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十七 天啓贛州府志 (清順治十七年刻本)
卷十八
卷十九 

贑州府志卷之十八

 紀事志

 天人之際古今之岐平陂徃復事與時移失

 得俱在法戒昭垂繇今視革百世可知

 志郡事第十三

 郡事

漢高帝六年庚子遣頴陰侯灌嬰畧定江南置

 豫章郡贑雩隷焉時南粵接壤尉陀數擾邊

 嬰將兵擊之駐于雩築城東溪後克捷雩人

 卽其駐壘䖏立廟祀之名曰昌文侯廟廟今

 廢嘗有人掘其地出石瓦可爲硯太守洪邁

 有灌瓦硯銘銘曰范土作瓦旣埴旣已何斷

 制於火而卒以囿水廟于漢侯今千幾年何

 址蹷祀歇而此獨也存縣贑之雩曰若藻池

 硯爲我得而銘以章之

建武元年丁丑振武將軍周訪征杜弢戰於

 豫章弢退保廬陵訪勒兵圍廬陵弢突圍而

 出入南康太守虞潭擊走之

太元八年癸未南康大水平地五丈

太元十年乙酉十月録淮淝功遷大都督謝石

 爲中軍將軍尚書令封南康郡公

太元十八年癸巳六月巳亥南康大水深五丈

太元二十一年丙申正月丙子木連理生寧都

 縣社後

義熈六年庚戊徐道覆反道覆盧循之姊夫也

 循權假廣州刺史時署道覆爲始興相道覆

 密欲裝舟艦乃使人伐船材於南康山僞云

 將下都貨之後減價錢市千郡人及舉兵按

 劵取還旬日而船板大積舟辦遂與循宼下

 流南康廬陵豫章諸郡皆陷時諸葛長民率

 衆入衛表曰妖賊伐船集木而南康相郭澄

 之隱蔽經年罪合斬詔原之道覆戰敗還始

 興循走交州皆被殺傳首京師

義熈八年壬子自正月至四月南康郡地四震

義熈十三年丙辰尚書左僕射劉穆之卒以佐

 命元勳追封南康郡公孫邕嗣邕性嗜食瘡

 痂以爲味似鰒魚南康國吏二百許人不問

 有罪無罪逓與鞭笞瘡痂嘗以給膳邕子彤

 嗣齊改南康縣公以罪廢䧏封彤弟彪南康

 縣侯

南宋元嘉二十二年乙酉二月白鹿見贑縣郡

 相劉興祖以獻

孝建元年申午封始興太守沈法系平固縣侯

 食邑千戶

泰始元年乙已晉安王子勛反於尋陽贑令蕭

 𧷤拒不從命繋于郡獄巳而出獄舉義襲豫

 章敗之封贑縣子邑三百戶固辭不受周寧

 民以軍功封贑縣男食邑三百戶

建元元年巳未褚淵以佐命功建司徒改封

 南康郡公食邑三千戶又王廣之初仕武帝

 以征伐功封寧都縣子晉封爲侯

建元四年壬戌三月白虎見䖍化縣

永明中封褚淵子蓁南康郡公封蕭子恪南康

 縣侯弟子顯寧都縣侯

永明八年庚子封第十九子子琳爲南康王改

 褚蓁爲巴東郡公

永元二年庚辰封明帝第八子寶融爲南康王

 後卽位於江陵是爲和帝

天監元年壬午封呂僧珍平固縣侯封平南

 將軍楊公則寧都縣侯子挑嗣

天監七年戊子封第四子績爲南康王子會理

 嗣

大同八年壬戌安成人劉敬宮挾妖道聚黨攻

 郡轉宼南康屠破縣邑有衆數萬內史張綰

 督兵平之

太寶元年庚午始興太守棟覇先起兵討侯景

 正月發始興遣主帥杜僧明將二千人次大

 𢈔嶺蔡路養據南康郡以二萬人軍於南野

 路養妻侄蕭摩訶年十三單騎出戰無敢當

 者僧明馬被傷覇先救之授以所乘馬僧明

 上馬復戰衆軍因而乘之路養大敗脫身走

 覇先進軍南康修崎頭古城徒居焉

夏五月高州刺史李遷仕反據大臯口遺帥杜

 平盧將兵入灨石城魚梁以逼南康陳覇先

 命主帥周文育繋走之高梁太守馮竇發洗

 氏襲破高州遷仕棄太臯奔寧都寧都人劉

 藹等資以舟艦兵仗將襲南康覇先遣杜僧

 明率二萬人徃援築城於皂口拒之遷仕亦

 立城相對二年三月僧明笄攻破水軍拔其

 城走平盧擒遷仕送南康斬之冼民與覇先

 會於灨石湘東王繹承制以覇先爲江州刺

 史領豫章內史覇先發自南康水暴起數丈

 三百里灘石皆沒

永定元年丁丑追封弟武康縣公休光南康

 王子曇朗襲封未受爵蓮子方泰嗣封從孫

 訬䖍化縣侯敬稚寧都縣侯葆泰平固縣侯

 各食邑五百戶

大建三年辛卯以南康王方仄爲廣州刺史

大建七年乙未十二月甲子南康獻瑞鍾一

大業十二年丙于冬鄱陽賊帥操師乞反以

 鄉人林士弘爲大將軍攻䧟郡邑詔遣治書

 侍御史劉子翊將兵討之師乞中流矢死士

 弘收其衆復大振衆至十餘萬據䖍州自號

 南越王巳而僣號楚稱皇帝諸郡邑多殺守

 令以附士弘北盡九江南盡番禺悉爲所有

 唐武德五年一弘請𨹓尋死其衆遂觧

武德七年甲申改南康爲大督督府統嶺外

 十一州九年廢

景雲元年庚戌睿宗以誅逆韋功排郡人鍾紹

 京中書令越國公實封五百戶賜物千叚奴

 婢二十人第一區良田千畝雜物稱是

大曆九年甲寅循州刺史哥舒晃友殺節度使

 李崇貴詔江西都團練使路嗣恭兼嶺南節

 度使綂五嶺討之駐於䖍秋毫無擾民悉感

 德爲建生祠刺史孟瑤聞於朝顏真卿爲之

 記子應刺䖍亦有惠政

大曆十三年戊午代宗召江西判官李泌入見

 因言朕靣屬卿於路嗣㳟而嗣恭取元載意

 奏卿爲䖍州別駕嗣恭初平嶺南獻琉璃盤

 徑九寸朕以爲至寶及籍載家得嗣恭所遺

 載琉璃盤徑尺俟其至當與卿議之泌曰嗣

 恭爲人小心善事畏權勢精勤吏事而不知

 大體䖍州別駕臣欲之非其罪也且嗣恭巳

 新立大功豈能以一琉璃盤罪之耶上意乃

 觧召爲兵部尚書

貞元十五年巳卯封司徒中書令韋臯南康郡

 王

元和六年辛卯刺史張署奏免度支折州民歲

 租緜六千屯

元和七年壬辰䖍州暴水平地深至四丈

和慶某年刺史李渤乞蠲本州賦米二萬石減

 冗役一千六百人上狀觀察使代爲之請允

 之

大中物年䖍州獲六眼龜一夕而失

乾符五年戊戌冤勾賊黃巢引兵渡江攻陷吉

 䖍等州趣廣南陷廣州

光啟元年乙巳春正月州人盧光稠㩀州自稱

 刺史以里人譚全播爲謀主是時南方群盜

 起全播謂光稠曰天下洶洶吾等獨守此貧

 賤何爲乃倡議聚兵衆推全播爲帥全播曰

 欲成功當得良帥盧公堂堂真吾儕主也因

 拔劒擊木三斬之衆懼乃立光稠出兵取䖍

 韶二州至梁初江南嶺表悉爲吳與南漢分

 㩀而光稠獨以䖍韶請命京師願通道輸貢

 梁遂以稠爲百勝之軍防禦使兼五嶺開通

 使

光啟元年乙巳正月叛將秦宗權責租稅於光

 州刺史王緒不能給宗權怒發兵擊之緒懼

 悉舉光壽二州兵五千人渡江轉掠䖍州是

 月陷汀漳

天復二年壬戌盧光稠出兵攻嶺南使其子延

 昌守䖍遂隱韶州清海節度副使劉隱攻圍

 韶州其弟巖曰延昌有䖍州之援首尾受敵

 未可遽取隱不聽會江漲餽運不繼䖍援兵

 至譚全播伏精銳萬人於山谷中以贏弱五

 千挑戰僞北清海兵急追之伏發大敗於城

 南隱奔還因盡以兵事付巖全播凱旋悉讓

 功於諸將光稠益賢之

開平三年巳巳盧光稠死子延昌自稱刺史

 爲其將黎求所殺將謀殺全播全播稱疾不

 出求自立暴卒更推衙將李彥圖總州事彥

 圖死鍾傳盡刼其衆欲遣子匡時守之州人

