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十下 天啓贛州府志 (清順治十七年刻本)
卷十一
卷十二 


贑州府志卷之十一

 名宦志

   周召伯畏壘庚桑君子之澤彌遠彌長

  詩歌豈弟史傳循良懷于有仁民亦何常

  志名宦第六

  郡守佐

虞潭字思奧餘姚人翻之孫清貞有檢操舉秀

 才歷祁鄉醴陵令以平張昌亂賜爵都亭侯

 旣而領廬陵太守綏撫荒餘咸得其所晉永

 嘉末轉南康太守值湘州賊杜 搆逆并領

 安城太守傾其資產以餽戰士旣而賊平守

 吳興又敗蘇峻録前後功進爵武昌縣侯拜

 右光祿大夫開府儀同三司卒于官謚孝烈

劉繪字士章彭城人聰敏善頴書仕齊觧褐著

 作即轉太子洗馬出爲南康相郡事之暇專

 意講說上左右陳洪請假南還上間繪在郡

 何事洪因間之曰南康是三州喉舌應貞治

 幹豈可以少年講學處之徵還爲安陸王護

 軍司馬郡人郅類所居名穢里嘗刺謁繪繪

 戲之曰君有何穢而居穢里類應聲曰未審

 孔丘何闕而居闕里繪嘿然嘆其辨速不以

 爲忤也

宗元饒南郡江陵人仕梁觧褐本州主簿陳高

 祖受禪歷御史中丞遷南康內史以秩米三

 千餘斛助民租課存問高年拯救乏絕百姓

 甚賴焉以課最入朝詔加散騎常侍終吏部

 尚書

許圉師安陸人擢進士累遷給事中黃門侍郎

 同中書門下三品唐龍朔二年坐子犯罪貶

 刺䖍州專以寬治州人刻石頌美部有受賕

 者圉師不忽按但賜清白箴其人愧勉爲廉

 吏進戶部尚書謚曰簡

路應字從衆三原人以父冀國公嗣恭蔭補侍

 御史著作郎唐貞元四年選刺䖍州議割雩

 都地置安遠縣鑿灘石以通舟陶甓以繕城

 逢水旱賤出榖俟歲熟收之常有贏利故所

 在人不病饒而官府有蓄積詔嗣父封進襄

 陽郡王卒謚曰靖

張署河間人以進士舉愽學宏詞爲校書郎累

 遷尚書刑部員外郎改䖍州刺史民俗朋黨

 殺牛又多捕鳥雀魚鷩相買賣期放生爲福

 祥署一切禁絕教民以禮一時觀聽從化偶

 度支符下折民戶租歲徽綿六千屯比郡承

 命惶怖署獨䟽言嶺民不識蠶桑難以供辦

 月餘免符下民相扶擕守州門噭讙爲謝改

 澧州刺史終河南令

李渤字濬之洛陽人貞元中與兄涉隱居廬山

 白鹿洞號白鹿先生久之徒少室元和初以

 召命出山歷考功員外郎長慶間出刺䖍州

 奏還信州稅錢二百萬緡蠲賦米二萬石裁

 冗役千六百人觀察使上其狀改江州尋拜

 諫議大夫太和中卒贈禮部尚書在䖍時濬

 湖築堤嘗撰龔公山碑又作勸農詩云萬顆

 皆因一粒春良農何待勸諄諄四時若要農

 安業湏革防耕酷虐人

陳從易字簡夫溫陵人進士及第宋天聖三年

 知廣州任還不攜一南物仁宗御分白書一

 清字旌之累官侍御史改刑部員外郎知䖍

 州其清如廣州會歲饒有持杖強取民榖者

 請一切減死論後進龍圖閣直學士知杭州

 神宗嘗語其甥丞相蘇頌曰從易清節過於

 馬援爲人激直少容時稱好古篤行

余良肱字康臣分寧人天聖四年進士歷大理

 寺丞出知䖍州有惠政先是仕嶺表者卒于

 官其妻若女不能自存咸流落爲人婢良肱

 遇䘮車過䖍必力爲賑助護之出境孤女無

 所歸者捐俸嫁之改知南康累遷光祿卿

張式字景則建安人宋天聖五年進士景祐間

 自浼州遷知䖍州三司市舶給十餘萬疋非

 經數式拒弗應民德之終尚書祠部郎中

余靖字安道曲江人天聖進士起家贑尉試書

 判拔萃改將作監丞皇祐二年以衛尉卿知

 䖍州詢民疾苦政多惠愛憂去起秘書監累

 遷工部尚書

孔宗翰字周翰孔子四十六代孫道輔之子登

 進士第嘉祐中權知州事州城歲爲水齧東

 北隅尤易勢圯宗翰伐石爲址治鐵錮之自

 是水不爲患嘗以郡八境圖乞蘇軾詩八首

 刻諸石累官刑部侍郎寶文閣待制

趙抃字閱道西安人景祐初進士及第累官殿

 中侍御人目爲鐵面御史嘉祐六年爲右司

 諫涁論內侍出守䖍州政尚簡易召諸縣令

 使自爲治令各舉其職屢至獄空造舟百艘

 以待宦逰嶺表之以䘮還者至則給舟并道

 里費俾貧窘得免窮途之哭改鹽法平灘險

 民賴其利朝廷聞其治有餘力召知御史雜

 事不閱月爲度支副使後拜叅知政事卒謚

 清獻

劉彛字執中懷安人幼價特從胡瓊學初擢進

 士爲朐山令邑人紀其事目曰治範熈寧中

 以判運知䖍州因俗尚巫鬼不事醫藥著正

 俗方一卷斥滛巫三千七百家使以醫易業

 時𩜆民多棄子於道彛揭榜通衢召人收養

 日給廣會倉米二升每月抱至官府一驗眡

 又推行于縣鎮細民利二升之給皆爲字養

 時有甘露瑞蓮瑞粟之應先是郡城三面阻

 水水暴至輙灌城彛作水窓十二間眡水消

 長而啓閉之水患頓息朝廷以彛善治水除

 都水丞

李大有字仲謙新喻人未弱冠舉進士除將作

 監丞忤用事者意奪一官有詔勿奪時西北

 用兵議徴免夫錢上疏極言其不可累官知

 䖍州宣和末金人犯闕大有募兵勤王得五

 千人鼓行而前淮甸歌曰天下姦臣皆守室

 䖍州太守獨勤王後三衢賊繆羅猖獗呂頥

 浩言於朝曰李公耆龎福艾徃必事濟遂以

 大右改知衢州下車未幾宼果平當時服頥

 浩爲知人

李耕先爲忠州團練使紹興二十二年禁兵齊

 述殺統制吳進同統領馬晟據州叛耕奉詔

 護殿陞之師致討繼命兼知州事屢下金字

 符許從招撫耕遣辯士諭以禍福令出降不

 聽乃大脩攻具刋水輦石破其城盡收賊黨

 誅之捷聞轉觀察使耕披灰燼瓦礫立治所

 爲叢塚收塟死于兵刄者詳見紀事中及朱

 翌立碑銘

趙善繼紹興二十四年知州事以興學宣化爲

 首務先是府學罹壬申兵火至是重建張九

 成記之居常勸諭小民爲善頑梗者必繩之

 以法踰年風俗稍變訟牒希簡百姓愛戴之

 不忘云

洪邁字景盧鄱陽人皓季子中愽學宏詞科乾

 道中以侍讀直學士院知贑州脩學梁津士

 民戴德郡兵素驕悍歲遣千人戌九江偶訛

 言謂是歲留不復返衆遂友戈相響百姓忷

 懼邁不爲動遣一校說使歸管徐詰倡亂者

 數人械送潯陽斬于市幾饒贑適中熟移粟

 濟隣僚屬沮之不聽曰秦越肥瘠臣子義耶

 邁邃于文學立朝多議論累官端明殿學士

 卒謚文敏所著有容齊隨筆夷堅志迄今行

 于世

留正字仲至永春人第進士初知興國淳熈中

 守贑三年恩威並著代者拊御失宜軍中將

 爲變復命涖贑嘗奏減上供米不報及爲相

 蠲米萬有八千石封秦國公謚忠宣其孫元

 兩相繼守贑作袁衣葺纛堂于翠玉樓下用

 彰世美云

趙善佐字佐卿宗室居邵武受學于張敬夫又

 從朱元晦逰淳熈中知贑州奉法愛民以勤

 倹自約飭不妄費公帑于請無所應在任踰

 年卒民哀思之

鄒應龍字景初泰寧人慶元二年進士開禧初

 忤韓伲周以直龍圖閣權知贑州建慈幼院

 收養民間所棄子女括諸邑通租贍焉寒暑

