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太宗皇帝實錄 (四部叢刊本)/殘卷二十七

殘卷二十六 太宗皇帝實錄 殘卷二十七
宋 錢若水 撰 海鹽張氏涉園藏宋館閣鈔本 常熟瞿氏藏舊鈔本 宋鈔本
殘卷二十八

太宗皇帝實録卷第二十七太平興國八年十一月盡十二月

十一月壬子朔制曰平章百姓唐尭所以疇咨緫領

衆職漢宣由是致治非賢㒺乂得士則昌聿求經濟

之才授以弼諧之任枚卜斯允成命以行𠛬部尚書

参知政事宋琪宇量冲深規模宏逺工部尚書参知

政事李昉欝有公望乆服大僚而皆罄竭謨明禆賛

樞軸君臣之際人無間言公家之事行有餘力修經

術以自輔體方直而靡渝是冝擢正台衡職兹調爕

朕所注意不假審象之求汝旣致君更思𥙷衮之效

唯用盡已佇兹沃心欽若訓詞往踐乃位並守本官

同中書門下平章事加金紫光禄大夫琪封廣平侯

郡侯昉封隴西郡侯以皇姪孫惟吉為左監門衛将

軍封平陽郡侯惟正為左千牛衛将軍惟忠惟貞並

為右千牛䘙将軍癸丑詔曰先是開寳二年八月丁

亥詔書應廣南東西川峡路諸州民祖父母父母在

子孫别籍異財者棄市自今並除之論如律泗州言

僧伽塔白晝有光民燃頂及焚指㫁臂者数千人吏

不能禁甲寅詔曰並建子弟以藩屏王室申命相輔

以羽翼公朝舊邸之任雖崇鈞台之寄尤重聿分内

外須正等威自今宰相序立冝在親王之上𠛬部尚

書平章事臣琪工部尚書平章事臣昉等頓首言鈞

衡之任止曰台司盤維之封實承天緒漢法丞相在

諸侯王之下唐制元子非百執事之列典故昭晣載

在䇿書伏望聖慈俯遵前䡄 上不允琪等又叩頭

固讓乆之 上曰宰相之任實緫百揆與羣官禮絶

藩邸之設止𫯠朝請而已元佐等尚㓜欲其知謙損

之道卿無至固讓也琪等拜舞稱謝戊午高陽関捕

得契丹生口送至闕下召見言契丹種族𢹂貳恐王

師討伐扵近塞築城為備上謂宰相曰戎虜以剽

掠為事乃修城壘為自全之計盖天亡之時也往者

⿰糹⿱𢆶匹元盗據汾晋周丗宗及 太祖皆親征不利朕

决取之除心腹之患為丗宗 太祖刷恥擒劉⿰糹⿱𢆶匹

致闕下今日視之猶机上SKchar耳當其保堅城結北虜

為援豈易制乎宋琪對曰臣少陷虜庭備知戎馬之

数自晋末始彊盛然種族蕃多其心不一自石嶺関

之敗平劉継元三交高陽関及沿𫟪諸郡頻有克捷

以臣度之其部下攜貳必多國家不須致討可坐待

其㓕也己未御製蓮花心輪回文偈頌十部共二百

五十卷回文圖十軸以示宰相近臣城南太一宫成

命樞密直學士張齊賢司天春官正楚芝蘭祠五福

太一齊賢等上言太一五帝之佐天神之至貴者也

請用祀天之禮殺其丰又小損之 上令増教坊伶

官百人自昬祠至明如漢祀之制丙寅楚王元佐等

五王同日赴中書視事西八作使郝守濬責授慈州

團練副使坐護塞河决懲無狀也丁卯宴近臣扵長

春殿餞武勝軍節度使趙普武成軍節度使劉遇赴

鎭也 上賜普詩普捧而泣曰陛下賜臣詩當刻扵

石與臣朽骨同葬泉下 上亦為之動容宴罷謂近

臣曰趙普扵國家有大大力朕布素時與之游從今

齒髪哀矣不欲煩以樞務擇善地俾之卧理因詩什

以導意普感極且泣朕亦為之墮睫君臣之際亦盡

善矣時樞密使王顯等側待頻視 上袴 上怪而

問之顯等曰陛下所衣袴文𫃵側倒上𥬇謂曰朕

未甞御新衣蓋澣濯頻所致耳 上因言此偪下已

爲冀王府翊善著作佐𭅺姚坦為益王府翊善已𫑗

詔江南兩浙劔南東西川峽路嶺南河東知州通判

知軍知縣及監掌庶務官等自今滿三考並與移替

庚辰詔史館所修太平緫𩔖一千卷冝令日進三卷

朕當親覧焉自十二月一日為始宰相宋琪等言曰

天寒景短日閱三卷恐聖躬罷倦上曰朕性喜讀

書頗得其趣開卷有益豈徒然也因知好學者讀萬

