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十五 天啓贛州府志 (清順治十七年刻本)
卷十六
卷十七 

贑州府志卷之十六

 鄉賢志

  仰止高山緬裏先喆才品殊科撡脩合轍

  遡其流風采其芳潔片善足稱于焉取  

  志鄉賢第十一

鍾紹京字可大贑縣人生于清德鄉今隷▢▢   

 魏大傳繇十五世孫祖寵臨海令避侯   

 亂徙贑寶慎仕隋爲睦州叅軍寶

 福令子威再傳生紹京兒時得瓜果▢▢▢

 奉二親讀書東龕巖工書法號小鍾初爲司

 農録事尚書裴行倹薦直鳳閣武后時明堂

 九鼎銘及諸宮殿門牓皆其所署也景龍中

 爲宮苑總監會韋庶人之難臨淄王隆基陰

 與紿京洎故朝邑尉劉幽求等謀討之期約

 巳定臨淄乘日晡微服與幽求等入苑會紹

 京廨舍逮夜天星散落如雪幽求曰天意若

 此時不可失乃分遣萬騎果毅葛福順李仙

 以兵攻玄武門斬左羽林將軍韋播中郎

 將高嵩以狥營中臨淄遂與幽求等出苑南

 門紹京帥戶奴丁夫二百餘人以從于是臨

 淄揮兵入大明宮斬韋后并誅其黨夜拜紹

 京中書侍郎叅知機務明日進中書令越國

 公實封五百戶赍賜與幽求等後睿宗用薛

 稷謀改戶部尚書出爲彭州刺史玄宗卽位

 復拜戶部尚書改太子詹事或告紹京等怨

 望下紫薇省按問紫薇令姚崇言紹京等皆

 功臣乍就閒軄微有沮䘮下獄非宜乃貶果

 州刺史又貶懷恩尉再遷溫州別駕十五年

 入朝帝見之惻然卽日授太子右諭德久之

 遷少詹事年踰八十卒建中中追贈太子太

 傳紹京嗜書如王羲之獻之褚遂良真跡家

 藏至數十百卷張懷瓘曰鍾尚書不惜大費

 破產求書計用數百萬錢惟市得右軍行書

 五紙不能致真書一字共雅尚如此三子嘉

 壁晉州長史嘉太子典膳郎山陰縣公嘉

 瑋左領軍衛長史

孫立節字介夫寧都人師李太伯友曾子固嘗

 作春秋論孫復見之撫卷嘆賞擢皇祐五年

 進士王安石行新法立條例司蘇轍爲司屬

 官以議不合引去安石語立節曰條例司須

 得明敏如子者爲之立節笑曰當求勝我者

 若我軰人亦不肯爲是官矣安石嘿然徑起

 入戶後爲鎮江軍書記監司敬憚之曰是抗

 丞相不肯爲條例司者移桂州節度判官宜

 州守王奇與蠻戰先被旨鞫行間史士有罪

 者經制使謝麟收十二人付立節按以重辟

 立節持不可曰獄當論情吏當守法逗撓不

 進諸將罪也旣伏其辜矣餘人可盡戮乎必

 欲以非法斬人則經制自爲之麟奏立節拒

 抗立節亦奏麟侵獄事刑部竟如立節議十

 二人得不死蘇文忠公作剛說遺其子勰勴

 朱文公爲之跋寧都主簿鄭載德刻于學宮

 勰勴皆從文忠游勰登元祐三年進士知岳

 州以勁直聞

曾凖字子中贑縣人自少刻勵嗜學大書其壁

 曰讀盡天下書故經史百家手抄口誦目夕

 不輟登宋嘉祐八年進士判武功簿攝理獄

 事抗法不撓知公安火燔民居叩天友風通

 判臨江明慎刑獄芝草生于圜扉或勸以獻

 曰此偶然耳歷集慶軍節度推官知藍田所

 至俱有治蹟娶新喻司封郎中孔延之之女

 生子楙開幾皆爲名臣

李潛字君行興國人登宋治平丁未進士調洪

 州司理遷太常博士定皇太妃儀制執父䘮

 足不入私室起復知蘄州初如京留泗上共

 子弟請先徃欲貫開封戶籍應舉潛曰求事

 君而先欺君乎寧遲數年可也嘗知新淦時

 鹽法方行望風旨者多峻急民間破產十居

 六七潛獨下令從民便或曰無以身試法潛

 不爲動法亦隨罷民賴以安歷官開封尹事

 空中書令卒贈開府儀同三司謚文簡三子

 樸格楫繼登進士弟渾曁渾子存皆有時望

郭峻宇次山雩都人性洞達無城塹事繼母以

 孝聞年十八試禮部宋熈寧三年策進士得

 未科調南豐尉時夏侯偁爲令訟盈庭未決

 會提刑毛杭至偁急付峻代爲訊斷峻呼囚

 數十至庭下片言折之皆伏杭與建昌軍張

 子方薦于朝授秘書省校書郎令崇仁民喜

 相告曰此南豐郭尉也轉著作郎知南城及

 洪州時江西最苦鹽法苛急峻從容不忍病

 民求賞如李君行提刑曾杭司門郎中葉克

 江淮制置使蔣之奇交薦共堪充大藩任使

 元豐中僉樞密院事卒于官孫志康志其墓

劉鵬字時舉瑞金人登宋元豐二年進士知華

 亭縣綽有政聲擢監察御史時朝廷欲相蔡

 京連章論詆不報京旣相首復王氏學籍元

 祐黨人鵬諍之益力出知廣德軍尋拜諫議

 大夫鵬以言旣不用不宜居身固辭出知壽

 春遂家焉主獻通考載鵬著有縣務綱目二

 十卷凡四十四門四百七十餘事其說不止

 于作縣而事關縣務者爲多

鍾仙字少游改字公緒龍南人越國公紹京之

 後六世祖自興國遷邑象塘家焉伷頴異八

 歲能屬文弱冠登宋元豐壬戌進士釋褐補

 韶州司理叅軍任滿轉瀛州防禦推官復知

 潯州新學造士學者多自遠方至經畧使熊

 伯通以國士遇之憂歸服除補蘇州富家有

 強爭民田者久不決至是決之章子厚在丹

 陽語人曰能斷此田可知其爲政矣改授廣

 州軍節度推官尋知陽山考課爲天下第一

 士大夫號爲霹靂手自廣移節成都陛辭時

 安化蠻叛上以伷諳練邊事除廣西計度轉

 運使卽命乘傳之官與軍帥籌畫奏罷滇州

 及延德軍未幾進師蠻惴惴解圍來降邊圉

 以寧進龍圖閣學士䉾本路安撫管勾經畧

 使以疾革丐恩致仕伷天性篤孝父歿擗踴

 哀慟聲不絕口有群烏集墓助之哀鳴人遂

 名其堂爲感烏焉生平愽學廣記貫穿經史

 雖天文地理陰陽小說皆探索其妙爲人疎

 通樂易喜推毂後進有文集十五卷奏議三

 卷其後克俊柔恕皆伷之裔孫也忠孝文行

 光于累世可謂䖍南名宗矣

李朴字先之潛子登宋紹聖元年進士歷西京

 國子監教授移䖍州坐言隆祐太后不當廢

 處瑤華宮有詔推鞫會赦注汀州司戶後以

 右司諫陳瓘薦召對首言熈豐以來政體屢

 變始出一二大臣所學不同後乃更執圓方

 互相排擊失今不治必至不可勝捄又言今

 士大夫之學惟王氏是聽敗壞心術莫大于

 此蔡京惡之復爲䖍州教授又嗾言者論朴

 元祐學術不當領師儒罷爲四會令改知清

 江移廣東路安撫司主管機宜文字欽宗卽

 位半歲間五遷至國子祭酒以疾不赴高宗

 除秘書監趣召未至卒贈寶文閣待制欋自

 爲小官天下高其名蔡京俾所厚道意許以

 禁從朴不應中書侍郎馮熈載欲邂逅見-{朴}

 朴笑曰不能見蔡焉能見馮程伊川嘗以洛

 中風波爲戒朴曰不意先生亦爲此言伊川

 改容愧謝自誌基墓曰以天爲心以道爲體

 以時爲用其可已矣初朴被謫南歸貧不自

 給新淦蕭建功爲築室江上居之且割田以

 爲養朴死以女妻䔪子爕人高其義

尹天民字先覺會昌人年十四作經學講義清

 苦自勵鄉人李潛椅之言于太守孔平仲司

 訪焉得講義數篇深加歎賞貢入太學聞蔡

 京變亂祖宗成憲哭于齊後七晝夜京聞之

 令弟下迎至東第延隷累月議論不合悵然

 謝遣及登第初歷教授改國子愽二學者翕

 然稱群夫子丞相張商英以國士遇之商英

 罷出知果州相如縣有惠政秩滿除宗子愽

 士時王黼拜相乃舊大學所隷齊生也有強

 人民謁黼者天民笑曰見王丞相豈不得好

 官但恐爲地下顏閔所笑靖康初改除侍講

 不就歸隱青城山清議高之

曾楙字叔夏贑縣人凖次子少頴司落筆驚流

 軰登宋元符三年進士紹興中知福州拒僞

 楚命表高宗勸進扈從隆祐孟太后至䖍軍

 民器亂賴以撫定累官吏部尚書關有內外

 制東宮日記子迪造造于乾道間知潮州迪

 子集紹熈間知南康軍終廣西憲

曽開字天游凖叔子登宋崇寧二年進士歷國

 子司業起居舍人權中書舍人掖垣草制多

 所論駿忤時相意左遷監大寧監鹽井建炎

 中自宮祠召爲中書舍人累遷禮部侍郎兼

 直學士院時秦檜主和議開當草國書檜慰

 以溫言曰主上虗執政以待開曰儒者所爭

 在義茍爲非義高爵厚祿弗顧也願聞所以

 事敵之禮檜曰若高麗之于本朝耳開曰主

 上以聖德登大位臣民之所推戴列聖之所

 聽聞奈何自卑辱至此又引古誼折之檜怒

 曰侍郎知故事檜獨不知耶他日至政事堂

 問計安出檜曰聖意已定公自取大名而去

 如檜第欲濟國事耳時詔侍從臺諫集議開

 上疏謂當脩德立政嚴于爲備檜曰此事大

 係安危開曰今日不當說安危只當論存亡

 會胡銓上封事詆檜稱開由是以左中大夫

 寶文閣待制出知歙州尋提舉毫州明道宮

 罷閒十餘年卒年七十一檜死始復原官還

 致仕遺表恩數開嘗師游酢友劉安世故臨

 大節而不可奪如此師友淵源殆有自云開

 子連亦有時名

曾幾字吉甫凖季子以兄弼爲湖北提舉學事

 渡江溺死恤恩蔭將仕郎大觀初銓試五百

 人爲魁用故事賜進士出身擢國子學正時

 禁元祐學術而以剽綴熟爛爲文幾思一洗

 之一日出內舍生陳元有經義興時作不類

 者誦于公卿之前諸公皆聳聽稱善元有因

 得録用文體遂爲少變歷樣書郎林靈素作

 神霄籙朝貴群造其該獨幾與李剛傳崧卿

 稱疾不徃久之爲應天少尹浙西提刑又爲

 廣東漕先是張邦昌旣死有旨月賜其家錢

 十萬于所在州勘支幾爲廣漕取其劵繳奏

 曰邦昌在法當族得貸幸矣乃加橫恩如此

 不知朝廷何以待伏節死事之家有詔自今

 勿予兄開與秦檜爭和議去位幾亦同罷逾

 月除廣西轉運副使徒京南路請閒得崇道

 觀僑寓上饒與侍講呂本中居茶山寺七年

 不問世故自號茶山居士盖將終焉檜死起

 提點浙東刑獄去大猾吏張鎬一路稱快明

 年知臺州尋授權書少監幾蚤爲舘職去三

 十八年而復至須鬢捁白每會同舍郎多談

 前軰言行臺閣典章薦紳推重焉脩寶訓書

 成權簽禮部侍郎兄楙開皆居是職入以爲

 榮後至敷文閣待制孝宗受禪屢請老乃遷

 通奉大夫致仕擢子逮爲浙江提刑以便養

 乾道二年卒年八十三謚文清陸務觀銘其

 墓上饒構兩賢祠祀之義事親孝母歿蔬食

 十五年三仕領表家無南物晨興誦論語一

 篇終身未嘗廢早從勇氏臨江三孔及劉安

 世胡安國游爲文紀正雅徤詩尤工所著有

 經說二十卷文集五十卷子二逢字原伯仕

 至司農卿逮字仲躬戶部侍郎終敷文閣待

 制而逢以文學稱逮有習庵集十二卷逢子

 槩登進士槃爲工部逮子桌爲總卿幾自贑

 徒河南府遂古籍而楙開子孫仍居贑故河

 南府志載于僑寓

李謙字和卿樸從孫少承家學宋淳熈間舉進

 士爲安福縣尉嘗獲盜不願酬賞班次累官

 太常寺丞提舉浙東值歲饑賑濟有方活人

 甚夥遷左司郎中再遷左司諫光寧間上封

 事義氣激烈趙汝愚讀之曰臺諫手也呂祖

 謙以直節被竄謙贈以詩因忤韓伲胄罷歸

 築圃雲峯以居號白雲居士不復問世故矣

 有文集四十卷

劉丞直字宗弼贑縣人幼頴悟愽通群集吐詞

 成詩弱冠始治經閱數年學贍而文雄登元

 至正進士歷韶州別駕潮州同知入 國朝

 被薦召對 高皇帝奇其才識乙巳秋 詔

 卽元集慶路學爲國子學其愽士助教正録

 等官選有德望邃經術者充之維時愽士則

 上親擢金華許存仁及丞直比丁未國子學

 陞四品設祭酒司業等員卽拜存仁爲祭酒

 丞直爲司業丞直爲人剛正靣折人過立規

 條以束諸生切切誘掖獎勵以是一時學者

 敬業樂群多躋顯仕每朝 上呼諸生試所

 業有通悟者輙召丞直褒員巳酉浙江部使

 者缺丞直侍朝 上召使前靣諭持憲事宜

 遂拜浙江按察司僉事時當方谷珍初䧏人

 情洶洶丞直按部懲其梗法之尤者一道清

 肅先是丞直與豊城劉秩臨川熊鼎進賢朱

 夣炎皆以文學知名當世氣誼相許會朝廷

 方修典禮四人與焉秩知崇明州爲豪猾稱

 陷坐謫籍秩子靜年方十三孤苦無依丞直

 拊之如巳子適 上遣使巡方乃令靜匍匐

 以被誣狀愬使乾馬前使乾憐其幼以狀聞

 上勅臺臣申勘其事遂白于是改授秩他官

 而斬誣乾其篤友誼多類此時承元亂用法

 嚴重丞直按浙三年以疾乞歸家在空同山

 陽自稱空同雪樵學士宋濓爲賦亟稱之初

 丞直于君山遇異人授以丹經紗之信及隱

 居多疾乃用其方術竟以壽終有雪樵詩集

 傳于世 皇明近體詩鈔皇明鼓吹續編明

 音類選文翰類選宋遺民録載其詩文

陳勉字希進寧都人登永樂丙戌進士爲人清

 慎端方授廣東道御史彈劾不避權貴讞獄

 多平反清賦浙江尋命巡按有平倭功寧波

 衛軍盜糧連坐者五百餘人疏請多所寬釋

 陞廣東按察副使召入爲左副都御史扈從

 天壽山 上欲出畋密雲勉疏謂民以食爲

 天春深獵必傷稼 上止母行及親征漢庶

 人留守京城勉與尚書蹇義等建議增定賞

 格并給帳房布疋軍士大悅 上以勉知兵

 改勑從 駕凱旋錫赍甚厚嘗敊蘇松常鎮

 等府漕運洛口提督軍務防盧事克有濟宣

 德癸丑命征會是長河洞至則諭以恩威賊

 首朱南鄭就撫議置守禦及巡司民獲安堵

 焉 國初罪人械送京師或至逋遜追捕累

 歲不已乃議贖鍰備賑至今用其例改南京

