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天地陰陽交歡大樂賦

天地陰陽交歡大樂賦
作者:白行簡 唐

夫性命者,人之本;嗜欲者,人之利。本存利資,莫甚乎衣食。〔衣食〕既足,莫遠乎歡娛。〔歡娛〕至精,極乎夫婦之道,合〔乎〕[1]男女之情。情所知,莫甚交接交接者,夫婦行陰陽之道。其餘官爵功名,實人情之衰也。夫造構已為群倫之肇、造化之端。天地交接而覆載均,男女交接而陰陽順,故仲尼稱婚姻之大,詩人著《螽斯》之篇。考本尋根,不離此也。遂想男女之志,形皃研嗤之類。緣情立儀,因象取意,隱偽變機,無不盡有。難字異名,並隨音注,始自童之歲,卒乎人事之終。雖則猥談,理標佳境。具人之所樂,莫樂於此,所以名《大樂賦》。至於理俗音号,輒無隱諱焉。唯迎笑於一時,□□唯素雅, □□□□,賦曰:

玄化初闢,洪鑪耀奇,鑠勁成健,鎔柔製雌。

鑄男女之兩體,範陰陽之二儀。

觀其男〔之性〕,既稟剛而立矩;

女之質,亦叶順而成規。

原夫懷抱之時,角之;蛹帶朱囊,花含玉蘂。

忽皮開而頭露男也,俄肉俹而尖起女也

時遷歲改,生戢戢之烏毛男也

日往月來,流消消之紅水女也

既而男已羈冠,女當笄年,

溫柔之容似玉,嬌羞之皃如仙。

英威燦爛,綺態嬋娟;素雪淨,粉花團。

覩昂之才,已知挺秀;

見窈窕之質,漸覺呈研。

草木芳麗,雲水容裔;嫩葉絮花,香風遶砌。

鷰接翼想於男,分寸心為万計。

然乃求吉士,問良媒。

初六礼以盈止,復百兩而爰來。

既納徵於兩姓,娉交礼於同盃。

於是青春之夜,紅煒之下,

冠纓之際,花鬢將卸。

思心淨默,有殊鶯鵡之言;

柔情暗通,是念鳳凰之卦。

而乃出朱雀,攬紅褌,擡素足,撫玉臀。

女握男莖,而女心忒忒;

男含女舌,而男意昏昏。

方以津液塗沫,上下揩擦。

含情仰受,縫微綻而不知;

用力前衝,莖突入而如割。

觀其童開點點,精漏汪汪。

六帶用拭,承匡侍將。

然乃成於夫婦,所謂合乎陰陽。

從茲一度,永無閉固。


或高樓月夜,或閑窗早暮;

讀素女之經,看隱側之鋪。

圓施,倚枕橫布。

美人乃脫羅裙,解繡袴,頰似花圍,腰如束素。

情婉轉以潛舒,姣眼低迷而下顧;

初變體而拍搦,後從頭而㨞。

或掀託也腳而過肩,或宣裙而至肚。

然更嗚口嗍舌,磣肋高擡。

玉莖振怒而頭舉男也

金溝顫音戰懾而脣開女陰

屹若孤峯,似嵯峨之撻坎;

湛如幽谷,動蹫蹫呼伇之鷄臺。

於是精液流澌,婬水洋溢。

女伏枕而榰要,男據床而峻膝。

玉莖乃上下來去,左右揩挃。

陽峯直入,邂逅過於琴絃;

陰幹邪衝,參差磨於穀實。《交接經》云:男陰頭峯亦曰「陰幹」。又《素女》曰:女人陰深一寸曰瑟絃,五寸曰穀實,過穀實則死也。

莫不上挑下刺,側拗旁揩。

臀搖似振,入如埋。

暖滑烹烹,□□㴱㴱,

或急抽,或慢硉。

淺插如嬰兒含乳,深刺似凍虵入窟。

扇簸而和核欲吞,衝擊而連根盡沒。

乍淺乍深,再浮再沉。

舌入其口,刺其心,

濕澾澾,嗚拶拶,或即据,或即捺。

或久浸而淹留,或急抽而滑脫。

方以帛子乾拭,再內其中。

袋闌單而乱擺,莖逼塞而深攻。

縱嬰嬰之聲,每聞氣促;

舉搖搖之足,時覺香風。

然更縱湛上之婬,用房中之術,

行九淺而一深,待十候而方畢。

既恣情而乍疾乍徐,亦下顧而看出看入。

女乃色變聲顫,釵垂髻乱。

慢眼而橫波入鬢,梳低而半月臨眉。

男亦弥茫兩目,攤垂四枝,

精透子宮之內,津流丹穴之池《洞玄子》曰:女人陰孔為丹穴池也

於是玉莖以退,金溝未蓋,氣力分張,形神散潰。

苦回精尚濕,旁粘袋之間;