 有衣疾病有藥襁褓盥櫛各有司存所賴全

 活甚衆遷提點刑獄終簽書樞密院事資政

 殿學士

陳孔碩侯官人登淳熈進士令瑞金有古良吏

 風嘉定中知贑州摧強植弱子惠黎元豪家

 沿江障水作確以射利水湍使舟行多覆孔

 碩拆去之嚴爲禁約前患乃息累遷尚書郎

 二子韡韔同登開禧進士韡守贑官至直學

 士

陳韡字子華孔碩子紹定六年以寶章閣待制

 知龍興府巨宼陳三搶㨿贑松梓山砦出沒

 江廣所至屠殘韡遣官吏招䧏賊輒殺之韡

 謂盜賊起于貪吏劾其尤者二人奉詔節制

 江西廣東福建三路捕宼軍馬兼知贑州端

 平元年三月至贑破松梓山縱火焚其巢賊

 首張魔王死三槍遁至興寧就擒斬于隆興

 市初賊跨三路數州立砦六十至是悉平進

 權工部侍郎未幾卽真改江東安撫使

李昴英字俊明番禺人寶慶丙戌進士第三人

 授汀州推官歷大宗丞權兵部郎中擢右正

 言以彈事予外補三除外秩皆不赴淳祐壬

 子徐清叟薦起直寶謨閣江西提刑兼知贑

 州慨然以洗冤澤物爲巳任糾貪墨決淹沔

 一道肅然郡人崇像祠之擢直寶文閣尋徵

 爲大宗正卿再遷龍圖閣待制吏部侍郎謚

 忠簡

文天祥字履善廬陵人寶祐四年狀元及第累

 遷直學士院忤賈似道致仕咸淳九年起湖

 南提刑乞便郡養親十年改知贑州明年爲

 德祐元年正月朔詔天下勤王天祥捧詔涕

 泣使陳繼周號召郡中豪傑有衆萬餘將八

 衛其友沮之天祥曰國家養士三百餘年一

 日有急徴天下兵無一人一騎應吾深恨之

 故不量力而必以身殉庶天下忠臣義士將

 有聞風而起者社稷尚有可圖也于是盡以

 家資爲軍費八月提兵二萬至臨安除浙西

 江東制置使兼知平江十月北兵破常州進

 攻獨松關明年正月伯顏軍臯亭山有旨令

 天祥以資政殿學士八元軍講觧爲伯顏拘

 留亡入真州爲制置李廷芝所疑乃走通州

 渡海至溫州見益王勸進王卽位拜右丞相

 與陳宜中等議不合遂以樞密使出劍南趨

 汀州遣叅謀趙時賞諮議趙孟溁將一軍復

 寧都叅賛吳浚將一軍復雩都明年三月復

 梅州自梅州出會昌戰雩都大捷開府興國

 盛兵薄贑城下招諭使鄒㵯率贑諸縣兵直

 擣永豊吉水黎貴達率吉諸縣兵復太和臨

 洪諸郡軍勢大振元遣宣尉使李恒來援諸

 將戰稍却恒遂乘勝追至空坑我兵大潰天

 祥得逸去至五坡嶺被執囚燕京四年元主

 旣壯其節又惜其才百計屈之終不可得從

 容就義而死真不愧衣帶賛云

楊澈字晏如建陽人登建𨺚進士太祖平江南

 以著作郎改判䖍州事令就大將曹彬分兵

 以行旣入境僞帥郭再興統兵自固澈單騎

 直趨其壘諭以朝廷威信再興卽委符聽命

 土豪黎羅二姓聚衆謀亂率兵平之遷右賛

 善大夫知淄州終祠部郎中

周孰頥字茂叔道州人初試將作監主簿歴南

 安司理叅軍與運使王逵爭論一囚法不當

 死逵不聽委手板曰殺人媚人吾不爲也時

 茂叔年少不爲人知興國宰程珦假倅南安

 獨重其人令二子顥頥師事之判合州趙抃

 爲監司臨之甚威及判䖍州抃爲守熟視所

 爲乃執其手曰吾幾失君今日乃知周茂叔

 也後抃與呂公著交薦于朝擢廣東漕運虞

 部郎中改提刑卒謚元公

程戡字勝之陽翟人舉進士甲科天聖七年

 曹利用壻䧏判蘄州改䖍州民有殺其母夜

 委屍于讐人之門者獄巳具戡曰殺人者肯

 自置屍于門耶乃親劾治具得本末遂正其

 弒逆之罪累官戶部侍郎樞密副使

雷孚字保信新昌人登政和進士紹興中倅贑

 居官清白齊述之亂連坐者二千餘人州守

 李耕欲盡處以法孚力爭曰茶宼黨賊者也

 不可赦也若土人則脅從耳可槩誅乎于是

 分別推訊戮其黨而釋其餘二千人得免卒

 年八十餘以子孝友貴贈太子太師

羅必元字亨父進賢人嘗衆危禎包遜學風節

 甚峻登嘉定進士歴撫州司法真德秀入叅

 大政必元移書曰老醫嘗云傷寒壞證惟獨

 參湯可救然其活者十無二三先生其今之

 獨參湯乎知餘于縣爲有私憾者論罷淳祐

 中通判贑州又嘗疏論賈似道似道銜之改

 汀州復按去度宗朝以直寶章閣致仕

范璿字舜文豊城人政和進士授䖍州議曹改

 節度推官時金兵至羣盜四起畫策守備城

 賴以安屬邑歲輸賦于郡胥吏綠爲奸璿典

 其事蠧獘盡革興國有獄經年不決推治得

 情稱平友薦知甌寧治狀聞召對便殿問何

 以得民如此曰臣知爲陞下愛民耳上悅拜

 兵部員外郎

王式字用之曲江人耿介自立以孝稱年十四

 登天聖進士受秘書省校書郎歴廣州司理

 叅軍嘉祐間改䖍州發姦摘伏別白良善人

 稱明允尋改南安軍除大理寺丞知永新縣

 遷知梅州

楊時字中立將樂人熈寧進士授汀州司戶不

 赴杜門力學幾十年調徐州司法改䖍州燭

 理精明曉習法令有疑獄衆所不能決者一

 一剖折之與郡將議事守正不阿累宮葻猷

 閣直學士學者稱龜山先生

孫復字明復平陽人石介之師范仲淹富弼薦

 復有經衛除國子監直講召見邇英閣說詩

 慶曆七年徐州狂人孔直溫謀叛逮捕索其

 家得所遺復詩坐貶監䖍州啇稅嘗作贑縣

 孔子廟碑啓迪後學至今傳誦徒泗州又徒

 長水縣署應天府判官翰林學士趙槩等言

 復行爲世法經爲人師不宜佐州縣乃復爲

 國子直講稍遷殿中丞及卒詔予其家錢十

 萬

伯篤魯丁蒙古人元至正中爲達魯花赤廉知

 郡中豪右武斷因獄爲市者悉裁以法不數

 月令行禁止因嘆曰吾民幸知向皆不進之

 以禮未善也於是飭學舍延師儒闡明教化

 俗亦少變

全普庵撒里字子仁高昌人初拜監察御史以

 歷詆權貴出爲廣東廉訪使尋除兵部尚書

 未幾授贑州路達魯花赤發摘奸惡一郡肅

 然至正十六年以功拜江西行省叅政分部

 于贑十八年江西下流諸郡皆爲陳友諒所

 㨿乃與總管哈海赤戮力同守友諒遣其將

 幸文才圍贑使人脇䧏普庵撒里斬其使日

 擐甲登城拒戰凡四月兵少食盡義兵萬戶

 馬合沙穆等欲舉城䧏普庵撒里不從遂自

 剄事聞贈官謚曰儆哀哈海赤守贑尤有功

 城䧟之日哈海赤謂賊曰與汝戰者我也當

 速殺我母殺我百姓遂遇害

王榮忠字君直岳州人饒智略有膽氣至正中

 判州事時淮宼起所過寧都興國會昌俱被

 殘破榮忠與賊戰于萬石浮勝之克復諸縣

 駐劄雩都相形勢以建城募義勇以守禦創

 鍾樓以司晨昏脩孔廟以興文教亡何循汀

 賊五千奄至城下攻圍三晝夜榮忠身先士

 卒冒夭石出戰又收公私銅鐵鎔液澆注賊

 潰率兵追擊大破之雩民羅拜以謝爲建生

 祠以功陞同知總管府事

伯顏字子中世家西域其祖父宦江西因家進

 賢領江西鄉舉授東湖書院山長改建昌路

 教授壬辰兵起行省以便宜授贑州路知事

 陞經歷時叅政全普庵撒里哈海赤守贑辟

 爲都事戊戌陳友諒遣兵圍贑叅政命伯顏

 收援兵于隣郡三鼓突圍出兵追不及乃招

 募丁壯于龍南安遠寧都之間復徃南雄集