 屬譚全播請命於梁拜防禦使

開平四年庚午鎮南留後盧延昌表其將廖

 爽爲韶州刺史

貞明四年戊寅僞吳楊𨺚演遣王褀會洪袁

 信三州兵攻䖍韶久之不克褀病以劉信代

 之信圍䖍州日久亦不能下使人說譚全播

 出𨹓遣使報平章徐溫溫怒曰信以十倍之

 衆攻一城不下而反用說客𨹓之何以威敵

 笞其使遣之曰吾以笞信也因命濟師遂破

 誠執全播歸廣陵䖍入吳初人有誣信逗留

 陰縱全播者信因獻捷至金陵與溫愽厲聲

 祝曰信若不肯吳當成潭花一擲六子皆赤

 溫慙謝全播治䖍七年有善政卒年八十五

南唐保大元年封弟景逷爲保寧王徒封信王

 出爲䖍州節度使簡易節倹䖍人安其政贑

 令卒尉邵繼良挕令以令成䘮日張樂宴飲

 景逷立奏黜之排斥浮屠獨尊六經名教在

 鎮十一年卒贈中書令謚昭順

南唐保大初有神𨹓於羅縣民家縣吏張遇賢

 事之甚謹會循州盜起無所統禱於神神曰

 張是賢汝主也衆遂立之神告取䖍州則大

 事可成遇督乃僣號改元度嶺襲䖍州節度

 使賈匡浩不能禦遇賢據白雲洞農十餘萬

 元宗遣洪州營屯都虞侯嚴恩率所部討之

 通事舍人邊鎬爲監軍䖍有書生白昌裕沉

 密有謀鎬引與定計刋木開道襲白雲洞潰

 其衆裨將李台執遇賢以𨹓斬于金陵市

太平興國七年壬午雩都九洲鎮掘并得瓴

 敵十二其上皆有會昌篆文事聞因以名縣

雍熈二年乙酉䖍州吏李祚家馬生駒足各有

 二距

大中祥符八年乙卯寧都金精山石崖產瑞草

 松枝生瑞花知縣邢芳繪圖以獻

景祐二年始置江浙湖廣福建等路都大提點

 坑治鑄錢一員元豊二年因三司請增鑄錢

 官一員定爲兩司一在饒州一在䖍州在饒

 者領江東淮浙七閩在䖍者領江西荊湖二

 廣紹興二十六年罷提點官令逐路轉運司

 交割二十九年從左司諫何溥言復於饒贑

 置司輪年守任專以措置坑治督贈鼓鑄爲

 軄歲額十百六十餘萬貫乾道六年併歸發

 運司七年復舊除王楫李在正二人發認課

 額王楫謂饒州一司難于措辦欲於贑州司

 內揆江州吉州撫州興國軍𨺚興府隷饒州

 從之淳熈二年併贑州歸饒州王揖專爲提

 點官加都大

皇祐四年壬辰七月儂智高䧟韶州九月以孫

 沔爲江西路安撫使率兵至䖍立防禦操練

 之法使賊不得度嶺

治平元年甲辰以宋城蔡挺提點江西刑獄兼

 提舉䖍州塩法時塩宼千百爲群患苦州縣

 挺諭所部與期使自首納噐甲原其罪得兵

 械萬計盜賊從此哀息又簡僚吏至淮轉新

 塩絕私販弊竇歲增賣塩四十萬遷郡學於

 城東南豊樂寺市田購書以待學者王安石

 爲之記

元豊三年庚申江南西路提舉茶鹽使蹇周輔

 請通廣鹽光是州食淮鹽運自真州後由汀

 至䖍旣苦惡不可食而盜販更多官民患苦

 至是請罷淮鹽通廣監於䖍州南安軍民稱

 便

紹聖元年甲戌蘇學士軾再貶寧遠軍節度副

 使惠州安置八月二十一日過䖍與陽玉巖

 同謁祥符宮宮中妙法象沖妙先生李思聰

 所製也東坡拜九天使者堂下憂患之餘以

 籖卜之得英真君第三籖中有執心堅固見

 善勤學之句東坡瑞拜受教又與霍守李倅

 更和欝孤臺詩又題天竺白樂天石刻及贈

 玉巖翁詩越七年始度海北歸

紹聖四年丁丑以紹述說行連貶呂大防舒州

 圍練副使安置循州行至信豊病語其子景

 山曰吾不復南矣吾死汝歸呂氏尚有遣種

 乎遂卒年七十一天下哀之墓在信豊南山

 寺之右

政和元年辛卯䖍州芝草生

建炎三年巳酉金人南侵宰相呂頥浩議畢武

 昌爲趨陜之計高宗移蹕建康請𨺚祐太后

 奉神主如江西秋七月詔端明殿學士滕康

 權知三省樞密院事吏部尚書劉玨爲貳護

 從以行又命四廂都指揮事楊惟忠將兵萬

 人以衛至洪州劉光世江防不密金人絕而

 渡知江州韓梠棄城走金人遂由大治趨洪

 州連陷臨江軍袁撫二州滕康等倉卒奉太

 后至吉安金兵追急乘舟夜行質明至泰和

 舟人景信反楊惟忠兵潰滕康等遁兵衛不

 滿百玨奉太后及淵貴妃自萬安以農爾肩

 輿如䖍州虜人追御舟至皂口不及而還時

 䖍中府庫皆空衛兵所給惟得沙錢市買不

 售與百姓交闘縱火肆掠太后震驚士豪陳

 新軰以赴難爲名衆幾萬寨於梅林進逼南

 門楊惟忠部將胡友自外引兵呼城內兵出

 戰新中流矢死衆遂潰散巳而金人陷吉州

 還屠洪州四年夏四月帝遣盧益辛企宗等

 奉迎太后還越康玨皆貶秩辛幼安題皂口

 詞云欝孤臺下清江水中間多少行人淚西

 北是長安可憐無數山青山庶不住畢竟東

 流去江晚正愁予山深聞鷓鴣

紹興二年壬子固石洞賊魁彭友與吉盜連兵

 宼掠循梅廣惠南建汀邵諸郡高宗命神武

 右軍都統制岳飛討之飛至䖍友出戰麾兵

 卽馬上擒之餘賊退保固石洞洞高峻環水

 止一徑可入飛夜列騎山下令皆持滿質明

 遣死士疾登賊衆亂棄山而下騎兵圍之賊

 請𨹓飛受之盡散其衆建青塘平頭二賽捷

 聞高宗手書精忠岳飛字製旗以賜初以震

 驚太后之故有密旨令屠䖍城飛請誅元惡

 寡脇從不許請至三四乃許之䖍人戴德肖

 像祠焉飛行師有紀律士卒托宿市廛明旦

 爲主人汛掃門宇洗潗釜盎然後去太守供

 帳郊餞謁未及通巳雜偏裨行矣其嚴肅如

 此

紹興三年癸丑提刑鄭諟守臣趙彥操以贑灘

 險難於漕運請蠲上供米之半先是歲額運

 米一萬八千二百六十九石險七千二百石

 應付南安軍大傳石龍兩寨兵糧外實運米

 一萬一千六十九石後增至二萬民益不堪

 至是得旨始減半云

紹興二十二年壬申七月東南第六將校齊述

 以八營四千人㩀州以叛脅附者又四千人

 高宗命龍神衛四廂都指揮使忠州團練使

 李耕護殿階之師致討尋命守贑耕至軍于

 獅子岡劉綱以洪州兵駐城之東南張寧以

 循州兵駐城之南張訓通以鄂州兵駐于此

 陳敏以福建兵駐于東鄧酢以寧都民兵扼

 水東王曆陳修年以清屬給餉十一月耕促

 雲梯天橋徑東東北隅神臂弓交發命中砲

 十三梢飛石相屬敢死士先登賊棄城巷戰

 耕督麾下躪之賊敗縋西城訓通綱扼其衝

 丰溺于江餘轉走城南突張寧寨士鏖戰一

 賊不得縱耕築京觀列功狀以聞將士遷秩

 有差桐鄉朱翌作紀功碑

紹興二十年乙亥州民毀欹屋柝柱木上有文

 曰天下太平郡守薛弼經爲異遂獻之邊當

 郊祀而太廟生芝州有此獻秦檜大喜乞詔

 付史舘又請製華旗八靣紀祥瑞焉弼檜之

 門客也

紹興三十年庚辰江西轉運副使程大昌以歲

 歉出錢十餘萬緡代輸南贑夏稅折帛

乾道九年癸巳秋贑州螟

紹興二年己丑九月石城張遇龍文勝反于平

 固連破石城寧瑞興雩五縣安撫李壽明通

 判趙彥覃督兵討平之六年松梓山賊陳三

 槍反江西安撫使兼知贑州陳韡破砦六十

 斬三槍於𨺚興市

嘉定十五年壬午秋贑州螟

德祐元年乙亥江西安撫使知贑州文天祥奉

 詔勤王使陳繼周發郡中豪傑并溪峒蠻有

 衆萬人以家資給軍景炎元年命天祥開府

