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天啓贛州府志 (清順治十七年刻本)/卷13

 卷十二 天啓贛州府志 (清順治十七年刻本)
卷十三
卷十四 
本作品收錄於:《天啓贛州府志


贑州府志卷之十三

 榷政志

  有旅嘽嘽仰口待食東西榷關峙灹是亟

  導之則流壅之則塞泉府灌輸母俾掊克

  志榷政第八

  行鹽

江西往行淮鹽前代莫詳宋慶曆間轉運使李

 敷王繇請運廣州鹽于南雄州以給䖍吉繼

 三司判官周湛復請運入䖍州嘉祐末令廣

 南鹽入䖍汀所過州縣收篿尋止元豐三年

 江南西路提舉茶鹽使蹇周輔請罷淮鹽通

 廣鹽于䖍州南安軍

  鹽稅

國朝天順五年戶部陳郎中俊葉都御史盛題

 稱江西南安贑州二府相去兩淮寫遠溪灘

 險峻鹽啇少到軍民食鹽全仰給于廣東啇

 人有願南贑二府彂賣者于南雄府每引納

 米二斗折銀二錢充餉而後出境成化間本

 府僉立鹽行每年徴銀四十兩謖之水靣弘

 治八年金都御史澤駐節于䖍有兵事加水

 靣至百二十兩正德六年兵備王副使秩議

 得廣鹽先蒙兩廣總督衙門許行南贑二府

 彂賣南雄照引追米納價類觧梧州軍門充

 餉今議許下袁臨吉三府發賣由南雄曾經

 折梅亭納銀止在贑彂賣者免稅下袁臨吉

 者每十引抽一引閩鹽自汀州過會昌羊角

 水廣鹽自黃田江九渡水來者未經折梅亭

 納米在贑發賣每十引抽一引裝至袁臨吉

 者每十引又抽一引以助南贑軍門軍餉正

 德九年題奉

欽依廣鹽止于南贑袁臨吉仍行淮鹽正德十

 二年都御史王公守仁䟽請通鹽法暫行袁

 臨吉三府事寧停止嘉靖五年都御史潘公

 希曾復題廣鹽行袁臨吉地方經南雄太平

 橋稅過者每十引抽一引半未稅者每十引

 抽二引每引折銀八錢貯府軍以備軍餉及

 南贑衛所官軍月糧各縣隄備官軍日糧之

 用嘉靖十三年巡監御史執奏覆議仍舊嘉

 靖十五年都御史王公浚奏除袁臨二府仍

 行淮鹽南贑吉三府行廣鹽抽稅如前以十

 分爲率量存其二以備軍餉支用八分觧部

 濟邊萬曆十三年巡鹽御史力請改吉入淮

 䖍臺䟽爭之戶部從中持不決下兩藩議席

 東屯鹽僉事陳公性學議得廣之鹽引每歲

 一十二萬有奇其行于江西五府者強半自

 袁臨之路不通鹽多壅滯民困漸滋衆啇方

 紛紛求復袁臨舊額乃今忽有改吉入淮之

 議不益啇民之困乎夫江廣地方控帶群蠻

 襟會百粵桴鼓之警歲常有之兵饋多取給

 於啇稅以南贑吉三府之民歲且消鹽二十

 餘萬計稅餉之所入大約吉安十之八南贑

 十之二若以吉安復食淮鹽是十去其八矣

 餉將焉賴哉況保昌縣虗糧數多先經兩院

 具奏以監稅抵補五千五百餘石數十年來

 民獲蘇息此行鹽之利也又南雄原有黃田

 江南大坊等處撫民強者驢載弱者肩挑咸

 藉通鹽以資衣食東海之良民新民撐駕航

 船以供日用若改吉入淮之議成閉塞西關

 貸積而稅減不惟兩省兵需無出保昌浮糧

 何以抵補新撫負販之徒何以倚賴二十七

