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天下郡國利病書 (四部叢刊本)/冊四十七

冊四十六 天下郡國利病書 冊四十七
清 顧炎武 撰 清 錢邦彥 撰坿錄 崑山圖書館藏稿本
冊四十八

Page:Sibu Congkan Sanbian179-顧炎武-天下郡國利病書-50-47.djvu/2Page:Sibu Congkan Sanbian179-顧炎武-天下郡國利病書-50-47.djvu/3

安南國古交趾也南方夷人足趾開柝両足並立足則相交故名自漢武

開郡謪戍其人百骸與華無異帝顓頊時南至于交趾莫不砥属帝堯時

申命義叔宅南交周成王時交趾南有越裳氏重三譯而來朝越裳即九

眞也秦以交趾𨽻象郡漢𥘉属南越武帝平之置交趾九眞日南三郡兼

置交趾刺史治羸𨻻羸音蓮𨻻音柳光武中興交趾九真置守任延錫

光教其畊種制爲冠履始知婚娶漸主學校建武十六年女子徴側

反馬援討平之立銅柱為界相傳在欽州占森洞上有援誓云銅柱

折交趾㓕交人過其下必擲土石培壅之抵思明府南又日南郡西亦

㨁二銅拄献帝建安中改為交州吴孫𫞐交州為廣州而徙交州

治龍編交州記縣西有仙山上有石室下有勾漏縣数百里有三江

築城時有龍見故以名縣晋宋齊梁陳隋並目之唐初改南安都

䕶府属嶺南道安南之名始此交趾郡馬交州分武峩州粤州芝

州九真郡為愛州分福禄州長州日南郡為驩州分峯州陸州湯

州又有禺州巖州凢一十二州後改静海軍分属嶺南西道五季

梁貞明中為土豪曲承美所據送𣢾于梁淂莭度使時南漢檀命

嶺表遣将李知順一作克鄘伐承羙執之乃并有其地已上詳見

事紀尋為爱州将楊延藝𠩄據南漢署為交趾莭度使傳子紹洪

該州将吴昌岌奪之傳其弟昌文宋乾徳𥘉昌文SKchar吴䖏玶等争

立𬋩内大亂有丁部領者平之自稱大勝王𥝠署其子璉為莭度

使聞南漠平上表内附八年詔封部領為交趾郡王璉為莭度安

南都䕶自此始為畨夷矣後部領及璉SKchar璉弟璿立尚㓜大校𥠖桓

篡之丁氏傳世共十一件太平興國五年詔劉澄賈湜王僎為水路

兵馬部署自廣州路入討桓破之于白藤江口轉運使侯仁寶率軍

先進澄等邅廻花歩桓詐降以誘仁寳遂為所害轉運使許仲宣馳

奏遂班師澄病死詔戮湜等而贈仁寶工部侍𭅺桓上表謝罪雍

熈二年入貢以桓為安南都䕶充静海軍節度使四年封交趾郡

𥠖民有交趾自此始至道元年㓂欽州如洪鎮景徳元年桓卒

中子龍鉞立為其弟龍廷𠩄篡其従兄明䕶率其下千餘人奔亷

州乞討詔不許令廣州優加資給四年龍廷入貢遂淂紹封大中

符元年大校李公藴逐之自稱𭻍後黎氏傳世共二十年詔以

公藴為節度使封南平王卒子徳政嗣徳政卒子日尊嗣嘉祐四

年㓂欽州思禀𬋩五年與甲峒賊㓂邕州詔安撫使余靖討之靖遣

諜誘占城國廣南西路兵甲趋交趾日尊上表待罪𤋮寕二年表言

占城國久缺貢臣親帥兵討之虜其王遂僣稱大越皇帝追尊公藴

為太祖皇帝改元寶象又改神武五年卒傳于乾徳知桂州劉彛

聼偏校言以為安南可取大治戈船𨔹絶表䟽熈寕八年冬還分

三道入㓂一自欽州一自廣府一自崑崙闗連䧟欽廉二州遣招討

使郭逵討之九年十二月逵破蠻决里隘次富良江敗其精兵殺其王

子洪真乾徳惧遣使奉表詣軍門納欵乞修職貢還𠩄奪州縣詔

諭俟盡還省界即賜以廣源州乾徳初約歸欽亷邕三州官吏千

人久之𦂯送民二百二十一口男子年十五以上皆刺額曰天子兵二

十以上曰投南朝婦人刺左手曰官客以舟載之而泥其户牗中設燈

燭日行一二十里則止而偽更鼓以報允数月乃至盖紿示海道之

逺也然廣源舊𨽻邕管覊縻本非交趾𠩄有吾民遭其荼毒反益地與

乾徳卒子陽煥立陽焕卒子天祚立淳熈元年二月進封天祚為安

南國王安南之為國自此始天祚子龍𣉙龍𣉙子昊旵皆紹封吴旵

卒無于女昭盛主國事李氏八世共二百二十二年紹定三年昭盛

避位于夫陳日煚四年詔封日煚為安南國王景定三年表乞世襲

詔以日煚為太王而其子威晃紹封威晃一名光(⿱曰內)始立詭名以欺

中國矣是時元世祖既平雲南遂遣師入取廣西道光(⿱曰內)上表奉貢

中綂二年封為安南國王至元十四年卒子日烜不請命自立丗祖

遣人召之入覲光(⿱曰內)不行明年𠕂召以疾辞止令其叔遺爱代覲丗

祖怒封遺愛為王以兵千人送之就國安南弗納遺爱惧夜迯去二

十一年冬命鎮南王脱𭞹平章阿里海牙征之進兵臨境日烜拒敵

潰走二十二年日烜僣稱大越皇帝襲其父名威晃父子同名猶

林邑陽邁也傳位于其子日燇自稱太上皇按李陳相承皆僣大

號光(⿱曰內)改元紹𨺚日燇改紹寳其弟益稷歸順入見𣸪封益稷為

安南國王二十四年大彂兵討之命脫𫞐及平章奥魯赤統師送

益稷平定其國水陸分道合雲南兵進萬户張文虎等運粮十七萬

石瓊州路安撫使陳仲逹等出兵船以従日烜遣使入貢師次思明

由海道經玉山㕠門安邦口遇其舟師斬首四千餘級生擒百餘人

允十七𢧐皆捷張文虎次屯山遇其舟師撃之多寡不敵乃沉米于

海趋瓊州餘糧船亦多漂至瓊士卒與船粮亡失者十一脱𭞹以諸

軍度富良江敗其守城兵日烜與其子棄城走入海島二十五年

師次天長海口不知其𠩄徃引兵還交趾城諸將破其諸寨至三江

口而粮船不至乃還諜知日烜及其子分兵三十餘萬守女児関及

丘急嶺連亘百餘里以遏歸師脫懽逐由單已縣趋盝州間道以出

思明州命愛魯引兵還雲南奥魯赤以諸軍北還日烜遣使謝罪二

十七平卒日燇遣使入貢詔諭来朝日燇不従又議征之㑹兵湖廣

行省益稷與為會丗祖殂成宗命罷征日燇遣使上表慰國哀弄

献方物願為藩臣自是貢献不絶後封為安南王至大四年丗子

日套遣使奉表來朝尋入㓂廣西俾湖廣行省彂兵討之㤗定

三年世子日爌遣使入貢至順三年世子日㷆遣使入貢皆不稱

惧討也按陳天平自稱日烜之孫天明之子盖有名天明者傳至

日煃 本朝洪武元年冬 上遣漢陽知府易齊賫詔徃諭安

詔曰昔帝王之治天下凡日月所照無有逺近一視同仁故中

國尊安四方淂𠩄非有意于臣服之也自元政失綱天下兵爭者

十有七年四方遐逺信好不通朕肇基江左掃辟雄定華夏臣民

推戴已主中國建國號曰大明改元洪武頃者克平元都疆宇大

同巳承正統方興逺邇相安于無事以享太平之福惟爾四夷君

長酋帥等遐逺未聞故兹詔示想冝知悉二年日煃遣使入貢請

封遣翰林侍讀學士張以寕典薄牛諒徃封日煃為安南國王賜

駝紐塗金銀印十月至其界而日煃先卒其従子日熞嗣遣使告

哀且靖封 上自製文遣翰林編修王廉𠑽弔𥙊使吏部至事林

唐臣𠑽頌封使封日熞為安南國王併取前使張以寕等所䕶印

及賜物𢌿之廉既行又詔以漢伏波将軍馬援昔討交趾立銅柱為

表以鎮服蛮夷其功甚大命亷就𥙊之三年秋八月亷等至安南日

熞與陪臣出迎於郊奉 御製文於彩輿迎入别設日煃𤫊位使者

南面宣之日熞率其臣𠕂拜俯伏以聼成禮而退翌日唐臣等捧

詔印授之日熞率其臣北靣跪受初交人惟以長揖為敬至是始行

稽首頓首禮自表謝後𡻕常入貢謹修臣職国𥘉設鎮南関于憑

祥弘治巳未安南陪臣𥠖彦俊與慿祥知州李廣寕奏爭貢路𣣔

專由龍州不𠃔日熞尋為其伯叔明𠩄SKchar五年二月叔明遣使入

貢却之七年叔明遣使奉表謝罪貢方物且請封 詔叔明且

以前王印視事尋表稱年老以弟煓代視事許之八年六月煓

遣使請朝貢期 詔三年一朝貢若王立則丗見十一年正月

遣使告煓卒弟煒代十二年冬十二月煒入貢詔諭與占城

諭安南国王陳煒伯陳叔明曰朕聞春秋諸矣之国皆自喪

其福然後相継而㓕亡者云何盖由逆君命而禍禍𥠖故天鍳若

是有不䏻迯其禍也使當時諸矦惟天王之命是從豈不同周之固

邪何期舎長乆富貴而貪髙位致冨貴筦艸秒之朝露賢不云乎

母為禍首母為福先爾叔明自臨事以來國中多故民数流離此

果爾兄弟慕福而若是邪抑民有愆而致是邪然既徃者不可諫

豈不知来者之尚可追易不云乎積善之家必有餘慶積不善

之家必有餘殃斯言若行則天意可回矣且天地之廣長民者衆

邦有道固封疆勿外求則永為丗福若越境而殃他民則福命

未可保也爾安南與占城忿爭将十年矣是非彼此朕𠩄不知其

怨未消而讐未觧将如之何爾叔明如聼朕命息兵飬民以承天鍳

後必有無窮之福若朕命而必為又恐如春秋之囯自取㓕亡也古

人有云以道佐人主者不以兵强天下何者殺伐之事好還故知者

不為也爾如鍳春秋之失母蹈徃轍豈不美乎宜悉朕意母有忽

三年叔明屡遣使入貢方物詔戒諭之二十一年冬十二月庚午

煒為其國相𥠖季𤛆幽于城外大陽坊尋弑之立叔明子日焜主國

亊大柄皆出季𤛆二十九年二月遣使以叔明死告哀 上以叔

SKchar弑淂國諭禮部臣曰叔明懐姦挟詐殘㓕其主不義如此庸可

與乎若遣使弔慰是撫乱臣而與賊子也異日四夷聞之狂謀踵彂

亦非中國撫外夷之道也爾禮部咨其國知之三十二年革除建

文元年季𤛆弒其主日焜而主其子顒未幾後弑顒而立其㓜子

尋𣸪弑之大殺陳氏宗室而奪其位季𤛆更姓名曰胡一元其子

蒼更曰胡𡗨自謂舜裔胡公滿之後改國𭈹曰大虞改元元聖

𤛆僣稱太上皇𡗨為大虞皇帝陳氏十二丗共一百七十年永楽元年

夏四月遣使奉表賀即位具奏稱陳氏之甥為衆𠩄推權理國事

乞賜封爵遣行人楊渤徃察之閏十一月𡗨遣使随渤入朝進其陪

臣耆老奏章謂實陳氏外孫遂封為安南國王𡗨僣𭈹如故改元紹

二年八月陳氏舊陪臣裴伯耆潜入亰師奏季𤛆父子弑主篡

位乞𣸪立陳氏子孫未㡬老檛宣慰司亦送日烜孫陳天平至上

憐而納之命有司賜居第月給廪餼十二月安南賀正旦使至 上

命禮部出天平示之使者識其故王孫也皆錯愕下拜有感注者

伯耆在列亦責使者以大義皆惶恐不䏻對三年春正月遣使賫


勅責之𡗨上表謝罪 上使行人徃諭𡗨迎還天平以君事之當

建爾上公封以大郡𡗨奏請近還如命四年春正月廣西總兵官征

南将軍都督同知韓觀受 勅選兵五千左副将軍都督僉事

黄中等将之待天平至送之還安南三月送天平将至芹站伏彂

刦天平殺之時大理寺卿薛嵓謫廣西中舉以輔行亦自經死四

月報至 上大怒彂兵討之七月戊子朔遣使𥙊告岳鎮海瀆之神

遂命成國公朱䏻為征夷将軍𠑽總兵官西平侯沐晟新城侯張

輔副之有黄中俾立功贖罪時賊淂志改元開大九月師出龍州

能以病薨冬十月輔等率師至隘𭻍関大破之賊皆散走輔傳檄

数其大罪二十求陳氏子孫𣸪其王爵兵自芹站以西至北江府

新福縣諜知沐晟軍至白寉遣将徃㑹沿江築城𣗳柵相連亘九百

餘里盡彂江北諸府州民守之朱能訃聞 上命輔充總兵官勅曰

大将軍開平王常過春偏将軍岐陽王李文忠等率師北征而開平