 南剱州經畧江西天祥遣趙時賞等將一軍

 取寧都吳浚將一軍取雩都自引兵從梅州

 出江西復會昌敗元軍於雩都復吉贑諸縣

 遂圍贑州元將李恒遣兵援贑而自將襲天

 祥於興國之空坑兵潰趙時賓等死之天祥

 走循州先是過寧都西北六十里竹林偶作

 書有所徵發泚筆竹葉後竹生葉俱有一二

 墨跡

元至元某年信豊宼起僉江西行中書省事李

 世安出行部冒大雨夜行五十里黎明抵賊

 所出其不意盡殖之以功陞行省叅知政事

 後賊黨復聚凡一十七寨世安偵知賊衆兵

 寡不輕進聲言脩道儲糗以待大軍之集賊

 憧其威名出降乃誅首惡六人餘悉資遣之

 地方遂安進行省平章

至元十四年丁丑以邸順爲𨺚昌萬戶討崖石

 寨太平巖諸賊有功十七年陞鎮國上將軍

 都元帥鎮𨺚興諸路兼管本萬戶事賜銀印

至元二十六年巳丑廣賊鍾明亮以循州叛轉

 掠寧都據秀嶺詔江西行省左丞管如德統

 江淮及隣近戌兵討之如德遣使招諭賊卽

 擁十餘騎諸石城𨹓兵不血衂而民獲安堵

 時有興國人呂志熊從軍有功薦授五符中

 郎將鎮龍南如德在宋爲江州都統制能一

 手挽二弓至元十二年以城𨹓元遂爲膚朋

 君子惜之

至元二十八年辛卯七月徒汀州江西行樞密

 院於贑州

至元三十年癸巳二月以韶贑相去地遠分贑

 州行院官一員鎮韶州

元貞二年丙申峒宼劉六十僞立名號聚衆萬

 餘朝遷遣兵詞之莫肯前進江西行省左丞

 董士選自請至贑先捕害民官吏治之尋進

 兵興國距賊巢不百里悉寘激亂之人於法

 復誅奸豪之爲葨槖者於是民爭請自效不

 數日六十就擒餘衆觧散得賊所書贑吉丁

 籍十萬焚之二郡遂安事平奏聞但請黜賊

 吏數人而已畧不及破賊事時稱其不伐贑

 學遭兵燹久廢至是士選爲之改建士尤德

 之

延祐二年乙卯四月寧都州蔡五九聚衆兔子

 寮五王廟張漢高旗幟殺趙同知圍州城燒

 四關勢甚猖獗奏遣張驢會江浙兵討之五

 王廟者邑妖祠也像設極魔怪人莫敢側目

 土人類縛生口以祭我軍見之畏縮押録王

 榮叔獨奮義火之三火三滅乃取婦人褻衣

 曩神首一火而燼遂平其城石城弓兵宋伏

 成於木麻坑禽五九伏誅

至治元年辛酉尖蝗相繼明年民饑甚興國達

 魯花赤忽翥必煑糜於邑之大乘寺飼餓者

 始四月朔訖五月中隣封皆接踵至所活二

 十餘萬人學士滕賓記之

至正十三年癸巳江西行省叅政全普庵撒里

 分省贑州復設科取士上其名于京師命下

 儲撫軍院便宜授官時兵亂廢科目故有是

 舉因名贑榜

至正十八年戊戌九月二十四日僞漢遣將攻

 圖贑州城䧟達魯花赤哈海赤曁江西行省

 叅政全普庵撒里晉死之先是一晉守贑以

 威斷著功名至正十六年陞江西叅政哈海

 赤代之政亦猛厲不可近十八年江西下流

 諸郡皆爲陳友諒所㩀有詔晉取袁州晉次

 吉安時員外吳彥誠爲吉贑總兵官其祈將

 明志高林伯顏武端等皆驍勇僞漢陳平章

 旣取江西遣宣尉幸文才等狥上流郡縣五

 月兵至吉安志高殺伯顏武端以城䧏全晉

 棄其師載輜重單舸還走贑與哈海赤同爲

 城守八月民間食盡九月軍無見糧而守益

 力父老懇曰食盡矣如一城生靈何哈海赤

 知勢不可支語帳前軍校法昌等曰爾率民

 兵血戰導我出城爾等還以城䧏我入南中

 圖興復法昌等猶豫義兵萬戶馬合穆沙禿

 倫反等殺晉以狥城中然後縛哈海赤出𨹓

 至城外哈海赤望見賊兵大罵已而曰與汝

 戰者我也母殺我百姓當速殺我遂遇害僞

 兵入城忿其久不下燔刼一空居民殱焉明

 志高以歸𨹓署爲廣東都元帥至是城破矜

 功愈驕幸文才殺之全晉守贑時懷謝氏宿

 憾自成丁以上非遠徒則死狴犴勝連逮其

 親戚十七八家再至中安所沒入益復不貲

 故死於帳下而人不憐

至正二十四年甲辰八月

高皇帝命平章常遇春指揮使陸仲亨會江西

 行省叅政鄧愈計江西上流未附州郡旣復

 吉安遂引兵趨贑時守將熊天瑞固守不下

 帝命平章彭時中以兵會遇人等共擊之又

 命中書右司郎中汪廣洋叅謀軍事諭廣洋

 曰汝至贑可與遇春等言熊天瑞困䖏孤城

 猶籠禽阱獸豈能逃逸但恐城破之日殺傷

 過多要當以保全生民爲心一則可以爲國

 家用一則未附者勸且如漢將鄧禹之不妄

 誅殺高亨高爵子孫昌盛此可爲法向者鄱

 湖之戰陳友諒旣敗生𨹓其兵至今爲我用

 縱有逃歸者亦我之民前克湖廣禁軍士母

 入城故能全一郡之民茍得郡無民何益廣

 洋見遇春等傳 帝命遇春乃浚濠立柵以

 困之天瑞子元震竊出覘兵勢邊遇春亦從

 數騎出猝與相遇遣將士揮刀擊之元震奮

 鐵撾以拒且闘且却遇春曰壯男子也舍之

 至是天瑞援絕糧盡遣元震出𨹓天瑞內袒

 詣軍門盡献基地盖次年正月也遇春送天

 瑞建康 帝聞克贑不殺喜甚遣使售諭遇

 春曰予聞仁者之師無敵非仁者之將不能

 行也今將軍破敵不殺是天賜將軍隆我國

 家千載相遇非偶然也捷書至予甚爲將軍

 喜雄曹彬下江南何以加之將軍能廣宣威

 德保全生靈予深有賴焉先是天瑞據贑加

 賦橫歛旣𨹓有司徵仍舊 帝曰此豈可爲

 額耶命悒罷之并免甲辰秋糧之未輸者

洪武二月已酉三月微江西贑州府興國縣逸

 士鍾磐勅諭曰朕承上帝閎休戢定大統不

 切于求賢何以成無爲之治非樂于㤀勢不

 有致難進之賢聞爾鍾磐潛心經史愽洽古

 今蘊經國之遠猷抱致君之宏畧顧乃嘉遯

 丘園不求聞達朕懷高誼思訪嘉言渴望來

 儀以資啓活夫古之君子隱居以求其志行

 義以達其道當今開國之𥘉而獨善自安豈

 其本心諒爾於行藏之宜䖏之審矣特遣行

 人趙彥可徃詣所居徴爾赴闕仍賜禮弊以

 表至懷爾其惠然就道以副朕翹待之意故

 諭

洪武六年癸丑冬十月州人呂氏手植白牡丹

 於庭水雪中盛開狀若玉盤盂照耀風日

洪武十八年乙丑廣典周三官謝仕真攻刼龍

 南信豊等䖏破其城焚掠甚慘三官河源宦

 家子殺人亾命仕真以造假銀事發遂與三

 官結黨倡亂一時烏合蟻聚至萬餘人明年

 統兵官尹和先計擒二賊子因乘勝督兵討

 平之

洪武十九年丙寅令天下縣令各立預備四倉

 官爲糴榖收貯以備賑濟就擇本地年高篤

 實人民管理本府建東倉于七里鎮四座八

 間建南倉於苑田建西倉于赤硃嶺各三座

 三間建北倉於大坪頭二座五間屬邑所建

 皆如郡

正統五年庚申歲大祲 詔遣重臣分行天下

 郡縣勸民出粟所在富民應詔者旌義之仍

 復其家時贑縣呂彥文出榖六千餘石以實

 公廩有司上其事下褒勑勞以羊酒蠲其徭

 役九年秋彥文赴京謝 恩 進献土物詔

 賜彩服二表裏大官酒饌鄉里榮之

正統十三年戊辰湖廣蔡妙光自稱傳度彌勒

 佛教眉間一瘡痕名爲三隻眼蠱衆倡亂攻

 破龍南尋討平之

景泰三年壬申信豊千戶所運軍奏稱本縣江

 水洶洶灘石艱難乞免漕運船七隻從之

成化四年戊于寧都三江水合先是有三江水