 義而贑巳陷伯顏遂間道入閩以功累陞兵

 部侍郎使廣西 明兵下且久被執將軍廖

 永忠義釋之伯顏乃變姓名遁跡江湖間且

 二十年往來居進賢之北山妻子先巳録京

 師沒掖庭矣伯顏每語及徃事涕泗澘然下

 出以鴆自隨曰此所以志也洪武十二年

 詔搜求勝國耆碩布政使沈本立以伯顏名

 應伯顏聞使者將至先一夕具牲醴作七哀

 詩祭其先與昔時共事死節之士夜漏盡望

 北再拜仰藥死

婁仲脩金華人洪武中知府事勤政愛民重脩

 宜明樓將訖工而歿民追慕立像祀焉

陳大本無爲州人洪武中同知府事撫民以寬

 臨吏以莊應務以敏尋陞本府知府吏民熟

 其政教令之無有衡命者故事不勞而集郡

 治益張賢聲遠播遷浙江叅政

黃恭松江人由鄉舉正統中知府事精敏有才

 盡心民事尤惓惓學政二年以憂去十邑民

 列狀保留不報去有遺思

曹凱字宗元益都人正統乙丑進一授給事中

 彈劾不避權勢 英廟北狩捽劈倖壞事者

 踢殺之歴叅政成化二年左遷剛果有爲執

 法無撓易景德寺建府縣二學經度周詳規

 制宏廠棟梁皆永樂中所貢宮殿餘材也未

 訖工以憂去諸生感之

顧鶴字德明長洲人正統丙辰進士選庶吉士

 授行人擢監察御史陞福建按察副使天順

 未年調知贑州公有治才遇事無難易裁決

 從容不動聲色豪猾吏胥皆歛手以服而又

 愽詢民隱專以安輯爲事會昌長河洞土氓

 弗靖旣招復判守臣上疏請剿兵至芻糗巳

 具士卒因而用命遂平之捷奏蒙織衣寶鈔

 之賜居郡五年以老乞歸子餘慶繼登進士

 爲司空屬考最貤恩進階人以爲榮

姜璉蘭谿人天順庚辰進士成化七年以寧海

 知州超遷洞悉民隱政教修舉每集諸生躬

 爲脩改課督改建郡縣學講堂重脩文廟兩

 廡曹侯開創規制始爲完美監司至郡廉其

 治行爲江省第一交薦之

李璡字純夫直隷懷寧人由進士成化甲辰知

 府事撤新郡治脩繕城池尤加意作興學校

 時民罹水災繼之以疫親爲驗視藥餌以療

 病者全活甚衆偶坐宼警破縣城謫判大同

 百姓依戀如失所天

邢珣字子用當塗人弘治癸丑進士歷刑部郎

 中改戶部坐桿逆瑾罷未幾復官耀知贑州

 重新所縣二學脩古鄉社約作興士類躬率

 諸生行古冠禮時督府王公守仁搗平橫水

 桶岡利頭諸賊公籌畫軍興親昌矢石克咸

 厥功逆濠之變公與吉守伍公文定臨守戴

 公德孺袁守徐公璉等從王公起勤王之師

 而樟樹誓旅西由擣伏豫章破城黃石浮馘

 吉贑二哨赫然稱首孫家洲之戰伍公躬親

 銃觀火燎其鬚兵少卻公亟麾指揮余恩率

 安遠葉芳杜栢兵䧟陣策應遂斬賊帥以裭

 逆魄諸兵對江而陣時南風甚疾公遙望賊

 在下流舟相尾曰是不可用赤壁策乎卽絙

 葦灌油挐小舟薄之炬舉風迫煙熖蔽天賊

 亂溺死相枕藉濠遂成擒事平諸權奸以焚

 掠爲口實功狀削而不録 世廟新政公僅

 以叅藩陟左轄致其事而去以故王公疏去

 虗授陞職實𢌿退閑盖爲公而彂也嗟嗟國

 家賞功之典當如是耶可爲長嘆

李丕顯字憲文長樂人嘉靖乙未進士由南道

 御史出守河南汝寧再補贑州清恬不擾伉

 旨無阿按臺出行部有所督過及審讞輕重

 不相得必爭之強不少狥會亢旱爲民禱雨

 暴赤日中遘疾竟不起䘮車就道百姓攀號

 至今猶哀思之

王春復字學收晉江人嘉靖戊戌進士潛心理

 學厭薄虗浮先令泰和有惠政比守贑益簡

 靖不擾會督府有事于岑岡方倚公經畫兵

 食忽奔䘮去爲之惘然已而起復還故治郡

 人忻忻喜色相慶丙辰大水民且爲魚公乘

 筏拯溺所活者衆未幾有大木之役條上便

 宜視諸府費爲省時流宼覘知督木者有積

 貲從石城越會昌將薄雩都督府遣二材官

 偵賊爲所執遠近洶洶公謂此不可以急治

 乃提兵出結營四十里小慴以先聲賊聞氣

 阻不敢進釋二弁遁去巳丁繼母憂復補兗

 州累官貴州按察使

雷上儒字應聘嘉魚人嘉靖癸丑進士歴郎署

 壬戌知贑州當辛酉之亂戰塵稍息而賊氛

 方揚其時督府新更兵食政急倉卒徵彂取

 辦斯湏公從容應之未嘗詘乏督府志在滅

 賊慮吾人之爲賊耳目也將漏師而敗事故

 設匭于轅門以來告密時贑民黎氏劉氏趙

 氏先世置有田土于龍南適隣賊巢仇家遂

 舉其名指爲通賊督府信之逮捕下獄將戮

 之以狥郡中公請卽訊不可請頌繋緩決不

 可明日且出旗牌縛以赴法公趨入反覆陳

 說泣數行下督府爲之感動良久起謝曰公

 誠篤君子也豈欺我哉遂釋之各姓得保首

 領以歿其子孫立木主祀之至今

黃扆字文斷大埔人嘉靖丙辰進士初授長興

 令入爲戶部郎乙丑夏出守贑剛心勁氣練

 識長才遇繁劇艱險一無所避而詧奸摘隱

 凜若鬼神吏畏民懷令行禁止窮簷之冤苦

 有所愬衙惡之攫噬無所容至于革沿門火

 夫襍役置召夫差舡以免沿河搶擄則恩在

 閭閻脩復書院古蹟歲時考課生儒親詣學

 爲兩尹生行冠禮則德在黌序議建定南縣

 治以撫安新民則功在下歴遷閩臬副使去

 士民遮道泣送後以官帑呈誤左調

葉夢熊字男兆歸善人嘉靖乙丑進士授福清

 令陞戶部改御史論邊事謫郃陽丞累陞南

 戶部郎中萬暦乙亥知贑州自負才畧欲表

 𥪡功名于當世故居郡恩威時有操縱而意

 氣磊落有非文法所能盡束縛者安遠之黃

 鄉故盜藪也葉氏沿襲五世㨿有三百里土

 地人民先後督府亦嘗用其兵以衝鋒䧟陳

 然陰陽順逆之間時撫時叛識者謂此癰疽

 之毒直湏時耳公至會七保人與酋葉楷搆

 公招致之陰與謀約爲內應計畫巳定豕請

 於督府江公一麟部署將卒刻期舉事襲破

 其巢楷伏誅餘黨盡散卽其地建長寧縣以

 憂歸復補安慶歷貴州甘肅巡撫寧夏之變

 代總督平哱賊累遷兵部尚書太子太保

徐應奎字汝祥鄞縣人隆慶戊辰進士由刑部

 郎出知贑州持身清約馭下嚴明折獄片言

 兩造輸服時上官苛取不經民間幾于罷市

 則爲力請裁省至忤上官意不卹府治災竭

 力經營堂搆一新民不知擾遷廣東按察副

 使以福建布政使加太常卿致仕

章廷圭字文瑞石埭人由鄉舉成化八年知興

 國鼎新學宮疏通水利辨冤獄禦隣宼民甚

 賴之陞銜州府同知二十三年閩宼李福正

 嘯聚南村洞出沒汀邵之間當路以公熟諳

 賊情起復補贑州公相機撫剿四境獲安

張瓛字孔圭浦城人年二十七貢而升諸禮部

 卒業南雍成化庚子舉應天丁未揀授贑推

 官公在事前後平反死刑四十餘人雪流以

 下者不可勝紀九載秩滿陞本府清戎同知

 會清戎某御史以苛察繩下虐及無辜公抗

 言見牴嘆曰吾不能殃民以奉上官而靦顏

 于位也因移疾告致疏發三日遂行

李種字嘉樹南京金吾衛人前兵憲重之子由

 鄉舉初選同知府事素優文學更㛠吏治賢

 聲籍甚嶺北第居官清苦不能玄黃筐篚以

 事顯貴所遺不過帕履書刻一二種而巳時

 三巢交訌撫而復叛議設府同知坐鎮其地

 往府官止駐龍南別遣一冗員代往公旣受

