於㢘然以慱属亷非獨亷之利也慱去梧陸行六七日至亷僅二日由梧遡流至慱計十餘日㢘至慱三日此地利之便也合

浦至石城息安中間慱白之界数十里奸民肅聚伏路截境徑啇旅驚心官司捕緝不能越境其梗道之害又如此慱白人比合浦

多强悍徃徃刼掠一越境無淂詰問况挟私仇以報復遡上司以抵餙每称兵人禍巳雖郡縣吏亦付之無可奈何臣閲審録内事

多連愽勾攝公文十無一繳所産穀食多於合浦合浦所産魚塩陶冶嘗轉貿慱白慱吏以遏糴為利藪以魚塩為壟断若属之㢘

於民便於政和也 冬 十一月倭㓂攻永安所城指揮張本守之遂及海

川营新寮開海兵俻僉事督兵禦之𫝑盖猖獗殺狼目韋真官軍

不能制 十二月副SKchar兵張元勲追倭賊於亷州香草江大破之

 七年𤫊山縣石塘狼賊黃璋弟羅和尚搆黨作亂海北兵備僉

事熊惟學以推官劉子麒率兵討之為賊𠩄𫉬知府周宗武移檄

諭之乃還遂益兵剿擒羅和尚黃璋弟䧟死 八年賊黨覃雲明

就擒先是鄉民寗經𬽦訐經知其必來復仇乃率衆断其歸路官兵擣其巢穴雲明計窮食絶乃𫉬之知府周宗武撫其餘黨

令守石塘請設山防官得專提調地方頼是以安今石塘犀塘乎寕皆知府周宗武之功也 是 𡻕設山防通

判一員築城開市恊守指揮一貟 十年八月烏兎那思蛋民盗

珠永安𠩄千户田治督軍捕之戰死海北分廵兵備薛夢雷勦平

之 二十一年夷人莫登讓為黎氏所逐携其妻僕来奔欽州知

州董廷欽納之後潜遁他境三十五年冬十二月二十七日交

趾賊突䧟欽州城㢘州指揮當弘謨将兵禦之雷廉副SKchar兵楊應

春兵及欽州而還潿州遊繋張継科自永安𤼵兵次葛蔴山不進

交趾賊翁冨搆黨乗小舟百餘衆至数千人經龍門入州城遂䧟百户吕朝烱狂走吏目挺然𬒳𫉬随釋學正李嘉諭罵賊而死楊

應春但兵及欽境還三十六年正月夷賊復侵欽州圍其城同知曽遇指

揮當弘謨力保孤城有数十人望城指畫者謨引兵射殺之賊退

 二十八日夷賊復㓂中軍祝國泰百户孔榕禦於龍門大𢧐死

之哨官朱子連𢧐扵南屯之朱家巷死之是時守龍門哨百户孔榕廵海中軍把SKchar祝国

泰率舟師截其歸路是夜霧氣黒蔽官兵以銃砲擊之賊死傷亦多及天明賊見我師船少外無援兵賊四面繞迫攻打矢石俱盡

二將皆死哨官朱子連𢧐於南屯亦死之 勑 SKchar督両廣都史戴燿SKchar督安南都統

使黎維新併兵討賊三月令逰撃田 押廣肇中营標兵併守東

西二山兵劄㢘州府遣副SKchar兵楊應春詣河州踏㸔屯兵营地及

進兵去䖏厯四峝地方撫峝民募嚮導得兵九千人秋九月命SKchar

兵官孔憲卿行征夷将軍事以海南兵備副使蔡夢説監軍進兵

勦賊帶𬋩海北兵廵道分守右布政使林梓留守欽州推官李

随軍紀功是月進攻花封巢賊穴盤㩀石山不克兵及塗山翁冨莫知𠩄之兵船分四路大海無踪乃還

三十七年十月交南㓂平 崇禎五年五月流賊数百刼西塲

四十里而遥迨官兵至而賊遁矣 八 年四月海㓂平海㓂劉香流毒三省猖獗七年致惠潮守廵道二𠫵

将登舟挾留都御史熊佯示招撫以緩其宻檄福建五虎SKchar鄭芝龍會勦賊艫群繞死𢧐芝龍𡚒力一鼔殱之餘黨悉平

九年三月流賊百餘刼那𨺚

諸峝

貼浪峝在貼浪都思牙村宋為長官司黄令鑑為峝主其孫黄世華在元世祖時以討兩江峝賊黄聖許功授以金牌印信

國初収罷為峝長 時 羅峝在時羅都宋以黄令岳為峝主 國𥘉𭣣印罷為峝長永楽間以事革相傳漢有榻純旺

者從伏波將軍馬援征交阯有功賊平留守欽邕二界居時休峝在𬋩界廵檢司地至是命其孫貴城移守時羅為峝長

思勒峝在如昔都思勒村宋以黄令德為峝主國初収印罷為峝長宣徳間為交阯所侵以其地置金勒千户所遂移守那

 丫 葛在如昔都丫葛村宋以黄令欽為峝主國初𭣣印罷為峝長宣德間其孫黄建叛附安南

澌廪峝在貼浪都澌廪村宋以黄令謝為峝主國初收印罷為峝長宣德間其孫黄國廣叛(⿰阝企)安南 羅 浮

在如昔都羅浮村宋以黄令宣為峝主國初收印罷為峝長宣德間其孫黄子嬌叛附安南 古 森

在貼浪都宋以黄令祚為峝主国初牧印罷為峝長宣德間其孫叛附安南 按欽州七峝本舊貼浪時羅如昔三都之地洪

武間設如昔廵檢司僉其民為弓兵宣德間令黄金廣䓁領峝丁弓兵恊守丫葛関而金廣䓁遂以澌廪羅浮丫葛古森叛因并

脅思勒峝及佛淘SKchar廵檢司九十九村延袤二百餘里以附黎氏黎氏遂以如昔廵司為萬寕州丫葛関為阿葛䘙以佛淘SKchar廵司

徙永安州以思勒村為金勒所於是盖百二十年矣兹登庸納欵願如知州林希元請還我侵叛之地時遣都指揮王相指揮劉滋

知州文章徑厯嬈明相為畫定彊界而夷情叵測譎詐横生於是不得已為立石定誓鉄勒以潭鱗溪為界丫葛以茫溪江為界澌

廪以三岐江為界古森以古森江為界要固當時委任之非人而諸公輕忽彌縫之失其責亦有𠩄分矣偶得净峯張公岳梦山翁

⿰氵専最後駁查公移為録於左後或有考見扵斯云

亷瀕海地卑土薄故陽燠之氣常泄隂濕之氣常盛陽泄故四時

常花三冬不雪一𡻕之間暑𤍠過半窮臘乆晴或至摇扇故人氣

多上壅膚多汗出SKchar2理不宻隂盛故晨夕霧昏春夏雨滛夏連隂

雨即復凄寒衣服噐用皆生白故人𩔗多中𣺯間𤼵流毒人面目或

手足倏尔作瘇而不痛醫以流氣薬攻之不效俗謂之走馬胎時或漸移惟以燈火環爆之或男左女右炙手尺澤穴即消然得

酒輙復作盖酒能行氣故也隂陽之氣既偏而相摶故一日之内氣候屢变晝

則多燠夜則多寒亷在宋徙今治而山川夷曠SKchar稍舒洩瘴癘絶

少欽州次之靈山又次之土著之人不聞有患者中原之人至者

獨以道里險遠征途日乆或觸𤍠感寒飲食服不節以時而霍亂

痁瘧之疾一歇即𤼵霍亂吐㵼之病多商旅氓𨽻之人日夜征行傷於饑飩腹痛欲絶俗謂之急沙急以塩擦

背腹手足炒塩一合沃以杯水令飲之大吐而愈半日後甚飢方与食少不戒米飲入口死矣所謂青草

黄茅之毒要亦不善攝生者固有以取之諺曰急脱急着勝似

服薬是固䘙生者所宜知也

投荒雜録云南方諸郡有颶風𩗗風者具四方之風也按亷地薄

海夏秋間颶風或一𡻕累𤼵或間𡻕初起而東轉北而西而南或

起扵西轉北而東而南皆必對時而後息将起之前海鳥群驚投

𪧐林木皆向南作翻轉之状或海吼聲大震天脚有暈如虹俗呼

風蓬即嶺表録謂之颶母或踰時即大作暴雨挾之撼聲如雷㧞

木飛瓦人不能行立馬牛不敢出牧是中州所無也

𠫵将 成化壬辰設分守嶺西左𠫵将管雷亷高肇四府并廣州

府新㑹新寕二縣𨽻焉駐剳肇慶嘉靖癸丑廵撫應檟嫌遠轄不

便議以右𠫵将𬋩雷亷左𠫵将兼韶廣兵部覆是之 守備 亷

州府守備景泰以來委都指揮一員成化以後革 永 安守備洪武辛酉調雷州䘙前所官軍領以指揮

一員專駐哨守弘治年革 靈 山守備天順初調廣衞二衞官軍六千分上下班防守成化十六年掣囘廣州䘙弘治

十四年掣回惠州䘙成化以前間委都指揮今以亷州䘙指揮千百户各一員領旗軍一百名防守行粮俱本縣存留倉支給

欽州守備宣德間交㓂黎利叛始命廣東都指揮程㻛領軍於欽城南北立四营以守後因之都指揮指揮間用成化六

年以後始專用指揮

营堡 宋 海門鎮太平興国八年建即今亷州 南 賔砦天順元年建即欽州 如 洪

亦名如洪鎮在欽州三十里永楽鄉今廢居民云鳯江上有洲洲上官署故址猶存意即舊立砦䖏 咄 

州時羅都 如 昔砦亦名如昔鎮在欽州如欽都國朝改為廵檢司後没交趾今復之 今 营 標營

崇禎五年廵道劉之柱請建以中軍一員轄之

亷州府营俱劄教場 海 川营 清湖营隔一江廣西慱白縣分界至墀海三十里至古