 大理卿景㤗元年陞南右都御史掌院事居

 二年乞休令有司歲給夫米卒賜塟祭

李旭字彥昇贑縣人少負奇氣倜儻有才畧永

 樂二年貢入大學時 上欲清查賦役黃冊

 命都察院考選國子生三百人首推旭有幹

 才令總其事以慎勤稱 旨五年除權監察

 御史出按福建舉廉黜貪一路清肅踰年扈

 從 巡狩北京絆彈不避權要執憲大臣遇

 疑獄屬讞數有平反初貴州新設省一切創

 始事宜特遣勘覈巳又遺督造臨清百萬倉

 厫具有成蹟還報 上嘉其能十八年陞湖

 廣按察使尋調山東得代還京隨 駕北征

 二十二年陞湖廣左布政使在任十年惠政

 旁洽宣德初有採木之役佐少宰黃公宗載

 調停轉運民力稍紓九年楚大饑設法賑濟

 全活者甚衆正統元年請老以壽終旭歷仕

 四朝宦游三十年廉仁如一日清節厚德鄉

 人迄今稱焉

黃德溫字伯理信豐人登正統戊辰進士 英

 廟北狩時有內侍爲王振黨者旁叱言官于

 監國前德溫與朝士同憤者廷批殺之血涴

 朝衣王大宰直呼爲一代豪傑初選吏部考

 功主事起復補兵部武選杭疏劾武臣怙勢

 求遷者選法一清未幾以事出判鎮江府掌

 馬政鎮有牧地數百畝爲豪右所嚙德溫按

 之豪饙金百鎰拒弗受竟復其地平生廉介

 剛方門無私謁疾革舉家禮授予震曰以此

 治吾䘮母崇佛事以壞家法家藏有慎菴集

董越字尚矩寧都人登成化乙丑進士及第授

 翰林編脩上西北備邊封事乙未戊戌分考

 禮闈取大學士王鏊梁儲等稱得人九載進

 侍讀克 東宮講讀經筵講官屢有開陳

 上多感悟 孝廟登極進春坊右庶子賜麒

 麟服頒朔朝鮮飯贈一無所受朝鮮歲使至

 必問其起居已酉典試南畿辛亥 憲宗實

 録成擢太常少卿兼侍講學士壬子兼直日

 講引喻婉切 上每爲注聽癸丑擢南京禮

 部右侍郎尋拜南工部尚書條陳宿弊請從

 節省爲中貴寢閣不行任二年卒 賜塟祭

 贈太子少保謚文僖越風采凝重言動有則

 雖樂道人之善而亦不輕許可雖恥衒能以

 形人之短而每不㤀箴規至于寡嗜慾敦倹

 約祿入恒以卹宗䣘及貧賤之交則其天性

 云少孤食貧竭力以事太夫人教學村中嘗

 夜歸熒熒有光前導比及門乃咆哮而去視

 之則虎也以此自負人亦以大受期之所著

 有圭峯文集使東日録子天錫相繼爲理卿

王京字宗周信豐人登成化巳丑進士壬辰授

 刑部主事癸巳山東饑奉 命徃賑多所全

 活乙未陞員外郎讞獄南畿平反爲最河南

 有妖言獄久未決司冠奏委能者京徃不兩

 月盡得其情請從寬治陞郎中出守瓊州時

 瓊人以訟逮繋者數百人京日召其四五至

 庭諭以理而示以法言下卽服不數月而囹

 圄遂空瓊父老喜相謂曰吾儕何幸今日復

 覩伯貞公耶伯貞前太宰王文端公父字也

 名泰永樂中守瓊有惠愛旣沒世而人思之

 故以相方云丁父憂去任三年 上念瓊在

 海外治襍二黎特詔吏部起補舊郡瓊人聞

 京來老稚皆色喜旣至而生黎願爲編戶如

 熟黎者十餘峝㤀何得疾卒京爲人和易慷

 慨臨事果斷詳密倏潔見于服餙不華以靡

 居常門戶亦甚清肅人無敢干以私者厥施

 未究有識者不能不爲之惜焉

丁積字彥誠寧都人登成化戊戌進士知新會

 縣新會廣劇了號難治積聞邑有白沙陳先

 生則大喜曰吾得師矣請先生門人梁編脩

 儲李主事祥爲先容旣至事以師禮有所聞

 行之唯恐後爲政以風化爲本申明洪武禮

 制參以文公四禮儀彚爲書每鄉擇三老主

 之月朔進于庭優禮其能者嚴賭賻竊盜珥

 筆之禁榜門示恥良家子逰惰不作業者聚

 廡下使日誦小學親爲講觧春秋祠事牲牢

 極其精潔肅然將事如神陟䧏以俗信巫鬼

 痛毀滛祠吳村里有烈婦莊氏象山有烈女

 蕭氏墓俱無主割廢廟田六十餘畝命邑人

 守之主其祭中貴弟梁長責民償逋過例反

 訢之收而火其劵豪猾屏息先是民苦賦外

 月供錢卽單丁小戶歲亦不下五六千積論

 丁均派令歲輸畢卽歸田無復事事白沙賦

 樂歲詩曰長官願似丁明府甲首終年不到

 衙盖紀實也壬寅大旱春盡種未入土積憂

 之禱于圭峯絕頂值酷暑昕夕估壇下者八

 日贏甚跪烈日中忽大風飄香爐火著衣不

 爲動湏臾大雨因得疾疾旣甚猶日勞心民

 事遂卒士民相與弔器于途立祠祀之白沙

 輓詩曰有廟旌遺愛無錢返故鄉又曰當日

 疲癃均乳哺于今畝畝盡羹牄歸德里有一

 嫗夜哭而哀或問之曰來年應當甲首丁父

 死吾何以聊生邪積在官時二幼子獒于宦

 邸塟黃雲山今置有祀田墓得不廢邑人黃

 孚詩曰黃雲山下匝黃雲雲裡鷓鴣啼小墳

 莫道哥哥歸不得令公俎豆有餘薰其沒世

 不忘如此

袁慶祥字德徵雩都人自幼卓越不群旣鄉舉

 入大學歷事內府陳五事一曰省國費以節

 民用二曰嚴選舉以重守令三曰脩武備以

 防邊患四曰存公道以守國法五曰起民望

 以惜才能疏入逮杖幾死放回成化戊戌登

 進士授潛山令有政聲陞刑部主事進員外

 郎會廣宼竊發廷臣以名薦陞廣潮南韶兵

 備僉事旣至相度機宜部署將校次第蕩平

 諸賊所招䧏者結以恩信從征多得其力建

 議分增城地置龍門縣分新會地置新寧縣

 爲經久保障計又遷英德程鄉縣學以興起

 士類念親老力請致仕時年未六十歸而孝

 養備至年八十卒著有松崖集書法亦遒勁

胡易字光貞寧都人年二十八始讀易卽超然

 有悟登弘治庚戊進十觀政吏部家宰王公

 恕深噐之初授給事中監御庳疏論內監賀

 彬列春黷貨無厭罪狀彬餙辯有旨俱下獄

 後按奏多實竟出易而不直彬星變上脩德

 弭災疏語極切直封駁糾正風采凜然奔母

 䘮哀毀卒于途仕紳惜之李相國時何侍郎

 孟春汪少卿舉藍御史田劉郎中志道李員

 外郎繼先皆出其門所著有易學淵源山斗

 文範

董天錫字壽甫越仲子登弘治丙辰進士授刑

 部主事出理漕刑歷員外郎中閱十三年始

 守青州值青大蝗寬賦發賑悉從便宜民幸

 安輯二年遷山東都轉運使丁內艱起復補

 兩浙剛廉自勵商竃恃爲二天嘗沮巨璫私

 販權貴不能撼遷四川叅政計平芒部功寢

 不聞轉右轄政愈清肅三年遷貴州左轄以

 疾再疏引歸銓部難之核其素履請進秩大

 理寺卿致仕時年甫五十有四嘉靖巳亥薦

 起南京以不諧時好 九廟災自陳得允家

 居左圖右史手不釋卷稠人廣座談 國朝

 典章政事能令聽者忘倦有璜溪集刻于家

何廷仁字性之雩都人魁形長髯廣目豐凖遇

 人無少長謙沖煦濡語必盡情時王陽明先

 生填䖍常聚四方君子論學廷仁慨然裏糧

 入郡會先生出征桶岡追至南康拜之聞萬

 物一體之論致良知之說遂斬然脫去塵囂

 專求心性刻志磨礪尤勤切磋第內同志者

 咸樂親之問難辯析終日靡倦嘗語人曰學

 問之道湏從起端發念處察識又曰知過卽

 是良知改過便是本體又曰學務無情斷滅

 天性學務有情緣情啓釁不識本心二者皆

 病又曰執有無而諭莫若兩忘只聽良各是

 非善惡莫能自欺有情無情自無不知知至

 至之更無可知聞者咸有醒彂以諸生事先

 生所在追隨一不以舉業爲念嘉靖壬午始

 舉于鄉久之上春官不第辛丑授新會知縣

 喜曰何幸仕白沙之鄉也立政簡易無煩苛

 嘗視邑之要害曰松栢堡曰臨江臺請樹兵

 以衛四境暇則與諸士講學于象山置社學

 立訓規復崖山全節祠大忠祠作義塚以祀

 勤王死義之士居五載遷南京工部主事分

 司儀真榷蕪湖商民立石肖像以識去思滿

 考投臬吏部乞致仕歸日與鄉人孜孜商較

 問學此外更無餞事鄉人信服共行踰于其

 言卒之日稱貸襄事門人立祠祀之所著有

 善山集

黃弘綱字正之雩都人志超凢近學探本原戰

 在燕居如對君師正德丁丑陽明先生講孔

 孟之學于䖍臺時弘綱業已舉丙子鄉試第

 七人丁外艱旣小祥始拜謁先生甫三日而

 悟心理合一之旨凡所開導靡不心觧一時

 同門者盡江右名士咸推讓以爲不可及王

 公卒倣築場義經紀其家居守三年以禮自

 衛而用情于人內外大小咸信服莫可訾議

 越中知學者皆以爲可宗云嘉靖甲辰授汀

 州府推官明罰勑法一無所狥尋入爲刑部

 主事以直道忤冢宰致政歸每歲放舟青原

 與同志尋繹舊學超然物表性嚴簡未嘗假

 色笑于人有所請質者瞠視注聽俟衆論旣

 畢徐擇一二言諷之不競談以炫所知意態

 含蓄未易涯涘盖望而知爲有道不待其言

 之出也年七十卒後廷仁者十年門人配祀

 兩人于陽明祠又合祀羅田巖陽明之門夙

 有評曰江有何黃浙有錢王

李淶字源甫雩都人生而頴異居貧刻苦有志

 王文成之學讀書羅田山中累月不歸澣沐

 爲文多所自得督府吳興陸公輙稱曰奇才

 奇才嘉靖丁卯舉于鄉辛未登進士授寶應

 令寶應故水鄉會大水田廬蕩析一望皆白

 則目自携蔬爄循行阡陌間噢咻勞來其民

 又細其墾癖疏瀹復故業而脩息之孒遺賴

 以生活七年赴 召老穉泣送數百里貯水

 一瞿獻之謂令公廉如水也久之乃相與建

 祠生祝焉丁丑拜戶科給事中江陵相不䘮

 父而克 大婚冊使因杭疏言此大典奈何

 令新䘮斬然輟哭將事乎易服則非情衷服

 則非禮且 上左右非乏人也是亦不可巳

 耶疏入不陵相恚甚然以其言正不能難也

 尋復上言四方水旱不宜令尚方將作鉤盾

 諸臣作滛巧以損 上倹德中貴畏惡之㤀

 何出爲山東按察僉事再遷廣西叅議其操

 水蘗如寶應江陵敗進憲副飭蘇松四郡兵

 事甫兩月聞封翁訃卽目徒跣歸旣塟廬墓

 下免䘮再補舊地歲饑奏記兩臺請蠲請賑

 災畋俱䒿實惠又著經賦一書欺隱飛灑之

 弊盡爲搜剔已超拜中丞撫江南十郡念此

 非常之遇思有以報故裁卻供張捐斥浮靡

 一意務在拊循而又以餉籍屬兵使者司出

 納秋毫無所預卽吳中兩政府在朝未嘗及

 門施一幣有司以𥪡坊請第曰歲不稔未遑

 也先後在吳五年所御一冠一袷一布被不

 更置郡邑亦無敢以一登豆薦者其清德絕

 俗類如此有城工羨五千緡爲吏乾沒而守

 不察因上其事語侵守守強項藉口他事以

 自觧守量移而中丞亦予告還矣旣歸日愉

 愉奉母孺人騹月會邑中同志講明良知之

 旨刻薛文清何善山黃洛村三先竹語録嘉

 惠後學癸已起撫保定念太孺人春秋高力

 辭不就庚子居太孺人䘮抱痛致疾未及禫

 除而卒生平潛心理學一味真誠清約文章

 溫粹醇雅絕似其人所居數椽僅蔽風雨顧

 世喜綢繆而獨落穆世濃交際而獨簡淡世

 尚圓通而獨方執以故人不能盡測其淺深

 云

甘士價字維藩信豐人性孝友襟度坦夷而神

 情灑落登萬曆丁丑進士初令黟縣以廉能

 調丹陽以卓異 召爲御史和衷一䟽大爲

 中外所推詡比閱三關勵將飭戎條議鑿鑿

 皆石畫及按楚值歲倹賑皳有方雖饑而不

 爲害再按三吳植弱鉏強熱橫盡爲歛縮進

 大理尋 命撫淮陽以母憂歸服闋起撫兩

 浙弭節來以釐奸興利爲已任故東吏有程

 教民有約交際宴會有式恧者牛愽賽火塟

 溺女諸俗嚴爲之禁已又濬南湖以䟽水利

 警游徼以靖控丸裁監兌以省浮費清餉羨

 以飽營兵諸所爲誡約凜若丹書而吏民奉

 之則信如著蔡和戊申稽天之浸盖二百年

 所未有者多方賑卹以救目前而又通商遠

 糴聽民出入疏留百萬漕糧貯發常平武林

 所存活奚啻億萬政暇時詣勳賢祠諸文學

 敷坐請益諄諄提誨皆濓洛正脈復建虎林

 書院祀名賢于其間令後學知所向徃巳而

 召入爲大理卿方侯代而奄逝老稚奪走悲

 號若䘮考妣部使者請于 朝陽祭塟錫祠

 額皆異數也易名之典尚有待焉生平篤于

 人倫事二親盡歡盡哀事大母吳憐其䘮明

 曲致娛悅待同母弟極相友愛家立求仁倉

 歲貯榖數百石用濟宗族朋儕之匱乏及死

 無所歸者築嘉定橋以便徃來開義塚以揜

 胔骼刻居家四誓以示清白所謂以聖賢之

 操持撝豪傑之作用亶其然乎

  以上皆行業表著者

 論曰穆叔品立德立功立言爲三不朽若謂

 士非此三者將無所託于世矣今觀吾郡先

 後諸君子類能光昭令德以自顯庸而炳炳

 烺烺功名著于春秋論議垂于簡策也令聞

 長民不亦宜乎要以卓越一時標凖千䙫所

 爲不朽者甚具彼操一行競一節者瞠乎其

 後矣雖然通乎性命而後可言經濟澤于仁

 義而後可語文章是根柢在德而功其質壜

 言其枝葉也後有作者其尚知所向徃也夫

衷愉字叔和寧都人本哀姓仕南唐賜姓衷素

 有學識尤善真草書歷監察御史累官禮部

 尚書南唐䧏宋耻事二姓棄官歸隱十東陽

 巖黃冠野服以琴書泉石終其身

黎仲吉字漢儒寧都人結廬金精山南讀書譚

 道挾策稱弟子者百十人宋淳化中陳殿院

 薦于朝條陳時務舉賢良方正進士丙科天

 袺中叩閽言事忤丁謂授洪州文學謂罷相

 召對改袁州戶曹觧身歸隱稱方外高人

孫長孺字思齊寧都人嗜學好藏書凡經史百

 家無所不備宋祥符入年賜五經出身知潯

 州政尚仁恕累官太子中允

劉鈞字子平贑縣人登宋天聖二年進士調洪