 任則單騎徑進日開衙視事招出巢民與之

 通互市堅約束有犯者責芽之不事姑息巢

 民感其威信亦皆帖伏偶有因私忿而相仇

 殺者公從中辯其曲直分觧之不聽事聞三

 院直指方按吉一查盤使者過贑責公將迎

 禮薄于直指前誣公激變直指信之裭職待

 鞫巢民赴訴實冤直指反䭁之于是逮公至

 省械繋困辱之公抑心抱痛不能吐一語自

 理卒死旅舘巢民無所洩憤徑殺二起釁者

祁汝東浙江山陰人由鄉舉貳贑六年不脩邊

 幅克謹廉隅聽斷公明用法平恕郡中事有

 難處獄有未決者當道必以屬公一經調停

 推鞫靡不頌服撫院陳公有年以衛所軍餘

 每苦占虐奏請丁差視州縣條鞭法徽銀雇

 募以甦積困檄下公如法編泒又以屯田高

 下分等則以定運軍年限衛所至今利賴之

 陞貴州思州府知府終兩淮轉運使

襦盛明揚州人由鄉舉歴國學同知府事沖夷

 恬雅溫然可親而事有執持不爲浮議所撓

 操下凜凜法不少貸居常無疾言遽色百務

 從容就理卽署府篆亦然所謂事不煩而民

 不擾于公見之矣卒于官百姓莫不流涕勣

 無長物架上止有遺書當道賻贈歸其襯

嚴遵試字行之賀縣人由鄉舉初令英德以考

 最遷郡丞聰敏絕人遇事擿彂吏民不知所

 出稱神明鞫獄推見至隱常與輕比不深入

 異時巡徼之卒借口禁夜詷事恐喝饕餮人

 以爲常白公來咸相戒不敢擾村市至盜賊

 竊彂則禽制有方往往得其交通主名按捕

 之攝府事居庭皭然若水水吏胥抱牘堂下

 屏息無敢出一語受取請求銖兩之賕皆知

 之歲大旱禱于山川徒步暴日中者彌月廨

 以內不知肉味者亦彌月東南瀕河居民歲

 苦板木牙行如赴湯谷則爲蠲其役下縣所

 當罪囚戴盆無以望天者則爲雪其冤在任

 四年婦孺歌謠盈道路偶爲姑口所中大察

 名掛拾遺傳言失指圖景失形可勝慨哉

鄭暹錢塘人由鄉舉正統九年任通判素負能

 聲十三年閩廣盜起百姓恟懼公躬率丁壯

 萬餘人設法防禦境士頼以保全當事奏

 聞超陞知府馳恩及其父母 命下以憂去

廖憲大田人少有志問學不遠千里從逰吉水

 羅文恭公之門由鄉貢倅䖍刻厲清脩嚴于

 一介日惟脫粟菜羹鮮知肉味精勤職業一

 以誠心直道行之不橈于法而亦無戾于情

 僚長貳敬而愛之署縣權關秋毫無染代守

 入 覲不能以一帊遺知交嘗脩信豊邑志

 文獻賴以表章滿考陞廣西永安知州去之

 日携家口乘一小舠中惟竹簏一肩圖書數

 卷而巳父老謂百年來僅此一見者由是而

 觀公之學有原本矣其祀羅公于鳳凰臺於

 祭法稍未協然一見公尊師重道之意卽禮

 緣義起可也

毛鶴滕愽羅人由鄉舉通判贑州司榷課質直

 之性不屈靡于權勢而狷潔之操不緣餙以

 虗文言行相符初終一節啇民咸蒙其惠陞

 上石西知州以去人謂荒僻蠻府非所以處

 廉勤之吏爲之扼腕三嘆云

林萬潮字養晦莆田人少司馬公富之子登嘉

 靖戊戌進士授寧波府推官聞司馬公計歸

 復除贑州先嘗問學于唐刑川羅念庵兩先

 生之門雖長宦遊絕紛華侈靡之好在官謙

 沖周慎恂恂然不以喜怒加人斷獄務求所

 以生之者關征之委固辭不任攝興國重建

 安湖書院聚諸生課業其中信豊大水當道

 檄公赍帑往賑時水初退窪下猶在沮洳中

 公冒溽暑乘肩輿泥行村塢中計口給授凡

 生活數千人而身病矣竟以痢卒于官卒之

 僚日璉無一錢箕中止古書數十卷長爲之

 棺殮其䘮

蔡民望晉江人由鄉舉司理贑州持身若處子

 簡嘿謙慎言動不妄而聽斷公平庭中清肅

 署篆各邑榷稅兩關俱一塵不染上司咸委

 重焉陞嘉興府同知終雲南尋甸太守

董三畏嶍峨人由鄉舉司理袁州起復補贑州

 不携家累止二蒼頭從夭心清白屏絕包苴

 嚴戢下人不少姑息諸衙役有不願留者聽

 其去亦不復補精于吏事兩造具立爲剖斷

 曲盡情法所定罪名一一曉示刻日成爰書

 母淹再宿者比揖堂篆內外清肅人謂公衙

 齊如僧舍門庭如水井良不虗矣三年量移

 四川重慶同知未幾大計坐前任䧏調公貞

 心苦節可方古人樀伏彂奸足稱老吏唯是

 鋒稑稍露側目者易以猜嫌加以清白太分

 反唇者因而排擠公論大爲不平士紳至今

 嘆屈

王繼明字用晦永嘉人萬暦甲戌進士初授當

 塗知縣以狷介負俗調贑州府經歴勤脩職

 業不改其素委攝守都瑞金諸縣潰獘釐奸

 與民造福未嘗少厲聲色而畏威懷德者自

 邑庭達于四境翕如也陞樂安知縣歷南部

 鎮江襄陽太平知府四川憲副俱有清望

  郡教官

徐時動字舜隣豊城人師事胡安國紹興五年

 進士爲䖍教官善于誘導改吉州引疾歸演

 繹師說爲孟子鮮四十卷師門荅問三卷

楊玨字君寶紹定初登進士授迪功郎上虞尉

 淳祐元年調贑州教授先是學計蠧于前官

 以致廩餼不給玨乃捐私槖以助庠校爲之

 一新後改通直郎知饒州官至朝議大夫

蕭生字彛翁吉水人領鄉薦爲濓溪書院山長

 元至正間叅政全晉辟賛軍事僞漢兵至叅

 政欲遁去生曰有城不守非忠也叅謀何靣

 目見天下士乎自投學宮井或出之三日不

 食城竟䧟仍赴井死門人私謚曰貞節

司馬軫字式古浙江山陰人狀貌偉然素有文

 行以鄉選登乙科正統中授府學訓導念贑

 士久失觧額誠誨而嚴課之式惰獎勤豢豢

 引進若董公越者至令與其子垔同研席均

 服食故一時人士咸知奮勉學且傾圯白于

 巡撫韓都御史雍卽委之經營僅半載而廟

 廡堂齊一新韓公亟稱其才陞鳳陽教諭再

 陞國子助教後越進士及第官尚書其子垔

 亦登進士歴監察御史按察副使

王燧字時用冊徒人由鄉舉知新喻縣以介直

 左官掌教府庠不以左遷介意務舉其職時

 督撫張公集諸生于尊經閣會課公自朝至

 暮未嘗見有倦容自三篇至七篇未嘗不加

 點竄賢愚敏鈍僉受其益復補夏津知縣偶

 爲一武弁讒口所中掛察典史惋惜之

周保字子翼鄞縣人𨺚慶辛未進士以次當得

 郡理官謝不就補教授贑州醇厚不欺方嚴

 有執其教多士也日有程月有課不中程不

 完課有罰行之優者薦達之以示勸文之隹

 者選刻之以見長士心歸響多所興起旁縣

 聞風而來咸願執贄癸酉聘方貴州試事陞

 國于歴刑部郎出爲南雄府知府居艱復補

 延平終鹽運使

土思宗歸安人由鄉貢廷試第一素精樂律乃

 進樂九章演爲圖說以上 詔報聞授大倉

 司訓陞和平知縣左遷府學教授通今愽古

 探玄抉微每日諸生敷坐執經問難隨叩隨

 應而論說辨洽丰采燁然夜則篝燈爲諸上

 司作應酧文字疲精竭神遂致病困不起傷

 哉多士感慕哭奠盡哀

鍾澤番禺人嘉靖乙卯鄉舉至萬暦初年始分

 教郡學澤志趣高明𣶬養溫粹每見諸生諄

 諄以德業相勸勉而鄙談陋習絕不挂齒頰

 問凢親炙之者如坐春風中不自知其日之

 移也以憂歸士子依戀不忍捨去至個猶誦

 說不輟云

 

 

 

 

 