立一百里至高仰司三十里上城隍四十里下石康一百里 楊 苗营石康過去二十里 城 隍营

上永平三十里一路去石塘五十里一路去古立三十里 古 立营在府二百三十里萬安鄉東至石塘营五十里去永

平司三十里下高仰司一百里兵餉知府鄭抱素措給 北 塞营至武利林𭏟司二十里至古立七十里東南下高仰

司三十里古立北塞俱禦慱白興業賊路崇禎九年兵廵張国經建〇欽州营即教場 攘 外

蘇及新開田近四峝 澌 廪(“㐭”換為“面”)去州二百五十里防城之外𬋩峝民近交趾十里 防 城营在時羅鄉

交趾界正德元年夷目范汝舟登界邦民黄全濟争田始立营 那 邏营在州西一百五十里那羅埠𬋩下永

楽一都近上思州界〇𤫊山营 石塘营与廣西興業縣分界至永平三十里至清湖营一百十里 管

根营縣西北一百七十里上下殳地方居宋 太那線那峯之内地今移風木𭏟居三营之外 宋 泰营縣西北二百里

即宋太鄉南寕交界陳阜江三十里永淳縣界 那 線营縣西北二百里那線村𬋩上寕鄉近南寕界

 那峯营縣三百五十里𬋩中寕下寕二鄉去西鄉廵司四十里去南寕七十里 風 木营与横州八寨賊

界守此以防西賊之路崇禎九年知府鄭抱素建  蕩  㓂营在武利鄉合浦靈山之界去北塞三十里上靈山八十里

小路至石康一百二十里 陸 屋营在縣西一百二十里下殳鄉去格木营十里 洪 崖营縣東北三十里

髙山深谷横州猺賊出没之衝 沿 途小营 府城東路至雷州息安堡

清水营 蓬傘营 白水营 佛子营 新寮营 楠木营 閘

口营 茅山营 山心营 張家营 横橋营 新興营 茅坪

营 平鴨营 白沙营 窰羅营 海川营已上諸营因沿路盗賊肆刼徃來公差使

客不便萬暦十七年亷州䘙指揮蔡仕請議砍山立营每营撥兵九名防守道路頼以寕静 府 城西路至欽

州 上洋营石橋营 那暮营 府城西北至靈山 馬長埇

 石塘营 丹竹营 烏家营 福子营 木構营

 按营號雖多兵数或只一二隊葢以哨官加把總名號便於屯

 守耳至於营地因時改移今㫺不同者隨㓂盗出没生𤼵之處

 扼要而設耳是以志古营并其地里于右以待後之考稽

古营 北营在城北濠外嘉靖三十三年知府何御設召狼兵防守又建石橋以便徃來 達 達营

治東北僉事林錦建安揷召來達達𡻕乆圯壊各達交領官修葺清頭营去永安城五十里今廢 陸 湖

在府治東北新興里六湖峝今廢 黄 逕营去府治四十里黄逕村大洸港今廢 木 港营在府治北

三十里嘉靖十六年知府張岳以既建丹竹营遂改為舖 石 𨺚营在合浦縣歸德鄉通廣西龍山八寨

乃木頭峝猺獞出沒之所最為地方咽喉成化六年僉事林錦建今廢靈山民快一十名兼狼兵守之 羅 浮

在欽州防城外一百一十里嘉靖十九年因安南献囘四峝侵地後軍門議于河洲社立一大营揆軍兵共二百名以指揮或

千百户一員統率防守四峝地方至二十八年為夷㓂范子儀所燬𠫵將俞大猷以河洲深入夷界呈請改建于此

 思勒营在欽州防城外九十里至羅浮营二十里嘉靖十九年軍門議立河洲大营以营去州治逺軍兵粮餉往來悉

由夷界又於江平地界設恩勒冲包二小营互相策應每营各撥軍兵五十名以千百户一員統領防守後𠫵将俞大猷議廢冲包

 上 扶龍营在欽州貼浪都通十萬大山与廣西上思州接界又西八十里到西牙坂峝䓁村与交趾思廪(“㐭”換為“面”)接界

嘉靖十年為上思州夷目趙盤趙溥作亂始立营于此撥總旗一名領軍五十名守之知州林稀元以非要地議罷分軍二十名守

陸眼营餘掣囬守城 白 皮营在州東南白皮村与合浦分界正德八年賊入㓂軍門命建之守以軍状各二十五名

知州林希元為有事安南復建今廢方家营在欽州西方家村乃海西停泊之處正德十三年夷賊于此登岸剽掠知

州李純始建防守后廢知州林希元為有事安南復建今亦廢 煙 通营在州南煙通嶺之陽即沿海廵検司

舊址水通龍門海口海舟可至之䖏知州林希元為有事安南始建今廢  坑营在州東南烏雷嶺之北原無嘉靖十

六年有事安南夷賊杜文莊泊舟鳥雷下以覘動息官軍捕𫉬知府張岳始立营撥本䘙旗軍五十名守之后掣囬今安南事息营

 陸 服营在州永楽鄉陸眼村与廣西宣化縣武黎氷口相接宻迩四峝狼賊不時越境竹刦嘉靖十五年知州林

希元申議立营撥官軍五十一名并徧宣化靈山附近居民防守后以有事安南取囘官軍惟民守如故十八年復申前議撥上扶

龍营軍二十名以百户一員領之重修其营仍為記嘉靖二十六年宣化縣太平等啚民与狼猺復行肆刼知州黄希白中議掣囘

軍士召狼兵十百户領之三 黃𮗚营在州新立鄉狼兵九十名防守以陸眼营百户兼統之 那 迫營

在州菩提鄉狼兵七十五名防守以陸眼营百户兼統之 八 角营在州西鄉召狼兵一百二十名防守以百户一員領

之 那羅营在州西鄉召狼兵一百名防守以八角营百户兼統之 圑 圍营在州西鄉召狼兵四十五

名防守以八角营百户兼統之 總 捕营在陸眼村新立䓁鄉東跨靈山西南跨欽州北跨廣西宣化諸縣

 以上六营俱嘉靖二十六年知府黄希白因廣西宣化䓁縣民猺作㓂申議軍門建立每嵅于南寕亷州二府推委䘙指揮一

 員帶軍六十名上下輪流提調陸眼䓁六营官兵哨守 那 蘇营在欽州如昔都与交趾萬寕州接界如昔峝長

黄鳯陽居此知州林希元爲有事安南于此建营召雷州䘙軍二百名守之十七年安南事息掣囘 鳳 口营去州治三

十里鳯凰山下今廢 圑 光营在州永楽鄉萬曆三十年新設哨官領之 那 暮營在靈山縣東南

二百五十里慱峩鄉僉事林錦建年久傾圯嘉靖三十三年知府何御議復 格 木营在靈山縣西南一百

里下安業鄉欽靈徃来之冲天順間盗賊出没僉事林錦建後賊平营亦廢今改公舘 丹 竹营在𤫊山縣南一

百七十里上安業鄉爲烏家驛之交險塞䝉翳㓂盗窈伏嘉靖十五年知府張岳建掣新竂堡軍士二十名防守二十三年营𬒳

冲崩三十四年知府何御改設于高阜䖏 譚 家营在𤫊山縣東十五里上武安鄉天順六年僉事林錦建正德四年

事李瑾調永安所官軍防守嘉靖十二年僉事王崇以地方無事掣回 圑 河营去靈山縣一百九千里西鄉中

寕都僉事林錦都指揮歐磐同建調官軍防守以安寕上中下三者之民故也正德後地方無事营堡遂廢今遷西鄉廵檢司于此

 山心营縣北二十里宋太鄉猺賊出没䖏与洪崖堡互相守望 管 根营縣西一百二十里下

甲鄉爲宣化縣五六啚賊患而設 羊 角營縣西南一百二十里上殳鄉近宣化五六啚而設

墩䑓 川江墩府東南八十里川江村前 隴 村墩府東南七十里隴村寨前 珠 場

府東南七十里珠場港口 調 阜墩府東七十里黄稍村前 白 龍墩府南七十里前監採珠衙門

居八寨之中珠場廵司衙門東西八寨俱属𬋩東塩場廵司前時衙門亦在此今遷東寨川江村係𬋩塩丁

武刀墩府南四十里武刀村 龍 潭墩府南五十里下村海崖邉卽龍潭寨 程 徑墩府南五十里許

屋村 望 子墩府南六十里高嶺之上即冠頭嶺大海 石 子墩府南六十里龎屋村前

深路墩府南六十里 安 寕墩府城十里即西江水下乾体哨兵舡住扎之所 草 頭墩府西南二

十里獨江村前先到草頭次到高德 高 德墩府城南三十里高德港口 崩 沙墩府南四十里小嶺村西

珊瑚墩府西二十五里過上洋舖中火向西此墩在西門外去過四江 白 虎墩府南五十里係飲馬村前

箒捍墩府西三十里烏寕村前 大 樹墩府西四十里箔竂村 鱟 港墩府西五十里係西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