王卒于栁河川岐陽王率諸将掃蕩残胡終建大勲爾等冝取法

前人殄除逆賊仍調両廣江浙荆閩兵八萬従征師至多邦城輔

攻西南晟攻東南賊接𢧐驅象當前以画獅蒙馬翼以神機銃象

傷于銃箭皆退走突城長驅而進遂克之賊蹈藉及𬒳殺死者不

可勝計于是循冨良江南下破其東都賊棄城遁乃駐軍東南

招輯撫納日以萬計皆給榜使𣸪業左右叅将李彬陳旭撃西都

城賊SKchar入海於是三江路宣江洮江等州縣次第來䧏是年擢憑

祥知縣李昇子慶清仍故父職以伺察賊情永楽五年正月輔合

兵自徃江濟軍襲籌江柵破之又攻萬刦江普頼山斬賊首三萬七

千三百九十級𫉬賊将殺之餘黨潰散盡淂其船仍使䧏人陳封招


撫諒江東潮等處人民使皆安業于是郡邑聞風相継䧏附淂諜報

季𤛆等及其子澄等聚舟於黄江遂水陸並進至木丸江賊舟膠

淺遂大敗殺賊将阮仁子等斬首萬餘級生擒賊将百餘人皆斬之

三月甲子南䇿州人莫𮟏等同北江等府縣耆老千百二十人詣

軍門言陳氏子孫𬒳𥠖賊殺盡無可継承願𣸪古郡縣即日遣人

馳奏 上聞追賊敗之于冨良江生擒偽工部尚書阮希周斬将

軍射及将卒數萬人江水為赤乘勝長驅至黄江   無筭黎

賊父于以数小舟遁去偽吏部尚書范元覧等及将兵来䧏五月

己未我師至自南州出竒羅海口生擒𥠖季𤛆後擒其子澄於海

口山中乙丑安南土人武如卿等於永盎海口高望山𫉬偽大虞

國王𥠖蒼偽太子芮及其子孫弟侄偽梁國王𥠖潡等并賊将偽

柱國東山鄊侯胡杜等安南平壬午平安南㨗奏至群臣稱

上曰此誠天地宗社之𤫊将士用命所致朕何有焉群臣𣸪以開設

三司郡縣請䧏 詔行之六月癸未朔詔天下以安南平立交阯

都布按三司及軍民衙門設官分理境内高年碩徳有司即加

禮待窮民無依者主飬濟院以存卹之有懐才抱徳可用之士有

司以禮敦遣至京量才於本土叙用仍䧏勅褒諭輔等休息士馬

俟天氣清肅即班師𣸪勅輔等曰淂𠩄奏陳氏實己絶嗣郡縣

不可無統請設三司撫治軍民今皆如𠩄請立交阯都指揮使司

以都督僉事吕毅掌司亊黄中為副𠕂選䏻幹都指揮二人

副之布政司按察司以尚書黄福兼掌之前工部侍𭅺張顯宗

福建布政司左叅政王平為左右布政使前河南布政司左叅政

劉本右叅政劉昱為左右叅政前江西按察使周𮗚政安南歸附

人裴伯耆為左右叅議前河南按察使阮友彰按察副使楊直為

按察副使前太平府知府劉有年為按察僉事别選辨事官彂

去可於府州縣等衙門官内任用仍具名来聞不足者别令吏部

銓註今遣印信付爾給授之改大理寺卿陳洽為吏部左侍郎遣

𭅺中張宗周等以吏部勘合二千道付之令其與新城侯張輔西

平侯沐晟兵部尚書劉儁量才給與勘合授職開設十五府交州府領

州五縣二十三本府領東関慈亷二縣威蛮州領山定清威應平大堂

四縣福安州領保福芙蒥清潭三縣三𢃄州領扶𨺚安𭅺扶寕安楽

主石元𭅺六縣慈亷州領丹山石室二縣利仁州領清亷平陸古

榜古者古禮利仁六縣北江府領州三縣七本府領超𩔗嘉林

二縣嘉林州領安定細江善才三縣武寕州領仙逰武寕東岸慈

山安豊五縣北江州領新福善誓安越三縣諒江府領州三縣十五

本府領清逺古勇鳯山那岸陸那五縣諒江州領清安安寕古隴保禄

四縣南䇿州領青林至𤫊平河三縣上洪州領庚濠唐安多錦三縣

三江府領州三縣七洮江州領山圍麻溪清波夏華四縣宣江州領

東欄西欄虎嚴三縣沲江州領隴拔古農二縣建平府領州一縣九

本府領懿安安本平立大湾望瀛五縣長安州領威逺安謨安寕𥠖

平四縣新安府領州三縣二十一本府領峡山太平多翼阿瑰西関

五縣東潮州領東潮古費安老水棠四縣靖安州領同安支封安立

安和新安大漬萬寕雲屯八縣下洪州領長津四岐同利清汙四

建昌府領州一縣九本府領俸田建昌布真利四縣快州領仙吕

施化東結芙蓉永涸五縣奉化府領縣四羙禄膠水西真順為四縣

清化府領州三縣十九本府領古滕古弘東山古雷永寕安定梁江

七縣清化州領俄楽細江安楽磊江四縣爱州領河中統寕宋江支俄

四縣九真州領古平結恱緣覺農真四縣鎮蛮府領縣四新化廷河

古蘭神溪四縣諒山府領州七縣十六本府領新安如敖丹己丘湿鎮

夷淵董七縣七源州領水浪琴脱容披平六縣上文州領杯蘭慶逺

庫三縣餘下文萬崖廣源上思朗下思朗五州無縣新平府領州二

縣九本府領福康衙儀知見三縣政平州領政和古鄧從質三縣南𤫊

州領丹裔左平夜度三縣乂安府領州二縣十二本府領衙儀丕禄古

杜支羅真福士油渭江土黄八縣南靖州領河黄盤石河華竒羅四縣

順化府領州二縣十順州領巴閬利調安仁三縣化州領利蓬七榮

乍令茶偈思容蒲苔蒲浪七縣太原府領縣十一領富良司農武礼

洞喜永通宣化弄石大慈安定感化太原十一縣以演州領千冬芙

蓉芙蒥瓊林四縣宣化州領曠當道文安平原底𭣣物大蛮楊乙

九縣嘉興州頷籠縣蒙縣四忙三縣歸化州領安主文盤文振水尾

四縣廣威州領麻籠美良二縣直𨽻布政司後又設升華府領州

四縣十一十二年三月以𥠖賊所取占城之地設井華府領升華思義

四州升州領𥠖江都和安備三縣華州領萬安真熈愷悌三縣思州領

持平白烏二縣義州領義純鵝柸溪錦三縣其餘衛𠩄大率與府州

縣兼設云九月乙夘輔等遣都督僉事栁升賫露布献俘至京

上御奉天門受之文武羣臣皆侍兵部侍𭅺方賔讀露布畢以季

𤛆及子蒼偽将相胡杜等悉付獄而赦其子孫澄苪等命有司給

衣食盖入交趾有三道一由廣東伏波以来水軍皆由之自欽州南大

海揚㠶一日至西南岸即交州潮陽鎮尚書黄福議交趾萬寕縣

接雲屯海口并連廣東欽州地方最為險要如将欽州千户𠩄添軍立

衛或撥彼䖏衞𠩄官軍或垜彼䖏附近有司民兵以𠑽其数内摘一所于

南寕等䖏設主以控靖地方以通廣東水路便益 嘉靖中知府張

岳訪淂廣東海道自亷州冠山前海彂舟北風順利一二日可抵交之

海東府若沿海岸以行則烏雷嶺一日至白龍尾白龍尾二日至玉

山門又一日至萬寕州萬寕二日至廟山廟山三日至海東府海

束二日至經熟社有石堤陳氏所築遏元兵者又一日至白藤江口過

天竂廵司南至安陽海口又南至多魚海口各有支港以入交州自白

藤而入則經水旁東潮二縣至海陽府𣸪經至𤫊縣過黄徑平灘等

江其自安陽海口而入則經安陽縣至海陽府亦至黄徑等江由南

䇿上洪之北境以入其自𡍼山而入則取古齋又取冝陽縣經安老縣

之北至平河縣經南䇿上泆之南境以入其自多魚海口而入則由安

老新明二縣至四岐遡洪江至快州經鹹子関以入多魚南為太平海

口其路由太平新㒷二府亦經快州鹹子関口由冨良江以入此海道

之大畧也盖自欽州天涯驛經尾港七站至若由萬寕抵交趾陸

行止二百九十一里宋設砦二鹿井砦在州西南控象鼻沙大水口

入海通交州水路三村砦在州東南控寶帢灣至海口水路東南轉

海至雷州逓角塲州西南𫟪有水口六譚家水口黄標水口藏涌水

口西陽水口大灣水口大亭水口並入海之路皆置卒守焉一由廣

西至宋始開廣西路亦分為三由憑祥州入者由鎮南関一日至文淵

州由思眀府入丘温者過摩天嶺一日至㤙陵州由龍州入者一日至平

西隘一由雲南至元始開雲南路分為二由蒙自縣者經蓮花滩入

交之石瀧由河陽隘者循洮江左岸十日至平原州然皆山逕难行

輔彂兵慿祥沐晟則泛蒙自以抵白鶴縣皆不循伏波故道者用夾

攻之䇿以决勝也論功行賞進封輔為英國公晟為黔國公六年輔

晟等旋師六月丁亥至京献交趾地圖東西相距一千七百六十里

南北相距二千八百里 上嘉勞宴賞有差八月乙酉都布按三

司奏逆賊簡定聚作乱僣號改元興慶命晟為征夷将軍由雲南

徃征之十二月𢧐于生厥河敗績七年春正月命輔為征虜副将

軍率廣西等衛兵四萬會晟行事廣東都指揮花英程瑒𥘉以

畏避𫉬罪至是宥死従征時簡定稱僞上皇别主陳季櫎為偽皇

改元重光謂為陳氏之後六月輔進兵慈亷等州大破之十一月𫉬

賊首簡定遂班師仍奏畱花英等聴沐晟調用八年十二月陳季

擴請䧏𣸪反九年春正月𣸪命輔討之令户部全支将士俸粮十

二年三月始𫉬季擴于老檛併阮師等械送京師餘黨悉平十三

年十月交趾叛㓂陳月湖紏合清化磊江蛮作乱適輔兵至捕賊敗


走追至天関鎮赤上縣擒之械京而誅其黨十一月勅輔還京十五

年二月命豊城侯李彬佩征夷将軍印充總兵官鎮交趾時鎮守

中官馬騏貪黯誅求盗賊蠭起閏五月𫉬陸那縣賊人阮貞等奏

請於本境狥衆俾人知警惧從之冬十月又捕𫉬楊進等悉斬以

狥十六年春正月甲寅清化府俄楽縣土官廵檢𥠖利叛僣稱平定

大王彬遣兵討之不克布政司右叅政土人莫𮟏與賊𢧐死令其子嵩

襲職食禄而不任事十七年八月又安府土官知府潘僚亦以馬騏非

理凌虐遂反集紅衣賊千餘人迎敵官軍破之僚等SKchar入老撾十二月

安老縣妖僧范玊聚衆作乱僣稱羅平王改元永寕彬大敗擒之二

十年正月彬卒七月 仁宗即位遣中官山壽賫勅諭黎利赦其

罪以為清化知府利不泛遯入老撾𣸪還寕化州召馬騏還洪熈𥘉

𣸪徃交趾閘辦金銀珠香 上止之㑹宫車晏駕竟徃為叛賊潘僚

𥠖利請䧏宣徳元年春二月命總兵官黔國公沐晟等捕利于雲

𫟪界詔彂廣東馬歩軍赴交趾仍諭𥠖利潘僚來歸悉宥其

罪𣸪其職役夏四月命成山侯王通佩征夷将軍部充總兵官討利

五月丙申詔赦交趾利攻乂安城𫝑益盛九月王通帥師至交趾賊

𥠖善三道攻城尚書陳洽死之十月通進兵撃賊大敗十二月癸亥遂

傳檄棄清化等州地與利乙酉以賊猖獗命安逺侯栁升佩征虜副

将軍印由廣西沐晟佩征南将軍印由雲南討之調廣東兵従

二年二月利攻交趾城通出兵與𢧐敗之其衆奔潰諸将請乘勢過

江撃之賊必成擒通猶䂊經三日不出兵賊覘知通怯𣸪集餘衆四

出攻掠四月䧟昌江城知府劉子輔等死之戊辰利𣸪攻交趾城

通欽兵不出利致書與通請和通遂遣人同利進表反方物九月

乙未栁升師至隘𭻍関利具書詣軍門罷兵息民立陳氏之没主

其地升等受書不啟封遣人奏聞時賊列柵拒守升連破之直抵鎮

夷関如入無人之境時左副總兵保定伯梁銘叅賛軍事尚書李慶

皆病𭅺中史安主事陳鏞見升辞色皆驕以璽書戒諭當防賊設伏

慶強起言之升不為俻前至倒馬坡獨與數百十騎先馳渡橋䧟泥

淖中𭰗隊阻不淂進伏兵四起升中鏢SKchar于是右叅将都督雀聚歛

兵餙隊是日梁銘病SKchar明日李慶亦死又明日聚率兵進至昌江

賊大驅象以助𫝑兵隊遂乱聚𬒳擒賊大呼䧏者不殺官軍或死

或奔散竟無降者安鏞是日皆死賊百計強聚䧏終不屈遂殺之

冬十月戊寅成山侯王通大集軍民官吏出下哨河主壇與𥠖利

盟誓約退師遂宴利且遺利金織文綺表裹利亦奉重寶為謝庚

辰沐晟師至水尾縣之高寨賊于水陸拒守道梗不通晟乃督兵

造舟遣人分哨逐程而進壬午行在鴻臚寺進利與栁升書言求淂

