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雜舟
作者:宋應星
天工開物

江、漢課舡。身甚狹小而長。上列十餘倉,每倉容止一人臥息。首尾共槳六把,小桅篷一座。風濤之中,恃有多槳挾持。不遇逆風,一晝夜水行四百餘里,逆水亦行百餘里。國朝鹽課,淮、揚數頗多,故設此運銀,名曰課舡。行人欲速者亦買之。其舡南自章、貢,西自荊、襄,達於瓜、儀而止。

三吳浪舡。凡浙西、平江縱橫七百里內,盡是深溝,小水灣環,浪舡(最小者名曰塘舡)以萬億計。其舟行人貴賤來往,以代馬車,扉履。舟即小者,必造窗牖堂房,質料多用杉木。人物載其中,不可偏重一石,偏即欹側,故俗名天平船。此舟來往七百里內,或好逸便者徑買,北達通、津,只有鎮江一橫渡,俟風靜涉過,又渡清江浦,溯黃河淺水二百里,則入閘河安穩路矣。至長江上流風浪,則沒世避而不經也。浪舡行力在梢後,巨櫓一枝,兩三人推軋前走;或恃繾;至於風篷,則小席如掌,所不恃也。

東浙西安舡。浙東自常山至錢塘八百里,水徑入海,不通他道,故此舟自常山、開化、遂安等小河起,錢塘而止,更無他涉。舟制:箬篷如卷甕為上蓋,縫布為帆,高可二寸許,綿索張帶。初為布帆者,原因錢塘有潮湧,急時易於收下。此亦未然,其費似侈於蔑席,總不可曉。

福建清流、梢篷舡。其舡自光澤、崇安兩河起,達于福州洪塘而止,其下水道皆海矣。清流舡以載貨物、客商,梢篷船制大,差可坐臥,官貴家屬用之。其舡皆以杉木為地。灘石甚險,破損者其常。遇損則急艤向岸,搬物掩塞。舡梢徑不用舵,舡首列一巨招,捩頭使轉。每幫五隻方行,經一險灘,則四舟之人皆從尾後曳纜,以緩其趨勢。長年即寒冬不裹足,以便頻濡。風篷竟懸不用雲。

四川八櫓等舡。凡川水源通江、漢,然川舡達荊州而止,此下則更舟矣。逆行而上,自夷陵入峽,挽繾者以巨竹破為四片或六片,麻繩約接,名曰火杖。舟中鳴鼓若竟渡,挽人從山石中聞鼓聲而鹹力。中夏至中秋,川水封峽,則斷絕行舟數月;過此消退,方通往來。其新灘等數極險處,人與貨盡盤岸行半里許,只餘空舟上下。其舟制腹園而首尾尖狹,所以辟灘浪雲。

黃河滿篷梢。其舡自河入淮,自淮溯汴用之。質用楠木,工價頗優。大小不等,巨者載三千石,小者五百石。下水則首頸之際,橫壓一梁,巨櫓兩枝,兩傍推軋而下。錨、纜、亶、帆,制與江、漢相仿雲。

廣東黑樓舡、鹽舡。北自南雄,南達會省,下此惠、潮。通漳、泉則由海汊乘海舟矣 。黑樓舡為官貴所乘,鹽舡以載貨物。舟制:兩傍可行走;風帆編蒲為之,不掛獨竿桅,雙柱懸帆,不若中原隨轉。逆流馮籍繾力,則與各省直同功雲。

黃河秦舡(俗名擺子舡)。造作多出韓城。巨者載石數萬鈞,順流而下,供用淮、徐地面。舟制:首尾方闊均等;倉梁平下,不甚隆起。急流順下,巨櫓兩傍夾推;來往不馮風力。歸舟挽繾多至二十餘人,甚有棄舟空返者。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