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常博士曾公墓誌銘

太常博士曾公墓誌銘
作者:王安石 北宋
本作品收錄於《臨川文鈔/12卷》和《王臨川集/卷093

公諱易占,字不疑,姓曾氏,建昌南豐人,其世出有公之考贈諫議大夫致堯之碑。大夫當太宗真宗世為名臣。公少以蔭補太廟齋郎,為撫州宜黃、臨川二縣尉。舉三司法,中進士第,改鎮東節度推官。還,改武勝節度掌書記、崇州軍事判官,皆不往。用舉者監真州裝卸米倉,遷太子中允、太常丞、博士,知泰州之如皋、信州之玉山二縣。知信州錢仙芝者,有所丐於玉山,公不與,即誣公,吏治之,得所以誣公者,仙芝則請出御史。當是時,仙芝蓋有所挾,故雖坐誣公抵罪,而公亦卒失博士,歸不仕者十二年。復如京師,至南京病,遂卒。娶周氏、吳氏,最後朱氏,封崇安縣君。子男六人,曄、鞏、牟、宰、布、肇。女九人。公以端拱己丑生,卒時慶曆丁亥也。後卒之二年而葬,其墓在南豐之先塋。

始公以文章有名,及試於事,又愈以有名。臨川之治,能不以威,而使惡人之豪帥其黨數百人皆不復為惡。在越州,其守之合者倚公以治,其不合者有所不可,公輒正之。莊獻太后用道士言作乾明觀,匠數百人,作數歲不成。公語道士曰:「吾為汝成之。」為之捐其費大半,役未幾而罷。如皋歲大饑,固請於州,而越海以糴,所活數萬人。明年稍已熟,州欲收租賦如常,公獨不肯聽,歲盡而泰之縣民有復亡者,獨如皋為完。既又作孔子廟,諷縣人興於學。玉山之政,既除其大惡,而至於橋梁廨驛無所不治。蓋公之已試於事者能如此。既仕不合,即自放為文章十餘萬言,而《時議》十卷尤行於世。《時議》者,懲已事,憂來者,不以一身之窮而遺天下之憂。以為「其志不見於事則欲發之於文,其文不施於世則欲以傳於後。後世有行吾言者,而吾豈窮也哉?」蓋公之所為作之意也。

寶元中,李元昊反,契丹亦以兵近邊,陽為欲棄約者,天子獨憂之,詔天下有能言者皆勿諱。於是言者翕然論兵以進,公獨以謂「天下之安危顧吾自治不耳。吾已自治,夷狄無可憂者;不自治,憂將在於近,而夷狄豈足道哉?」即上書言數事,以為事不爾,後當如此,既而皆如其云。公之遭誣,人以為冤,退而貧,人為之憂也。而公所為十餘萬言,皆天下事,古今之所以存亡治亂,至其冤且困,未嘗一以為言。公沒,而其家得其遺疏,曰:「劉向有言:『讒邪之所以並進者,由上多疑心,用賢人而行善政,如或譖之,則賢人舍而善政還。』此可謂明白之論切於今者。夫夷狄動於外,百姓窮於下,臣以謂尚未足憂也。臣之所謂可憂者,特在分諸臣之忠邪而已。」其大略如此,而其詳有人之難言者。蓋公既病而為之,未及上而終云。嗚呼,其尤可以見公之志也。夫諫者貴言人之難言,而傳者則有所不得言,讀其略不失其詳,後世其有不明者乎?

公之事親,心意幾微,輒逆得之。好學不怠,而不以求聞於世。所見士大夫之喪葬二人,逆一人之柩以歸,又字其孤;又一人者,宰相舅,嘗為讚善大夫,死三十年猶殯,殯壞,公為增修,又與宰相書責使葬之。此公之行也。蓋公之試於事者小而不盡其材,而行之所加又近,唯其文可以見公之所存而名後世。故公之故人子王某,取其尤可以銘後世者,而為銘曰:

夫辨邪正之實,去萬事之例,而歸宰相之責。破佛與老,合兵為農,以立天下之本。設學校,獎名節,以材天下之士。正名分,定考課,通財幣,以成制度之法。古之所以治者,不皆出於此乎?而《時議》之言如此。讀其書以求其志,嗚呼!公之志何如也。

  ↑返回頂部  
PD-icon.svg 本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