 合狀元來 識明年邑人董越果進士及第

是年以旱災 詔免秋糧子熑復議賑濟

成化十九年癸卯長河洞餘孽朱紹綱反總兵

 官率兵討平之卽其地立長沙營添設守備

 官一員統兵千人駐劄其地又于羊角水置

 堡屬會昌千戶所領軍五十人常川防守

成化二十年甲辰閩廣流宼犯境入瑞金總捕

 同知王廷珪督民快禦之進至丁陂爲賊所

 逼後援不應竟遇害卹恩進四品階録一子

 入監讀書守臣以失事坐貶

成化二十三年丁未六月石口賊陽九龍絆合

 武平賊劉昂流刼信豊焚東南二門遠近大

 聳鎮守太監鄧原以 聞特 命巡撫江西

 都御史仁和李公昂督三省兵討平之擒斬

 九龍等議設守備等官于龍南石城要害諸

 處方域以寧李公尋以原官移督漕運

弘治改元戊申 命右春坊右庶子兼翰林院

 侍講董越充正使頒朔朝鮮 賜麒麟服以

 行

弘治八年乙卯以廣閩連界盜賊生發添設江

 西巡撫一員 特勑副都御史金公澤駐劄

 南贑勦捕群盜公任七年始得代去尋以事

 寧議革

弘治十八年乙丑元旦廣宼破瑞金縣知縣萬

 琛失守遇害

正德元年巡按御史減公鳳上言四事一謂假

 兼制以安地方南贑二府接連三省流賊出

 沒東西北方不相統挕文移約會動淹旬月

 以致賊多散逸事難就緒宣命都御史兼制

 四省接境府州隨宜調度則盜可息奏可施

 行

正德四年巳巳叅議俞公諫計擒程鄉賊酋鍾

 仕高陳玉良等徃年爲安遠信豊害者駐師

 三月民不知兵後總制江浙閩廣諸省軍務

 平饒廣劇宼流撫江西累官右都御史

王德六年辛未程鄉賊鍾仕錦等攻刼江廣閩

 附近鄉邑都御史周公南初被 新命 開

 府于贑計招賊首何積玉千餘擒仕錦等戮

 之安插𨹓賊朱貴等三百餘人于羊角水耕

 住後積玉復叛知縣蔡䕫督民兵格殺之餘

 黨葉芳等投招安插黃鄉堡耕住爲新民聽

 調殺賊

正德十二年丁丑龍川上中下三浰等巢共三

 十八寨大賊首池仲容仲安仲寧賴振祿等

 三十餘人盤據一方不時流刼屢經狼兵夾

 攻芟夷不盡都御史五公守仁以次蕩平其

 巢因得其金龍覇王印及僣踰袍服旗幟以

 獻捷

正德十四年巳卯六月寧王宸濠反提督都御

 史王公守仁以勘事至豊城聞變回至吉安

 倡義起兵檄贑州知府邢公列寧都知縣王

 公天與率黃鄉等和兵從征七月執宸濠于

 樵舍江西平天與卒軍中

嘉靖元年壬午登極覃 恩免民田租之半

嘉靖十三年甲午水災 詔免民田租之半

嘉靖二十一年壬寅秋安遠黃鄉保新民葉廷

 春恃衆生變人情恟恟兵備副使薛公甲計

 擒之并其二子伏法衆遂定黃鄉離安遠縣

 治三百餘里與廣東平遠和平龍川等處接

 壤中有大帽山綿亙數百餘里人跡罕到大

 盜窟穴其間最後有葉芳者自程鄉入併諸

 賊有衆七千分爲七哨自號滿總先任巡撫

 周公南招撫之王公守仁嘗用以平桶岡浰

 頭及宸濠然驕模不受約束芳死其兄廷春

 代領其農肆暴尤甚至逼旁近居民竄徒者

 百七十人乘新舊督撫交代之際將爲亂畢

 薛公先計擒之選葉金爲千長撫定其衆新

 督撫虞公守愚至議于地名田背築城堡添

 設巡檢司併移安遠隄備之兵駐劄其地與

 弓兵相兼防守又議會昌長沙營增築增垣

 盖造營房分原守千人爲三班一班防守二

 班留衛以省行糧又遷羊角水堡築城三百

 餘丈中建公館營房以便官軍居民護守議

 上悉從之

嘉靖二十五年丙午秋七月瑞金儒學泮池內

 產二蟾蜍色白如玉

嘉靖三十年辛亥冬和平岑岡賊李文彪稱亂

 都御史張公烜督兵討之高砂千長陳貴爵

 與賊通漏師賊襲執指揮金爵爲質挾招不

 許大兵旣集賊出戰貴爵爲外應我兵北戰

 遂圍撫漳州府通判謝承志南安府推官洗

 沂賛畫邵應魁入營求招乃遣指揮謝勑徃

 諭賊黨李子文謀以貌似文彪者殺之亟其

 首并還被擄官詣軍門請𨹓遂撒兵後偵知

 其僞再遣勑入巢切責賊衆將子文械送轅

 門伏誅併殺陳貴爵而文彪竟得逃死

嘉靖三十五年丙辰夏四月大水藻城七日而

 水再至視前加三尺漂沒溺死無筭是年南

 昌以水災免存留稅糧借贑兩関鹽稅補給

 宗祿至三十九年水災亦仍前例

嘉靖三十六年丁巳提督都御史周公滿以所

 轄嶺北漳南多故守道缺員委挕不便䟽請

 嶺北嶺東嶺南漳南四道並各專設分守一

 人以叅政或叅議任之及請如成化中例仍

 設叅將于會昌節轄四省庶職有統紀緩急

 胥賴部覆如議行之叅將復于三十九年

是年三月龍南賊賴清規據下歷保以叛近保

 被脅者皆衆之清規本平民素有機知嘗從

 征三浰有功後棄本縣老人善爲人觧紛息

 闘縣官常委用之偶以族人獄事干連法應

 配時一郡倅署縣事黑甚聞清規家頗饒索

 賄賄人不厭春決再四逼迫之無奈逃匿而

 倅踪跡之益急因而聚衆拒捕遂反龍南之

 橫江信豊之員魚逕腦安遠之大小石伯洪

 俱爲所脇合岑岡賊李文彪高砂賊謝允樟

 號三巢而清規爲雄嘯矣十年殺人以千萬

 計地方受其茶毒極矣詩云誰生厲階至今

 爲梗可念哉可念哉

嘉靖三十九年庚申冬十二月郡城大雪樹木

 結水彌月不觧卽漢書五行志雨木水亦曰

 樹界

嘉靖四十年辛酉饒平賊張璉故爲斗庫侵欺

 掛法遂以失計良家子稱亂閩廣諸巢賊附

 之夏五月流入興國自龍砂出梁口萬安及

 泰和殺汪副使一中執王叅議應時勢益猖

 獗還過衣錦鄉長信時溫陂等處焚刼一空

 新督撫陸公穩遣安遠令石廩領黃鄉葉槐

 等兵禦之拎斬數十人賊敗走出境

嘉靖四十一年壬戌奉詔會師二十萬分爲七

 哨大剿張璉兩廣兵駐潮州福建兵駐漳州

 江西兵駐建昌贑兵駐汀州監軍御史叚公

 顧言駐節贑城紀騐功級時督撫陸公穩總

 江浙勁兵六萬屬俞叅將大猷將之璉出攻

 漳州諸帥乘虗擣其巢璉亟回自保于是大

 猷計誘賊黨郭玉鏡等賣璉以獻兩廣以饒

 固其地不肯予䖍哨奪璉去璉旣擒諸巢賊

 俱無固志或撫或勦悉就平定乃班師

嘉靖四十四年乙丑安遠縣虎四出白晝噬人

 知縣李多祚懸重賞募力士捕之旬日而獲

 十三虎明年督兵片下歷過太平堡一巨蛇

 當道多祚拔劎斬之未豈賊平人謂蛇虎爲

 先兆云

嘉靖四十五年丙寅夏六月都御史吳公百朋

 親督叅將蔡汝蘭等官兵進剿下歷搗其巢

 賊首賴清規伏誅先是吳公䟽請討賊奉

 詔尅期進兵而郡守黃公扆力主招撫則請

 單騎入下歷吳公䤣許之清規急欲援兵聞

 府主來撫率衆頓面待命且開道護送出境

 吳公乘賊懈亟移鎮信豊檄兵備叅政李公

 佑督諸路兵四萬三千有奇于六月初二日

 分哨進攻初三日長沙營把總暴以平首破

 楊梅牌斷賊右臂兵通大巢賊出戰皆失利

 我兵遂奪神仙嶺險隘賊懼退保鐵爐坑同

 頟李多祚督黃鄉兵衝撃俘斬甚多賊猶據

 寨項固守縱火四靣焚之賊犇樟木嶺各路

 兵奮力夾攻賊度不能支復犇入羊石鐃郄

 二寨清規率親信五六百人踞銅鼓嶂嶂爲

