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作者:宋應星
天工開物

凡墨,燒煙凝質而為之。取桐油、清油、豬油煙為者,居十之一,取松煙為者,居十之九。凡造貴重墨者,國朝推重徽郡人,或以載油之艱,遣人僦居荊、襄、辰、沅,就其賤值桐油點煙而歸。其墨他日登於紙上,日影橫射有紅光者,則以紫草汁浸染燈心而燃炷者也。

凡爇油取煙,每油一斤,得上烟一兩餘。手力捷疾者,一人供事燈盞二百副。若刮取怠緩則烟老,火燃質料並喪也。其餘尋常用墨,則先將松樹流去膠香,然後伐木。凡松香有一毛未淨盡,其烟造墨,終有滓結不解之病。凡松樹流去香,木根鑿一小孔,炷燈緩炙,則通身膏液,就暖傾流而出也。

凡燒松煙,伐松斬成尺寸,鞠篾為圓屋如舟中雨篷式,接連十餘丈。內外與接口皆以紙及席糊固完成。隔位數節,小孔出煙,其下掩土砌磚先為通烟道路。燃薪數日,歇冷入中掃刮。凡燒松煙,放火通烟,自頭徹尾。靠尾一,二節者為清煙,取入佳墨為料。中節者為混烟,取為時墨料。若近頭一,二節,只刮取為烟子,貨賣刷印書文家,仍取研細用之。其餘則供漆工、堊工之塗玄者。

凡松煙造墨,入水久浸,以浮沉分清愨。其和膠之後,以捶敲多寡分脆堅。其增入珍料與漱金、銜麝,則松烟、油烟增減聽人。其餘《墨經》、《墨譜》,博物者自詳,此不過粗紀質料原因而已。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