𭏟此墩低可遷西埸后嶺上望見鴉埇連塘䓁䖏 那 𨺚墩病西五十五里係西場之西那𨺚村前 葛 蔴

府西六十里葛蔴村前 新 設墩 崇禎九年冬廵道張國經議建 烏

家舖西賊常自 馬頭嶺下三十里至此 鴉 埇村距烏家十五里 連 塘村距鴉埇五里 西 場

后嶺上距連塘五里此為西場設也 進 牛嶺墩界府城石康之中此為石康設也 已 上俱

合浦 舊志云按亷州墩堠總二十一所曰安寕獨江即草頭墩高德飲馬即白虎墪龍潭武刀珠場係舊前所設曰冠頭

白沙隴村川江則知府張岳為安南建也内安寕獨江高德三墩地方有警只係村夫防守冠頭即望子墩本衞撥軍十名兼村夫

防守其餘各墩平時則寨軍守之有警則村夫協守盖邊海禦㓂之地故尤致重焉  茶  山墩州東南十里茶山嶺

嘉靖十六年事安南故立 青 鳩墩州西南三十里木蘭村旁 金 竹墩州西北三十里水通交趾

大鹿墩在大海中東欽州西交趾 小 鹿墩在大鹿下 龕 羅墩在防城与永安界以上俱廢

施家墩州南三十里 尖 山墩州南十里 何 家墩州東南二十里 蔴 藍墩州東南五

 烏 雷墩州東南 以上五墩逓年各百里  撥旗軍二名瞭守 俱  欽州地

関隘 東関在府治東北嵗乆傾壊嘉靖十五年知府張岳改砌門楼一座曰風関 天 板関在州西六

十餘里宣德間以本州千户所千户一員軍十名守之 魚 洪関在州東二里宣德間建以千户所旗軍五名守

 三 関俱守備都指揮程瑒剏立弘治中州民胡真以索財為

  民害呈革

新寮閘在府治東五十里成化六年僉事林錦建今廢 稔 均隘在欽州那蘇東南相去七里隘外即

交趾小港通入有SKchar夷人塞今廢 那 𨺚隘在那蘇東相去十餘里隘外即交趾小港通入東而居民二十餘家有小

徑奸民通夷者率由于此今廢

備倭 皇明洪武二十七年七月始命安陸侯呉傑永定張金寶

䓁率致仕武官徃廣東訓練沿海衞所官軍以備倭㓂是時方有俻倭之名

天下鎮守凢二十一䖏廣東曰俻倭廵視海道副使一員都指揮

一員衞指揮一員專管廵海聼廣東廵視海道副使備倭都指揮

節制所轄永安欽州二所每所各官一員督管軍船三艘旗軍三

百名各分上下班出海廵哨以防倭㓂

潿州逰撃 潿州在珠母海中當冠頭嶺之南約二百里每天将

隂雨輙望見之晴霽則否周圍七十里昔為㓂穴萬曆六年移雷

州民耕住其地萬曆十八年設逰撃一員鎮之二十八年移于永

安所距潿州一日之程距亷州一百八十里之逺呼吸難通廵道

張國SKchar議移駐于冠頭嶺俯瞰六池為亷門户猶得臂指之用而

未果行

珠池 烏泥池至海猪沙一里 海 猪沙至平江池五里 平 江池至獨𭣄沙洲八里

獨㰖沙洲至楊梅池五十里 楊 梅池至青嬰池十五里 青 嬰池至断望池五十里

断望池至烏泥池SKchar計 按珠池之事漢唐無考自劉鋹置媚川一百八十三里 都宋開寶以還遂相沿襲置場置司或

採或罷迄無定制我洪武二十九年詔採而已未有專官也正統初始令内官一員分鎮雷亷正德年又取囬鎮雷者總属于亷嘉

靖年廵撫林公富盡奏除之專其任於兵俻憲臣此亷郡之大幸也

海寨此营堡𩔗也當入SKchar武志乃附于此者寨為珠池設也 烏 兎寨至凌祿五十里至烏泥池

二十里守軍五名 凌 禄寨至英羅一十里至烏泥池十五里守軍五名 英 羅寨至蕭村五里至

烏泥池十五里守軍五名 蕭 村寨至井村五里至海猪沙十三里守軍五名 井 村寨至對達五里至海猪

沙十里守軍五名 對 達村至豊城十里至海猪沙十里守軍五名 自 英羅至對達俱近

海有箔只宜遷近不可挿逺 豊城寨至黄泥十里至海猪沙十五里守軍五名

黃泥寨在大亷港之北去海猪沙愈逺今無軍守 以 上八寨俱永安所地 川江寨

至調阜三里至平江池十里守軍十一名 隴 村寨至調埠三里至平江池十里守軍十一名 調 埠寨

場十里至平江池十里守軍十一名 珠 場寨至白沙二十里至江池十里守軍十一名 自 川江至

北俱近珠池不可挿箔 白沙寨至武刀十里至楊梅池十里守軍十一名 武 刀

至龍潭十里至楊梅池十五里守軍十一名 本 寨沙尾有箔五所俱在池不可挿

 龍潭寨至古里十里至青嬰池十五里守軍十一名 古 里寨近冠頭至青嬰池二十里守軍十一名

西塲寨在大洗港東去葛蔴江二里許守軍十一名

 按沿海建寨盖自今始由西而東而北凡十七䖏分軍巡哨以防盗取之患然法禁稍踈軍士即玩盗者有𠩄賄則得者不以

 聞擇人而任可不慎與

銅柱攷 水經註楊孚南裔異物志昔馬文淵積石爲塘達于象

浦建金標爲南極之界林邑記建武十九年馬援植两銅柱於象

林南界与西屠國分漢南疆 晋地理志日南郡象林注今有銅

柱漢立此爲界金供税 隋書大業元年劉方敗林邑逕馬援銅

柱南八日至其國都刻石紀功 唐南蛮傳林邑南大浦有五銅

柱山形若𠋣盖西跨重岩東臨大海漢馬援所植也至明皇時詔

何履光以兵定南詔取安寕城及塩井復立馬援銅柱乃還桞文

安南都䕶張舟復立銅柱 酉陽雜爼馬伏波壮還留遺兵十餘

家居壽冷岸南而對銅柱悉姓馬自相婚姻至隋有三百餘户交

州以其流寓號曰馬流言語衣服尚与同山川移昜銅柱入海

馬流人常識其䖏 馬總傳元和中以䖏州刺史迁安南都䕶亷

清不撓用儒術教其俗政事嘉羙獠夷安之建二銅柱於漢故處

鑱著唐德以名伏波之裔五代史晋天福五年楚馬希範平羣

蛮自謂伏波之後立銅柱于溪州即歷代史册考之則伏波銅柱

當植扵交趾九真日南三郡之外所謂林邑界上者是已今分茆

嶺之銅柱已不可見惟指近岸海中積石若丘阜䖏目之不應

立漢界反在内地 按水經註言銅柱在林邑不言在欽江疑分

茆銅柱馬SKchar所植也 崇禎九年張國經遣峝官黄守仁查訪銅

柱逺近形状六閱月囘稱無有到其地者有貼浪老叟名黄朝㑹

萬曆二十四年親至其地而見之其茅果分两邉而垂下分茅

嶺去銅柱之所尚多一望之逺頗斜向交趾夷人年年以土石培

之今高不滿一丈見者皮骨多寒不敢近前其大不知幾許字之

有無亦不得知問其道徑所繇則曰自貼浪扶龍至板䝉一日板

𫎇至那䝉那來一日那來至觀狼動羅一日動羅至江那一日江

那至北㰖一日北㰖至北癸一日北癸至新安一日新安至八尺

石橋尚竹八日方見分茅銅柱自過江板蒙起沿途俱夷地貼浪

要十六日欽州要二十日方到守仁遂執筆記之以報是銅柱一

耳未嘗有别銅柱也

運道遺跡 合浦大洸港有潮西通名九河江江口有赤羊墪蛋

人取蠔于此又名赤蠔墪父老相傳馬伏波征交趾時合浦由外

海運粮至軍恒苦烏雷風濤之險及海㓂攘奪之患遂以昬夜鑿

白皮蜂腰之地以通粮船乃束羊扵鼔係鈴扵鳥置之墩上以疑

㓂此河直通龍門七十二SKchar抵欽城其掘鑿䖏約長七八里濶五

六丈深三四丈其两頭潮水尚通但中間木植交生耳此水一通

寔欽亷舟楫之利嘉靖己亥太守張净峯公与義民文通嘗親至

其地踏勘欲䟽鑿之不果予以為亷境之山由東迤邐而南直出

海上曰冠頭嶺由西迤邐而南直出海外曰烏雷嶺今二山對峙

相去可二十里古謂合浦為海門迨謂此耶誠華夷之彊域南徼

之阨塞附海之邦所無者冠頭之東地亦蜂腰大潮亦没假令二

地以不便舟揖之故皆可鑿之使通皆可不必踏外洋之險若為

邊圉乆遠計其無乃非先王設險守國之義耶謾記諸此

入交三道 一由廣東自馬伏波以來水軍皆由之自欽州南大

海揚㠶一日至西南岸即交州潮陽鎮也又云自亷州𤼵舟師進

都齋一由廣西至宋始開廣西路亦分為三自慿祥州入者由鎮

南関一日至文淵州自思明府入温丘者過摩天嶺一日至思𨹧

州自龍州入者一日至平西隘一由雲南至元始開雲南路亦分

為二由蒙自縣者經蓮花灘入交之石瀧由河陽隘者循洮江左

岸十日至平原州然皆山逕難行張輔則繇慿祥沭晟則從𮐃自

以抵白鵲縣皆不循伏波故道彼用夾攻之䇿故也

西南海道 嘉靖中知府饒岳訪得廣東海道自㢘州冠頭嶺前

海𤼵舟北風順利一二日可扺交之海東府若沿海岸行則烏雷

嶺一日至白龍尾白龍尾二日至土山門又一日至萬寕州二日

至廟山三日至海東府二日至經熟社有石堤陳氏所築遏元兵

者又一日至白藤江口過天寮廵司南至安陽海口又南至多魚