 州司理讞獄詳平刑無冤滯性恬素不急榮

 進郡守余靖每爲下榻敬禮之

朱申字維宣雩都人宋皇祐間有聲大學尤喜

 談兵以憂歸創青雲閣讀收其中所交皆當

 世知名士已而居京師十餘年偃蹇不遇桂

 帥憐其才用邊勞奏補攝尉龍平期折而軒

 居家極貧著邊防兵論百餘徧時不能用

黃炎字晦之雩都人愽學能文十二歲詠日以

 況志弱冠登甲科試鴈門令新法坐罪罷平

 生清介與孔毅甫孫介夫曾子固厚善嘗著

 安邦論未竟有旨差克四川廉訪使復任朝

 䓓郎通判湖州

李渾字公初潛之弟家居素以文學行誼重于

 時登宋嘉祐辛丑進士爲南安司理有治聲

 司馬光薦爲秘書省校書郎同館雅推重之

 未竟其用卒南安見祀名宦

劉炳字韜仲贑縣人父揆力學積書以教二子

 炳登慶曆六年進士弟景繼登皇祐元年

 士俱爲郎唐介以彈外戚及宰執貶英州朝

 士以餞贈爲諱炳兄弟與梅堯臣李師中賦

 詩以贈因得罪免官人高其義景子敏材爲

 廣東提點刑獄亦以廉稱

胡埜字德林寧都人師事孫立節居䘮廬墓哀

 毀不勝與立節子勰同業太學念兄老歸侍

 開義舘長春谷號長春居士藏書萬卷延名

 士使族子弟受學焉趨人之急助隣之䘮如

 恐弗及宋大觀中舉八行政和八年登進士

 歷鄧州教授改婺州方宼陷城舉家被害事

 聞官其二侄

鍾岳字堯俞雩都人登政和八年進士每試插

 筆徃並不挾冊示其該博爲桂陽令任滿不

 赴調編脩唐稷嘗曰只今文行似此翁者絕

 少丞相周必大兄弟俱從游焉岳素不殖生

 產清貧苦節無廬可居

唐稷字堯弼會昌人兒時頴異讀書五行俱下

 落筆數千言先是其祖過雩都奇硯岡山水

 結廬其間稷稍長常居之一意力學宋政和

 二年登乙科授宜黃丞歷知監利縣縣瀕江

 築堤捍水民饗其利會廉訪使議增茶課稷

 爭之強被劾去宣和五年得湔雪授湖州司

 士叅軍兼管左右獄平反多人及滿奉母歸

 硯岡建炎三年冬隆祐太后幸贑召赴從衛

 以定亂功調吉州軍判官未赴太守韓昭問

 辟宰龍南坐通守媒蘗去官稷訴于朝改南

 外宗正司教官十五年除樞密編倏力求補

 外得荊湖南路安撫司主管機宜文字後主

 管臺州崇道觀一興元年卒年七十有六稷

 于書無所不讀尤邃于易嘗詣行在獻十四

 策再上萬言書皆切于時不能用平生著述

 頗多門人類次成五十二卷號硯岡集廬陵

 胡忠簡公銓序其文復誌其墓

郭杞字堯章雩都人峻曾孫宋隆興癸未進士

 爲翁源令縣闕尉宼犯境以書生易之杞代

 尉敊兵迎敵賊遂成擒提刑楊萬里奏薦改

 承事郎賜章服知南康縣有丞金大寶貪墨

 杞首發其姦後簽判陜州轉承議郎主管西

 ███院爲人剛峭家無餘資與當時名士

 樓錀黃仁傑相友善尤爲萬里所知

曾興宗字光祖寧都人宋乾道七年舉觧試特

 奏名授肇慶推官慶元初禁僞學興宗以嘗

 師事朱熹罷歸築室筼簹谷號唯菴自信益

 堅未嘗少挫敦行古禮四方從學者日衆朱

 子沒心䘮三年所爲詩文多溫厚典則孫原

 一原郕俱有文學

繆瑜字珍叟龍南人宋淳熈丁未進士嘉定中

 爲進賢令有守有爲多善政民甚德之工于

 詩爲八所膾炙劉後村詩話云余筮仕江西

 繆瑜以詩來謁其調官一聯云有客去逰丞

 相宅無人來問孝廉船襟度從逸乃爾著有

 崆峒集進賢見禮名宦

曾逮幾仲子先爲上饒尉手植桂于廳事解任

 後人懷其德標曰西清桂又有松風亭橫碧

 軒皆其遺跡也儒紳多有題詠蓋甘棠之遺

 愛云後歷官戶部侍郎數文閣待制

曾集字致虗楙孫宋紹熈間知南康軍勤理庶

 務篤信仁賢慕高安劉渙之爲人倏共墓割

 公田以奉祀朱元晦稱其爲政和所先後云

曾松字堅伯幾從孫仕至江西帥叅嘉定中寓

 居建陽縣東北有山曰竹原爲劉勉之舊隱

 䖏朱熹問道這所也松慨想陳迹有志尚友

 作樂斯庵于其旁居之精脩深詣脫去凢俗

 友人黃斡爲之記

曾原一字子實興宗孫領鄉薦嘗與從弟原郕

 同師廬陵楊伯子紹定庚寅避亂鍾陵從戴

 石屏諸賢結江湖吟社及歸偕共叔益之傾

 產築城以捍宼隱蒼山搆萬松亭著有詩集

嚴宗字伯宗贑縣人登宋寶慶丙戌進士紹定

 間爲上高主簿士人多從之游秩滿受代漕

 臺以試官闕留之校文寓蕭寺有富家子以

 五十萬鬻舉者因寺僧以請宗召其人靣叱

 之日三歲大比公卿大夫繇此途出汝軰不

 潛心力學乃欲以賄得之乎縛汝詣吏恐人

 謂我沽名姑已之其人慚沮退卽日白漕司

 乞廻避人咸服其公廉

陳鳳贑縣人別號芥軒官朝奉郎監行在豊儲

 倉爲人剛直有守與趙東野齊名于玉虹翠

 浪間平生游吳履齊包宏齊嚴華谷諸公之

 門巷爲諸公所噐重未及大用蚤世其子逢

 春亦能繼父之志文文山嘗作肖軒說稱之

鍾柔字元剛龍南人克俊子性資頴拔而立志

 綾述昧爽卽挾冊映詹光而讀至夜漏二十

 刻弗休融貫經于史集百家握筆爲文頃刻

 千餘言比語及乃父龍頭江事輙長號弗轟

 幾欲無生廣東帥閫及海北廉訪使者聞共

 學行薦署爲雷州路學正柔以海濱非久處

 之地力辭而歸下簾講授從者數百人號曰

 一峰先生儀觀甚偉終日正襟危坐人莫能

 窺其際晚益刋落英華窮極根柢所居僅蔽

 風雨所入僅足䬱粥而處之怡然至于赴人

 之急雖蹈水火不顧君子尤亟稱之所著有

 諸經慕說易書詩衍義敝帚集若干卷大史

 宋景濓誌其墓

劉明德字作霖贑縣人幼有氣尚不肯躡庸人

 後爲舉子業專攻春秋傳注數十萬言歷歷

 可成誦元至正庚寅赴省試慷慨言時務見

 者吐舌然卒以此落第明德感憤歸益閉戶

 讀書不衰攻諸體詩精敏數出新語又善書

 飄逸有風韻由是有聞縉紳間廣東宣慰使

 興都刺薦爲雷州路儒學教授規條戒訓率

 先諸生善于其軄超授慶元路總管府經歷

 上下信服未幾東境盜起勢搖郡邑遂解印

 歸灌園爲終老計至正乙未卒年僅三十九

 士林惜之子禮以才俊除龍江宣課司副

曾魯山贑縣人勝國時舉孝亷嘗官于潮自親

 終絕意仕進 高皇遣將畧定南服當事者

 以曾桐鄉在焉過贑強起之魯山以野服見

 不克辭卽日就道南中聞其至率先歸𣢾以

 功擢潮州太守生平文章政事皆越流軰親

 終廬墓有雉常馴墓間環山松蠧盡獨曽所

 樹不蠧人以爲孝感其守潮也人謂郭伋再

 入并州而竹馬數百懽迎于道路黃覇再爲

 潁川而嘉禾生于府鳳凰集于境也盖深喜

 慶之詞云

鍾磐字希仁興國人紹京之裔潛心經史博洽

 古今元泰定間教授成都人才多所成就又

 教民耕種之利民感其惠立生祠祝之 國

 初當道交薦特遣行人趙彥可捧 勑書賜

 磐禮幣徵赴 闕不幸道卒

呂復字仲善興國人洪武初以文學微繼臨江

 張以誠爲國子典膳時倏元史闕順帝三十

 六年事無考遣使十一人分行天下以北平

 乃元氏故都山東亦號重鎮特擇有身于官

 者行示不敢輕也于是命復乘驛徃凡詔令

 章疏拜罷奏請布在方冊者悉輯之或涉番

 書則譯面民文若乘輿巡幸宮中隱諱時政

 善否民俗歌謠以至忠孝亂賊災祥之屬或

 見之野史碑碣家集中莫不悉心諮訪且遣

 儒生危於等分行灤燕諸郡刻期還報以洪

 武三年八月開局于故國子監至冬十又一

 月告成以帙訃者凡八十用高麗翠紙爲衣

 借行中書印識之進于南京乃赴山東河水

 方凍大雪深二三尺復駕牛車遵陸而行呼

 吸間水生于髯至濟南其諮詢大略如北平

 明年春正月成書又四十帙所榻碑文北平

 四百通山東一百通不在數中仍印識如前

 上進已而續成史四十八卷復以功陞太常

 典簿尋爲丞遣祭 皇陵進卿坐事謫佃鳳

 陽未幾復原官卒宋濓劉基素與爲文字交

 私謚曰文恭著有采史目録北㳺集

 興國新志增復父贈太常少卿復祖贈光祿卿俱亞中大夫查洪武無此內例姑闕之

凌吉龍南人洪武七年以文學科秞爲刑部司

 門郎中持法法允獄無遁情已具成案卽有

 力者弗能奪人服其公平家藏除官告身耳邑志謂特勅非也

唐均弼字明輔安遠人國初以文行受知于學

 士宋濓薦補本學教諭力行教化增闢學舍

 以居生徒士習爲之一變以老謝事啓臺省

 云歷官兩考慙無明撻之功受䘵千鍾徒抱

 素餐之恥旣得謝則捐俸餘置義田以惠宗

 族邑令吳卜相建祠于學門之右專祀之

黃莊字伯敬贑縣人篤學操行言動不茍洪武

 初以明經舉爲本縣訓導十三年進國子學

 正次年陞助教又陞博士十五年新建國學

 于鷄鳴山之陽旣落成改國子學爲國子監

 車駕臨幸謁先師孔子行釋菜禮 御講筵

 祭酒司業博士助教以次進講賜坐講畢

 宣諭 賜各官羅衣各二襲二十年命莊署

 監事舊志云累陞祭酒攷南雍志未載

郭端字季正雩都人自幼頴敏以貢入大學授

 行人選御史巡按廣東劾奏鎮守內監雷春

 及靖不輔國將軍所爲不法皆伏辜繼巡雲

 南有稱假御史者迭擾閩廣湖湘間嚴旨緝

 之弗獲端捕得其人于延平 上優勞之永

 樂十八年命按兩廣併監軍考績陞山東僉

 事尋改交趾以黎利䧟昌江總兵成山侯王

 通等曁端皆繋詔獄十年乃得寡卒長安

黃閏字朞餘信豐人幼頴敏不群六歲能賦白

 鶴詩十六領鄉薦踰宼登永樂戊戌進士改

 翰林庶吉士聲動舘閣同進者忌之九載遷

 儀隴令政尚嚴明犯者動繩以法吏民不敢

 欺號爲鐵知縣卒于官年僅三十六著有竹

 居吟稿後裔德溫注大節相繼登進士而兩

 銓曹一儀曹皆清秩云

余寬字仲仁贑縣人永樂庚子鄉薦第六初授

 浙江金華知縣景泰初以才名復除福建沙

 縣時因鄧茂七之亂邑遭屠燼百里盡爲榛

 莽寬至無屋可居風餐露宿日焦勞于荊棘

 髑髏中撫卹瘡痍招集流徒重建公署收揜

 枯骸鎮守刑部侍郎薛公希璉一切倚賴之

 寬亦殫思竭力爲之經營較理巳而民療漸

 舒流亡漸反閭井舊觀粗復父子妻孥始得

 保聚鄉土而寬以勞瘁卒于官所謂以死勤

 事者百姓悲號如䘮考妣見祠邑之名宦

湯衡瑞金人永樂中由貢知休寧擢中府都事

 復出知昌化慈惠愛民勁直不撓時撫黎土

 官桀鷔與縣官抗深爲民害衡奏革土官黎

 人仍統于州縣自後地方乃安

劉時省字日孜信豊人正統間以貢授黃陂令

 廉正剛方門無私謁內艱歸服闋補樂清清

 操如一出郊見枯骨輙瘞之民頌以詩曰頻

 埋白骨能捐俸䞉餽黃金不動心家居時樂

 清人猶間訊不絕

胡莊石城人正統間以貢授潯州府推官威信

 素著大藤夷奪去巡檢司印莊徃撫諭印郎

 送還范叅將被誣力爲辨釋范懷金致謝卻

 之蚤乞歸致人感其德

素端字自中雩都人行義高古景泰庚午中鄉

 試歷程鄉永興教諭陞順慶府教授所至嚴

 督課程士類興起以母老乞休諸生懇留督

 學使列其行誼上之兩臺勉留不得旣歸孝

 養備至居䘮毀瘠踰禮所著適軒集不爲奇

 崛雕琢語而溫厚正大殊類其爲人

曹明字文輝信豐人貢遊大學景泰丙子領應

 天鄉薦通判衢州清操絕俗嘗督京府例金

 一無所受未幾引疾致仕嚴脩家範人擬之

 萬石君云

劉廣字若深興國人景泰間貢授內丘知縣丁

 憂復除陽山邑初無城峒宼時擾廣拓地量

 工版築具舉一時雉堞嵬然地方賴以保障

 巡撫兩廣都御史葉公盛上其最未及録用

 而卒民有哀思焉

盧鴻字大賓寧都人有聲塲屋景泰間入太學

 授臨武訓導邑稱僻陋至則訓迪諸生寒暑

 不輟士多奮起居九載值桂陽失守遂翩然

 告歸郡守金華姜公聞其名德禮致爲子弟

 師在塾數月竟托疾辭去鴻爲人外和內剛

 坐必正襟衣常曳地閑居終日畧無惰容性

 孝友自奉甚約其教人不專進取董文僖公

 師事之邑有士行者多出其門

李迪字循道興國人景泰天順間以鄉貢知開

 州修葺城池作興學校天順已卯增廣學基

 地二百畝有奇州人御史甘澤爲之碑在任

 多年拯救饑荒招撫流徒蓋種種有惠政云

 按開州志止載迪名籍及倏城拓學兩事不爲立傳亦未言乞留進階舊邑志云以朝列

 大夫致仕而新志則謂陞湖廣叅議又增侯英谷衍二公以童子見知爲請于 朝表其

 墓且侯都御史英谷方伯琰同登天順庚辰進士後迪增廣學基直一年耳豈二人登童

 子科耶并二公姓名俱錯州官告致加藩參銜沒而奏請表墓事不經見

胡克和字節之寧都人年二十六始發憤攻舉

 子業精力兼人恒達旦不寢成化甲午領鄉

 薦知松溪政不苛細綽有風裁奸宄斂跡民

 甚賴之居常論事侃侃執䘮不御酒肉嘗逰

 羅一峯無生之門稱其孝行純至云

羅寬字能裕寧都人以貢丞江寧僅五閱月引

 疾告休邑大夫表其廬曰勇退者英性甘貧

 苦與弟極相友愛每旦必整衣冠揖坐講論

 倡和至老不倦累與鄉飲賓席

呂禎字廷福贑縣人自幼博學攻文詞雅負時

 名屢躓塲屋成化間由鄉貢授睢寧丞之任

 甫五月以不能彟趨俛仰拂衣歸卜築于龍

 潭山之麓茆屋數桶晶嚕哦其間嘗言曰予

 無所用于世援陶靖節去彭澤例歌歸去來

 而返初服躬耕之暇他無願慕不過眺水尋

 山傍花隨柳點景詩壇藏闡酒社而已郡大