 塲之竄丁家口必束手坐困而百萬船夫生

 理無依奈之何不窮且盜也夫鹽法之行固

 以利國亦以便民南雄地方界連南贑二府

 而南贑又接壤于袁臨吉安其鹽順流而下

 計日可至勢易而費省故其價也賤若淮鹽

 數千里逆水而上江湖浩蕩灘石峻險舟行

 累月不能至而又有覆溺之患勢難而費倍

 故其價也貴以民情度之未有不苦貴且難

 而樂賤且易者禁其所樂而投之以所苦其

 誰與之今天下一家或淮或廣孰非王民矧

 廣鹽久行何必過爲更張瘠廣而益淮哉吉

 安之人間此議而淮啇又簧鼓其間以故賈

 販不敢承買廣鹽而廣鹽集于南雄境者日

 壅啇人不告引者數月矣此非特兩廣之憂

 亦南贑諸郡之憂也倘軫念兵餉重務會同

 江西撫按酌覆將廣鹽照舊行南贑吉三府

 庶國計民生兩得之矣于是戶部復以吉還

 廣先是司榷之官每季委屬府佐貳官管理

 季終更代萬曆十年南贑督撫張都御史煥

 奏改本府捕盜通判專理榷務捕事改屬清

 軍同知專官自此始萬曆二十七年稅監潘

 相到贑將創立衙門坐收兩關之課賴李督

 府堅持不阿止以觧部八分額數割以與之

 即各邊每歲戲二萬之餉而兩關則免重稅

 之苦矣

  雜稅

正德六年王副使秩旣酌議抽鹽之法又將廣

 閩各項傎物遂一估定規則立廠盤掣抽分

 助餉其由東關來者名小路鹽以五包爲一

 引每包四十四斤正鹽一引稅銀一錢二分

 水靣銀二釐餘鹽一引稅銀九分三釐秤頭

 鹽每引十斤抽二斤折銀二釐每稅一兩查

 補銀三分八釐羨餘銀二分五釐由西關來

 者名大路鹽亦以五包爲一引每包四十二

 斤正鹽一引稅銀一錢二分餘鹽一引稅銀

 九分三釐各水靣銀二釐每稅一兩查補銀

 四分羨餘銀二分五釐下水船隻分守道印

 彂船票下府收稅爲修理紅船等用過關者

 各赴委官處照票納銀給票一紙名曰季票

 如係下流新船名曰小票三板船納銀一錢

 二分小七板船納銀二錢四分大七板船納

 銀三錢小號贑船納銀六錢大號贑船納銀

 一兩俱於委官處交納給票過關隨於船頭

 烙印斧記收票繳道

  各項貸物抽稅則例

一木之類 每百根抽五根以圍計清流水三

 尺圍以上至四尺圍三尺者每根折銀八錢

 逓加至二兩二錢止 杉木二尺圍以下至

 一尺三寸圍二尺者每根折銀二錢三分逓

 減至二分五釐止 株木二尺王寸圍以上

 至四尺圍二尺者每根折銀一錢三分逓加

 至三錢止 桐木每百根抽一根二尺五寸

 圍以上至四尺圍二尺者每根折銀一錢逓

 加至二錢五分止 杉欏松枋每百場抽五

 塊上號者每塊折銀四錢逓減至五分止

 松𣒍株板每百塊抽五塊上號者每塊折銀

 一錢逓減至一分一釐止

一鐵之類 鍋之上號者每百合稅銀四錢逓

 減至一錢零二釐止 瓶罐大號者每百連

 稅銀二錢逓減至九分止 細鐵每百斤稅

 銀三分 粗鐵每百斤稅銀二分

一布之類 葛布蔴布每百疋稅銀二錢五分

 斜布棉布夏榮布每百疋稅銀一錢五分

一皮之類 每十張抽一張水牛皮每張折銀

 一錢五分黃牛皮每張折銀一錢山牛馬皮

 每百斤稅銀二錢鹿皮麂皮每十斤稅銀一