海口各有支港以入交州自白藤而入則經水旁東潮二縣至海

陽府復經至靈縣過黄徑平灘䓁江其自安陽海口而入則經安

陽縣至海陽府亦至黄徑䓁江由南䇿上洪之北境以入其自塗

山而入則取古齋又取宜陽縣經安老縣之北至平河縣經南䇿

上洪之南境以入其自多魚海口而入則由安老新明二縣至四

岐遡洪江至快州經鹹子関以入多魚南為太平海口其路由太

平新興二府亦經快州鹹子関口由冨良江以入此海道之大畧

也盖自欽州天涯驛經猫尾港七站至若由萬寕抵交趾陸行止

二百九十一里 宋設砦二鹿井砦在欽州西南控象鼻沙大水

口入海通交州水路三村砦在欽州東南控宝蛤湾至海口水路

東南轉海至雷州逓角場欽州西南邊有水口六譚家水口黄

標水口藏埇水口西陽水口大湾水口大亭水口

 奏復屯田䟽             林希元知州

為復屯田以省轉輸以足軍餉事照得本州官米粮米原額二千

九百二十八石六斗零除無徴停徴實在只有二千四百九十九

石除觧京師外𤼵永豊倉以給本州官吏師生及所官軍俸粮只

得二千八十石僅供半年之食尚欠粮一千八百石例撥外州縣

以足之當其遠䖏踰年乃至官軍欠粮毎四五月以為常按記稱

無三年之積則國非其國今本州無半年之積豈可以為州㢤臣

始入州境陸行三日始扺州城見平原曠野高可種黍下可種稲

皆為荒服成田者十僅一二所種只水稲一種黍稷蔴麦俱無其

田半沒荒禾稲十不七八詢之耕民皆不糞不耘撒種於地仰成

扵天然猶畆収三四石盖其地極膏腴也数嵗力薄則昜其䖏又

數𡻕而復之故熟田常少𮎰田常多要皆土廣人稀之故也臣差

官各䖏踏勘抛𮎰田土所近城郭去䖏則自徃勘量已得田一百

頃節䝉上司明文踏勘荒田招人承種給与牛種但本州僻䖏一

方生意㣲薄少有流民其土居無粮人户交怕差役甘於佃耕人

田不肯承種官田以此無可耕種照淂本州洪武年間設立屯田

六十二頃生落城東廂新立鄉靈山縣下東鄉䓁䖏撥欽州千户

所百户二員領軍出種宣德年間始罷田歸有司給民耕種辦納

粮差今查前項屯田民間開耕者固有廢為荒地者尚多現各䖏

抛𮎰田土無数又不必原田之拘也但承種之人當議䖏爾臣按

屯田之法古今不同大要有三有兵旅乆駐欲省轉輸之劳而屯

種者漢武帝立屯田于墩煌趙𠑽國屯田于湟中是也有因亂後

田𮎰而屯種者東晉之簡流民屯田于江西後魏籍州郡人户十

之一以為屯田是也有因軍餉不是而屯種者 本朝撥各𠩄衞

之軍出野耕種是也 本朝屯田之法今己廢壊軍民迯亡過半

耕種之人多非本軍皆民承佃臣欲因今之法𠫵用之古将勘過

𮎰開田地及原廢未墾屯田招人耕種不拘軍餘客居及無粮人

户但願承田者悉与之人給田三十畆依欽州下則官田則例畆

科米一斗七升一合該米五石一斗仍撥田十畆与為宅舎不科

其税十人為一甲甲有頭五甲為一屯 有總一屯稲田一十五

頃共田二十頃該米二百二十五石一屯設老人一名專理其事

給田四十畆用酬其劳不征其税五屯之田計一百頃八十畆督

責耕種征𭣣税粮屯老責之甲頭甲頭責之屯丁以本州判官掌

之而總督于知州無牛種者給与牛種今查得𮎰田一百頃八十

畆可作五屯𡻕可得粮一千二百七十五石已招得軍餘朱鏞馮

寕䓁六十人客居廖達章料記䓁六十人尚欠八十人方足四屯

之田查得本州額設民快一百八十名除守庫守監守城追捕廵

捕一百名可撥八十名於附近新立二鄉屯種以足四屯之数今

春夏在田耕種秋成之後赴州操練及春復歸田耕種尚田一屯

缺人耕種臣查得欽州千户所𡻕撥軍一百名分上下班出海廵

哨常在孟埇海口駐劄下班之軍月辦銀三錢以俻該所公用臣

欲于附近孟埇茶山木𨺚䓁䖏撥田二十頃令二軍朋種一分田

隋班上下更迭耕種軍一百名可種田五十分以足一屯督耕徴

粮俱如民屯之法主之備倭官本州亦淂督責之一軍月减米五

斗軍一百名月减米五十石𡻕减米六百石屯粮减米二者通計

一年可得粮一千八百七十五石如此則不待取撥於外官軍之

食可足矣以軍餘客居無粮人户屯田即東晋簡流民屯田于江

西後魏籍州郡人户十之一屯田之遺意也以民快屯田即唐府

兵無事則耕有事則𢧐之遺意也以哨軍屯田即漢人屯田墩煌

湟中且耕且𢧐之遺意也愚臣之法似若可行然此法也軍餘客

户則利軍官粮户則不利民快則利官軍則不利何也各䖏𮎰田

數多軍餘客户欲種而不得一與之田人皆楽受故利軍官弗得

餘丁差使粮户不得多占𮎰田更昜耕種故不利民快苦於雜差

種田可以自逸而租昜輸故利哨軍習於安逸今使耕田而又减

糧故不利知其利害不為所揺則法行矣如𫎇𠃔臣所奏乞 勑

該部行撫按衙門詳議舉竹則轉輸可免軍餉可足一州之幸也

 廣塩課議            張應𪧐知州

㫺漢之七國呉以煑海獨冨強名山大川SKchar為利薮欽亷之境瀕

海者半而欽州之海澨曽無一灶煮塩且州境西与北接攘西粤

其食塩靡不仰給于亷其塩船靡不取道于欽查得郡之塩啇其

子母之貲僅以十計即有金者尠于長蘆淮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擅貲鉅萬者天淵

也而視長蘆淮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者利更饒更速不两月可子母全収不必遠募

啇而中塩者可輻輳獨其額課歸公家者什一而旁落者什五費

用之孔多浸魚之手衆充邉餉者幾何而入私槖者盈溢葢瘠下

而上不肥天地自然之利國家竟不得盡頼其用也竊謂合浦之

白皮䓁䖏瀕海欽亦瀕海邉海即可産塩欽亦何獨不可産塩計

民力農𨻶儘多暇時計道里啇運更無便益若無論其是否土著

是否竈丁令得沿海增竈儘力烹煮山野多薪不必如浙之計丁

分草場也閩廣多啇不必如淮揚長蘆盡大啇巨賈也隨到隨中

隨掣隨放不必淹𣻉停留費時曠日也若然則斥鹵可盡為桑田

而課額足仰禆軍餉以欽之利供欽之費以欽之餉餉欽之兵不

加賦而可加兵固足術也不特此今塩商自郡而至欽例先輸課

于府旋又輸于州以額外夾𢃄者多而惧盤問又私輸于長墪司

經幾多胥吏費㡬多需索守幾多時日故官課一而私課三總之

課也總之充餉也何不併歸一䖏照條鞭一體投櫃可省加耗之

應觧者應觧應支銷者支銷在州猶在府也誠使裝載于斯投

納于斯秤掣于斯不踰日隨可放行便啇者多矣若此則於舊額

之外量増以益餉彼亦楽從也所禆扵國家經費豈淺鮮㢤言利

不稱善政然不病民不病啇第于公私上下間塞旁漏之孔而衰

多益寡無亦彼此両利乎舍塩扵屯而欲求加兵加餉是道旁之

築舎終為説鈴𦘕餅而已此必不得之数也

雷陽志畧 雷郡潮汐與廣州畧同其壮盛悉視月之朔望為𠉀

一月之間𠕂盈𠕂虗如前月二十五六潮長至朔而盛初三而大

盛後乃漸殺新舊相乗日遅一日每𡻕八九月潮𫝑獨大夏至潮

大於晝冬至潮大於夜此其大較也雷地視廣尤近海故潮輙先

至海康東西之泉俱自澗谷而下至南渡與潮水合平時潮水利

扵田畆惟𩗗發則鹹潮逆起稼乃大傷故東洋田俱築堤岸以遏

之遂溪之潮利害与海康同徐聞最迫海但其也稍亢暴潮不能

深入田園灌溉大半取資溪澗罕鹹鹵患其調黎東西潮亦互異

調黎東每日兩潮両汐西一潮一汐調黎潮東减而西滿那黄潮

西减而東滿凢春則水小不潮不汐者二三日冬不潮不汐者或

五六日無常期大潮大汐謂之大水漁者集焉不潮不汐謂之小

水漁不取漁其渡瓊者亦視潮汐為進退潮吼而暴舟檝戒止矣

雷之語三有官語即中州正音也士大夫及城市居者能言之

有東語亦有客語與漳湖大𩔗三縣九所鄉落通談此有黎語即

瓊崖臨高之音惟徐聞西鄉言之地鄉莫曉大抵音兼角徴盖角

属東而徴則南也雷地盡東南音盖本諸此耳東語己謬黎語益

侏𠌯非正韻其孰齊之 田有夏秋二米起於宋天𥢗四年頒示

天下𭄿農桑官令所在州邑農出秋糧桑出夏税其制遂定 國

初有農桑絹令天下農民率栽桑麻木綿其不種者致之罰尋照

桑株起科納絹乆之分𣲖於米又立河泊所以𣙜漁利𡻕有常額

其後逃絶過半亦𣲖其課於民户按田每畆官税一斗七升起科

加耗一合二勺民税二升起科加耗七合一勺二抄其賦甚輕