  邑令佐

蕭𧷤舊志作頥字宣遠齊太祖長子大明中任南宋

 爲贑令泰始元年晉安王子勛友于潯陽𧷤

 不從命南康相沈肅之縶𧷤郡獄門客桓康

 與族人蕭欣祖等四十人破獄出之追兵急

 康等死戰生獲肅之遂率部曲百餘人舉義

 屯揭陽山有白雀來集聞山中清聲傳漏響

 又累石爲佛圖其側忽生一樹若華盖子勛

 遣戴凱之代爲南康相陶沖之代爲贑令𧷤

 令軍主張宗之領千餘人擊破之凱之走沖

 之被殺初頥將彂兵大饗士卒天暑令各折

 荊枝自蔽湏臾有雲垂蔭會所會罷乃散巳

 又遣張應期等襲破豫章事寧徴爲尚書庫

 部郎封贑縣子固辭不受轉廣興相後卽帝

 位廟號世祖

張九臯曲江人九齡仲弟孝廉登科嶺南按察

 尚書裴伷先表受海豊司戶及伷先討五溪

 蠻奏授贑縣令軍興倚辦供億無留宣慰使

 梁勛竹承構先後奏其戶口增益清白有聞

 褒進朝散大夫巴陵別駕九齡求觧相待養

 不許詔就近地改授九臯南康別駕以便省

 覲累遷殿中丞尚書職方郎中九齡謫荊州

 九臯亦貶外臺歷南康淮安彭城睢陽四郡

 太守有政績詔書褒美再改南海大守兼五

 府節度經畧採訪處置等使封南康郡開國

 伯第爲嶺南節度使時專供楊妃織繡之工

 多至七百人後以所獻精靡加三品頗爲時

 議所疵

王揆字孔度黃岡人唐泰和六年知寧都築子

 城鑾濠池建廨舍創始之功居多

陳希亮字公弼眉州清神人宋天聖八年進士

 令雩都清勁端介不容人過有老吏曽腆舞

 法事覺叩頭流血請得自新希亮戒而釋之

 膴卒爲善邑巫訛言有緋衣三老行火歲歛

 民財禳之希亮嚴爲之禁毀滛祠百十區勒

 堅爲農者七十餘家及代父老送之泣拜曰

 公去恐緋衣老人復出矣宋史載希亮知陜西雩縣令存疑

程珦字伯溫河南人慶曆甲申以大理寺丞知

 興國專主教化不尚刑威有姦豪造贗劵詭

 占人田者訟經年不能決部使者檄珦立訊

 得情人服其公明假倅南安時周敦頥爲獄

 掾年甚少公視其氣貌非常與語果知道者

 卽命二子顥頥師事之濓洛之傳寔開先於

 興國云

曽篚吉永豐人登慶曆進士由南城簿改令龍

 南邑尚巫鬼病不藥而聽之神篚嚴爲之禁

 且設學以教其子弟邑人漸化之調信州判

 官移知王山未及大用而卒

沈希顏字幾聖四明人宋嘉祐中知雩都公宇

 有妖禽夜啼甚哀希顏題詩于所棲樹遲明

 禽遂飛去縣西峽路崎嶇不便徃來因鳩工

 開鑿遂成坦途及代邑人王鴻有贍言其畧

 曰督賦以寬決獄以敏處巳以廉御吏以法

 明足以照欺蔽威足以服奸頑皆實録云

蔡承禧字景繁臨川人與父元導同舉嘉祐進

 士司理大平調知雩都決事明敏左右不敢

 喘息擢監察御史里行靣劾呂惠鄉并其弟

 升卿考校阿私帝賜五品服旌其直

蕭佐字公弼吉龍泉人嘉祐進士歷知四縣熈

 寧中知信豊民有醉殺人他縣者他縣以過

 失殺不願治也尉喜事嗾使闘勒兵捕之佐

 諭觧其民而自詰郡請白郡守劉彛執其手

 曰君志欲靖民使民不好閩真儒者事論薦

 之移知長汀

錢顗字安道無錫人以秘書省著作佐郎知贑

 縣脩夫子廟餙冠冕新祭噐以治行聞治平

 末爲殿中侍御史里行坐疏論王安石貶監

 衢州鹽稅家貧母老處之怡然蘇軾贈詩有

 烏府先生鐵作肝之句因號鐵肝御史

王鬲字景和崇安人皇祐進士熈寧中以著作

 郎知雩都民素囂訟鬲圖古人之孝義者列

 其事勸誘之逾年訟息縣南有泉灌田千頃

 忽產鉛錫使者欲置官治鬲力爭遂寢其議

 改朝奉判婺州

謝麟字應之甌寧人登宋嘉祐進士元祐問以

 安撫移會昌令有民被酒夜與仇闘旣歸爲

 親屬所殺其家誣仇者獄乆不决麟知死者

 無子所親利其財故殺之訊鞫輙得真情邑

 稱神明累官直龍圖閣

魏懋字覺民甌寧人第進士紹興初調雩都令

 江西盜起䖍諸邑多失守懋出帑金犒勵弓

 級誓與死守宼攻城累日不能克遁去大將

 岳飛提兵過雩目擊井邑俱無殘毀甚稱賞

 之後知南昌縣

劉藻字廷潔保昌人紹興十四年間宰雩都設

 施布置悉有程度首興學校脩築城池以捍

 外宼勤民耕織取前令王鬲所作孝義圖舊

 本列二十四圖像藻餙刋布使民誦習邑人

 化之秩滿去民立祠祀之

劉安世字平叔安福人登紹興進士授岳州司

 戶負才名知雩都有郡官諷以羨餘獻者安

 世曰土瘠賦重安所取餘必若是吾守去耳

 遂以疾丐祠轉朝奉郎致仕歸而設教遠近

 從㳺者踵至旣沒門人私謚曰清純先生

陳剛中字彥柔閩清人任太府寺丞紹興中胡

 銓上封事乞斬秦檜謫廣州剛中以啓事送

 之畧曰屈膝請和知廟堂禦侮之無策張膽

 論事喜樞庭經遠之有人身爲南海之行名

 有泰山之重又曰誰能屈大丈夫之志寧忍

 爲小朝廷之謀知無不言願借上方之劍不

 遇故去聊乘下澤之車貶知安遠時與張九

 成等七人同謫故詩曰同日七人俱去國何

 時萬里許還家竟卒于官無子其妻削髮爲

 尼

李寰字畿卿桂陽人紹興二十六年知寧都邑

 之利獘無不罷行梅江舊無梁民病涉水漲

 尤易溺人寰作橋以濟民爭趨役將代猶夙

 夜董勸畢此役而後行父老感德搆堂于橋

 東肖像生祠之盧陵楊萬里爲之記

孟植字元立撫州人初判南康簿茶宼聞其至

 遁去紹興中改知瑞金以最間遷浙東憲

叚秀實隆興元年令龍南以縣治燬于宼嘆曰

 百里之邑維民具瞻積歲不理令之恥也爰

 率吏民肇築土城凡廳廨庫舍漸次脩葺費

 出有經而民不知擾

雷豐旴江人由科選歷仕湖湘淳熈中知興國

 士服其教民懷其惠立生祠祀之

莊夏字子禮永春人登淳熈進士初主興國簿

 慶元巳未知縣事加意庠序辛酉上賢書壬

 戌登進士第者各一人至于息誣辭平賦役

 新縣治善政難以枚舉邑界永豊有細民孫

 六者敺妻妻自頸死六懼夜舁屍棄興國田

 中宣言盜自興國掠殺夏密令人視六家則

 土屋繩樞死者則蓬頭禿頂也乃靣詰六曰

 盜何利而刼汝屋掠汝妻乎六語塞一訊而

 情得聞者神之嘗卻添給錢九十餘萬爲下

 戶代輸逋欠五十三萬餘則以給公家之役

 民感德于受代之日繪像祠于學宮累官兵

 部侍郎煥章閣待制

鄭輪字景行福建德化人嘉泰進士令龍南邑

 上鄉民舊不輸租忽一日數十人挈錢至縣

 吏驚問故曰聞有好長官在治吾儕何敢梗

 化故相率來輸納耳其得人心如此秩滿民

 遮留之改知南城邑江東石橋輪所建也

沈水崇德人嘉定初進士知石城縣時汀宼八

 境巡司以同姓者指爲械木察其非是破械

 與約使捕熊子開等以自白巳而果縛以獻

 人服其明繼倅建昌守郢所至俱有治效

萬億嘉定間知信豊有治才以邑當宼衝無城

 難以保障然相度地基上阻上下濱江尤難

 措手億殫力經營旣有成筭乃庀工傭役以

 興版築亡何百雉屹然先是有識云上門驅

 山下門塞海若要成城除是萬載至是乃驗

 焉

魏泌字深甫常山人嘉定九年知寧都捐俸七

 十萬緡購田八十畝以贍學且躬勤課校興

 起斯文於時大比登賢書者十有二人又建

 梅江石梁二百餘丈民不告勞士有遺頌

林光裔三山人嘉定十二年知寧都華族英流

 周知民隱舉行荒政勤敏整辦寧俗多溺女

 光裔旣巳禁諭乃儲米爲舉子倉積俸爲舉

 子錢貧民生女者隣保以間則先給錢五百

 米五斗以養產母閱月抱女至庭驗視則月

 給米三斗至週歲而止行之數年全活者衆

彭鉉字仲節清江人龜年子以父蔭録用嘉定

 癸未宰寧都繕城衛民置田贍學葺橋修志

 綽有政績累官知本州蠲逋負二十萬擢直

 寶謨閣湖南漕

趙紃夫三山人紹定四年以贑尉攝寧都縣事

 時石城宼黃元仲僣號狂逞紃夫亟葺城注

 濠爲守禦計賊圍城登臺射之稍退率兵追

 北遂擒元仲響于市明年還職父老磨石紀

 其功尋陞知本縣闔邑驩動在任遷學脩志

 能聲益著

劉弁字清叔寧化人端平二年進士歷會昌尉

 大𢈔令辰州判官江西憲辟知瑞金築城建

 學以平洞宼功改京秩終奉議卽

黃邦彥字退翁括蒼人淳祐間知雩都性資剛

 直通敏鋤強拊弱洞悉民隱遇災則彂廩賑

 救四民樂業臺府皆旌異之

羅椅字子遠吉水人登寶祐進士景定中知信

 豊時當俶擾加意子惠民賴以安凡山川勝

 蹟俱有吟詠任滿陞京榷

趙時儋紃夫從子景定元年來宰寧都先是磜

 下賊廖四猖獗勢將逼城儋在道聞驚謂此

 城季父所創也何可不救遂單騎疾馳至邑

 選募義丁禦賊勸諭富民出資以給兵食與

 賊戰大敗之斬其渠首縱火焚賊砦殆盡見

 平宼録

何時字了翁樂安人寶祐進士先嘗爲水州教

 授咸淳八年以宣教即知興國邑衣錦鄉僻

 遠梗化乃卽其地建安湖書院録生員二十

 八人拔四人爲之長講肄課試月有章程巳

 又秩其比伍家使有墊人使有師置進學日

 記躬督之改其鄉曰儒林于是教化大行風

