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太宗皇帝實錄 (四部叢刊本)/殘卷四十一

< 太宗皇帝實錄 (四部叢刊本)
殘卷三十五 太宗皇帝實錄 殘卷四十一
宋 錢若水 撰 海鹽張氏涉園藏宋館閣鈔本 常熟瞿氏藏舊鈔本 宋鈔本
殘卷四十二

太宗皇帝實録卷第四十一起雍熈四年五丹盡八月

五月甲子定國軍節度使崔翰自高陽𨵿來朝召之

也乙SKchar2以容州觀察使劉文SKchar2充鎮州兵馬部署以

侍御史鄭宣司門貟外郎劉墀户部貟外郎趙載並

充如京使以殿中侍御史柳開爲崇儀使左拾遺劉

慶爲西京作坊使先是 上以五代戰爭巳來自節

鎭至刺史皆用武臣多不曉政事人受其弊 上欲

兼用文士漸復舊制故先擢宣等爲内職丙寅命使

分往諸郡市民間馬補戰騎之闕第其價爲三等壬

申忠武軍節度使并州兵馬都部署潘美徴赴闕癸

酉以右羽林軍大將軍石曦知霸州兼兵馬部署乙

亥宴近臣於長春殿以田重進崔翰潘美來朝勞之

也丙子以左拾遺曹諫爲崇儀使諫知定逺軍㑹虜

入宼兵少而城不固人心危懼欲降於虜諫斬數人

乃定因率勵士卒虜不敢犯遂引去 上聞之降詔

敦諭賜五品服未幾召赴闕乃改授此命丁SKchar2月有

食之是日斬秦州長道縣酒務官李益益秦州冨人

家僮數百人橫恣郡中所爲多不法持吏長短郡守

以下皆畏之民負益息錢者數百家郡爲徴督急於

租調觀察推官馮伉不爲益徴息錢益怒之伉方按

行市中益遣私奴數輩拽伉下馬毀辱之伉不能甘

先是益多通貨於朝中權貴率爲庇護故累年不敗

至是伉上章論其事章兩上皆爲邸吏所匿不得逹

後因市馬譯者附表訴益不法事譯因隨歳市馬入

得見即上其表 上覽之大怒詔本郡捕益詔書未

至京師權貴巳先報益知益懼因亡命州以聞

上愈怒詔州郡以物色捕之甚急數月獲於河中府

冨人郝氏家械送御史府鞫之具得其狀抵罪籍没

其家財其子士衡先舉進士任光禄寺丞詔除其籍

終身不齒益之伏法郡民皆快之以爲除去災害醵

錢飲酒以相慶庚辰改殿前司日騎爲捧日驍猛爲

拱辰雄勇爲神勇上鐵林爲殿前司虎翼腰弩爲神

射侍衞歩軍司鐵林爲侍衞司虎翼辛巳右拾遺直

史館孟知化削籍配𨽻商州坐知懷州日受賕爲姦

贓也壬午以光州刺史王明知并州潭州言衡山嶽

廟忽有風雨廟吏聞殿上奏音樂明日見架上鼔置

于地癸未彰國軍節度使駙馬都尉王承衍自天雄

軍來朝徴之也丁亥詔曰俞扁之方人命所繫豈無

至術冝在精求應諸道醫人藝術精練爲衆所推者

仰本處舉送令太醫署考校以聞庚寅 上製平戎

萬全陣圖出示近臣因召邊將田重進潘美崔翰等

陞殿親授其進退攻擊之方略重進等頓首謝辛卯

以袐書丞王嗣宗爲河北東路轉運副使太子中允

髙象先爲西路轉運副使

六月壬辰朔以殿直都虞候李貴爲龍衞左第四軍

都指揮使領河州刺史以散貟都虞候李琪爲龍衞

右第四軍都指揮使領澄州刺史以散祗候都虞候

趙業爲拱辰上十指揮使領播州刺史以金槍都虞

候李希文爲拱辰下十指揮使領驩州刺史以散祗

候都虞候麴斌爲殿前都指揮使左班都虞候領叙

州刺史以散都頭都虞候郭密爲殿前都指揮使右

班都虞候領冨州刺史以馬歩軍副都軍頭權管拱

辰上十指揮使皇甫繼明爲捧日右第三軍都指揮

使領羅州刺史以天武左第一軍都虞候張祚爲殿

前司虎翼左第三軍都指揮使領珍州刺史以天武

右第一軍都虞候劉進爲歩軍司虎翼左第二軍都

指揮使領蒙州刺史以天武左第二軍都虞候賈榮

爲歩軍司虎翼右第二軍都指揮使領春州刺史以

御龍直都虞候孫謙領勤州刺史以御龍骨䤪子直

都虞候孟珂領潘州刺史以御龍弓箭直都虞候王

瓊領辰州刺史以御龍弩直都虞候楊瓊領顯州刺

史以御龍左第二軍都指揮使傅思讓爲龍衞右廂

都指揮使領奬州團練使以馬歩軍都軍頭李斌爲

