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作者:宋應星
天工開物

凡珍珠必產蚌腹,映月成胎,經年最久,乃為至寶。其云蛇蝮、龍頷、鮫皮有珠者,妄也。凡中國珠必產雷、廉二池。三代以前,淮揚亦南國地,得珠稍近《禹貢》「淮夷蠙珠」,或後互市之便,非必責其土產也。金采蒲里路,元采楊村直沽口,皆傳記相承之妄,何嘗得珠。至云忽呂古江出珠,則夷地,非中國也。

凡蚌孕珠,乃無質而生質。他物形小而居水族者,吞噬弘多,壽以不永。蚌則環包堅甲,無隙可投,即吞腹,囫圇不能消化,故獨得百年千年,成就無價之寶也。凡蚌孕珠,即千仞水底,一逢圓月中天,即開甲仰照,取月精以成其魄。中秋月明,則老蚌猶喜甚。若徹曉無雲,則隨月東升西沒,轉側其身而映照之。他海濱無珠者,潮汐震撼,蚌無安身靜存之地也。

凡廉州池自烏泥、獨攬沙至於青鶯,可百八十里。雷州池自對樂島斜望石城界,可百五十里。蜑戶採珠,每歲必以三月,時牲殺祭海神,極其虔敬。蜑戶生啖海腥,入水能視水色,知蛟龍所在,則不敢侵犯。凡采珠舶,其制視他舟橫闊而圓,多載草薦於上。經過水漩,則擲薦投之,舟乃無恙。舟中以長繩繫沒人腰,攜籃投水。凡沒人以錫造彎環空管,其本缺處,對掩沒人口鼻,令舒透呼吸於中,別以熟皮包絡耳項之際。極深者至四,五百尺,拾蚌籃中。氣逼則撼繩,其上急提引上,無命者或葬魚腹。凡沒人出水,煮熱毳急覆之,緩則寒慄死。宋朝李招討設法以為耩,最後木柱扳口,兩角墜石,用麻繩作兜如囊狀。繩繫舶兩傍,乘風揚帆而兜取之,然亦有漂溺之患。今蜑戶兩法並用之

凡珠在蚌,如玉在璞。初不識其貴賤,剖取而識之。自五分至一寸五分經者為大品。小平似覆釜,一邊光彩微似鍍金者,此名璫珠,其值一顆千金矣。古來「明月」、「夜光」,即此便是。白晝晴明,簷下看有光一線閃爍不定,「夜光」乃其美號,非真有昏夜放光之珠也。次則走珠,置平底盤中,圓轉無定歇,價亦與璫珠相仿。(化者之身受含一粒,則不復朽壞,故帝王之家重價購此。)次則滑珠,色光而形不甚圓。次則螺蚵珠,次官,雨珠,次稅珠,次葱符珠。幼珠如粱粟,常珠如豌豆。琕而碎者曰璣。自夜光至於碎璣,譬均一人身而王公至於氓隸也。

凡珠生止有此數,採取太頻,則其生不繼。經數十年不採,則蚌乃安其身,繁其子孫而廣孕寶質。所謂珠徙珠還,此煞定死譜,非真有清官感召也。(我朝弘治中,一采得二萬八千兩。萬曆中,一采止得三千兩,不償所費。)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