陳氏之後曰暠者實安南王暊三世嫡孫竄身老檛盖二十年乞

循 太宗皇帝継絕之明詔使陳氏既㓕而𣸪續一國之人蒙戴

天㤙於無窮山癸未𥠖利遣人進表及方物随王通人至 上曰論

者不逹止戈之義必謂與之不武朕亦奚恤人言其與之十一月乙

酉朔命行禮部左侍𭅺李𤦺工部右侍𭅺羅汝敬為正使右通政

黄𩦸鴻臚寺卿徐永達為副使賫詔徃諭前安南王陳氏子孫令

頭目耆老具實來聞即遣使册封朝貢仍遵洪武舊制總兵官王

通等即率官軍各回原衞𠩄交趾都布按三司衛所府州縣官吏旗

軍人等各𢃄家属四還鎮守公差内官内使悉皆曰京𤼵丑叅賛機務

工部尚書黄福聞都升死奔還至支積関交人送之出境遂至廣西龍

州三年二月召沐晟還閏四月戊申王通還至京師文武羣臣劾奏通

及弋謙馬騏等違命擅與賊和棄城旋師之罪命府部法司等官同鞠

之悉下錦衣獄籍没其家五月壬子朔李𤦺等還𥠖利遣人奉表謝

思且言陳氏孫暠於今年正月初十日卒陳氏子孫並絶國人推利

謹守其國以俟朝命四年春二月羅汝敬等還黎利及耆老遣頭目

貢方物并代身金人尋入貢方物六年夏五月利𣸪陳情謝罪貢方

物六月遣行在禮部右侍𭅺章敞右通政徐𤦺徃命利權署安南國

事利即僣號稱制建東西二都偽東都在交州府富良江之南即

古龍編城漢置交趾郡唐置安南都䕶府皆在此其外大羅城乃唐𠩄

築古羸𨻻縣地也偽西都在清華府乃古九真郡治之地分十三道嘗

䧟雲南臨安之寕逺州亦併属焉分寕逺為七州乃置百官設學校

以經義詩賦取士分其國為十三道每道設承政司憲察司總兵使司

倣中国都布按三司也曰山南承政管十一府曰京北承政𬋩四府曰

山西承政𬋩六府曰海陽承政𬋩四府曰安邦承政𬋩一府曰諒山承

政𬋩一府曰太原承政𬋩三丙曰明光承政𬋩一府曰諒化承政𬋩二府

曰清華承政𬋩四府曰又安承政𬋩八府曰順化承政管三府曰廣南承

政管三府𣣔示其土地之廣强分析為郡縣其實一承政不䏻及中國

一府或自舊縣升為府如慈山涖仁之𩔗或承政只𬋩一府如安邦諒江

之𩔗於舊名多有更改割裂猥多不䏻盡記學校之士皆名為生徒循元

制以經義詩賦取士詩用七言律宣徳八年利卒李文鳯越嶠序録

利僣𭈹改元順天竊位六年死偽謚太祖九年十月命利子麟仍權

署安南國事正統元年六月  詔封麟為安南國王賜𡍼金銀印

七年十一月卒𥠖龍偽名麟自是皆有二名盖其国習于欺誕自宋

元陳威晃已然不獨今也僣𭈹九年改元者二紹平六年大寶三年

偽謚太宗八年麟子基𨺚以名濬紹封天順元年六月奏乞賜衮冕

如朝鮮國王例 上不許實錄名濬三年十月庶兄冝民弑之而

自立四年以名琮紹封國人誅之基𨺚偽名濬僣號十七年改元者二

太利十一年延寕六年偽謚仁宗宜民偽名琮封諒山王僣號僅九

閱月誅改元天與䧏封厲徳侯四年四月基𨺚弟思誠嗣六年九月

紹封弘治十年二月卒思誠麟第四子也偽名灝僣𭈹三十八年

改元者二光順十年洪徳二十八年偽謚聖宗子鏳嗣十二年紹封

十七年五月卒鏳偽石鏳暉僣𭈹七年改元景統偽謚憲宗長子

嗣十二月卒弟濬嗣正徳二年紹封四年十一月阮种弒之立

其弟阮伯勝國人𥠖廣等討平之立思誠孫晭偽名敬僣號甫七

閱月未及請封改元㤗貞而未紀年偽謚肅宗濬偽名𧨏寵任母黨

阮伯勝兄弟恣行威虐屠戮宗親鵷殺祖母囯人詛怨种等怙𠖥

專權漸不可制正徳四年十一月二十六日逼濬自殺國人討种

等誅之濬僣𭈹四年改元端慶稱厲愍王偽謚威穆帝晭七年

紹封十一年夏四月社堂燒香陳暠與子昺昇作亂弑晭自立僣

𭈹稱大虞改元天應自詭為陳氏後晭臣都力士莫登庸叛

䧏暠尋𣸪與𥠖氏大臣阮弘𥙿起兵攻暠敗走𫉬其子(⿱曰內)及其黨

陳璲等誅之暠與昇奔諒山據長慶太原清都三府登庸與其臣

共主晭子譓思誠第五子𨮘偽名琚生子瀅偽名晭濬𬒳弑無子

國人主晭偽謚父鑌為徳宗既紹封恣行不道為陳暠所弑僣號八

年改元洪順䧏稱𤫊隱王後偽縊㐮翼帝十二年譓請封因國

亂不果行以登庸有興𣸪功偽封武川伯總水步諸营兵柄既在

掌握潜畜異志十三年𥠖民臣鄭綏以登庸不臣譓擁虗位乃立

其族子酉榜攻其都城譓出奔登庸率兵攻綏綏敗走登庸捕酉

榜殺之逼納譓毋乃迎譓歸國十四年登庸自稱為太傅仁國公

十六年八月登庸率兵攻陳暠暠敗赱SKchar嘉靖元年登庸自稱

興王謀弒譓譓母潜告譓乃與其臣杜温(⿰氵閠)間行淂脱居於清華

登庸主其庶弟懬四年六月譓遣使間道來貢并求封為登庸

所阻六年三月已夘登庸使其國人范嘉謨偽作㢜禪文遂篡

其位改元明徳立子方瀛為偽皇太子尋弒懬九年春正月丁酉

登庸禪位于方瀛自稱太上皇退居都齋海陽為方瀛外授擅作

大誥五十九條方灜僣稱大𭈹如故改元大正秋九月𥠖譓卒於

清華譓實名椅偽封錦江王灝之子思誠之曾孫也𥘉封沱江王

晭育為己子椅立偽謚其父灦為哲宗嘉靖元年出奔清華僣

𭈹六年改元光治𬒳逐後以SKchar卒或曰登庸襲虜以歸鴆殺之偽縊

恭皇帝黎民傳十丗歷一百十年十五年閏二月已未譓子寕差

頭日鄭惟憭泛海至京歷奏登庸僣逆之罪寕實名檉嘉靖九年

SKchar於淸華故臣主之僣改元元和十二年登庸攻清華寕奔廣

南境占城界音問不通故臣𣸪主其弟憲以拒登庸僣改元光照

十五年六月亷知寕所在憲偕討賊将軍偽福興侯鄭惟悅等迎

寕歸清華惟慨者惟憭之弟也盖志在𣸪讐以續黎祀而竟㓕亡

十六年春二月命咸寕侯𬽦鵉佩征蛮将軍印充總兵官總

督軍務改太子賔客工部尚書毛伯温為兵部尚書兼都察院右

都御史叅賛軍務尋以𥠖寕𠩄奏未審真偽且全地方官員泛冝

撫剿夏五月辛夘召提督両廣兵部侍𭅺潘旦還南京佐理部

事以廵撫山東右僉都御史蔡經為兵部右侍𭅺兼右僉都御

史代之先是旦䟽謂莫氏奸雄之賊𥠖氏亦逆利之裔律之以中国之

法固皆非𠩄冝主䖏之以夷狄之道則元昊可爵不義可侯而𥠖利

可王也二氏紛爭兵甲未息皆𣣔假天朝名號以為之主彼阮未定

我誰適従盖其意𣣔静以觀变也尚書毛伯温恐其忤已故奏昜之

㝷勅両廣雲南調集兵粮十七年六月蔡經奏言水陸進兵其路

有六計兵姑以三十萬為率以一年為期合用粮餉已該一百六

十二萬石而造舟買馬犒劳噐械諸費又大約用銀七十三萬餘

両十八年七月莫方瀛上表乞䧏十九年春正月庚午方瀛卒

登庸以其子福海嗣方瀛少為縣庠生知書頗有等畧嘉靖十八年

秋自將襲叛人己廣殺之歸而病SKchar登庸立其孫福海僣𭈹改元光

三月𬽦鵉毛伯温至廣東省城移檄諭之尋與蔡經督兵徃南

寕冬十月召鵉還京以鎮守總兵官安逺侯栁珣代之冬十一月己

未登庸靣縛素衣繋組降于鎮南關歸欽州凘凛古森丫葛金

勒四峒其侄莫文明代賫登庸䧏本至京言𥠖寕實阮淦之子詔

𭣣安南國王印以登庸為安南都統使司都統使二十一年六月

登庸卒勅諭以莫福海襲職二十二年六月福海遣使表謝自是

來貢不絶二十五年五月福海卒其子宏瀷㓜國内爭襲交兵

是登庸以石室人阮敬為義子偽封西寕侯敬𣸪以方瀛次子敬典

為婿通於方瀛妻武氏因淂耑兵柄福海卒宏瀷方五𡻕敬挟宏

瀷自恣登庸次子正中與文明避于都齊其同軰阮如桂范子儀

諸人亦各還田里既而阮敬以兵侵海陽遂逼都齋莫正中阮如桂

諸人共集兵禦之不勝遂各奔散或云登庸福海之死皆敬鴆殺之也

二十六年三月有黑石殞于廣州懐逺驛時安南莫正中莫文

明莫福山率其家属百餘人避難至欽州投訴觧赴軍門提督侍

𭅺張岳總兵平江伯陳圭奏彂韶州肇處清逺安挿給米有差

石殞于驛者三中所為大占者曰外夷分崩離析之象也七月軍

門觧送欽州投訴安南國人莫正中及其從弟莫文明等至驛軍

門𭣣其行李銀両而封固之使人䕶送暫居于此然後安挿此隕石

之兆也二十七年安南范子儀范子流等率㓂欽州官兵執誅之

儀子流偽稱侯伯副叅等𭈹率舟師擁衆至欽州詐稱宏瀷己卒

以迎莫正中嗣職為名圍城刦村殺傷官兵提督侍𭅺歐陽必進

奏改福建指揮俞大猷于廣東都司督調漢逹土兵一萬員名禦

之生擒范子流俘斬一千二百名顆子儀乘風遁還既而宏瀷擒之

凾首軍門亷州知府胡鰲立平安南逆黨碑二十八年安南莫

敬典討子儀餘黨盡誅之䕶送宏瀷至鎮南関勘明奏令襲職

三十年以宏瀷襲安南都統使宏瀷襲職後在阮敬掌握中屡

為登庸臣𥠖伯𮪜所攻出奔海陽自是不䏻赴関領職而貢使亦

不䏻行矣 李文鳯月山叢談莫登庸其先不知何許人或云本

廣州東筦縣蛋民其父流寓安南海陽路宜陽縣古齋社社長名

之曰萍盖無定跡之義𭟼語也萍生登庸及撅父子以漁為業登庸

有勇力𥠖瀅以為都力士信任之正徳十一年從陳暠作亂弒瀅

昺敗登庸𣸪降暠死登庸𣸪襲殺其子昇潜謀不𮜿椅不䏻制

尋逼納椅母矯命自封以至SKchar國而終為義子阮敬所鴆天遒豈

無知者哉莫文明告变則敬之弑逆明矣𥠖氏故臣如武文淵居

交岡地近運花滩據上流擁強兵福海嘗以兵五萬攻之大敗而歸

若雲南師出討敬以文淵為先鋒郷導我師為殿順流東下直抵

龍編𫝑如破竹耳昔毛伯温上䟽謂𥠖寕無是入𣣔截去愚越嶠

序録𥠖檉偽名寕之託後愚承乏臨元淂武氏牌文仍稱元和十

四年詢知寕尚在彼廣南境上則亦可為阮氏立一敵也包茅不入

王法必討夫兵豈患不足哉廣西可淂十二萬又取湖廣土兵六萬

各衛兵四萬江西廣閩召募八萬即可淂三十萬雲南兵五萬武

文洲亦可淂五萬共四十萬衆當横行越裳之地敬不足平矣罪

人既淂之後 詔分析其地以𢌿有功如交趾故城仍以莫氏為

都統使武文洲有功即以為清化路宣撫𥠖寕若存亦量割地授

之其餘分授比之𪋤川老撾等例我中國一無所私焉務使犬牙

相制大小適均都統與宣撫知府各不相轄使各淂自選其属三

年朝貢各淂專逹則人人喜于淂地淂官必當恭事中國

 疆域東至海三百二十里西至雲南老撾宣慰司界五百

 六十里南至占城國界一千九百里北至廣西思明府憑祥縣

界四百里自其國至南京七千七百二十里至京師一萬一千一

 百六十五里一統志宋武經總要交趾路自州西南陸行取馬

擾路至瀼州二百七十里又二百四十里至䘵州又二百里至交

 州天寶以前陸行凢二十驛一說南渡鬰江西南行經覊縻五



州至交州約六百里安南城西至爱州界小黄江口四百十六里

 至長州界靖江鎮百五十里西北至峯州界論江口水路百五十

 里東至宋鳶界小黄江口五百五十里北至武定江二百五十里

太平興國中伐交州命蘭州團練使孫全興帥三将兵由邕

 州路進師宋人所紀未淂其要領不如一統志據舊版籍之淂

 其真也故特書于此

 按洪武六年春正月廣州衞指揮僉事楊景討平海北諸盗

 令雷州衛千户王清等追捕逋賊羅己終於潘浦乃會海南官

 軍追已終于烏雷門十二月討已終於欽州淂安南報乃還或