率三十乃税一也即間或加𣲖猶約而易供至弘正間添征羽革

⿰氵𭝠薬諸料其賦始重且𣲖不以時民甚病之嘉靖初御史邵𡺳奏

行均一SKchar其料價於粮著為定額不数十年復有四司鋪墊諸𣲖

則又不趐什一矣本府官民田塘一萬三千三十一頃有竒官

視民居四十分之一其重者官田起科不䓁每畆約米二斗九升

八合民田米正耗三升二合一勺民米視官纔十之一至𣲖額及

鈔役民視官又居三之二曩時官府召役必問民米役一而費十

則民米又不趐重矣雷天順前役簡民易以供成化初成化初大

𬒳猺患田畆既𮎰丁口亦耗徭役仍前編造丁粮不足充之始别

立四役凡十年𠕂周而民滋病正德五年知府趙文奎始革四役

復為十年一周民稍甦正德十年知府王秉良復編作三䓁九則

上四則銀差多力差少中一則銀差少力差多不則俱力差其法

頗詳民始便之乆之銀之納索取輙倍而民復病嘉靖十七年

老陳訴𠫵議龔暹乃令銀差悉照該役多寡折納凡遇役作官自

支給不復累民即今循之其丁之多寡亦視粮為率無粮者或十

人始承一丁每𡻕丁銀附里長科納軍餉京庫各倉米及鋪墊軍

噐䓁十七項折徴俱從官民米𣲖而民為重均平均徭驛傳弓

塩鈔五項折徴則從丁粮兼𣲖惟供應監及偶加兵餉始於原

額外量𣲖事後撤之不以為例大率官米一石并加𣲖𡻕輸銀三

錢有竒民米一石并加𣲖𡻕輸銀八錢有竒丁每一并加𣲖嵗輸

銀三錢有竒而𣲖額四差塩鈔俱在内此一府徴納之總例也𣲖

額十七項前己具列惟四差及塩鈔詳于左 均平為正役 國

初邑每一百一十户為一里擇其丁粮多者統之甲内官吏儒生

及老疾為軍者皆復其身餘悉輪役凡十年而周見役者追徴勾

攝餘則否成弘間聼甲長隋丁田歛錢于里長以供官府一𡻕之

用而歸其身于農命曰均平乆之有司繁費皆里甲直供嘉靖十

四年御史戴璟定為均平録雷格而未行𠫵議龔暹申𩛙之而雷

始便至嘉靖三十七年御史潘季馴復増損之名永平法分三䓁

曰𡻕辦曰額辦曰雜辦視其用之急緩以為次第徵銀在官毋令

里甲親之為役一 均徭為雜役成弘以前莫考正德後始定銀

差力差之例本府銀差一百零七役力差八十四役凡一百九十

一役海康縣銀差六十六役半力差二百三十九役凡三百零五

役半遂溪縣銀差六十三役力差一百八十三役凡二百四十六

役徐聞縣缺載乆之銀差輸至数倍力差或不能親供轉雇以應

其費亦倍最後乃照丁粮科𣲖入官與均平例同為役二 民壯

亦雜役 國𥘉簡民間勇力充之每民壮一名免粮五石人二丁

噐械鞍馬俱從官給三縣民壮計七百有竒分領以SKchar小甲統以

哨官每𡻕冬操三歇五餘月皆分𣲖各衙門差用遇警方遣海上

廵視舊皆親役嘉靖間改用銀差輸銀入官招募今俱從丁粮𣲖

徵与弓兵均徭例同為役三 驛𫝊亦雜役一馬驛供馬水驛供船

洪武二十六年定馬分上中下上馬每疋該粮一百石中每疋該

粮八十石下每疋該粮六十石㸃附近鄉村供應不足則以次及

之户粮不滿百户許衆户輳當鞍轡雜物各照田粮備買舡設水

夫十名粮五石以上十石以下輳合輪當不拘户数後又扵里役

中嵗僉二人典之供億浩繁嘉靖間用御史戴璟議始照粮𣲖銀

帶徵按季給驛而存其羡以待每十年一編近乃逐年𣲖徵凡所

属州縣有無驛及驛用多寡通融恊濟其法尤便為役四 塩鈔

其來已乆 國𥘉令府州縣男女成丁者𡻕給塩三斤徴米八升

永楽二年令天下官民大口納鈔一十二貫支塩十二斤小口半

正統三年户口塩鈔俱半徵惟官吏并隨宦大口全徴四年㓜

男女及軍俱免徵成化十年錢鈔兼収鈔一貫折錢二文乆之塩

停給鈔錢徵如故嘉靖二十七年鈔一貫折銀四厘每口徴銀二

分四厘萬曆二年酌定額銀隨丁口多寡科𣲖

寰宇記俗有四民一曰客户居城郭解漢音

業商賈二曰東人雜處鄉村解閩語樂耕種

三曰深居遠村不解漢語推耕墾為活四曰蜑

户舟居穴處亦能漢晉以採海為生

夫廉古珠官也扼塞海北遠鎮交南視嶺外

諸郡最為樞筦鑿山為城踐海為池有天險

焉颶風一作百里震動南登海角西望天涯

海角亭在郡南天涯亭在欽州真南裔也漢馬援既平徵側之亂

標於分茅嶺銅柱以為華夷之限於今頼之水經注昔馬文淵積

石為塘達于象浦達銅標為南極之界俞益期牋曰馬文淵立兩銅柱於林邑岸北惟寜越四峒陷入

交阯守土之臣邀功喜事直欲犂庭搗穴郡縣之

頼我 聖明謝絶其請憬彼荒夷歸我侵地

嘉靖二十一年 夏六月莫登庸來降収 復四峒民歸欽州版籍民得免于湯火誰主賜

與媚珠海寨寶藏所興領以内臣雖嘗釐革迄

今未聞投珠於淵也昔人以為所𫉬不𥙷所亡近事

足為明鑒嘉靖二十二年詔採珠二十四年復詔採珠廉州府知府胡 鰲議得共用過官 民銀九千餘兩僅得珠四

千兩碎小喎匾皆不堪用若夫嚴永安之軍衞以防四達之衝

謹沿海之防以備倭夷之擾復㙛白于我土以

均道里之勞皆安攘之不可廢者也今兵備特

劄于靈山逹堡增屯于衞北交宼峒獠惟廉為

重可以其僻遠而易視之哉


高州府 舊通志

是郡也山叢土厚谿洞中聯隋𥘉馮盎盤據三

世跨有八州之地形勢使然也東南距海電白吴川

雖有沙𢃄限門之阻而水深潮平倐忽變生備

倭營堡不容少弛西南𠋣於博陸化州石城山箐盤

深猺獞伺隙以䖍劉我人民胡可滋蔓且於二

廣為衢術之交㓂攘竊𤼵則東西境地㫁絶

矣盍亦豫為之圖乎議者欲復高凉舊邑于電白廢基以控諸寨衛郡城招募丁壮

于信宜乆失之地以耕以守庶幾㓂虐可 息而齊 民安矣


雷州府

雷三面距海東通閩浙北負高凉有平田

沃壤之利然雷出而震地濕而熱蓋五嶺之地

南盡于此積土薄而陽氣洩也廉雷之交颶

風最大驅潮則鹹流逆上挾雨則拔屋撼山

東洋之地彌望𣺌漫凶祲之至不繫於人事

矣所持以保障者其捍海之堤乎故西湖以瀦

其澤二渠以釃其𣲖然後斥鹵之地化為耕桑

而雷之民亦可免於為魚堤防之飭是在司牧

者他如永安寜川以達石城三道皆陸所以衞

遂溪而守隘之禁當嚴齊康永寧海澳之衝

也備倭之責九重国𥘉重臣經略之迹猶有

存者安陸侯吴傑等選練而簡稽之以固沿海之防非

惟雷郡安而廉瓊亦資其控制之利矣

瓊州府自漢元封𥘉為朱厓郡初元三年棄之語在事紀馬援南征交趾

𣸪開郡縣吴晋因之隋開皇六年平王萬昌之乱唐高宗乾封初為山賊

所䧟徳宗貞元五年莭度使李𣸪討平之判官姜孟京崖州刺史張少遷

攻㧞其城憲宗元和初嶺南莭度使趙昌進瓊𬋩州峒歸降圖盖至是始

𣸪為良民也十四年安南賊楊清攻䧟都䕶府以清為瓊州刺史貢師由

為瓊州刺史當在淸之先其後張𩿾平定賊㓂始建治績宋慶暦中廣西

賊區希範攻破瓊州轉運使杜𣏌討敗之因大兵擒賊徒六百餘人尋𫉬

區希範醢之瓊州遂平紹興間瓊山民許益為乱𥠖人王日存母黄氏撫

諭諸峒無敢従乱者儋民王髙叛臨髙尉陳⿺辶商徑造賊壘諭以禍福賊遂

乞降嘉㤗四年瓊州西浮峒逃軍作乱寇掠文昌縣瓊管遣兵討平之元

里順二年九月丙子海南賊王周紏率十九峝𥠖蛮二萬餘人作乱命調

廣東福建兵𨽻湖廣行省左丞移刺四奴統率討捕之𥠖峒自是不靖至

元三年萬安軍賊吴與期等聚農三千人作乱海南道宣慰司同知王英

邦傑益都人性剛果有大莭膂力絶人善踦射用㕠刀人𭈹㕠刀王按

部主賊皆就擒至正十一年臨高土人吴国寶等搆乱焚掠沿海諸村鄊

人討平十三年文昌土酋陳子瑚搆乱㓂乾寕州縣皆為所有子瑚死弟

慶踵其勢與逆黨偽萬户𡊮元貴鎮撫潘廕經歴吴紹先千户洪義等

屯據瓊城二十四年萬州土酋符奴逹陳俊甥等竊掠居民峒首王麗珠

既平陳子瑚兄弟等又自俻鞍馬兵噐扺巢追剿奴逹俊甥悉平二十六

年三月五原都人張賢與弟徳等倡舉義兵斬𡊮元貴等恢𣸪郡城及萬

州峒首王麗珠率民兵平𣸪萬州 本朝洪武二年元南建州知州王官

子廷金結萬州王賢保作乱攻萬州定安等處海南分司統兵征討萬州

峒首王麗珠定安莫真成随領義兵各剿平之天順四年十一月邵瑄竊

彂據城瑄後所千户邵偉男兄玉襲故瑄𣣔借職掌卲指揮石鑑不允瑄

赴軍門報効鑑又阻之且令竊盗戴毛許清周鄺供攀瑄積恨乘本衞官

軍外調李翊領軍鎮化州石政領軍𣣔徃石城周元領軍採珠城池空虗

同毛等夜半越城謀殺鑑不𫉬殺其子奪衞印遂據郡城稱偽𭈹封黨與