 俗爲之一變文天祥起兵勤王辟署帥府

孫逢辰字會之龍泉人乾道進士淳熈中茶宼

 轉標江西逄辰以贑縣丞董餉乃齊金帛隨

 所至易米省饋連十七八又奏記漕司將袁

 贑兩州應納油麻改折蠲其積逋漕司得請

 兩郡蒙利

戴翊世字漢卿安福人淳熈三年進士授衡山

 尉遷雩都丞守藉其能留置幕職有詔漕臣

 通融州縣財賦守檄翊世力爭于漕臺得減

 歲計三萬六千緡攝賊曹倅謂鄉兵無益于

 戰徒耗縣官錢罷遣之省費萬計而隣盜卒

 亦無敢犯秩滿調江華令

繆觀國浙江平陽人由特科歴臺州叅軍淳熈

 九年丞龍南明而不察嚴而不苛以乞休去

 民遮留之至垂泣者

蔡志學字及之新昌人登淳祐進士判興國簿

 清操不找剖斷如流遷泰和令歷知高剰嘗

 題水府廟云平生事可對人說曹無一分關

 節錢寄語江神明著眼好分風力送歸船讀

 讀其詩可知其人已

蔡懋字子堅仙逰人襄之曽孫靖康中爲會昌

 西尉視事數月遇賊犯境奮然領所部及土

 兵禦之力戰不支遂遇害贈承事郎官其子

 籲見閩通志

胡文舉字仲明進賢人寶祐進士由寧國軍主

 簿調贑尉先是有殺人而匿其屍者不得其

 主名文舉至偶獲一屍于池無首令死者之

 母驗之臂有湼跡果是其子因密察其妻嘗

 與一男子私促逮男子至而別鞫其妻妻疑

 事巳爲男子先泄遂吐實盖與男子其殺夫

 而棄屍于是池埋首于他所也掘首與屍合

 妻與姦夫伏法人以爲神

陳泰字志同茶陵州人元延祐元年試天馬賦

 擢進士授翰林供奉出知龍南修學校卹貧

 窮境內又安隣境石背峒賊犯界泰率兵與

 賊戰于犁鼻山敗績死之士民悼痛收其遺

 骸塟于邑之馬鞍山嘉靖間錢都御史宏立

 祠歲時享祀

達實蒙古人元泰定中尹寧都蒞官廉明政平

 脩舉時盜賊所在嘯聚而境內獨恃以安第

 覈田未清賦浮于額民稱不便者久之實奏

 免虗糧五百餘石均平其庸調而後征輸者

 視舊輕省民德之立碑頌美至正中陞本路

 達魯花赤

魯仕魯河南魯山籍贑縣人元至正十年知瑞

 金淑慝有辨恩威兼濟嘗督學政脩餙殿堂

 門廡及建譙樓工訖而民不知擾以是大得

 民和老而寄留于邑亦不忘水水水源之意

 也

李廉字行簡安福人至正進士歷隆興録事改

 知信豊元季兵起教民習射立保伍法相守

 援境土以寧紅巾賊奄至廉勒兵以待父老

 請避之不可曰吾爲國守此土焉有宼至而

 避之者乎親督吏民死戰衆潰遇害明日得

 屍山谷間顏色不變尚書全普庵撒里聞于

 朝舉子敬代

李敬嗣父官枕戈誓報父仇與賊力戰相繼死

 邑人憐之立䨇節祠以祀廉訪使韓準移牒

 內臺請謚其畧曰本其生四忠一節之邦所

 以諳三綱五常之道臨難無茍免先軫之元

 如生誓死靡有他杲卿之舌尚在名齊二李

 節配九灑可不負于朝廷端有光于科第時

 南北道梗竟不得達然千秋廟祀其忠義之

 魄至今猶有生氣云

粘合大本字彥中河南人初尹華容至順二年

 同知寧都州事勵學勸農振荒而鋤疆植弱

 威惠並行秩滿去民不忍舍爲樹德政碑以

 志思焉

楊景行字賢可泰和人元延祐二年進士爲會

 昌州判官先是州人不井不陶所居以茅覆

 之故多災羞景行教民鑿井陶瓦民賴以安

 巳而建學舍禮師儒勸民斥腴田以繕士弦

 誦之聲大作調永新民立石頌美累官翰林

 待制

崔天錫字彥才真定賛皇人由賢良舉歴官有

 聲我明初取贑州卽以天錫知贑縣事當草

 昧之際事多創造重建縣治及禮殿明倫堂

 濓溪書院造浮梁以濟章水貢水又建章水

 鄉長步橋雲泉鄉桂源橋百廢並興而民不

 擾先是至正戊戌邑罹僞漢兵火版籍契劵

 燬棄靡遺原額糧石五千七百有奇至是失

 額公私交病則爲多方訪求令民具實自呈

 及互相叅覈旣有次第復按行封畛度田廣

 狹肥瘠率三十而稅一朞年得糧五百餘石

 錢二十五貫始及原額糧覈役均人咸稱便

 在任九年陞廣州府知府

朱克敬洪武初知興國當大兵之後邑當賦七

 千加以屯田雜賦民不堪命克敬上其事于

 府若總制不得允則率吏民伏庭下泣訴當

 道感其誠與之申達且俾緩征俟命未幾命

 下百姓額手相賀乞陳聘君謨作申免倍徽

 序以頌其德云

李玉洪武初知安遠縣事當鼎革之際念百姓

 出于湯火夙夜孜孜勞心撫字創建縣治於

 榛莽之餘百姓始有寧宇而城隍廟養濟院

 惠民藥局以漸修舉經綸草昧厥功懋焉

陸賢吳縣人由人材舉洪武初知贑縣爲政簡

 易清覈田糧以正版籍民席其惠且富文學

 凡境內碑碣多其著述

莘特敬福州人由人才洪武三年任龍南知縣

 開創之初百度更始經營區畫力瘁心勞事

 皆底績民有遺思

宋濓字景濓浦江人洪武四年七月以國子司

 業上孔子廟堂議謂荀況之言性惡揚雄之

 仕王莽王弼之宗莊老賈逵之忽細行杜預

 之建短䘮馬融之黨附勢家並宜罷祀又謂

 回參伋坐饗堂上而其父列食廡間顛倒彛

 倫莫此爲甚 上不喜歷知安遠五年二月

 召還爲禮部主事嘗薦邑人唐均弼爲本學

 教諭尤好表揚隱德以勵風教故郡中如劉

 司業丞直之文行劉教授明德之愽雅鍾學

 正柔父子之節孝劉氏一門三節之繼美皆

 藉如椽以垂不朽

莊濟翁就春人由儒士洪武辛亥知寧都表章

 賢哲薦拔才能諄諄以教化爲先務雖閭巷

 小學每朔望畢召其師生赴庠序聽講而恤

 困窮均賦役鉏豪猾脩陂造橋善政不可枚

 舉陞員外郎去人士懷其惠卽縣治後築思

 莊臺

查允中休寧人由鄉貢洪武中知雩都時值周

 三官之變征南將軍臨境勦捕允中應給軍

 需不乏賊平撫綏黎庶奏豁荒糧五千八百

 四石有奇去雩雖久民猶思之

徐遜錢塘人洪武辛未進士知雩都政事脩明

 黎庶安阜時國法嚴重民間以學爲諱遜日

 與諸生講說經史勞來不倦士皆忻忻響我

 咸知奮勉陞徽州知府老稚涕泣以送

周泰由秀才舉洪武中知安遠開濬城池作興

 學校勸課農桑均平徭役治蹟卓然振舉屬

 宼亂守備戒嚴處給軍需未嘗乏匱邑賴以

 完

唐子儀徽州歙縣人其父名仲實 高皇以耆

 儒召見有不嗜殺人之對子儀洪武末知興

 國勸民力本務農常出郊省視而造士日有

 程課寒暑不輟邑之山川勝貴題咏殆偏盖

 文學政事兩擅其長者也 文廟簡爲趙王

 講官

王文孜遂安人由人才舉永樂元年知會昌父

 嘗貽書以貪墨爲戒其詞甚厲文孜守父訓

 益加砥礪以故門無私謁囊無剩錢安養生

 聚者數年民用殷富以憂去民感念之

許庸廣東石城人永樂四年知會昌蒞政公勤

 庭無留滯遇工作則貧者驗丁以出力富者

 量財以供費民樂趨事絕無異議積年捕逃

 戎卒皆聞風投首願歸尺籍歷八年以艱去

宼淮山西祈縣人由進士永樂間以給事中調

 龍南知縣明敏公正愷悌慈祥勸諭士民耕

 讀諄諄懇切至今尚傳誦之

王尹哲慈谿人由儒士永樂中知石城崇尚教

 化不事鞭樸推赤心置人腹雖至頑者亦多

 悔悟遠年流移樂於歸業

李素字宗文蒼梧人永樂甲辰進士宣德元年

 知贑縣事脩廢舉墜祛蠧釐奸得良牧體邑

 之建春門東津渡西津門知政橋儒學殿堂

 齊廡泮池𣠄星門及長興鄉移溪橋皆其創

 脩也歲荒勸富戶出粟以賑民不至莩秩滿

 保留踰十五年進俸正六品以憂去耄倪愛

 戴不忘

陳璉興化人由鄉貢天統初知興國清勤不懈

 行多惠政以奔母䘮去民懷念不忘服闋請

 於朝再任二載

王琳黃岡人由鄉貢知雩都愛土卹民嘗謂邑

 人本分徭役巳覺繁重且不諳水石而以供

 別郡夫船益不能堪述職至京 奏請蠲免

 北憂去百姓遮送塞道

王學古交趾下洪州人以貢任文安縣丞捕蝗

 有功正統四年擢知信豊亷介寬惠撫定石

 背峒賊爲編戶邑故五圖增至六圖有半巡

 換侍郎揚公寧舉其最進階六品復任九年

 致仕遂占籍信豊以子京貴贈刑部主事

周昂字時舉曲江人由鄉舉正統丙寅知寧都

 持廉秉公勸農興學戊辰閩宼鄧茂七倡亂

 連破石城瑞金二縣昂豫爲武備伺宼至卽

 率丞固肇督勇壯與賊戰于東龍屢有擒獲

 巳又敗之于上磜又敗之于白玉賊膽落遁

 去論功陞本府判仍掌縣事尋改思㤙府

何文縉字德章南海人成化戊威進士初授贑

 縣令政尚平易有清望時當多事能舉其職

 未滿考擢戶部主事終知府

項德輝連城人由鄉貢成化十四年知龍南本

 縣秋糧舊例轉運于本府并會昌興國等縣

 灘高石險時有漂損累及領運者鬻產質妻

 子不能償德輝疏請改折民困大蘇

何讓字宗實番禺人由鄉舉成化中知信豊敏

 練嚴整不畏強禦橋梁廩舍俱爲一新朔望

 課校諸生重加獎勸士類興起調南康

達泰麗水人由鄉貢成化間知興國剛介廉慎

 上下允孚初城坦頹圮修聞宼警民甚恐泰

 亟工八月而成宼不敢犯病卒立祠祀焉