 報已終SKchar徃交阯楊景即命王清同海南千户周旺汪滿等捕

 之𫉬賊従黄三舎等五百八十三人又𫉬亷州府石頭昆城大亷

 賊沈三秀等四人随據頭目李福等𫉬己終同伴叛首偽千户蘓

 禧高等四人及雷州衞僉事朱宣武欽州沿海廵檢昌庸具報

 於龍門七十二徑等䖏捕𫉬己終賊伴云己終先于三月二日

 為賊所殺賊衆潰散并安南國雲屯海鎮經畧史関報相同景

 乃率原部舟師還衛 雲屯海鎮在交阯新安府雲屯縣之雲屯

 山在大海中番賈舟舶多萃于此永楽中置市舶提舉司其

 山摩空直聳両山對峙一水中通自海南𥠖母山彂船西行

 水程九百里至海寶山自海宝北行水程三百里取鷄唱門入雲

 屯鎮就此鎮轉入新安府或徃安邦州永楽七年八月廣東廵

 海副總兵指揮李珪奏交趾賊船至欽州魚洪村刦掠百姓燒

 燬房屋官軍追至交阯萬寕縣海上遇賊船二十餘艘官軍

 𡚒撃敗之殺賊反溺SKchar者無筭𫉬藤歩船一艘梟賊首于海上

 械送賊首范牙阮𫟪等并家属男女至京命法司鞫治如律是

 時我兵全勝彼方敗㓕尚肆刦掠由此𮗚之欽州乃彼此㓂賊徃

 來之衝龍門江諸要地不可以不防也莫登庸入鎮南関時翁萬

逹暗使画工圖其形貌桶中大面似有福者毛伯温嘗出以示人

廣東左方伯楊銓後對人云此必偽為彼登庸安肯来盖夷情詭

詐大氐𩔖此

安南貢献方物有金銀噐皿熏衣香䧏真香沉香速香木香黒

線香白絹犀角象牙𥿄扇舶使常至廣州唐土貢金銀玳𤦛

辟亀皮蕉檳榔鮫革蚺蛇膳翠羽藤噐白蠟豆⿱⺾𭁵紗絁孔雀尼

金薄黄屑象齒犀角宋土貢紬絹紋縭七宝裝交椅銀盤異獸

馴犀馴象金珠沉水香良馬金銀香物

占城國古越裳氏界本秦象郡林邑縣地漢為象林縣属曰南

郡其地西去廣州二千五百里東濱滄海西際徐狼今𤓰哇南

接扶南今真臘北連九徳今安南東西五百里而贏南北千里

城去海百二十里去日南界四百餘里其𭅺湖浦口有秦象郡𭏟

城猶存其南界水歩道二百餘里有西屠夷亦稱王馬援因植

二鉰柱以表漢界馬援北還畱遺兵十餘家居壽泠岸南而對銅

柱悉姓馬至隋有三百餘户交州以其流寓𭈹曰馬流言語衣服尚

與華同山川移昜銅柱今𣸪在海中柱于𧰼林南界與西屠国分

漢之南壃又云銅柱山周十里形如𠋣盖西跨重巖東臨大海屈

膠道里記林邑大浦口有五銅柱焉按水經註言銅柱在林邑不言

在飲江疑銅柱在欽者唐馬總所植漢末大乱功曹子區連殺縣令

自𭈹為王謂之林邑國吴時通使赤烏十一年交州取其區粟大

戰于湾浦数世後其王無嗣外甥范熊代立傳子逸晋建興中夷

奴范文教逸制造城池宫室兵陣噐械王爱信之咸康二年逸死文

SKchar位都典沖去海岸四十里水經註林邑城西南角髙山長嶺連接

天鄣嶺北接澗大源淮水出那郍逺界二重長洲𨼆山繞西衞北迴

東其嶺南開澗小源淮水出松根界上山𡋹流𨼆山繞南曲街𢌞東

合淮流以注典沖其城西南除山東北瞰山重壍流浦周遶城下東

南壍外因傍薄城東西横長南北縱狭北𫟪西端𮞉祈曲入城周

圍八里一百歩塼城二丈上起塼墻一丈開方隟孔上𠋣板板上

層閣閣上架屋屋上構楼高者六七丈下者四五丈飛觀䲭尾近

風拂雲縁山瞰水騫翥嵬㠋但制造壯拙耳時交州刺史姜荘使

所親監日南郡並貪殘臺遣夏侯覧為太守尤侵刻文貪日南

肥沃𣣔畧有之至是月民之怨襲殺覧以其屍𥙊天交州刺史朱

藩遣督䕶戍日南文𣸪㓕之進㓂九徳郡害吏民十八九永和五

年文死子佛立猶屯日南七年交州刺史楊平九真太守灌𮟏

討佛走之佛乃請䧏𨺚安三年佛孫胡逹𣸪㓂日南九真諸郡

無歳不至殺傷甚多交州遂至虗弱至其孫文敵為扶南王子當根

純所殺大臣范諸農平其乱自立為王諸農死子陽邁立陽邁死子

咄立𣸪名曰陽邁宋元嘉二十年使振武捋軍宗慤與交州刺史

檀和之討之語在和之傳其後遣使朝貢齊梁陳時或不賓服隋遣

大将軍劉方及欽州刺史寗長真伐之語在事紀其王梵志遣使謝

罪於是朝貢不絶唐貞𮗚中其王頭𥠖死子鎮龍𬒳弑國人更立

頭𥠖女為王國人不服立頭𥠖姑之子諸葛地為王妻以女其國

乃定至徳後以國在環州界更號環王王所居曰占城又以占城

名之元和三年犯安南時楊於陵為嶺南節度使遣兵撃走之

白居易草制勅于𨹧省所賀安南破環王國賊帥李楽山等三萬

人者其忠卿蛮夷犯疆方鎮致討𠒋徒䘮敗荒徼清平卿素藴忠

誠又連封壤疾既同于山薮𫝑益壯于輔車想聞捷書當倍𢠢

愜載省所賀深見乃懷安南都䕶張舟責其朝献不至執偽都

統斬首三萬級虜其王子𫉬戰象舠鎧黄巣乱後嶺海多虞

史亦絶書五季周顕徳五年其王釋利因徳漫遣使朝貢表以貝

多葉書之始自稱占城國云宋建𨺚二年其王釋利因陀盤遣使

朝貢開寶五年其王波羙稅褐印茶遣使蒲訶散朝貢即前二次

所遣者也太平興國二年其王波羙稅陽布印茶遣使李牌来貢

六年交州𥠖桓上言𣣔以占城俘来献太宗令廣州止其俘存撫之

給衣服資粮遣還占城詔諭其王七年遺使乘象入貢詔畱象廣

州畜養之八年伐交趾水陸象馬数萬𥠖桓撃走之俘斬千計雍

熈二年其王施利陀盤吴日歡遣使献方物且訴為交州所侵掠

三年其王劉継宗遣使李朝仙来貢儋州上言占城人蒲羅遏為

交州𠩄逼率其族百口來附四年秋廣州上言雷恩州関送占城夷

人百五十餘口来歸分𨽻南海清逺縣端拱元年廣州又言占城

夷人忽宣等族三百餘人来附淳化元年新王楊陀排自稱新坐

佛逝國遣使來貢訴為交州所攻上賜𥠖桓詔令各守境尋賜其

王白馬兵噐諸畨聞之不敢侵侮至道元年上表謝㤙併獻方物

且言本國流民三百散居南海𮐃㫖放還今猶有在廣州者舊有

進奉夷人羅常占見駐廣州乞随其舶船歸國上從之𣸪賜白馬

二遂為常制咸平二年嗣王楊晋俱毗茶室离入貢𠕂至乃詢知

其避交人奔於佛逝去舊都七百里大中祥符三年嗣王施離

霞離鼻麻底淂金毛獅子於三佛齊四年來献天禧二年

王尸嘿排摩惵遣使入貢言國人詣廣州或風漂船至石塘即果

𡻕不逹矣石塘在崖州海靣七百里外下䧟八九尺者也天聖七年

奉表進鳯八年嗣王陽𥙷孤施離皮入貢慶暦元年廣東啇人

邵保見軍賊鄂隣百餘人在占城命轉司選使臣賫詔書噐幣

賜其王購鄰致闕下餘黨令就戮之眀年十一月其王刑卜施離

值星霞弗遣使献馴象嘉祐元年其使蒲息陁琶貢方物還至

太平州沉失行槖眀年正月詔廣州賜銀千両七年其王施

里律茶盤麻常修武俻以禦交趾由廣東路入貢請賜白馬従

之熈寕元年其王楊⺊尸利律陀般摩提婆入貢乞市驛馬令

於廣州買騾以歸建炎二年其王楊⺊麻疊入貢紹興二十五

年子鄒時䦨巴嗣封乾道三年子鄒亞娜嗣掠大食國方物耒

貢為大食所訴遂不議其封七年閩人有浮海之𠮷陽軍者風

飘至占城見其国與真臘乘象以𢧐無大勝負乃説王教以𮪍射

王大悅具舟送之吉陽市馬淂数十匹歸戰大㨗明年𣸪来瓊

州拒之憤怒大掠而歸知吉陽軍林寶慈奏聞淳熈二年SKchar

禁不淂售外畨三年占城歸𠩄掠生口惟存八十三人求通啇

不許四年占城以舟師襲真臘入其國都慶元五年真臘大㪯

伐占城以𣸪讐殺戮殆盡俘其主以歸國遂亡其地悉歸真臘

因名占臘云其後國王或曰真臘人也又曰占城恢𣸪無可據者

今其國近瓊州順風一日可至建都臨海曰新洲港所居屋

宇門墙俱甃以灰 -- 灰 甎雕镂𥪡木為猛獸状周磚垣為城以兵

甲薬鏃刀鏢守之元至元十五年既㓕宋遣人至占城還言

其主失里咱牙信合八刺哈迭瓦有内附意詔封占城郡王十

七年其王保寶旦拏囉耶卭南詙占把地囉𫆀遣使貢方物

奉表降十九年以其國主孛由補刺者吾既内属即其地

立省而其子𥙷的負固不服遣兵征之自廣州航海至占城港

港口北連海海旁有小港五通其国人州東南北山西旁木城官

軍依海岸屯駐占城兵治木城四面約二十餘里起楼棚立囘

囘三梢砲百餘座又木城西十里建行宫分遣瓊州安撫使陳

仲逹等三道攻之以萬人建旗鼔出木城拒戰乘象者数十亦

分三隊迎敵矢石交下自夘至酉賊敗北官軍入木城合撃之

殺溺死者數千人其王與其臣逃入山使報荅者来求䧏官軍

𣸪駐城外既歸欵然終無順志 本朝洪武元年其王阿荅

阿者遣使入貢二年春二月辛未遣行人吴用賜以璽書曰今

年二月四日虎都蛮奉虎象至王之誠意朕巳具悉然都未至

朕之使己在途矣朕之遣使正𣣔報王知之𭧽者我中國為胡人

竊據百年遂使夷狄布滿四方癈我中國之彛倫朕既以彂兵討

之垂二十年芟夷既平朕主中國天下不安恐畨夷未知故遣

使以報諸国不期王之使者先至誠意至䔍朕甚嘉焉今以大

統曆一本織金綺紗羅絹五十疋專人送使者歸且諭王以道

能奉若天道使占城之人安于生業王亦永保禄位福及子孫

上帝寔鍳之王其勉圖勿怠十三年九月遣使入賀萬壽聖節

諭其勿與安南交兵永楽元年遣使告諭即位六月其王占

巴的頼遣使奉金葉表文耒朝貢方物且言安南侵掠請䧏

勅戒諭者𠕂 上遣行人蔣賓王樞使徃其國賜以絨綿織

金文綺紗羅而勅安南胡𡗨令其息兵修好尋賜鈔幣并賜

勅諭曰王𣸪奏安南侵擾等事已𠕂勅責胡𡗨王亦以修徳

務善以保國人如𡗨㝠頑不悛由在于彼朝廷自有䖏置四

年七月勅廣東都指揮司選精兵六百人以䏻幹千百户領

之具噐甲糗粮由海道徃占城㑹合軍馬八月遣内官馬彬

等賫勅諭以伐安南賜以鍍金銀印及紗㡌金帯黄金百両

白金五百両織金文綺衣二襲并綿綺紗羅等物占巴的頼遂

出兵助征𣸪遣太監王貴通賫勅徃勞之賜白金三百両綵幣

二十表𠂻五年五月奏言克取安南所侵地献俘貢方物謝

㤙 詔嘉奨之六年十月遣其孫舎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該奉表貢象及方物

謝恩比還賜真金印及黃金百両白金五百両錦綺紗羅五十疋

綵絹百疋且賜勅嘉勞之七年八月遣使奉表謝㤙貢犀象等物

八年九月𣸪遣使濟標等貢象并金銀噐物仍遣馬彬送濟標

還國就賫勅以文幣賜之十三年四月遣其孫舎阿那沙等奉

表貢方物冬十一月兵部尚書陳洽言𥘉討𥠖賊及陳季擴之時

占城國王雖聴命出兵來助然實懐二心圖唇齒相依徘徊

𮗚望愆期不進及進至化州乃大肆虜掠以金帛𢧐象資季

擴季壙亦以𥠖蒼之女遺之𣸪納季擴之舅陳翁挺及鄧鎔之

弟鍜等男女三萬餘人又侵奪升華府所𨽻四州十一縣地

驅掠人民厥罪季擴一等爾夫有罪必討請彂兵征之 上

以交趾既平民方安業不忍窮逺夷但遣使賫勅諭占巴的

頼曰爾乆罹安南茶毒屡請彂兵除害朕既命師平之郡縣其地

爾頼以安當思感徳守分用保爵土若隂蓄二心悖違天道不撫下

人不歸侵地安南覆轍在前爾其鍳之自是屡貢惟十一年遣行

人徃勞餘如畨夷常例十五年侵據升華府傳至摩訶貴由景

    