州縣皆震動馳報守備髙廉都指揮安福統指揮李翊等徃討閏十一月

𥘉二日𢧐于大西門賊衆走散随追徃舖前賓宰驛至水泡𥠖峒剿平之

十二月班師遣千户張政觧首級献俘

 按吾廣十郡惟雷瓊距海餘皆多山猺獞峒獠叢焉陽春之西山徳慶

 之下城羅旁緑水尤其要害也連灘廵司介以三營西营連滩营石狗

 營北接四埠疊村埠小力埠大力埠羅傍埠然賊視之如無人焉西山

 賊前數年刦高州破城而入有司素無防守之俻遂至于此溪雖剿平

 而賊巢險曠若調肇慶廣州連官達舎入處其中或令廣西目兵報効

 者居之或立屯田屯兵以鎮之否則招𣸪業新民編為保約聮為鄊落

  亦無不可者四䇿審擇其一焉賊之生聚豈能𣸪其舊㢤羅旁緑水肆

  害将百年矣逋誅為㓂可緩討乎誠使蒼梧軍門練兵以振上流之𫝑

  然後調兵分駐鬰林欽亷信宜陽春各一二千人以遏其走路乃調廣

  州兵従徳慶入新會兵従瀧水入又𭈹召鄊夫使自俻斧斤随大兵之

  後凡賊巢林木皆聴斬伐旬日間可反掌平也矧高要南岸至髙凉列

  營十數羅竒廵司左有白泥徑營白馬堡前有大石嶺营又前左有絳

  水营又南有步雲营近東山西鄊則有龍角营雲青营至東营則瀧水

  容縣之界也與西营相望以扼思賀雲稍東則新興龍滑等二十四山

  西則蒼梧岑溪諸猺有可招者使之従征夷自攻夷殘黨可盡殱矣茂

  名石城連接鬰林欽亷等州上通廣西山賊亦時出刦叅将駐于新興

  者與蒼梧把總訓練兵快相為犄角防守要害相時雕剿或搗其巢穴

  或截其歸路俾出無所淂入無𠩄歸亦其大畧也韶州云縣雖時有㓂

  竊不為大害惟SKchar察廵捕官賍濫不法者亟絀去之易以智勇之吏俾

  督捕時加防禦而已廣州属縣若連山陽山多交通桂陽上猶郴州諸

  盗又多江右啇賈放債害人激使従乱此當以計銷之不許乆寓若清

  遠扶羅二山殘㓂乃廣肇叅将之責宜與兵備道恊力殄蕩行馮拯括

  洞丁之法以漸役属歸于廣寕母令奸民投入致生禍変其連従化番

  禺増城龍門巢穴者近雖剿平亦冝俻其出没随冝翦之東筦順徳沿

  海之民肆行刦掠者多混編農守廵加意防禦良有司時常誘諭保伍

  鄊校可弗舉行乎新寕新㑹之連恩平陽江瀧水者多立防堡法亦如

  之化以詩書當漸為樂土矣順徳香山防海民兵不宜数易有司截其

  工食利其拜見則流患可勝言哉此守廵所宜察也近來打手搃甲羅

  丗舉既叛𣸪招還足為殷鍳恵潮程鄊之盗多通贑州和平大埔之盗

  多通汀漳凡鄊夫禦海㓂有功者使之互引勇士主為寨堡各建社學

  統以鄊約教以禮義而又訓練斥堠以俻山海之虞工食川時給之近

  曰愽羅令舒愚焂為山賊所𢦤然則飬兵由食可無信與大氏㓂由海

  入者扼港以制之而又設法断其樵汲則入㓂無路矣惟山賊荒忽徃

  來多有奸民與之内交潜入邑治則噐械衣服米SKchar酒食應時而俻故

  廵按御史戴璟議𣣔擇招主舊時陽江陽等縣俱有撫猺主簿廵檢皆

  用土人今陽春縣有招主伍經綸長樂縣有撫猺廵檢陳廷爵偵殺有

  功但此軰固不可全托心腹要在控御有方故平時則用之以撫猺勦

  捕則用之為鄊導譬之大黄之薬不可常服若𣣔通利亦非此不可也

  議者以既截通山魚塩莫入今雖寕靜难保終不為患一經調剿動費

  鉅萬莫若責令招主每月定賞魚塩若干又許伊将⿰氵𭝠蜜出山貿昜仍

  諭招主以身家禍福免致挑弄作孽此僉事李香曾以魚塩之賞得靖

  二三年司兵俻者其審裁可否行之禁通猺訪淂各䖏有等奸徒不務

 本等营生專一𭣣買魚塩指以通山為名徃来猺山交結接濟牧買楠

  ⿰氵𭝠黄蠟皮張䓁物甚至私買違禁軍噐盔甲入山貨賣或引誘猺人越

  出蔵伏各䖏河埠窺伺客啇船隻到来撑駕相槽船隻攔江勾刦財物

  殺傷人命或探𦗟人村富度則又與之怍眼却坐地分賘啟釁招尤無

  所紀極已將徳慶等州縣通山賊脚龑貴張馬児等拿問外但此弊在

  在有之通合禁革今後軍民人等不許指以通山為由𥝠藏違禁軍噐

  等物交結猺人𥝠通接濟引惹釁端為患地方如違許諸人首告擒拿

  從重問擬典刑其言固可採也嗟乎民無信不立若愽羅令者可弗鍳

  哉

 論曰書言蛮夷猾夏㓂賊姦宄雖唐虞勿能儆㢤然命臯陶惟明刑以流

 宅咨十有二牧惟首言食哉惟時信之所孚翕然率服而民自不犯内治

 固而外患銷矣此所以為帝世也今之粤㓂不在海則在山兵食亡信不

 能戰守而良甿代之就僇方肆其剥奚彼異㢤詩曰如蛮如髦我是用憂

 北虜聲息越在沙漠猶可禦也南蛮荒忽㓂在門庭不可禦也來則應

 無䇿去則掣兵無律兵亦終于㓂而己詩曰不弔昊文不冝空我師夫山

 深海鉅出没徃来胡可測也被束縛而索贖者徃徃困窮流徙為𨽻比及

 里耆冐死核實既就獄矣終以無賍仗而甘言詭脫豈可勝道哉詩曰君

 子信盗乱是用𭧂盗之誣指逮犴者多矣審讞莫辯死且弗墐而奸宄通

 山談笑取富未嘗犯于有司也是以嶺表㓂賊日滋詩曰君子秉心維其

 忍之心之憂矣涕既隕之然其機亦豈難圖哉撫察旬宣之臣淑問如皐

 陶而日諮察焉漸括峒丁而時使薄歛以嘉恵之佩犢之民将日見其歸

 耕也詩曰于𭛌于理至于南海

瓊州府兵額 瓊崖叅将部下營兵中軍員役八十三○前營五百五十八劄瓊州府城并輪

守防黎各營○左營四百七十二派守定安文昌會同樂會萬州清瀾諸城○右營三百三十九派守崖州感㤙陵水三城并廽風

嶺〇後營三百六十八派守儋州澄邁臨髙昌化四城並那約營〇舖前營二百二十七防守舗前○防黎把總哨兵一千五百派

守毛塘鹿宴塘心畧遶頭平金抛太平定全那約南定那大等䖏○太平營一百四十九防守太平嶺門大坡石辣等䖏○萬州長

沙坡心營一百一十一分劄長沙坡心二營白沙寨欽SKchar部下哨兵官兵雜役共一千六百七十○欽總

哨下哨官一員督船二十一𨾏劄白沙港哨官一員督船六隻劄舖前港哨官一員督船二隻劄石港哨官一員督船六𨾏劄清

瀾港俱守正北面○左司分總哨下哨官一員督船三𨾏劄搏敖港哨官一員督船六𨾏劄桐棲港惧守正東面○前司分總哨下

哨官一員督船七隻劄三亞港又船四𨾏劄保平港俱守正南面○右司分總哨下哨官一員督船二𨾏劄英潮港哨官一員督船

四𨾏劄新英港哨官一員督船一𨾏劄愽頓港俱守正西面

寨五瓊山寨曰白沙見兵澄邁寨曰永靖在東陽都曰保義在新安都崖州

寨曰三亞曰連珠在回頭嶺

營五十七瓊山營曰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威前營見兵曰黄嶺曰藤寨曰南坤曰大

坡曰大定即塘心營澄邁營曰分哨後營見兵曰定全兵五臨髙營曰

分哨後營見兵曰南定在番豹山黎三百名更番戍之曰獨木在縣定安營曰南

在南雷兵八名曰黄竹在㑹同分界兵五民壮十曰南閭曰南倫民壮二十今改嶺背營曰坡

田曰大葵曰金抛即今大坡頭營萬曆辛卯移立官坡改名萬全名色把SKchar一兵八十曰五嶺𡈽舎兵八

文昌營曰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威左營見兵曰教塲分營在縣北一里宫兵九十曰舖前

會同營曰分哨左營見兵曰清平在定安分界樂會營曰分哨左營

見兵曰猪母嶺在縣北五十里儋州營曰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威後營見兵曰七坊曰南巢

曰柗栢曰腰西曰大羅曰催羅曰可墨曰槎鶯上八營各旗軍五黎兵三十

化營曰烏坭即分哨後營旗軍七十募兵十二萬州營曰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威左營見兵曰貢田

曰張牙市曰五香曰太平曰葵根曰長沙見兵曰沙牛壩○陵水

營曰分哨右營見兵曰軍堡曰葫蘆門曰黎庵曰牙狼四營俱清瀾軍守

曰南萬官兵二十曰牛嶺弓兵三十旗軍二十七崖州營曰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威右營見兵曰廻