 龍川地昔儂智高所據爲密穴者汝蘭選勁

 卒六千人從間道圍守三寨而自以大兵殿

 後又架天車爲仰攻計坐營王如澄冒矢石

 先登七月初四日破鐃郄寨初六日破銅鼓

 嶂清規計窮謀夜走葫蘆崗爲隘兵所扼友

 走回苦竹嶂匿茂林中副將孔宗周偵知之

 領兵搜獲清規自殺戮其屍髪長七尺下歷

 平高砂謝允樟悔罪自縛詣軍門獻地乞招

 願爲編戶乃卽其地建定南縣是役也督府

 吳公主之兵使李公佐之而奪險摧堅決策

 制勝則蔡叅帥汝蘭之功爲最云初議下歷

 築城建舘移捕盜通判主薄統兵五百駐劄

 防守後張都御史翀謂非久安計因從新民

 之請奏立縣治張官置吏開設學校今信豊

 龍南安遠之民得晏然于耕鑿者咸頌吳張

 二公之功不衰

𨺚慶二年戊辰巡撫劉公光濟改行郡縣條鞭

 法

萬曆元年癸酉七月郡城金魚坊民家井中醴

 泉出嘗之味如薄酒其氣清芬三日乃竭

是年總督漕運副都御史王公宗沐䟽列漕宜

 四事一云恤重遠這地查得漕屬惟江西爲

 遠而江省之贑州爲尤遠且經贑石二十四

 灘之惡其到水次豈同淮安之抵 京師而

 風波不與焉計贑縣寧都二縣共糧一萬三

 千二百九十六石七斗爲數不多乞每年坐

 準改折隨同各處本色觧納于窮遠之民旣

 蘇其困又免其患所謂遠地之當處者也議

 上不報

萬曆三年乙亥九月都御史江公一麟知府藥

 公夣熊計殱黃鄉保賊首藥楷等兵不血办

 蕩其巢穴黃鄉宼盤據有年流毒地方非一

 日藥公故惠州人稔知其害意歚圖之而未

 有間三年四月內惠其保民劉載永嚴順民

 等請增設縣治公與江公謀曰是其衆可携

 也宜先招集其各保子弟來郡城就塾師讀

 間習禮已而果有四五十人來卽楷亦遣其

 子六人至然心實恚忿永載軰所爲讐視之

 七保人從此亦與之搆怨稍稍瓦觧葉公乃

 密致載永順民及尹明遂溫時選等數人于

 郡齊與同寢食盖伐謀伐交日夕計畫甚秘

 又遺梁正環陳俊賴琪等陰執招𨹓旗數十

 免死票三千又懸賞格令之伺便行事散其

 黨與布署旣定已偵得其內潰狀九月乃發

 兵二十日分道入正環等𥪡立𨹓旗分散免

 死票衆各星散無與官兵敵者楷勢孤走匿

 賴舍廟兵圍之火其廟遂焚死楷廟祀妖神

 內𥪡大旗篾束之用人以禡則自觧是年神

 像忽倒大旗祭之不開賊爲奪氣百年逋宼

 一旦蕩夷雖曰人謀亦天數云事平奏立長

 寧縣

萬曆四年丙子郡守戴公記置漏澤園于水南

 之苑田下令民間有停柩于郊外寮房者刻

 期瘞埋母再暴露違令者重治之旬日之間

 纍纍積骸悉得掩土其陰德厚矣

萬曆五年丁丑九十月間作大署民無所避桃

 李復花筍拔地數尺大寒中雷有霹靂聲明

 春轟轟不已電光晝爍雹如大員珠下擊人

 死于疫者亾筭

萬曆九年辛丑 詔天下郡縣清丈民田

是年贑令王公藩臣議改本縣上南京倉米兌

 淮米俱徽本色革納銀發糴包攬侵尅之弊

 至今民甚便之

萬曆十年壬午督撫張公煥 奏改本府扱盜

 通判專理兩闢稅務其巡捕事以清軍同知

 兼之先是司關者輪委南贑二府佐貳逐季

 更代至是始定專官之議

是年秋八月郡治災明年太守徐公應奎重新

 之

萬曆十九年辛卯督撫王公敬民采形家言謂

 貢水東山形如火燄郡城多災坐此遂檄有

 司徧山栽插松樹數萬株建萬松亭于上表

 以碑仍募夫看守歲給工食有枮折者責令

 插補

萬曆二十六年戊戌榷使自省入䖍立幟揚竿

 於東西兩橋欲駐劄䖍中小民重足立督撫

 李公汝華持正議力折之榷使撼以危言不

 爲動巳而議割額稅之半爲 上供額外商

 民秋毫無所與榷使快快掉臂去而䖍中市

 肆不易百姓安堵如故

萬曆二十九年辛丑春正月郡城黑青見形似

 貍犬夜入室燈燭皆滅其氣觸人若硝磺不

 可近走屋瓦有聲遠近驚怖晝夜嗚鑼呼譟

 哪是者浹旬禳拔之乃去

萬曆二十九年辛丑 兩宮宵蠲民田租十分

 之三

萬曆三十四年兩午冊立覃 恩蠲民田租十

 分之二

萬曆三十八年庚戌巡撫衛公承芳巡按顧公

 造議允每歲贑寧二縣上南京倉米兌淮米

 改行官觧免民間僉點糧長及科泒里甲幫

 貼之費于是贑令張耀寧都令㳺鳳翔各營

 建倉塲于省城惠民門外水次以便開兌民

 永利賴之是法行于通省而吾郡議之最善

 第行法者未必一一遵守耳

萬曆四十一年癸丑冬寧都地震有聲

萬曆四十二年甲寅歲大饒巡撫王公佐請恤

 贑寧淮南二米俱從改折民得輕省且得留

 米二萬餘石于本地惠同發賑

萬曆四十四年丙辰五月初一二三日霪雨不

 止蛟蜃並出一夜水高數丈初四日灌郡城

 城東北街市及瀕河室廬六鄉田禾俱被渰

 沒男媍溺死者無筭雩都信豊亦然部使者

 䟽云駕箴于城垣之上繋纜于麗譙之間托

 寢處于屋脊寄櫬柩于棟梁高臥華胥而夣

 魂已汨沒於洪濤晨炊舉火而井臼倐推遷

 于赴 盖字字滴淚矣幸而 朝廷俞三院

 之 請贑寧二縣淮南二米仍改折如四十

 二年例餘縣俱從寬卹

萬曆四十六年戊午伏秋酷熱異常且苦早晚

 禾無收民間疫鄉落尤甚闔門死者相枕藉

 九月之杪東南方蒼白氣一道濶尺餘約長

 丈二尺每至五更出見浹二旬始滅靈䑓占

 長庚星主兵屬楚分又冬暖少霜桃李實

 論曰自秦置縣而有贑雩郡始基之矣晉置

 郡而贑雩分後第上州升望郡今且千數百

 年夫有土地則有人民有人民則有政事其

 災祥之感召建置之暫常卽遐邈不可𢎿然

 可攷者尚多也漢嘗有事南越寄逕于贑故

 時有車轍馬跡焉乃終漢迄晉徃徃嶺海騰

 沸而境內㤀它警則當時樸愿之風猶可想

 見偏安之代侯王借名封爵與啓宇稱孤不

 同間有出鎮者亦食租衣稅民亾賴焉繇唐

 之季以逮宋元䖍中始脊脊號多事本之控

 馭失策上下相遁以至延蔓難圖不此之咎

 而以虎頭爲觧豈不謬哉 聖朝威德曁南

 交乃五嶺之間多伏莽祸中於䖍設鎮以來

 經畧諸公𠦡芟薙而廓清之遂使𨺚萬而後

 䖍人不聞金革之聲者五十餘年睹河洛而

 思禹功伊誰之賜耶若夫休養生息則又恃

 有加惠斯民者在臚而列之亦古今得失之

 林也視已成事者可以觀矣

 軼事

舊傳贑郡城爲通天大龜形十縣爲蛇形號十

 蛇聚龜郡城中有獅子二井鳳凰嘶馬金鯽

 魚三池相傳晉郭璞遷城記曰穿開獅子兩

 條泉九秀廻龍出大官金鯽魚池賜金紫鳳

 凰池上出名賢又曰金鯽池中波㶑灧讀書

 科第登榮顯莫教他日塞魚池枉讀詩書千

 萬卷又曰塞卻三池人少糧又無朱紫耀金

 章紹興丁卯郡守曾慥脩譙門掘地得石上

 書識文亦有穿開獅子兩條泉四句

述異記南康郡南東望山山頂有果林衆果畢

 植行列整齊有三人入山見甘子正熟共食

 致飽因懷二枚欲示人聞空中語曰速放䨇

 甘乃聽爾去

輿地志儲君廟晉咸和二年刺史朱瑋立也常

 有漁人釣於此得金鎖引之數百尺忽一物

 隨鎖而來其形似牛眼赤角白見人驚駭拽

 鎖急走漁人以刀斷得數尺不知其所由然