神衞右廂都指揮使領溪州團練使甲午以天武右

第二軍都虞候李福爲神勇上十都指揮使領潯州

刺史以天武左第三軍都虞候孫進爲神勇下十都

指揮使領髙州刺史以天武右第三軍都虞候趙嗣

爲殿前司虎翼右第二軍都指揮使領錦州刺史以

神衞第三軍都虞候王祚爲宣武軍都指揮使領雷

州刺史丙申以内弓箭庫使領嬀州刺史王文寶爲

東上閤門使丁酉以右驍衞上將軍劉廷讓知雄州

兼兵馬都部署以左衞上將軍知雄州張永德知定

州戊戍以彰國軍節度使駙馬都尉王承衍充貝冀

州兵馬都部署以宣徽北院使郭守文郢州團練使

田欽祚並爲北面排陣使以宫苑使河州刺史王繼

恩充排陣都監庚子以定國軍節度使崔翰復爲髙

陽𨵿兵馬都部署以彰德軍馬歩軍都指揮使邢任

爲馬歩軍副都軍頭領顯州刺史詔曰向者嶺南闕

官多權以攝官處之而多非其人自今並令試問吏

理稍有可取即選用之三年無違闕送赴京當與出

身叙録郢州團練使田欽祚卒欽祚潁川人也父令

方漢乾祐中任SKchar州團練使有伶人靖邊庭者令方

之輿𨽻也邊庭妻有美色令方通之邊庭不勝其忿

㑹河中李守貞永興趙思綰鳯翔王景崇等各據城

叛自陜以西人情大擾邊庭夜率其徒十數輩害令

方於公署因掠郡民西趣投思綰潼𨵿護軍閉門拒

之出兵捕逐其衆乃敗朝廷遂擢欽祚爲殿直未㡬

改供奉官 太祖之討蜀也欽祚甞乗馹往來報機

事蜀平遷西上閤門副使後以何繼筠敗戎虜屢有

功遷閤門使判四方館事領賀州刺史開寶八年

曹彬平江南以功領汾州防禦使 上即位遷引進

使太平興國四年從征太原使督前鋒騎兵屯石嶺

𨵿以捍北虜欽祚性剛戾貪財復負氣凌物與衆不

協衆皆惡其爲人㑹爲部下所訟鞫得實就降爲睦

州團練使未幾改房州逾年改柳州以逺郡炎瘴鬱

鬱不樂以至成疾累表陳乞願生還闕下言甚激切

上憐之遷郢州團練使詔令入覲欽祚見 上感泣

不巳㑹將北伐以爲行營排陣使素巳抱疾因不勝

其憙而卒年六十欽祚之典石嶺軍也大將郭進屢

有戰功爲欽祚所凌轢進不能甘遂自絰死事甚曖

昧時皆以爲欽祚殺之左右無敢言者欽祚性隂狡

率易不喜儒生好狎侮同列人皆鄙之辛丑以龍衞

軍都指揮使康保裔充馬歩軍都軍頭癸卯邢州進

白烏甲辰詔諸道州郡置徴欠司從戸部判官𡊮廓

推官崔維翰之請也以右千牛衞大將軍分司西京

曹翰爲左千牛衛上將軍丁未以崇儀副使薛繼昭

爲文思使慎州觀察使知澶州駙馬都尉魏咸信來

朝召之也戊申賜修汴口卒人千錢以比部郎中樊

(⿱艹石)水爲駕部郎中充河北東路轉運使威塞軍節度

使知孟州駙馬都尉石保吉愛州團練使知鄆州駙

馬都尉呉元扆右衞上將軍知霸州宋偓皆來朝召

之也詔應庫藏有脫漏不附籍者自今皆以監主自

盜論罪至死者奏取敕裁從侍御史張佖之請也凖

律忘失簿書致有乖錯計所錯凖盜論罪止徒二年

佖以管庫之吏冝峻其法乃降是詔已酉以蘄州防

禦使譚延美爲亳州防禦使汝州刺史李延嗣爲本

州團練使庚戍以威塞軍節度使駙馬都尉石保吉

知大名府以愛州團練使駙馬都尉呉元扆知孟州

是日酉時西北方有大流星其聲如雷壬子以東上

閤門使王文寶充北面排陣都監并州都部署潘美

定州都部署田重進髙陽𨵿都部署崔翰貝冀州都

部署王承衍鎭州都部署劉文SKchar2並辭赴治所是日

宴近臣於長春殿餞潘美等赴北面行營也司天言

熒惑自歳在丙戍十月庚戍順行翼四度在太微宫

西華門上將北五寸餘入太微西垣行至端門左執

法北約尺有五寸前留十一月至十二月丁巳退行

軫𥘉度自是疾行至丁亥歳二月丙午退出太微宫

西華門據歷驗疾八日而出留在靈臺東北至三月

癸酉順行臣等度其行度比謂復入太微宫至五月

下旬方出初順行便屈曲疾速漸向東南歸黃道宛

如回避之象斯吉徴也請付史館從之甲寅命陳王

元僖餞北面將帥於含芳園以鹽鐵推官太子中允

張茂宗爲六宅副使水部貟外郎劉湛爲如京使丁

巳入内都知洛苑副使王仁睿卒詔贈内侍省内常

