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麥工
作者:宋應星
天工開物

凡麥與稻初耕墾土則同,播種以後,則耘耔諸勤苦皆屬稻,麥惟施耨而已。

凡北方厥土墳壚易解釋者,種麥之法,耕具差異,耕即兼種。其服牛起土者,耒不用耕(鈻),並列兩鐵於橫木之上,其具方語曰鏹。鏹中間盛一小斗,貯麥種於內,其斗底空梅花眼。牛行搖動,種子即從眼中撒下。欲密而多,則鞭牛疾走,子撒必多;欲稀而少,則緩其牛,撒種即少。既播種後,用驢駕兩小石團,壓土埋麥。凡麥種緊壓方生。南方地不北同者,多耕多耙之後,然後以灰拌種,手指拈而種之。種過之後,隨以腳根壓土使緊,以代北方驢石也。

耕種之後,勤議耨鋤。凡耨草用闊面大鎛,麥苗生後,耨不厭勤,(有三過四過者。)余草生機盡誅鋤下,則竟畝精華盡聚嘉實矣。功勤易耨,南與北同也。凡糞麥田,既種以後,糞無可施,為計在先為也。陝、洛之間憂蟲蝕者,或以砒霜拌種子,南方所用惟炊燼也。(俗名地灰。)南方稻田,有種肥者麥者,不冀麥實。當春小麥、大麥青青之時,耕殺田中,蒸罨土性,秋收稻穀必加倍也。

凡麥收空隙,可再種他物。自初夏至季秋,時日亦半載,擇土宜而為之,惟人所取也。南方大麥有既刈之後,乃種遲生粳稻者。勤農作苦,明賜無不及也。

凡蕎麥,南方必刈稻,北方必刈菽、稷而後種。其性稍吸肥腴,能使土瘦。然計其穫入,業償半榖有餘,勤農之家何妨再糞也。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