泰末死其弟盤羅悅遣使奉表入貢即遣其使逋沙婆利賫勅

并賜綵幣自是屡為安南𠩄侵財用兵刀日以衰耗成化中其

王為安南兵所逼徙居赤坎邦都𭅺遣使請封而安南陪臣據

其國都使臣馮乂等誤封之嗣王古來𦨞海奔至廣州投詐表

文以来朝為辞督府屠滽委叅議姜英勘實䕶送至京時安

南納其叛将而助之虐為申言古来不當嗣於是古来𭻍廣州

力辯其𡨚滽從僉議謂册印有古耒名宜奏聞𢌿諸古来遂移

文諭安南数其不䏻䘏鄰之義折其奸萌道之順逆安南聴泛

不敢肆其兇狡乃選官軍二千令東筦南頭啇人張宣領之䕶

送古來至新洲港淂反其囯弘治十八年古来卒沙古卜洛

嗣正徳五年詔遣給事中李貫行人劉廷瑞賫勅册徃封為

占城國王十二年來朝貢震澤紀聞吴惠字孟仁東吴人年

二十運餉至京途中日歌古詩或言于縣令令竒之召為弟子

員舉永楽甲辰進士洞庭有進士自惠始授行人喜言事奉命

使占城還至七州洋大風舟㡬覆正使給事舒某注不知所為

惠為文以𥙊祝融與天妃之神俄而開霁還陞桂林守義寕峒

蛮楊氏結苗人為乱藩臬議進兵征之公止之曰義寕吾属吾徃

撫之不從用兵未晚乃肩輿從十餘人入其峒山石攢峭如劒㦸

猺人騰躍如飛聞太守至奔吿于其酋出迓惠諭之曰吾若属父

母也宜聴吾語衆唯唯惠因為陳逆順禍福楊泣下畱数日歷觀

諸屯形勢以数千人衞出境歸報罷兵明年武岡州盗起宣言推

義寕峒主為帥藩臬咸尤惠恵曰吾當任其咎乃遣人至義寕群猺

従山巔望見惠使即遥拜言不敢反状且求雪武岡之誣盗計遂

沮迄惠在郡無敢騷窃者天順三年十月陞廣東右參政支正三

品俸卒惠别有日記畧云正統六年七月奉使占城立嗣王十二

月某日彂東莞次日遇烏猪洋又次日過七州洋瞭見銅鼓山

次至獨猪洋見大周山次至交趾洋有巨洲横截海中恠石亷

利風横舟礙之即糜碎舟人不勝恐湏㬰風急過之次日至占城

外羅洋校柸墅口廿九日王遣頭目迎詔寶船象駕笳鼓填咽

旌麾䁆靄㲲衣椎髻前後奔馳至行宫設宴王秉𧰼迓於國門戴

金花冠纒瓔珞環帳列戈㦸以群象為衞既宣詔王稽首受命

上元夜王請賞𤇆火爇況香燃火樹盛陳楽舞五月六日回洋

十五日瞭見廣海諸山遂𭣣南門以還廣東其國臘月猶暑民

多祼𥘵士著苧衣南阡稲熟北秧猶青其𣗳多梹榔紅蕉椰子其

人極弱夜鼓八更為節嘉靖二十一年𠕂至男日抵齋

 按占城之先本林邑一縣属日南郡漢末迄晋侵郡地范文

 攻旁國并之永和三年攻䧟日南遂據其地告交州刺史朱

 蕃以求日南北鄙横山爲界後九真太守討佛走之追至其

 國時五月立表日在表北影在表南九寸一分自北影之南故

 開北户以向日此大較也郡名日南盖治于此疑吴晋以後所置日

 南郡乃其属縣其後侵𭧂諸郡兼并旁國疆域日大延袤至三

 千里或曰千里盖乍強乍弱不可定也要之實有日南郡三之

 二非𣸪舊縣矣漢書所謂日南徼外者盖日南徼内則皆漢

 地也

 占城貢献方物有象象牙犀犀角孔崔孔雀尾橘皮抹身香

 龍腦熏衣香金銀香竒南香土䧏香檀香栢水香燒碎香花

 梨木烏木蘓木花藤香蕪蔓畨沙紅印花布油紅綿布白綿

 布烏綿布圓壁花布花紅𫟪縵雜色縵畨花手巾帕兠羅錦

 𬒳洗白布泥使回令於廣東布政司管待

真臘國在占城西南自占城順風三晝夜可到或云半月西南去

林邑三千餘里水歩道通一曰吉蔑又名甘孛智本扶南属國

東距車渠西有朱波唐書作驃北近九真南瀕海距州十日程

其王姓刹利日漸強盛隋時始通中國傳至伊金那貞觀初

遂并扶南而有之唐人虬髯客傳謂兼并扶南疑為寓言扶南

即狼㬻躶國九真郡水東南流逕船官口下注大浦之東湖潮水

日夜長七八尺従此以西朔望并潮一上七日水長丈六七七日後日

夜分為𠕂潮水長一二尺四時髙下一定水無盈縮是日海運兼各象

浦一曰象水也是為徼外之夷皆躶身男以竹筒掩体女以𣗳葉蔽

形雖習俗猶耻無蔽惟依瞑夜與人交市闇中齅金便知好𢙣明朝

曉視皆如其言盖自徼外皆然不獨扶南其先女子為王號曰葉

栁栁音聊即葉調国其南有激國人名混潰來伐葉栁䧏之

遂以為妻惡其躶教着貫頭国内效之男子着橫幅今干浸也

其後天竺僧憍陳如有其国教國人事天神每旦誦經呪故易

丗既乆真臘重僧云民色甚黑號為崑崙婦女多有白者生女九

𡻕請僧誦經作梵法去其童身點其額為吉利名曰陣琰十𡻕即嫁

城周圍可二十里郭下二萬餘家石濠廣二十餘丈餘城三十𠩄

各有数千家王宫及官舎皆面東城門上有石佛頭五餙其中者

以金當國中有金塔金橋王宫在其北近門周圍可五六里其正室

瓦用鉛凡𡻕時一㑹則羅列玉猿孔雀白象犀牛於前名曰百

塔州金盤金碗盛食諺云冨貴真臘也永徽初并有鳩宻富那迦

乍武令僧髙等國神龍以後國分為二其南近海𭈹水真臘其

比多山阜號陸真臘後𣸪合而為一迄宋通貢不絶及㓕占城

𭈹為占臘役參半真里登流眉道明蒲甘等國為属國𠩄領聚

六十餘地方七千餘里元元貞中遣使招諭之乃始臣服見永

嘉周達觀真臘風土記本朝洪武初國王忽児那遣其臣柰亦𠮷

𭅺等表献方物二十年七月行人唐敬還自真臘其國王遣使

貢象五十九隻香六萬斤自是朝貢不絶永楽改元遣使詔諭

即位至其國氣侯常𤍠田榖𡻕熟煮海為塩風俗富饒男女椎

髻穿短衫圍梢布非𣸪躶國矣其𠩄属國猶有躶者見有衣服

人即笈之法有劓刖刺配犯盗則断手足其民殺中國人則償

命中國人殺其民則罰金無金賣身贖罪二年八月國王參烈婆

毘牙遣陪臣柰職等九人朝貢方物賜鈔幣表裹初中官徃使

真臘将歸有従行軍三人遁索之不淂國王以其國中三人従

官歸𥙷伍至是禮部引見 上曰中國人自遁何預彼事而責

償且淂此三人語言不通風俗不諳吾焉用之况其皆自有家寕

楽處此爾禮部給之衣食予道里費遣還真臘尚書李至剛

等言臣意中國人必非遁於彼者或爲彼𠩄慝則此三人亦不當

遣 上曰不用逆詐爲君但推天地之心待人可也三年參烈

婆毘牙死命序班王孜徃𥙊之封其長子參烈昭平牙爲王賜

之綵幣等物十七年三月參烈昭平牙遣使奉金𨩐表文貢

則象方物

 按真臘疆域一綂志東際海西接蒲甘南連加囉希北抵占

 城國似與古不同

 真臘貢献方物象象牙蘇木胡掓黄蠟犀角烏木黄花木

 土䧏香寶石孔雀翎使回令于廣東布政司管待

𤓰哇國古訶陵也一曰闍婆又名莆家龍在真臘之南海中洲

上舊唐書東與婆利西與堕婆登北與真臘接南臨大海宋史東

至海一月汎海半月至崑崙囯西至海四十五日南至海三日汛海

五日至大食國北至海四日西北汎海十五日至渤泥國又十五日至

三佛齊國又七日至暹邏國又十日至柴歷亭抵交趾逹廣州其

属國有蘓𠮷丹打板打綱底等國木為城有文字知星暦夏至立八

尺表景在表南二尺四寸宋元嘉九年始通中國後絶至唐貞𮗚

二十一年與堕和羅堕婆登皆遣使入貢天寳中自闍婆遷于婆

露伽斯城宋淳化三年其王穆羅茶遣使朝貢元時始稱𤓰哇

世祖大舉兵征之不克後命将史弼破其國擒酋長以歸㝷放

還 本朝洪武二年三月遣行人吴用賜爪哇國王璽書曰中

國正統胡人窃據百有餘年綱常既𮥠冠履倒置朕是以起

兵討之垂二十年海内悉定朕奉天命己主中國怒遐邇未聞

故專報王知之使者已行聞王國人掜只某丁前奉使于元還至

福建而元亡因耒居京師朕念其乆離𤓰哇必深懐念今𣸪遣人

送還頒去大綂曆一本王其知正朔所在必䏻奉若天道俾𤓰哇

之民安于生理王亦永保椂位福及子孫其勉圖之勿怠三年其

王昔里八逹刺遣使朝貢納元𠩄授宣勅二道封為國王八年

二月令三物齊𤓰哇山川之神附𥙊於廣東山川之次先是礼

部尚書牛諒言京都既罷𥙊天下山川其四夷山川亦非天子𠩄

當躬祀乃命别議其礼以聞至是中書及礼部奏以外夷山川附

𥙊于各省如廣西則冝附𥙊安南占城真臘暹羅鎖里廣東則冝

附𥙊三佛齊𤓰哇福建則冝附𥙊日本琉球渤泥遼東則宜附𥙊

髙䴡陜西則冝附𥙊甘肅㭆甘烏思藏京城更不湏祭又言各省

山川𡚁風雲雷雨阮居中南白其外夷山川神位宜分東西同壇

共祀上可其奏命中書頒行之将𥙊則遣官一人徃監其祀十

三年十月其王八逹那巴那務遣其使阿烈彛烈時奉金葉

表入貢使者𭻍月餘遣還因詔諭其國主曰聖人之治天下

四海内外皆為赤子所以廣一視同仁之心朕君主華夷撫御

之道逺邇無間爾邦僻居海島頃常遣使中國雖云修貢寔則

慕利朕皆推誠以禮待焉前者三佛齊國王遣使奉表来請印

綬朕嘉其慕義遣使賜之𠩄以懐柔逺人爾柰何設為奸計誘

使者而殺害之豈爾恃險逺故敢肆侮如是與今使者来本𣣔枸

𭻍以其父母妻子之恋夷夏則一朕推此心特命歸國爾國王

當省已自脩端秉誠敬母蹈前非干怒中國則可以守冨貴

其或不然自致殃咎悔得無及三十年諸番阻絶無啇旅以三

佛齊為𤓰哇属國命禮部移文暹羅轉逹𤓰哇知之溪分為

東西二國永楽元年九月西王都馬板遣使奉表朝賀即位

貢五色鸚鵡孔雀及方物賜鈔并襲衣文綺表裹二年十月東王

孛令逹哈遣朝貢方物且奏請印章命鑄鍍金銀印賜之并賜

鈔幣三年西王都馬板遣使奉表貢方物時其傍近牒里日夏

羅治金猫里三國各遣使以方物同來朝貢俱賜文綺襲衣四

年三月西王𣸪来貢珍珠珊瑚空青等物三月東王遣使貢馬

俱賜錢鈔及幣有差四年閠七月西王遣使朝貢丑言東王不

當立己撃㓕之䧏 詔切貴五年上表請罪願償黄金六萬

両𣸪立孛全逹哈之子泛之六年十二月都馬板遣使献黄金萬

両謝罪禮部臣言所償金尚負五萬両冝下法司治之 上曰

朕於逺人𣣔其畏罪而已豈利其金耶今既䏻知過所負金悉

免之仍遣使賫勅諭意并賜之鈔幣八年十二月都馬板遣使

上表貢馬及方物十一年九月遣使來貢及還 勅諭都馬板

曰前内官吴賓等還言恭事朝廷礼待勅使有加無替比聞王以

滿刺加國索舊港之地而懐疑俱朕推誠待人若果許之必有勅

諭今既無朝廷勅書王何疑爲下人浮言慎勿聼之今賜王文綺

紗羅至可領也十三年更名楊惟西沙遣使謝恩十六年十九年

皆貢而東王久不至盖己爲所并矣天順四年八月其王都馬班

遣使奉表朝貢方物賜宴賞賫之仍命其使賫勅并綵幣表

裏歸賜其王及妃自是不可考

 按𤓰哇疆域一統志東抵古女人國西抵三佛齊國南抵古大

 食國北界占城國自占城起程順風二十晝夜可至其國地

 廣人稀甲兵薬銃爲東洋諸番之雄佛書所云鬼國即此地

 也其港口入去馬頭曰新村屋店連行爲市買賣啇旅最衆

 三佛齊爲其所并名舊港以别于新村

 𤓰哇貢献方物胡椒蓽茇蘇木黄蠟烏爹妮金剛子烏木畨紅

 土薔薇竒南香檀香麻藤香速香䧏香木香乳香龍腦血竭

 内豆SKchar2白豆SKchar2藤竭阿魏蘆薈没薬大楓子丁皮畨皮鼈子

 閩䖝薬碗石蓽澄茄烏香寳石珎珠錫西洋鉄鉄鎗摺鉄刀苾

 布油紅布孔雀火鷄鸚鵡玳𤦛孔雀尾翠毛寉頂犀角象牙

 亀筒黄熟香安息香使回令于廣東布政司管待

三佛齊國古干陀利也在占城之南相距五日程居真臘𤓰哇之

間所𬋩十五州其属國有單馬令凌牙斯蓬豊登牙儂細蘭等

國其王𭈹詹卑其人多姓蒲梁天監元年入貢後絶唐天祐𥘉始

通中國宋建𨺚𥘉其王悉利胡大霞里遣使朝貢淳化三年冬廣

州上言其使蒲押陀𥠖前年来貢自京回聞本國為闍婆所侵

即𤓰哇住南海一年今春乘舶至占城偶風信不利𣸪還乞䧏

詔諭本國従之熈寕十年使大首領地華伽囉耒以爲保順慕

化大将軍入見以金蓮花貯珎珠龍腦撒殿元豊中使至者𠕂

廣州受其貢献方物表入言俟報乃䕶至闕下廣州舊志治平

中地華伽囉遣使至囉囉入貢遇大風船幾䨱至囉囉禱于天有老

翁見雲端風浪息時值儂冦燬廣州天慶覌老君像在瓦礫中

至囉囉覩之即向所見者也及還以告地革加囉即遣思離沙文

詣廣購材鳩工重建落成請道士羅盈之爲住持何徳順爲監臨

施錢十萬置山田于番禺黽塘以𠑽常住鋳大鍾覆以楼費錢四

十萬又施田四十萬增置田于清逺蓮塘庄明年地華伽囉殁剪

其𤓰髮送道士葬之黽塘至今𥙊焉南渡後入貢不絶 本朝洪武

二年二月遣行人趙述使其國四年趙𫐠還國王馬哈刺札八刺

卜遣使随述奉金字表文來朝貢賜大統曆及織金紗羅文綺六

年𣸪遣使賀正旦并貢方物八年𣸪遣使従招諭拂菻國朝使

来貢九年其王卒遣使奉表乞紹封請印綬命鋳駝鈕鍍金

銀印賜之十月 詔封其嗣子麻那者巫里爲三佛齊國王詔畧

曰朕自混一區宇嘗遣使詔諭諸畨爾三佛齊囯王𢘆麻沙那阿

者即稱臣入貢于有年今秋使者賫表至知𢘆麻沙那阿者薨逝

爾那麻者巫里以嫡子當嗣王位不敢擅主請命于朝可謂賢矣

朕嘉爾誠是用遣使賜以三佛齊國王之印爾當善撫邦民永爲

多福三十年六月以胡惟庸謀乱乃生間諜紿我使臣命禮部

移文暹羅逹于𤓰哇俾責戒焉三十年六月禮部奏諸畨國

使臣客旅不通 上曰洪武𥘉海外諸畨與中國徃来使臣不

絶啇賈便之近者安南占城真臘暹羅𤓰哇大琉球三佛齊渤泥

彭亨百花蘓門荅刺西洋邦哈刺等凢三十国以胡惟庸謀

乱三佛齊乃生間諜紿我使臣至彼𤓰哇國王聞知其事戒餙

三佛齊礼送還朝廷是後使臣啇旅阻絶諸国王之意遂爾不

通惟安南占城真臘暹羅大琉球自入貢以来至今来庭大琉球