 夫重其人每歲鄉射之燕必禮爲大賓所著

 有龍溪清嘯百感詩餘耕餘録諸稿存于家

嚴銶字文噐雩都人鶚喬孫弘治巳酉以易領

 鄉薦授杭州府推官辯冤獄清鹽弊商民戴

 之三載考績璉篋蕭然時中貴專政納賄或

 勸稱貸以行銶曰有貸必償常俸幾何非取

 諸民不能辦與其損民而利吾官盍去官以

 無捐吾民乎當道賢而交薦之轉太僕寺丞

 奏減山東馬疋十之二三芻牧之民稍蘇其

 困尋陞平樂知府任五月引謝歸卒于家人

 稱爲清白吏

何春字元之雩都人領弘治甲子鄉薦聞陽明

 之教若有所得嘗關觀善嚴與同元之士論

 學其中初令詔安改舍山未幾以憂歸復除

 霍山所至建立社學樂重禮教卒于宦鄉著

 有忖言集

俞溥字德洪信豐人太守王京之有夙有文名

 爲陳白沙先生弟子清倏飭行鄉紳納交弘

 治間貢授涇府審理正憂歸不起關舒談道

 以倡來學疾革猶整衣正巾與學者講尊德

 性章端坐而歿

袁慶麟字德彰雩都人初爲諸生矻矻窮年攻

 舉子業已而憣然有覺盡真舊習銃志聖賢

 之學督學聘主白鹿洞郡守聘設教俱不就

 擕所著芻堯餘論謁陽明先生先生檄有司

 禮聘督本府社學年六十五膺王公爲文誄

 之曰古所謂朝聞道夕死可矣者德彰其庶

 幾焉中道而沒盖斯文之不弔也

謝魁字文杓興國人爲諸生時受學于陽明先

 生居常以道義自飭于世味泊如也選貢入

 太學大司成南野歐公命二子師焉己授虞

 城令捍堤禦水爲民利賴以不合于時改樂

 昌朞年堅辭乞歸逾月而卒樂昌舉祀名宦

管登字弘升雩都人少與何廷仁黃弘綱友善

 爲陽明甘泉二先生門人勵志篤學日夕惟

 經史與俱由鄉貢授肇慶府判改廣州陞岳

 州同知水蘗自持常祿外一介若凂宅憂歸

 服闋未起復而卒

龍韜字用光贑縣人貢丞孝豐居官清謹秩未

 滿力請歸田貧乏不能自存安恬守分絕無

 外營都御史王公守仁嘉其行誼獎以禮弊

 仍檄有司時加存問量資薪米以崇廉讓

王挺龍南人貢爲崇善令縣係改土爲流民夷

 俗鄙挺至毀滛祠興社學鋤強扶弱化導頑

 梗民翕然從之甫朞月卒于官人有哀思焉

湯拱字世極瑞金人選貢授太倉州同知守巳

 清白處事詳慎歷四年如一日陞成都府迎

 判去之日攀轅載道見太倉州志任成都有

 征番之役以督餉功陞俸一級丁內艱復補

 衢州攝常山禱雨卽應民有六月甘霖回赤

 土萬家香火拜清官之謠碑之去思亭陞達

 州知州利弊興革不遺餘力民感頌猶太倉

 衢州倦遊還里謙沖簡淡鄉人化之達州衛

 公承芳來撫江西檄郡邑祠于學官

江潮字道克信豐人領嘉靖甲午鄉薦初任長

 沙府推官操持清潔一塵不染憂歸起復補

 桂林府清操不改苐耿直疎于承奉歷任九

 年劣轉 德府審理正引疾歸玾篋蕭然家

 徒四壁立日以詩文自娛年九十八卒

溫卓字時仰石城人以選貢授四川馬湖府推

 官歷署州縣及奉委勘夷採木并查盤各府

 不受一錢至鑿險路以便徃來築石渠以茲

 灌溉人尤德之歸田以來饔飱不給嘗爲流

 宼掠去問知其姓名則曰此清官也竟釋之

余光字緝之贑縣人幼孤攻苦讀書登嘉靖壬

 午鄉薦十年不第授四川涪州知州居官以

 廉明著聲豪右陵轢細民者必繩以法又有

 不畏彊禦聲採木之役悉經調停事集而民

 無重累最聞以憂歸父老搆亭識思焉起復

 補廣安州仍蜀屬也舟過涪涪人率婦子逆

 于河滸爭饋食頓顙稱祝廼去其治廣安如

 涪廣安人戴之亦如涪未幾陞廣西南寧府

 同知益自刻勵土官承襲分例盡卻之會討

 安南毛大司馬爲師嘗召入幕府計事多采

 用已而安南䧏奪國號貶爲都統司功狀上

 以與有勞擢南京刑部員外郎徃貳郡時對

 長吏每指天日誓清白長吏頗厭聞之至是

 入計遂以縱家僕注考坐閑住歸田二下餘

 年以壽終居常不善治生家無厚產負郭多

 磽痟以故子孫貧薄云

劉賢字汝希寧都人嘉靖乙酉舉于鄉就教職

 得桂陽州學正轉南京國子出爲福州府通

 判性本夷曠而于世味益復沖恬每以詩文

 自娛暇則偕同志講學于勝地若無意于仕

 宦者尤不樂居省會以故斛組歸杜門簡出

 一切外事掩耳不欲聞日惟以觴詠爲逍遙

 花晨月夕間與妻孥環坐促酌自相勸酧爲

 笑樂興盡廼罷居然陶淵明王無功之流亞

 也著有麓泉漫稿紀會同聲録

彭希賢字宗孟贑縣人天性孝友互履端懿爲

 諸生時表表鄉閭間訓迪子姓動有繩度敦

 行朱文公家禮緇衣黃冠之流絕跡于門南

 贑督撫汪公尚寧廉其行誼特檄有司書旌

 德之扁優異之而憲使游公震得集士子談

 學于欝孤臺每稱爲老友去贑留詩爲別巳

 田歲貢授湖廣安陸訓導晚節益勵謝絕饋

 贄諄諄以躬行爲教值歲侵貧生有不能舉

 火者不恡分俸周之卒于官士人感德泣送

 百餘里

胡夷簡字近道會昌人自幼奉父命師事吉水

 羅公洪先過雩又樞衣何公廷仁黃公弘綱

 之門嘗曰克念作聖惟此志耳羅以小友呼

 之以貢授嘉善王簿清脩自勵勤于軄業當

 事者薦其兼能遷長樂知縣均賦興學士民

 愛戴之陞賓州知州解綬不赴去長樂之日

 士民泣送數百里外立祠祀之旣歸日率其

 子弟與鄉士大夫談學不倦復刻鄉約以範

 俗邑大夫有所興除必就問焉

彭潛字躍之寧都人司訓衡州甘清約贄饋不

 計轉彰明諭納牒告休家居二十餘年足跡

 不及公門堂侄不能婚捐資助之小宗祠有

 祭揆田供之里人稱爲廉靜之士

孫孔述字思明贑縣人自少講心性之學尺步

 繩趨言動不茍後生遇諸塗必歛容肅揖拱

 道旁唯諾惟謹有過常靣斥之無所諱督撫

 周潭汪公以文行表其宅先後大中丞若秋

 崖朱公十山談公堯山吳公兵憲歐山黃公

 皆孰請爲公郎師性方嚴弟子服其教而諸

 公尤加敬禮旣貢爲汝州訓導念母老不便

 迎養棄官歸子舍曲爲承順母歿哀痛不勝

 卽皓首猶爲孺子泣云

鍾譔字近脩瑞金人隆慶間由選貢司訓南康

 飭躬潔履爲郡太守所重署主白鹿洞教事

 轉永安學諭恩義兼至士益歸心入爲國子

 學録滿考陛武昌通判軄主餉夭操水葉卻

 例金歲以千百計量移吉府長史尋奔父䘮

 服除不起宦槖貧甚優游林下者二十餘年

 蔬食菜羹瀟然自得以壽終

劉壽仁長寧人隆慶間貢授黃梅縣司訓倦㳺

 還家值縣治初建百凡區畫縣大夫常就問

 焉裨助爲多而縣志又皆出其手爲人剛介

 不茍狥俗鄉閭推重之

丘一鵬字萬程寧都人蚤登賢書刻意清倏被

 服布素無棼華而處族黨之開常依忠厚初

 令樂昌多善政遷惠州府丞有禦倭功兩視

 郡篆一毫無染賢聲籍籍播東粵卒于官曺

 空如洗人服其廉里中皆稱其清白

蘇大成字汝願寧都人弱宼舉于鄉人咸屬目

 巳屢上不第乃謁選得遠安時遇㐫年兼有

 大木之役設䖏賑濟區畫採辦殊勞瘁而才

 足以濟之隣邑松滋缺令承委代攝百姓安

 其政教以故兩邑俱有頌聲最聞陞刑部主

 事進員外郎出爲韶州知府卒于采石人共

 惜之

胡咸寧字惟謙興國人爲諸生有名九試于有

 司弗偶貢入南廱甚爲大司成余文敏公所

 賞識巳謁選丞長洲清操刻勵政府有止飲

 吳江水之褒以最遷慈利令其操不改海忠

 介公嘗貽書云吾友居官如此真能不負所

 學矣家居方正翊俗盖雅稱自好者云

  以上皆行業有聞者

 論曰嘗觀昔人表正鄉閭者能使人甘受刑

 戮而乞不使知懼爲所短自非摻履粹白素

 有以愧服其心當不至此然亦難矣今自衷

 尚書而下無慮數十人其間有黜于位短于

 年者卽不能大有所建明乃其出其處不偶

 于庸衆則一也爰采其行事著于篇俾鄉人

 士得以覽鏡焉未必非觀型之一助也如或

 苛索瘢隱欲盡揜其生平則非予之所敢知

 矣

朱鎮字世安贑縣人行履高潔風韻遒上晉太

 康中郡辟爲主簿不就棲遲環堵灌園種竹

 以終其身了無慍色

賴棐字忱父雩都人七歲能文經史百家靡不

 淹貫唐乾元二年舉進士甲科授崇文舘校

 書郎不就退居田里大曆初李景暘作邑謂

 耆舊曰龎統里號冠盖鄭⽞閭稱道德棐方

 古人夫復何愧卽其所居號秘書坊又爲秘

 書樓表之

廖融字元素䖍化人卜南嶽爲隱所與逸人仕

 鵠凌蟾王正已王元共結詩社自號衡山居

 士湘守楊徽之代歸枉道訪之宿融山齊留

 詩爲別左司諫張觀過衡贈以詩云未向漆

 園爲傲吏定應明代作徵君家傳奕世無金

 王樂道經年有典墳帶雨小舟橫別澗隔花

 幽犬吠深雲到頭終爲蒼生起休戀耕煙楚

 水濱然竟不仕及卒刺史何承矩塟之進士

 鄭鉉誌其墓其子姓多仕于湖南馬氏故廖

 于楚最著耕煙舊作耕桑誤

王鴻字翼道雩都人知稱王右軍二十四世孫

 工隷篆善八分書宋皇祐中以鄉舉遊大學

 再薦省試第一因作衆賢和則萬物和賦內

 云九官相遜鳳儀虞舜之韶多士以寧魚躍

 文王之沼失韻被黜丞相王旦嘆息而撫慰

 之鴻歸擇邑治之南四十里泉石清勝築室

 隱焉目其山曰峿山巖曰埯巖從學者百餘

 人嘗用野菜四十九鹽一作羹餉客自號曰

 太衍羹謂是羹勝于五侯鯖也周茂叔倅郡

 時以詩通問鴻荅謝云臨別溪頭承誨囑此

 心當爲聖賢求郡守劉彛以書弊聘掌郡校

 不就寄詩云冬寒放憶王夫子獨坐需巖看

 古書自恨虎符難命駕白雲無意離山居

 侍郎張頡薦于朝曰竊見䖍州處士王鴻志

 行倏潔篤學能文嘉祐中累與省試不中今

 年四十餘耕田種桑以足親養居約處晦視

 古爲歸間推所學以教鄉閭子弟如鴻雅操

 誠足以扶世教勵風俗伏望朝廷特加旌獎

 以勸士類不報竟肥遯四十餘年嘗注太玄

 經今不存囷銘乃戲作可不録按王旦非皇祐間宰相舊志疑誤

陳炳字晦之贑縣人有志賢聖不求聞達結廬

 崆峒山中躬耕樂道勤于著述有文權十卷

 白雲編二十卷包孝肅公拯知端州時過䖍

 師事之旣歿銘其墓曰文高表正學希入聖

 靜退不競深中篤行

鍾棐字子翼贑縣人博學篤行秀出人群爲歐

 陽永叔尹師魯余安道曾子固所知然卒不

 遇隱于田間蘇洵南游至䖍棐與弟槩從之

 游洵不飲酒每爲設醴儂智高叛嶺南聲搖

 江右郡守曹觀欲籍民財爲戰守備謀于棐

 棐曰智高必不能過嶺無事而籍民民懼且

 走矣觀曰如緩急何棐曰同舟遇風胡越可

 使爲左右手況吾民乎不幸而有急則官與

 民爲一家夫孰非吾財者何以籍爲觀悟而

 止蘇軾自海南還訪棐巳沒見其三子相持

 而泣作哀詞誄之

陽孝本字行先贑縣人學博行高宋熈寧中游

 上庠休潮未嘗出外與左丞汝陽蒲宗孟交

 蒲盡市國學書與之携歸隱于城西通天巖

 郡守林顏題曰玉巖孝本平生不娶蘇軾過

 訪直造其室呼曰元德秀孝本曰予乃陽城

 之裔也不娶直欲肖祖耳故軾詩有人謂元

 德秀自稱陽道州之句嘗借觀登真隱廖故

 又有新年得異書西郭有逸民之句賛其像

 曰道不二德不孤無人所有有人所無世之

 爭者五天嗇其三而昇其二是以月計之不

 足而歲計之有餘崇寧中舉八行解褐國子

 録再轉博士年七十乞致仕胡廷寵以奉議

 郎直秘閣賜緋魚袋領官祠以歸時郡人李

 存亦以高年掛冠日與孝本讀書觴詠人號

 崆峒二老孝本貧而好收書晚得妾生二子

 每拊其首曰吾無以遺汝惟有書數千卷卒

 年八十四見宋史

李珙字元瑞贑縣人博雅蚤有時名孫毅夫以

 女妻之崇寧中計偕京師阻疾而還遂高蹈

 不仕朝廷徴辟不應特褒養素處士之號

孫勴字世舉立節季子涉獵經史尤工于詩年

 未弱冠隨侍兄勰從蘇軾游平生著作甚富

 臺府累舉遺逸不就卜居延春谷環堵蕭然

 缾無儲粟裕如也軾榜其廬曰竹林隱居年

 七十無疾而卒

謝孫明字彥升贑縣人學有志操家貧遭母䘮

 停柩未塟隣偶失火勢且延燒陟明抱柩痛

 哭不忍離誓與俱焚隣人競來赴救乃得俱

 全州郡辟舉皆不就登宋宣和三年進士以

 中原多故隱居貢水東終老不仕

劉君賢雩都人隱居城西教授生徒分府王榮

 忠高其行誼上書薦之終不樂仕有詩云桃

 源何處可逃秦直爲雩山作主人宇宙百年

 甘白首關山千里走紅塵名時將相雖無種

 中國皇王自有真長夜漫漫湏待旦嚴冬極

 處是陽春盖知胡祚之將廢而中國聖人之

 龍興也著有昌雩集見文獻通考

  以上皆隱遁自高者

 論曰隱逸之名不易稱也前史所載非徵辟

 不就則交薦不起非抗志遠跡則知幾善藏

 盖丹芝瑤草不溷塵土風翎海翮不受贈繳

 其品最高其履最潔其流風餘韻足以輝暎

 人代表之所以激濁而兼頑也彼北山逋客

 終南隱士且不免于君子譏評而況鄉蜡之

 三老里社之丈人卽抱咫尺之義諜能方駕

 而齊軔哉槩列之將爲考澗槃樂泌洋者捧

 腹茲録數人皆徃牒之有徴者不及 昭代

 豈在野之無遺逸乎

馮祥興雩都人與二弟皆武勇尚義唐廣明間

 黃巢䧟長安傾貲募兵勤王二弟沒于陣祥

 興累功爲將軍詔遣歸圖盧光稠及境光稠

 陰遣人刺殺之投屍羅溪數月不流因旱遺

 骸露猶有生氣人神之塟于溪南復爲立祠

廖偃䖍化人祖爽父匡圖仕皆至刺史偃少倜

