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弧矢
作者:宋應星
天工開物

凡造弓,以竹與牛角為正中幹質,(東北夷無竹,以柔木為之。)桑枝木為兩梢。弛則竹為內體,角護其外;張則角向內而竹居外。竹一條而角兩接,桑弰則其末刻鍥,以受弦彄,其本則貫插接筍於竹丫,而光削一面以貼角。凡造弓先削竹一片,(竹宜秋冬伐,春夏則朽蛀。)中腰微亞小,兩頭差大,約長二尺許。一面粘膠靠角,一面鋪置牛筋與膠而固之。牛角當中牙接,(北虜無修長牛角,則以羊角四接而束之。廣弓則黃牛明角亦用,不獨水牛也。)固以筋膠。膠外固以樺皮,名曰暖靶。

凡樺木關外產遼陽,北土繁生遵化,西陲繁生臨洮郡,閩、廣、浙亦皆有之。其皮護物,手握如軟綿,故弓靶所必用。即刀柄與槍桿,亦需用之。其最薄者,則為刀劍鞘室也。

凡牛脊樑每隻生筋一方條,約重三十兩。殺取曬乾,復浸水中,析破如苧麻絲。胡虜無蠶絲,弓弦處皆糾合此物為之。中華則以之鋪護弓幹,與為棉花彈弓弦也。

凡膠乃魚脬雜腸所為,煎治多屬寧國郡,其東海石首魚,浙中以造白鯗者,取其脬為膠,堅固過於金鐵。北虜取海魚脬煎成,堅固與中華無異,種性則別也。天生數物,缺一而良弓不成,非偶然也。

凡造弓初成坯後,安置室中梁閣上,地面勿離火意。促者旬日,多者兩月,透幹其津液,然後取下磨光,重加筋膠與漆,則其弓良甚。貨弓之家,不能俟日足者,則他日解釋之患因之。

凡弓弦取食柘葉蠶繭,其絲更堅韌。每條用絲線二十餘根作骨,然後用線橫纏緊約。纏絲分三停,隔七寸許則空一二分不纏,故弦不張弓時,可折疊三曲而收之。往者北虜弓弦,盡以牛筋為質,故夏月雨霧,妨其解脫,不相侵犯。今則絲弦亦廣有之。塗弦或用黃蠟,或不用亦無害也。凡弓兩弰繫彄處,或切最厚牛皮,或削柔木如小棋子,釘粘角端,名曰墊弦,義同琴軫。放弦歸返時,雄力向內,得此而抗止,不然則受損也。

凡造弓,視人力強弱為輕重,上力挽一百二十斤,過此則為虎力,亦不數出。中力減十之二三,下力及其半。彀滿之時,皆能中的。但戰陣之上,洞胸徹札,功必歸於挽強者。而下力倘能穿楊貫虱,則以巧勝也。凡試弓力,以足踏弦就地,稱鈎搭掛弓腰,弦滿之時,推移稱錘所壓,則知多少。其初造料分兩,則上力挽強者,角與竹片削就時,約重七兩。筋與膠、漆與纏約絲繩,約重八錢。此其大略。中力減十之一二,下力減十之二三也。

凡成弓,藏時最嫌霉濕。(霉氣先南後北,嶺南穀雨時,江南小滿,江北六月,燕、齊七月。然淮、揚霉氣獨盛。)將士家或置烘廚、烘箱,日以炭火置其下。(春秋霧雨皆然,不但霉氣。)小卒無烘廚,則安頓灶突之上。稍怠不勤,立受朽解之患也。(近歲命南方諸省造弓解北,紛紛駁回,不知離火即壞之故,亦無人陳說本章者。)

凡箭笴,中國南方竹質,北方萑柳質,北虜樺質,隨方不一。桿長二尺,镞長一寸,其大端也。凡竹箭削竹四條或三條,以膠粘合,過刀光削而圓成之。漆絲纏約兩頭,名曰"三不齊"箭桿。浙與廣南有生成箭竹,不破合者。柳與樺桿,則取彼圓直枝條而為之,微費刮削而成也。凡竹箭其體自直,不用矯揉。木桿則燥時必曲,削造時以數寸之木,刻槽一條,名曰箭端。將木桿逐寸戛拖而過,其身乃直。即首尾輕重,亦由過端而均停也。

凡箭,其本刻銜口以駕弦,其末受鏃。凡鏃冶鐵為之。(《禹貢》砮石乃方物,不適用。)北虜製如桃葉槍尖,廣南黎人矢鏃如平面鐵鏟,中國則三棱錐象也。響箭則以寸木空中錐眼為竅,矢過招風而飛鳴,即《莊子》所謂嚆矢也。

凡箭行端斜與疾慢,竅妙皆系本端翎羽之上。箭本近銜處,剪翎直貼三條,其長三寸,鼎足安頓,粘以膠,名曰箭羽。(此膠亦忌霉濕,故將卒勤者,箭亦時以火烘。)羽以雕膀為上,(雕似鷹而大,尾長翅短。)角鷹次之,鴟鷂又次之。南方造箭者,雕無望焉,即鷹、鷂亦難得之貨,急用塞數,即以雁翎,甚至鵝翎亦為之矣。凡雕翎箭行疾過鷹、鷂翎,十余步而端正,能抗風吹。北虜羽箭多出此料。鷹、鷂翎作法精工,亦恍惚焉。若鵝、雁之質,則釋放之時,手不應心,而遇風斜竄者多矣。南箭不及北,由此分也。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