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天工開物/攻黍稷粟粱麻菽

攻黍稷粟粱麻菽
作者:宋應星
天工開物

凡攻治小米,揚得其實,舂得其精,磨得其粹。風揚、車扇而外,簸法生焉。其法篾織為圓盤,鋪米其中,擠勻揚播。輕者居前,簸棄地下。重者在後,嘉實存焉。

凡小米舂、磨、揚、播制器,已詳《稻》、《麥》之中。唯小碾一制,在《稻》、《麥》之外。北方攻小米者,家置石墩,中高邊下,邊沿不開槽。鋪米墩上,婦子兩人相向接手而碾之。其碾石圓長如牛趕石,而兩頭插木柄。米墮邊時,隨手以小篲掃上。家有此具,杵臼竟懸也。

凡胡麻刈獲,於烈日中曬乾,束為小把,兩手執把相擊,麻粒綻落,承藉以簟席也。凡麻篩與米篩小者同形,而目密五倍。麻從目中落,葉殘角屑皆浮篩上而棄之。

凡豆菽刈獲,少者用枷,多而省力者仍鋪場,烈日曬乾,牛曳石趕而壓落之。凡打豆枷,竹木竿為柄,其端錐圓眼,拴木一條,長三尺許,鋪豆於場,執柄而擊之。凡豆擊之後,用風扇揚去莢葉,篩以繼之,嘉實灑然入廩矣。是故,舂磨不及麻,磑碾不及菽也。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