補滿汁由多,流下尻門之外。

侍女乃進羅帛、具香湯,洗拭陰畔,整頓褌襠。

開花箱而換服,攬寶鏡而重粧。

方乃正朱履,下銀床,含嬌調笑,接撫徜徉。

當此之時可戲,實同穴之難忘。


更有婉娩姝姬,輕盈愛妾,

細眼長眉,啼粧笑臉。

皓齒皦牡丹之脣,珠耳映芙蓉之頰。

行步盤跚,言詞宛愜。

梳高髻之危峨,曳長裙之輝燁。

身輕若舞,向月裏之瓊枝;

聲妙能歌,碎雲間之玉葉。

回眸墨發鳳藻之誇花;

含喜古街駐龍媒之蹀躞。

乃於明窗之下,白晝遷延,

裙褌盡脫,花鈿皆弃。

且撫拍以抱坐,漸瞢頓而放眠。

含妳嗍舌,擡腰束膝。

龍宛轉,蠶纏綿,眼瞢瞪,足蹁躚。

鷹視須深,乃掀腳而細觀;

鶻床徒窄,方側臥而斜穿。

上下捫摸,縱橫把握;姐姐哥哥,交相惹諾。

或逼向尻,或含口嗍。

既臨床而伏揮,又騎肚而倒踔。

是時也,藏核袋而羞為,夏姬掩而恥作。

則有暎昳素體,迴轉輕身,迴精禁液,汲氣咽津。

是學道之全性,圖保壽以延神。


若乃夫少妻嫩,夫順妻謙,

節候則天和日暖春也,閨閣〔亦〕繡戶朱簾。

鶯囀林而相對,鷰接翼於相兼。

羅幌朝捲,爐香暮添。

佯羞偃蹇,忍思醃醶。

枕上交頭,含朱之詫詫;

花間接步,握素手之纖纖。


其夏也,廣院深房,紅幃翠帳。

籠日影於窗前,透花光於簟上。

菡萏水柳,搖翠影於蓮池;

嬝嬝亭葵,散花光於畫

莫不適意過多,窈窕婆娑。

含情體動,逍遙姿縱。

粧薄衣輕,笑迎歡送。

執紈扇而共搖,折花枝而對弄。

步砌香階,登筵樂動。

俱□澥浴,似池沼之鴛鴦;

共寢匡床,如繡閤之鸞鳳。


其秋也,玉簟猶展,朱衾半熏,

庭槐□而葉落,池荷茂則花芬。

收團扇而閉日,掩芳帳而垂雲。

絃調鳳曲,錦織鴛紋。

透簾光而皎皛,散香氣之氤氳。

此時也,夫憐婦愛。不若奉倩於文君。


其冬也,則暖室香閨,共會共攜。

被鴛鴦兮幃張翡翠,枕珊瑚兮鏡似頗梨。

氊而雪斂,展繡被而花低。

熏香則雕檀素象,插梳則鏤掌紅犀。

縈鳳帶之花裙,點翠色之雪篦。

淥酒同傾,有春光之灼灼;

紅爐壓膝,無寒色之凄凄。

顏如半笑,眉似含啼。

嬌柔□之婉娩,翠姣眼之迷低。

在一座之徘徊,何慙慚往鷰?

當衾重之繾綣,惟恨鳴鷄。

此夫婦四時之樂也,似桃李之成蹊。


至若夫婦俱老,陰陽枯栲,

空皮而㿴,

無力而髝髞。

尚由縱快於心,不慮泄精於腦。

信房中之至精,實人間之好妙。


若乃皇帝下南面,歸西殿,

服引前,香風後扇。妓女嬌迎,宮官拜見。

新聲欲奏,梨園之樂來庭;

美果初嘗,上林之珍入貢。

於是閹童嚴,女奴進膳,昭儀起歌,婕妤侍宴。

成貴妃於夢龍,幸皇后於飛鷰。

然乃啓鸞帳而選銀環,登龍媒而御花顏。

慢眼星轉,羞眉月彎。

侍女前扶後助,嬌容左倚右攀。

獻素〔臀〕[2]之宛宛,內玉莖而閑閑。

三刺兩抽,縱武皇之情慾;

上迎下接,散天子之髡鬟。

乘羊車於宮裏,插竹枝於戶前。

然乃夜御之時,則九女一朝;

月滿之數,則正後兩宵。

此乃典修之法,在女史彤管所標。

今則南內西宮,三千其數,

逞容者俱來,爭寵者相妬。

矧夫万人之驅,奉此一人之故。


嗟呼!