風嶺有營兵守感㤙營曰分哨右營見兵曰莪茶曰陀興曰必改

堡十一文昌堡曰楊橋○會同堡曰馮家○昌化堡曰吉家曰漁

鱗洲曰小洲塘○萬州堡曰南頭曰牛塘曰蓮塘曰烏石○崖州

堡曰榆林旗軍七十五感㤙堡曰縣門儋州所軍一百

瓊州府志 沿海衝要

府城北十里曰白沙港宋設水軍趙汝珞拒元兵扵此

國朝隆慶𥘉始設白沙寨兵船防守與海口層齒相

通凡大商舟船皆住泊焉是瓊治之咽喉也 東六十里

曰鋪前港深廣可容商船凡倭㓂賊船常從此入即李

茂澚黨住泊為患處勢与白沙相𠋣是瓊治之胷項也

鋪前東去二十里至文昌白峙澚四十里至木蘭澚五十

里至急水門八十里至抱虎灣一百里至抱陵港不數里至

銅鼓角一𢃄以來常有賊舟灣泊登㟁取水乗間𭧂掠

至於清瀾一港海門寛闊水道逶迤内達文昌縣治外

通大海七洲洋賊船倭㓂順風南抵此其先據蓋瓊郡之

肘腋最宜加関防者也 清瀾南去六十里至馮家灣四十里

至㑹同哆南八十里至樂㑹博敖屢𬒳㓂害其為要地更

當備守八十里至萬州那鹿港那鹿出外洋有南北二澚

賊船常扵此取水四十里至大塘灣六十里至舊陵水三十里

至牛頭嶺突出海口六十里至桐栖鹽水港六十里至黎菴

港四十里至玡琅澚六十里至榆林港常有賊船寄泊遇

警便扵各處防之惟三亞一港東至萬州西逹昌化東南

風𤼵時有大泥諸畨沿海登㟁搶奪濵民最宜防守

三亞一百二十里至崖州大蜑保平二港上一百二十里有黄流抱

駕二港六十里至鶯哥嘴數十里至吉家潵八十里至感恩

深田灣又八十里至北黎港三十里至魚鱗洲皆屬三亞信

地距昌化英潮有百里焉 府城西去七十里曰澄邁石

廣可泊船約五十里至馬裊三十里至石牌又百餘里至臨

高縣博頓港有兵船防扵此百餘里至儋州洋浦三牌石

海口入新英港港口有二沙線不識水道則壞舟泊船雖穏

便但聞警出船不及故海上多故須輪哨船時出海口瞭守

亦瓊郡之腰絡不可踈備者也南去約八十里至海頭港内

㟁石壁難以進舟一百里至烏泥港逼昌化城又三十里至英

潮灣俱賊船出没處 按瓊郡州縣俱附海濵周廻數

千里時有倭㓂畨船之警今設東西二路左右前司分哨防

守䇿應而統領於白沙寨兵家所謂星布碁置之勢况

加以天塹之險苐夷情叵測風波靡常尤當於衝要處

整飭兵船精選器械查喆墩堠廵察海道始可保孤

嶼之金湯也故特詳之於篇以備防海者採焉

諸黎村峝

瓊山黎東曰清水峝今爲東黎都南曰南岐南椰南虚

環琅南坤居采嶺平沙灣居碌居林峝南岐七峝今

爲西黎都惟沙灣三峝尚稱生熟黎叛服不常沙灣峝

自平黎馬屎後向化當差 澄邁黎南曰南黎今爲一都二都

水土平善西曰西黎今爲一都終都尚囿於風SKchar時出爲

害 臨高𥠖峝大率有八曰墳勞曰坡頭曰那律曰番吉

曰略遶曰番溪曰柗柏曰重遶八峝皆以番豹山爲險秪

容一人入過此十里則西至重遶坡透等峝東至畨溪等

峝南至畨灑等峝時出為害 定安𥠖南曰南閭峝去

縣三百里地夷曠民樂居之見充里甲惟光螺在縣西南四

百里思河在縣東南三百里原係黎峝出没之衝時為民患

 文昌黎曰斬脚峝治平已乆田地經丈入有司特人丁尚

屬土舍隨軍聴調而已附峝地多險阨為瓊文定會遊

賊往來之區 樂㑹黎曰縱横峝去縣四百餘里北接思河

光螺南接萬州青山聲勢相𠋣馭失其道嘯聚為亂

 儋州黎視諸處最蕃昔梁隋間儋耳歸附者千餘峝

指此今生熟凡五都曰抱驛曰𥠖附曰順化曰來格曰來王

弘治五年招至桐横一處嘉靖九年招至脩途打招畨洋

下台那㛌大落影打爽水頭八處東黎屬土舎峝首部

領南黎屬州部領其餘自耕食不屬州 昌化𥠖散處山

谷不相統攝与民雜居不為㓂害舊有土職二員以招黎

為名而既歸有司遂不復領於土舎 萬州舊有民𥠖九

都熟𥠖九十三村西南則鷓鴣啼峝去州一百二十里与陵水黎

停等峝濳通北則龍吟峝去州五十里与思河縱横二峝潜通

不復統於土舎時出為患陵水黎北有黎亭去縣二十里南有

嶺脚去縣三十里嶺脚由葫蘆門而出黎亭由𥠖羅而出又

有東北肖有大牛嶺小牛嶺為往來必由之路𥠖人時出遮

道為㓂 崖州黎其地多于州境其人十倍之分東西二界

生熟半熟三種屢為害而州之户口日耗凡百徭編取給諸

縣膏SKchar田地盡為𥠖有羅活千家為甚德霞抱顯次之

感恩𥠖附版籍者什九不附者什一与民雜居無他志患在

崖之生𥠖切近岀没孔道有二一自峩茶總路分入陀興必改

一自湳麻嶺總路分入嶺頭白沙時出為民患 論曰𥠖

峝内扺五指外界州縣者不可勝計此乃其大較耳自梁

馮冼氏収降千餘洞唐採訪使諭五州首領親詣其境則

當時通道之遠可知至宋末武略不競大羊梗道復借途

桴海丁謂所稱再涉鯨波是也迨 國𥘉天戈所擣直欲

徑穿五指而瓊文洞落多齊編民獨崖儋諸𥠖愈越省

地其故何哉蓋自永樂以來以撫𥠖職之土人借撫為名

奪我熟黎觀儋州抱驛首役遂致南蛇之亂崖州舊

圖分轄起于土舎之奸如附郭董平三啚為𥠖邢陳三土舎分管

故梁之崖州隋之延徳唐之洛塲落屯縣宋之盛徳堂諸

基皆没於今黎圖中侵可知矣間有念王土者未嘗不披

輿圖而抱恨也以故洪武時指揮張庸⿰糹⿱𢆶匹欲開五指縱横

之路及邵宗李貴之徒亦厪長慮即成化時副使凃棐注

尤殷使後居其位者以前人之心為心犂庭開道寢

食在念則古之書村書峝者今皆為都為圖矣何天順間

感恩令羅鉉賣𥠖圖于土舎婁鑑弘治末備兵使者副使

貪賂邀功賣乆化之編圖歸負固之土孽致啓後

來諸𥠖之尾大吁可惜也

瓊山縣營新舊凡十三堡寨  逹子營 民壯營 揚

威營 振武營以上四營今廢 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 武前營即浙營以上俱防

張隘山營 黄嶺營藤寨營分踪營原名南坤營

 大坡營大定營即塘心營大會營在居碌峝即馬屎賊

水蕉營 紅花堡藤寨堡 望樓堡白沙寨

 澄邁縣寨二營七 永靖保義 分哨後營 籬謹

營 營所 籬藏判壅 居便 定全營 臨髙縣營

八分哨後營 那零達南略獨木羅壮 平郎

居啼三營俱嘉靖初建後廢令移南略營於此 定 安縣營

十一 鹿窟留平 南斗黄竹南閭南倫 坡田大

葵 楓木大平五嶺石盤 文昌縣營八堡二 白

延架 烏𭣄坎 赤岸木欄 銅鼓 港門 揚威左營

 教塲分營鋪前楊橋堡 㑹同縣營二堡一分哨左

營馮家堡 清平營 樂㑹縣營二 分哨左營

猪母嶺 儋州寨二營十七 歸姜田頭 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威後營

 保吉墳壞蓬虚七坊南巢柗柏腰西大羅

催羅 可墨槎鶯那大樂化日南清寧昌化縣

營一堡三 烏坭營即分哨後營吉家魚鱗洲小洲塘

萬州營新舊十二堡四新潭蓮塘揚威左營貢田

張牙市五香太平南頭蒲荢葵根長沙沙牛埧

 南頭堡牛塘堡 蓮塘堡 烏石堡陵水縣營十二堡

四分哨右營 軍堡葫蘆門 黎庵牙狼 鎮南馭

北 絡䌇 馬騮橋鴨塘白茅營南萬牛嶺膺

修堡石頼堡嶺脚堡 𥠖亭堡 崖州寨二營十丨堡

十 三亞分寨連珠寨 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威右營 牙刀 樂羅 否淺

 抱活 羅蓬半嶺 殘宇 椰根 錦臥千家抱懷

 莪茶廻夙嶺藤橋 樂安營 楽定藥弩營 樂平

營 深溝堡 𭅺鳳 多銀 抱拖 𭅺芒石梓高村

山麻落機高嶺東高嶺西望樓榆林 多零廻風

門 感恩縣營六堡四分哨右營 莪茶陀興必改

南北溝 白沙溝 深田堡 嶺頭 湳麻縣門

海㓂 嘉靖四十五年賊呉平㓂昌化五月總兵湯克寛破

呉平于崖州擒其妻子十二月賊何喬林容等掠陵水犯

崖州 隆慶元年賊曽一本何喬䓁掠文昌犯臨高陵水十

月指揮石子方以計擒何喬三年七月林容敗死其黨蘇大

李茂等𭣣集餘衆九月犯清瀾殺指揮崔世承 五年八月指

揮髙卓戰死于煎茶頭 六年賊許萬載犯澄邁圍昌化

李茂犯萬州攻樂會漳㓂荘酋引倭犯瓊山文昌李茂降

擊倭走之 萬曆二年四月賊林鳳入清瀾殺百户蔚章及軍

民二千餘人十七年游擊沈茂令珠賊供扳陳徳樂李茂盗

池誘擒之其黨陳良德及茂家人那麽等復叛犯清瀾文昌萬

州尋討平之

黎㓂 萬曆二十七年瓊山居林等峝𥠖首馬屎倡亂定安

臨高諸黎應之雷廉副總兵黎國耀等率兵三路進攻擒之

設水會所于馬屎巢穴即水蕉村築城屯田四十一年冬崖州𥠖

抱由羅治等作亂官軍敗績䧟樂平營圍崖州總兵王鳴

鶴督各路官兵并西粤狼兵討平之

呉會期奏議 黎居良民五之一宜於兵威削平之際開

通十字大路于其間大約以道里計之自府至崖千里而近

自儋至萬六百里而遥此心至逕之一也細數之自府至沙灣

三百里而遥自崖至羅活三百里而近俱爲坦途矣度其

中未開通處不過二百里耳官軍屬武官領之民兵屬有

司領之土兵屬鄉保兵領之通力合作相其谿壑易其險

阻假以數月而瓊崖之路可由黎峝中行矣儋萬視此

其上則又殺焉四路交逵度中達城量地置堡就堡立

屯以攻則取以戰則固矣

海瑞奏略 臣𥨸觀瓊州黎岐譬之人焉𥠖岐心腹

州縣四肢𥠖岐爲㓂是心腹之疾也心腹之疾不除將必

浸淫四潰而爲四肢之患爲今之計莫若敕羣臣中知識

事機力可大任不貪富貴志在立功者以之充兵備副使

以專治黎之任瓊去京師萬里當事請裁或致遅誤

設立縣所限其大㮣乗機審勢聴其便宜凡一功招民置

軍設里達學遷創縣所屯田廸司驛遞諸事不許撫按臣

等從中節制年年借用許其調廣西土兵廣東漢逹官

軍打手值變故許其調用約萬人量撥一次大征銀糧之

半以充其費三年後考其成功七年稽其變化之效彼得

專任之柄寛其行事而又功少不完不遷其官事少不

效必重其罪欲不盡心力而為之不可得也


上兵部七事一𥠖岐所居之地雖有高山峻嶺而亦多

平衍峝塲膏SKchar田地其村峝可立縣所者甚多今據大征

勦平及人所常行共見者則崖州羅活峝抱顯村感恩

古鎮州陵水𭅺温峝瓊山大坡頭營儋州七坊峝凡立縣遷