 也

北堂書抄引南康記云野浮水去郡五里有落

 星窟深不測底時見電光出其上

輿地志贑縣黃唐山有石室門方八尺廣約十

 間上通天窓下有方榻二室人巾幘而坐旁

 有小石室七所相通內俱有石人室前時有

 車馬跡無毒蟲蔓草林木繁茂水石幽絕盖

 仙靈窟宅也山下居人每丙日輙聞笳鼓笙

 簫之音鄧德明記云有石子如彈瓦聚山角

 內日不見他日復有

述異記螺亭在南康郡昔有一女採螺爲業曽

 宿此亭夜聞空中風雨聲見衆螺張口而至

 亂噉其肉至盡明旦止骨存焉遂瘞亭傍故

 以名螺亭

南康記雩都柴侯山漢靈帝時有劉叔喬隱姓

 名避地於此將死自書其柩曰柴侯人始知

 之塟材側晉末有發其塜者忽大風雨棺及

 松栢悉飛度此山棺化爲石

南康記雩都金鷄山臨貢水山石如霞旁有穴

 廣四尺一圓石當穴口神鷄出入色如金奪

 翼長嗚晉義熈中有彈之者遂化爲石南宋

 永初中復見棲翔于此

述異記雩都縣西七十里石寶穴有人乘船從

 下流還縣未至崖數里一人衣黃衣擔黃弤

 兩籠求載因乞食船主與之及濟索錢不與

 唾于盤徑入石穴去船主異之視盤中之唾

 悉是黃金

述異記南康有神名山都形如人長二尺餘黑

 色赤目黃髪于深山樹中作  形如𥪡鳥

 卯高三尺許內甚光澤五色鮮明傍開孔如

 規體質虗輕中以烏毛爲褥此神能隱身罕

 覩其狀贑縣西北十五里有余公塘上有大

 梓樹可二十圍樹老中空山都穴焉晉元嘉

 元年縣民哀道訓𨗳靈兄弟二人伐樹取 

 還家山都見形謂曰我䖏荒野何豫汝事樹

 有我 故伐倒之兮當焚汝宇以報汝之無

 道至二更火起合澤蕩盡

南康記雩都梓潭有巨梓葉廣丈餘垂柯敷畝

 吳王芮令都尉肅武伐爲龍舟旣成挽之不

 動占云用童男女數十人爲歌樂引之乃行

 如其言舟忽飛入潭中男女皆溺至今夜宿

 潭邊者猶時聞歌唱之聲

唐十道記盤古山有猷如車輪而其聲似鷄犬

 或六足或八足能負兩三人

北堂書抄盤固山其峯有石井井側有大銅人

 常守之五十年水一湧起起數十丈銅人每

 以手掩之卽止其山盤紆崚嶒因號盤固

十道四蕃志興國上落山有木客形似人語亦

 似人遙見分明近則藏隱自言秦時造阿房

 宮採木者食木實得不死能砍杉枋與人交

 市易人刀斧交關者前置物枋下卻走避之

 木客尋來取物下枋與人隨物多少甚信直

 不欺有死者亦哭泣殯塟嘗有山人行遇其

 塟日出酒食啖人山有石墨可書南康記又

 云山都形如崑崙奴通身竹毛見人輙閉目

 張口如笑好在深澗中翻石覓蠏噉之嘗就

 民間飲酒賦詩云酒盡君莫沽壸頌我當發

 城市多噐塵還在弄明月

南康記曰興國玉山上有石桃故老云昔寒桃

 生于嶺巔隱淪之士將取其實因變成石

雲牕私志渭子至平固縣山中扣石忽開中有

 宮室額曰輪廖之館有一石笥彂之得秘書

 十二卷讀之欣然遂著天人經四十八篇故

 名其山曰覆笥

真仙通鑑曰覆笥山頂有湖周數里多靈草異

 物有石鴈春秋時能群飛湖旁有石井及小

 石笥笥藏玉牒記名山福地及得道人姓名

山堂肆考興國之儒林鄉有石圓如龜頂背皆

 具人謂之龜背石彷彿八卦形象逐月隨斗

 杓旋轉士人疑其怪移置他所翌日復歸其

 處人因祀之

述異記南康郡有君山高秀重疊有類臺榭名

 女媧宮有獸名格形似猩猩自知吉兇人無

 機心則可馴狎欲執害之則去不來

南康記龍南歸美山高數百丈遠望嵯峨有水

 出焉四面險峻石城高數十丈週迥三百步

 又左右石峽高五六十丈勢若䨇闕其狀入

 雲謂之神闕復有石室色如黃金有鸀鳥形

 色鮮潔自愛毛羽欺隻者或鑒水悲鳴自絕

 方知孤鸞對鏡爲不塵矣山頂有木枋數百

 片高危非人力所及石城內有梨食者任意

 取足持歸噉之輙病或㒹仆

焦氏類林洗藥池在贑州興國縣葛洪過境見

 山靈水秀遂結蘆築壇鑿池洗藥留詩曰陰

 洞冷冷風佩清清仙居永刼花木長榮

稽神録金精山巖高數百尺有二木鶴二女仙

 乘之鐵銷懸于巖下二鶴恒隨四時轉不差

 忒百勝軍小將陳師粲者嘗與鄉里女子遇

 於巖下永聚焉女子指鶴曰若能射中此目

 乃許師粲一發而中臂卽無力歸而病臥見

 二女道士繞牀行以手拂其目數四而去竟

 失明卒所射之鶴自爾不復轉其一如故

金精山有靈泉水自石竅出雖盛暑其寒冽亦

 如隆冬騷人墨客徃徃環坐石磴流觴爲樂

 有一異人持白玉杯飲於泉側飲罷置杯石

 上以手拍石而去旣去掌跡宛然杯入石徑

 寸遊觀者極力取之莫能動咸詫其異弘治

 間一縣令怪而鑿之遂缺杯底一角

鄒公寨在衣錦鄉宋奉御鄒公嶧與文丞相天

 祥募義勤王營寨於此累石爲墉門隘三層

 署都督行府牌額禡旗之際天色晦冥一夕

 協震去其額府字識者謂都督行非吉兆也

 未幾果爲元兵所敗執之北去

宋統制鞏信從文丞相勤王因元將李恒追兵

 至興國方與嶺將及之信以短兵接戰衆疑

 有伏不敢進信坐巨石箭雨集彼體屹不動

 至死不僵役人呼爲統制石至今行旅過必

 長揖乃去相公石在永豊縣南故縣有相公亭載入興國志無謂

興國大乘寺有鉅鍾盖唐末所處也紹興初一

 夕忽失贑漁人得之文潭鬻于天寶寺天寶

 寺僧扣之無聲頗怪異之一日大乘寺僧物

 色到贑求贖不許曰果爾寺物爾試扣之嗚

 否大乘寺僧一扣郎鳴乃載以歸至萬曆丁

 未寺燬鍾巳無存或云飛去

夷堅志石城永福寺對靣有丘隴高且十丈相

 傳是陳恭公祖墓未嘗有人祭埽是否莫能

 知紹熈四年衢人鄭琯爲主簿以其處軒敞

 可遠眺欲平治隴首亭其上工料巳具僧徒

 交勸不可止因委其事于吏藥愿愿夜直宿

 書齊夣騶導陸續傳呼大師且至一金紫人

 坐肩輿而來呼愿日餐宅於西岡將二百載

 爾軰何得侵犯愿佈汁而寤亟以白琯遂寢

 其役

夷堅志信豊縣水南有瑞蔭亭亭前兩巨樟相

 去百餘步其高拂雲枝幹扶踈類煙霄中物

 亭以故得名紹熈癸丑秋大水浸縣鼓樓兩

 樟之間爲水淘洗露出一連理枝自東阻西

 長四十五丈枝下去地丈許遂爲一邑奇觀

 云

詩話集編宋時石城何氏子締婚寧化縣攀龍

 鄉劉安上之女其女生不茹葷性慧喜文墨

 以不嫁自誓父母欲奪其志卜吉于歸女勉

 治奩餙俱從素潔聚族導從送之甫越境忽

 一白鵞自空中下女出車乘之而去衆愕莫

 知所爲後里人于飛昇處置祠祀之聞于朝

 賜祠名蓬萊陳元輿侍郎有詩云白鵞乘去

 人何在青鳥飛來信巳遙若使何郎有仙骨

 也應同引鳳凰簫其祠介于寧化石城兩境

 之間

寧都李村有泉自石鏬中出熱如沸湯蒸如雲

 氣投鷄子于中輙熟舊傳楊筠松僑萬時有

 鄉人舘榖甚厚而臧獲頗厭之楊乃辭去以

 杖扣石出泉凡三坎盖以酬基湯沐之勞云

異苑記晉太原郭澄之義熈初諸葛長民辟爲

 輔國諮議澄之不樂就後爲南康相盧循反

 自廣州長民以澄之不先發收付廷尉夜夣

 一神人以烏角如意與之旣覺便在其狀頭