梁潛字孔昭番禺人由鄉舉成化間知會昌居

 官廉勤修弊舉廢學校農桑尤加意焉長河

 洞素稱頑梗潛至聽其教令以故編戶日增

 邑治改觀其工文翰特餘事耳

聞韶羅田人由鄉舉成化二十一年知石城才

 識通明幹辨敏給防禦廣宼兵食恒足開拓

 城池至今賴之以調繁改任去見郡庚寅志

黃世忠字孝卿長樂人由鄉舉初任兗州司訓

 弘治初知贑縣有守有爲以民俗尚鬼毀滛

 祠百十所作詩四絕徧諭百姓盖學道愛人

 之君子也將滿考以憂去

甘文紹桂平人由鄉舉弘治初令安遠負才機

 警且有心計縣故土城陶甓改築巳乃廣倉

 𢈔以備倹歲闢囹圄以寬罪囚新文廟以肅

 駿奔葺公署以便臨蒞脩橋梁道路以通行

 旅之徃來剏營房巡司以安軍兵之宿守盖

 當流宼擾攘之後而坊市街衢一新足稱能

 吏矣陞瑞州府通判

蔣曙字景明全州人弘治丙辰進士筮知贑縣

 節愛寬仁㤙施甚厚先是郡中職清戎者歲

 計三分以爲政績故絕軍巳曆百餘年者徃

 往專致而復續之械繋戶丁遣送戌所民之

 茹其茶毒極矣公至按核其實一一分辯之

 連牒累牘請于清戎直指除害者甚衆然漏

 而未及辯疑而未卽允者尚多也公移南戶

 曹去越二十年邑省祭王灝伏 闕陳狀部

 檄下藩司會公以廣東叅政超遷江西右轄

 總清軍事于是力請于直指朱公袞爲之覆

 疏公八 覲又恭請于大司馬以故邑中絕

 軍之續補者俱得如所奏名數盡除其籍焉

 公 覲回亟檄有司令里授信符以拔禂本

 乃猾胥惡去其利媒寢之數年郡太守王公

 世芳刷理案牘始追論沉閣者罪刋布書冊

 于各里合邑之民如獲更生到今受公之賜

 云公轉楚左轄晉中丞開認鄖陽八爲少司

 空致仕三子二孫俱登科盖厚德之報也

胡弘仁望江人由鄉舉弘治十年知龍南公明

 剛果獄無冤抑尤篤意學校朔望親爲考課

 差等以示勸懲幾滿考卒于官不能舉寴士

 民爭賻之乃得東歸

萬琛字廷獻宣城人狀貌魁梧雙眸烱烱由鄉

 舉初選清江令丁憂起復補瑞金居數月廣

 賊乘元旦之夜殺門卒攻城哭八居民洶洶

 竄伏琛從兵壯數十人迎敵相持至翌日力

 屈爲賊所得挾問庫藏所有不爲屈遂遇害

 時弘治乙丑歲正月二日也守臣上狀 詔

 贈光祿寺少卿賜塟祭蔭其子爲國子生

蔡䕫南寧衛人由鄉舉先知寧都有惠政憂歸

 服闋正德七年補安遠時何積玉將㨿城以

 叛䕫夙夜焦勞內爲之備而外爲之防密集

 忠勇畫計擒積玉觧散餘黨地方獲安

王天與字性之興寧人正德甲戌進士知寧都

 廉介有政貴丁丑從督府王公征橫水浰頭

 桶岡龍川諸寨有功陞俸二級巳卯從討逆

 濠昌暑疾作卒于軍中督府哭之哀觧衣爲

 殮明年録平逆功優恤其家邑人肖像祠祀

 焉

沈璇蕭山人由鄉舉知雩都操持凜凜可對天

 日常披布袍人見之輒曰布袍令公也歸槖

 蕭然父老逓相嗟嘆

陳大綸字伯言南寧人嘉靖巳丑進士嘗受學

 于陽明先生及知寧都遵行師訓咨詢民間

 利病亟爲興除賭情珥筆屠牛軰悉繩以法

 創立小學并社學命塾師教單子歌詩習禮

 時加靣試以行獎賞風俗爲之一變陞戶部

 主事終知府

王釴字公儀侯官人嘉靖壬辰進士以南戶部

 主事左遷瑞金令廉明強幹政教兼舉卜地

 剏鄉校羣士之茂俊者于中聘明儒爲之師

 又置田以供課萟費于是又教蔚興士知響

 徃時粼宼竊彂釴力請于督府或合師以搗

 其穴或偏師以挫其鋒賊自是不敢犯境量

 移東平州知州去之日民攀臥征車不得遄

 彂

趙勳字彛伯番禺人由鄉舉嘉靖二十年知瑞

 金均平徭役作曲學校脩邑志改建雲龍橋

 嘗刻諭誡十七章以代導民俗有循良聲委

 賑龍南信豊有活者甚衆安遠黃鄉葉金紏

 衆剽掠官軍莫能制奉督府檄往諭則挾四

 小頴單騎入賊所推誠慰撫縛倡亂者以獻

 衆皆觧散因築城寨設巡司而一方晏然尋

 以治行徽入選授南京四川道監察御史遷

 山東按察僉事

張輻字士衡山陰人嘉靖乙未進士歷刑科給

 事中左遷知寧都心地慈祥政體惇大嘗舉

 孝行節烈以勵遄俗陞南昌府同知歷按察

 副使

何右之順德人由鄉舉嘉靖二十二年知石城

 縣事廉明仁恕綽有幹才懲猾平冤治理稱

 最至于清豁絕軍百餘名尤不世之德也卒

 于官民皆巷哭柩還扶送百里外泣聲不絕

盧寧字忠獻南海人嘉靖甲辰進士初令崑山

 丁未改知興國設匭于門務求巳過察民隱

 縣有虗糧千六百石民苦貱多逃竄毅然履

 畝清丈正經界而平等則民力稍舒其他興

 革悉當人心遷潼川州守士民如失怙恃留

 其冠履爼豆之終登州知府

海瑞字汝賢瓊山人以乙榜爲南平學諭初謁

 上官止長揖曰吾師席也可屈膝乎因著論

 以明其意進淳安令官署中有隙地課老僕

 樹藝取自贍轉嘉興別駕以伉直忤部使者

 意摭他事摘公從舊職論調興國值辛酉兵

 燹之後閭閻十室九空公至勞來安集中谷

 仳離漸復舊業邑苦浮糧則述八事上當道

 獨亟清丈以甦貧民而均其賦懸賞捕盜捐

 俸脩學又植松以護水口插杉以興民利至

 于茹蘗飲水一如淳安陞戶部主事慷慨言

 天下大計語贑甚 上震怒下詔獄亡何

 肅皇棄羣臣 莊皇帝奉 遺詔釋之公由

 是直聲振海內累官至御史大夫掌南院卒

 于位諸大夫醵金爲歛士民巷哭路祭贈太

 子少保謚忠介興國有專祠

李多祚字可久石首人由鄉舉嘉靖壬戌知安

 遠時三巢搆亂大石小石伯洪三保俱被脇

 從賊而腰古冊竹樓等保又皆近目招撫新

 民多祚調度有方駕馭得策第㻦宼警鼓率

 鄉勇捍禦而新民安業亦肯出力自効三年

 考績督府吳公疏留加同知銜下歷之役獨

 當一靣擒斬招䧏以千計宼平三保流移千

 餘家亦盡歸業至于力復五保不使分割築

 城南逕以據要害其功足垂久遠云六年滿

 加四品服俸前後在任九年陞潮州知府轉

 海道副使

龔有成嘉定人田鄉舉嘉靖四十二年自詔安

 令調龍南值境土爲賊殘破瘡痍未復流徒

 未還滿目皆蕭條景象有成至務爲愛養招

 來而費有不經事有當更者勵精振刷踰年

 境內稍稍改觀時高砂下歷督府吳公有意

 圖之因奏留爲本府同知仍管縣事比進兵

 協謀效策周旋艱險賊壘一鼓蕩平而百姓

 亦按堵如故地方甚利賴之以老轉蜀府長

 史

呂若愚字可明新昌人嘉靖乙丑進士先除長

 洲令調瑞金恢弘豁達綽有幹才鼎新學宮

 規制宏麗巳又恢復書院闢宣文門增脩公

 署橋梁祠宇異時庳陋煥然改觀時紅白蓮

 之教煽惑愚民風俗大懷乃跡其渠魁二三

 人寘于法餘皆觧散轉行人司司副終南京

 駕部郎中

陳瀾浙江麗水人由鄉舉嘉靖四十五年以霍

 州學正陞信豊令爲人清骾嚴明下歷之役

 督府移鎮信豊兵將四集取辦倉卒獨以一

 身任之而調停措處亦有次第以故上不彂

 事下不損民地方恃以無恐督府敘録其功

 復立定南新縣特疏薦之詔加五品服俸調

 任未幾卒于官信人至今尸祝之

張崶字汝登餘姚人𨺚慶戊辰進士初知贑縣

 下車卽以愛民猶子處事如家二扁揭庭柱

 詢知民間多告不敷狀爲騙局特𥪡一牌于

 二門外大書凡軍民賣去田產己得價值而

 告不敷者不準或隱本情故捚別事牽告者

 訊實必加罪責以故一時刁風頓熄而訟獄

 爲清且堂規嚴肅關防精密吏胥無所容其

 竊弄皂快無敢有所咆哮小民有冤苦赴愬

 者輒爲伸理士有文行者督之學常提誨獎

 進之踰年調常熟歷轉江西按察使卒千官

 士民有遺思焉

何一達道州人由鄉舉令西充補任贑縣爲人

 一味真誠絕無時態敝衣綴履不異儒生每

 見父老子弟諄諄以勤倹二字相勸諭對簿

 者立爲剖其曲直非大有干犯多不科罪一

 切征輸惟正外毫無餘羡諸凢供億饋遺務

 從節省盖水玉之操皭然不淄而介石之性

 確然不易古之所謂良吏今之所謂古人也

 陞廣東市舶提舉

 公以隆慶庚午八月涖邑是秋詔倖中式比邊里人函二紀枉賀坐間惓惓以節約省事

 相勸勉詔起謝公執手笑曰初相見不作世俗套語知君非世俗人也幸勿詞詔益悚然

 請受教公還坐語移時乃去其爲人風槩如此迄今每憶公言祇多愧負云

沈文淵字上琢冊徒人由鄉舉萬暦四年任長

 寧知縣邑當新造百度創始建設營搆指畫

 周詳而董率勸勞殫瘁心力巳而定里均糧

 開學作士團兵戌守諸務漸次就理滿考上

 程書卒于途次士民無不哀悼所謂以死勤

 事者非與

劉昌祚武進人由鄉貢知雩都嘗服膺舅氏唐

 荊川先生之教操履清白百姓第一見輒能

 識其姓名俗溺風水有停䘮數十年者刻日

 諭之畢塟市井龍舟賽神等會一切禁之省

 費不可勝言又剪除上吉鄉劇盜高魁一等

 四境賴以寧謐陞金華府通判卒于家貧不

 能塟其子質產乃克襄事

刁夣麟寶應人由鄉貢授會昌知縣萬暦十九