 儻喜奇節通左氏春秋班固漢書五代時馬

 殷有國自秘書郎爲裨將戊衡山殷子希萼

 與弟希崇爭國希崇命將彭師暠幽希萼于

 衡山使甘心焉師暠不忍與偃護視甚謹遂

 築行府奉希萼爲衡山王臣于江南李璟璟

 爲出師定楚亂盡遷馬氏之族于金陵封希

 萼楚王居洪州希萼入朝兩人從璟召見嘆

 獎之授偃左殿直軍使萊州刺史師暠殿直

 都虞侯而使偃守道州以脩南漢會明州叛

 潭州亦潰偃所部多潭人中夜作亂偃率親

 卒力戰不能支罵而死元宗下制哀悼贈右

 領衛大將軍寧州刺史謚曰節後主時徐鉉

 爲史官豐城令劉虗已移書明偃大節如此

 五代史江表志所紀各異惟十國紀年與此同

劉舉䕫瑞金人鵬子以特恩補官宋靖康中知

 北靖州隱于虜紹興初潛以蠟書達朝廷報

 盧虗實且勸進取恢復時秦檜主和議匿不

 以聞致其書于虜䕫遂遇害

劉十六郎瑞金人兄弟三人素負勇敢宋建火

 中金盧犯江江峒宼李鐵靣乘亂擾䖍岳忠

 武飛奉詔討賊址六郎昆弟願自効屢立戰

 功卽額鎗不顧竟沒于陣飛以聞詔立祠祀

 之

陳繼周字顧卿寧都人宋嘉熈庚子舉解試司

 法㾾州淳祐中歷知衡陽辟江東提點刑獄

 未赴因寓郡城咸淳十年詔下勤王時文天

 祥守贑造門問計繼周慨然爲具言閭里豪

 傑與起兵方畧甚辯于是留寘幕中授江西

 安撫司準傳差遣天祥之臨安繼周率贑義

 士歐陽冠侯等二十三家長子大學生逢父

 次子榘以從至京差克江淛制置司主管機

 宜逄父曾以所部夜襲元兵于南柵門殺傷

 相當後天祥使北營有旨罷兵繼周父子領

 衆歸則贑巳失守矣繼周蟄兵于農盤辟草

 莾鈄以有爲景炎初以繼周知南安軍贑總

 管楊仔襲執繼周殺之并殺逢父事聞贈繼

 周敷文閣侍制謚忠節立廟贑州榘從天祥

 于江嶺間數歲竟死潮陽天祥特爲狀其遺

 事傳世

尹玉寧都人素驍勇敢戰以捕盜功授贑三砦

 巡檢從文天祥勤王至平江元兵巳發金陵

 入常州矣朝廷遣張全將淮兵來援天祥遣

 玉并朱華麻士龍領三千人從之至虞橋士

 龍戰死朱華以廣軍戰五木敗績至晚北兵

 繞山後薄贑軍諸將皆遁全擁軍隔岸不發

 一夭玉以殘軍五百獨當其鋒角一夕手殺

 七八十人冒夭如蝟北兵橫四鎗于其項以

 敲棍擊殺之其麾下併戰死無一䧏者僅四

 人脫歸事聞贈濠州團練使立廟五木併贑

 州官其二子爲承節郎賜良田二百畝卹其

 家天祥過五木以詩哭之

陳子敬贑縣人嘗受學于文天祥天祥開閫汀

 州子敬招集義兵屯皂口據下流以遏北船

 徃來及空坑敗聚兵黃唐連結山寨不䧏北

 以重兵襲之潰不聞所終其死于鋒鏑必矣

曾逢龍字槐甫寧都人登開慶元年進士咸淳

 未爲新會令有古循良風生平以節槩自許

 景炎元年元酋帥呂師䕫遣招討黃世雄攻

 廣州通判李性道以城䧏受虜官爵巳而連

 韶諸郡皆䧏制置使趙溍舉義東莞人熊飛

 以兵應之復韶州舉逢龍爲韶州判將兵與

 飛合趨廣州殺性道走世雄師䕫復大舉入

 南雄溍使將校劉自立守韶而遣逢龍與飛

 徃禦逢龍力戰潰乃正衣冠雉經旗下事聞

 詔贈龍圖閣學士

鍾克俊龍南人伯孫宋季補國學上舍生聞三

 宮北遷絆集義旅勤王知勢不可爲登郡馬

 祖巖遙望中原白雲渺瀰翠華不可復見悲

 歌激烈聞者流涕已而痛憤誓不食元之粟

 賦詩一章有自許有身埋漢土終憐無淚哭

 秦庭之句遂赴龍頭江而死嗟乎謝臯羽作

 楚歌哭文天祥于子陵臺克俊作孤憤詩哀

 宋亾于馬祖巖而一死西湖上一死龍頭江

 千載而下二人猶懔然有生氣丞相陳宜中

 舊以社稷寄者竄跡占城謝太后累招之不

 返死而死矣犬豕寧食其餘乎則二君子之

 罪人也

管貞字源清寧都人登洪武辛亥進士授陽榖

 縣丞宼至竭力禦之不克被執罵賊而死民

 哀悼之

陳復原復姓李雩都人由監生洪武二十八年

 任廣西平南縣主簿陞本縣丞值猺宼掠鄉

 廂復原帥兵迎敵戰于蛇黃岡躍馬直前斬

 首十餘級中毒矢斃二勇士奔救之亦被刺

 死城中人憤悉衆出戰賊乃敗走邑人立廟

 祀之以二勇士配享

丘紳安遠人正德間貢授睢寧簿值流賊劉六

 劉七攻城督兵捍敵身被七鎗死之事聞贈

 知縣蔭一子國子生而長子鳳來領鄉薦人

 謂天報云

雷濟 蕭𢈔皆贑縣人濟聽選省祭𢈔義官都

 御史王公守仁來填䖍也知二人素有識畧

 置之幕下叅謀公平橫水桶岡三浰諸賊二

 人計畫居多而誘浰酋池仲容至府城二人

 玩弄之卒令死觳中計尤詭秘寧王宸濠反

 公過豐城聞變時濟𢈔在侍相與痛哭卽圖

 趨還贑州起兵討賊而南風正急舟不能動

 又相與痛哭焚香籲天願反風頃之風轉濟

 𢈔試香煙果北喜遙望宸濠追兵將及夫人

 公子時在舟倉卒中亟呼一小渙船公自縛

 印勑與夫人別令濟𢈔持米二升臠魚五寸

 同載小船將發問濟曰行備否對曰已備公

 指船頭黃盖曰到地方無此何以示信于是

 又取羅盖以行至新淦城下城門戒嚴不得

 泊濟𢈔張黃盖以示乃開門羅排迎入舟中

 計議宸濠徑襲南京直犯北京兩京無備奈

 何故駐吉安許爲兩廣總督火牌兵部咨及

 各府報帖互相傳逓以撓其進止作間李士

 實劉養正書以離其心腹多寫告示并招䧏

 旗號木牌等項動以千萬計以散其黨與當

 是時濟𢈔等粘貼告示標插旗號木牌皆乘

 黑夜衝風冒雨涉險破浪出入賊壘萬死一

 生中所差行間人役被宸濠殺死者皆其親

 信家人盖陰謀秘計有諸將士所不與知而

 辛苦艱難亦有諸部領所未嘗歷者事平之

 後京邊官軍南來失計百方搜羅無所洩毒

 搆陷冀元亨龍光與濟𢈔等俱欲置之死地

 元亨被執濟𢈔等四竄逃匿在冊功次俱被

 削去未幾𢈔死公親爲文祭之後濟謁選得

 四川龍州宣撫司經歷盖蠻府云

  以上皆忠義可録者

 論曰舊志忠義有死于軄守者有死于戰闘

 者哀其死也而槩目以忠義褒之也然同一

 死也彼感慨赴難義不反顧者節誠偉矣其

 間有失律而冒觸兔羅有輕佻而自投虎吻

 者按以司馬法且不得免卽身膏草野奚恤

 乎其它橫罹鋒刃命與禍會又其生之不辰

 耳此與忠義有何關涉耶茲詳核其當時事

 狀分別紀之徒死者不與爲名惜也若夫以

 身殉主較然不欺若雷濟蕭𢈔兩人事載陽

 明先生奏疏中雖不死猶烈矣

陳方期字長年雩都人以孝行稱晉太康初太

 守徐仲景辟爲功曹不就親䘮晝夜號泣幾

 滅性一日假寐若有人語曰無益存亾願擇

 出處方期感寤遂終身隱居不仕

謝俊字朝英贑縣人力耕養親承顏順志無所

 不備親歿負士築墳廬其側山多猛獸以孝

 誠所格皆馴伏永泰元年詔旌其門見唐書

盧世豪贑縣人幼有至性親在竭力以奉薪水

 天聖中訪于母墓墓去水道甚遠日汲爲難

 忽有甘泉湧出其流不絕一日巨蛇入墳見

 者股栗俄而蛇被震死里人其相駭異邑令

 陳廷表其事于石

劉鑄字季治贑縣人淹貫經史而性極剛鯁幼

 孤鞠于伯父長以父禮事之平生交逰多名

 流讀書天竺山從學者百餘人有仕族知其

 賢欲妻以女鑄曰吾窶夫也有母在仕族女

 肯提甕出汲乎恐栢少君不復易得也并臼

 之責其將誰委竟謝却之母歿廬于墓李潛

 稱爲純德士及卒鄉人皆爲流涕

羅孫雩都人父亾以禮殯塟躬自持 荷土爲

 墳廬其側朝夕哭踊若新䘮每飯必頓首進

 獻致其哀惻疏食水飲凡三年縣令式其廬

 敬禮之

余孝生雩都人紹興間父疾危甚諸醫計窮憂

 痛無所措割股肉以進父令之而愈

 按舊志雩都有謝孝義刳肝療母事今削而

 不書非薄孝子也以不可爲訓也在 令甲

 如此類者亦不與旌矣卽前史列孝行多端

 未聞有割股廬墓事末世乃有之特以較不

 侍湯藥與不執䘮禮者爲賢故孝之名歸焉

 爾非謂必廬之割之而始可以孝稱也夫墓

 之攀號孰與庭之定省股之刲割孰與藥之

 親嘗此常道也人人所易自盡者不爲其易

 而爲其難果無意乎抑有意乎故曰中庸不

 可能也

廖人俊寧都人元末父死于宼母亦被盧人俊

 方七歲獨與祖母陳氏居旣長日夕焚香籲

 天願知父骨所在久之若有指導之者竟得

 于叢塚間收而竱之又聞母有滄州復徒步

 徃求至則物故矣痛母子不得相見欲負骨

 歸塟異父弟不許乃刻母像歸袝父塚陳氏

 孀居七十一年壽九十有九詔旌其門曰孝

 節賜衣帽條環寶鈔翰林吳澂紀之

龔彭壽宇彥弘瑞金人深于易及門者常數十

 人紹興中流賊犯境母老病不能走避彭壽

 獨守母以待賊來願代母死哀號不忍聞賊

 委之而去于是子母得全嘗謂數學自邵康

 節後未有得其要領者欲深加探討爲一書

 未就而卒

朱鑑字廷佐瑞金人母郭遘疾鑑刲股肉置藥

 中飲之而愈父母壽終廬墓三年

劉瑁字輯瑞雩都人父歿廬墓三年督學邵公

 遣官問慰嫡母歿亦如父䘮竟哀毀以死都

 御史王公檄縣令祭其墓榜其門

曽栢字崇介寧都邑學生父病躬侍湯藥衣不

 解帶比歿水漿不入口旣塟廬墓旦夕哭奠

 母䘮亦如之友愛二兄白首如一縣令張輻

 奏聞旌表見祀鄉賢

呂叔素小字瑣住太常少卿復之子父母歿叔

 素偕弟叔熈叔寅俱廬墓時有感召里人共

 亳爲異縣丞劉忠上其事 詔旌之復其家

凌汝祥興國人少孤貧力耕養母母歿廬于墓

 啜粥飲水朝夕哀號不轟卒以毀瘠死知縣

 章廷圭有詩輓之

呂承廣興國人年十二䘮父對人言輙哽咽隕

 涕事母以孝聞母有目眚朝夕不離左右寒

 則令妻溫被朔望常露禱以祝母壽母年九

 十而卒臨殯連阻雨雪廣籲天泣拜是日忽

 開霽人稱孝感

馬驎信豐人百良駿庶弟駿困事毆殺人當抵

 令甲武臣當大辟者拔黃革襲驎嘆曰伯兄

 罹罪而墜世勳先人汗馬之謂何遂毅然挺

 身以代繋獄十年無怨悔景泰改元大赦出

 獄時年巳六十矣初無嗣晚年連舉二子九

 十七乃卒人以爲孝義之報云

劉賛岳字時嵩瑞金人弘治乙丑流賊破城隨

 父出逃時年十一歲賊執其父子索贖放岳

 歸岳至家求貸不得一無所携徒手悲號于

 道自分必死偶道上拾一金簮卽持以見賊

 賊憐其幼釋之父子遂得完聚

徐仲真龍南人九歲而孤母賴孀居每慟藐孤

 無以爲家言之輙泣下真跪曰薄田具在敢

 不竭力母俄以憂盲真遍訪名醫療之弗瘳

 日夜禱于天曰真以母存母以真守今母無

 目真奚生爲日常以舌舚之逾年遂能辨物

 鄉人皆稱其孝子文以貢令通道亦能其官

李稜龍南人二歲而孤稍長盡力養母務得其

 懽心母死哀號絕食未幾卒

李元褀字承吉信豐人粗通文史言動不妄八

 齡失父竭力事母未常一日離左右平居寢

 食必親視遘疾湯藥必親嘗母卒廬墓朝夕

 痛哭三年如一日手集思親百韻歌賡和成

 帙鄉老上其事于縣未及舉行年八十三卒

孫思遠雩都人洪武中知縣宮好禮以秀才薦

 入京試優等注官不受乞歸養母別搆奉親

 堂以居朝夕承順母卒塟祭悉如禮脩撰練

 子寧御史解縉有文述其事

溫伯瑞石城人母早逝父被仇誣坐大辟伯瑞

 年僅九歲日夜哀哭有客聞而心傷之語以

 父可出之路因卽拜爲父隨之入京奏父冤

 狀間關萬里備嘗困苦巳而父冤竟白年十

 九始寧家父得出犾曲爲承順奉養以壽終

 邑大夫廉其孝行賓禮之卒年九十二

熊夣良石城人事繼母溫氏無間所生出入必

 告醫藥必親嘗旣沒痛哀尤切人以王祥稱

 之

王朝綱興國人自幼頗知書禮祖父䘮守靈凡

 三年杜門不出後居祖母曾之䘮廬于墓側

 終制嘉靖十三年有司上其事 詔旌之仍

 復其家見邑隆慶庚午志

 新志改爲䘮父母又增魚鳥奇萊之蘇似爲添足又增朝綱祖仁政弘治間亦以孝旌嘉

 靖十六年重承 恩命𥪡造世孝牌枋果尓當庚午脩志時何以録其孫而遺其祖耶卽

 牌坊款列孝子者三止呂叔素呂承廣王朝綱三人而夫仁政名又何也此不知其觧大

 都興志多類此

黃學信豐縣學生事繼母張以孝嘗赴省試將

 入塲忽聞張病卽超裝戒行朋儕稍慰止之

 學曰讀書以明孝也知母病而不躬侍何以

 書爲竟歸因棄廩終養人皆難之

杜豪字邦傑安遠縣學生弱冠就省試父歿未

 親合殮深以爲恨廬墓所旦夕悲號齒及強

 仕辭廩養母撫按督學皆嘉獎之母以壽終

 廬墓如故鄉人稱爲篤行督府吳公表曰孝

 行之家

歐子復會昌縣學生家極貧父爲賊㩜去子復

 乞貸詣賊壘哀懇贖父回巳而父歿遭兵亂

 負母以逃鬻衣爲食居常奉母極其孝養至

 老不衰萬曆二十二年奉 旨旌表

謝仕蘭瑞金人早孤事母孝家養一牛寄于武

 陽崠田居偶載榖徃府出糶舟至雩都忽聞

 母病卽棄舟馳歸及武陽崠日巳晡矣見一

 虎咆哮而來則驚走大呼倉卒中有一牛犇

 至與虎力闘而死仕蘭得免旦視之則前寄

 養之牛也盖牛聞主聲亟奔捄之云嗟乎牛

 誠義矣仕蘭之孝此亦有微哉

謝萬榴贑縣高樓人捆履爲業足跡不履城市

 親在勉力以供菽水親亾依于墓側無盧可

 居以蓬爲蔽風雨寒暑未嘗一日離邑大夫