 如意可長尺餘形制甚陋澄之得此遂無恙

 後從入關賁以自隨忽失所在

幽明録晉義熈中范寅爲南康郡時贑縣吏家

 人入山樵採偶得二龜大如二尺盤置之駢

 生兩樹間將採薪畢乃取之因遇雨亟歸不

 及取經十二年後復入山見前龜一巳枯其

 一尚生長蒲樹間厚可四寸許兩頭厚尺餘

 若馬鞍狀亦物產之極異者也

南康誌晉葉率爲九江太守與兄大司馬混太

 守仲通避劉曜之亂奔豫章南埜東界率卒

 於榖山混卒于首方口仲通卒於烏漾灘皆

 今信豊地也故俱廟祀馬

述異記南康郡鄧德明常在豫章就雷次宗學

 雷家東郊外去史豫章墓十里許南宋元嘉

 十四年德明與韋遙等乘夜步月忽聞音樂

 諷誦之聲共訝曰此間去人尚遠必鬼神也

 乃相與尋之至史墓果聞墳下有管絃女歌

 講誦吟咏聲咸嘆異焉史名群晉豫章太守

 塟東湖之東北一里

國史補唐䖍州刺史李舟與妹書曰釋廻生中

 國設教如周孔周孔生西方設教如釋廻天

 堂無則巳有則君子登地獄無則巳有則小

 人入識者以爲知言舟在䖍時馬祖大寂禪

 師說法于龔公山舟聽其說遂披襟觧帶留

 連不能去

東坡志林紹聖元年十月三日始至惠州寓于

 嘉祐寺松風亭明年遷于合江之行舘䖍州

 鶴田處士王原子直不遠千里訪予于此留

 七十日而去贈以詩曰萬里雲山一破裘杖

 端閑持百錢㳺五車書巳留兒讀二頃田應

 爲鶴謀水底笙歌蛙兩部山中奴婢橘千頭

 幅巾我欲相隨去海上何人識故侯

稽神録䖍州平固人訪其親因留宿夜分聞寢

 室中有人語聲徐起聽之乃群鵞語曰明旦

 主人將殺我幸善視諸兒摩明客辭去主人

 曰有鵞甚肥將以食子客具告之主人于是

 止殺自後舉家不復食鵞

朝野僉載唐貞觀未南康郡黎景逸居于空青

 山有鵲巢其側每食必餧之後隣居有失布

 者誣景逸爲盜繋獄月餘鵲止獄棲向景逸

 似傳語狀其日遂傳放舍官司詰所從來云

 路逢玄衣素衿人相告三日赦果至景逸出

 獄乃知玄衣素衿者鵲也物之靈異乃如此

太平廣記陳金少爲軍士隷江西節度使部下

 劉信圖䖍州時私與其徒五人彂一大家開

 棺白氣沖天墓中有非常香氣見一白髯老

 人面如生通身白羅衣如新視棺盖上有物

 如粉作硫黃氣金素聞棺中硫黃可爲藥以

 衣襟掬取懷歸掩墓而去至營中人皆驚有

 香氣俱事泄汲水服硫黃至盡入城中舍佛

 寺偶與僧言之僧曰此城中富人之遠祖也

 子孫相傳其祖好道有異人教餌硫黃云死

 後三百年墓當開卽觧化之期也今三百年

 矣豈即是人乎相與復視之棺中唯衣尚存

 餘代爲鳥有僧言果騐金自是無病壽考

稗史彚編石城豊義里小民何百九強悍賴

 以屠牛爲業嘗坐事編隷南安遇赦得歸紹

 熈四年春主簿鄭綰因公事至其里邊見何

 鼓刀觧牛有麄皮小片僅三寸割而擲之其

 子五仔從旁過正著其右目揭之不落卽時

 生合長黑毛指誤觸則痛楚異常人以爲業

 報云

稗史彚編江西有謠金爲頭向天代代出神仙

 金鵞頭向水代代出神鬼今信州張真人家

 山頭向上故子孫相繼膺封錫雩都張氏其

 山頂向下故世出一人與冥道相通每歲夏

 爲陰府行疫于四方其將徃也蹶死于榻至

 數日而甦手握甲馬一紙云行瘟至某地某

 甲當活某甲當㤀已而果然其初逰魂至人

 家下馬入門人亦延拜登享親見舉筯了不

 異人但回時乘馬一顧則不復見耳至今如

 此

埤雅廣要載贑州瑞金縣江氏畜馬十餘疋一

 日圉人浴一牝馬于江潭馬迸入急流四塞

 雲合風起水波高丈餘圉人遙見一物光腞

 耀日鱗甲森然繞馬數市久之天日開朗風

 靜水平馬泅至崖圍人牽歸向主翁道其事

 翁叱其誕明年馬生駒肉赤如血頭方而腹

 大耳𥪡而脊強嘶嗚與凢馬異盖龍駒也漢

 志汗血馬生渥洼水中信不誣矣

月山叢談唐都監楊筠松值僖昭之亂避地於

 䖍因謁郡帥盧光稠爲十地云出天子盧遂

 改塟其父母復問還有如此地否曰有一席

 十八靣曰何靣出天子曰靣靣出天子盧恐

 他姓得之遂毒楊楊覺携其徒曾文辿亟去

 之至一處所間何地名曾荅曰藥口曰藥到

 口死矣讐不可不報也小子識之說盧王于

 州之磨車灣安一水碓十字路口開一井則

 世世爲天子矣曽曰何謂也曰磨車灣安碓

 單打盧王背十字路開井盧王自縊頸後盧

 果疽發背痛不能忍縊死

國朝天順中寧都大旱縣令白良輔齊宿禱於

 城隍慶神語曰必得靈山寺廚下僧乃雨白

 如言詣寺覓之僧不能辭遂研墨水數孟投

 井中須臾郎雲起大雨如注水盡墨色盖黑

 龍精所化也僧亦異人哉

正德十三年戊寅正月王都御史守仁計擒三

 浰賊首池仲容并其黨盡殱之龍南龍川之

 交有水曰浰崇山絕壑強染不逞者嘯聚其

 間酋池仲容俗呼爲池大鬢弟仲安仲守俱

 力格猛虎捷競飛猱負固窮兇稱雄各峒信

 豊龍南安遠會昌以切近受毒最慘仲容有

 幻術急則遁形水草中名爲插青盖自正德

 以來剿之不克撫之不從當事者亦付之無

 可奈何而巳丁丑王公至廉知酋善遁計歚

 生致之十月將征橫水先爲告諭三浰籍其

 五百人爲兵再征桶岡則令仲安領所部把

 截上新地及二巢破仲容始懼爲備益嚴公

 遣材官至浰賜各酋長牛酒覘賊動靜賊度

 不可隱詐言曰盧珂鄭志高等吾雦也恐其

 掩襲而豫防之非虞官兵也珂等皆龍川歸

 順民不爲賊所脇故讐之材官反命公陽檄

 龍川使覈珂等擅兵雦殺之實且趣浰刋木

 開道俟回兵聲罪試之賊聞且喜且懼復使

 來謝請無勞官兵自爲備公許之十一月班

 師至南康盧珂鄭志高等來告變公復怒其

 誣購械繋收贑獄而使人密諭以欲誘致仲

 容之意先縱其弟歸集兵以待隨遣叅謀雷

 濟等徃諭仲容勿疑因陰購其所親信說之

 使自來投訢公還鎮大饗將士下令城中今

 大征已畢民久勞苦宜暫休爲樂可大鬧燈

 會以慶太平文曰樂戶多住龜角尾恐招盜

 曷遷入城來散兵使各歸農示不復用令仲

 安亦領衆歸助兄防守于是贑城街巷俱鼓

 吹賞燈宴戲旬餘矣仲安歸具言其故賊衆

 喜遂弛偹已又遣指揮余恩及雷濟等頒曆

 三浰戒令母撤偹以防盧珂賊衆益大喜濟

 等因說仲容曰官府待汝等良厚何可不親

 徃一謝前所購親信者又從中力賛仲容以

 爲然遂率膏徤者九十三人來先營于教塲

 而自以數人入見公故笑謂曰君軰皆吾新

 民未見而營教塲疑我乎仲容皇恐頓顙謝

 先是公聞仲容來固巳匿兵豫飭祥符宮寬

 間以居令叅隨數人舘伴皆素與賊相狎者

 巳而引至宮見止宿處皆整潔喜出望外時

 閏十二月二十三日也賊欲私入衛獄覘珂

 叅隨先期令禁卒㭱束珂等甚苦賊衆入見

 莫不唾罵數之出而相語益自喜是夜卽釋

 珂等使馳歸發兵踰日仲容辭歸公曰自此

 至三浰八九日歲前未必至卽至又當謁正

 徒勞苦道路耳聞贑城今歲有燈曷以正月

 歸乎其少者固喜觀燈治逰諸叅隨復從而

 和之于是賊衆欣然㤀歸公又製青長衣油