卷書非虗語耳以著作佐𭅺吕文仲為翰林侍讀賜

緋魚袋辛已以郴州刺史孫方進為右領軍衛将軍

十二月壬午朔詔曰綏銀夏等州民多流亡入蕃部

冝令州縣吏設法招誘俾之復業仍給復三年丁亥

詔自京至廣州傳置卒月别給百錢河北河東道沿

邉戍卒人賜黄姢𥜗一絮以綿京城内外諸軍卒人

給米一石 淮海國王錢俶上言曰臣以蕞爾之軀

𬒳恩𠖥賦禄百萬兼職数四元帥之任實本扵兵

國王之號盖屏扵王室尚書則緫百揆之重中書

則掌八柄之繁維師冠扵上台開府聿當扵極品臣

之𦕈末㒺克負荷邦國之制式著典常名器之間固

有涯分徒速罪戾以取顛擠伏望聖恩特從省罷SKchar

詔不允表三上降制曰分茅胙土所以彰丗及之榮

大路繁纓所以表器数之重至若襃𠖥勲舊度越典

常曲阜肈分得用六代之楽平䑓光啓許載九斿之

旂咨于舊章爰推異数乃有體好謙之徳形固讓之

辭三扣帝閽確乎不拔用屈至公之論式光知止之

風天下兵馬大元帥開府儀同三司守太師尚書令

兼中書令淮海國王食邑八萬户賜劔履上殿詔書

不名錢俶方嶽炳𤫊風雲𤣥感奄有勾吴之地不㤀

象魏之心挈族來朝舉宗宿衛盡以版籍入于朝廷

爰分寳玉胙之淮海居天子二老之任啓真王萬室

之封併加𠖥名用荅忠順而乃固形表䟽願避官荣

諭之𠕂三誠不可奪若以𤫊臺偃伯武庫櫜兵天下

一家書䡄之無外五侯九伯征伐之不行願寝元帥

之名勉徇由𠂻之請其乃世祚明徳存于𢃄礪之盟

帝賚良弼寵以鈞台之任維師之秩馭貴之階非是

懋功適以昭徳勉膺渥澤克副乃懐仍加食采之封

載光書社之数可依前守太師尚書令兼中書令淮

國王加食邑三千户庚子詔曰史館新纂太平緫

𩔗一千卷包括羣書指掌千古頗資乙夜之覧何止

名山之藏用錫嘉稱以傳來裔可改名太平御覧癸


卯滑州言河决已塞羣臣稱賀甲辰詔曰朝廷比設

貢舉以待賢材如聞緇褐之流多棄釋老之業反襲

襃愽來𥨸科名自今貢舉人内有曽為僧道者並須

禁㫁其進士舉人只務彫刻之工罕有通緗素之學

不暁經義何以官人自今宜令禮部貢院特免帖經

只試墨義二十道較其能否以定黜陟其諸科舉人于

本業外别試法書墨義十道著為定制乙已以著作

𭅺李沆直史館丙午右𥙷闕直史館胡旦獻河平頌

曰巨 宋受命二十有五載夏五月河决于滑示哭

也冬十有二月塞之明功也古之王者必有大患然

後彰大聖必有大災然後成大成故尭之水湯之旱

太宗之蝗𤣥宗之彗皆所以彰𡘜患而成聖功也當

尭之時三苗未舉四凶未除天示大水以滌羣兇湯

之時夏政未𨤲啇民未熈天示大旱以爍澆風太宗

之時餘㓂未平大政未成天示其蝗以噉萬物之豊

𤣥宗之時羣賢未集大禮未立天示其彗以掃萬國

之雄則患息而啓聖災平而著功斯亦我 宋之大

道聖績之無窮也太平興國紀號之始在國家經營

克復之際蠻戎夷狄㒺不來格礿祠烝甞㒺不𠑽備

文教𬒳於内武徳煥其外 天子凝旒以示化𫳐相

備位以充職而姦生治平釁𤼵無事賊臣多遜隂泄

大政與孽弟廷美詋詛不道𠂻構(“冉”換為“冄”)大難頼 天地

社稷之福 聖皇之𤫊覺而黜之時又彊臣普恃功

貪天違理背正削廢大典構(“冉”換為“冄”)豪傑之罪飾帝王之非

榛賢士之路使恩不大賚澤不廣冾越八年夏河擁

積石潰龍門盪砥柱泊大伾高峯為覊長岸為梏怒

無所作水潦羣汹大决于滑漂澶蕩濮浮曹沈濟灌

于彭門注于淮泗孟諸鉅浸漫漫而海獸無攸䖏鳥

無攸居况于人民乎况于州邑乎羣臣僉言築防以

為捍 帝曰非是也百姓不親五品不訓司徒之𬨨

也敷奏不以言明試不以功侍中之咎也壅其下而

不聞于上蔽其賢而不進于位宰相之罪也漢家法

制以災異責三公申命有司明舉舊典即譴普于鄧

假節為帥示SKchar恩也乃命内客省使郭守文督内謁