 年蒞任憫邑瘠薄一切務從節省革去里甲

 掛牌專責禮吏一人主辦重懲誣告窮竟珥

 筆者加之罪時值十年審編而覈手訂吏胥

 不得詭匿爲奸市井賭愽咸爲歛戢滿考四

 年爲䖍督府薦改贑縣督造下河玉虹塔勸

 募靡不樂從踰年陞慶遠府同知闔邑士民

 奔赴三院乞留不可得旣去而卒官兩邑聞

 之有隱痛焉

王光蘊永嘉人由鄉舉萬暦二十年知寧都縣

 廉靖寡欲性本天成訟簡刑清專務德化任

 五年未嘗見其有疾言怒色而賦完事理上

 司推薦其賢且優文學以前令所纂邑志未

 協公議力爲主脩敦請鄉紳載筆今有成書

 陞寧國府同知

唐繼顏全州人由鄉舉萬暦丙申令石城慈祥

 豈弟政先節愛而清白之操可對天日問斷

 不盡科罪非禮之饋卽一蔬一果不濫受居

 常任其天性無所矯餙亦無所炫鬻以故人

 不盡知也量移常德別駕寬槖瀟然大察卒

 以不廉去噫夷可卟也公道果安在哉

劉一臨淮安山陽人萬暦巳丑進士初知常山

 縣調長興巳亥改調信豊通敏練達剔蠧摘

 奸吏不敢舞其法人不敢于以私縣治肅然

 一清任甫二年卒于官士民哀慟今猶思之

李子昭愽野人洪武中以人才舉丞信豊慈祥

 肫𢢽專意撫字自廣宼標掠之餘人民竄徒

 田畝荒蕪子昭奏蠲稅額十之八又請立鎮

 戌屯田爲守禦備自是流亡漸次復業而防

 衛亦有攸賴云

李烱河間人永樂初年丞石城廉靜簡易練習

 吏事公移必自屬草胥吏不得高下其手役

 均訟理人心悅服考最陞工部員外郎

方茂梧莆田人雩都主簿性敦樸兢兢四知一

 語不妄聞憂卽日徒跣歸誡司門者曰吾衙

 宇一無損壞若等慎守之母遺百姓脩葺苦

 也倉迫中閑于禮而勤恤民若此

朱伯齡金華人以人才舉洪武二十八年主寧

 都簿時陂陽諸鄉爲流賊殘破田野荒蕪里

 甲代輸賦稅苦累不勝伯齡特爲䟽免百姓

 感不容口

應本泉永康人嘉靖末年任安遠主簿時三巢

 出刼無虛歲每領兵捍禦親冒夭石不避艱

 險與士同甘苦累有功績陞永新丞行日民

 遮道送之

楊霄漢洪武初安遠典史目擊邑小民寡四郊

 多曠士而賦役繁重因八京考績畫圖貼說

 奏減額賦若于邑人懷之附祀名宦

張勝麻城人雩都典史長河洞賊竊發勝率民

 夫陳世用等禦之無不一以當十賊圍急援

 兵不至猶手㦸刺殺十餘人竟死于陣

雷墊逮安人嘉靖三十四年任石城典史時流

 宼攻圍縣城墊雨夜跣足巡邏厲衆堅守尋

 用計破賊賊遁去邑賴以全

 

 

 

  邑教官

楊士奇泰和人初名遇弱冠逰贑贑守儒者辟

 攝琴江教事琴江令邵子鏡亦儒者意氣相

 洽邑有啇人過關吏搜其裝得僞鈔數百貫

 送縣疑其造也而榜掠不伏曰邂逅售得之

 山谷人何能辨真僞寔非造也邵以問公公

 曰宜有之且僞造當重辟奈何以意卽欲寘

 人重法乎邵竟焚其僞鈔寬啇罪啇人懷金

 以謝公曰吾以教爲職縣官事敢預聞乎辭

 不受以失印避匿武昌後歸里中爲御史觧

 公縉所知遂爲更名保奏爲吉安府學教授

 考優授吳王府審理副建文初洊八翰林累

 官大學士卒謚文貞

林同莆田人宣德壬子觧元任信豊教諭嚴毅

 莊正啓迪有方接見生徒輒勤間難務求詳

 明故一時多所造就陞宿州學正

林鈍字叔魯閩縣人正統間以舉人掌興國校

 事有學行晨聚諸生于講堂相與闡明正學

 或至夜分乃罷邑士禮經有傳知鈍始未幾

 疾卒門人悲慕祠之

崔惠字迪吉晉江人由鄉舉任石城教諭正統

 十三年叛賊陳椿八䧟縣惠被執驅迫行里

 許會賊焚草營投火死不欲爲賊所辱也

朱奎甌寧人由舉人景泰間任安遠教諭學問

 該愽勤于啓迪諸生承指授者悉成令噐卒

 于官士林悲悼見祀名宦

蕭永秀舉人天順中任石城教諭學有源委教

 不躐施每深夜課諸生携粥茗以助勤苦賴

 以成就者甚衆

李明聰長樂人成化中以舉人署瑞金教諭事

 性耿介勤職業待諸生有恩卒于官止遺一

 孤諸生賻而還其襯

瞿顯成都人弘治二年以貢任龍南訓導擅名

 三禮教人以忠孝爲先而儀度必肅言語必

 信雖私居亦儼然危坐出對諸生卽舉平日

 所自得者亹亹訓迪不倦束脩以上勿問也

 士受益者居多

黃存禮宜章人正德四年任石城訓導以道義

 自持剛介不屈有冒籍者用私賄夤緣八學

 峻拒不容忤上官意又與豪右爭復學地豪

 右銜之竟以此去官士人共惜之然正直之

 名久而追頌

劉深漳浦人正德間由建昌府學訓導陞信豊

 教諭清倏苦節有古君子風非矯餙一時者

 比故建昌志亦曰立心近古不趨勢利得其

 爲人矣

周坦愽羅人由鄉舉嘉靖癸丑署石城教諭事

 少聞白沙陽明之學至是闡彂宗旨啟迪後

 人當道噐重之陞瑞昌知縣

胡汝噐普安州人嘉靖三十八年以舉人署瑞

 金掌教事德性溫雅學有淵源課士無間寒

 暑資給貧生惟恐不及陞成都知縣

吳朝相貴縣人由舉人嘉靖三十九年署寧都

 教諭事識見明達矩度端嚴每接生徒講論

 娓娓無倦有婚䘮不能舉者以貲助之陞竹

 山知縣

蕭棟宣化人嘉靖間以舉人署雩都教諭事其

 學以敬爲主披籍終日如對聖賢家政雍肅

 卽童僕將事絕不聞謦欬聲其教士子愉愉

 如也翼翼如也陞高要知縣終知州

關玉成南海人以舉人署贑學教諭事文翰擅

 長胸襟灑落時督府羅南贑兩郡英儁爲文

 會檄主其事董率諸生勤勵不息評隲課萟

 大有啟彂一時成就者居多陞玉山知縣

張大猷廣東高要人由鄉貢文雅有志操先爲

 寧都司訓督府常命其主郡中文會爲郡太

 守所敬禮定南初立縣治薦陞教諭以化新

 民大猷至循循誘掖擇其子弟可教者親授

 句讀而講觧之一切禮義俱爲引導新民鼓

 舞頗知所響遷汀州府教授

 

 

 論曰嗟乎吏治盖難言哉悃愊之吏載其清

 靜不欲夸矜見所長而砥節奉公之士孤立

 行一意曾何養交以借援若人者其守官似

 拙其取名較廉其注考多在人後甚且是非

 溷殽有挂吏議而敗者皎皎易汗悶悶寡譽

 古今同然無足爲怪要以居見德去見思必

 于是人歸焉則人心之公論自在也故稽宰

 牧之名實可以觀世矣以余所睹記數公有

 合于前說因具論其本末母令清恬絕俗之

 品與夷詬善宦者同類而共咲之也提衡于

 上者儻抱獨知之契庶幾其不失人乎嘗聞

 之李獻吉有言今仕人甘寵飾譽稍有嘉羙

 便立祠樹碑要歌徵頌鏤板鐫石惟恐不流

 今信後也此意旣橫機巧自生工言論務彌

 縫此時之變也嗟乎吏治真難言哉

 

 

 

 寓緊

蘇洵字明允四川眉山人宦學四方嘗南游入

 䖍與郡人鍾裴交洵不喜飲酒每爲設醴其

 後洵于軾轍過䖍必造庭訪棐又與裴子志

 仁志行志遠游敦通家之好云

蘇軾字子瞻洵子紹聖元年秋以端明侍讀學

 士落職貶寧遠軍節度副使惠州安置過䖍

 留月餘與州人陽孝本孫志舉遊又與霍守

 漢英及季倅賡和鬰孤臺詩元符三年復朝

 奉郎提舉成都玉局觀次年正月到䖍留四

 十餘日故贈孫勴詩有我從海外歸喜及崆

 峒春之句寓居水南八郡城携一藥嚢遇有

 疾者彂藥并䟽方示之每憇寺觀好事者多

 設隹楮墨叠置案上楮尾各書姓名拱立以

 俟公笑視略無所問縱筆揮染隨楮付人至

 筆倦則笑謂曰日暮矣恐小書不能竟或欲

 齊名及佛偈幸見語也人人忻躍謝去州人

 鶴田處士王原詩翁呂倚皆與交好有詩留

 別宋時建祠於光孝寺前春秋致祀今廢

楊方字子直長汀人清脩篤學行巳拔俗隆興

 初登第調弋陽尉還道崇安謁朱熹靣受教

 旨後擢宗正寺簿丐外通判吉州知建昌軍

 召除編修官秘書郎時禁僞學坐熹黨罷僑

 居贑州閉門讀書自號淡軒嘉定初召起累

 官直寶謨閣廣西提刑卒于象州宋時建祠

 與東坡並祀今廢

陳謨字一德春和人學問淹通行誼脩潔以易

 詩書教授生徒爲鄉郡所宗元至正乙已辟

 兵亂僑寓興國從游者衆與邑人呂仲善羅

 字明交分韵倡和凢邑中山川名勝及幽人

 逸士之高致先後邑大夫興除之善政具在

 題咏紀録中其來贑也寓上清宮與錫洲王

 竹逸蕭極初爲詩社友䖍郡遺事多藉公筆

 記以傳學者稱海枽先生

 論曰蘇氏父子以文章名世乃過䖍獨與䖍

 人交情好最篤諸所題咏連篇累牘䖍之山

 川所借色澤者爲多抑何奇也獨怪霍守漢

 ██時與東坡倡和塤箎意所不薄崇

 三年漢英爲淮西憲臣奏乞凢天下蘇軾所

 撰碑刻一例除毀詔從之附羶逐臭取快一

 時畴昔意氣安在哉迨宣和間東坡翰墨爲

 內府所搜訪貴近所密購寸楮尺幅直至萬

 箋恨不令漢英見也火傳不盡鬼斧不摧文

 章在天壞間真自有不可磨滅者乎無怪乎

 泰灰未冷而書出也

贑州府志卷之十一終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