 胡公如孟聞其事策馬相訪有問不知所對

 苐涕泣頓顙謝邑大夫感其真誠慰勞而去

 巳則命同里諸生舉其孝行萬榴聞知匍匐

 及各生門叩頭請曰草野所爲敢凟聞于官

 府乎有如官府以寸楮召我祇有鑿坏而逃

 耳不願受尺布斗粟之賜也諸生反命邑大

 夫愈益嘉嘆後竟強爲鄉飲賓

劉子鈿贑縣南橋人幼孤有母在而家極貧兄

 弟四人刺船爲生計已而念母老舍舟而家

 仲兄子鍾頗自給鈿與伯兄季弟俱爲人傭

 賃以供菽水鈿尤窶甚而孝思更篤母病危

 割股和羹以進然竟不起鈿哀痛欲絕旣乞

 貸殮塟遂結芭墓旁朝夕編竹簟易米以糊

 口諸責家來迫無可爲計則思鬻妻并鬻其

 舟以償子鍾聞之竊自傷也乃約兄及弟詣

 訪所泣語鈿曰均之也奈何以母故獨苦吾

 弟若有負吾等當其爲償若乏食吾等當共

 爲㸑辟則四肢也可令分異乎哉于是歸而

 合食還宿責終身無相怨尤鄉人亟稱道之

 東官陳孝廉傳其事邑大夫慈谿楊公汝昇

 作長歌表之

  以上皆孝友足稱者

 論曰予讀金壘子洎中玄子本語而重有取

 于劉謝二孝子也金壘子曰孟子云事親若

 曾予可也楊子云事父母自頟不足者戎舜

 乎孝至舜與曾參而僅以爲可且以爲不足

 也此盖本舜與曾子之孝之心而言也今世

 俗事其親會不能萬分一古人之末節而哆

 然以自張至廣求縉紳之譽乞邀門楔之榮

 吁亦不知其何心矣南史梁吉翂請供父死

 帝赦之後丹陽君王志欲舉充純孝翂曰異

 哉王尹何量翂之薄乎父辱子死道固宜然

 若當此舉乃是因父取名何辱如之固拒而

 止古之孝者不難以身代父而猶不欲以父

 取名而今乃欲借父以爲名吁誠不知其何

 心矣高新鄭公掌國子時一助教舉其堂開

 主孝行公不答越數日復言之公日子安知

 其孝曰本堂諸生薦之也公曰諸和安知其

 孝曰見其行有述其邦大夫之禮之也有述

 曰諸生何由見之曰開生持以示之者也曰

 予固知開生之示之也夫孝之道大人莫敢

 當也而張以示人得非假孝以取名乎聞人

 之孝不辨真僞而輙舉之亦務爲崇孝之名

 耳彼務孝名此務崇孝名相率而爲僞者也

 何可以爲訓子休矣按陳高二公之論盖爲

 輓近噉名者發也夫將以求此名也則其中

 必有不可信者矣綑憦如謝刺船如劉至椎

 魯也彼何知孝之爲德又何知孝之有名親

 在而嘔嘔䣛前親歿而依依墓側固其天性

 然哉蒲伏謁門求免推舉夫然後益信其爲

 無懷葛天氏之氓也巳又嘗閱耿天臺先生

 集傳二孝子俱逸其名一爲丐子一爲騃子

 跡其事至猬瑣乃先生不恡如椽表揚之意

 盖有所風耳然則榴也鈿也固宜亟收之乎

 抑又有說焉漢舉士賢良方正與孝廉二科

 並行當文帝武帝時賢良每對輒百許人獨

 孝廉科文帝詔則曰萬家縣無應令者武帝

 詔則曰闔郡不薦一人何也盖賢良稍有文

 學卽可充選孝廉非實行不客謬舉耳語曰

 舉孝廉父別居嗟乎孝可易言乎哉

鄧德明郡人南宋元嘉末就豫章雷次宗學與

 韋遙等爲同志友博物洽聞該綜今古嘗作

 南康記一郡山川奇蹟及諸幽怪事表識爲

 多此邦文獻德明盖開先云

廖凝字熈績䖍化人與廖融當是兄弟行善吟

 諷有學行十歲詠白詩云滿汀鷗不散一局

 黑全輸人咸驚異後與融同隱南獄三年仕

 南唐授彭澤令遷連州刺史與昇平李建勳

 爲詩友有集行世而詠中秋月與聞暺爲絕

 唱初宰彭澤有句云風清竹閣留僧話雨濕

 莎庭放吏衙秩滿有詩云五十徒勞漫折腰

 三年兩鬂爲誰焦今朝解印吟㱕去還挈來

 時舊酒瓢江左學詩者競造其門見郡閣雅

 談

廖光圖字賛禹䖍化人文學博贍爲時軰所服

 湖南馬氏辟幕下奏天策府學士與劉禹李

 宏臯徐仲雅蔡昆韋鼎釋虗中齊已俱以文

 藻知名更唱迭和贈家陵上人云暫把枯藤

 倚壁根禪堂初創楚江濆直疑松小難留鶴

 未信山低住得雲草接寺橋牛笛近日𠷢村

 樹烏行分每來共憶曾逰䖏萬壑泉聲絕頂

 聞又和贈沈彬云冥鴻跡在煙霞上燕雀休

 誇大廈巢名利最爲浮世重古今能有幾人

 拋逼真但使心無著溷浴何妨手強抄深喜

 卜居連岳邑水邊松下得論交有詩集二卷

 行于世正圖匡圖兄弟行也俱負時名按宋

 史藝文志廖天圖詩一卷廖凝詩集七卷廖

 邈詩集二卷廖融詩集四卷又廖匡圖有家

 集一卷評詩者謂廖氏家藏集與李氏花萼

 集韋氏兄弟集竇氏聯珠集皆父子伯仲一

 門之作後世不易得也

王奇字漢謀贑縣人少爲縣掾史縣令偶題屏

 障畫鴈云隻隻𠼫蘆背曉霜畫隨怨鷺立寒

 塘奇密續云晚來漁棹驚飛去書破遙天字

 一行令奇之困勸之學後游京師有聲場屋

 間居李文靖公沆客舍文靖薨于位章聖臨

 奠見屏間秋興詩鴈聲不到歌樓上秋色偏

 欺客路中宿寺夣回荷葉雨渡江衣冷荻花

 風問爲誰作左右以奇對困召見占對稱旨

 特許殿試旣登科有謝詩曰不拜春官爲座

 主親逢天子作門生官至殿中侍御史

呂倚贑縣人平生讀書作詩好收古今帖年八

 十餘不倦貧甚至食不足而安恬自如蘇子

 瞻重其人贈以詩曰楊雄老無子馮衍終不

 遇不識孔方兄但有靈照女家藏古今帖墨

 色照箱筥饑來據空案一字不堪煮枯腸五

 千卷磊落相撐拄吟爲蜩蛩聲時有島可句

 爲語里長者德齒敬巳古如翁有幾人薄少

 可時助

蕭立等字斯立寧都人登宋淳祐庚戌進士知

 南城事歷南昌推官辰州判遭世搶攘歸隱

 蕭田自放于詩著有水厓集羅一峯序其意

 到處崛若觀岳馬矯若凌雲鶴媚若春園桃

 李蒼若冬嶺松筠亦南渡以後高品也其作

 落梅詩云王龍戰退鹿胎乾好在晴沙野水

 看舞翠夣回仙袂遠射鵰人去露簷寒連環

 骨冷香猶暖如意痕輕補未完誰在高樓吹

 笛處輕衫當戶獨凭闌楊升菴太史謂此詩

 工緻似李義山後六句皆用美人事甚奇不

 類晚宋之作

趙東野贑縣人博學攻文詞爲時所推重郡守

 姚鏞豪雋能詩自號雪蓬雅與東野善嘗畫

 一小像騎牛澗谷間索春詩東野題曰騎牛

 無笠又無簑斷隴橫岡到䖏過暖日暄風不

 常有前村雨暗却如何盖䂓之也亡何鏞忤

 帥臣貶衡陽人皆服東野先見

蕭士贇字粹可立等仲子自幼篤學工詩不求

 聞達與吳文正公友善恒稱其觀書如法吏

 精明情僞立判搜抉微旨毫髪畢露著有詩

 評二十餘篇尤愛李太白詩反復吟誦爲分

 類補註行于世

王竹逸 蕭極初皆贑縣錫洲人力學攻詩賦

 自幼爲同社友善購先賢墨蹟當元季之亂

 二人間關險阻未嘗少離凢憂愉感遇悉見

 于詩名聯輝集陳聘君謨謂其清新可愛真

 如白壁一䨇始極初得黃山谷挽其從父夷

 仲十絕詩稿繼而竹逸得蘇東坡所與王毛

 仲四律詩真蹟遂臻二妙春珍藏之以爲希

 玩其嗜古蒐奇類如此聘君嘗贈以詩曰兩

 賢總是金閨彥善保興居錫谷中世代旣更

 弢閟弗仕

張淵字時躍信豊人自少以奇聞所爲諸生制

 舉業有古調部使者輙以元魁期之嘉靖壬

 子領鄉薦屢上春官不第肆力經史而又留

 心吏治以故歷知旌德鳳陽皆有惠利及民

 其爲古文詞直逼西京不作靡蔓脂澤語邑

 志中都志所載諭議鑿鑿可行竟以介特忤

 時不獲展其才用識者爲之慨歎

俞琳字聲甫信豐人夙負奇頴日誦千言家藏

 萬卷涉獵俱徧天文地理兵符劍術無不旁

 通冣𡢃古文辭尤工聲律下筆千言立就自

 諸生時已爲海內名卿鉅公所賞識俛就廣

 文亦阨于遇生平好古嗜學自少至老雖隆

 冬酷暑一卷不釋人咸目爲玄晏先生云所

 著有還讀堂諸稿其文甚富未及梓行雖應

 酬之作不無曲筆然才敏自是過人

熊懋官字思守石城人大歲而孤苦志力學有

 聲鄉校間萬曆乙亥以選貢入南廱明年登

 京闈薦書癸己謁選得尹瀕江之銅陵庚子

 復除浙之慶元皆嵓邑也有治狀踰年轉漳

 州別駕歸而閉戶讀書一意修詞力追大雅

 所著有晢喦録一籟稿青箱遺稿

  以上皆文學有聲者

 論曰文章不朽盛事然非嗜古篤力弗至也

 乃造物者輕與人以富貴重與人以文章則

 成一家言以嗚于世者良匪易矣吾郡自鄧

 德明以記述著聞其後諸廖嗣興二蕭接踵

 以迄于今淹通麗藻有足觀者卽未能建旗

 鼓于中原執牛耳于壇坫而披華振秀亦自

 斐然疇非萟圃之奐流儒林之傑出乎富笥

 腹以五車濡綵毫于七發不佞竊于鄉之少

 僋厚望焉

溫革石城人累試不第寶元中詣闕上書願捐

 家資盡市監書以惠後學旣得請擕書歸建

 樓貯之闢義館以來遠近之願學者仍儲廩

 以給口食經始之日獲五銖錢五萬于地中

 人咸異之遂以青錢名其館

陳維字康侯雩都人方期之後力學有行誼五

 舉不第于邑之密園立萬松莊闢義學教授

 鄉里學者歸之後應八行科人稱陳八行

胡時中字伯正寧都人性資頴特不隨世俯仰

 從孫勴學詩不屑仕進號東蒙居士

呂禎字文祥興國人政和間貢國學因與陳東

 等伏闕上疏詆執政編管道州建炎初賜歸

 田里

鍾廷方興國人紹安曾孫祖斗元爲贑儒學正

 家藏書萬卷客時從借讀恣所觀閱有手澤

 尚存者有新若未觸者臨終屬其子以寶藏

 遺書爲孝廷方恪守祖訓嘗攝鄧文學尤癖

 于書家藏未備者不吝捐資以購先世遺文

 手輯成帕名一家機軸名公詩詠采而録之

 名治世雅音琴譜丹經奕數星術亦旁通而

 肆攷焉學者稱東巖先生

孫興禮字慶甫寧都人力行孝友元至元間御

 史程文海薦之以疾辭後以孫勰貴贈官

孫良臣寧都人與弟正臣俱以文學稱良臣爲

 淄來萬戶府經歷正臣嘗知吉水州元延祐

 間蔡五九之亂昆弟竭貲以佐軍興事寧正

 臣召賜衣帶贈淮東帥表其宅曰義門

鍾恕字以行龍南人柔子至正癸巳鄉貢進士

 署濓溪書院山長不赴篤學勵行不墜家聲

劉元杰石城人倜儻有噐識少遇異人授以風

 角烏占之術因解兵法元至正十二年四方

 兵戈雲擾元杰憤然起義兵團結于通大寨

 據險以寧賊攻四旬不破邑人重有倚賴焉

 國朝其孫銘安從軍有功遂爲百夫長

彭舜榮寧都人生平公直爲閭里所信服僞漢

 熊天瑞攻城守將遁走舜榮約同里蔡必達

 等十餘人計畫堅守危城賴以保全比天兵

 至同溫德中盧舜元等舉州投頴

孫紹字復先寧都人宣德癸丑以經明行倏這

 縣令袁才輔所薦授本縣訓導未任丁憂遂

 絕意仕進從陶瑾學瑾卒于官遺二穉孫無

 所歸紹爲之稱室割田以資日給人咸義之

宋策贑縣人質直敦行誼教授鄉閭自號梅溪

 隱者宣德癸丑膺懷材抱德薦不就嘗作雪

 牎四友吟以自適其子必明亦有父風

彭玉琳贑縣人遜志好學善事二親析產推讓

 其兄宗族稱其孝友

朱源字本深贑縣人宋孝子壽昌之裔也飭躬

 篤行教授閭里督府陽明王公作興社學以

 耆儒禮之常命其率所教童子入射圃歌詩

 演禮郡邑亦重其人歲與賓席故自書其門

 屏曰儒書頗讀四五卷鄉飲曾叨三十年卒

 年九十有七

王灝贑縣上梅林人以文亾害爲邑掾省祭冠

 帶痛邑中絕軍已豁復續徃徃勾丁補伍爲

 子孫累灝乃徒步入京上疏奏辯事下清戎

 司府覈實以覆得如所奏盡數作豁至今民

 誦其義時舊令尹全州蔣公曙適遷江西清

 戎右轄方主其事嘉灝之義贈以十絕今録

 其二驚籍空虗歲巳深無根有蔓苦追尋誰

 憐一點陳情念洗盡千門抱恨心人于腔子

 見天真一隔籓籬越視秦爾獨願回春百里

 而今六合正同春

劉載永長寧人正德末年廣冠葉廷芳等作亂

 盤據黃鄉勞田丹竹樓三保之地劉氏一姓

 被其慘禍永時年十三奉母避難志懷報讐

 至萬曆初年白于府主運籌設策誘散其黨

 一鼓平之遂建縣治一布衣智畧如此其附

 祀報功祠也固宜

鍾朗嗚定南人少讀書頗多涉獵龍南令姜圻

 廉其才能薦爲軍門叅幕不就舉鄉飲賓亦

 不赴及僉爲約正則宣諭鄉人最勤懇有避

 宼入城者恒出粟賑濟之

  以上皆質行可述者

 論曰在昔麥丘邑人郭墟野人新城壸關三

 老皆以裋褐釋冠陳說侯王之前史冊雖不

 載姓名而今讀其書猶想見其人豈所謂謀

 于野則獲與里中諸長老名不掛于仕版善

 不出于丘閭然而弟子受學輿人誦義要亦

 鄉之自好者矣孔子謂忠信篤敬可行于州

 里宗族鄉黨有稱爲士之次若然則質行豈

 可少哉

 總論曰或謂鄉賢之多品目也得無過于分

 別乎是不然人之材噐原自不同衡人者必

 一一肖其人庶幾低卯不爽語曰大行受大

 名細行受細名言不相溷也諸郡邑志有此

 例矣故意在善善寧取節焉儻名不副實卽

 顯貴親故弗録也遠者稽之往牒近者採之

 公評不敢以臆決不敢以私狥惟信諸此心

 而已若曰鄉黨依忠厚寧寬母刻則通國之

 孝子慈孫誰不欲耀其先以令名乎如必人

 人厭其意是使薰蕕同噐而珉玉共匱也當

 年指示之衆後世是非之公可盡掩乎哉鄧

 文潔公有言脩德于明者人紀之行善于陰

 者鬼神紀之無以鬼神爲冥冥由枝葉之榮

 昌而所紀可知也其于人何必急急耶噫旨

 哉言也孝子慈孫可以深長思矣

 

 

 

 

 

 