侍 上在𣈆邸仁睿時年十餘歳服勤左右甚淳謹

上即位典掌宫闈出納之命嘗與柴禹錫等發秦邸

隂事至是卒特加贈典非常例也戊午鄜州獻馬前

足如牛以知廣州左諫議大夫許仲宣知江陵府

秋七月壬戍朔以侍衞馬軍都虞候李繼隆領武州

觀察使侍衞歩軍都虞候戴興領雲州觀察使癸亥

以馬歩軍副都軍頭王筠領巖州刺史充龍猛都指

揮使以歩軍都軍頭宋璘領叙州刺史充宣武下十

都指揮使賜禮部侍郎李至月給本官全俸先是至

以目疾罷知政事特給俸錢十萬至以端坐私室而

享厚禄不自安遂置而不敢請 上知之特給全俸

優之也以邕州觀察使劉知信爲并州兵馬副部署

以亳州防禦使譚延美爲鎮州兵馬鈐轄以汝州團

練使李延嗣䕶髙陽𨵿屯兵乙丑捧日天武四廂都

指揮使朔州防禦使王杲卒杲京兆人也有武力善

騎射 上在𣈆邸召致左右及即位擢爲日騎指揮

使從征河東率兵督梯衝急攻城 上驚其太猛亟

召令下累遷至殿前指揮使左班都虞候領順州刺

史馬歩軍都軍頭領寰州團練使遷四廂都指揮使

領朔州防禦使雍熈四年春胡虜南㓂以杲爲滄州

行營副部署軍敗杲力戰僅以身免詔歸朝至是卒

年五十九御製早秋詩二首立秋日暮雨詩一首賜

近臣已巳以戸部貟外郎知雜事陳象輿兼知吏部

選事壬申以神武都虞𠉀王祚爲宣武都指揮使領

雷州刺史丙子中元節京城張燈御製五言十韻觀

燈詩賜宰相等已卯以金州觀察使錢信判和州以

右領軍衞大將軍李仲㝢爲郢州刺史仲㝢故追封

呉王煜之子也 上憫其聚族京師故有是命庚辰

詔置三班院以崇儀副使蔚進掌其事先是供奉官

殿直殿前承旨悉𨽻宣徽院至是以其衆多或出使

於外有訴以勞逸不均者因命別置院考校殿最引

對便殿定其黜陟焉辛巳銀州獻白兎以如京使慕

容德豐爲西上閤門使領蔚州刺史丁亥以度支推

官左拾遺孔憲爲河東轉運副使以前濵州刺史髙

保膺爲右監門衞大將軍庚寅以蔡州刺史符昭愿

充邢州兵馬鈐轄詔曰比部郎中王⻱從先負永興

軍官錢二十八萬特除之以⻱從知德州陷虜故也

八月辛卯朔兵部郎中楊徽之進雍熈詞五言六韻

凡十章上覽而嘉賞依韻和以賜之甲午以營州

防禦使盧漢贇爲右監門衞大將軍乙未以右補闕

李鵬舉充荆湖轉運使詔曰薦賢舉善合徇至公行

爵出禄固無虚授苟必得其才實亦何恡於寵恩近

者諸處奏薦多是親黨旣傷公道徒啓倖門用塞津

蹊冝行條貫自今諸路轉運使副及州郡長吏並不

得擅舉人充部下官如有闕貟處當以狀聞詔開封

尹陳王元僖餞郭守文等於含芳園已亥鹽鐵使張

平卒平北海臨胊人也甞事單州刺史羅金山金山

自單治滁遂補本州馬歩軍都虞候 上在𣈆邸知

其才召致右右尋爲涪陵公親吏後數年有譛平於

涪陵者因罷遣之平歎曰吾雖蹇剥然以事勢觀之

未必不爲福 上即位擢爲右班殿直監市木於秦

隴轉供奉官未幾涪陵敗人以爲有先見四遷至客

省使雍熈中授鹽鐵使初平市木於秦隴也甞有贓

姦至是知爲陜西轉運使李奚所發遂憂恚成病而

卒年六十三輟視朝一日贈右千牛衞大將軍庚子

SKchar州刺史劉宇爲右監門衞大將軍以右監門衞

大將軍欽州刺史陳廷山護冀州屯兵詔曰在京水

運諸倉先是倉吏槩量爲姦致外州吏逋官米二十

六萬七千石並除之甲辰御製春夏秋冬松風雪月

煙花詩共五十首賜宰相李昉等詔曰應除授廣南

西川漳泉福建州縣官等訪聞乆拘選調多是貧虚

渉此長途將何以濟自今並令給劵宿於郵置御製

中秋翫月詩二章歌一首賜宰相已酉合羅川回鶻

第四族首領遣使朝貢水部貟外郎諸王府侍講邢

昺進分門禮選二十一卷賜帛三十叚銀器二事丁

巳以殿中侍御史吕祐之爲右補闕直史館


太宗皇帝實録卷第四十一






 書寫人王輔   初對王丗昌     再對訖劉孝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