王與其宰臣皆遣子弟入我中國受斈凢諸畨國使臣耒者皆以

礼待之我待諸畨國之意不薄但未知諸國之心若何今𣣔遣使

諭𤓰哇囯恐三佛齊中途阻之聞三佛齊係𤓰哇統属爾礼部俻述

朕意移文暹羅国王令遣人轉逹𤓰哇知之於是礼部咨暹羅王曰

自有天地以来即有君臣上下之分且有中國四夷之礼自古皆然我朝

混一之初海外諸畨莫不来庭豈意胡惟庸造乱三佛齊乃生間諜紿我

信使肆行巧詐彼豈不知大琉球王與其宰臣皆遣子弟入我中國受學

 皇上賜寒暑之衣有疾則命医胗之 皇工之心仁義兼盡矣 皇上

一以仁義待諸畨國何三佛齊諸國背大㤙而失君臣之禮據有一蕞之

𡈽𣣔與中國抗衡儻皇上震怒使一偏将將十萬衆越海問罪如覆乎

耳何不思之甚乎 皇上嘗曰安南占城真臘暹羅大琉球皆修臣職惟

三佛齊梗我声教夫智者憂未然勇者䏻從義彼三佛齊以蕞爾之国而

持奸于中國之中可謂不畏禍者矣爾暹羅國王猶守臣職我 皇上眷

爱如此可轉達𤓰哇俾以大義告于三佛齊三齊佛係𤓰哇統属其言彼

必信或䏻改過從善則與諸國咸礼遇之如𥘉勿自疑也其溪為𤓰哇所

廢以其地為舊港仍立頭目以司市易永楽三年正月遣行人譚勝受千

户楊信等徃舊港招撫廣東迯民梁道明勝受南海人洪武癸酉御貢進

士為臨桂縣丞永楽元年二月壬子以政最召為監察御史後以事降行

人至是遣勝受及千户楊信等徃旧港招撫南海迯民梁道明等以勝受

乃其同鄉故也時道明挈家居于彼者累年廣東福建軍民従之者至数

千人推道明為首指揮孫鉉嘗使海南諸畨遇道明子反二奴挾與俱来

奏 聞遂遣勝受等偕二奴賫勅徃招諭之十一月勝受等還以遒明及

鄭伯可等来朝貢方物賜道明等襲衣及鈔百五十錠文綺十二表裹絹

七十二疋其副頭日施進卿遂代領其衆 上以勝受奏事稱 㫖擢浙

江按察使五年九月太監鄭和使西洋諸國還至舊港遇海賊陳祖義等

遣人招諭之祖義等詐䧏潜謀要刦和覺之整兵隄備祖義兵至與𢧐大

敗之殺其黨五千餘人擒祖義等械送京師悉斬于市諸畨聞之莫不讋

服是年旧港頭目施進卿遣婿丘彦誠朝貢 詔設旧港宣慰使司命進

卿為宣慰使賜印誥冠𢃄文綺紗羅後卒二十一年子濟孫遣彦誠請襲

且言印為火所燬遂命濟孫襲宣慰使賜紗帽鈒金花𢃄織金文綺襲衣

銀印令中官鄭和賫徃賜之自是朝貢不絶

 按旧港不𣸪為國轄于𤓰哇順風八晝夜可至由港口入其地𡈽沃倍

 于他壤民故富饒俗囂好媱水𢧐甚慣其朝貢自廣東以逹京師

 三佛齊貢献方物黒㷱火雞孔雀五色鸚鵡諸香兠羅綿𬒳苾布白⿰犭頼

 亀筒胡椒SKchar豆䓻畨油子米腦洪武中使回於廣東布政司管待

 永楽没改宣慰使司罕至廣州

暹羅國本暹與羅二國地赤𡈽及婆羅利也在占城極南北直亷

州循海北岸連於交趾暹國土瘠不宜耕藝羅斛土田平衍而多稼

暹人歳仰給之隋大業三年屯田主事常駿等自南海郡乘舟使赤

土至今訛傳為赤眉遺種後改曰暹元元貞𥘉暹人嘗遣使入貢至

正間暹始䧏于羅斛而合為一國 本朝洪武𥘉暹羅國王翏烈

昭昆牙遣使朝貢進金葉表 詔賜大綂暦七年三月暹羅斛國使

臣沙里拔來朝貢方物自言本國令其同柰思里儕刺悉識替入貢

去年八月舟次烏諸洋遭風壞舟漂至海南逹本䖏官司𭣣𫉬漂餘

蘓木䧏香兠羅錦等物来献省臣以奏 上恠其無表状詭言舟覆

而方物乃有存者疑必番啇也命却之 詔中書礼部曰古者中國

諸矦於天子比年一小聘三年一大聘九州之外畨邦逺國則每丗

一朝其所貢方物不過表誠敬而巳高䴡稍近中國頗有文物禮楽

與他畨異是以命依三年一聘之禮彼若就每丗一見亦泛其意其

他逺國如占城安南西洋𤨏里𤓰哇浡泥三佛齊暹羅斛真臘等䖏

新附國土入貢阮頻勞費甚大朕不𣣔也令遵古典而行不必頻煩

其移文使諸國知之後其子叅烈實昆牙SKchar2哩多囉禄紹封九年九

月其王遣子昭禄群膺奉表貢𧰼及方物賜詔褒諭諭暹國王詔君

國子民非 上天之明命 后土之洪恩曷䏻若是華夷雖間楽天

之樂率土皆然若為人上䏻体 上帝好生之徳恊和人神則禄給

丗丗無間矣爾哆囉禄自嗣王位以来内脩齊家之道外造睦鄰之

方况数遣使中國稱臣入貢以方今時王言之其哆囉禄可謂賢徳

矣豈不名播諸番今年秋貢𧰼至朝朕遣使徃諭特賜暹國之印及

衣一襲爾當善撫邦民永為多福故兹詔諭想宜知悉二十年七月

暹羅斛國貢胡椒一萬斤蘇木十萬斤二十八年十二月 詔遣内

使趙逹宋福等使暹羅斛國𥙊故王叅烈實昆牙思哩哆囉禄賜嗣

王蘓門邦王昭禄群𭙶文綺四疋羅四疋氁𢇁布四十疋王妃文綺

四疋羅四疋氁絲布十二疋勅諭之曰朕即位以来命使出疆周于

四維歷邦國足履其境者三十六声聞于耳者三十一風殊俗異大

國十有八小國百四十九較之于今暹羅為最近邇者使至知爾先

王己逝王紹先王之緒有道於家邦臣民𭭕懌兹特遣人祭已故者

慶王紹位有道勅至其㒺失法度㒺滛于楽以光前烈其敬之哉永

楽元年遣使朝貢賀即位自是其國止稱暹羅國二年其王昭禄群

𭙶哆囉諦刺遣使坤文琨表貢方物遣内官李興等賫勅勞之并賜

文綺鈔帛四年二月𣸪遣使柰必表貢方物 詔賜古今列女傳旦

乞量衡為中國式従之七年正月遣使奉儀物致𥙊 仁孝皇后命

中宫官以告几筵九月𣸪遣使坤文琨等表貢方物賜鈔幣遣之時

南海人何八𮗚等流移海島遂入暹羅至是因文琨歸上令諭其

國王遣八觀等還母納逋迯以取罪戾并賜其王金織紵𢇁紗羅絨

錦八年遣使貢馬及方物并送中國流移人還賜勅劳之并賜綵幣

十年十二月𣸪來朝貢十三年五月昭禄群膺哆囉諦刺卒其子三

頼波磨札刺的頼紹封十七年十月遣使諭暹羅國王俾與滿刺加

平勅諭三頼波磨刺礼的頼曰朕祗𭙶天命君主華夷体天地好生

之心為治一視同仁無間彼此王䏻敬天事大修職奉貢朕心所嘉

盖非一日比者滿刺加國王亦思罕荅兒沙嗣立䏻継乃父之志躬

率妻子詣闕朝貢其事大之誠與王無異然聞王無故𣣔加之兵夫

兵者凶噐両兵相閗𫝑必俱傷故好兵非仁者之心况滿刺加國王

既巳内属則為朝廷之臣彼如有過當申理於朝廷不務出此而輒

加兵是不有朝廷矣此必非王之意或者王左右假王之名弄兵以

逞私忿王宜𭰹思勿為所惑韓睦隣國無相侵越並受其福豈有窮

哉王其畱意為十八年四月遣使入貢方物賜之鈔幣仍遣中官楊

敏等䕶送還國仍賜其王錦綺紗羅等物十九年三月遣使柰懷等

六十人貢方物謝侵滿刺加國之罪賜鈔幣有差十九年七月𣸪入

貢二十一年三月遣使坤梅貢方物賜之鈔幣洪熈宣徳以後入貢

猶如常期正綂景㤗間貢或不常成化迄今大率六年一貢近惟嘉

靖三十二年八月遣使坤随離等貢白象及方物白象己斃遺象牙

一枝長八寸首尼廂金起花牙首大五寸七分廂石橊子十顆中廂

珍珠十顆宝石四顆尾大 寸廂金剛鑽一顆金金内貯白象尾毛

為證又象牙一十九枝共三百五十斤烏木三十七株共二千六百

斤𣗳番六百斤藤黄四百八十斤大楓子五百八十斤紫梗三百斤速香

二十一林共云百五十斤木香三十斤白豆𦸅六十斤胡椒八百一十斤

蘓木一萬四千二百斤三十七年八月遣使坤應命等貢方物象牙三百

斤𣗳香六百五十斤藤黄一百五十斤速香三百一十斤白豆蔻三十斤

蘓木一萬三千二百斤胡椒四百五十斤烏木三千八百斤大楓子五百

斤其𦕑舊献頗似不同

 按赤土疆域正與暹羅同東波羅刺國西婆羅婆國南訶羅旦國北距

大海地方数千里隋時常駿自南海郡水行晝夜二旬毎值便風至焦

 石山而過東南泊陵伽鉢拔多洲西與林邑相對上有种祠焉又南行

 至師子石自是島嶼連接又行二三日西望見狼牙湏國之山於是南

 逹雞籠島至於赤土之界林邑今占城星槎勝覧云自占城順風十晝

 夜可至是也

 暹羅貢献方物象象牙犀角孔雀尾翠毛亀筒六足亀宝石珊瑚金界

 指片腦米腦腦腦油腦柴檀香速香安息香黄熟香䧏真香羅斛香

 乳香𣗳香木香烏香丁香阿魏薔薇水丁皮琬石柴梗藤竭藤黄硫黄

 没藥烏爹泥肉豆⿱⺾𭁵胡掓白豆SKchar2華撥蘓木烏木大楓子苾布油紅布

 白纒頭布紅撒哈刺布紅地絞節智布紅杜花頭布紅𫟪白暗花布乍

 連花布烏𫟪葱白暗花布細棋子花布織人象花文打布西洋布織花

 紅絲打布剪絨絲雜色紅花𬒳面織雜𢇁竹布紅花絲手巾織人象雜

 色紅文絲縵使回令於廣東布政司管待

滿刺加國古哥羅富沙也漢時嘗通中國後為頓遜所覊属㧶遜在海﨑

山上地方千里城去海十里有五王並覊属扶南去扶南可三千里東界

通交州即古哥羅富沙也其西界接天竺徼外諸國其國城楼闍婆故又

名大闍婆今稱重迦羅東有吉里地悶故其處舊不稱國自舊港順風八

晝夜可至其國傍海山孤人少受覊属於暹羅毎𡻕輸金四十両為稅

本朝承楽三年其王西利八児速刺遣使奉金棄表文来朝貢十年命正

使太監鄭和等統官兵二萬七千餘人駕海舶四十八艘徃諸畨夷開讀

賞賜詔封為滿刺加國王賜銀印冠𢃄𫀆服且建碑立界暹羅始不敢侵

擾九年七月嗣王拜里迷蘓刺率其妻子及陪臣五百四十餘人來朝

上聞之念其輕去鄊𡈽跋渉海通即遣中官海壽礼部𭅺中黄裳等徃宴

勞之𣸪命有司供張㑹同舘既至奉表入見并獻方物上御奉天門宴

勞之别宴王妃及陪臣等仍命光禄寺日給牲牢上尊命禮部賜王金繡

龍衣二襲麒麟衣一襲及金銀噐皿帷幔䄄褥賜王妃八兒迷速里及其

子侄陪臣傔徔文綺紗羅襲衣有差及出就會同舘𣸪賜宴為八月賜其

王金相玊𢃄儀仗鞍馬并賜王妃冠服九月拜里迷蘓刺辞歸錫宴于奉

天門别宴王妃陪臣等賜勅勞王厚賜之并及其妻子陪臣勅曰王涉海

数萬里至京師坦然無虞盖王之忠誠神明所祐朕與王相見甚驩固當

且𭻍但國人在望宜徃慰之今天氣向寒順風南㠶實維厥時王途中善

飲食善調䕶以副朕睠念之懐今賜王金相玉𢃄一儀仗一副鞍馬二匹

黄金百両白金五百両鈔四十萬貫銅錢二千六百貫錦綺紗羅三百

疋絹千疋渾金文綺二金織通䄂SKchar襴二王其受之又賜王妃冠服一

副白金二百両鈔五千貫錦綺紗羅絹六十疋金織文綺紗羅衣四襲賜

王子姪冠𢃄其陪臣等各賜白金鈔錢綵幣有差𣸪命禮部宴餞于龍江

驛仍賜宴于龍潭驛十二年國王母來宴賜如王妃二十年三月其王西

哩麻哈刺率其妃及頭目来朝貢方物以父殁新嗣位故也宣徳九年

王𣸪来天順三年國王無荅佛哪沙卒其子蘇丹茫速沙請命𣸪遣使冊

封自建國以来朝貢至今不絶


 按滿刺加疆域在占城國南其朝貢自廣東以逹京師

 滿刺加貢献方物畨小厮犀角象牙玳𤦛寉頂鸚鵡黒熊白麂鎖袱金

 母宦頂金廂戒指撒哈刺白苾布薑黄布撒都細布西洋布花縵斤腦

 梔子花薔薇露沉香乳香黄速香金銀香䧏真香紫擅香丁香烏木蘓

 木大楓子畨錫畨塩使回令於廣東布政司管待

蘓門荅刺國古大食也一曰湏文逹那自滿刺加順風九晝一夜可至其

西去一晝夜程有龍涎嶼獨峙南巫里洋之中每至春間群龍交𭟼于上

遺涎則國人駕獨木舟棵之以為香一斤值其國金錢一百九十二枚准

中國銅錢九千文星槎勝覧採之或遇風波則人俱下海一手附舟旁一

手挹水而得至岸其龍涎初若脂膠黒黄色頗有魚腥氣乆則成大塊或

大魚腹中利出若斗大亦覺魚腥焚之清香可爱貨于蘓門荅刺之市官

拜一両用彼國金錢十二枚一斤則一百九十二枚也 逰官紀聞諸香

中龍涎最貴重廣州市不下五六十千乃畨中禁𣙜之物出大食國近海

傍常有雲氣出艸山間即知有龍睡其下土人更相守之俟雲散則知龍

已去徃観必淂龍涎入香合和䏻𭣣欽腦麝清氣雖經數十年香味仍在

淂其真者和香焚之則翠烟浮空結而不散或言涎沬有三品一曰汎水

二曰渗沙三曰魚食汎水則輕浮水靣善水者伺龍出没随而取之滲沙

則疑積多年氣味盡渗于沙中魚食則化糞散于沙磧惟沉水者可入香

用 嘉靖二十四年三月司礼監傳奉  聖諭你部裏作速訪賣沉香

一千斤紫色䧏真香三千斤龍涎香一百斤即日来用就令在京訪買巳

淂沉香䧏香進訖尚有能涎香出示京城棌買未淂奏行浙江等十三省

及各沿海畨舶等䖏𭣣買本年八月户部文移到司又奉撫按牌案行催

𠕂照前香每斤給銀一千二百兩三十四年廵撫鈞牌彂浮梁縣啇人汪

弘等到司責差綱紀何䖏徳領同前去畨舶訪買陸續淂香共十一両差

官千户朱丗威於本年十月送驗㑹本進奉  聖㫖既驗不同姑且𭣣

入今後務以真香進用欽此欽遵行司又據見監廣州府斬罪犯人馬那

别等吿送龍涎香一両三錢褐黒色及有宻地都宻地山夷属採有褐

色六両各夷說稱褐黒色者採在水褐白色者採在山又據宻地都周鳴

和等送香辨騐真正共一十七両二錢五分責差千户張鵉三十五年八

月送驗㑹木𧺫進奉 聖㫖這香内辨是真𭻍用欽此洪武間遣使奉

金葉表貢馬并方物國名湏文逹那永楽三年酋長宰奴里阿必丁随中

官尹慶朝貢封為蘓門荅刺國王給印及 誥五年嗣王鎖丹罕阿必鎮

遣使阿里来朝并貢方物宣徳六年𣸪來貢十年𣸪請封其子為王初太

監鄭和奉使至蘓門荅刺偽王蘓幹刺方謀殺宰奴里阿必丁以奪其位

且怨使臣賜不及已領兵数萬邀撃官軍和率衆及其國兵與𢧐蘓幹刺

敗走追至喃勃國并其妻子俘之以歸永楽十三年九月献于行在以大

逆不道伏誅諸畨震服