 列女

越國公鍾紹京夫人許氏當公爲苑總監時值

 韋氏之亂臨淄王謀欲誅之與公業有成約

 矣及期臨淄乘夜携劉幽求等入苑會公廨

 舍公悔欲不從命夫人曰忘身殉國神必助

 之且同謀素定今雖不行庸得免乎公悟卽

 趨出拜謁臨淄乃帥丁匠二百餘人執斧鋸

 以從是夜遂成大事夫人之力也此與漢丞

 相楊敞夫人從臾霍光廢立之議同何代無

 女丈夫哉

廖匡濟母失其姓䖍化人匡濟仕湖南馬希範

 爲決勝指揮使帥衡山與黔苗鏖戰死希範

 遣使來弔其母母曰廖氏三百口受上溫飽

 之賜卽滅族未足爲報況一子乎幸勿爲念

 希範嘉母知大義厚卹其家

曾文清公夫人李氏閨儀甚肅家教尤端生子

 逢逮貴而有賢行陳止齊先生傳良嘗曰余

 不及見文清公然獲從六卿原伯侍郎仲躬

 游甚久憶在都下時文清夫人尚亡恙生日

 當壽余與高炳如博士脩排母之敬見諸婦

 各年六七十盛服夾侍人人出對客已而原

 伯帥婦及諸孫羅拜奉觴且遍飲客乃罷故

 家孝敬之風可觀也原伯逢字仲躬逮字諸

 孫槩登進士桌爲總卿槃爲工部世慶緜衍

 盖有自云

熊母失其姓寧都熊本妻也生七年而母李卒

 依外家以居外家姑故聞詩禮因授以書及

 傳記待年于家攝治內外事俱有條理母卒

 時屬所遺槖備女嫁資後母移槖置別產不

 問而孝謹彌篤年卜九歸本事舅姑執婦道

 姑王病風攣日夜保抱扶持不少怠相夫力

 學代任一切家事夫女弟在室者出私槖嫁

 之其家燬夫若子死則延致養于家三子鼎

 渙晉母自教督之鼎渙讀書常至鷄鳴母紉

 治絲枲伴讀若嚴師然業成閱其文曰渙文

 浮鼎宜貢已而果然本爲經師從遊者甚衆

 諸所談諭母竊聽之輙斷其生平壽夭利鈍

 後驗無爽僞漢兵起及贑平時遶疾匿隣空

 室中已避安寧鄉瀕危翥婁矣卒自全漢一

 再遣使㣙鼎母曰盧敗可立待慎母往元省

 守臣以書招之又曰元運將終不可爲也及

 衛國公鄧愈取江西聘鼎從事母曰可矣聞

 江表有真主是可依也其明達如此

鍾克俊妻劉氏友南人克俊痛宋亾義不食元

 粟投龍頭江而死時遺孤柔甫睟當改物之

 初兵戈擾攘劉擕孤奉其母吳氏避之南雄

 備歷艱險孤稍長携歸令從鄉先達雷州推

 官劉震學日自程督之孤柔以紹述爲事力

 學工文名聞州郡劉喜曰有子如是吾夫君

 爲不亾矣間與孤語及龍頭江事輙相對長

 號竟日忘食以故卒成其子賢行云

安人俞氏贈祠部郎黃堂之妻憲副大節之母

 也安人生貴族幼隨父宦邸父口授以書輙

 通大義年十五爲新婦卽能順適舅姑意內

 外事岡不肅給舅姑見謂新婦能喜曰吾兄

 係獨子且孱今得良內佐吾二人無憂矣巳

 而再多身俱不育則從臾郎納妾郎謂婦少

 方屢孕姑待之安人不謂然悒爲置妾陸時

 年尚未及筭也陸尋生子未幾而子母俱殞

 則又爲更置妾媿舅患迵風姑患乳癰皆奇

 疾時郎爲諸生憂迷不知所出安人代秉家

 政供修藥餌朝于舅而夕于姑也姑癰潰腥

 穢不可近安人蓐侍若弗聞也者湔滌傳藥

 三年以爲常舅先姑五月卒姑繼之半朞兩

 䘮周施拮據佐夫所不逮鄉人嘖嘖頌母賢

 且才矣舅歿時呼于願孝婦產隹兒以報自

 後安人連舉二男子媿尸已先舉子比再子

 而媿卒安人子之如巳子分產亦如之日惟

 督叔子大節學晚見叔子成進士叔子告歸

 省久之未有行意安人趣之曰奈何以老婦

 故忘君恩于是叔子勉扶侍安人比拜博士

 甫三月而安人卒初贈孺人 覃恩加贈安

 人嗟乎不安媵人不子孽子此婦人恒情也

 俞安人當盛年不難爲夫置妾亡一姬復以

 一姬進非輓近所希觀者與分產均嫡庶庶

 長子中匱割膳田聽廢著又何慈惠之篤摯

 也侍姑病三年血肉淋淳不避穢尤貴家兒

 所難者三十後而產男子子獨貴天之報之

 豈其微哉予故特書之以勵俗

  以上俱婦之賢明者

陳氏寧都廖國噐妻年二十八婺居守孤至元

 更革之際子死于兵婦亦被擄遺孫人俊方

 七歲陳憐而鞠之時祖姑鄧親姑郭皆在堂

 陳竭力奉養二姑後郭歿而鄧尤賴孫婦以

 扶其老得年九十九人俊事祖母亦以孝聞

 陳年九十餘乃卒有 詔旌其門翰林吳澂

 揭傒斯爲詩文表之人俊昆孝友

袁氏雩都李崇仁妻年二十一夫亾遺腹生子

 袁撫之稱未亡人事姑曾氏晨昏侍養未嘗

 廢禮洪武甲子奏聞旌表

謝氏贑縣劉辛二妻年二十七而寡舅姑衰老

 家無餘資僅存田五畝謝紡織以爲供具舅

 姑安之旣歿殯塟皆如禮遺孤亦賴以成洪

 牙戊辰奏聞旌表

祝氏信豐呂仲德妻于歸時舅姑己早逝獨祖

 姑俞在年踰八十齒落艱食祝朝夕以乳乳

 之左右掖持如嬰兒然時人稱爲孝婦見舊

 志

賴氏安遠范必雲妻年十八夫亾止一女在抱

 或諷以他適泣曰妾得爲范氏鬼足矣安忍

 更事二姓況舅姑年老菲我疇依代夫養親

 是吾軄也于是生而供奉死而塟祭皆竭其

 力婺居凡五十年見舊志

彭氏雩都庠生周泰妻年十九居夫䘮哀不自

 勝撫教遺孤動有繩束事舅姑曲爲承順不

 忍傷其志以孝聞都御史汪公鋐扁節孝于

 其門羅太史洪先爲之書扁

  以上俱婦之節孝者

廖氏 蕭氏 歐陽氏贑縣人舊所稱劉門三

 節也廖伯祥妻蕭澄甫妻歐陽德閏妻三世

 相繼婺居而歐陽與蕭婦姑相依四十九年

 當至正壬辰戊戌兵亂井里爲墟獨能保全

 家室撫遺孤玉輝成立且以孝聞尤人所難

 分省叅政全普安撒里守郡上其事未達至

 洪武未年邑令王彥明具聞于朝始被旌表

 廬陵吳有壬浦江宋濓有文述其事

劉氏贑縣朱崇文妻年二十八寡而家貧攻苦

 織紝撫遺孤顯迨長延師督教永樂癸未顯

 舉于鄉丙戌奏聞旌表

葉氏信豐黃信義妻年二十五生子未匝月而

 夫歿刻厲守志金石不移正統巳巳奏聞旌

 表

揭氏寧都蔡楚仁妻夫卒時年甫二十夭心守

 節以撫藐孤成化聞奏聞旌表

胡氏寧都彭性誠妻年二十四義不更夫慈以

 撫子成化間奏聞旌表

曾氏寧都盧孟忠妻年二十七而孟忠卒母子

 相依治麻縷以資生計卒年七十有五成化

 間奏聞旌表

賴氏寧都蘇克璋妻年二十三克璋讖遺兩孤

 尚未成童氏寧義立孤百折不回卒年七十

 四弘治中奏聞旌表

管氏雩都吳孔暉妻年僅十六比翼遽分家腹

 所生存茲一綫弘治庚戌奏聞旌表

劉氏雩都孫宗噐妻年十七而寡以死知誓不

 再嫁卒年七十有一弘治庚戌奏聞族表

劉氏雩都李宜端妻年十九痛悼夫亾撫一歲

 兒以承宗祀婺居凡七十年弘治庚戌奏聞

 旌表

徐氏雩都李進昭妻二十而稱寡毀容屏跡以

 明所志卒年七十弘治庚戌奏聞旌表

陳氏雩都羅世序妻年二十五夫君見背遺孤

 鉅鎬夭志靡隊撫了成立正德庚午奏聞旌

 表

楊氏名作娘瑞金郭元卿妻夫卒時年方十七

 貞淑不貳植遺腹子以奉承嘗孀居五十餘

 年正德間奏聞旌表

李氏興國庠生王祐妻祐卒時年僅十八圬在

 存孤水操堅厲有司奏聞旌表

謝氏興國蕭彥澄妻年二十七夫亾以節自夭

 貧而無怨有司奏聞旌表

鍾氏興國王實正妻年二十四育孤守寡子死

 撫孫賴以成立有司奏聞旌表

文氏會昌葉叢妻年十六生子甫三歲而孤姑

 憐其少許之改嫁不從依姑撫子卽子死不

 改初志事聞旌表

俞氏信豐劉數妻年二十一而寡有子娶婦爲

 妻黨所間蕩產幾盡氏飲泣隱忍父欲送子

 詣官又苦勸免盖不忍見子之受笞辱也其

 子尋亦悔改萬曆甲申奏聞旌表

許氏信豐人府學生甘士傑妻年二十八夫亾

 遺子三歲誓死不再適撫孤成立以承宗祧

 部使者奏聞旌表

劉氏龍南庠生徐睿妻睿病革以孤爲托劉涕

 泣誓不敢負迨終䘮一如夫遺命守子終身

 有司奏聞旌表

楊氏寧都謝子敏妻生子繼志甫一月而子敏

 卒氏時年方十七令仃貧苦行道憐之而義

 節堅持日紡織以供日食繼志長督之學登

 萬曆邴了鄉薦母以壽終部使者奏聞旌表

杜氏安遠庠生郭一爵妻夫亾守志以禮自衛

 萬曆壬辰奏聞旌表

曾氏名五貞瑞金楊萬璞妻年二十五萬璞卒

 而家甚貧父母憐愛之將令別嫁曾以死自

 決撫孤春雷早世又撫其孫辟纑度日艱苦

 人弗能堪享年九十六目及其曾孫以傑發

 科人稱曰貞壽萬曆壬辰奏聞旌表

姚氏會昌諸生葛覃妻年十九稱未亡人㷀居

 夜績以撫弱孤志節皎然無玷萬曆戊戌奏

 聞旌表

鍾氏興國劉貴卹妻夫不幸死于冠鍾時年二

 十四斷指截髪誓不改適奏聞旌表

黃氏石城羅濟基妻生子彌月夫卒人以少艾

 爭求聘焉黃抱孤而泣以死拒之巳而孤立

 生孫無祿相繼夭折氏與少婦黃共嫠以老

 鄉人莫不憐之奉 旨旌表

呂氏興國王詵妻筭年抗志撫孤操刀割袂以

 誓勤女工給姑之養終老靡悔奏聞旌表

譚氏贈監察御史劉籥妻年二十五而嫠携二

 孤蚤夜操作備極劬勞且貞而能教二子就

 外傳日程督之伯子思誨成進士母膺封典

 而縞素疏糲猶不忘居約時閨帷雝肅壽躋

 望八泰昌改元奏聞旌表 覃恩加贈孺人

歐氏會昌文明妻年二十七明卒擕三歲孤畫

 夜悲泣靡有他志卒年八十見舊志

謝氏信豐張珍妻年二十五生子僅九月痛夫

 亾忍死鞠孤貞守五十餘年有司上其事未

 及旌而卒見舊志

錢氏信豐汪洪妻夫亾時年僅十六有欲其改

 嫁者輙厲聲曰幸有遺腹天其不墜汪氏宗

 乎已生子娶婦子又早世竟撫其孫以老壽

 終見舊志

黃氏信豐庠生李寬妻寬死時年方十六無子

 僅遺孤女翁姑欲令改嫁不忍背夫竟以節

 終見舊志

羅氏興國庠生呂若履妻年二十二而若履卒

 奉姑撫子孝慈備至卒年七十有七見舊志

鍾氏興國陳玉琳妻年二十三而寡撫孤鳳翔

 娶婦江氏已生子敘錦矣而鳳翔先卒敘錦

 未及冠並夭江氏與姑共守形影相弔閨壸

 肅然見舊志

王氏興國鍾以庸妻䘮夫于二十四之年撫鞠

 二孤俱壯而有室矣次子雅頊娶于梅生子

 泮未及朞而雅頊卒梅時年十九亦與姑共

 守如江鍾家故事兩門雙節君子亟稱之未

 及奏旌大是闕典見舊志

鍾氏興國陳綱綱妻少寡育孤堅志不易至毀

 靣以卻母命里人難之見舊志

羅氏興國胡秀禎妻夫亡時年纔十六鄉人聞

 其少且賢請婚者接踵羅誓不可有族豪受

 賄彊逼之羅奔愬于郡得免竟撫呱泣之子

 終其身見舊志

歐陽氏興國羅秀峻妻年二十二誓死守節立

 夫侄爲嗣以壽終見舊志

鍾氏安遠歐陽九霄妻歸浹歲而九霄故以宦

 家女不肯再醮竟撫遺腹子鳳翔以老年八

 十三卒見舊志

堯氏安遠胡量瑄妻年十一持夫服三年畢有

 勸其改適者堯慟哭失聲先取所著衣盡付

