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天慶觀乳泉賦

天慶觀乳泉賦
作者:蘇軾 北宋
本作品收錄於:《東坡全集‎

陰陽之相化,天一為水。
六者其壯,而一者其穉也,夫物老死於坤,而萌芽於復。
故水者,物之終始也。
意水之在人寰也,如山川之蓄雲,草木之含滋,漠然無形而為往來之氣也。
為氣者水之生,而有形者其死也。
死者鹹而生者甘,甘者能往能來,而鹹者一出而不復返,此陰陽之理也。
吾何以知之?蓋嘗求之於身而得其說。
凡水之在人者,為汗、為涕、為洟、為血、為溲、為矢、為涎、為沫,此數者,皆水之去人而外騖,然後肇形於有物,皆鹹而不能返。
故鹹者九而甘者一。
一者何也?唯華池之真液,下湧於舌底,而上流於牙頰,甘而不壞,白而不濁,宜古之仙者以是為金丹之祖,長生不死之藥也。
今夫水之在天地之間者,下則為江湖井泉,上則為雨露霜雪,皆同一味之甘,是以變化往來,有逝而無竭。
故海洲之泉必甘,而海雲之雨不鹹者,如涇渭之不相亂,河濟之不相涉也。
若夫四海之水,與凡出鹽之泉,皆天地之死氣也。
故能殺而不能生,能槁而不能浹也。
豈不然哉?吾謫居儋耳,卜築城南,鄰於司命之宮,百井皆鹹,而醪醴氵重乳,獨發於宮中,給吾飲食酒茗之用,蓋沛然而無窮。
吾嘗中夜而起,挈瓶而東。
有落月之相隨,無一人而我同。
汲者未動,夜氣方歸。
鏘瓊佩之落谷,灩玉池之生肥。
吾三咽而遄返,惟守神之訶譏。
卻五味以謝六塵,悟一真而失百非。
信飛仙之有藥,中無主而何依。
渺松喬之安在,猶想像於庶幾。
(某在海南作此賦,未嘗示人,既渡海,親寫二本,一以示秦少遊,一以示劉元忠。
建中靖國元年三月二十一日。)

PD-icon.svg 本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