在室未婚,殊鄉異客,

是事乖違,時多屈厄。

宿旅舘而鰥情不寐,處閑房而同心有隔。

有乘〔□之〕花皃,每懇交歡;

覩馬上之玉顏,常思疋藕。

羡委情於庭㢢,願擲果於春陌。

念剛暘之欲斷,往往顛狂;

覺精神之散飛,看看瘦瘠。

是即睡食俱廢,行止無,夢中獨見,暗處相招。

信息稠於百度,顧眄希於一朝。

想美質,念纖要,有時暗合,魄散魂銷。

如女捉色乾貞,惱人腸斷。

雖同居而會面,且殊門而異舘。

候其深夜天長,閑庭月滿,

潛來偷竊,烏知畏憚?

實此夜之危危,重當時之怛怛。

也不吠男淫急偷女也。庬,狗也。,乃深隱而無聲;

女也不驚,或仰眠而露

于時入戶兢兢,臨床欵欵。

精在陽峯之上,滴滴如流;

指刺陰縫之間,暾暾似暖。

莫不心忒忒,意惶惶。

輕擡素足,揭褌襠。

撫拍胷前,虛轉身如睡覺;

摩挲腿上,恐神駭而驚忙。

定知處所,安蓋相當。

未嫁者失聲如驚起,已嫁者佯睡而不妨,

有壻者詐嗔而受敵,不同者違拒而改常。

或有得便而不絕,或有因此而受殃。

斯皆花色之間難,豈人事之可量。


或有因事而遇,不施床鋪;

或牆畔草邊,乱花深處。

只恐人知,烏論禮度?

或鋪裙而藉草,或伏地而倚柱。

心膽驚飛,精神恐懼。

當悤之一回,勝安床上百度。


更有久闕房事,常嗟獨自。

不逢花艷之娘,乃遇人家之婢。

一言一笑,因茲而有意〈好意〉[3]

身衣綺羅,頭簪翡翠,

或鴉角青衫,或即雲鬢繡帔。

或十六十七,或十三十四。

笑足嬌姿,言多巧智,

皃若青衣之儔,意比珠之類。

摩挲乳肚,□滑膩之肥濃;

掀起衣裳,散氛氳之香氣。

共此婢之交歡,實娘子之無異。

故郭璞設計而苦求,籍走趁而無媿。


更有惡者,醜黑矬肥,臀高面欹。

或口大而甗□,或鼻曲如累垂。

髻不梳而散乱,衣不斂而離帔。

或即驚天之笑,吐棒地之詞。

喚嫫母為美嫗,呼敦洽為妖姬。

遭宿瘤罵,被无塩欺。

梁鴻妻見之極哂,許允婦遇之大嗤。

姣頻則人言精魅,倚門則鬼号鐘馗。

艱難相遇,勉強為之。

醋氣時聞,每念糟糠之婦;

荒淫不擇,豈思〈同於〉枕席之姬?

此乃是曠絕之大急也,非厭飫之所宜。


更有金地名賢,祗園幼女即師姑是也

各恨孤居,常思〈於〉同處。口雖不言,心常暗許。

或是桑間夫,鼎族名儒,

求淨捨俗大僧也,髡髮剃䰅,

漢語胡皃,身長蔍。

思心不觸於佛法,手持豈忘於念珠女也?

或年光盛小,閑情窈窕。不長不短,唯端唯妙。

慢眼以菩薩爭妍,嫩臉共桃花共笑。

圓圓翠頂,臣斷袖於帝室。[4]

然有連之皃,暎珠之年,愛其嬌小,或異愖憐。

三交六入之時,□或搜獲;

百脈四肢之內,汝實通室。

不然,則何似於陵陽君指花於君,弥子瑕分桃於主前?

漢高祖幸於籍孺,孝武帝寵於韓嫣。

故惠帝侍臣冠鵕䴊、載貂蟬,

傅脂粉於靈幄,曳羅帶於花筵。

豈女體之足厭,是人□之相沿。


更有山村之人,形容醜惡。

男則峌屹凌兢,女則兜㲣醵削。

面曲如匙,頭長似杓,

眉毛乃逼側如陰森,精神則瞢瞪而

日日繫腰,年年赤腳,

縎□□以為□,倡□歌以爲樂。

攀花摘葉,比翟父以開懷,

……

很遗憾,本段落已经失传。

註解编辑

  1. 業注:此下當有「乎」字。
  2. 業注:此下當脫「臀」字。
  3. 葉注:此二句有脫誤。
  4. 葉注:此二句當有脫誤,孌臣句當屬下男色一段。
  ↑返回頂部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