 分五釐

一噐皿之類 象牙玳瑁成噐者每百斤稅銀

 七錢不成噐者稅銀二錢 烏木成噐者每

 百斤稅銀二錢不成噐者稅銀八分成噐花

 梨木每百斤稅銀一錢二分 銅錫成噐者

 每百斤稅銀八分不成噐者稅銀五分

一香之類 沉速杳每百斤稅銀一兩 檀香

 每百斤稅銀五錢 降香每百斤稅銀五分

 牙香每百斤稅銀三分

一藥之類 牛黃每斤稅銀一兩 片腦每斤

 稅銀七錢 枸杞子每斤稅銀二錢五分

 犀角阿魏每百斤稅銀一錢五分 乳香膽

 樊每百斤稅銀一錢二分餘以分釐稅者不

 盡録

一果之類 枝圓每百斤稅銀四分 鹽欖欖

 仁欖豉每百斤稅銀一分五釐 蜜果糧果

 每百斤稅銀四分五釐

一糖之類 水糖每百斤稅銀一錢 白糖每

 百斤稅銀四分五釐 沙糖每百斤稅銀三

 分 片糖韶糖油糖每百斤稅銀二分

一雜貸之類 燕窩每百斤稅銀一兩 翠毛

 馬尾蘇合油每百斤稅銀八錢 海粉每百

 斤稅銀五錢 楜椒䦉砂每百斤帽盔每船

 各稅銀三錢 木香每百斤稅銀二錢 黃

 蠟每百斤稅銀一錢五分 蘇木漆每百斤

 稅銀一錢二分 鐵線每百斤稅銀八分

 靛花苧蔴每百斤稅銀五分 木梳每籍稅

 銀五分 藍子每石稅銀四分 紅麺海菜

 每百斤鹽蛋每箱草蓆每百條皮枕椰噐每

 百個各稅銀三分 紬絹每疋騰蓆每十條

 各稅銀一分 葵扇每百把稅銀六釐 漆

 噐每伯稅銀一釐

  觧額

兩橋稅銀每歲大約三萬有奇在稅鹽未到之

 前以十分爲率鹽稅八分觧部二分留餉襍

 稅五分觧部五分留餉觧部總以二萬計留

 餉總以萬餘計此其常也舊例五年一觧如

 部有急咨也或三四年一觧其觧五六七八

 萬不等總視每年收數爲盈縮自謝都御史

 立月比之法隱漏漸少故觧部與餉用外尚

 有餘積可備地方緩急萬曆二十七年稅監

 至增收上水貸稅約近五千兩又於下水原

 稅內加增近一萬兩每歲共約新舊稅銀近

 五萬兩以三萬八千五百兩觧稅監轉觧餘

 則存留備餉每年定夏冬二觧數儘監額軍

 餉自是不繼動及舊存以致庫藏無二年之

 積殊可寒心萬曆四十二年六月奉旨 減

 免新增稅七千兩而起觧猶三萬有奇今幸

 稅監書撤上下水加增稅悉蠲啇賈通行公

 私庶有濟乎

  支額

贑營中軍員役月糧

東桃營官軍行糧併醫生工食

定南縣機兵捕兵馬兵舖兵工食

叅將衙門轎傘夫工食

南安長寧羊角水三營把總賛畫寫本吏廩糧

章貢臺機兵工食

軍院春秋季操按院出巡閱操逐月北射銅標

 各項犒賞

三營月比并年終犒賞

開操收操霜降等祭祀

置造軍中旗幟皷吹鳥銃收買硝磺鉛彈綿繩

修理城垣橋廠教塲營房祠宇

打造兩關橋船篾纜

犒賞各營救火效勞目兵

 以上皆歲用不可鈌者亦有不時之需出于

 額外者故每年支費或一萬六七千或一萬

 二三四五千不等

  廠規

贑城東北門曰建春貢水遶焉西門曰西津章

 水北注而合焉舊俱設有浮橋特以便民徃

 來而巳迨創建督府之後始立關征以資軍

 餉廠設于龜角尾後遭洪水衝壤改于府之