 之火午夜閤戶自經姑覺亟捄解之自是人

 不敢復言見舊志

賴氏名四姑瑞金鍾宗禮妻年十八出嫁甫二

 月而宗禮死于戌所盟心守節養夫姊之子

 爲後卒年七十有五見舊志

黃氏龍南鍾清妻年二十五產子一日清飲于

 婣家渡水而溺氏抱兒沿流號泣求屍二日

 不得欲從之水以家人護視得免斷髪自誓

 甘貧守子凡六十餘年及卒督府周公南爲

 給䘮具太守邢公列有詩弔之

李氏名善果龍南廖思潤妻痛夫陣亾悲啼幾

 絕巳而誓不再適卽貧苦殊自甘之部使者

 以節義扁其門年九十無疾而終

王氏龍南鍾錠妻夫卒時年二十三有妊三月

 夫與訣許之再嫁氏指天爲誓及卒哀毀踰

 禮守節終身竟不食言見舊志

蕭氏雩都曾景葵妻年十九而寡撫子撫孫艱

 苦兩世卒年八十六嘉靖間督學使表具門

李氏雩都蕭玉噐妻夫卒時年僅十八有遺腹

 許夫以守及子生而殤竟不改其初志年六

 十八卒嘉靖間督學使表其門

高氏雩都嚴雅潤妻年二十二而夫亾撫子養

 姑極其艱辛見者爲之酸楚卒年八十七嘉

 靖間督學使表其門

袁氏雩都庠生王越妻年十七歸越僅半載越

 卒遺腹生子琛有諷其再適者袁伏地慟哭

 數日不食卒如其志以節終嘉靖間督學使

 旌以粟帛

嚴氏雩都庠生周誥妻年十九而寡家甚貧子

 山負責不能償先卒有孫堯典方在童年責

 家訴于官勾攝者逼氏聽理氏嘆曰吾不出

 戶庭五十年矣今何靣目見官府乎遂縊死

 士民無不哀之何水部適仁表其墓

劉氏雩都郭良節妻年十七生子甫三月而夫

 卒誓不再嫁茹茶食蓼以完節終隆慶間督

 學使表其門

蕭氏雩都李一龍妻幼年守節至老人言無間

 邑令上狀表揚之

蕭氏興國呂經言妻幼通書禮年十九䘮夫亾

 子卽夭志不貳日懸夫像飲食必祝起居必

 告至老無錈有婢隨香感其苦節亦誓不求

 配事氏終身經上司旌獎

王氏興國鍾廷用妻夫亡無子以節殉夫屢經

 旌獎

羅氏興國歐陽福隆妻年二十四守節壽至八

 十屢經旌獎

謝氏興國鍾榮祚妻年二十四夫死守節卒年

 七十有九屢經旌獎

謝氏興國羅雍妻筭年夫亾遺孤八閱月旣爲

 子獨守又教孫㳺泮人稱其賢屢經旌獎

鍾氏興國張仁本妻甘貧守節立孤育孫自少

 至老無有瑕疵已經旌獎

陳氏興國王朝舉妻十九芳齡義惟從一藐孤

 有托不死其夫已經旌獎

劉氏興國羅彥理妻年二十五夫亾乏嗣似無

 繋戀而一醮不再其志卓然屢經旌獎

呂氏興國陳沖實妻年十九夫暴亹哀慟弗勝

 誓以死守其遭不幸其節堪憐屢經旌獎

杜氏安遠郭守謐妻年十六歸于郭生二子方

 孩而夫卒鞠育訓迪俱爲邑諸生里人賢之

 屢經旌獎

丘氏安遠杜旻妻年十九夫亾無子又無厚產

 携一女兀坐斗室勤紡織以供饘粥卒年八

 十餘屢經旌獎

郭氏安遠庠生杜喬東妻夫亾時年僅十八止

 遺王女父母欲強之改醮堅不從命卒以節

 終經旌獎

曽氏寧都葉遇春妻自二十歲撫孤執節以至

 于老貞白無議弘治中縣令表其門

溫氏寧都庠生葉廷佐妻年十九廷佐卒撫遺

 腹子歷八十年節壽兼全世所希有嘉靖中

 縣令旌揚之

蔡氏寧都羅孟平妻年二十一夫亡盟必守節

 以撫厥孤始終如一嘉靖中縣令旌獎之

劉氏寧都陳國慶妻年二十七夭志存報內城

 唯謹嘉靖中被上司旌獎

蔡氏寧都蘇堯相妻年二十三夫亾堅守孀節

 凜然酃靖中被上司旌獎

蔡氏雩都溫經緯妻年二十二撫孤厲節內外

 稱之嘉靖中被上司旌獎

陳氏寧都彭處昭妻年十九撫夫遺胤誓不改

 適萬曆初被上司旌獎

李氏寧都溫應元妻年二十而寡不出戶庭貞

 潔可表萬曆中被上司旌獎

朱氏瑞金庠生鍾華璉妻年二十六以節許夫

 安貧知守旣撫教其子爲諸生又善事其姑

 以孝養萬曆初縣令表其門

蘇氏瑞金庠生楊正懋妻筭年䘮夫堅志守節

 遺孤挺秀方半歲撫之成立今爲國子生巳

 經院道旌獎

鄧氏瑞金湯世奇妻年二十五世奇卒旣塟刻

 像祀之閉門獨坐誓不他適卽以無嗣微諷

 屹然不動已經院道旌獎

賴氏石城溫寧玉妻年二十守夫遺腹子食貧

 甘苦卒年八十有五嘉靖間督學使表其門

溫氏石城庠生劉瑩妻年十九失所天哀號之

 聲不絕短檠孤帳風雨姜其竟以愛鬰死邑

 大夫表揚之

胡氏寧都劉時㤗妻年二十夫亾守節事姑陳

 氏以孝聞隆慶間署縣瑞金尹呂若愚𥪡碑

 記其事立亭于城隍廟旁

蕭氏贑縣斯邦榖妻少寡而二子俱在穉年家

 無厚產寒燈夜績以備晨炊北二子稍長卽

 教之學仲子言貫登萬曆癸酉鄉榜爲邑令

 氏享祿養以壽終庶幾不負苦節云屢被旌

 獎

孫氏舉人謝慇妻佐夫成名年二十八而夫早

 世二孤方在髫齔家計更屬蕭條氏經年拮

 據以奉姑菽水而給子館榖愁容苦貌垂老

 猶然茹蘗餐水人稱節愍屢被旌獎

黃氏贑縣庠生張四維妻年二十三而四維卒

 遺二子其一尚在襁褓㷀塋孒處持家秉而

 撫遺孤恩斯勤斯迄于有成仲子補邑弟子

 員氏以貞操懿德稱于鄉黨卒年八十屢被

 旌獎

桂氏贑縣蔡兆文妻夫亾時年二十八旣無翁

 姑之倚又鮮妯姒之助蕭然環堵隻影自憐

 二孤長成督訓之俱爲諸生艱苦備嘗白首

 無悔已經上司旌獎

周氏雩都曾震妻笄年孀居家無擔石寄生于

 織紝撫子撫孫艱辛萬狀卽併日而食貞志

 彌堅卒年八十有三屢被旌獎

何氏信豐庠生吳昌巖妻夫亾時年二十四撫

 二子事繼姑止以紡績度日生計雖窮剛腸

 無改屢被旌獎

袁氏信豐曹禾妻連理蚤分遺孤在抱氏盟心

 刻意矢以一節殉夫即頻遭家難百折不回

 曹之宗祀賴以無墜者袁之力也屢經上司

 旌獎

劉氏信豐庠生吳拱晚妻年二十五而寡毀容

 自悼膏沐不施尋以朝狼悲泣䘮明逾三十

 年忽能辨物異哉穉孤卒賴成立篤老被旌

鍾氏興國監生呂俸妻以笄年守二歲遺孤卒

 年八十五閭里絕無訾議屢經旌獎

李氏寧都庠生魏開妻夫亾無子立侄承嗣婦

 姑相倚竟完節以終屢經上司旌獎

彭氏寧都鍾思獻妻爲夫存孤爲孤忍死自二

 十三歲以至于老名節無虧屢經旌獎

曽氏寧都李凌雲妻芳年䘮夫甘心守子不渝

 其節卒成其慈屢經上司旌獎

曽氏寧都廖仕政妻年甫踰笄頓失所天血胤

 在懷永矢從一屢經上司旌獎

陳氏寧都曹逢辰妻哭夫之䘮年未三址食貧

 苦節逼嫁不從鞠子養姑近經上司旌獎

陳氏寧都曾子鏡妻年甫及笄矢節殉夫勒嫁

 旣引義自裁忍死復截髪以誓其志決烈老

 而彌堅近經奏 聞旌表應列于前以 旌書下日志已刻成故附此

  以上俱婦之節者

葉氏石城賴仲元妻宋建炎四年宼作仲元客

 逰于外時舅姑老不能走避氏在侍獨守宼

 至欲犯之且拒且罵竟不受辱賊怒斷其喉

 而死聞者爲之流涕

管氏寧都人歸于黎宋紹興中流賊破縣掠之

 去管怒罵不爲賊所污割其乳罵益厲已而

 斷其首首躍丈餘猶嚙門限賊衆爲之落魄

陳友諒妻信豐黃田江人元末紅巾賊起妻女

 二人被執強欲汁之罵不絕口俱死于丸其

 子孫無存者故姓氏不著

孫氏雩都曾安邦妻安邦以貢授南靖訓導孫

 隨之官偶山賊破城大肆焚刼安邦擕家走

 避男三俊被執而安邦亦爲賊戳傷孫意夫

 巳無生矣遂投火死三俊痛母悲號欲從之

 賊爲感動出其屍于煨燼中令三俊收餘骨

 還以殮不知當時安邦雖被傷猶幸脫于難

 也乃孫之死則甚決烈矣撫院游公震德爲

 文祭之萬曆丙午奏聞旌表

高氏安遠龍泉保人郭某之妻先年爲流賊所

 執自知不免墜深潭死宼退家人踪跡之不

 得屍忽從石巖中浮出殦之顏色如生

王氏名孝貞寧都人夫聶顯華疾劇願以身代

 遂縊死見舊志

鄧氏 謝氏俱寧都人鄧曾志顏妻顏病篤籲

 天願代先自縊死謝曾志聖妻聖病極力扶

 持寢食俱廢旣死伏棺號泣次日亦自縊從

 之一門雙烈世不多見嘉靖中奏聞旌表

賴氏寧都曾立清妻夫亾視含殮畢卽自經死

 時年二十二縣令申詳獎賞

劉氏名潤貞瑞金庠生許宗慶妻嘉靖四十年

 流賊入犯宗慶挈家避陳石小寨賊攻寨甚

 急閏貞告其母曰此寨不守吾其死矣斷不

 肯爲賊污以辱吾夫也時有劉尚卿妻鍾氏

 許受誥妻鄧氏李常森妻劉氏聞言憤激淚

 下越四日寨隱閏貞遂投崖死鍾鄧劉三婦

 從之俱死當道奏聞旌表仍立祠並祀之

郭氏瑞金謝棟妻嘉靖四十年擕子女避宼匿

 山中爲賊所獲欲污之忿罵不從殺同擄者

 以懼之亦不爲動巳而㭗拳擊賊賊大怒遂

 支解之當道奏間旌表

陳氏寧都葉以清妻嘉靖末年爲流賊所掠義

 不受辱觸石墻而死賊忿斷共頭棄之路旁

 兵憲李公祐表其貞烈

  以上俱婦之烈者

賴氏女寧都人生有淑質及笄將歸羅曆生而

 曆生卒女告父母曰壻貧家無所資盍返其

 所聘釵釧以助其䘮乎巳而誓不再嫁父母

 未之許遂目縊死見舊志

蔡氏女名已貞會昌人弘治甲子義不受賊污

 爲賊支解時年十六見舊志

謝氏名鸞姑瑞金人幼許配鍾斌斌侍其父于

 宦邸客死女謂身巳屬鍾氏何可更適他姓

 誓諸天日獨居四十餘年見舊志

李氏名秀玉龍南人先爲唐旭英所聘將嫁而

 旭英早逝秀玉謂初盟巳定何忍背之剪髪

 自矢終身弗改當道爲𥪡貞女坊

  以上俱女之貞者

 論曰詩三百篇其稱女德何纚纚也乃柏舟

 獨美共姜謂其矢節之難耳尼父刪詩並存

 凱風厥旨淵哉吾郡列女節烈至日數十人

 何其多也攷舊志自宋元迄 昭代嘉靖僅

 四十人而嘉靖丙申至今視昔且踰三倍豈

 屬邑諸大夫意在揚善博採而未之精核與

 抑有所因倚易于表見不若委巷窮閻之甘

 自湮沒也然則彤管之工固有幸不幸與雖

 然志節皎然者貫金石而泣鬼神自有不可

 磨滅者在儻其浮冒生而有靦靣目死而愧

 見諸貞明非幽責能無懼乎今苐收巳奉

 旨旌表與院司屢旌者餘俟論定以防濫也

 嘗閱六安州志載李節婦事李稱節幾十年

 矣一日巡方使者廉境內節孝狀吏持牒踵

 門曰夫人良苦能與我五百錢當爲夫人上

 旌表籍優給且至節婦閉門謝吏曰吾知守

 吾節不知其他且未亡人晨炊之不給安得

 如許錢博虗名乎巳而脩郡志僉議節婦例

 得書有詣節婦吉者節婦使入謝曰吾知守

 吾節不知其他徃不願生前旌今票何圖身

 後名乎其人慚阻退噫節婦之識誠卓然于

 笄黛之流矣彼須眉男子纓緌士夫乃有毀

 節而敗名者亦有騖名而矯節者人乎鄙哉

 吾請遺之巾幗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