 靴教之習禮令所屬官僚以次宴犒館伴者

 又私飲仲容于倡家旣連日夜矣則密令二

 三力士乘黃昏假使酒闌入而與仲密爭因

 而敺傷其目館伴屬火甲縛醇酒者當夜擁

 仲容撃院鼓告急公開門問故陽大怒綁諸

 酒徒出轅門各杖五十收獄責數仲容及諸

 館伴聽別治巳復語仲容曰初意欲留汝等

 過元宵今若此湏聽汝等早回矣明日令叅

 隨引醫療其目密使用藥翳其瞳子母令得

 插青遁也賀元旦畢仲容辭公曰謁正尚未

 插賞奈何二日開印令有司大烹于宮以次

 日宴是夕潛入甲士六百人射圃計以六人

 制其一餘則伏左右防變密語叅隨龍光曰

 每了十人汝可立屏下安我否則入告計巳

 定詰朝集仲容等入院盛張鼓樂內外不得

 聞人聲乃召屠人刲牛割豕階下階上鑿銀

 分曆令不得見前後故數刻始一發賊受賞

 兩手不勝復以花紅絆繋巳乃勞之酒三叩

 頭出令謝兵道旣出甲士盡殪之門外未賞

 者尚有十餘人因侯久色稍變附耳相囁嚅

 公揮尺喝曰後生不守禮伏兵起盡友接以

 出畢事而退日巳過未公大眩暈嘔吐蛻食

 薄粥乃定盖心神過勞故也初七日率兵詣

 浰而諸哨巳集遂搗其巢三月班師奏立和

 平縣是役也公神機秘畧愈出愈奇而愈不

 可測卒使賊入彀中駢首就戮公真千載一

 人哉

安遠杜栢以豪徤擁衆自雄陽明王公招之榮

 以冠服安插其衆二千人于縣百里外號新

 民宸濠反栢領衆從征不盡受陽明約束攫

 幽萬金而還陽明佯不問由是益恣橫檀生

 殺廝役八百人邑事統決于栢邑中民無少

 長見輙蒲伏爲禮其老長者憤曰吾若翁行

 顧擎曲事穉子耶然亦無奈若何嘉靖乙未

 春南贑兵道缺督撫陳公察檄分巡湖西僉

 事周公相挕之周公涖湖西年餘所殫剔豪

 惡殆盡民聞公來測公能制栢也沿途告栢

 者以百計批府逮問公至贑府官具白栢平

 日恣橫不可逮捕狀公領之翼日有告栢者

 公佯曰初謂栢極惡今廉知止富招衆怨耳

 碎狀不準栢家人訢頥準之而先憤栢老長

 者凡三十六族中有慧者測公微歛金三百

 餘付善訟古秀玉等分告三院冀得轉于公

 栢詷知尾徤悍用事者數十軰遮路縛歸盡

 得謀者姓名悉誣以事上狀軍門下縣令追

 訊令不敢預栢專之巳而典史應朝去復以

 巡捕委栢機兵數百屬之栢又調原就招二

 千新民入城擁護日揆百二十人拿狀內有

 名一姓不問男女幾十人無遺毛髪者所居

 屋寸椽半瓦盡夷之四之日將拿孫姓孫之

 侄宏素任俠住城外恚曰邑他姓尚倚吾家

 爲庇今乃不能自保耶栢亦大無狀矣栢聞

 怒曰孫宏敢爲是言并滅之饗衆擬出城栢

 父厚紀阻之走當城門臥大呼曰若軰必欲

 出盍先踏死我乎衆暫退宏聞則甚恐亟聚

 族丁干自保其姻紅天序俠與宏等紏族丁

 一千助之合兩族二千丁結爲寨宏序潛奔

 告於公公諭之歸曰過端午節出巡料理若

 等積訟宏序歸途未半聞栢必歚出城相殺

 紀不能止宏序急投黃鄉保曾婆假公密令

 給之出兵婆令十頭目領三千人出持十日

 糧噐械旗甲基觧利合宏序之衆共五千人

 爲一大寨曽婆者舊所稱滿決藥廷椿之妻

 也夫死子幼代領其衆視舊加整栢欲媒娶

 爲妻曽不許且辱其媒因相讐故宏序給得

 行栢見宏序得得曾援難輕動設計開城門

 上變告孫宏藥天序合黃鄉保賊友燒城門

 殺官兵云云狀日四五至軍門信之公曰宏

 序不反反者杜栢也大書二牌但云本道方

 欲臨剖汝等積訟不意又聚衆相持城門但

 大開之宏序退三十里母逼城否則名爲賊

 五月六日公出次南康軍門發兵一千三百

 令四指揮部領赴道聽調度公計本意討栢

 而軍門發兵顧討宏序將奈何可乃召宏序

 至出軍門討文示之宏序泣曰民等何故反

 公曰我固知爾不反也又出呈軍門批允印

 信揭帖示之宏序叩頭指天自誓公親書密

 揭軍門宏序實不反絕不使吏書知而陽嚴

 戒不得泄軍門討宏序之文泄者罪無赦吏

 書等以爲奇貸各偷馳栢八日四指揮領兵

 至又陽嚴戒如戒吏書語指揮業巳先偷馳

 栢且疑公必不貸栢左言曰栢實罪魁宏序

 何辜公故愕然曰此天理話但軍門之令誰

 敢違之再三嘆息四指揮以爲信然又偷馳

 栢栢設備頗懈九日公彂南康䘞旗誓衆畢

 行三十里營中舘十日至信豊孫宏葉天序

 黃鄉保十頭目仗迎道左公佯罵曰那里是

 宏序假粧來欺我叱使去又私自口念曰這

 等樣奸詐諜者又馳之栢雖據城如故而防

 益懈十一日四指揮請進兵安遠公計巳嘿

 定下令曰連日兵勞且暫休待大衆至遂結

 營教塲十二日盡括信豊所軍并該縣機兵

 得二千餘衆號四千并入前營撃牛饗之遂

 大閱陽差一千戶領旗牌押孫宏等西去一

 里許聽理一千戶領旗牌押藥天序等東去

 一里許聽理一千戶領旗牌押滿總十頭目

 兵歸黃卿保適典史覲回卽令管巡捕奪機

 兵屬之又差一千戶領旗牌同典史疾馳安

 遠諭新民卽聽二差官逐名點出城押歸原

 耕住䖏又差一千戶領旗牌選帶素與栢厚

 者數人就安遠諭栢急赴理五旗牌一時齊

 發所謂震雷不及掩耳也栢計窮良久忽大

 哭辭厚紀踵差官偕來伏庭下公佯笑曰人

 言杜栢黠甚善策利害果然此一來占利甚

 多栢叩頭謝公傳令呼孫宏葉天序至語曰

 杜栢不來爾說俱是栢旣來矣孰是孰非湏

 集衆庭鞠之三人齊鐐肘送鎮撫司監侯其

 黨在外謀刼獄喧動一城巡捕官告急公故

 大聲喝曰栢來求生乃故取死此訛言也亟

 去母亂吾耳尋呼吏書云安遠事竣急發巡

 龍南牌牌出呼巡捕官令曰幽晶軍務勞不

 奈陸行可就河覓船不拘多少報我湏臾以

 得五十隻報公計足矣日晡登舟分載諸兵

 將畢忽挈三犯令夜順流歸贑栢黨千人馳

 至信豊四十里聞栢巳縛去各散歸五月十

 六日友接栢及同惡二僕杜龍杜虎親家黃

 金瑋四兇獻俘軍門召厚紀慰遣之并貸其

 幼子喬挺喬鶴釋孫宏葉天序及強奪婦女

 百七十口沒入田地山房各于計先足敊撫

 陳公䟽乞休至是始得代新兵道亦以先後

 至公謝攝還師順送陳公行五十里私計栢

 多機智且善賄倘虎出匣是遣患也亟回出

 四兇立杖殺之然後行陳公訝公不辭而去

 逆公轉陪新督府悔不卻公送薄公炎涼大

 顯及公追至泰和謁陳公道所以陳公撫掌

 曰我以市道心逆公寧知公爲地方大事計

 乎他人得脫且脫誰如公誰如公嗟異久之

 特䟽薦楊周公號莓崖浙鄞人後以副都御

 史巡撫江西

 論曰志所載皆國故也所謂識其大者也其

 它神仙幽怪奇序誕幼諸種種多不軌于正

 然故老之所傳聞徃牒之所采紀將無識其

 小乎大疱之羞必登海錯太牢之饗無擇溪

 毛稡而録之匪直可資抵掌抑亦少禆多聞

 矣陽明莓厓兩公擒賊事則善用奇者詳著

 曲折見兩公爲地方之心良苦殆奇而正者

 耶

 

 

 

 

贑州府志卷之十八終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