縣必先置所栘屯其不必立所者亦宜撥軍兵數百名防

守俟𥠖平後議撤其凡陽磨贊二村之間乃東西南北之

中可立一大縣遷海南衛并兵備道參將府於中使東西

南北皆可以控制𥠖岐且与新立縣所為虎豹在山之勢

 一感恩土瘠民苦耕作亦非要害可遷於古鎮州㑹同

澄邁二縣亦非要害似可遷於附近黎峝一各州縣廵簡

司非要害者皆遷於新立所近地或衝要里社以為関防

 一海南衛十一所屯田正以防禦㓂也今其地附近黎登版

籍為良民乆矣屯軍一無所為可撥其田為民田遷軍餘

别營屯田於黎峝中一崖州昌化二所在州縣中其旁州

縣居民熟弓矢常時皆能自禦海㓂無俟於本所官軍

今若遷崖州所於羅活峝則去崖州止一百里遷昌化所

於古鎮州則去縣止七十里内可以制𥠖岐外亦可以禦海

㓂一𥠖人獷悍不肯歸化者為州縣遠欲向化無由并

為姦人所阻隔者亦多今若區處羣𥠖當先其易而後

其難既得其易輒立縣所則難者欲為亂而無羽翼我

勢既壯則彼當向化矣一𥠖𡵨歸化當編其峝首村

首為里長所屬之𥠖為甲首出入不許仍持弓矢原耕

居田地聴從其便其山林可開墾并絶黎田地招外方

無業民耕作結為里社与𥠖岐錯居

叅將俞大猷圖說

黎岐居於三州十縣之中與吾治地百姓魚䀋米貨相通鷄鳴犬吠相聞出刼

鄉村最為便昜我兵既集千谿萬徑皆可以適其巢穴無一次不𭣣具成功即

今經戮村分其遺𩔗不甚多能據其遺地移吾兵民以雜居之則其子孫耳濡

目染吾民之言語待尚皆可化為百姓矣惜乎自古以來皆上㫖功於賊勢方

張之時而不能駕馭于摧敗之後能捐大征之財數十萬于賊未平之先而靳

經畧之財数萬于善後之際彼其長養積聚之乆復如前日之盛一有所激復

聚為亂仍動大兵以勦之費用之多賊戮之惨元氣之傷亦其𫝑之所必至耳

本職歴遍各崗備覧形𫝑無諭各𥠖熟察其情果見近經勦地方如羅活峝冝

立叅将府遷崖州千户所于其内抱顕村冝增設一縣古鎮州冝立屯所各有

絶𥠖田地以𭣣勦平之功乃各築城穿地以垂永乆之規又各不經勦黎峝合

光區䖏以杜後日之患於儋州之摧抱村冝遷鎮南巡檢司又揆儋州千户所

官一員軍一百名陵水之嶺脚峝冝遷藤之廵檢司又撥南山千户所官一員

軍一百名瓊山之沙湾冝新設一廵檢司及撥海南官一員軍一百名各恊鎮

之以弭其將來之变仍各築城穿池以為他日立州縣之基又各城池之中俱

盖𠫵將衙門以便周流廵視若夫大路冝通者則南北取直徑過遷驛逓以

便官民徃來又羅活城冝暫圍打手五百名各于鎮壓之中寓猍招変化之術

間有梗化不馴之徒相機設計去一二村以警其餘五年之後事冝已定漸次

掣其土舍行令更為里長該管黎人就編属之以為甲首納粮之外不得再加

差役其各州縣掌印官務將𬋩下𥠖人嚴禁童女不得如前披髮女身男人務

看衣衫不得如前赤身露腿其首各要加帽包網不得如前簮䯻倒顛各村𥠖

童之㓜小者設杜學以校之使其能言識字每一年間守廵官查考各州縣官

変化各熟𥠖幾村招撫生𥠖為熟者幾村具呈撫院衙門以為殿最如此經畧

漸次夆行熟黎不得𠋣生理以為禍土舎亦不得假𥠖以生奸不數年間皆登州縣之版

籍矣

語音州城惟正語村落語有數種一曰東語又

名客語似閩音一曰西江黎語即廣西捂潯

等處音一曰土軍語一曰地𥠖語乃本土音也其

儋崖及生黎与蜑峱番等人語又各不同或

間雜胡語若今呼中帽為古邏繫腰為荅博是也

夫瓊中國外境也大海是環番夷四達廣袤三

千餘里西南雄郡無逾此者且邊海之饒見

稱徃古史志越處近海多犀象瑇瑁珠璣銀銅果布之湊韋昭曰采龍眼荔枝之屬布葛布也

潮雖異而氣候無惡方輿志周歳皆東風寰宇記云瓊海之潮半月東流半月西流潮之

生隨長短星不係月之盛衰漢人所謂鱗介易我衣裳者豈其然

乎隋唐之際馮冼内屬荒梗之俗為之一變 明

興 聖諭稱為南溟奇甸有華夏之風御製文集勑勞海南

武臣曰南溟浩瀚中有奇甸數千里又諭海南臣民曰海南習禮義之教有華夏之風自是鼎臣⿰糹⿱𢆶匹

出名滿神州至誠前如信有徵矣慝惟俚峒盤

據腹心而我之控制反石其外生熟雜糅屢為

榛梗元時俚㓂海南畫䧟止餘瓊耳五指珠崖最稱險惡文昌

萬州尚易馴制特以諸邑營戍寖成廢弛恣其

趦趄耳沿邊海防尤為諸夷觀望名存而實

亡者不獨瓊管為然也嘗聞之珠崖之變起

於髮髠應劭風俗通曰珠崖之廢起於長吏觀其好髮髠以為髲方令香蠟藤葛

皮毛齒革取辦於瓊者不一故齊民腹背

受敵而息肩亡繇柔遠能邇盍豫圖之

羅定州兵額 中路前營兵五百四十六名中路左營兵五百四十六名東路前

兵四百七十九名東路左營兵四百七十九名東路右營兵四百七十九名東路後營

兵四百七十九名西路前營兵五百八名西路左營兵四百九十七名西路右營兵四百九

十七西路後營兵五百八名防江兵船十二隻毎船小甲一名水兵十二名

營堡五十二羅定之營堡曰金逕在州西五十里曰羅鏡崗在州西八十里曰洒

去羅境七十里曰雲卓去洒上五十里曰大樟根去雲卓八十里曰白石去大樟根四十里

水逕去州東五十里曰思賀去水逕三十五里曰鎮安去思賀三十里曰平竇去鎮安七十里

掘峝去平竇六十里曰馬櫃去掘峝六十里曰合水去馬櫃一百六十里東安之營堡曰羅

在州東九十里曰鐡塲去羅溪三十五里曰荔枝峝去鐵塲五十里曰仗峝去荔枝峝九十里

曰安樂去仗峝五十五里曰思藥去安樂六十里曰南鄉去思樂九十里曰縣治去南鄉六十八

曰雲嶺去縣治二十五里曰黄沙去雲嶺六十里曰富禄去黄沙五十里去富禄六

十五曰馬塘陂五十五里曰龍埇去馬塘一百九十里曰相思胡峝去龍埇四十里

SKchar在縣西五十里曰白梅去縣西四十里西寕之營堡曰菴羅在州西五十里曰黄坭

去菴羅五十里曰古蓬去黄坭三十五里曰思薬去古蓬五十里曰大刀去思藥七十五里曰羅

去大刀三十里曰縣治去羅旁七十里曰車滘去縣治四十里曰封門所去車滘七十里曰雲

去封門所七十里曰新樂去雲稍五十五里曰思慮去新樂六十五里曰梅峝去思慮四十里

曰車田去梅峝九十里曰譚章去車田七十里曰扶合水尾去譚章六十里曰排埠去扶合水

尾七十里曰分水嶺去排埠八十五里曰函口所去分水嶺二十里曰懐鄉去函口所六十里

曰白石去懐鄉六十里

廣東龎尚𩿾撫處濠鏡澳夷䟽竊惟廣東一省西北聯絡五嶺東南大海

在焉蠻夷雜居禁網踈闊山海之㓂嘯聚不時詩曰迨天之未隂雨徹彼桑

土綢繆牖户夫智者鏡㡬以先圗勇者乗時以自固此何時也而諉之曰隂

雨未至可乎臣生長海邦習聞已乆除倭夷山㓂出沒擾攘見在經畧者臣

不敢煩凟外謹𢳣其禍切門庭履霜堅氷者著為論列竊效詩人桑土預徹

之義惟 陛下試垂聴焉廣州南有香山縣地當瀕海由雍麥至濠鏡澳計

一日之程有山對峙如䑓曰南北䑓即澳門也外環大海接于牂牁曰石峽

海乃蕃夷市舶交易之所徃年夷人入貢附至貨物照例抽盤其餘番商𥝠

齎貨物至者守澳官驗實申海道聞于撫控衙門始放入澳候委官封籍抽

其十之二乃聽貿易焉其通事多漳泉寕紹及東筦新㑹人為之椎髻環耳

效番衣服聲音每年夏秋間夷舶乗風而止徃止二三艘而止近増至二十

餘艘或倍増焉徃年俱泊浪白等澳限隔海洋水𡈽甚𢙣難于乆駐守澳官

𫞐令搭蓬棲息迨舶岀洋即撤去近数年來始入濠境澳築室以便交易不

踰年多至数百區今殆千區以上日與華人相接濟𡻕規厚利所𫉬不貲故

舉國而來負老携㓜更相接踵今築室又不知其㡬許而夷衆殆萬人矣詭

形異服瀰滿山海劒芒耀日火炮震天喜則人而怒則獸其素性然也姦人

則導之凌轢居民蔑視澳官漸不可長若一旦豺狼改慮不為狗䑕之謀不

圗錙銖之利擁衆入㨿香山分布部落控制要害鼓噪直趨會城俄頃而至

其禍誠有不忍言者可不逆為之慮𫆀議省欲于澳門狹處用石填塞杜番

舶濳行以固香山門户誠是也然驅石塞海經費浩煩無從取給舉事當待

何時或欲縱火焚其居以散其黨為力較易然徃年嘗試之矣事未及濟㡬

䧟不測自是夷人常露刅相隨伺我動静可復用此故智耶議者又欲将澳

以上雍麥以下山徑險要處設一関城𣸸設府佐官一員駐劄其間委以重

𫞐時加譏察使華人不得擅入夷人不得擅出惟抽盤之後驗執官票者聽

其交易而取平焉是亦一道也然関城之設𫝑孤而援寡或變起不測適足

以為鴛鷔之資豈能制其岀乎安邉者貴消禍于未然懐逺者在伸威于既

玩臣愚欲将廵視海道副使移駐香山弹壓近地曲為區處明諭以朝廷徳

威厚加賞犒使之撤屋而隨舶徃來其湾泊各有定所悉遵徃年舊例如或

SKchar顧望即呈督撫軍門親臨境上慰諭而譬暁之必欲早為萬全之慮而

後己若以啓釁為SKchar則禍蘖之萌亦當早見而預待之况有舊澳見存皆其

耳目所親見聞者彼将何從執怨乎番船抽盤雖一時近利而竊㨿内地實

将來隐SKchar黨𩔗既繁根株難㧞後雖百其智力獨且奈何或謂彼利中國通

関市豈忍為變孰知非我族𩔗其心必異此殷鑒不遠明者覩未萌况己著

乎急則變速而禍小緩則變遲而禍大惟督撫軍門加意調停從議酌處母

逆其嚮慕中國之心就于通事中擇其便給者SKchar以殊格使掉其舌鋒為説

客開示禍福以隂折其驕悍之氣自後舶入境仍泊徃年舊澳照常交易無

失其関市𡻕利復SKchar布通番之令凡姦人之私買番貨畔民之投入番船及

畧賣人口擅賣兵噐者悉按正其罪俾人皆知有法之可畏而不敢為射利

之圗區畫既定威信濳孚查徃年禁制而防禦之者悉遵舊例施行諸夷自

将馴服而黙奪其邪心即禍本濳消矣伏乞勅下該部覆加詳議轉行督撫

衙門叅之輿論酌以時冝如果臣言可采即便舉行此豈獨嶺海一隅之福

實宗社無彊之福也或有為臣私SKchar者謂事関地方休戚今海島晏然恐無

故而𤼵大難之端誰執其咎建言者殆禍不旋踵矣臣竊念督撫重臣威名

動夷夏毎孜孜焉為海邦萬世計熟思詳處已非一日若不及今早圖将來

孰有能任之者臣揆諸事𫝑如此若復有所顧忌緘口待時是徒計一身之

利害而忍忘全省之安危視天下為一家恐不若是也此臣所以披瀝盡言

不敢卷舌藏聲坐待滔天之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