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作者:宋應星
天工開物

凡朱砂、水銀、銀朱,原同一物,所以異名者,由精細老嫩而分也。上好朱砂,出辰錦(今名麻陽)與西川者,中即孕汞,然不以升煉。蓋光明、箭鏃、鏡面等砂,其價重于水銀三倍,故擇出為朱砂貨鬻。若以升水,反降賤值。唯粗次朱砂,方以升煉水銀,而水銀又升銀朱也。

凡朱砂上品者,穴土十餘丈乃得之。始見其苗,磊然白石,謂之朱砂床。近床之砂,有如雞子大者。其次砂不入藥,只為研供畫用與升煉水銀者。其苗不必白石,其深數丈即得。外床或雜青黃石,或間沙土,土中孕滿,則其外沙石多自折裂。此種砂貴州思、印、銅仁等地最繁,而商州、秦州出亦廣也。凡次砂取來,其通坑色帶白嫩者,則不以研朱,盡以升汞。若砂質即嫩而煉視欲丹者,則取來時,入巨鐵碾槽中,軋碎如微塵,然後入缸,注清水澄浸。過三日夜,跌取其上浮者,傾入別缸,名曰二朱。其下沉結者,曬乾即名頭朱也。

凡升水銀,或用嫩白次砂,或用缸中跌出浮面二朱,水和搓成大盤條,每三十斤入一釜內升汞,其下炭質亦用三十斤。凡升汞,上蓋一釜,釜當中留一小孔,釜傍鹽泥緊固。釜上用鐵打成一曲弓溜管,其管用麻繩纏通梢,仍用鹽泥塗固。煆火之時,曲溜一頭插入釜中通氣,(插處一絲固密。)一頭以中罐注水兩瓶,插曲溜尾於內,釜中之氣在達於罐中之水而止。共煆五個時辰,其中砂末盡化成汞,布於滿釜。冷定一日,取出掃下。此最妙玄,化全部天機也。(《本草》胡亂注,「鑿地一孔,放碗一個盛水」。)

凡將水銀再升朱用,故名曰銀朱。其法或用磬口泥罐,或用上下釜。每水銀一斤,入石亭脂(即硫黃製造者)二斤,同研不見星,炒作青砂頭,裝於罐內。上用鐵盞蓋定,盞上壓一鐵尺。鐵線兜底捆縛,鹽泥固濟口縫,下用三釘插地鼎足盛罐。打火三炷香久,頻以廢筆蘸水擦盞,則銀自成粉,貼於罐上,其貼口者朱更鮮華。冷定揭出,刮掃取用。其石亭脂沉下罐底,可取再用也。每升水銀一斤得朱十四兩,次朱三兩五錢,出數借硫質而生。凡升朱與研朱,功用亦相仿。若皇家、貴家畫彩,則即同辰錦丹砂研成者,不用此朱也。凡朱,文房膠成條塊,石硯則顯,若磨於錫硯之上,則立成皂汁。即漆工以鮮物彩,唯入桐油調則顯,入漆亦晦也。

凡水銀與朱更無他出,其汞海、草汞之說,無端狂妄,耳食者信之。若水銀已升朱,則不可復還為汞,所謂造化之巧已盡也。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