 按大食疆域在占城之西洋中南接目連所居賓童龍国東北接雪山

 葱嶺皆佛境也西北與大秦相隣為其統属宋𥘉與占城通貢唐逐逹

 于宋淳化四年舶至蒲希宻淂廣州蕃長寄書招諭遂至南海以老病


 不能詣闕乃以方物來献其表有曰涉歷龍王之宫瞻望天帝之境庻

 遵玄化以慰𪧐心今則雖屇五羊之城猶賖𩀱鳯之闕則是射利寓廣

 今色目蒲姓者是其裔也後與賓童龍国使来朝入貢陸路由沙州恐

 為西人鈔畧乃詔自今取海路由廣州至京師自是朝貢不絶熈寕中

 其使辛押陁羅乞統察蕃長司公事詔廣州裁度又進銀錢助修廣州

 城不許歸國𬒳誅見蘓黃門龍川畧志其後分部領為勿斯離弼琶囉

 勿跋等國蘓門荅刺則出龍涎香者也布那姑児則産硫黄者也又有

 層檀國在南海傍城距海二十里熈寕四年始入貢順風行百六十日

 經勿廵古林三佛齊國乃至廣州多産香薬其風俗語音與大食同

 蘓門荅刺貢献方物馬犀牛龍涎香撒哈刺梭眠布宝石木香丁香䧏

 真香沉速香胡椒蘓木錫水晶瑪瑙畨刀畨弓石青回回青硫黄使回

 令于廣東布政司管待

錫蘭山國古狼牙湏也自蘓門荅刺順風十二晝夜可至其國地廣人稠

貨物多聚亞於𤓰哇中有高山上産鴉鶻宝石每遇大而衝流山下沙中

拾取之隋常駿至林邑極西望見焉畨語謂髙山為錫蘭囙名相傳釋迦

従翠藍嶼来𡁎在龍涎西北五晝夜程登此山猶存足跡山下有寺中貯

䆁迦湼槃真身側卧及舎利于狼牙脩囯梁時通焉在南海中其界東西

三十日南北二十日行北去廣州二萬四千里恐即此國本朝永楽七年

詔諭其王烈苦奈児遣太監鄭和等賫詔勅金銀供噐綵粧織金宝幡

布施于寺及建石碑賞賜國王頭目有差亞烈苦柰児負固不恭謀害舟

師和即潜俻先發制之使衆䘖枚疾走夜半聞砲則𡚒撃而入生擒其王

永楽九年歸献闕下 上命擇其支属賢者立之禮部言詢其國人皆

謂𫆀巴乃那賢十年九月遂遣使賫詔及誥印封之誥曰朕統承先皇帝

鴻業撫馭華夷嘉與萬方同臻至治錫蘭山亞烈苦柰兒近䖏海島素蓄

禍心毒虐下人結怨鄰境朕嘗遣使詔諭諸畨國至錫蘭山其亞列苦奈

児敢違天道傲慢弗恭逞其兇逆謀殺朝使天厭其𢙣遄𬒳擒俘朕念國

中軍民皆朕赤子命筒賢能為之統属爾𫆀巴乃那脩徳好善為衆所推

今特封爾為錫蘭山國王於𭟼惟誠敬可以立身惟仁厚可以撫衆惟忠

可以事上惟信可以睦鄰爾其欽承朕命永棠天道無怠無驕暨子孫壵

享無疆之福欽哉時羣臣皆請誅亞烈苦奈児  上曰蠻夷禽獸耳不

足深誅遂赦之亦遣歸時國人立不刺葛麻巴思刺查為王詔諭使遜位

十四年十一月偕占城𤓰哇滿刺加蘓門荅刺南巫里沙里湾泥彭亨古

里木骨都来澑山洋喃勃利⺊刺哇阿丹麻林刺撒忽鲁謨斯柯枝諸國

及舊港宣慰司各遣使貢馬及犀象方物遣鄭和等賫勅及錦綺紗羅綵

絹等物偕徃賜各國王正統十年國王遣使耶把刺謨的里啞等来朝貢

方物天順三年其王葛力生夏刺昔利把交刺惹𣸪遣使來貢

 桉錫蘭山疆域在西洋與柯枝國對峙南以别羅里為界自别羅里南

 去順風七晝夜可至澑山洋國十晝夜可至古里國二十一晝夜可至

 卜刺哇國柯枝接大小葛蘭二國山連赤上自小葛蘭順風二十晝夜

 可至木骨都東國自古里順風十晝夜可至忽鲁謨斯國二十晝夜可

 至刺撒國二十二晝夜可至阿丹國又自忽鲁謨斯四十晝夜可至天

 方國乃西洋之盡䖏也天方旧名天堂又名西域有曰回暦宣徳中朝

 貢

 錫蘭山貢献方物象宝石珊瑚水晶金戒指撒哈刺乳香木香土檀香

 𣳚薬西洋細布藤竭盧㑹硫黄烏木胡椒碗石使回令於廣東布政司

 管待

佛朗機國在𤓰哇南古無可考旧志婆利國在廣州東南海中洲上去廣

州三月程其王姓憍陳如隋大業中遣使入貢又 投和國在真臘之南

自廣州西南水行百日可至其地正相對古之狼徐SKchar國分東西二洲皆

䏻食人𤓰哇之先SKchar啖人SKchar即此國也佛朗機亦與相對云永楽十年九

月喃勃利国王馬哈麻沙遣使貢物或亦婆利之更名但皆疑似無他證

據姑附于此素不通中國正徳十二年駕大舶突至廣州澳口銃聲如雷

以進貢請封為名右布政使兼按察副使吴廷舉許其進貢撫按查無會

典旧例不行遂退泊東筦南頭徑自盖房𣗳柵恃火銃以自固有至部者

不行跪禮朝見𣣔位先諸夷御史立道𨺚何鰲前後具奏皆言其殘逆稱

雄逐其國主似是喃勃利逆臣先年潜遣火者亞三假充滿刺加國遣禮

使臣風飄到澳徃来窺伺熟我道途略買小児烹而食之近日滿刺加國

王奏其奪國讐殺等情屠掠之禍漸不可長宜即驅逐嚴禁𥝠通仍将所

造房屋城寨盡行拆毁重加究治買賣工匠人等以𥝠通外夷之罪 詔

皆泛之誅其首惡火者亞三等命撫按檄守廵備倭官軍驅其餘黨出境

海道副使汪鋐帥兵至猶據險逆𢧐啇人鑿舟用䇿乃悉擒之餘皆遯去

月山叢談佛朗機囯在𤓰哇國之南二國用銃形製同但佛朗機銃大𤓰哇

銃小國人用甚精小者可撃雀中囯人用之稍不戒則撃去数指或断一

掌一臂釳制湏長若短則去不逺穴湏圖滑若有歪邪𣻉碍則弹彂不正

惟東筦人造之與畨制同餘造者徃徃短而無用嘉靖初佛朗机囯遣使

來貢𥘉至行使皆金錢後乃覺之其人好食小𫤘云在其國惟國王淂食

之臣僚以下不䏻淂也至是潜市十餘𡻕小児食之每一児市金錢百文

廣之惡少掠小兒競趋之所食無𥮅其法以巨鑊煎滚沸湯以鉄籠盛小

児置之鑊上蒸之出汗盡乃取出用鉄刷刷去苦皮其児猶活乃殺而剖

其腹去腸胃蒸食之居二三年児𬒳掠益衆逺近患之海道汪鋐以兵逐

之不肯去反用銳撃敗我兵由是人望而畏之不敢近或献計使善水者

入水鑿沉其舟盡擒之汪鋐由此薦用後為南贑廵撫以進甘露召入摠

都憲事乆之轉吏部尚書會北虜吉SKchar入㓂鋐建議請頒佛朗機銃于边

鎮凡城鎮関隘墩臺缺口皆用此以禦冦 詔従其議下所司施行至今

𫟪頼其用然鋐奏䟽詞語諄𣸪可厭兵部𭅺中吴縉雲卿見而笑之鋐

聞之怒黜為銅仁府知府或𭟼之曰君𬒳一佛朗机打到銅仁府嘉靖中

黨𩔗更畨徃来𥝠舶雜諸夷中為交易首領人皆高鼻白晳廣人䏻辨識

之逰魚洲諸快艇多掠小口徃賣之三山疊𣽸背底水等鄊村以至諸澳

拐誘惡少日繁有徒甚至 軍啇紀亦與交通云

廣州舶船徃諸畨出虎頭門始入大洋分東西二路東洋差近周𡻕即回

舶有寉頂亀筒玳𤦛等物西洋差逺両𡻕一回舶有象牙犀角珍珠胡椒

等物宋於中路置廵海水師營壘在海東西二口闊二百八十丈至屯門

山二百里治魚入海𢧐盤其地南至大海四十里東至恵州四百二十

里西至端州二百四十里南至㤙州七百五十里北至韶州二百丨十里

今為東筦縣南頭城東南海路二百里至屯門山水皆淺日可行五十里

乃順帆風西行二日至九州石又南二日至象石一作用東風西南行七

日至九螺州又西南行三日至占不勞山在占城東二百里海中占城

授罪人於此又南二日至陵山星槎勝覧作𤫊山其山峻而方有泉下繞

如𢃄甚甜民居星散結網為業皆占城境也陸行至賓重國一月程東去

麻逸國二日程一名摩逸去淳泥三十日程太平興囯士年載宝貨至廣

州今名麻逸凍水行一日至東西竺崑崙洋唐書作門毒國又一日行至

古苴國則真臘也王𭈹苴屈又半日行至奔陀浪洲自古臘西五十程至

丹眉流國其國東北至廣州一百三十五程又二日行至軍突弄山又五

日行至海硖番人謂之質南北百里北岸則羅越國一名羅斛今為暹羅

南岸則佛逝國占城属國又東水行四五日至訶陵國今𤓰哇南中洲之

最大者又西出硤三日至葛葛僧祗國在佛逰西北隅之别島國人多鈔

𭧂乘舶者多畏之疑此即婆利其北岸則阿羅國一名阿羅陀今滿刺加

阿羅西則阿谷羅國一名阿羅單又従葛僧祗四五日行至婆露國一

名阿魯又六日行至婆那國一名湏文逹那伽藍洲一名翠藍嶼又北四

日行至師子國在西洋之西隣多師子故名昌𥠖詩貨通師子國疑即大

奉也其北岸距南天竺大岸百里自伽藍洲行二十日至榜葛刺國則西

天竺也一曰西印度乃釋伽淂道之所海口有察地港畨啇於此抽分云

天竺之西千五百里有注輦國至宋大中祥符八年其王羅茶羅乍始遣

使入貢其使言離本國舟行七十七日歷郍勿丹山婆里西蘭山至古羅

國以古羅山淂名又行七十一日歷加八山占不劳山舟寶龍山至三佛

齊國又行十八日度蛮山水歴天竺山至賓頭狼山之黄西王母塚距舟

所得百里又行二十日度羊山九畏山至廣州之琵琶洲離夲國凡千一

百五十日至廣州焉今按天方國有四方寺宋史注輦國有四城佛寺但

注輦入朝貢真珠以珠撒殿與天方獅子麒麟不同或云天方即師子國

不可知也雷州控入海水路東至海三十里西主海一百五十里南至海

一百七十里北至化州一百六十里海路泛海州東北陸行二十五里抵

譚源泛海至羅塲接吴川縣通江水從吴川上水至化州三日程自化州

 下水至海口四日程泛州東至海三十里渡海抵化州界地名𥐻洲入思

 廣州通閩浙従州東南陸行一百四十五里抵海至諸畨國從州南陸行

 一百七十四里至逓角塲抵海南泛海一程可至瓊州泛州西陸行一百

 五十里泛海水路至安南諸畨國故諸番舶雖東洋琉球等國𬒳風漂多

 至瓊州瓊州東至海一百二十里其南崖州去海益近云

黄帝時南夷乘白鹿来献鬯及褐裘唐尭南撫交趾三苗来賓虞舜時僬

僥氏来貢沒羽蛮夷率服禹貢甸服之外侯服侯服之外五百里綏服四

靣皆分二等三百里揆文教接于侯服則使諸矦揆文教以治之非全無

武備也以文為救二百里𡚒武衛接于要服則使諸矦𡚒武衞以治之非

全無文事也以武為主綏服之外五百里要服四靣皆分二等三百里夷

夷謂東西南北之外夷也北則冀州島夷皮服東則青州嵎夷既略萊夷

檿𢇁徐州淮夷蠙珠暨魚南則掦州島夷卉服西則梁州和夷底績二百

里蔡蔡放也左傳曰蔡蔡叔放罪人于夷境如溪丗安置及安挿之𩔗輕

于流者也要服之外五百里荒服四靣皆分二等三百里蛮八蛮謂天竺

咳首僬僥跛踵穿𮌎儋耳狗軹旁春二百里流流如水之去而不返也後

世罪人有長流者視蔡為重夏成五服外薄四海南海魚革珠璣大貝啇

伊尹正四方献令正東越漚鬋髮文身漚越文身断髮東吴亦如之故曰

正東令以魚皮之鞞蛟瞂利劍爲献鞞刀削也瞂與盾同蛟謂鮫魚皮也

SKchar劍口正南甌鄧桂國損子産里百濮九菌六者南蛮之别名也甌與

漚同甌駱也鄧曼姓荆南蛮峒也桂林八𣗳在畨禺東損子産謂食首産

子蠻也里音𥠖今呼爲俚人百濮見左傳九菌未詳令以珠璣瑇𤦛象齒

文犀翠羽菌鶴矩狗爲献璣似珠而小菌鶴可用爲旌翳矩狗狗之善者

也正西昆侖狗國枳己闒耳貫胸雕題漆齒禹貢織皮昆侖今西洋之逹

葱嶺狗犬我也枳與軹同疑八蛮中之狗軹也闒耳即離耳也貫胸其人

胷有竅雕題自南而居西洋者漆齒一名黒齒國令以丹青白旄紪罽龍

角神亀爲獻丹青謂南海曽丹青于西海有文旄氏有紕罽毛衣也亀龍

亦岀西海正北空同大夏莎車代翟匈奴樓煩月氏此皆西北胡虜並見

史記両漢書今韃靼回回色目之属令以SKchar駞白玊野馬騊駼駃騠良弓

為献物産在北者見史傳湯曰善

成周王㑹甌人蟬蛇今臨海永嘉即東甌也可見蟬蛇不出南越於越納

納貢也泛言凡物皆有于越自浙至江右皆是且甌文蜃今廣西駱越之

地伊尸朝献已正東漚則甌人也又正南甌則駱越也漚甌通用文蜃大

蛤也共人玄貝吴越之蛮曰共人玄黒也貝海大蟲也今之海𧵅海陽大

⿱觧虫海水之陽今産蝤蛑之地盖潮州以東八閩也自深桂自深南蛮名桂

今出桂州韶州㑹稽以𪓽鼉皮可以冠鼓蠻揚之翟揚州之蛮翟山鷄也

倉吾翡翠翡翠者所以取羽倉吾今蒼梧也翡翠鳥羽青而有黄南人致

衆者皆北嚮南南越也五嶺之南至海為楊粤今廣東地

漢時朱崖南有都元湛離甘都盧黄支等國近者十餘日逺至四五月程

其俗畧與朱崖相𩔗其州境廣大户口蕃滋多異物漢武帝時常遣應

人與其使俱入海市明珠壁琉璃奇石異物賫黄金雜繒而徃所至國皆

廪食為耦蛮夷賈船轉送致之外夷珎貨流入中國始此市舶録刘向曰

獨檣舶深五十餘肘三木舶深十五餘肘西域以肘為度

後漢光武時交趾日南徼外蠻来貢馬援建銅柱後西屠夷亦改國名哥

羅属于扶南自是各國名屡易矣日南象林蠻屡叛𣸪䧏而區憐一作區

連竟據林邑以象林之邑名背違中國習俗文字漸與婆羅門同而佛書

遂至桓帝時扶南之西天竺大秦等國皆由海南重譯貢献而賈胡自此

充斥於揚粤矣其貢瑇𤦛象齒古貝𣗳名其葉盛時如鵞毳抽以績紡作

布㓗白況水香土人破断積以𡻕年朽爛而心節独在置水則況故曰沉

香不沉者曰棧香琥珀松脂入地千年乃成獸則馴象玄犀猩猩之属多

不可殫紀

吴孫權遣宣化従事朱應中𭅺康泰使諸畨國其𠩄經及傳聞則有数百

國泰立記傳謂之扶南土俗曰蒲盧中曰優鈸曰横跌曰諸薄曰北樝曰

濵郍專曰烏文曰斯調曰林陽曰馬五洲曰薄歎洲曰躭蘭洲曰巨延洲

其後歴代更変非𣸪旧名矣

晋武帝平吴林邑扶南入貢之後曰牟羅曰横盧曰未利曰卑離曰滿都

余曰沙楼曰蒲林皆昔所未聞也宋齊至者師子毗加梨干陀利闍

婆蒲黄阿羅陀阿羅单婆皇狼牙脩槃槃頓遜等益有十餘國

梁武帝時婆利丹丹毗鶱始通毗騫王身長三丈顯長三尺自古以来不

死知神聖未然之事其子孫則生SKchar如常人隋使通赤土致羅刹其國在