 西隅船在東橋者一百隻在西橋者六十隻

 官司其錀以時啓閉先奉南贑督府印發稅

 票下府鹽稅都票于戶房掛號雜稅都票于

 工房掛號凢啇貸到橋照稅則開單投廠送

 府掛號印記同都票彂廠查收稅過官鹽啇

 人願投別縣彂賣者另給轉江都票每日收

 銀若干投樻數登循環簿月終類總送貯府

 庫凢有應觧應給府詳道覆覈轉詳軍院批

 允然後支發廠官每季將循環簿送道轉送

 軍院倒換歲終造入歲用軍餉冊本內 奏

 繳其府歲額觧司八門稅一百八十四兩一

 錢九分啇貸入門廠官親驗其貸本若干每

 本一兩定稅二分在關稅過者不重稅此從

 來定䂓也

 論曰榷關非古也而有裨于今則非細故矣

 與其取諸民也無寧取諸啇以啇贏得過當

 也旣取于啇矣而或覊焉或苛焉皆厲也皆

 溺其職者也設專官者四十年獨鄴郁李公

 去後啇人搆兩生祠祝之其在事之得民心

 可知矣嗚呼榷事盖難言哉詔爲祠記畧曰

 贑東西榷關所從來久遠矣唯是利權所在

 賦則易洿利徑所趨羶則易聚外食爲蠶內

 食爲蜮是爲蟊賊其爲榷梗莫大焉梗之生

 也法所不能行法之敝也梗益不可去榷政

 安得不壞前大夫慮啇人先事而詭有所匿

 也于是偵邏四出詗其不然則有賂槖中之

 裝緘繘甚固必欲窮摉而探其底裡勢不免

 于狼籍則有賂駔偷居間交通彌縫多其指

 目則又有賂熱胥猾書洎門隷輿臺環列其

 間搖手舉足便有輕重則又皆有賂一之或

 關指瑕索瘢敗端立見啇安得不困啇困而

 靡所控告也惟有裏足不敢再入爾巳公聞

 而慨然曰有是哉自今以徃其罷偵夫省摉

 卒遠駔儈迸諸亡賴惡少夤綠爲奸利者母

 復近關諸在官者母輕爲恫喝蹂踐恣其攫

 噬胥吏奉行文書母得讀張有所染指貸載

 舟木載筏使啇人自相占也匿不以占占不

 以實則有坐併沒其貸夫希減而得沒亦何

 利之與有果其不忍欺給無委諸費於谿堅

 而畫以輸公也旣無宿滯又免後艱利孰大

 焉令下啇人欣欣喜色相告曰明府來其秂

 苗之膏兩乎微獨陰雨去其蝥賊矣公勵精

 勤事日夙駕躬視啓閉未嘗以風雨寒暑輟

 而又不欲竭澤而漁時時觧羅之目以寬畸

 人之負擔而覓升斗者當春夏之交河水漲

 駛爭先度者稿楫相觸善溺人公爲立法櫛

 比鱗次若從枕席過積歲全活爲多啇人又

 交口而頌曰明府在吾儕父母乎匪徒乳哺

 且顧復之矣公嘗有事省會則啇舟停泊于

 野次暫者或浹旬淹者或浹月必俟公還不

 召而自來公何以得此于啇人哉要以習公

 之嚴而樂公之寬故其歸心若此公滿三年

 考三臺特䟽請加五口服俸留任越六年有

 慶遠府丞之擢巳改德安遂去贑去贑二年

 而祠始搆贑人譚述公徃事津津不容日至

 爲泣下比歲大浸杠梁圮斷間溺人病涉者

 輒扼掔而嘆曰李明府而在褰裳濡足者絕

 迹矣卽是而知公之德澤八人之深也非所

 謂沒世不㤀者哉是宜祠云  云繼公者有蘭

 陽李公在贑六年遷貳臨洮政蹟見劉直指

 去思碑

贑州府志卷之十三終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