者中常侍暨廷臣受㫖者凡数十百人役兵籍民凡

三十萬竹木土石之数不可勝計以某月日經始至

某日畢功自始至畢皆𮪍置成筭以授之莫不鳩大

功集巨力如坻如阜如山如崗衣土以薪實舟以石

沈之築之是壅是塞濤回浪轉川動雷駭截洪流之

迅奔歸故道以長徃巨岸山峙巨防嶽立大災以寕

大功以成是月癸卯使者馳以奏甲辰平章事臣琪

臣昉参知政事臣穆臣䝉正臣至與將軍大夫𭅺中

愽士再拜稱賀上言曰玄天降𤫊大河已平聖功巍

巍子孫相承斯為陛下之徳也小臣職在史氏位司

諌列豈不以天祐 聖宋方鳩大功大功無所發必

有大哭旱不能有蝗不能生彗不能見必有大水與

尭同休是 天子前黜多遜後譴臣普防大患而遏

大哭也塞洪河之决䟽徳澤之壅彰大聖而成大功

也功已立而不宣儒臣之罪也冝其發頌聲襃形容

以明萬萬之休烈臣且不敏不明謹獻頌曰天祚我

宋以君兆民配天承休惟尭與鄰粤有大水昬墊下

人非曰聖祚孰究孰度蔽賢者退壅澤者罪我防大

患河豈云敗逆遜逺投姦普屏外聖道如堤崇崇海

内 帝白守文是塞是親調爾衛兵程爾烝民民以

盡力臣以勤職役云其終河以之塞唐尭懐山實警

神徳漢武宣防實彰令徳我塞長河融流恵澤明明

聖功萬代成則 上覧之震怒召宰相謂曰胡旦所

獻頌詞意悖戾朕自擢于甲科歴試外任所至無善

狀知海州日為部下所訟獄已具適㑹大赦朕録其

材而捨其罪尚令在近列又領史職乃敢自恣兇臆

狂躁如此今朝多君子如此人豈宜尚列扵侍従

亟逐去之冝以其頌下史館中書舎人史館修撰王

祐等奏議曰胡旦幸以常材謬登上第職在史氏身

列諌垣而乃獻頌明廷發泄私憤謗讟 聖代指斥

大臣躁人詞多前典尤戒下流訕上先儒所𢙣冝加

竄逐以肅縉紳丁未詔曰右𥙷闕直史館胡旦猥以

庸瑣謬升科級兼領太史為吾近臣頃以江淮SKchar

俾司其事賞賜甚厚恩奨備至年少SKchar鋭所為不法

朕思欲全度盡與洗滌俾領東海欲其自新而乃沉

湎於酒恣行鞭扑妄奏部下吏課最以圖僥倖増置

胥吏侵用官錢醜跡升聞逮捕繋獄證左已具適㑹

大赦朕猶示含垢之道未行黜幽之典俾在禁掖司

吾䇿書乃敢獻頌闕廷謗讟公輔詞意狂悖莫甚于

兹人之無良唯曰不𠯁言之不善雖逺必違豈可寘

於周行所冝投諸四裔尚通朝俾𨽻方州我非無恩

汝冝自省可守殿中丞充啇州團練副使依分司官

例支給半俸仍不得簽署州事戊申 上於禁中讀

書自已至申始罷有蒼䳽自上始開卷飛上殿吻

殆掩卷而去 上怪之以語近臣對曰此 上好學

之所感也昔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震方講間有𮗚雀㗸三鱣魚墮扵庭

亦同其應宥州言戎人二萬衆入㓂廵檢李詢率所

部蕃漢卒撃走之斬首二千級已酉詔曰先是禁民

於沿邉諸郡私市馬戎人賣官馬市良而棄駑又禁

民不得私市徃來死扵道者甚衆戎人少利國馬無

以充舊貫自今邉郡吏謹視馬之良駑者刻毛以記

許民私市庶羌戎獲利而歳驅馬通関市有以𥙷𢧐

𮪍之闕焉福州言先是錢銅兼用鐡錢三直銅錢之

一吏受賕盗用官物参以銅鐡錢計其贓差重自今

望悉以銅錢定其罪從之以懿州刺史田漢瓊為錦

州刺史錦州刺史田漢希為懿州刺史皆五溪之酋

帥願易其地因而授之也庚戌賜左諌議大夫参知

政事吕䝉正麗景門宅右諌議大夫簽署樞宻院事

張齊賢宜秋門宅王沔崇徳坊宅各一區雷州言𩗗

風飄壊官寺倉庫民廬舎七百區


太宗皇帝實録卷第二十七









書寫人楊思恭  𥘉對班 紹宗  覆對霍良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