婆利之東其人極陋朱髪黒身獸牙鷹爪盖佛書所謂長身金剛夜义羅

 刹即此物也他若投和邉斗之属貢于隋者益多其貢大氏金宝香薬等

 物亦有献佛牙舎利者皆奉婆羅門之教故也

 唐始置市舶使以嶺南帥臣監領之設市區令蛮夷来貢者萬市稍𭣣利

 入官凡舟之來最大者為獨檣舶䏻載一千婆蘭胡人謂三百斤為一婆

 蘭次曰牛頭舶比獨檣淂三之一又次曰三木舶曰料河舶逓淂三之一

 貞觀十七年詔三路舶司畨啇販刲龍腦沉香丁香白豆𦸅四色並抽觧

 一分武后時都督路元胃取畨酋貨舶酋不勝忿殺之開元𥘉市舶周

 慶立與波斯僧造竒巧以進劾罷又罷遣使者之南海求珠翠者開元四

 年有胡人上言海南多珠翠奇宝可徃营致因言市舶之利又𣣔徃師子

 國术𤫊藥及善醫之嫗寘之宫掖上命監察御史楊範臣與胡人偕徃求

 之範臣從容奏曰陞下前年焚珠玊錦綉示不𣸪用今所求者何以吴于

所焚者乎彼市舶與啇賈爭利殆非王者之体胡薬之性中國多不䏻知

况于胡嫗豈宜寘之宫掖夫御史天子耳目之官必有軍國大事臣雖觸

胃灾瘴死不敢辞此特胡人眩惑求媚無益聖徳窃恐非陛下之意願熟

思之上遽自引咎慰諭而罷之後於廣州設結好使每畨舶至則審事宜

以聞文苑英華次元奏廣州結好使事由奉詔書謝恩状右臣伏奉某月

日手詔令臣速具前件官本末事由聞奏臣去月日謹具某官歸本道事

以聞某月日奏官至伏奉某月日手詔𠩄奏某官尋赴廣州事宜具詳本

末想宜知悉者臣伏以綸綍下于紫霄眀命光於滄海荣深感極寵洽心

驚周章失圖懽暢交集頋臣鄙劣沗寄藩維無補涓埃累更凉燠矧兹地

遠敢望㤙加日月照臨之明無幽不燭乾坤生成之徳在物莫遺豈期奏

報常儀特䧏詔書慰撫事逾等列喜萬𢘆情伏以軒墀一違𡻕序三変謬

職愧深于星琯荷㤙思拜于彤庭厠清列于班行峩冠劍而何日守炎荒

之遐服甘瘴癘以嬰身懷死莭之丹誠頋生還于絳闕每承存諭之命更

切攀恋之心臣不勝感㤙𭭕躍屏营之至是時諸畨多𠩄更改林邑𭈹環

王而陸真臘亦𭈹文單皆嘗犯𫟪元和中安南都䕶張舟撃敗之乃𣸪銅

柱以正疆埸於是貢琛溢于王府其後莭度使馬總又鑄二柱以継之貞

元時波斯古羅二國入貢多珍物莭度使王䖏休奉宣威徳撫令市易常

供外一無所取乃為使院圖表進其言有曰海門之外𨼆若敵國資忠履

信貽厥将来時稱淂体其後以軍興漸加市稅太和中文宗下詔除之

宋開宝四年置市舶司於廣州以知州兼使通判兼判官淳化二年始立

抽觧二分凡諸畨之在南海者並通貨以金錫緍金易其犀象珊瑚琥珀

珠琲鑌鉄鼍皮瑇𤦛瑪瑙車渠水精畨布烏樠蘓木胡椒香薬等物太宗

置𣙜務于京師詔諸畨貨至廣州非出官庫者無淂𥝠相貿易其後又詔

非珍奇物皆聼市後又詔他貨之良者亦聼市其半大抵海舶至征其什

一而給其餘價直𡻕入以数十鉅萬計縣官經費有助焉太平興國三年

李昌齡知廣州廣有海舶之饒昌齡不䏻以亷自守淳化二年代還昌齡

上言廣州市舶每𡻕啇舶至官盡憎價買之良苦相雜少利自今請擇其

良者如價給之苦者恣其賣勿禁熈寕中廣州市舶𡻕課SKchar折或以為市

易司擾之故令提舉究詰以聞於是務官吕邈以闌取畨物劾免後以言

者罷杭明市舶諸司皆𨽻廣州元豊三年中書言廣舶己修定條約宜選

官推行詔廣東以轉運使孫逈罷帥臣兼領文𮗚元年𣸪置浙廣福建三

路市舶提舉官杭明仍𣸪置司又増一司于泉州三年畨啇𣣔徃他郡者

従舶司給券母雜禁物其防船兵仗給之如諸國法船舶司鬻所市物母

淂過二分官吏市者有禁政和四年詔廣南市舶司嵗貢珎珠犀角象齒

建炎元年詔市舶多以無用之物枉費國用取稅𫞐近自今有以篤耨香

指環瑪瑙猫児眼晴之𩔗慱買前来及有𧇊畨啇者重治其罪皆寘于法

惟賜巨寮象笏犀𢃄可者量令輸送旧法畨畨分麤細二色龍腦珎珠之

𩔗皆為細色十分抽一後又愽買四分麤邑十分抽二又慱買四分抽買

既多啇人多匿其細者弗實旧法細色以五千両為一綱麤色以萬斤為

一綱每逢一綱則有脚象贍家錢一千餘緍其後部運者詭以象犀紫礦

之𩔖以昌脚乗而旧日一綱至分為三十三綱多費脚乗家贍錢三千餘

紹興二十七年詔廣南經畧市舶司察畨啇假托入貢𨺚興𥘉臣寮以

𧰼齒珠犀比他貨最重請十分抽一罷傅買乾道𥘉臣竂又言福建廣南

皆有市舶物貨浩瀚置官提舉實冝乾道七年詔麤色貨物以二萬斤為

一綱加耗六百斤依旧支破水脚錢一千六百六十二貫有竒南渡後經

費困之一切倚辦海舶𡻕入固不少然金銀銅鉄錢幣亦用是福泄外境

而錢之泄尤甚法禁維SKchar姦巧愈宻其弊卒不可禁淳熈二年詔廣州市

舶除𣙜貨外他貨之良者止市其半 元卋祖嘗主提舉司㝷罷至英

宗治平六年遣使𣙜廣東畨貨乃𣸪立之聼海啇貿易歸徵其税順帝元

統六年罷廣東提舉二司至正二年𣸪立廣東提舉司申SKchar市舶之禁三

年聼海商貿昜歸徴其稅濯纓亭筆記宋末沈之迯占城乞兵具𣸪占

城以囯小辭敬之效秦庭之哭而不淂歸占城賓之而不臣敬之竟SKchar

彂病率其王作詩挽之曰慟哭江南老鉅卿春風揾淚爲傷情無端天下

編年月致使人間有死生萬疊白雲遮故國一杯黄𡈽盖香名英魂好逐

東流去莫向邉隅怨不平夫占城以島夷知重莭義如此及元主中囯四

夷杭拒維屡征不貢倭奴猶口汝夷也我亦夷也何貢之有我 朝龍興

歸順恐後夷狄有君信哉

本朝除元亂大一統諸畨例當三年一貢卋見來王許以互市立市舶提

舉司以主諸畨入貢旧制應入貢畨先給符簿化及圭三司與合符視其

表文方物無偽乃津送入京若國王王妃陪臣等附至貨物抽其十分之

五其餘官給之直暹羅𤓰哇二國免抽其畨啇𥝠賫貨物入為易市者舟

至水次悉封籍之抽其十二乃聼貿昜然閩廣姦氏徃徃有椎髻耳環丨

効畨衣服声音入其舶中導之為奸囙緣鈔𭧂傍海甚苦之旧志凡東洋

交易多用𢇁紵倭國尤為兇狠啇人畏之回易寉頂等物西洋交昜多用

廣貨回易胡椒等物其貴細者徃徃滿舶若暹羅産蘓木地悶産檀香其

餘香貨各國皆有之若况香有黄況烏角沉至貴蠟沉削之則卷嚼之則

柔皆𣗳枯其拫所結惟奇南木乃沉之生結者犀角有烏犀花犀通天犀           天

則通天犀白花中𣸪有黑花此皆希丗之貴也鶴頂亀筒玳𤦛見說可令

為犀角不苟合故公服以玊與犀為帯貴其不苟合之義也

洪武三年五月遣使頒科舉詔于安南占城以其通中國文字也諸畨莫

不畏威懐徳自是朝貢不絶亦有不及期而貢献者永楽改元遣使四出

招諭諸畨貢献畢至竒貨重寶前𠩄未有乃命内臣監鎮市 設公舘于

城南水濱後改建于郡西仙湖今為分守道三年九月大理寺少卿聞良

輔初為湖廣副使坐事䧏行人至是奉使西南諸畨暹羅𤓰哇以至西洋

古里諸國還京奏事稱㫖擢廣東按察使内臣侯顯鄭和等偕行人徃返

畨王皆厚礼之四年六月廣東布政司奏毎𡻕海外畨夷入貢方物水路

以舟楫運載惟南雄至南安限隔梅嶺舟楫不通自今請用民力接運

上曰為君務養民今畨貢無定期而農民少暇日假令自春至秋畨夷入

貢不絶皆役民接運豈不妨其農事自今畨夷入貢如值農務之時其方

物並于南雄𭣣貯俟十一月農隙却令運赴南安著為令𣸪顧侍臣曰民

不失其養雖勞之鮮怨民失所養雖休之不徳八月置懷逺驛于廣州城

蜆子歩創房一百二十間以居畨人𨽻市舶提舉司然内官總貨提舉官

吏惟領簿而己有當由福建而𬒳風漂至者如渤泥木闍婆属國在西南

大海中去𤓰哇四十五日程去三併齊四十日程去占城三十日程永楽

四年其王遐旺来朝流求在東洋大海中當建安郡東水行五日而至隋

大業中遣得率兵自義安浮海撃之義安今潮州也洪武中分大小琉球

朝貢甚恭官生常入太學受業每加收卹他若喃勃利新附諸國亦有随

舶至廣州者正統十年按察副使章格廵視海道時流求使臣蔡璇等率

数人以方物買賣隣國風漂至香山港守備當以海㓂𣣔戮之以為功格

不可為之辯奏還其貲而遣之畨夷頌徳近年流求客啇有漂至⿰王𤔫州者

送至廣城僉事經彦寀加意存卹逺人感之成化弘治之丗貢献至者日

夥有司惟容其畨使入見餘皆畱停于驛徃來設燕𬋩待方許入城衣服

詭異亦有㡌金珠衣朝霞者老稚咸竸觀之椒木銅鼓戒指宝石溢于庫

市畨貨甚賤貧民承令慱買多致冨正徳十二年西海夷人佛朗機亦稱

朝貢突入東筦縣火銃迅烈震駭逺迩殘掠甚至炙食少兒海道奉命誅

逐乃出境自是海舶悉行禁止例應入貢諸畨亦鮮有至者貢舶乃徃漳

泉廣城市貿蕭然非舊制矣於是両廣廵撫都御史林冨稽 租訓遵㑹

典奏上淂𠃔於是畨舶乃通焉臣惟廵撫之職莫先于為民興利西除害

凢上有益於 朝廷下有益于生人者利也上有損于朝廷下有損于生

人者害也今以除害為名併一切之利禁絶之使軍囯無所資忘 祖宗

成憲且失逺人之心則廣之市舶是也謹按  明皇祖訓安南真臘暹

羅占城蘓門荅刺西洋𤓰哇彭亨白花三佛齊淳泥諸國俱許朝貢惟内

𢃄行啇多行譎詐則暫却之其後輙通又按  大明㑹典凡安南滿刺

加諸國來朝貢者使回俱令于廣東布政司管待見今設有市舶提舉司

又 勅内臣一員以督之𠩄以送近徃来懋遷有無柔逺人而宣 威徳

也至正徳十二年有佛朗机夷人突入東筦縣界時布政使吴廷㪯許其

朝貢為之奏 聞此則不考 成憲之過也厥後獷狡章聞朝廷准御史

丘道𨺚等奏即行撫按全海道官軍驅逐出境誅其首𢙣火者亞三等餘

黨聞風懾遁有司自是得安南滿刺加諸畨舶盡行阻絶皆徃漳州府海

靣地方𥝠自駐劄於是利歸于閩而廣之市井蕭然矣夫佛朗机素不通

 中國驅而絶之宜也 祖訓㑹典所載諸國素恭順與中國通者也朝貢

 貿昜盡阻絶之則是因㘆而廢食也况市舶官吏公設于廣東者反不如

 漳州私通之無禁則 國家成憲果安在㢤以臣等之中國之利益鉄為

 大山川水熂仡仡終𡻕偅𠑽常額一有水旱劝民納粟猶惧不蔇田規畨

 舶朝貢之外抽觧俱有則例足供 御用此其利之大者一也除抽解外

 即充軍餉今両廣用兵連年庫藏日耗藉此可以充羡而俻不虞此其利

 之大者二也廣西一省全仰給於廣東今小有徵彂即措辦不前雖折俸

 掓木乆以缺乏科擾于民計所不免查淂旧畨舶通時公𥝠饒給在庫畨

 貨旬月可淂銀両数萬此其為利之大者三也貿易旧例有司擇其良者

 如價給之其次資民買賣故小民持一錢之貨即淂握椒展轉交易可以

 自肥廣東旧稱冨庻良以此耳此其為利之大者四也助國給軍既有頼

焉而在官在民又無不給是囙民之𠩄利而利之者也非所謂開利孔爲

民罪梯也議者或病外夷闖境之爲虞則臣又籌之暹羅真臘𤓰哇三佛

齊等国洪武初首貢方物臣服至今永楽時浡泥入朝沒齒感徳成化間

占城𬒳SKchar継絶蒙恩南方蛮夷大抵寛柔乃其常性百餘年来未有敢爲

盗㓂者近時佛朗机来自西海其小爲肆侮夫有𠩄召之也見今畨舶之

在漳閩者亦未聞小有驚動則是决不敢爲害亦章章眀矣况乆阻忽通

又足以淂其驩心乎臣請于洋澳要害去䖏及東筦縣南顕等地靣逓年

令海道副使及俻倭都指揮督率官軍SKchar加廵察凡舶之来出于 祖訓

㑹典之𠩄載者宻詗淂真許其照旧駐劄其 祖訓㑹典之所不載如佛

朗机者即驅出境如敢拒抗不服即督彂官軍擒捕而凡所謂喇嗒畨賊

必誅權要之私通小民之誘子女下海者必禁一有踈虞則官軍必罪如

此則不惟足興一方之利而 王者無外之道亦在是矣伏望  皇上

特勅該部熟議将臣𠩄陳利害逐一叅究如果可行乞行福建廣東省令

畨舶之𥝠自駐劄者盡行逐去其有朝貢表文者許徃廣州洋澳去䖏俟

候官司䖏置如此庻懐柔有方而公私両便矣湾泊有定所布政司案查

淂逓年暹羅國并該國𬋩下甘蒲石 坤州與滿刺加順塔占城各國夷

船或湾泊新寕廣海望峒或新㑹竒潭香山浪白鏡十字門或東筦雞

栖屯門虎頭門等䖏海澳湾泊不一抽分有則例布政司案查淂正統年

間以迄弘治莭年俱無抽分惟正徳四年該鎮廵等官都御史陳金等題

要将暹羅滿刺加國并吉闡國夷船貨物俱以十分抽三該户部議将貴

細觧京粗重変賣留俻軍餉至正徳五年廵撫両廣都御史林廷選題議

各項貨物着変賣存𭻍本䖏以俻軍餉之用正徳十二年廵撫両廣都御

史陳金㑹勘副使吴廷舉奏𣣔或倣宋朝十分抽二或依近日事例十分

抽三責細觧京粗重变賣𭣣 軍餉題議只許十分抽二本年内占城國

進貢得附搭貨物照依前例抽分至正徳十六年滿刺加國奏佛朗杋奪

國及進貢詐偽議礼部議行鎮廵等官遣彂出境嘉靖五年又該姚都御

史奏稱暹羅國進貢得陪貢附搭貨物十分抽二以俻軍餉方物觧京嘉

靖六年該國副使坤思悅者米的利等奏稱正船並無抽分該礼部查淂

㑹典内該國例不抽分行回将厚抽貨物退還变賣修船歸國遵行到今

俸粮折色掓木無支布政司案查淂逓年止係都布按三司文武官買及

在省文職官吏本司俻行廣豊庫于庫貯抽回胡椒蘓木計筭各名下折

色俸銀每一两内徐八錢折蘓木一百斤尚餘二錢折掓五斤八両八錢

八分其餘衞所武職官吏與夫境外各属則無折支掓木之例嘉靖中革

去市舶内臣舶至澳遣知縣有㢘幹者徃舶抽盤提舉司官吏亦無所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